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物流的门朝南开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51 2020.01.06 10:57

  孙春红回到铁佛城后,两天没有去公司上班。

  憋在家里,关掉小灵通,拔掉固定电话的线,对镜散发髻,闭门琐愁眉。好在是淡季发货不多,没有太多的调度和协调问题,手下人足可正常应付。

  第三天上午,额头上红肿、头发凌乱的孙春红来到了老板办公室。汇报说前天半夜里下火车,在车站外被人打晕了头,抢走了包儿,季中正的材料也在包儿里。程木滨惊诧过后,问询具体情况,又安慰了孙春红一番。决定等危无畏出差回来,派小危再去办理此事。

  寻个机会,悄悄地用自己的小灵通打了个电话。回到物流部办公室的孙春红,对着墙面发呆,手下人叫个两三声才应答。窗外的厂院里一有车鸣响,就是一哆嗦,索性关了窗子。大热天的密不透风,手下人都觉得好奇怪。但孙部长霸道惯了,谁也不敢多说话。

  孙春红来自城南的七里铺,佛城的市民简称“南七”。佛城区四郊有四个有名的村子,南郊七里铺,北郊铁佛村,东郊大盛庄,西郊岳家店,人言“南七北佛东盛西岳”。

  铁佛村过去是铁佛城周边最穷的一个村子,人们说“宁愿一生贫,嫁女不嫁铁佛村”。也许是物极必反穷到了头儿,现在的铁佛村人有野性,创业当老板的多,不管大老板小老板哪怕是开个理发店贩卖个瓜菜,都爱自己干点事儿。我们这篇“铁佛城首富”,主要讲的就是铁佛村村民程木滨和刘东升创业,以及铁佛村变迁成铁佛城铁佛寺社区的故事。

  东郊的大盛庄,传说是后羿的家乡。后羿被当地人称为大神,村子本来叫大神庄,年久在人们嘴里衍变成了大盛庄。后羿的儿子被称为小神,后羿被杀后其子躲到了五里外的村子避难,后来那个村子就又从小神庄成了现在的小盛庄。傍在羿园的一侧,大盛庄成了全省有名的民俗旅游村。大小盛庄大学毕业的孩子们都喜欢考公务员。

  西郊的岳家店在大运河西岸。东岸商埠西岸店,古时岳家店开店的居多,开店外兼做些小生意。直到现在,岳家店的人都长于经商,但大多是些小买卖。也有传言,说八十年代初有一年运河干涸,岳家店的人都到河床下挖沉船或落河的古物铜钱,从此全村人都有了做买卖的本钱。之外,岳家店的人男女老少都是讲千年大运河传奇的故事篓子。前面说的做三珠口服液代理买下工具厂,又卖掉工具厂准备做牛奶的徐大海,就是岳家店的人。

  南郊七里铺是个镇政府所在地的大村,有四千多人,又分为前中后三个街。有不活跃的,一村人一辈子也认不全。古时为铁佛州驻地,后来城心北移才发展到现在的佛城区。至今,七里铺还保存着一个历千年沧桑的文昌阁,阁内供奉着“文昌帝”。文昌阁承台式天圆地方重檐木构架,卯榫连接不见一铁一钉,周围红漆木窗,顶部青瓦翘角。

  许是官府所在顺民已久,南七里铺的人多务农打工。孙春红、危无畏、前边说过的城南小子吕大发,还有去银川开店的杨金福妻子小吕都是来自七里铺。

  南七里铺人信奉多子多福,孙春红家是超生游击队。在计划生育最紧要的时候,她父母硬是生出了四个孩子。交了三次罚款,交得家徒四壁。十五岁前孙春红没穿过一件新衣服,都是捡大姐的衣服穿。大姐上到小学三年级就缀学下地干活了,做为老二的孙春红学习奇好,考上高中也没让上,上了区里的职业学校。职业学校三年倒是上了下来,但临了因为欠了四百块钱学杂费,连个毕业证都没有拿到。

  离开学校,到了方程厂车间里做工。村儿里的孩子能吃苦,再说职校里也学的车工手艺,孙春红在车间里干得卖力。挣了钱,交了职校的欠款,拿回了毕业证书。挣了钱,不用再省着吃喝,终于不再瘦瘦巴巴,出落得像个大姑娘的样子。

  车间里干了一年多,程木滨让她参加了太阳能科普中华行。在外面做了多半年科普活动,回厂后做采购,有亲戚关系信得着,不久成了采购部负责人。九九年,季中正安插别人替代了她,孙春红转到了物流部做负责人,管着发送太阳能货车的调遣。

