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区高官落泪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32 2019.11.15 16:11

  九六年刚入冬就吹来嗖嗖的冷风。一千多名下岗工人都已复工。有了收入,能交上集中供暖费或者自己烧煤炉子,解决了饭碗和采暖的问题,今年可以不再为他们过多地操心了。

  望着窗外一地发黄的落叶,佛城区区高官岳勇决定要在这个时间,去看望农村的穷困户,有问题早解决,让他们有一个温暖的冬天,他不想到春节再去慰问摆样子。佛城区城里有七个街道办事处,城外四周有八个乡镇。农村里有田地,不用担心他们下岗和吃饭的问题,只是贫困户的生计是个工作难点。岳勇打算去看望铁佛村的“烧刀子”。

  铁佛城,铁佛寺,铁佛村,多少年来流传着两个“烧刀子”的故事,也同时被《佛城区志》(未撤地设市前为《铁佛市志》)予以记载。

  第一个“烧刀子”是刘东升的爷爷刘大君。提着大砍刀进铁佛寺砍杀日本兵,日本兵倒是砍了几个,自己也被人家抓住,反成了日本人的帮凶。杀了不少铁佛城外外省的共产党人,同时又救下了大批的铁佛城的共产党人,像铁佛城行署的陶老专员就是被刘大君救下的。解放后,本城的人感谢他保护他,外省人来寻仇公安局来抓他,成了人们既恨且谢的“烧刀子”。

  第二个“烧刀子”陈延寿,正是区高官岳勇要去慰问的贫困户。一九四五年的一天,有两个驻在铁佛寺的日本兵私下离队,进入铁佛村作恶。血气方刚的陈延寿在沈铁匠那里烧打了一把大砍刀,叫自己的媳妇儿,当时的妇救会主任打扮一番,把日本兵引进了自家的院子。刀起刀落,红光闪处,两个日本兵人头落地。陈延寿管杀管埋,把俩日本兵埋进了猪圈里。从此,远离故土的两个日本兵在中国的猪圈里相拥而眠,成了找不到家的孤魂。

  幸运的是正赶上日本军队投降,日本军或是猜到了两个失踪者的下场,没顾不上找寻就撤退了。后来陈延寿在平津战役给解放军推车送粮运物时,腿上又埋进了一颗子弹成了跛腿。

  “烧刀子”陈延寿不仅有砍杀日本兵的故事,后来的事也仍然让人佩服,也让有些人说他犯傻。比如出河工,按说过了五十就可以不上河了,而陈延寿老汉六十一岁上还出了河工,腿跛人老,干活一点也不让年轻人落下。再有是交公粮。老人今年七十二岁了老伴七十一岁,两人拉扯着四十九岁的傻儿子过日子,土房子住了一辈子,常常两三天吃不上青菜,可从没向政府和村里人求过救济,种着四亩田地天天下地做活儿,每每交公粮不但不让免,而且总是头一份儿,连粮食也是最干净的。

  还有就是陈老汉不信邪。老人有两个儿子,老大先天性半呆半傻,老二娶媳妇前参过军,谁知成家有了孩子后,竟然也疯疯颠颠。老两口不是近亲,就有人说是院里的那面影壁墙坏了风水,让老汉把那墙扒了。几十年来老汉的耳朵都听出了茧子,可那堵墙依然矗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现在铁佛村人口头儿常说“烧刀子”,村里人往往喝一声“呔,烧刀子”,保不准接下来,就要发狠做什么事情。

  按着村支部书记程耀旗往常的安排,领导探望会是别的贫困户。这次区高官岳勇是在出发前临时改变了目标,要来拜望传说中的“烧刀子”,自己心目中敬仰已久的前辈老党员。大刀向敌人头上砍去,六十多岁上河工,七十多岁主动交公粮,这件件事都让自己心灵涤荡。

  接到电话,程耀旗一下子慌了手脚,不顾风度地穿街过巷跑向陈延寿老人家。

  一个月前,《佛城日报》记者陪着广告客户来村里进行公益捐赠,给陈延寿老人家送了一台海尔洗地瓜的洗衣机。临走看到老人家实在是穷,几个记者私下凑了五百块钱给老人,老人坚决拒接说日子过得下去。记者就把钱给了程耀旗,让他转交给老人。程耀旗只给陈家送去了三百块钱,自己留下二百做烟钱。这回岳书记来,记者要是跟着来,若是问起来怕是漏了馅儿,他就急匆匆地去陈延寿家,提前把那两百块钱补上。

  至于老人给佛北乡联中的捐赠,已经被程耀旗交易成了建筑工程,做得没有什么疏漏,也不用担心区高官见陈延寿。乡联中的破旧教室需要重建,乡里号召捐款,陈延寿老人捐了一千五百块钱,排在做大生意的程木滨和刘东升之后第三位。加上全村人的捐款,铁佛村的捐款合计一万九千多块钱。程耀旗从中拿出了一千块钱给乡教委主任买了东西,以一万八千多元全乡最多的捐款者,请求乡教委把重建工程交给刘东升的市北建筑公司。乡教委同意,这样他又在东升建筑公司获得了一笔业务佣金。

