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要建“亚细亚”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24 2019.11.23 17:07

  刘东升听到消息说,市外经委投资好几个亿,要建一个叫做“亚细亚”的大项目。包括一个六层的经营国外家电的亚细亚家电商场,一个十二层的写字楼,和一个三十层的宾馆酒店。要是能在铁佛市第一高楼干上一把,岂不美哉?

  刘东升去找书记程耀旗,问他有没有什么门路能找上外经委,程耀旗直接摇头说自己这个比芝麻还小的官儿,够不上。同时也好心劝他,这么大项目市建、区建才接得住,咱一个郊区村儿里的建筑公司就别赖蛤蟆吃天鹅肉了。再去找好朋友区工商局科长郝胜超,郝胜超不忍心打击他,只说自己级别太低。刘东升说郝趴着拉屎使不上劲儿,郝报之以白眼。

  电视新闻上,一位市民从建行贷款成为铁佛市汽车消费贷款的第一人。刘东升一生气,花十三万全款买下了辆桑塔纳轿车。挂完车牌没回家,直接开往外经委下属的亚细亚公司。

  进大门时,一辆红旗车从另一方向开来,躲红旗车急刹车没刹住,一打方向盘顶在了白磁砖的混凝土门柱上。没考驾照,只在深圳的工地儿上开过拖拉机拉砖,这技术还真是不行。

  红旗车并没有停下,缓缓地开进了院子。刘东升把车倒了一点,下车观看。见门柱无损,索性把车停在门侧,人往里走。门卫探出头来问他找谁,刘东升指指红旗轿车也不停步。

  红旗车上的人下了车,穿着休闲装,三十六七岁的样子。看了眼刘东升,说刚买的车吧,心疼了吧?刘东升说多撞几次就不心疼了,大哥你这车真好,看着就高贵。

  对方说要不上来坐坐,体验一下?行行,刘东升也不客气,说着拉开车门钻了上去。下车,关门,刘东升说大哥你这车坐着就是舒服。

  对方问他找谁,刘东升说找陶总。对方说你没有约好吧?刘东升说我和陶总是朋友不用预约。对方说那你跟我来吧。跟在后面上了二楼,俩人拐弯儿进了一间屋子,对方让让东升坐下,说你找我什么事啊?

  刘东升瞪大眼睛说你就是陶总啊,对方笑笑。

  刘东升挠挠头说不好意思,我怕不让我进来就编瞎话了。我是铁佛村天利建筑公司的刘东升,这次冒昧地来想了解一下亚细亚项目的事。我也找不到和你认识的人,实在没办法就直接来了,陶总你可别怪着。

  正说着桌上的电话铃响了,陶总接起。刘东升眼看窗外却支楞着耳朵偷听,听到电话里说卫国啊,老专员身体还好吧。陶总站起身来说许叔叔我爸身体挺好的。对方说我过段时间就去看一下老领导,这次有个事情找你,我市有个县建筑公司效益不好,听说你那有个大项目,你能不能让他们参与一下啊。陶总说许叔你让他们直接找我吧。

  放下电话,陶卫国说你个体的建筑公司,班子会上肯定通不过啊。刘东升说我有资质的,也在深圳建过高楼,你真要是给了我公司头一个大项目,我会记得感谢你一辈子的。陶总呵呵,说兄弟啊资质就是张纸儿,你就别在这个项目上耗时间费精力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刘东升掏出名片双手递给陶总,然后又要了人家一张名片,悻悻地离开。此时的刘东升和陶卫国都不知晓,他们两家在五十多年前还有段缘分,刘东升的爷爷刘大君在铁佛寺日本军队的据点儿上,把陶卫国的父亲现在的陶老专员救出了虎口。等他俩都明白了两家的这段缘分的时候,已是二十年之后的事了,而交集仍然是在那座古老的铁佛寺。

  刚买的新车开车正有瘾,拉着刘东强到市里电影院去看《泰坦尼克号》。看完电影,刘东强却粘住了刘东升,两人又回到村口儿的十大碗儿饭店吃饭。有本村的五个人在喝酒,打过招呼后刘东升让饭店给添两个菜过去,记在自己账上。

  哥儿俩两个菜三口酒,借着酒劲儿,刘东强说哥我今年二十四了,刘东升说我知道。刘东强说哥你弟妹要生孩子了,刘东升说这我也知道,你放屁崩出屎来好啰嗦,有话就讲有屁就放吧,和我还绕什么弯弯肠儿。

  刘东强说哥我想离开面粉厂,和爸妈分了家,我想自己干点事儿挣钱养家。“亚细亚”拱不进去,这后院儿面粉厂的主事儿又冒出火苗苗儿,刘东升黄连水洗头有点儿苦脑(恼)。

  六六六九九九,哥俩划拳猜令,一人一瓶白酒下肚。刘东升趴在桌子上说小强什么是幸福?刘东强说跟升哥一样当百万富翁就是幸福。刘东升拉着醉意的长声说不对,幸福就是猫吃鱼,就是狗啃骨头,就是猪睡觉,就是天天能有饭吃。说完,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亚细亚项目在铁佛市南北要道启秀大道和东西要道东方红大道十字路口的东北角,眼下正在暴土扬长地拆迁。刘东升开车路过,看着那一大片地儿,想像着就要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越想心里越痒痒,百爪挠心,就又拐向了亚细亚公司。

