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诡雾迷城【下】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3247 2020.09.05 20:50

  春杪.惊门

  破旧的门窗砖瓦,灰尘漫天的床和桌子,春杪进了传送门后,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仍然身处于那间客栈的厢房之中。和昨夜不一样的,是桌上多了小半截蜡烛。那落下的烛泪落在桌子上,留下了一滩白色印渍。

  游戏时间,中午12点。

  她推开门,2204的房号,就像死亡预告一样,在她头顶做了个标记。

  “嗯哼~嗯~~嗯。”猥琐的哼唱声响起,算命的老瞎子悠哉悠哉地从她隔壁走了出来。

  这老家伙不是死了吗?虽然只是游戏,但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春杪上前想和那算命的搭话,问了好几句,那算命的却丝毫不搭理自己,伸出手想拉住他,不知是什么缘故,手竟然从他的身体里钻过去了。

  楼下前台那账房先生也不算账了,愣愣得站在门口,看着那天。

  整个天空都是橙红色的,像台风快来时一样,那红到不太正常的太阳挂在空中,散发着妖异的光。

  整条街道一片缟素,每个人都是白色的布衣,白色的帽子,面色苍白无比。街上的“人”都站在两边,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个方向,呆滞无比。

  冲破天际的唢呐声又响起了,一从戴着尖尖高帽子的出丧队向她这个方向奔来,四个乐手明明奏的是哀乐,那脚步却无比欢快。

  他们身后没有棺材,也没有骨灰盒,只有一顶被帷布遮住了四周的轿子,轿子里坐着的东西说来也奇怪,远处看来像个人的形状,待那送葬队走近些,却发现是个纸扎。

  那纸扎的身上还穿着艳丽的婚服,红白冲撞。

  春杪本抱着吃瓜的心态和其他人一起围观,那送葬队走到一半却突然在西厢客栈门口停下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轿子一停,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她的身上,一双双眼睛黑漆漆的,毫无生气,那沉默的注视让她不禁头皮发麻。

  “刘麻子家的,上路喽。”一个把脸涂得比面粉还白的乐手朝着客栈里喊道,这声音听着,和昨天夜里那阴不阴阳不阳,喊拜堂的太监嗓一模一样。

  刘麻子家的?不会是那个女鬼吧,她斜着头看那楼上。

  “刘麻子家的怨气太重了。”那一直不说话的账房先生突然开口了。

  听到这话,送葬队的开始互相对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该咋整。

  那领头的太监嗓两只吊梢眼转了转,“那刘麻子的媳妇儿,昨夜送来时还是个香喷喷的大活人儿,今儿到你这儿,就变了厉鬼了?”

  那账房把他桌上那账簿给太监嗓看了眼,横竖是有几分忌惮这送葬的,“他家老娘非给找个阴年阴月阴日生的女娃,昨天正好是十五,我骗你作甚。”

  春杪听着他们讲的东西,这一溜烟儿的事情好像能稍微串起来了。

  那刘麻子大概是个光棍儿鬼,他妈给他在地上找了个活人配对,吊梢眼是专干红白喜丧这一行的,账房的这家客栈是设来专门给鬼结婚的。

  小时候她听姥爷那辈的说,有些落后封建的地方,经常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配了**的女子,过了新婚之夜是必须要死的。

  春杪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吊梢眼低头看着翻着账本儿,眼睛转了个一百二十度,斜着向上看着春杪。

  账房顺着他那方向看了过去,使劲儿揉了揉眼睛,整个脸上的五官都拧巴了两下,似乎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恍惚看清眼前有个人形。

  “哎呦,这还有个活人叻!”他做作无比地叫了一声,好像就怕有谁听不见似的。

  那吊梢眼两只眼睛都快弯成滑稽的表情了,他摸了摸自己胸口,那手从左襟里伸了进去,掏出一只红红的馒头递给春杪的面前。

  “刘麻子家的,吃黄泉饭了。”

  春杪有些奇怪地左右看了看,确定旁边一个人都没有后,她才意识到吊梢眼高帽子说的是她。“我不是刘麻子什么的,你认错人了。”

  那吊梢眼哪儿听她说了些什么,拿起那馒头就往她嘴里塞。

  春杪使劲想把他推开,却发现自己被定身了根本动不了,推都推不动。想发动技能打他,突然发现根本就没有技能界面。

  那馒头像是参加过五四运动似的,一股子成年发馊的腥臭味儿,不知道是用什么阴间玩意儿做的。

  “上路~~~~”高帽子阴阳怪气地鬼叫了一声,两个送葬的把春杪横着抱起来塞上了轿子。

  那轿子着实宽敞,她双眼直愣愣地盯着轿顶,红艳艳的天像能滴出血来一般。

  送葬队启程了,那轿子被人抬了起来,随着一阵晃动,春杪僵硬的身体像根木头似的滚到了纸扎人的身上。

  那纸新娘被她这么一撞,头掉了下来,滚了一圈儿后正好滚到了春杪的脸旁。那用笔画的眼睛、鼻子和嘴,组成了一幅似笑非笑的诡异表情。

  这是什么感受呢,大概就是你跑到停尸间里,和尸体共用一个裹尸袋还非要嘴对嘴的感受。

  草,不玩了。

  春杪“啪”地一声就把游戏舱的电源拔了。

  打开微信,立刻给影鹤开始打微信电话。

  “你妈的,你做的什么东西!吓死老娘了!”影鹤一接通电话,就听到那边传来气势汹汹的问罪声。

  “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太倒霉了吧,你肯定进的死门那几个啊哈哈哈哈哈。”

