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开造太阳能(1993)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40 2019.07.15 09:50

  这几年每次回到铁佛市,程木滨都行色匆匆,顾不上也没心思看这个小城的变化。这次回来不同了,他决心在家乡创业了,所以一出火车站就格外认真地东瞅西看。

  在上海时他和那个叶老板学过一句话,叫“做熟不做生”,不仅是指做熟悉的行业做熟人的生意,也是说在熟悉的地方做事情更容易做好。铁佛城是自己出生成长的地儿,倘若有一天生意能够枝繁叶茂,那只有在这里才有最大的可能。

  街上的树木光秃秃的,北方的冬日寒风呼号。

  难比大上海的繁华,但铁佛城上下火车的人和路上的行人,明显地比往年多了起来。站前扒掉了些破旧房子,修成了一个大的广场,出得站来敞敞亮亮。城里原先坑坑洼洼的煤灰路,不仅变成了平坦的柏油路,而且也加宽了不少。一些平房消失不见了,一些五六层左右的红砖居民楼,接不远就会冒出一幢或几幢来。

  毕业工作的大中专学生越来越多,也有农村富户儿以上万块钱给孩子“买户口农转非”进城,铁佛城的居民人数增加了许多,城际边界也大幅向外扩展。程木滨心里盘算着,单是本城的人家都用上我造的太阳能热水机,挣十万块钱也不止了,一时间仿佛百万梦想已不遥远。

  路上车水马龙,每条街上都出现了路边店,城市也热闹了。过去铁佛村离城里五里路,现在看来也就是三里多远了,坐上公交车,感觉出城回家一下子近了许多。

  在村口儿下了公交车,一路和村里人打着招呼进了自家院子。六岁的儿子怯生生地看着他,不敢说话。程木滨把包儿放在儿子面前,儿子呆了片刻,试探着抓起包儿,扭头坐在院子地上翻看起来。进屋儿,岳母师娘正在炕上续棉絮做棉袄。天近黑时,沈香秀才从外边回来。

  出门饺子进家面。当晚,师娘给他做了手擀面。

  出门千般苦在家时时甜,程木滨吃得肚里热呼心里舒坦,连喝三大碗,被不再陌生的儿子说爸爸大脑袋真能装饭,像个大饭桶。程木滨笑喷了饭,老太太像听懂了似的也跟着笑,一家人其乐融融。

  夜里问香秀又去城里了这么晚才回来?沈香秀白了程木滨一眼说你也要和娘一样管着我吗?本是关心,却是热嘴唇亲了个冷屁股蛋儿。猴儿急的拽过来媳妇儿,无奈剃头挑子一头热,温存得勉勉强强。纳闷儿沈香秀的冷淡,耐何一路劳累未及多想倒头而睡。

  离过年还有十几天时间,程木滨不想等到过年再行动。计划着年前要把做太阳能的材料买齐,最好还能买好电焊机和剪板机。设备先买旧的,四万块钱家底儿得省着用。

  跑到城乡交集处的堤岸大道市集上,转了两圈儿也没有看到有卖旧焊机的。在工具区打听,身旁有个自报姓何的小伙子说他那里有。

  把他领到了城边的工具厂,进到停产的车间一看,果然有好多电焊机,连剪板机都有。真是好运气,天助我也。高兴得也没有过多地讨价还价,双方商定第二天在家里货到付款。

  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等了一天直到日落西山也没看到个人影。晚上八点多听到门外声音嘈杂,隔着门缝去看,见小何拉着设备的机动三轮车被人拦在了巷口。五十岁左右的拦路人说你偷卖公家东西,这是违法犯罪你知道吗你?

  小何对拦路人说,叔啊厂里都欠我半年工资了,你让我喝西北风啊?拦路人说我不能让厂子败在我手里,等市场行情好了,我们会重新开工的。

  小何说叔啊你就是个官儿迷,个体户的东西那么便宜,别指望工具厂起死回生当你的厂长了。人家老厂长调到效益好的工厂,书记调到二轻局,才让你个管质检的科长当个留守厂长。效益好的时候你干了十几年科长,也没熬成个厂领导。你不想想你自己,你和婶子双职工下岗还不想想出路,当这么个没人要的破厂长就鬼迷三道的当事儿了。

  两人吵一阵停一阵,最后小何还是不情愿地调转车头开走了。

  程木滨失望了一个晚上。天亮出门,却看到小何开着三轮车正等在门口,对程木滨说昨天出了点儿问题不好意思。程木滨说昨晚上我看到了也、也听到了,这俩物件儿我、我不敢要了。小何说如果出事儿我担着,我再少要两百块钱还不成?