  小的时候要饭时在人家门口,主人不愿意出来他就一声声地招呼,也许是四五声也许是十声八声,只要他坚持不走,总是主人不耐烦了出来打发他了事。多找一次外经委副主任、亚细亚公司总经理陶卫国,也没什么费事儿,顶多就是豁出来一张厚脸皮,死马当活马医呗。他要饭的经验是: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

  刘东升去的次数多了,陶卫国打够级扑克有时凑不齐人还拉上他一起打。传说够级起源于六七十年代的山东青岛,是一种由六个人用四付扑克进行的一种高智能、强竞争性、特别强调联邦配合的扑克娱乐活动,也称''勾击''或''勾机''。尔后自东向西、由沿海向内陆逐步扩展,最后还成了世界休闲体育大会的比赛项目。铁佛城人茶余饭后打扑克,乐此不疲。

  打够级打到饭点儿人家一行几人去饭店,刘东升就知趣地自行离开。下棋打牌时很少说题外话,只是偶有一次陶卫国问了刘东升,铁佛村是不是在佛城工业园,铁佛村还有多少没占用的土地。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刘东升接到了陶卫国的电话,喊他去铁佛宾馆吃饭。刘东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开车一路飞奔,只用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铁佛宾馆。

  进到九楼单间,里边只有陶卫国和另一个稍小他几岁的两个人。

  陶让服务员加餐具,并指着对方说是市建公司团委易滨书记。刘东升伸出手来要握手,易滨瞟他一眼并没有动身,点点头算是打招呼。陶卫国让服务员拿来纸笔,让刘东升画一下铁佛村和佛城工业园的位置,询问了周边的土地情况。然后把刘东升置之一边,两人交谈。

  此刻,陶卫国和易滨像讨论自家的院落规划一样,选中了铁佛村东南离市区最近的也最齐整的二百亩地。易滨说你先弄好手续,等到这季麦子收了,你选好还能种的树苗儿,我组织公司团员来给你义务植树。陶卫国说团高官还没有干够啊,不弄个老总当当?易滨说姐夫啊可别往火坑里推我,我搞政工的哪懂专业技术,再说市建是个将近五十年的老国企,里边裙带关系盘根错节,我才不去受那洋罪。陶卫国说去团市委也行啊。易滨说我也没兴趣儿。

  吃完饭,陶卫国让刘东升明天中午带村书记再来这个房间吃饭。临走又改为后天,说明天有一个和日本某城市缔结友好城市的活动。刘东升开车直接到程耀旗家告知,程耀旗虽然纳闷,但能和市外经委的副主任一起在铁佛宾馆吃饭,也是激动的那个老心脏狂跳。

  几天后刘东升告诉刘东强,面粉厂两人二一添作五各占一半的股份。每年提取利润的百分之十,作为设备的折旧费还给他,提够成本为止。

  刘东强眉飞色舞,说哥呀我们可不可以再做面粉深加工,做些食品送去市里卖?刘东升说搞食品你自己做主就行了,不用和我汇报。只是别光图挣钱,食品关着健康,上边管得严,弄好了再做,步子太大了心急了容易扯着蛋。刘东强吹声口哨当作回应。

  永强叔给负责预制厂,刘东升一百二十个放心。另一个自家的老哥给看管养殖场,收支相对简单。加上面粉厂再做食品,刘东升是窝主分赃坐享其成。就是建筑公司弄不成个大活儿,始终提不起他的精气神儿。只等着陶卫国免费的午餐,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穿着干净的衣服,在高级饭店,铁佛村书记程耀旗,终于和市里的部门领导坐到了一起。陶卫国开门见山,说是要在选中的那二百亩地块儿上植树造林,年租金按市场行情,请程耀旗协调好村民。至于乡里(已与工业园合二为一)和区里自不用操心,自己会办妥。事成,肯定会感谢书记老兄。

  村民把集体土地租出去,不用春种秋收收入也不少,自然没什么大的障碍。很快,程耀旗代表村委会,和陶卫国安排的一个朋友签定了二十年的租地协议。当然,程耀旗也享受到了公权力带来的大好处,心里再次庆幸,自己费尽心思地弄到这把宝座是多么多么地英明。

  亚细亚的项目,不知为什么,最终本市的大建筑公司市建和区建一个都没有进入。

  三十层的宾馆酒店由中国建筑公司某局承建,那时高层建筑施工还只有中建公司有这个能力。十二层的写字楼由外市的那家县建筑公司承建。刘东升的天利建筑公司,给了六层的家电商场,对此他已经心满意足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不管另外两家建筑公司如何,刘东升私下里给陶卫国陶总,做了结算额五个点佣金的承诺。心里且盼快点儿开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