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一号悬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寻找

一号悬疑 一号苏阳 2266 2019.10.22 12:22

  “你知不知道萧然她根本就没死啊!”

  刘明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让李刚奇怪的是,这刘明喝多了,跟发了疯的王辉,如出一辙,一模一样。

  “她根本就没死,没死。。。。。。”

  刘明脑袋倒在桌子上,酒杯撞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碎裂开来。

  服务员赶紧来打扫,李刚一边向店老板道歉,一边叫结账,喝的差不多了,是真的差不多了,多年不见,这刘明喝起酒来不要命啊,真是让李刚震惊。

  “一共是四百五十九。”

  服务员送来单子。

  李刚结了账,

  “老板,你这有代驾吗,我们俩这都开不了车了。”

  店老板指着墙上一个二维码,

  “你扫这个,扫这个就能叫代驾。”

  李刚扶着刘明出了菜馆,外面寒风凛冽,可即便这样,也没吹醒倒在李刚怀里的刘明,他像个婴儿似的,一点不见外。

  代驾到了,李刚从刘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给了前来服务的年轻小伙。

  “您二位喝的不少哇。”

  “是啊,不然也不用叫你了哇。”

  “嘿嘿,我就是干这个的,您二位上车。”

  李刚带着刘明坐进后座。

  “咱们去哪?”代驾问。

  “哎,刘明,你家呢,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刘明模模糊糊说了个地址。

  “知道了,那地方我熟。”代驾说。

  很快车子开进一个小区,开进了地下车库,

  “咱们车位是哪个?”代驾问。

  “刘明,车位是哪个?”

  没有动静,刘明早在后座上呼呼大睡了。

  “要不你先随便停一个,我们明天再挪。”

  “好吧。”

  李刚付了代驾的钱。

  “您行不行啊,要不要我帮忙送上去?”代驾问。

  “不用了谢谢,我可以的,他不重。”

  代驾坐电梯到一层就下去了,李刚和刘明接着上,

  “刘明,几层啊?”

  李刚晃着刘明,后者终于半睡半醒间说了楼层,并且说了门牌号。

  “你说你,怎么这么能喝,咱们老同学多久不见面,好好聊聊就完了嘛,你这种喝法,是要出问题的。”

  “我也是高兴嘛,你是萧然的男朋友,我高兴!”

  疯话,我是萧然男朋友,你高兴什么啊,李刚心里思忖着,并未说出来。

  刘明拿出钥匙要开门,半天都插不进钥匙孔,李刚接过来,一把开了门。

  两室一厅的房子,一个人住有点大了。

  李刚把刘明扶进了卧室,他给他脱了鞋,让他躺在床上,并且扯了被子给他盖上。

  不一会儿了,刘明就进入梦乡了,呼噜声此起彼伏的。

  李刚这才闲下来,仔细转了转刘明的房子,两室一厅,其中一个卧室被刘明改成书房了,书房里放了个大书架,上面全是书。如果要找萧然的日记,是不是应该先从书房里开始找。

  李刚先进了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他现在需要清醒,喝了那么多,不晕才怪呢。

  “刘明,,,,,,刘明。。。。。。”

  他试探性的叫了两声,卧室里只传出来呼噜声。

  李刚轻手轻脚的来到书房,从书架上方开始,一层一层找了起来。

  书架上多是一些生命科学类的书,专业性还挺强,好几本都是国外的原版著作,李刚一边找,一边感叹,这刘明是学的真好,要论学霸,他是当仁不让的学霸。

  找了一圈下来,书架上的书都翻遍了,没有。

  李刚转念一想,如果真像王辉所说的,萧然的日记是罪证,那刘明应该藏起来才对,不可能就那么明目张胆的放在书架上。

  得从其他地方找,从隐蔽的地方找。

  李刚来到客厅,电视柜下面的小隔间,茶几下的抽屉,甚至暖气片的背后,间隔里,他都找了个遍。

  还是没有。

  或许,刘明早就一把火烧掉了呢,否则,如果他家里真藏着,今天晚上能放开了这么喝酒吗?李刚这么想着,自己笑了起来,王辉这个疯子,他说有就有哇,他还说萧然没死呢,在夜总会拉着柳月红说了半天的疯话呢。

  李刚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水!水!”

  卧室里传来刘明的声音。

  这小子渴了。

  李刚从茶几上拿了个杯子,从饮水机里接了半杯热水半杯凉水,给刘明送了进去。

  “来,喝水。”

  他一把扶起刘明的背部,把水杯往他嘴边送。

  刘明咕咚喝了两口,他眼神迷离,却一刻不停的盯着李刚的脸,

  “你知不知道萧然就没死啊,萧然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李刚想起夜总会的柳月红,像吗,是真像,可并不是啊。

  另外,这刘明怎么会说和王辉一样的疯话,难道,刘明也知道什么情况吗?

  “萧然已经死了,不管她在你心目中是多么完美的女性,她已经不在了,你要节哀,懂吗?”

  “她没死,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白做一场她的男朋友了,哈哈哈哈哈哈!”

  又是与王辉一模一样的疯话。

  这两个人像是中邪了一样,李刚想起了降头这个词,是从港台电影里看来的,一个人如果被下了降头,就会胡言乱语,生活不能自理,发疯癫狂直到死为止。

  你白做了一场她的男朋友!

  刘明已经继续睡去了,可他的话语,像是魔咒一样萦绕在李刚耳边,令他痛苦不堪。

  这个刘明,肯定知道点什么,不管他今天在酒桌上如何的能喝,他肯定对我还有隐瞒,李刚这样想着,回到客厅,自己也倒了杯水喝了。

  他又去厨房找了半天,还有卫生间,马桶水箱的背后,电热水器靠墙的缝隙里,洗衣机背后靠墙角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有。

  日记日记日记,你在哪里?看着墙上的挂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刚心急如焚。

  他跑进刘明的卧室,刘明鼾声如雷。

  “刘明!刘明!”

  又是两声试探,刘明并没有反应,看来这家伙睡的挺沉。

  李刚放心的打开了卧室里的衣柜,从上到下找了一遍,他还搬来了板凳,踩着板凳看衣柜的顶部有没有,他打开了五斗橱,一个抽屉一个抽屉的查看,他打开电脑桌上的小隔间,希望日记就在里头,可是没有,所有的地方都没有。

  李刚绝望了,看来刘明早就把日记烧掉了,不然他不会这么放心的喝酒睡觉的。

  李刚走出刘明的卧室,突然想起来王辉的话,

  “肯定在,刘明这变态,说不定每天晚上还拿出来偷偷看呢。”

  那天在酒吧,当李刚提出来日记可能已经不在了,王辉就是这么回答的。

  说不定每天晚上还拿出来偷偷看呢!

  李刚的脑袋轰的一下炸了,他转身返回刘明的卧室,刘明还在熟睡。

  他蹲在刘明的床边,一把掀起了床单。

  一个笔记本,赫然出现在床底,出现在刘明伸手就够得着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