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一号悬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复活

一号悬疑 一号苏阳 2309 2019.11.06 18:13

  李刚和王辉将棺材盖盖了起来,将挖出来的土又填了回去。

  “接下来怎么办?警察那边又帮不了咱们,咱们怎么为萧然讨回公道?”王辉问。

  “我也不知道,那天赵警官说,除非刘明亲自承认他把萧然从顶楼推了下去,否则没有办法的。”

  “这孙子能承认才见鬼了。”

  “那就没办法了,关键是现在的萧然不对劲,她就好像刘明手里的一颗棋子,对刘明言听计从,不知道刘明对她做了什么,还有,她为什么要在夜总会上班,这些都是迷。”

  “是啊,刘明让萧然绑架你儿子,萧然就做了,丝毫不在乎是不是违法。”

  “好了,今天也晚了,咱们都回家吧,改天再想办法。”

  李刚想起刘明的话,叫他忘了看到的一切,叫他忘了萧然,还说萧然现在是他的。

  或许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忘了萧然,李刚有自己的家庭,忘掉萧然对他的家庭有好处,或许刘明是对的,李刚本就不应该插手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是想起萧然的墓地,想起萧然空空荡荡的棺材,李刚心里就骤然抽紧了,他去了将近十年的墓地,他对着说了那么多话的墓碑,里面竟然是空的!

  一想起这个李刚就浑身的不舒服,仿佛遭人玩弄了一般。

  那个玩弄他的人,就是刘明,他现在还将萧然玩弄于鼓掌之间。

  当天晚上李刚回到家中,方丽一直在等他,

  “怎么回来这么晚,国安局怎么说?”

  “说刘明涉嫌利用职务便利向外国机构贩卖中国人的基因组信息。”

  “那让他们抓刘明啊,找你做什么?”

  “他们想揪出幕后黑手,不想简单的打草惊蛇。”

  “你身上怎么这么多土?”方丽注意到李刚身上脏兮兮的。

  “我们去了萧然的墓地,萧然的棺材里是空的。”

  “是空的!”方丽捂上了嘴巴。

  “对。”

  “尸体被人偷走了?”

  “对,应该是偷走好多年了。我这么些年一直去扫墓,谁知道里头竟然是空的,白白纪念了这么多年。”

  “那是你的心意,空不空的都无所谓。”方丽安慰李刚。

  “今天晚了,早点睡吧,我明天想找柳月红好好谈谈。”

  “柳月红就是萧然,对吧?”

  “应该是,但是她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她现在是刘明手上的一颗棋子。”

  “李刚,咱们能不能不要管这些烂遭事儿了,儿子刚被你弄回来,我可不想他再出什么差错,你能忘了萧然吗?”

  “我忘不掉。”李刚实话实说。

  “那你一定要小心,不能再让儿子陷入危险当中了!”

  “我知道。”

  隔天早上,李刚匆匆吃了早饭,就赶到了柳月红的家。

  他敲门,半天没有人应。

  柳月红晚上上班,估计是累了,可能还没起来。

  他接着敲门。

  过了快十分钟,才听到里面迷迷糊糊的声音问,

  “谁呀?大早上的敲什么门!”

  “我是李刚,有些事儿想找你谈谈!”

  李刚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薄薄的门被他敲得颤抖起来。

  “行了,别敲了!”

  柳月红打开了门,她穿着睡衣睡裤,衣服上印着HelloKitty的卡通图画,

  “是你呀,怎么,你儿子病了吗?找我做什么?我可没对你儿子做什么啊。”

  “我儿子好好的,我想找你谈谈。”

  “你想谈什么?”

  李刚进了屋子,客厅里乱糟糟的,还很冷,李刚搓了搓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

  “我是柳月红啊,怎么了?”

  “在柳月红之前呢,你有什么记忆吗?一点点记忆也行。”

  “没有。”柳月红简短的回答。

  “你为什么要去夜总会当舞女?”

  “大哥,我得生存啊,我要吃药,吃药才能活下去,那药很贵,再说了,我得自己挣钱养活自己啊!”

  “非得当舞女吗?”

  “这个来钱快,我知道你什么想法,我们跳舞的时候确实露的有点多,可观众喜欢啊,观众越喜欢,我们越有钱挣,就是这么回事。”

  “你说你要吃药,什么药?”

  “我也不清楚是什么药,从老板那买的,一瓶子好几千,只够吃一个月。”

  “你是说从刘明那买的?”

  “对,是刘明,他是我老板。”

  “你试过不吃药吗?”

  “试过,我会全身腐烂的,刘明说是什么排异反应,我也不懂,就试了一个月,再也不敢尝试了,你不是我,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李刚环顾了客厅一周,找到了热水壶,从水龙头里加了水,放在烧水器上面,他接着问柳月红,

  “你为什么称呼刘明是老板?”

  “他就是老板啊,给我提供药品的老板啊。”

  “你能不能再想想,从你有记忆的时候开始,都发生了事情?”

  柳月红想了一会儿,随后她低声说道,

  “我对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知道啊,我只记得当我的皮肤有触觉的时候,我仿佛置身于一大片粘稠的液体当中,我想睁开眼睛,可是不行,眼皮像是被人缝上了一般,我想张开嘴巴,也不行,两片嘴唇像是用胶水粘上了一般,我用鼻子呼吸,却吸进来大量的流体,这些液体钻进我的肺部,在我的肺泡当中来回的游荡,奇怪的是我并未窒息,我开始在液体里挣扎,手和脚都碰到了坚硬的壁垒,我手摸脚踢了半天,才能确认,自己是在一个长方形的容器里头,这时候有人掀开了容器上面的盖板,光线一下子就照了进来,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我能感受的到。”

  “然后呢?”

  “然后我试着坐起来,液体波动着,汹涌的溢了出去,掉在地面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我继续往起坐,终于用双手把住了冰冷的金属外沿,我坐了起来,光线照在我的嘴巴上,我的鼻子上,还有我的眼睛上,我试着张开嘴巴,一阵刺痛传来,上嘴唇和下嘴唇之间像是有千万条密密麻麻的丝线一般,我继续往开了挣脱,终于,嘴巴张开了,我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接下来是眼睛,同嘴唇一样,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刘明,他高兴的发了狂,在窄小的房间里上蹿下跳,我细细观察了一下那个房间,应该是个实验室,因为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仪器,还有烧杯,烧瓶等等玻璃器皿。”

  “接着呢?”

  “接着刘明给我拿来浴巾和衣服,他帮助我清理皮肤上的那些粘稠的液体,我问他是谁,他说他是我老板,从此以后我都要听他的,我问我是谁,他说我是柳月红,拿出我的身份证在我面前晃悠。”

  “你还有身份证?”

  “对啊。”

  柳月红拿起桌上的钱包,从里面掏出身份证,递给李刚,

  “你看看,如假包换,我就是柳月红啦,不是你们那所谓的萧然或其他什么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