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太阳能坠楼砸车(2003)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054 2020.01.24 10:53

  人心都是肉长的,拍拍自己的脑袋,程木滨在季中正的求饶面前终是有了些心软。

  可是刑事案件不同于民事案件,报不报案在你,案子撤销就不完全由你说了算了。程木滨让公司的律师联系到公安部门,公安部门说已经正式立案并进入到了刑侦阶段,案件撤销要有充足的理由,同时又不能让危害社会的罪犯逃脱应有的惩罚,不是小孩儿过家家。

  非不为也,实不能也。程木滨打电话三五两句告知了季中正,让他自己另想办法。

  年底统计,二零零二年方程公司销售回款额两亿两千两百多万元。总算完成了经营目标,也终于突破了两亿元关口。但人工费差旅费提高,广告费投入增多,今年的利润率下降不少,年度利润额两千四百万元。总资产过了九千万,离一个亿还差不到一千万。

  焦冬余副总制定二零零三年的营销目标为三个亿。五十多名公司主管和业务负责人参加的经营研讨会上,大家对着屏幕上的幻灯片热烈地讨论着。虽然没有过多地插嘴,但坐在一边的程木滨心里比每个人都激动。平静的外表下,他的脑海里闪现的,是二零零三年三十八岁的他,将会成为亿万富翁。

  拥有亿元财富,在佛城区或许还不是属一属二的。最起码在工业园在整个北郊,算得上了首富。至于在铁佛村,他早成了传奇般的存在。从今年开始,他给铁佛寺奉上的香火钱由一万变成了三万。铁佛菩萨和烈祖烈宗保佑吧,我们程家可以光宗耀祖了。

  确定了新一年的经营目标,又制止了季中正的挖人挖商,满以为可以过一个舒心的春节。可是就在临近过年的前三天,传来了一条坏消息。

  东北的安东市,楼顶上被大风刮下来的一台方程太阳能,砸坏了小区楼下停着的一辆宝马车,由于太阳能热水机冲击力大,在宝马车上弹起,又翻到了旁边的另一辆大众车上。

  安东代理商刚做了三个月,钱还没赚到就出了这种事故,只好向公司总部求援。宝马和大众的两位车主也是明眼人,知道一个小代理没多少实力,就打电话过来希望公司出面解决。

  程木滨派危无畏前往安东市。大众车是辆旧车,车主同意修复被砸坏的引擎盖和前挡风玻璃。宝马是辆新车,车主刚开了还没有一个月,不想花新车的钱开辆维修过的车,希望换一辆新车。危无畏不同意,提出可以在4S店按最贵的部件更换维修,另外再赔偿一定数额的误工费,车主又不同意。

  几次商谈没结果,就快到了大年三十。危无畏乘坐最后一班火车,倒车赶回铁佛城过年。

  年初三,程木滨叫来司机,带着妻子儿女一家人,去二十一里地外娘的家里拜年。

  虹叶是年前回的家里。头一天娘俩还算客客气气,第二天就被老娘催起了婚事。老太太下了命令,说今年是她在家里过的最后一个年了,一年内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虹叶和老娘嘻嘻哈哈打马虎眼。

  儿子儿媳的到来,老太太又找到了主心骨儿。她把郜风茹叫到一边,让儿媳上上心,快点给小姑子找个人家嫁出去。其实也不用婆婆交待,郜风茹一直惦记着虹叶的终身大事。看着婆婆这般着急,就满口许诺包在自己身上。

  爷爷奶奶和孙子孙女玩了一大天,临傍晚时程木滨一家人才动身回家。

  晚上,郜风茹问程木滨去哪里给虹叶找个合适的人家。人虽长得标志,但年龄大、学历高,是在企业里找好呢还是找个公务员,或在我们教育口儿上找个老师,还真不好掂对。程木滨却是不言语,他想起那年在甘肃金城的山上遇到野鹫,巴波把虹叶遮在身下虹叶搂住巴波的情景。不便和媳妇儿多说什么,就让她有空儿和妹妹交流一下,探探虹叶的口风。

  正月十五刚过,安东代理商就发来了传真。《安东晚报》刊登了篇新闻:《大风刮下太阳能,砸坏楼下宝马大众》,有图有真相全城皆知。宝马车主大过年的没有车开,厂家也不给个明确答复,憋了一大肚子气,就找记者发布了“新车被砸,厂家不重视不解决”的消息。

