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竞拍“明月湖”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079 2020.01.26 13:33

  春节过后,刘东升早早地回到了深珠。

  火红的杜鹃,橙红的木棉,羊蹄甲的花儿或粉或白温婉浅淡,大叶紫薇远看绛紫浓烈近看红黄斑斓……深珠的春天,花的海洋。刘东升没心思欣赏南国之春,只等法院的消息。

  二零零三年三月中旬,终于盼来明月湖别墅第一次债权人大会的召开。

  在深珠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清算公司公布了四十八家债权人的申报情况。经审查,初步认定四十三家符合资格。这四十三家债权人申报债务为三亿四千多万元,初步认可债务为两亿九千五百多万。对于不符合条件的债权人和债务,可以继续提交证据再次申报。

  丰总一口接一口地喝着水,强忍着咳嗽。他想起了才董,自己代替老才成了今天的背锅侠。才董不可恨,可恨的是自己当初放逐的欲望,世上因贪念受罪的人太多了。

  铁佛市天利建筑公司做为第一大债权人,至大会召开之日债权总额为四千两百多万元。会上法院同时宣布,天利公司法人刘东升为债权人联席主任,并指定天利公司即日起做为明月湖别墅的监护者。同时根据监护时长,最后由清算公司计算相应监护费用。

  刘东升挠挠头,小声问和平联席主任和监护者是干嘛的?

  刘和平说除了明月湖公司,你是这个明月湖项目投入最多的人,换句话说是头号儿的冤大头,联席主任就是让你当要账的头儿。监护者是让你当明月湖的民兵连长,看守明月湖。

  刘东升不经意回头,发现一个西装板正的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在明月湖工地呆了四五年,有关联的各路人即使不说话也会脸熟,可那人自己从没有见过。

  散会,刘东升和丰总分别乘车出城,出大道拐小路,一前一后回到了明月湖别墅区。

  看着刘东升粗壮的背影,丰总知道,自己对于明月湖来讲只能算是留守。刘东升,这个北方的农民变成了看守。看来,自己是大意了。即使他刘黑子初始没什么野心,也是被他的老乡,那个三角眼的律师刘和平给套路了。母亲的,真怕流氓有文化。

  封闭院落,安排巡逻,刘东升成了事实上的明月湖主人。年节后相继来到的十来个天利员工,在这里呆一天,就会有一天的看护收入,刘东升可不指望这点毛毛雨。

  曲指算来,来深珠已经足足五年了。至于如刘和平所设计的拿下明月湖,刘东升无所谓了。钱这东西,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他刘东升挣钱求财,可不贪求不是自己的东西。他要尽快地、体面地回铁佛城。只盼着早一天结束明月湖的官司,拿回自己的付出,好快些回去像陶卫国一样做房地产。房地产坐地生财,干建筑实在是个苦逼的活儿。

  陶卫国做房地产,不仅是坐地生财,而且是占地生财。一方面第二个地产楼盘正在有条不紊地施工,另一方面,他和朋友在大海边无主草地上建起的板房,舍去大把的租金不要,现在正在扒掉建楼房。不妨碍别人,也没有人置疑,仿佛这块地本来就是他们家的似的。

  看着一车车拉走的还七成新的板房,以及板房里租房民工留下的旧衣破被,陶卫国转身望向远方的大海。潮水一次次迅猛上涨,又一次次落下退却,最后,浩荡的水势与大海连成一片,正是春江潮水连海平。一阵海风吹来,不经意间陶卫国打了冷颤。来到南方五年,他想回家了。欲望就像这大海一样无止境,也如这大海一样波涛汹涌。他心里,铁佛城是温馨的。千里江河归大海,人行千里思故乡。

  第二次债仅人大会如期召开,刘东升带领着所有债权人,对一家家债权单位和一笔笔债务一一核实确认。最后清算公司公布,最终明月湖的债务上升到了三亿一千两百万元。

  我有意见,明月湖公司文总在人群中站了起来。文总道:明月湖可以承认这些债务,但我们到不了资不抵债的地步。所有这一切,都是天利公司刘东升造成的。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文总。文总干咳了一声,指了指刘东升:是他藏匿了明月湖别墅的房地证,我们本来可以用这些房产证贷出款来,贷出款足可以还清大家的债务。明月湖根本不会破产,我们也根本不用折腾到法庭上来。

