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被借走三十万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089 2019.11.15 16:08

  程木滨初中三年的班长兼同桌章有为,突然间一大早来到了方程公司。

  他要借款三十万救急给工人发工资,说三天后甲方拨款就还。并出示了市建筑公司和三个建筑单位的三份施工承建合同,合同上项目经理均为章有为。章有为说自己同时承建着三个工地,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发不了工资那些工人就会停工。不过程木滨放心,三天内三个甲方单位有两家会打过款来,只要有一家打过款来,就足够有三十万可以还给你。

  因为着急,章有为并不坐下,接过程木滨倒的水也不喝直接放在桌子上,眼睛看着程木滨,希望直接给个明确的答复。

  程木滨说既然你是市建、建筑公司的项目,为什么不是市建公司开、开工资而是你来开?

  章有为说自己是承包性质,市建承建甲方项目,自己包工包料总包施工。

  程木滨又问既然和市建这种关系,那和市建公司借、借款不更名正言顺?

  章有为回答市建财务实际上也是个小额贷款公司,在市建借款利息是银行贷款的两倍。

  想想初中三年,每学期都去章有为家里吃饭,想想好心的章妈妈给过自己两次衣服,想想纯真的同学情谊,不好意思再多问什么。再没完没了的盘问,恐是没了同学间基本的信任。

  账上有钱自己又说不了假话,就让财务给章有为转了二十五万,自己又从个人卡上转了五万。叮嘱老同学三天内务必还款,下月底农行的三十万贷款到期要还款,公司的流动资金也紧张的很。章有为信誓旦旦地说没有问题。

  四月份,季中正离开外市的外资企业来方程就职,出任生产副总。季副总上任,又从家乡平和县城招来了一批熟练工人,以外资企业的经验,很快把生产管理的井井有条。

  工人工资采取出勤工资加计件工资,主动性提高收入增加,生产效率提升,而单台太阳能热水机的人工成本没升反降。又成立质检组,原材料检验、工序跟踪、成品入库检测,层层把关质量进一步提升。季副总本人严时如凶神恶煞不怒自威,车间里一站竟有工人哆嗦。另根据季副总建议,生产部、销售部和财务分别配备了联想486电脑和打印复印一体机,淘汰了原来二手的电脑和打印机。

  入职一周后,季中正在工作日记上写下了“三年总经理”五个字。写完后又划掉,直到涂划的看不出字迹来。恢复高考的前三届学生号称“百万雄师”,作为老三届的季中正更是一头狮子。他是村里的第一名大学生,是全村人的期盼和骄傲,毕业后分配到县政府办公室工作。每次回村里,有人问他在城里当什么官管什么事时,他很是受用和自豪。

  勤恳地干了三年成为办公室副主任,两年后准备提拔为主任时临危受命,出任效益亏损的县洗涤剂厂厂长,一年止损两年盈利,一头青丝也换来了半头白发。后来竞争副县长失利,一气之下停薪留职去了外资公司。这次回铁佛市,他仍对副县长心有戚戚,幻想以办企业的业绩,引起县里甚或市里领导对自己这个人才的关注,继而找寻机会复回为官的轨道。

  章有为借的钱三天内没有还回来,到了第五天早上还是没有音讯。程木滨打了一天他家里的电话,也没有人接,晚上到章有为家里敲门没有人开。邻居告诉他,章有为住院了。

  匆匆赶到市人民医院扩建后的病房大楼,在十几层的神经内科病房,推开门,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章有为还在昏睡中。章妈妈告诉说,儿子因为劳累脑出血,已经昏迷五天了。

  安慰完章妈妈出来,程木滨感觉自己的三十万借款要化为泡影了。就后悔把这么多的钱借出去,农行的贷款到期怎么办?公司又没有流动资金可用,真是活该自己遭罪。

  去农行找到贾行长,说起贷款的事。没等程木滨多说什么,贾行长竟说看到了工厂的发展,如果缺少资金可以续贷。程木滨求之不得,多谢贾行长。

  程木滨负责公司对外关系和市外的销售,任副总负责市内的销售和公司的行政人事,季副总负责生产,管理层的三驾马车让他轻松了许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对任总季总分管的工作从不多问。任总季总倒也关系融洽,季总称任总为楼上的高层领导,任总称季总为老季,时间一长两人也开开玩笑。

