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替身爱情:梦中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只有我能欺负你

替身爱情:梦中人 宋暖 2359 2017.09.14 07:00

  夜很寂静,除了大厅里传出的喧嚣和喷泉的水声之外。

  赵安然瞪着眼睛,“这还用猜吗?说吧,你跟着慕容漠多久了?要怎样才能离开他?”

  “离开他?”路蝶浅苦笑:“现在不是我不想离开,而是他不放我走。”

  这句实话在赵安然看来就是在挑衅。“你是说你对他来说很不一般咯?”

  “应该是吧。”不一般的恨。

  “实话告诉你吧,慕容漠他最爱的是他的前任女友,在那之前他没有别人,之后更不会有。现在你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发丨泄对象罢了。”对慕容漠的这段往事,赵安然很清楚,因为在那之前她就追求慕容漠,一直没结果,后来慕容漠似乎有了女朋友,更是彻底脱离了这个圈子,连人都看不到,好不容易分手了,她又兴冲冲去问,结果还是不行。其实慕容漠在首都的时候,追他的何止自己一个人,各种姿态的女人多的是,偏偏他都看不上眼,她就不信,凭眼前这个女人就把慕容漠栓住了?不可能的。

  路蝶浅点头:“你说的很对,我就是这样的存在,要是如果没有我这个发丨泄的对象,他可不答应。”这个词用的太对了,发丨泄啊!发丨泄什么?爱,恨,悔,怒,怨。在他心里积存了太多太多的情绪,她不幸的成为了这个被选中的人。路蝶浅知道,只有在乎一个人,爱一个人,才会被控制,心甘情愿。

  赵安然脸上忽然闪过奇怪的神色,“呵呵,我有办法让他嫌弃你,抛下你!”

  路蝶浅看着她,摇头:“什么办法都没用的。”

  “那可不一定,你想,要是你让他觉得丢脸,让他觉得把你留在身边只会成为麻烦,他会不会放了你?”

  还没等路蝶浅反应过来,赵安然迅速的扑过来,她们俩本来距离就不远,赵安然一个跨步就冲过来,伸手就把路蝶浅推进了身后的水池里。

  水池并不深,水也很干净,但路蝶浅没有防备对方会这么做,毫无准备就被推了下去,情急之下还呛了几口水,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她从水池里挣扎起来,水才到腰部,可这一身水也够狼狈了。

  赵安然余光瞥见大厅走出的三个人,偷偷一笑,蹲在水池边看着,嘴里说:“哎,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快点上来!”

  路蝶浅冷冷看着,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猛然间伸手拽住赵安然的手腕就往下拉,她的力气挺大,加上赵安然没想到会有这手,扑通一下,也被拉进水池,等爬起来再看,身上也湿透了,微风一吹,凉嗖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把人拖下水,路蝶浅爬出水池,抬头就看到慕容漠和花家兄妹走过来,就一肚子火气,都怪他!这都是他惹来的!

  赵安然也从水池里爬出来,到了路蝶浅面前二话不说就是一巴掌:“你敢推我!”现在她是火大了,也顾不得有人在场了。

  这一巴掌又脆又响,路蝶浅震得脑袋嗡嗡响,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不想哭的,眼泪不听话自己就流下来了,狠狠抹掉泪水,路蝶浅非常平静的快速的还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非常响亮。赵安然吓傻了,长这么大从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没人敢还手的,今天倒好,被人以牙还牙了两次,当时就急了,冲过去抓路蝶浅的头发衣服和身体。

  远远的从大厅出来,慕容漠就发现这边有动静,走到附近就看到路蝶浅被甩了巴掌,随后又还了一巴掌,等他们走近了,赵安然已经动手了,慕容漠冲过去搂住路蝶浅,一把把赵安然推开,力气大了点,赵安然直接摔倒在地。

  慕容漠看着她,脸若冰霜:“你在做什么?谁给你的权利打人?”

  赵安然可生气了,跳起来就说:“你竟然护着她?你不是爱着别的人吗?为什么她就能陪在你身边我就不行?我就是要让你看看像她这样的女人天底下有很多很多!她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卑微的人!你留着她只会给你找麻烦让你丢脸!”

  “那也轮不到你来管。”慕容漠低头看看怀里的人,头发乱了,身上都是抓痕,浑身湿漉漉的,打着冷颤,他急忙脱下外衣罩在她身上,搂住她的肩膀,扭头对赵安然道:“你给我记住,除了我,没人可以欺负她!再有下一次,我饶不了你。”说完扶着路蝶浅就走了。

  “你这个坏蛋!浑蛋!”赵安然气得够呛,跳着脚骂:“你就护着她,我也落水了,我也被她抓伤了,你怎么不看看我!你这个混蛋!”但也无济于事,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最后只能恨恨地一甩手:“哼!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一直看热闹的花家兄妹都有点傻眼。这……什么情况啊?

  等到人都走了,花无期才手抵着额头失笑:“噢!我收回那句话,慕容漠,你还是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了,恭喜啊!”

  “二哥,你在自言自语说什么呢?”花物语没听清楚。

  “以后你就明白了,我亲爱的小妹。”花无期弹了弹手指:“爱情啊,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看来我还是继续我的爱情吧!”

  看着二哥走回大厅里,花物语更迷糊了,自己今天怎么了?大家今天都怎么了?

  要出门坐车就要从大厅穿过,路蝶浅一边走一边咳嗽,刚才呛了水,可能呛到气管了,太难受了!

  慕容漠看她走的慢,干脆打横抱起她,旁若无人从大厅走出去。正在屋里不明所以的乔枫亭和单追风见状连忙也跟出去。

  乔枫亭跟在后面就问:“怎么了这是?四嫂没事吧?”

  单追风先跑过去把车子开到门口,几个人上了车往家里赶。一路上慕容漠都是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进了家门,把门锁好,慕容漠拉着路蝶浅直接进浴室,把水放好,这才开口:“洗澡。”

  “哦。”路蝶浅乖乖答应着,刚想脱掉湿衣服,看到他没动,“你……出去吧。”

  慕容漠看看她,转身出去,把浴室门关上。

  路蝶浅长出一口气,他要是不出去,那可怎么办。洗着澡她想,刚才慕容漠为什么要保护她?难道就因为只有他才能伤害自己吗?别人都不可以?还是说他也有点喜欢自己呢?

  她胡思乱想着,洗完澡换上睡衣,准备回房睡觉。不料慕容漠正在客厅等她,见她出来,勾勾手指:“过来。”

  路蝶浅听话地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哪知道他竟然坐了过来,在她身边看着她,让她心里不安起来,这是要干嘛啊!

  现在路蝶浅不知道,她的半边脸已经红肿了,就像忽然间长胖了一样,模样看起来非常怪异。慕容漠看了半晌,这才拿过一边准备好的药,亲手给她擦在脸上。

  “唔……疼……”一碰才知道疼,原来根本没注意,路蝶浅疼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你慢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