  现场一片安静,大家又都扭头去看刘东升。

  刘东升偏转身子,斜看着文总,说文总水仙要是不开花怎么样?文总不知刘东升什么意思,并不回答。刘东升这才站起来,说这是装蒜呢。有三五个人呵呵笑出了声。

  刘东升说各位债权人,我拿着明月湖的房产证不假,但证是我帮着办的,连费用也是我垫付的。之所以没有交出来,是我不相信他们。大家这四五年跟着明月湖一路走来,一点点地被带进了坑里,哪一家不是越陷越深越投越多。如果明月湖真心实意地投钱,哪至于把大家拖到这种地步。奉劝文总不要狗掀门帘光凭嘴巴,拿出真金白银来,我们自然撤诉。

  “没实力搞什么地产,让我们跟着搭钱”,“别糊弄人了”,“有钱就还,没钱就滚”……债权人一个接一个数落,文总脸色涨红,脸上汗水直流。还要还口,被身旁的丰总摁下。

  清算公司做总结:法院会对明月湖资产进行评估,请大家等待法院的判决。

  半个月后,深珠中院开庭。天利公司律师刘和平和明月湖公司律师分别进行了申诉,表达了各自观点,并出示了几箱子的相关证据。审判长当庭宣判:法院委托房屋评估事务所对明月湖别墅房产及配套设施进行了评估,用地及地上物评估价值为两亿六千五百万元。现债务额为三亿一千两百万元。由于明月湖别墅有限公司长期无力偿还,现宣布其破产。

  又半个月,深珠市房产拍卖公司受深珠中院委托,对明月湖别墅区进行整体拍卖。

  拍卖大厅坐满了人。有明月湖的债权人,有闻讯而来的各路记者,也有来看热闹的房产公司。当然,也少不了明月湖公司丰总经理。星星点点的,有些人为预防“非典”戴着口罩。

  主持人宣布今天参加竞拍的公司,天利公司,还有一个来陪唱戏的伴郎陶卫国的房地产公司。当主持人宣布拍卖开始时,刘东升使劲地在刘和平的胸口上锤了一拳头,两个人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只要没有第三家公司竞拍,结果已无悬念,定是老太太擤鼻涕把里攥了。

  “我抗议,拍卖不公正。”

  忽然人群中有人喊了起来:“短时间内改变规则要求法人到场,我严重抗议。”

  刘东升看去,发现抗议者正是那个西装板正的人,每次债权人大会上常常注视自己的人。

  抗议者被辇出现场。拍卖师也没有辩驳,直接进入拍卖程序。拍卖时间很短,五分钟不到。刘东升以高于起拍价五十万元的价格一亿八千五百五十万元竞拍成功。

  拍卖锤落下,现场爆发出一阵掌声。

  刘东升刘和平拥抱在一起,和来助阵的陶卫国拥抱。他也想和苏总拥抱,但苏总感觉似有不妥,只是用力地和他握了握手。去寻丰总时,只看到丰总出门离去的背影。

  北方乡村的土豹子刘东升,这一天成了深珠市明月湖别墅区真正的主人。

  一群记者围住了刘东升,长枪短炮的摄相机照相机支在了眼前。有人问刘总是不是从一开始垫资起,你就设想了今天的结局?刘东升说蝎子跟着蚰蜒爬,蚰蜒带着蝎子走,我们就是一步步……,话没说完,被刘和平拉出了拍卖厅,推上了车绝尘而去。

  十几天后,刘东升和刘和平在明月湖别墅里散步。

  刘东升说和平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法院里那么多消息?那个穿西装的竞拍者是怎么出局的?刘和平摇摇头,有些事你不知道更好。哥我只告诉你一句话,咱老百姓从铁佛村出来在深珠市混社会,我只能削尖脑袋往上拱。十几年后,刘东升才算知道了和平的道行。

  刘东升懒得琢磨和平的话,却又被刘和平反问:东升哥可不可以告诉我,竞拍压金和后来支付债权人的几千万哪来的?我知道木滨哥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艄公号子声声震,船工拉纤步步沉。拉过好布千万匹,船工破衣不遮身。拉过粮食千万担,船工只把糠饼啃。达官显贵发大财,运河船工辈辈贫”。刘东升哼着家乡的运河歌谣,歪歪头说我也不告诉你。

  “我爱你,爱着你,就象老鼠爱大米”,刘和平也不着调地唱了起来。

  春日的明月湖别墅区树木苍翠,花香四溢。铁佛村的两个农民和明月湖的故事,成了铁佛城的新传奇。但是约莫半年后,明月湖还要更换新的主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