  从春天到夏天的大旺季,铁佛市内卖了一千六百多台。程木滨一边发愁市外的市场销售,一边采购款告急又发愁那三十万借款。

  再次到医院看望章有为的时候,章略有好转。虽然睁不开眼睛,但已经开始自说自话了,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要开第四个工地儿第五个工地儿,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要挣五十万一百万,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我是班长我要比每个同学都有钱。章妈妈已经哭干了眼泪,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怨儿子,说小姐心思丫鬟命,没边儿野心害死人。

  刘东升跑了趟深圳没啥结果,苏队长那边还没有施工项目。

  回来独自一个人坐在地头儿上发呆,看着那五栋矗立起来的宿舍楼,觉着村子里的土地越来越少,就和程耀旗商量,找了处三十亩地块承包下来,养猪养鸡又办起了养殖厂,正好利用了面粉厂磨面剩下的饲料粉。

  程耀旗乐意与村里办厂做生意的人打成一片,打成一片有打成一片的好处。程木滨那个大脑袋呆瓜与他不远不近,与刘东升的关系还是比较亲近的。眼下,他正在替刘东升找乡长打听工具厂的消息,针对大批国营集体企业经营困难的问题,区长岳勇正准备推行小企业租赁买卖和承包。刘东升准备去竞买已经停产三年的,离村子不远的佛城区工具厂。

  一个月后,章有为能够下地步履蹒跚走路了。说话慢吞吞虽含糊不清,但可表情达意了。

  程木滨松了口气,既替同学转危为安高兴又看到了还款的希望。说你干嘛要同时干、干三个工地儿,身体怎么能、能吃得消?章有为说有机会怎么能放过?也许抓住这次机会,一辈子用的钱就都有了,几十辈儿农民了我想打个翻身账。程木滨说那也要量、量力而行。章有为说换做是你,也停不下来。怕同学累着,程木滨坐了一会儿,没有提钱的事告辞离开。

  第四次去医院时,章有为又有所好转。告诉程木滨他现在就是治病保命活下来,工地上去不了也管不了了,工地正由市建公司派人接管,借款你也去市建交涉吧。

  程木滨去找市建公司的主管,找了几次也没人接待没人理。告知章有为情况,章有为有气无力地说我治病的钱也没有,妈妈每天都坐在市建公司老总办公室门口哭闹要钱。实在不行,你就打官司连我和市建一起告吧,我什么都不问了,我能活着最重要。

  本村的刘和平回家探亲,知道他已经在深圳做了律师,程木滨就请他出主意。刘和平的律师证还没有拿到,帮着请了代理律师起诉了市建公司。

  市建做为市里的明星企业和大型国企,不想在企业履历上留污点,最后双方协商解决。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章有为只承认二十五万的借款,另外五万说与工地无关。法院根据章有为的口头证言和方程公司的转款证明,只给方程公司支付了二十五万的还款。

  因为市建还要与章有为进行工地费用的结算,那五万块钱,应是章有为为自己留下的生活费了。因为他知道在他三十一岁以后的人生中,因为劳动能力的丧失,可能再也不会有什么经济来源。本来刘和平还要力争剩下的五万块钱,被程木滨挡下了。

  刘和平义愤填膺大骂章有为忘恩负义,程木滨理解没有什么比活着有饭吃更重要。非但没有去斥责老同学,而且派人又给送去了一万块钱。章有为虽然眼里充满愧疚的泪水,但仍然像接救命稻草一样,没有一点推托地一把把钱接了过去。

  不久章有为离婚。自此在老妈妈半步不离的陪伴下,每天在佛城街头慢步康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隔三差五章母就到市建索要些生活费用。逢年过节,程木滨也会差人送些救济。

  虹叶回国后听说了章有为的事,又以《冲》为名作画一幅,画的是上百人的施工工地上,章有为顺着建筑物的外墙脚手架向上爬的情景,头顶上云彩涌动。章有为成了《佛民卅像》的第三人。

  好在收回了大部分借款,对公司现金流没有影响太大,农行那边又办理了续贷。但程木滨还是在自己的工作记录本子上写下了一句话:出借公司款,是对公司发展和资产的犯罪。

  在书记程耀旗的帮助下,刘东升报了名要参与竞买佛城区工具厂。程木滨开办太阳能厂,他刘东升也要弄个厂长来当当。赚钱又好玩儿,老天给机会不争白不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