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寒凛冰川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3712 2020.08.25 23:35

  “文若,你来公司一趟,给游戏唱主题曲的男团到了,你做音乐监制。”

  早上十点,部长无情的电话把还在做着春秋大梦的凌文若叫醒了。

  “收到。”她翻了个白眼,嘴上答应着。

  High Dreams男团是今年选秀节目出来的流量巨星,公司为了给游戏造势,也是下了血本。

  听说代言费高达八千多万。

  草草洗了把脸,涂了个口红就出了门。

  她的底子很好,只是平时不爱打扮,在美女如云的魔都,颜值方面也没有得到多少特别的认可。

  路上买了杯提神醒脑的咖啡后,她打着滴滴到了公司。

  High Dreams比原定时间要早来了一天,所以她的休假也理所应当地取消了。

  她追星也不追国内的,但好几个闺蜜都是这个男团的铁粉,倒是对他们也有所耳闻。

  这是个五人团,队长姜灿星是全民选举出来的巨C,还有两个vocal,一个dancer,一个rapper。

  她到现场的时候,录音棚已经开始录制了。

  门外还挤着几个运营部的小妹妹,在那儿偷看他们。

  脸上露出了憨厚的怀春笑容。

  不像她,只想早点录完回家。

  “那不勒斯的海

  零下百度的冰川

  遨游在无限天空

  看灿烂宇宙无穷

  手握胜利的弓

  梦想蔚蓝苍穹

  那流星滑落

  身处黄道十二宫”

  仔细听了一遍,整体上都没有太大问题。

  “主Vocal,你最后两句升Key,唱出不一样的效果。”

  “姜灿星是吗,你第二段没唱上去,转音也不对,重录那一段。”

  “Rapper,你的flow可以,就这么唱。”

  她接通了录音室的传话筒,把自己的意见一次性地提了出来。

  这个C位,感觉也没有她们说的那么强,vocal太薄弱了。

  只见录音室内的几个队员面面相觑,似乎对于她直接指出姜灿星的重重问题有些吃惊。

  在大部分人的眼中,姜灿星都是实力的珠穆拉玛峰,假如说有人和他不一样,那一定是别人错了。

  “有什么问题吗?”她看了眼互相眼神交流的男团成员。

  只见穿着青绿色衬衫,一头银赫色短发的男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老师,我再重来一遍。”

  姜灿星倒是出乎意料地谦虚了。

  凌文若点点头,示意后期等他们练了几遍后再录。

  录制工作持续到了下午一点,所有的人声都收录完毕。

  “伴奏你们可以搞定的,成品的音轨电脑上发给我就行了。”凌文若锤了锤酸痛的腰,和没吃午饭的音频处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

  她要去吃饭了,太饿了。

  刚刚走到食堂,点了一份酸辣肥牛饭坐下来吃,就来了一个人坐在了她的对面。

  “凌小姐,介意我坐在你的对面吗?”

  姜灿星点了一份凯撒沙拉,带着人畜无害的温和笑容,和她打了声招呼。

  凌文若刷着微博,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姜灿星的内心倒是涌起一丝好奇,平日里那些小看到他都和丧失了理智一样,为什么有人能对他完全不感兴趣。

  “在刷微博吗?”他试探性地发问道。

  “嗯。”

  “看娱乐新闻吗?”

  “嗯。”

  “追星吗?”

  “不追。”

  原来不追星,他长吁一口气,看来不是他没有个人魅力的问题。

  “我吃完了,再见。”凌文若用湿巾擦了擦嘴角和手,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

  “那个,可以加个微信吗?后续的商务合作有几个认识的工作人员方便一点。”姜灿星露出他的一口大白牙,带着标志性地笑容问道。

  凌文若点开微信的二维码,想着加一个也无妨,就给他扫了。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她端起餐盘,将椅子推了进去。

  姜灿星挥了挥手。

  等凌文若走远后,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了。

  他在食堂嚼了几口沙拉,一个电话这时打来。

  “我说了,我不想上综艺,也不要给我炒cp。”

  “你们一意孤行的话,我会考虑解约。”

  在镜头前一向保持阳光哥哥形象的大明星,此时的脸色阴沉无比。

  ......

