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季副总暗度陈仓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235 2019.12.23 12:26

  季中正还是知道了老板程木滨去供应商那里走访的消息。

  在年终营销总结大会上,面向所有业务代表和销售内勤人员,以及列席参会的公司各部门主管,程木滨又把焦冬余大力表扬一番,说他南方招商会的精彩创意和成果,也说他一年多来的工作业绩。会后,焦被任命为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危无畏升职做渠道部部长。

  焦的任命,程木滨提前和季沟通过,但并不是商量的那一种。隔阂,距离感,在两人间悄然产生。季中正这时才感觉到,程大头远比自己想像的要城府许多,是自己从一开始就小看了人家。

  佛城工业园的负责人来到公司,问询程木滨能不能兼并公司隔壁的纯净水厂。

  纯净水厂占地不足十亩地,这几年效益一直不好。程木滨嘴上说考虑考虑,心里却愿意的很。公司产销量增加,生产场地日益紧张。纯净水厂和方程厂一墙之隔,扒掉中间的墙就是完整的一体,纯净水厂的那个厂房正好是一个大车间。佛城工业园的人不说,自己还动过兼并人家的心思呢。可商人什么都是成本意识,表现的可有可无才是压价的正确姿态。不足十亩地儿的纯净水厂不好卖,小生意的买不起,大生意的瞧不上,正是自己可口的囊中物。

  看着程木滨拼命地树立焦冬余权威那种李代桃僵的架式,季副总自己,或者让平和县太阳能厂的那个代理者韩厂长,加快步伐许以高薪拉拢了更多的方程骨干,可说是肆无忌惮。

  季副总张口向程木滨借款十万,说是在市区买房子。

  离春节发放年终奖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因为采购回扣和拉拢人员的问题,季有所担心,担心出了事情三十万年终奖成了泡影,于是想出了买房借钱的主意,先十万块钱到手儿再说。再者也检验一下老板的态度,若他撕破脸不借钱,那自己就要早做准备。县里太阳能厂开工迫在眉睫,打算两年追上方程销售,三年赶超。韩厂长是个外行,新厂有太多的事要自己做。

  程木滨心里确实有些犯嘀咕,也猜到了季副总的心思,但苦于还没有确凿证据,知道老季偷偷建厂的时间短,自己又没有过多应对,就只好答应,让财务借给季十万块钱。

  程木滨说季总在市区买了房子可以把嫂子和老人接过来,以后就不用往县里来回跑了。

  季中正回答说是啊,就更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了。

  少有地为季沏了茶,请他坐下。程木滨越是想与季说说心里话,季中正越是不自在。程木滨说季总咱们今年预计能销售一亿三千万,发展还是挺快的。你也看到了做企业这么多事这么难,光凭你我是不行的,得有个大的团队。所以我希望咱们能长远地一起走下去,一块儿把公司做大,说不上哪天就上市了,你做为常务副总就成为千万亿万富翁了。

  程木滨说的心诚。季是一个难得的称职助手,有季总省了他不少的心,他要劝说老季留下来。心里甚至想到,可以不去较真他吃供货商回扣的问题,可以去弥补他建新厂的损失。

  季中正听出了程木滨的诚意,在愧疚的同时也体会到了自己在方程厂在程木滨心里的价值,感到了更加强大的自信。方程厂是自己一手拖天干出来的,照葫芦画瓢再造一个太阳能厂,完全没有问题。比你程木滨,我季中正更有资格有能力当老板。

  程木滨的诚意可以感动其它的人,但对想着自己要做老板,还有去政府当官儿理想的季中正来讲没有什么作用。恭敬的倒茶,推心置腹的半天谈话,盲人点灯白费蜡,没有什么效果。程木滨还抱着一线希望盼着季总能回心转意,而季中正对办厂却愈发信心满满。

  刘东升回家呆了一周,又东拼西凑了一百八十万。亲兄弟明算账,他以天利公司名义向和东强合伙儿的食品厂借了一百三十万,先前答应东强拿食品厂的利润给他买辆小汽车,这次把能用的钱全部拿走,东强的汽车梦只好再做些日子。

  不过刘东强还有一个更美的梦,他告诉东升哥他想争一下村支书,关于村里拆迁的传闻越来越多,村支书那个位子实在是太诱人了。刘东升只想着筹钱,对刘东强的话根本没没往心里装。十大碗儿饭店又让刘东升给挤出了四十万,店经理哭穷说都没有打酱油的钱了。

  刘东升出门要走,刚刚蹒跚走路的小儿子抱着爸爸的腿嗷嗷哭,小家伙儿和爱逗他玩儿的爸爸格外地亲近。回南方走了,可是相关人等都怕他哪一天再回来要钱。刘东升走后,铁佛村的人传言:东升在南方包了个天大的活儿,大的没边没沿儿。