  一方面急于要那两件儿设备,另一方面又有些担心。程木滨说那可以把、把东西卸下来,给你一半的钱,得让你那个厂长来、来一趟,我才给你剩、剩下的钱。

  两天,眼瞅着电焊机和剪板机,程木滨上看下看左摸右摸,手再痒也忍着没有动。两天后,小何果然带着厂长来了。厂长递给程木滨一张名片,问了问他的用途,什么没再说就走了。

  程木滨有了厂长的名片也就放心了许多,问小何如何在两天内搞定了厂长?

  小何说还是钱好使,我拿了些钱送叔叔家里去了,去时叔叔和婶子正因为孩子没钱交新学期书费吵架呢。叔叔一时半会儿还没找到挣钱的路子,婶子找了份儿扫街的工作,却放不下脸面不好意思去做。拿去的钱解决了孩子的书费,叔叔犹豫着也就默许了。

  从小到大就仰望着城里人的生活,程木滨没想到城里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很快买来了白铁皮和角铁,又去买辅件儿辅料。骑着自行车边骑边想还有什么没有买,想着想着,就撞上了前面停着的一辆大货车。车倒人翻,头上撞出了血口子,倒在了地上。

  被货车司机拉到医院缝了五针,司机掏出一百块钱要给他。程木滨说大哥你替我出、出医药费了,不、不能再要你的钱了。感动的司机连说兄弟好心。怕家人担心没有住院,当晚还是回到了家里。沈香秀说怕儿子碰到男人的头,拉着儿子去娘屋里睡,让他好好休息。

  程木滨忍着痛画了多半夜的太阳能图样儿。

  年二十九伤口拆了线,沈香秀叫着程木滨去刘东升家送棉袄。刘东升、他媳妇儿秦翠花和他闺女一人一件儿,外带还有孩子的一双虎头小棉鞋。刘东升谢谢师娘谢谢香秀。程木滨比刘东升大八个月,刘东升再叫师妹感觉别扭,喊嫂子根本叫不出口,干脆一句香秀带过。

  沈香秀先自回家,程木滨刘东升两人聊到半夜。一个略有矜持阔谈太阳能厂,一个口无遮拦吹牛不上税大讲建筑公司和贩粮贩木材。

  年三十,程木滨在西偏房里,对着两个心爱的铁疙瘩机器敲敲打打。晚上吃了饭也不熬岁,仍回到偏房车铣磨焊,一口气儿干到天蒙蒙亮村子里过年的鞭炮声响起。

  寒冷的小破屋儿四处通风透气,初一初二程木滨叮叮当当干得热火朝天。夜里,沈香秀过来说干会儿早睡吧。第二天早上起床却看到程木滨还在干,端来了饺子放在男人跟前。中午串门回来,看到饺子下了一半,程木滨还在低头琢磨他的宝贝图纸。

  初三起走亲戚拜年。和沈香秀带着孩子,赶去二十一里地外去给娘拜年,再带上妹妹虹叶一起去舅舅家。妹妹正在北京中国政法大学上大二,临分手塞给妹妹三百块钱和三十斤全国粮票,鼓励她好好读书毕业找份儿好工作。妹妹没接粮票,说学校食堂已经不收粮票了。

  初四开始程木滨不食过年的肉味儿,黑白地闷在西偏房里。

  工具厂的厂长也就是小何叔叔何成建来了,说是没事儿过来溜达溜达。

  又过一天,何厂长带来了些工具厂没开包的焊条,程木滨正愁年节没处去买,就表示感谢并付了费用。来的次数多了熟识了,有一次何成建瞅准程木滨去茅厕的机会,用相机偷偷拍了太阳能的图纸。沈香秀路过隔窗望见,晚上告诉了男人,程木滨全没当回事儿。

  十几个通宵几十次返工,依着图纸,用曾经干铁匠还带着茧子的双手,等到快要出去正月的时候,终于造出了自己的第一台太阳能热水机。

  太阳能造出来,松了一口气的程木滨倒下去,感冒发烧厉害的下不了炕,夜里瞪着直眼,叫爹叫奶奶地说胡话。说爹啊奶奶啊,茅匠家里屋顶上漏,漆匠家柜子不刷油,木匠家没得好桌凳,铁匠家里刀生锈,瓦匠睡在破窑头。我不当铁匠我要开厂了,要开咱村儿的头一个工厂了。怕儿子看到爸爸的样子吓着,沈香秀把儿子辇到姥姥屋里玩耍。

  吃药输液五六天,才总算见轻能喝点儿汤饭。喝了汤饭有了点气力,溜下了炕,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院子里看他心爱的太阳能。左看右看转圈儿看,前摸后摸爱不释手。

  好容易经过十里洋场五六年熏出来的洋气,这一做太阳能,没几天就让他返朴归真了,加之病得虚脱,沈香秀笑话说又成土了吧唧的庄稼汉了。倒是刘东升有自知之明,来看望程木滨时,说木滨埋土里三天三夜扒出来,也要比自己洋气。

  卖给谁?怎么去卖?看着那台费心巴力绞尽脑汁儿做出来的太阳能,一连几天,程木滨又手足无措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