  方程厂太阳能往代理商处的运送,用的是外边运输队的车辆。孙春红刚接手的九九年,运送的太阳能从一万多台增长到三万多台,外协合作的运输车队也从两家增长到了五家。

  常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本来正常有序的车辆安排,产生了明里暗里的竞争。五家车队争相讨好的主角就是孙春红,等到了二零零年发送太阳能到了六万多台上千车次的时候,面对着越来越大的利益,五个车队轮番围攻更是不遗余力,各种花样儿。

  做了物流部部长的穷苦孩子孙春红,面对一个所没有见过的花花世界能奈之何?在拉送货物的车队眼里,方程物流部渐渐有了自己的标签:物流的门朝南开,送货没钱莫进来。

  参加第一次太阳能科普中华行结束后,公司给每个女队员都买了一套姗拉娜化妆品。孙春红带回家来,连饭也没有吃,化妆了一个晚上。从小到大没用过化妆品,那套化妆品她节省地用了整整一年,用完后去铁佛商场的柜台前转了三次也没有舍得买。

  而做了物流部部长之后,高档化妆品与她再也不是什么问题。几个运输车队的队长悄悄地给她送来了各式各样不同牌子的化妆品,那些人恨不得把整个商场的货色都给她搬来,以求取多派车辆多派长途。头一回收东西还略有矜持谦让,后来直接接过来,把礼物放在桌下隐蔽处,简单谢谢两字了事。有新上市的,孙春红也会主动要求,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哪个不乖乖听话。化妆品多到用不完,就送姐姐送妹妹送弟媳。

  等到大家都送礼物之后,所有人和孙春红的关系就又回到当初的状态,关系对等谁也没近没远,这时就有人拉她外出吃饭增进感情。去东来顺饭店,孙春红没想到羊肉还可以这样涮着吃。羊肉上了一盘又一盘,孙春红吃得满面红光,从用餐人喧喧吵吵吃到只此一桌,请客的车队队长看得张口瞪眼。回家当夜吐了两次,第二天一天也没有进食。

  没多久,孙春红在几个车队队长陪同下,把佛城区的高档饭店特色美食吃了个遍,周六晚餐大家挨个请客已成定例。眼瞅着她的腰圆了起来,脸上鼓起了肉团团。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孙春红和公司的一个业务员举行了婚礼,奉上了厚厚礼金的五个运输队队长坐在一起吃喜宴。你一言我一语,有人说与其这样我们比着劲儿地送礼请吃饭,还不如大家分好运送区域,每车给她五十块钱辛苦费。那样,也不用劳神费力地去讨好这个姑奶奶,我们省心她也得实惠。

  事后,一个上了岁数的运输队长和孙春红沟通,一拍即合。程木滨一家搬去了市里住,孙春红结婚后在铁佛村姨家借住,正在攒钱准备买房子。她合计着,一年近千车次的运送,会有五万块钱的收入,可交首付了。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已经习惯了每月四五千块钱额外收入的孙春红,又打起了五个运输队的新主意。她做了保险公司的兼职代理,车队车辆和司机等人员的保险渐渐地都转成了她的业务。虽然保费折扣相比原来高一些,但保费成本对运输车队的运费来讲是芝麻之比西瓜,也没有人和孙春红较真儿地交涉价格。这样一年下来,她又有了几万块钱的兼职收入。

  派发车辆之外,总还有些大事小情要过她的关口。比如运费的结算,还得需要孙春红的签字。比如车辆偶尔到的不及时,有时赶在早上或晚上装货,这时又得她来协调仓库和装货人员。老板程木滨平日里见到运输队队长时都是客客气气,虽是人家挣了钱但也是服务了方程厂的物流。但县官不如现管,赶上哪天孙部长一撂脸儿不高兴,车队总要耽误事情影响收入。所以,这周歌厅下周足疗,几个车队还是小礼小惠源源不断。孙春红的小包包里装满了歌厅卡、足疗卡和饭店卡,以及过年过节收来的铁佛商场购物卡。

  平日里倚仗亲戚关系,她并无多大心虚。而那天接到的陌生电话,和QQ上收到的敛财数据明细,却让她头脑发麻。犹豫两天之后,不得不和程老板表演了一出“苦肉计”。但接下来,她不知道事情会发生到哪一步,自己会不会被曝光。

  危无畏出差回来后,程木滨安排他去供应商处,重新整理季中正吃拿回扣的证据。

  而这时,季中正正在打银川市场杨金福的主意。平和县之外,全市市场久攻不下,老季打算做外地市场的文章。初入方程时,和杨金福一起住过半年的工厂宿舍,季中正要先到银川争取一下。

  小危空手而回。那个供应商老板又犹豫起来,而财务经手人也已辞职,程木滨打算忙完手头儿的事亲自出马。老板虽不是三头六臂,但有些事非老板亲力不可,特别是得罪人的事,牵扯利益的事,送大礼的事,和见政府领导的事。眼前这事儿,当属老板四必出马之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