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一号悬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审讯

一号悬疑 一号苏阳 2098 2019.11.07 18:00

  李刚接过来,摩挲着身份证,他看不出真假,

  “这些就是你所有的记忆吗?”

  “对呀,我记忆开始的时候就这些,在容器里,醒过来,看到刘明在实验室里发狂的高兴,兴奋,那感觉怪怪的,好像他疯过去了。”

  “你能不能再往前想想,在那个容器之前,你是谁,你都做过些什么。”

  “我试过,你以为我不想,你以为我脑袋里空空荡荡的我好受吗,我试过的,可是没用,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我是柳月红,记忆的开始就是容器,没有其他。”

  “我如果非要说你是萧然,你会相信我吗?”

  “不会。”

  “为什么?”

  “大哥,你现实一点好不好,我现在每天都要出去挣钱,我要买药,我要维持我的生命!相信你有什么用,哦,我相信你我是萧然了又能怎么样,你能给我一毛钱吗?”

  “你的父母都还在,你就没想过回去看看?也许能激发起你的记忆。”

  “父母?我之前还真没想过,还是算了吧,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不成为任何人的累赘。”

  热水器砰地一声跳到了关断的位置,热水烧好了。

  李刚拿出两个杯子,一人倒了一杯热水。

  他双手把水杯握了起来,一股暖流逐渐的传遍全身。

  “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码,之后如果能想起任何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

  “行。”

  李刚说了一串数字,柳月红在手机上输了进去,

  “我给你拨一个。”

  “好。”

  李刚的电话响起来,他把名字存成了柳月红。

  他起身告辞,柳月红并没有留他。

  “想起什么一定给我打电话!”

  “好的,我知道了。”

  李刚回电厂继续上班了,时间过去一个多月,他并未接到柳月红的电话。

  生活又恢复了往常那样,有点枯燥,有点无聊,不过这就是生活啦,波澜壮阔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经受的住的,尤其是像李刚这样有老婆有孩子的人。

  这期间他接到王辉一个电话,

  “想出办法了吗?”

  “想什么办法?”李刚问。

  “为萧然讨回公道啊!”

  “没办法,柳月红丝毫没有萧然的记忆,我们也没办法。”

  “那刘明这畜生就一直逍遥法外了?”

  “也不尽然,国安局的人一直在盯着他,我想他蹦跶不了多久了。”

  “最好让国安局抓了他。”

  “是啊,我也希望国安局能抓了他。”

  “对了,我现在每天晚上还是去夜总会看萧然跳舞,你来不来啊?”

  “你看吧,我就算了,我要上班,一天到晚挺累的,你懂的。”

  “好吧,你也有老婆孩子,不像我这样孤家寡人的,可以无牵无挂的上夜总会。”

  “是啊,我多羡慕你啊,哈哈。”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国安局的赵雷也逐渐摸清了刘明的交易代码。

  国安局的特工黑入了刘明的个人电脑,发现刘明将全城的电影院都编了号,不同的数字代表不同的电影院,而他交易的时候所发出的讯息,一组三个数字的代码,其中第一个数字代表电影院,后两个数字则是座位号,几排几座。

  刘明丝毫没有察觉,他下一次交易的时候,被国安局的行动小组抓个正着,人赃并获,还抓住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这外国人的公开身份是某大学的教授。

  赵雷摸索着手里的优盘,这是从外国人那里缴获的,是刘明在电影院里给外国人的,

  “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叛国罪?”赵雷在审讯刘明。

  “叛国罪?那是什么罪名?我做了什么?”

  “你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

  “我不知道。”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这优盘里是什么?”

  刘明不回答了,赵雷接着说,

  “这里面是中国人所特有的人类基因组信息,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就别在那装蒜了,诚实一点,或许还能为你争取到减刑。”

  “我没有害任何人。”

  “你害了全体中国人,还你没有害人,你知道,如果外国机构利用这些基因组信息,造成基因炸弹,危害有多大吗?”

  “我不知道,我没害任何人,会有人来救我的。”刘明脸上荡开奸邪的笑容。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赵雷问他。

  “不知道。”

  “这里是国安局,你犯的是间谍罪,叛国罪,还会有人救你!我告诉你,神仙也救不了你,说说吧,你的幕后还有谁,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我没有幕后。”

  “嘴硬,你先别着急,咱们去另一个审讯室,到那里,你自然什么都肯说了。”

  刘明被拖进另外一间审讯室,这审讯室里光线很黯淡,潮湿,阴冷,墙壁上星星点点的全是黑色的污渍,就像是血点子喷上去一样。

  “会有人来救我的。”刘明颤着嗓子说。

  “做梦吧你!”赵雷回应他。

  距离审讯室五十多公里的电厂,李刚终于还是接到了柳月红的电话,

  “我不知道给你打电话对不对,我只能给你打了,我认识的人也不多。”

  “没事,你说,啥事,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李刚问。

  “没有。”

  “那是怎么回事?”

  “我的药吃完了,我找不到刘明了,我的身体已经开始腐烂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给你打电话了。”

  “你就没有存药吗?”

  “没有。”

  “哪里开始腐烂了?”

  “脖子,还有脸颊。”

  “严重吗?”

  “现在还不严重,但如果一直吃不到药的话,就会越来越严重。”

  “你先别着急,给刘明打电话了吗?”

  “打了,没人接。”刘明的电话早就被国安局没收了。

  “刘明可能被抓了。”李刚想起了国安局,想起了那个五层楼的办公机构。

  “被抓了?被谁抓了?”

  “国安局。”

  “为什么要抓他?”

  “他涉嫌利用职务便利贩卖中国人的基因组信息。”

  “这样啊,你知道国安局在哪吗?”柳月红焦急的问。

  “知道。”那天去过一趟,好在那些人没给刘刚套个黑头套,他还记得路。

  “那你带我去吧,我得找到刘明,我需要药,不然我活不下去。”

  “行,你先到电厂这边来吧,我带你过去。”

  李刚给柳月红发了个定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