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一号悬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不伦

一号悬疑 一号苏阳 2013 2019.10.31 17:37

  “没想到啊,这阎春红和刘明真的有一腿啊!”王辉吃完了早饭,边擦嘴边说。

  “是啊。”

  “你看看刚才阎春红的表现,她哭了,还嚷嚷着什么刘明成功了?什么把她忘的一干二净!”

  “他们之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把萧然的日记给我,我好好找找。”

  李刚把日记递给了王辉,王辉飞速的翻看起来。

  不一会儿,他翻到一篇日记,嘴里叫道,

  “这呢这呢,咱们看看。”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

  时间过的好快,又到学期末了,意味着,又要考试了。

  我和刘明故伎重演,每天早上五点钟,他会在教室给我答疑。

  问题也问的差不多了,这学期的奖学金肯定又有我一份了。

  昨天问完问题之后,刘明提起了阎教授,就是我们的生化学教授,名字叫阎春红。

  刘明说阎春红喜欢他。

  “你什么意思?”我有点震惊,虽然师生恋有点老套,可是怎么会发生在刘明身上,他一向是那么的木讷。

  “阎教授就是喜欢我啊,我能感觉到,她看我的眼神不一样。”

  说起阎春红,班里的学生早就把这位教授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为什么,因为阎春红很漂亮,她甚至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教书的,反而像一个模特。

  还有一点,寡妇门前是非多,阎春红的丈夫很早就出车祸去世了,两个人也没有孩子,阎春红一直独身好多年。

  “我们宿舍每天晚上的卧谈会,都有人会谈到阎春红,大家都说她漂亮,性感,没再嫁人真的是可惜了。”刘明接着告诉我。

  “我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我想征求你的意见啊,你知道我喜欢你,作为我梦想中的爱人,我想听听你怎么说。”

  “可别,咱们俩早就说清楚了,我可以做你的朋友,爱人还是算了。你别问我的意见,我一向缺乏主见的,自己的事情都顾不过来,更别说帮你出谋划策了。”

  “阎教授有时候会给我做饭,味道还不错。”

  我心里暗道,他们发展的可真快,一个学期前,刘明还只是一个向阎春红借钥匙的穷苦学生,一眨眼功夫,他们已经一起吃饭了。

  “在阎春红家里吗?”

  “对的。”

  刘明继续缠着我问,

  “你怎么看,我给你讲了那么多题,不过想要一个你的建议,你就给我吧。”

  我无奈的摆摆手,说你随便吧,这年头师生恋并不算稀奇,你把握好分寸就可以了。

  “阎春红其实也不容易,她丈夫死后,她承受了太多的风言风语,咱们学校好几个独身的男教授都对她有意思,不过她都没有答应。”

  “嗯,估计也是看不上吧。”

  “对,她看不上,我觉得她一直在等我。”

  “嗯,你暑假回家吗?”我试图转移话题,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不伦的恋情。

  “不回。”

  “你过年没回家,暑假也不回吗?”

  “不回。”

  “你可真是个怪人,那你干嘛去啊,出去打工吗?”

  “不去,我住在阎教授家里了,她给我收拾了一个房间,还挺温馨的。”我感到泄气,话题又转回来了,他接着说,

  “我会做实验啦,你知道我喜欢做实验,实验室那些设备能给我带来很多乐趣,阎教授也喜欢,我们俩有共同语言。”

  “好吧,你喜欢就行了。”

  阎春红是个寡妇,刘明是个书呆子,这两个人说不定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我心里想着,作为朋友,我也为刘明高兴,可是他接着说,

  “我还是喜欢你多一点,我和阎教授都没捅破那层窗户纸呢,我们都很小心,我还是想听听你的建议,我该怎么办?”

  “天哪,我都说了我没法给你建议,你觉得好就好哇,感情这种东西,很难说的。”

  “你放心,即便我和阎教授好了,你在我心里,仍然是第一位的。”

  面对这样怪异的表白,我也只能说,

  “没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咱们早就说好了啊,是普通朋友,你别第一第二什么的,怪闹心的!你要真的喜欢阎教授,就要真心对人家好,你们之间,说不定是一段很美妙的姻缘呢!”

  “我只是忘不了你。”

  “慢慢来,我没什么好的,很普通的一个女学生,你慢慢会忘记我的。”

  我收拾了书包,离开了教室。

  短短一篇日记,王辉看的直咽唾沫,

  “刘明这个变态,艳福不浅哪!”王辉的音调里充满了嫉妒。

  “怎么,你也想和阎教授好啊?”

  “别,不是我,是我宿舍的几个哥们,当时晚上都有卧谈会,你们宿舍有吗?”

  “有,不外乎就是几个猥琐男在睡前的各种幻想罢了。”

  “对对对,就是猥琐男,哈哈,我还真想不出第二个词语来形容这些男生了。”

  “你们的卧谈会怎么说?”李刚问。

  “说阎春红漂亮啊,性感啊,是女神啊,有男生还偷偷的给阎春红塞过纸条,不过都没有结果啦。”

  “那是十几年前,你看现在的阎春红,早就没有当年的魅力了。”

  “是了,岁月,是把明晃晃的杀猪刀!”王辉叹息道。

  “刚才阎春红真的好奇怪,本来好好的,她也一口咬定刘明同她在实验室做实验,可是你一提起萧然,你一说萧然还活着,她就崩溃了,这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她好像知道些什么内幕,你看啊,换了一般人,就像你当初对我说,萧然还活着,我只把你当疯子看,可是她就不一样,她哭了。”

  “是啊,哭的一塌糊涂。能看出来她很伤心,遭人背叛的感觉。”

  “还看吗?不看我收起来了。”李刚指着日记问王辉。

  “不看了,咱们去学校里转转吧,九年没回来了,不知道有什么变化没有。”

  他们两个出了食堂,从主教楼走到实验楼,又从实验楼绕到操场后面的男生宿舍,本来还想上宿舍楼看看去,被管楼的大爷拦住了,要学生证,就没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