  看着院子里坐在凉地上傻笑,脏兮兮的老人的傻儿子,看着起碱泛潮,东掉一块西掉一块墙皮的坑坑洼洼的土房子,看着屋里简陋的摆设,感受着屋子的冰冷,岳勇紧握着陈延寿老人的手,眼圈泛红说久仰老人家的故事了,政府对您关心不够啊。

  老人笑着说岳书记来区里不久就做出这么多成绩,我们老百姓都看在眼里,给你竖大拇指呢。这么忙还让你挂记着,真是过意不去啊。

  随行把慰问的米面放下,岳勇从自己兜里掏出四百块钱,又让秘书把兜里的钱也拿出来。秘书掏了五十递给岳勇。岳勇看了一眼没有去接,严厉的目光看着秘书,秘书只好又掏出一百二十多块钱。岳勇把五百七十多块钱放在了老人破旧的八仙桌上。

  陈延寿抓起来就往岳勇怀里塞,说岳书记我日子过得下去,我不能要你的钱。

  望着墙上“爱国公粮模范户”的奖状,岳勇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说老人家你收下让我好受些吧。说完转身出了屋子。

  院子里,老人的傻儿子正坐在冷地上,脏旧的棉袄棉裤上多处露出了棉絮。手里的干粮,鸡正去啄猫爪正去抓。见一群人出来,冲岳勇招手呵呵地傻笑,嘴里自言自语着:小小蜂穿破棉袄,一天吃八个饱。参参木穿红花衣,一天饮半天的饥。

  岳勇随手脱下自己的军绿色大衣,披在了老人的儿子身上。不等老人说什么,快步走出了院门,随从、乡里书记和村书记程耀旗紧紧相跟。斜看着身后的人,岳勇边走边说:没想到我们佛城区有这么优秀的老党员,没想到他还过这样的穷日子,没想到你们佛北乡党委和村委会这么不负责任!听说到现在还有老百姓用不起电灯烧煤油灯的,我就不知道那煤油在哪里还能买的到!

  乡里书记红着脸,不敢放半个屁。程耀旗像尾巴一样跟在最后,小声地讨好地说都是村里做的不好,是老人不要救济。岳勇并不理会,对着乡里书记说下次还看到老人家这样,你和乡长两人都要下岗。乡书记连声说马上改善。

  陈延寿老人双手托着军绿大衣追了出来,说岳书记不能要你的大衣,你穿得太单薄。

  岳勇冲老人一抱拳,说老人家请回吧,拉开车门上了汽车。陈延寿去拉车门,拽不开,车缓缓地启动,开走了。“岳书记保重”,老人手托着大衣,冲远去的汽车喊到。

  车上,岳勇要求秘书春节前再来老人家里一趟,给他一个改善后的书面报告。在事关贫困户的问题上,岳勇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两个多月后,大年二十八岳勇看到了秘书的报告,年三十,乡书记和乡长被双双革职)。

  到十一月上旬,方程公司在铁佛市全市卖了两千多台,以杨金福为队长的安装部月月无休。有了明确的制度以及杨金福的严格管理和以身作责,十来人的安装部再没出现过偷盗现象,很是让程木滨放心和省心。到了安装任务不再紧张的时候,杨金福却向公司提出了辞职。

  程木滨说是嫌待遇低吗?杨金福说不低,程总已经对我对安装部的兄弟们格外照顾了。程木滨说是要自己干、干事吗?杨金福说不不不我没那能耐。程木滨说我磕磕巴巴的,你就别、别吞吞吐吐了,你不嫌待遇低又不自己干事,那、那你为什么要走?

  杨金福关上程木滨办公室的门,憋红了脸说丈母娘不同意我和对象的婚事,我们俩要私奔。

  程木滨说你这么个老、老实能干的好孩子,我、我去给你说说看。杨金福说任副总给说和半年了,也没有用。现在不是你那时的年代了看老实能干,这会儿兴看有钱有房。丈母娘疼闺女,铁了心是没有房子不让她闺女跟着我,我从农村出来哪有那么多钱买房子。

  问杨金福打算要去哪里,杨金福说是要去银川,投奔在那里打工的亲戚。程木滨说去那里卖太阳能吧,那里太阳起得早落得晚,光照时间长,是太阳能利用的好地方。

  杨金福回答说我也想过,就是没多少存款,开得了店也进不起货。

  程木滨转身踱了几步,说我免费支持你五台太阳能和仨月房租。

  商人不做亏本儿的买卖,丢了个安装部部长,要换出一个代理商。程木滨用五台太阳能热水机和仨月房租的代价,要让方程太阳能卖到大西北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