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一号悬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考试

一号悬疑 一号苏阳 2225 2019.10.25 15:48

  李刚快速翻动着日记,跳过了两篇,找到了自己要找的内容,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萧然你好,我是王辉,我喜欢你,希望你能做我的女朋友。”

  这是第三个纸条上的内容,很直接,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样才对嘛,我在心里嘀咕,终于碰上个心神正常的追求者。

  那天他递给我纸条的时候,表情羞涩,脸胀的通红,别提多可爱了,可是可爱归可爱,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写了个纸条回给了他,我说很抱歉我暂时不想谈恋爱,希望你早日找到女朋友。

  我没说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怕伤着他。

  这个王辉没再缠着我了,只是有时候我会和他偶遇,图书馆的门口啦,宿舍楼下面的小商店啦,主教楼后面的狭长走道啦,偶遇的次数多了,我便怀疑他是不是跟踪我,我问过他,他说没有,只是巧合而已,好吧,巧合,他还笑着说你看咱们俩多有缘分,我哈哈一笑,并没有接他的话茬。

  “这个王辉还不错,你可以考虑考虑嘛。”

  董倩知道我写字条拒绝了王辉,在我旁边嘀咕。

  “哪里不错了?”

  “家庭条件不错啊,你看他那一身的名牌,这还看不出来吗?”

  “我找男朋友又不是找名牌。”

  “他还经常去那个椭圆形建筑里吃饭,咱们班里的同学可都吃不起的呀。”

  我嘿嘿一笑,

  “怎么,你也想去吃啊,那你去追他呀,要不我帮你说说。”

  “行,你帮我说说,那我可就要嫁入豪门了,你到时候可别后悔啊,哈哈哈!”

  “哈哈,还嫁入豪门,你那小脑瓜一天到晚都在想啥。”

  “想着能嫁个有钱人,就不愁吃穿了呀。”

  “你可真现实。”

  “这社会,不现实不行啊。”董倩拉长了音调,惆怅的一塌糊涂。

  “哎我是说真的,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帮你说说。”

  “那就帮我说说吧。”

  于是昨天,我再写了个字条给王辉,我说我的好姐妹董倩对你有意思,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没想到王辉接到字条后,刚看完,就把字条摔在了地上,他大声对我说,

  “你是在侮辱我!”

  我说我哪里侮辱你了,我给你介绍女朋友呢。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假惺惺的怜悯!”

  他暴躁的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拳头,就从我面前消失了。

  我回到宿舍,对董倩说,这人有毛病,说我在侮辱他。

  “看来还是我魅力不够啊,勾不到他的魂儿啊。”董倩可惜的说,随即她又说道,

  “没关系啦,慢慢来,一见钟情的少,细水长流,日久生情才能来的深,不过还是谢谢你啦,那么麻烦为我传话。”

  “你别谢我了,你要是真喜欢,就去追啊,女追男隔层纱,很容易的。”

  “呵呵,很容易的,不会是你的经验之谈吧?”

  “但愿并非如此。”我笑着回答她。

  这一篇日记看完,李刚知道了王辉也曾经努力过,他不单单是暗恋,在很早的那个二零零六年的冬天,他塞给萧然一个纸条,却被后者断然拒绝,从此,他便在单相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一直到了现在,还是对萧然念念不忘,还是要为萧然讨回公道。

  这公道,或许就藏在眼前的日记里,李刚翻动着笔记本,泛黄的纸张在台灯下显得更加苍老,仿佛老年人的皮肤一样,他翻看着一页又一页,寻找有关刘明的信息,却看到一篇难以置信的日记。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

  和刘明成为朋友是因为考试,第一学期的考试就要到来。

  从我认识不多的学长,学姐,以及老师的口中得知,别看大学里很松散,考试不及格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先是补考,补考不过得重修,重修再不过,那就得毕业前重考,总之你考不过,就不会放过你。

  新开的几门课程都不是很难,但有关生物科学方面的一些理论真的很抽象,我死活理解不了。

  有好几次的周三下午,我拿着书去教研室,老师们说好了每周这时间答疑,可去了几次都没见着人,问值班的老师,就说有事儿出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

  出来正好碰见一学姐,她看我的样子就笑了,说,别等了,咱学校的老师都忙着做各自的生意呢,哪有时间给你指导。

  说完这美丽的学姐扬长而去,留下我一个人怅然失神,那我该怎么办,我还有那么多理解不了的东西怎么办?

  我试着和本宿舍的姐妹沟通,她们也都学的一知半解,女孩子学理工类东西,本就比较困难,有时候她们给我讲着讲着自己就绕进去了,我也只能认为,她们是不懂装懂,考试想蒙混过关罢了。

  我可不想蒙混过关,到目前为止,班里头学的最好的应该是刘明了。

  这人虽然有些诡异,不苟言笑,很少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前段时间还跟踪我,老是躲在背后偷偷看我。可是,每次在课堂上,回答老师问题的是他,问问题的也是他,大家都认为他是只会学习的书呆子。

  临近考试了,找他讲题的人一波一波的,班长也在此行列,他大概都忘了一个星期以前和这呆子发生的矛盾,笑容可掬,说什么麻烦兄弟了,完了请你吃饭之类虚假的话,让我觉得恶心。

  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我去问,是不是也得摆出这一副恶心的姿态,人哪,真是贱。

  前几天每到自习,我就盯着他的桌子看,满脑转的都是问题,可他桌子上问问题的同学一个接一个,很多时候三四个人一起上,围的水泄不通,而且其中不乏本班的美女,真是奶奶的,还让不让我问了。

  前天晚自习要下了,眼看着我一个问题还没解决,我苦恼的用手抓头发,感叹这世事无常,早知道我先应了他,能给我讲题也不错。

  随即立刻为自己这样的想法感到羞耻。

  正当我收拾书包,萎靡不振的要离开的时候。

  刘明走过来,悄无声息的在我桌子上放下一纸条,转身回去继续给其他人讲题。那身形诡异的,与鬼魂无异,一教室的人竟然都没发现他做了什么。

  我抓起纸条,愤愤然盯了他的座位一眼,背上书包离开自习室。

  回到宿舍,打开那纸条,和上次相同的笔迹,不过言语正常了很多:

  “我知道你不懂的很多,也很想和你讲,可是,你也看到了,一到自习我都快被烦死了,上课呢你又不愿意坐我身边,这样吧,明早五点,我在A202教室等你,起早点,能给你多讲点,就给你多讲点。刘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