  经过几轮商谈,方程公司以较低的价格成功兼并纯净水厂。与其说是兼并,不如说是购买了土地厂房。纯净水厂的老板急于脱手变现,去做别的生意,所以纯净水厂的土地、建筑物包括纯净水设备都是原价,除了设备折旧方程买亏了外,土地和建筑物都是大幅度增值的。购买一个小小的纯净水厂,让程木滨进一步看到了土地增值的速度,也有了钱生钱靠兼并实现财产增长的感受,为他几年后以蛇吞象的气魄大胆买下亚细亚楼群,添了底气。

  纯净水设备虽然留了下来,但方程看不上卖水的那点儿利润,不对外经营。一方面改善公司职工饮水,另一方面也对铁佛村村民开放,不赚钱平价供应。这会儿,村里人们已不再叫程木滨大头,年老的辈儿份大的呼其名,年少的辈儿小的叫他老板,他成了全村人的骄傲。

  季副总和他的韩厂长挖人到了有点儿疯狂的地步。不仅骨干,连一线的车间工人都成了他们争取的目标。季知道,如果离开方程公司,他将不可能再进入这个大门半步,他必须抓紧最后的一切时间,为自己的新厂争取一切有用的资源。平和县的,套老乡近乎儿,说明家门口儿上班儿的便利。其它人,许以高薪。

  表面上,季仍然和程木滨、焦冬余等人一次次地开会,雄心勃勃地做着明年的工作规划。看着季总牵头制定的二零零一年两个亿目标的经营方案,看着季总完整详细的规划以及一丝不苟的严肃表情,程木滨一时有了错觉,有了季总要留下来明年大干一场的错觉。但像户外的天气一样冷冰冰的现实,让他不敢有一点松懈。地上撒水成冰,走不好就会摔个仰八叉。

  季总建厂挖人差不多成了公开的秘密。到了这种地步,程木滨还是不动声色,公司仍天下太平。老季纳闷程木滨的忍耐力。既如此,季中正觉着干脆坚持到底,挨到过年发奖金。

  几次找老板反映季副总情况的李总工,还以为程木滨是让季的气焰吓晕了头。程木滨哪能吓晕头,他找焦冬余商量聘请形像代言人的事,明显地绕过了季副总。新应聘的业务人员面试,也取消了与季交流的环节。连提升支架车间赵主任做生产副厂长,也没有了季副总的签字。程木滨在向公司里的人做无言的宣示:季副总可有可无。

  与其在公司里和程木滨碰面都各怀心腹事地不舒服,不如外出跑市场。公司内的人力是资源,外面的代理商也是资源,外面跑一圈儿,拉拢一些代理商也是不错的选择。程木滨也没有反对,季副总带着小车外出走访代理商去了。

  公司下发文件要求全员签订《方程职工技术与商业保密协议》。明确规定,为保护企业机密,职工离职后两年内,不得参与或者从事与太阳能行业相关的工作,否则将自愿承担三万元以上技术与商业损失及相关法律责任。凡不签订协议者,一律停发当月工资和年终奖。

  工资里增加了保密费,员工们很高兴。但被策反离职的那些人惊慌失措炸了锅,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不知如何是好,一时打爆了外出的季副总电话。

  五天后季中正赶回来的时侯,程木滨和李总工已分工去了大的供应商那里,去签署《廉洁共建协议》。协议中约定凡是有回扣行为的供应商不仅停止合作,还将自愿承担多少多少处罚。凡不签协议者,即刻停止合作。在与季副总有过密切关系的供应商那里,程木滨还与他们彻夜长谈。晓以长远利益,诱之说出季副总的问题。人与利孰轻孰重,商人们拎得清。

  签保密协议,只是一个小小的反击,程木滨还在给季中正准备了一个更大的火药包。他记得小时侯铁佛寺的墙上,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标语。从七岁成为孤儿到现在二十八年,三十五岁的程木滨,终于不再甘心像小时侯那样受人欺负。

  在保密协议面前,一部分被季中正劝说过的员工,不敢冒被处罚和承担法律责任的风险,乖乖地签了字。只有很少的死党,在季承诺承担他们损失的前提下离职而去。季中正回到公司很快收拾了自己的物品,在一个晚上悄悄地离开了。季猜的到,他不离开的话,程木滨回来也会拿着保密协议和他摊牌的。与其到时尴尬,不如现在三十六计走为上。

  继何成建和任有义之后,第三任副总在方程正式谢幕。不过江湖还将有季中正的故事,在新的一年,他将与老东家展开更大的竞争,他要让人们看看搞太阳能厂到底是谁的能耐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