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铁佛城首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明月湖”进退两难

铁佛城首富 登所未及 3161 2019.12.11 10:13

  丰总一次次地质问才董,质问他到底把那四千万弄哪儿去了。

  才董编不了瞎话但也说不得实话,支支吾吾。逼急了,也拍桌子瞪眼充牛气:我这么大项目哪里不用钱,你这区区几千万扔到海里也没响声。

  丰总说你没有金钢攥揽什么磁器活儿?简直就是招摇撞骗,你倒是开工让我看看?

  被伤了自尊心,才董立马儿黑青了脸:咱们有合同,我骗你个老娃子!

  一个文书生心急如火,一个武军人铁嘴钢牙。酒巴里吵一阵,让服务员和客人们瞧热闹儿。工地上儿吵一阵,让明月湖和建筑公司的人围观。大海边吵一阵,海浪拍岸为他们奏乐。一天从早吵到晚,两人见面无它。

  隔几天,丰总手下还是打听到了才董在澳门赌场赌输了钱。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丰总带着律师,经过两天一夜的谈判,才董终于屈服认头。为了赌场输钱不被曝光,为了不被起诉而名誉扫地,及避免更为严重的法律制裁,无款可赔的才董不得不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答应“割地求和”,把整个明月湖项目抵给丰总的公司。

  这家来自北京著名大学的校办公司,没有办法的办法,用四千一百万元买来一个别墅区项目的所有权。按着事先的商定,丰总公司再给才董一百万。虽然代价有点大,但理论上算,明月湖小区还是有不菲的经济效益的。丰总也是为自己解了套,被坑四千万好说不好听。

  办完各种手续,丰总成为深珠明月湖别墅公司的法人代表和总经理,带领团队进入售楼办公区办公。苏总仍为工地甲方代表和日常主管,但职务调整为副总。丰总原公司再次为明月湖投入两千万,丰总要求建筑公司开工,不过每次的预拨款由两百万下降到了一百万。

  只要吃了草,马儿就会跑。有了钱,开工钱,买材料,刘东升加速施工作业。

  丰总的计划,是在投入两千万的施工过程中,通过预售的方式融资再投入,形成良性的循环。可是很快发现事与愿违天不遂己,那位才董留下的手续和资质,很不齐全。

  心情刚刚平静了一星期,丰总就又焦虑起来。

  之前明月湖的建设也好预售也好,一脚在海里一脚在岸上都是半非法,连土地出让手续都还没有办。军人出身关系通达的民营老板才董,可以钻头不顾腚地野蛮推进。而对学院出身人生地不熟的国有公司丰总来说,却不敢这样游移在法规的边缘。就拿销售许可证来讲,是才董通过关系在省里相关部门直接批办的,而不是深珠市的批文。充其量不算是骗子,但严格追究起来,在深珠市不能被认可。校办公司不仅是经营的问题,还要顾及学校的影响力。

  才董请苏总和刘东升吃饭。高高瘦瘦的老才一脸憔悴,感谢苏总感谢刘东升的合作,希望两人继续在明月湖干下去,把这个“列国别墅园”建成。失意归失意,才董对倾注了心血的明月湖还是有感情的。如同媳妇儿带了孩子改嫁而去,孩子还是自己的,流着自己的血脉。

  刘东升给才董敬酒,也不敢多说话,只请他保重身体,劝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现在的局面不是大家想看到的,起始能够来明月湖施工是有才董一份情的。十年前在深圳挣钱,也是老才建筑公司的工地儿。虽然才董高高在上自己和他接触不多,但心里头早把人家看作了恩人贵人,连媳妇儿都是在帮才董家装修时忽悠来的呢。

  才董说小刘啊还是叫表叔吧,听着亲切。太太娘家人不待见我,现在老天扒地的太太也不理。先前在明月湖时好些人蜂一样嗡嗡地围着我,眼眼前儿都躲的远远的怕我借钱似的。

  一口喝掉杯中的二两白酒,才董说小苏小刘你们记着,今年是新中国成立五十周年,我和新中国同龄,别看我五十岁了,老才不会这么稀里马哈地活下去,咱们五年后见。

  老才和合作多年的苏总拥抱,泪珠从眼睛里滚落,苏总也忍不住红了眼圈儿。和刘东升握手,老才竟然伸出双手。四目相对,像是寄托也似拜托,说小刘啊你盖的房子就是你的孩子,不管投资人怎么换,你也要把房子盖好盖完。才董欲言又止意犹未尽。

  从没有被才董这么重视过,刘东升不由生出一份儿豪情来。应声应得铿锵,点头点得郑重。心里头想着天利公司要把明月湖从头儿到尾地干好,说不定哪天才董卷土重来就回来了。一丝怪异的念头,天马行空地在刘东升脑海中飞快地掠过。