  凌文若回到家,洗了个澡,结束了游戏托管。

  这挂机的十几个小时,让她升到了十级。

  这个游戏每升一级,所需要的经验都会翻倍,升级所需的时间就会越来越长。

  到了后期,击杀Boss和任务产出的经验量,会比刷怪来的效率高很多。

  寒凛冰川在无尽汪洋的北部,想要到达那里,就必须要坐码头的渡船。

  在即将靠近码头的时候,影鹤把幽冥影狼收进了宠物栏里,虽然这种稀缺的超级宠物是绑定的,但还是低调点好。

  偌大的码头只有一个亡灵海盗站在狂风里等着船。

  瞥了一眼他的ID——锦帆。

  影鹤暗自心想,大概他也接了什么高难度的任务了。

  等了三分钟,一望无垠的海平面上,一个浅浅的小黑点出现了。

  “船来了。”码头上的NPC老伯,摸着白冉冉的胡子,用苍老沙哑的声音提醒着玩家。

  码头上唯二的两个玩家,默契地保持了一段距离,一前一后上了船。

  影鹤悄悄点开了亡灵海盗的技能介绍面板。

  一技能,海盗船——极速漂移,二技能,暗潮涌动——群体法术攻击,三技能,索罗之锚——单体致命一击。

  被动是在水域和冰川拥有天然30%攻击力、防御力、速度加成。

  ......

  她只祈祷这个大哥待会儿能和她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你是幽冥毒师?”锦帆抽了扣游戏里的雪茄,好奇地问了一句。

  “嗯。”影鹤点点头

  “你们这个职业技能也太恐怖了,我那天进血雾森林做任务,不知道哪个幽冥毒师在那里挂机,我进去一次被毒死一次,一个小怪都没杀到,妈的,最后那个任务我干脆不做了。”

  ......她下次还是不要在任务地图挂机了......

  “你去寒凛冰川做任务吗?”她本来以为这个大哥是个高冷面瘫,一开口发现并不是。

  锦帆吐了一口烟,白色的烟雾缭绕着海盗的骷髅头,海风把他的长发吹得飘飘然,倒是有几分天涯浪子的气质。

  “我接了个什么偷王冠的任务,五颗星的难度。”他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任务栏分享给了影鹤。

  他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倒让影鹤觉得自己防备心过重了。

  “我也看不懂是个什么意思,反正就去看看呗,死了就掉点经验而已。”锦帆靠在已经生锈了的栏杆上,那栏杆被重量一压,还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

  影鹤仔细看了看他的人物简介,窃取阿拉贡的凯瑟琳的皇冠,上缴至亚特兰蒂斯大陆安妮.波琳殿下手中......

  “这个任务,是亨利八世的背景故事。”影鹤关闭了他的任务界面,大体告诉他这段历史背景。

  “亨利八世有六任皇后,阿拉贡的凯瑟琳是第一任,亨利八世爱上凯瑟琳的女官安妮波琳后,想要废后,便把凯瑟琳囚禁在一座塔里。”

  “我感觉这个任务的地点,应该在某座戒备不是很森严的无人孤塔里。”新手阶段的任务再难也难不倒哪里去,她如是想到。

  锦帆用一脸敬仰的表情望着她,“文化人儿啊,文化人儿。”

  你还别说,这骷髅头的表情,是真的丑,影鹤盯着他的脸,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

  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两人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就到了寒凛冰川。

