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改制前商场大火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16 2020.01.22 11:12

  上午,召开了铁佛市市直流通行业五大集团联合成立大会。下午,举行市直流通行业经营发展研讨交流会。从早到晚,开了一大天的会。回到宾馆,饭也不吃岳勇倒头而睡。

  半夜里,被“呜-呜-呜”的消防车声音吵醒。侧耳细听,似乎就在附近。

  急忙穿衣下楼。刚走出电梯,铁佛宾馆的保安跑过来,告诉岳副市长是铁佛商场着火了。岳勇皱着眉头:这火着的,怎么偏偏赶在正要改制的时候呢?他快步走出宾馆的大门,

  铁佛商场就在铁佛宾馆南方约三百米处,铁佛火车站的东南方向。远远望去,已是火光冲天,大楼的四周照如白昼,火光外延处,不断的翻腾出滚滚浓烟。

  不久前,铁佛市公安报警系统“三台合一”,一一零、一一九和一二二均由公安局报警服务台统一接警调度。消防来得很快,七八辆消防车在商场的停车场上排满,先到的车上,已有消防员举着消防水枪向大楼里喷水。同时赶到的公安干警在外围维持秩序。

  铁佛市百货公司最初成立于五十年代公私合营时期,占用总面积不过两千平的两个废弃尖顶车间,是当时唯一的大商场。八十年代初,扩建为两层的红砖楼,名称也改为铁佛商场。九十年代,扩建为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五层建筑。九九年,为了适应城市东进,又在经济开发区新建了羿都广场。一年前,铁佛商场为了建筑美观,刚刚加装了玻璃幕墙。

  虽然市民对铁商集团有天然的情感,但外来的竞争分流了大量客源。好邻居连琐超市在城区已经开了五家,去年还出现了一家大型保龙商场,一家专业家电商场,另外一些个体的不同类别的门店更是多如牛毛,满大街都是。羿都广场顾客稀稀拉拉,还处在养客源阶段。铁佛集团总体处于亏损状态。

  岳勇和跑来的市民被公安干警挡在了百米开外。不大一会儿,铁商集团刚上任的总经理毛秋娜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来到岳勇身边叫了声岳市长。岳勇点了点头问楼里有没有人?毛回答正常情况是下班闭门,保安都在楼外。

  楼里霹雳啪啦的声音此起彼伏,接连有黑烟和新的火球从窗子里冲出来。毛秋娜喘着粗气,咬着下嘴唇,目不转睛地盯着火势。

  “造孽啊,这是哪个天杀的放的火,我们五十年的家底儿都烧了啊”。岳勇回头,见刚刚办理内退的原总经理老邱,从后边的人群里带着哭腔跑了过来。毛秋娜同样哭泣着叫了声“邱总”,闪闪身把他让到了最前面,和岳勇并排站在一起。老邱并不理会岳勇,只做未见。

  国企改革不能一改了之,经营体制的转变不是万能的,还得选一个好班子和好带头人。老邱十八岁进百货公司做学徒,一步步熬到总经理的岗位,可说是劳苦功高。但新时代新的市场形势下还得需要新的思维。谁都知道改制是个香饽饽,但并不是凭老资格,而是能者上。

  铁商集团的上级部门商业局的领导几次三番做工作,老邱只得让步。上千职工都在盼着改制扭亏,自己不能为了一己之利,成为大家眼中的拌脚石。最后,经营副总毛秋娜被任命为总经理,并获授权组建新的管理班子。凭着拼劲儿和工作业绩,毛秋娜十年成为经营副总,在论资排辈儿的铁商集团已经是个奇迹。旋即又成为总经理,在职工们看来更不可思议。

  毛秋娜胸有成竹,如果这次上级不任命她为总经理,不让她做为改制的主导者,她就会跳槽到去年来到铁佛市的保龙商场去做总经理。无论如何,她都要做到铁佛市百货零售业的“一姐”。没有这一个“一姐”的实力,她就没有为爸爸毛国强伸冤的话语权。

  火势渐渐小了下来,但并没有完全扑灭,不时会有新的火苗儿和黑烟从楼里冲出来。消防官兵也没有放松,随时观察情况,只要出一处苗头,就集中消灭一处。扑火的水已经从商场大楼里漫延出来,流淌到了岳勇的脚下。东方已经泛白,大楼在人们眼里映出了个黑轮廓。