  好在宝马车主口下留情,并没有点名方程太阳能。其意在施压,督促快一点儿解决。

  但是,报纸新闻很快出现了负面效应。安东市的其它太阳能代理商抓到了方程的把柄,拿着那张晚报放在了店里,以此向顾客证明方程太阳能的不可靠。顾客不傻,对所有的太阳能都产生了疑虑,结果,安东的太阳能代理商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安东方程代理商一天一个电话催,事情不解决,自己的生意就没法子做下去。程木滨和焦副总、小危紧急商量,既然根子在方程太阳能的安装不牢靠,为了不把事情扩大,只好答应车主要求。当下,危无畏火速乘车赶往安东。

  今年过年事情多一些,程木滨暂时没有给上海的齐博士打电话,齐博士却打了过来。

  看到齐博士的手机号,长长地松了口气,看来老师自由了。果然,齐博士来电告诉他,自己在春节前被放了出来。贪污也好,税务也好,一年都没有查出问题来,公安无罪释放。单位研究所也没有给什么说法儿,就说是恢复工作。自己也不想和单位做过多的纠缠,只想养好膝盖关节炎的病,好早一天上班,重新把太阳能工厂运转起来。

  因为看守所的条件不太好,齐博士原先的关节炎加重,膝盖红肿走路疼痛。程木滨劝老师安心养病,身体恢复后做做科研也好。但是,齐大庆口口声声说要再把太阳能工厂做起来。

  自己干太阳能是为了挣钱,齐博士受到这么样的无端打击,还要这么拼劲儿地干,干好了自己的收入也没有多少,程木滨实在有些想不通。事实上,天天被裹挟在忙忙碌碌的工作中,他也没有时间多想人家齐博士的事儿。

  毕竟在平和县政府工作过,又是土生土长的平和人,季中正很快找到了县政府的主要领导,请求帮忙疏通佛城区公安的关系。传统农业县,没什么像样的工业企业,县里对季中正的太阳能厂寄托了希望,全力帮着协调游说。佛城公安终于答应,只要有方程公司的谅解书,就可以酌情处理。

  危无畏处理完安东被砸车辆赔偿的事,返回了铁佛市。本想太阳能坠落事件就此告一段落,结果回来第三天,又收到了安东代理商的多份传真。《安东晚报》及安东所在省的很多媒体和网络,出现了同一篇名为《太阳能与建筑不配套,安装有风险》的文章。

  危无畏把这些传真呈送给焦冬余副总,焦冬余有家电业从业和市场竞争的经验,很快看出了端倪。这篇稿子并不是社会群众有感而发,而是有人在就太阳能砸车事件做文章,而且是针对整个太阳能热水机行业。写好稿件后找多家媒体群发,目的在于打击太阳能热水机。

  果不出焦冬余所料,狡猾的兔子没几天就露出了尾巴。相同的媒体上,甚至和那篇稿件同样的位置或版面上,出现了电热水器的科普文章。不难看出,这是一个有实力的电热水器厂家,针对砸车事件所采取的一次借势打压太阳能的公关行为。

  一报还一报。当初太阳能热水机面市的时候,很多厂家就是靠打击电热水器打开市场的。太阳能和电热水器都是居家的洗浴设备,太阳能厂家给出的理由是太阳能安全,电热器有电死人的事故发生。太阳能节能环保,一次投资终生受益,相比电热水器买的时候是稍微贵了点儿,但使用起来再也不用花费,有太阳就能用,而电热水器永远都在花电费。这次太阳能没争气,掉下来砸了车,总算让电热水器厂家找到了发泄口。

  太阳能坠楼砸坏宝马,结束了程木滨坐面包车的历史。之前,多少人劝他为了公司的脸面买辆好车,他都充耳不闻。这次给人家赔了辆新宝马,被砸了的宝马修好后成了他的座驾。

  季中正再次在一个晚上来到方程厂,把贪污的回扣款一分不差地放到了程木滨办公桌上,请求老东家原谅。阻碍季中正恶性竞争挖墙角的目的达到,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方程公司出具了“关于季中正索要回扣款的谅解书”。

  半年以来,季中正因为贪污被方程诉告的消息早已在代理商间飞传,很少有人愿意代理一个没诚信的老板的产品。被诉讼的事还没有完全结束,太阳能工厂却因为销售了了几近停产。面对没有转机的市场,季中正产生了把工厂卖掉的念头。

  安东代理商直接绕过危无畏,给焦东余副总发手机短信,告知说安东市有关部门要限制安装太阳能,请公司想办法阻止。焦东余说笑给老板程木滨听,完全没当回事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