  老才飘然离去。老才出国了,带着一百万。

  方预算员的预算做得精细,刘东升隔三差五地就走进富丽堂皇的售楼处办公室,请求明月湖公司拨款。当两百个别墅楼群的底坐儿在大海边突兀而起的时侯,两千万也用完了。

  在深珠市消失一周,丰总回北京的学校又游说来一千六百万。上级领导告诉丰总,这是最后的支持了。丰总回到深珠,一方面一千六百万精打细算掰着手指头地用,另一方面放出风去接纳投资。像当初的才董一样,开始和四处的投资人走马灯似的接洽。

  明月湖的别墅三层居多,最高不过四层,施工没什么技术难度。资金不足,工期进度就没什么要求。秦铁柱辞掉了一些建筑队,只用天利公司自己的人作业也完全可以。刘东升一时轻闲无事,就跑去市里的周周足疗屋消遣。

  去的次数多了,和足疗屋的主人那个二十岁的江西姑娘纪艳艳不再生分。每次点技师就只点纪艳艳,如果上工就等着纪也不用他人。足疗屋用的沿街一家居民屋一厅三室,把客厅的窗户改造成面街的大门,店里四个人,老板纪艳艳身兼技师。

  离家久矣心乱意燥,酒到微熏迷虫上脑,刘东升开始动手动脚。许是习惯了咸猪手,小纪只是躲躲闪闪,刘东升得寸进尺,乘纪艳艳不备,一把把人家拉在了自己身上用力抱住。

  被逼急的小纪双手掐住了刘东升的脖子,把握不住力度,把侵犯者掐的几近白眼。

  刘东升喉咙里“咯”了一下,双手垂下全身松软下来。一时吓坏了纪艳艳,起身站起来双手使劲儿地摇晃刘东升的双肩,嘴里不住地叫喊着刘大哥刘大哥。过了会儿刘东升睁开眼,嘴角动了动,说别害怕我还活着,你这是把我往死里整啊。

  小纪喘着粗气说刘大哥你可吓死我了,对不起对不起。纪艳艳可怜巴巴地两个对不起,让刘东升心里泛起了羞愧。再想想人就是两条腿的动物,又瞬间了然。

  在新投入的一千六百万又要用完的时候,丰总还是没有找来钱。才董谈不拢投资者是舍不得股份,丰总确定不了战略合作是谨慎。明月湖工地儿再次停工,刘东升进退两难。

  离开就是半途而废,回铁佛市好没面子。在这里呆下去,一百多号人天天人吃马嚼都是费用。傻了吧叽地往好处想,说不准哪一天丰总融来充足的资金,就可以再次开工。刘东升给工人们放假,有基本工资保障。工人们有的回家探亲,有的结伙儿去深圳游玩儿。

  刘东升也借这个机会回到铁佛市,去看望翠花和孩子,特别是胖嘟嘟的小儿子,长得和他简直一个模子刻的,让他想得不得了。而儿子见了他居然能够记起,也是撒欢儿得不行。

  丰总的大学在全国响当当世界上有名号,有天然的公信力影响力,又加上丰总使尽浑身解数,终于贷下来一千三百万。虽然利息有些高,但相对于项目的效益来讲还是九牛一毛的。

  再次拨款开工后,有了施工场面做衬托,丰总快速重建销售团队准备售楼。深珠市的销售许可证正在办理过程中,事情逼到这种地步,丰总这位曾经堂堂大学的堂堂老师,也不得不做些出格违规之事,先上车后买票,启动销售。

  无独有偶,在这笔一千三百万贷款资金之后,丰总又融到了一大笔三千万的资金,明月湖项目确实诱人。资金来源于北方一家大企业在深圳设立的公司,和上笔资金不同的是,这笔钱是以参股的方式获得。资金一时富裕,丰总开始办理土地出让之事。

  尽管好多部门好多面孔需要打理,但这个项目是在省里主要领导的指示下启动的,所以没有哪个部门哪个人敢在手续上设置大障碍。最多是在原则问题上,以公事公办的名义耽误点时间,一顿酒宴几瓶茅台就可解决了事。不久取得土地出让手续,有了合法的身份。每平二百五十元,计需缴纳三千三百多万元土地出让费。在丰总的交涉下,政府答应可以分五年还清,头一年支付两千万,余款分四年均缴。

  好事成双,深珠市的销售许可证也办了下来。

  一切都向着预想的方向进行,只要别墅卖出去,卖别墅的钱源源不断的进账,明月湖项目虽好事多磨但也堪称完美。丰总集中精力把心思放在了房子销售上。且等卖完房子完成这个项目,丰总会马上向学校申请调回北京去,他一天也不想在南方呆了。天太他妈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