  任务地图里,任务道具就不可以再搁置在背包里了。

  八个被铁拷链着的亡灵站成一排,跟在影鹤的身后。

  锦帆被这突然多出来的几个缺胳膊少腿的骷髅吓了一跳。

  即使体感仿真度只开到了10%,还是能感觉到这个地图零下三十度的冷冽。

  “你带棉袄了没有,我生命值一直掉。”锦帆一粗心的大老爷们儿,根本想不到这个游戏能逼真到这个地步。

  影鹤之前打造皮草的时候,正好多造了一件。

  “五十个金币。”她点开了锦帆的交易面板。

  “好叻,给你一百个。”锦帆大方地多给了她五十。

  一个金币等于一块钱,他这是花一百块买了件虚拟生活装备啊。

  别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吧。

  影鹤的任务地点是守望岗,锦帆的任务地点在守望岗的西北方向三公里左右,两人思来想去决定一起走,万一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多一个人多一个脑子。

  两人一路上小心翼翼地绕开高等级怪物的攻击范围,幸好那八个任务亡灵不会被野生怪物攻击,不然碎了一个任务都算没失败。

  寒冰蜥蜴,巨斧战士......

  但天有不测风云,地上的怪物看不到他们,天上的会自动把他们算进攻击范围。

  一只巨大的鹰隼发现了他们,从口中喷出一团巨大的蓝色火球砸向他们的位置。

  两人的反应都很灵敏,用最快的速度翻滚到了远离爆炸点的位置。

  但影鹤还是被火球的余点溅到了,血线值瞬间见了底。

  嘶,这高阶怪物,恐怖如斯。一个技能的溅射效果都差点送她回家找妈妈。

  “上船,快点!”锦帆不等她缓过神来,立刻开启了海盗船技能,一把把她拉到了船上。

  那几个任务亡灵也自动地飞到了她的身后。

  影鹤狂灌了几口药,维稳了血线,她的大脑飞快地转动着。

  “你这个技能可以持续多久?”她问。

  锦帆在雪地上左右横跳躲避着飞来横祸,呼啸的风让他感觉自己的脸都要被割裂了。

  “三十秒三十秒,CD两分钟!”他大声回复着。

  影鹤在地图上匆匆点了几下。

  她刚才就发现,寒凛冰川有很多天然的冰洞,进到这些洞里,应该就自动摆脱野怪的追踪了。

  “两点钟方向开,那里有个冰洞!”她把罗盘扔给锦帆,给他指明了最近的一个点。

  冰面坑坑洼洼,一点都不平整,海盗船开的又急,影鹤感觉自己都要被甩飞出去了。

  “你他妈抓紧老子!”锦帆看她快要掉下去了,猛地拽了影鹤一把。

  就这一分神的功夫,一个硕大的冰球从他头顶上擦边而过,把他吓了一跳。

  影鹤被他一拽,手臂有点痛感传来。不过为了防止再掉下去,她立刻抱住了锦帆的腰。

  柔软的皮草拂过她的手背,他的身上还残留着刚刚那一根雪茄的烟味......

  这游戏做的也太细节了吧!

  在技能消失前的最后两秒,海盗船猛地冲进了一处冰洞。

  一米多高的船体消失后,两人踩了个空,纷纷脸朝下摔了个狗吃屎。

  “您的血线值急速下降,注意!”

  “您的血线值急速下降,注意!”

  影鹤连忙从背包里掏出血瓶猛灌一口。

  “还有吗,我要死了,我啥都没带。”锦帆盯着自己的血条,看它一点一点地逼近谷底,万分紧张。

  她也不多废话,直接从包里拿了几瓶出来分给了他。

  幽冥毒师的一招解除负面状态,让两人的生命值趋于了稳定。

  在惊魂未定之际,两人刚想探出头看看那只鹰隼走了没有。

  一阵空灵的歌声从冰洞深处传来。

  缥缈无影,忧伤中带着哀怨。

  “Full fathom five thy father lies

  你的父亲卧于五英寻深处

  Of his bones are coral made

  他的骸骨已然化为珊瑚

  Those are pearls that were his eyes...”

  双眼化作珍珠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