  春杪听到那头影鹤丧心病狂的笑声,感觉自己都要脑溢血了。

  这游戏才玩几天,现在每天下班回家,窗帘动一下她都要疑神疑鬼地检查半天。

  “你闭嘴,以后这种恐怖副本不许再喊我!”

  强烈警告了影鹤之后,春杪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再度登上了游戏。

  系统显示她任务失败,回到瑶洲大陆临安城。

  太好了,终于离开那个沙雕副本了。

  打开临时任务小群,萧清水在二十分钟以前发了条消息。

  萧清水:我进的是生门,任务完成了,你们还好吗?

  ......

  春杪:烂透了烂透了烂透了。

  萧清水:呀,中奖的来了。

  春杪:......

  影鹤:我要提醒你们一件事,今天有大陆战。

  萧清水:???

  春杪:啥玩意儿?

  他们已经全然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快乐地刷了一个星期的副本。特别是春杪,天天在紫竹崖发发呆,围观情侣卿卿我我,锦帆和影鹤一身的紫装都凑齐了,她还带着三四件蓝板儿。

  影鹤:我们早上八点半进的副本,现在下午四点,还有一个小时大陆战就开始了。

  萧清水:锦帆在里面磨蹭啥呢,要赶不上活动了。

  三人纷纷给他打了微信电话,一个都不接。

  影鹤:你们两个进的什么门?

  萧清水:我生门,春杪应该是惊门,锦帆是景门。

  影鹤:...那没事儿了,不用等他,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了。

  春杪:啥玩意儿,你不会写了个春梦剧本塞里面了吧。

  影鹤:差不多吧。

  锦帆.景门

  幽幽的熏香味充斥着整个屋子,墙角那日式立灯散发着无比暧昧的橘红色暖光,两把武士刀挂在墙上,还有一张青面獠牙的青鬼面具。

  锦帆刚踏进传送门,两眼一黑,屏幕再亮起时就是这般景象。

  两片屏风遮挡在他的眼前,那屏风上画着一副露骨又香艳的浮世绘画,画中的女子乌黑的发丝散在身后,紫色的和服刻意露出半个香肩,微微的回眸似在眉目传情。

  锦帆正要站起来时,突然感觉两腿空荡荡的,不知何时,这个任务强制他换了一身日本的武士服,就像穿着裙子一样。

  他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头皮,发现头发还在,没有被系统剃成恐怖的月代头。

  一阵女子轻微的巧笑嫣兮声音被他捕捉到了,就从屏风后面的不远处传来。

  锦帆一把推开浮世绘屏风,两个台阶下去,一条铺着红地毯的路出现在他的面前,有点像《闪灵》里山林小屋酒店的走廊。

  墙上挂着的壁灯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明明是日式的酒肆风格,那壁灯却长得像蝙蝠的头一样。

  两个巨大的花瓶里插着淡淡的粉色腊梅,那花芯要比花瓣更红一些,高雅的花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俗气,走廊的尽头是一扇日式的推门,灯火摇曳之间,能看到三俩窈窕的身姿。

  他悄悄将门推开了一个小缝儿,朝里望去,宽敞的屋内有两排低矮的案桌,其间坐着几个姿色不凡的和服女子,她们用髻子把头发扎地很高,露出又白又长的脖颈,彼此之间打趣着,不知在讨论着什么。

  怎么有种来到了兰若寺的既视感,锦帆不自觉地冒了阵冷汗,这些美女会不会突然从脖子后面把自己的皮撕开,然后开始一起聚众画皮。

  想想那个场面就很刺激。

  正当他浮想联翩时,一阵似琵琶又像木琴的乐器声又响起了,他忘了在什么电影里面听到过,好像是一种叫三味线的日本古典乐器,那声音特别有江户时代的味道。

  那三俩女子听到这动静,纷纷收敛了自己的言谈笑声,规规矩矩地伏在案桌旁,一致地跪向一个方向。

  拉开木门的声音传来,一个留着月代头的年轻仆人手持一盏印有梅花图案的灯笼,走进了这间屋子,接着是两个端着茶水点心,约莫十岁左右的少女。再后面,出场的是一个头戴厚重饰物,身穿二十斤重繁复日本礼服的美貌女子。

  那女子肤白胜雪,细细的柳叶眉仿佛画中美人,小巧的鼻子秀挺可人,殷红的唇又增添了几分气色,从排场和穿着来看,都像一个来头不小的角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