  今年基本上是全国国企体制改革国退民进的收官之年,造就了成千上万的千万亿万富豪。邀进的批评者认为,这种普遍的管理层持股方式是掌勺者私分大锅饭,空手套白儿狼。启动早的叫摸着石头过河,像铁佛市这种改革迟的就得小心翼翼,不能为外部所诟病。铁商集团的改革方案,就是采取了审慎的增值量化MBO的方式。即现有的净资产归市政府所有,经营增值部分才分配股权给管理层。

  当市国企改革小组与铁商集团新管理层正要最终敲定改制方案的关键时刻,一把火着了起来。这把火烧掉了大量的铁商资产,也烧毁了既定量化资产下的改制方案。着火的原因是什么呢?岳勇侧眼看看毛秋娜,这个三十出头的女子站了近两个小时,遥望着大楼一动没动。

  身后东方的天空从发白到泛红,太阳慢慢地露出了头,天不知不觉间大亮了。

  经过消防官兵三个多小时的奋战,火和烟都被消灭。停车场上,只留下两辆消防车,以防备新的突发情况。

  回头,身后站了衣衫不整的三四百人,很多人还在抹眼泪。岳勇这才意识到,这些人不是什么围观市民,而是铁商集团的职工们。他们一传十、十传百地赶到了现场,亲自看着自己工作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商场烧成了这般面目,每个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昨天还闪闪发亮、摩登靓丽的玻璃幕墙大楼,现在成了千疮百孔的黑色钢筋混凝土框子。

  岳勇来到政府办公楼前的时候,铁商集团的职工们正打着“请政府救援铁商集团”的牌子,聚集在政府门前的广场上。

  市政府紧急成立了“铁佛商场失火处理小组”,由岳勇挂职组长。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决定了三件事:第一,由公安机关讯速调查起火原因。第二,在全市范围内发动为铁商集团的募捐活动。第三,暂停改制工作。

  会后,岳勇亲自到广场上,向职工们汇报小组的决定。请广大职工同志们放心,铁商集团在过去五十多年时间里,在服务市民生活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政府一定会全力恢复铁佛商场的营业,保障职工们的生活。有了领导承诺,疲倦的职工们终于散去。

  铁商改制搁浅之际,铁建改制则结出了硕果。在管理层集体赎买普通员工股份之后,易滨又推出“分公司改革”方案。即成立建筑施工、水电安装、钢结构、设备租赁、房地产开发、商品混凝土和建筑设计等九家专业分公司。每家分公司集团占股五十一,各管理层团队占股四十九。这样,每家分公司又诞生了很多总经理和股东,经营层面的积极性大大调动起来。至此,铁建集团的经营体制和机制都进入了良性发展的快车道。

  铁建改制成功带来的欣慰,并没有占据岳勇的脑海多久。来自铁药集团的一则消息,又给他带来了新的隐忧。

  铁药集团总经理田家庆,在省城成立了铁药药业公司。除了公司名称里有“铁药”二字以外,投资与铁药集团无关,但铁药集团产品的销售业务却全盘拖管给了这家新的药业公司。“铁药”并不是注册商标,只要工商系统不限制,这家药业公司用铁药的名称无可非议。岳勇隐忧的是,田家庆成立药业公司背后的动机,以及会不会造成税收向省城的转移。果然,市纪检委收到了一封铁药职工的实名举报信。

  在中粮集团铁佛食品公司的成立大会上,秘书告知岳勇,公安已经查明铁佛商场的失火原因。岳勇即刻推掉接下来铁佛市澳州商会的联谊活动,回到市政府组织召开“铁佛商场工作会议”。公安的调查结果是,大火乃是一个保安扔在垃圾桶里的烟把燃起纸屑所致,保安已经被抓获归案。但愿如此,和铁商改制真的没有关系。岳勇心里暗自思咐。

  政府办公室汇报募捐情况并不乐观,市民的捐助热情很高,但是捐赠的数额有限,只有三万多。来自企业层面的捐赠也只有区区五万块,企业的反馈是铁商即将改制,捐赠将是给接手者添分子,所以积极性不大。募捐只能发动不能强制,就此打住。

  另外,经工作小组联合第三方机构认定,失火造成的财物和建筑损失估值六千多万元。理论上,在原量化资产上需要减去这六千多万元。如此,国家就承担了这六千万的损失。国企改革小组几次会议,均未达成一致意见。经更高层面研究,最终量化资产减去三千万,等同管理层管理失责被处罚三千万。

  铁商集团改制方案正式启动。到二零零二年年底,铁商集团的一亿六千六百万资产悉归市政府所有,此后五年内,每年的资产回报率不能低于百分之十。多增长部分,将逐渐扩大管理层持股比例。以毛秋娜为首的管理层将在新的一年里,用效益挣股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