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清挂机?踢到钢板了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3663 2020.08.28 00:25

  一间玫瑰精油香味环绕着的SPA馆里,望月、琉璃趴在软乎乎的毛毡棉垫上,享受着技师周到舒适的服务。

  就在她闭着眼睛快要睡着的时候,急促的电话铃音把她从半明半昧中惊醒。

  “喂,九尾,什么事这么急啊?”望月、琉璃接起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有些着急的娃娃音响了起来,“咱们的等级榜第一被超了!”

  “咱们还在十五级徘徊,第一和第二已经16级了!”

  琉璃皱了皱眉,这没道理啊,她可是花五千块找的专业代练,在效率最高的地图挂机,而且他们一个帮会的人聚在一起,经验加成都是满格的,怎么会被超呢?

  “被谁超的?”她的嗓音变得有些阴沉。

  “两个亡灵族的玩家,没在瑶州见过。”九尾也觉得奇怪,混了两天,鱼龙混杂的游戏世界,在世界频道说过话的她基本上都认识。这两个人到底哪里冒出来的。

  望月、琉璃对等级有着深深的执念,因为不知道谁放出的内部消息,三十级以后是可以收徒的,师徒传功加的经验特别丰厚。

  她还指望靠这个来拉拢那些不喜欢挂机的高战呢。

  “看看谁有他们好友,远程观战,找他们的挂机点,把他们杀回主城。”她绝不允许有人等级超过自己,既然敢冒头,就别想过安生日子。

  ......

  “我真的不懂你在想什么?咱们学校对战燕大的决赛你都不参加?之前不是打得好好的?”教练黑着脸,灵魂拷问着站在墙角受训的高个儿男生。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点球都投不进我骂你骂错了?你是不是委屈了,是不是?”教练插着腰,气得话都说不连贯了。

  甘宁低着头,乖学生一样听着训话。

  “你打不打了?不打你今儿就退出球队!”教练放着狠话。

  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只是想让他认错,毕竟下一场还有和东大的比赛,甘宁作为近几年最优秀的小前锋,他不上场会是学校球队的巨大损失。

  “哦,那我退队了。”甘宁小声地用最怂的语气说了最狠的话。

  “这就对了,乖乖认错。不是,你说什么?”教练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要退队!”他大声地重复了一遍。

  从大学生活动中心走出来,甘宁只觉得浑身轻松,再也不用凌晨五点起来集训了,一天八节课作业写不完还要被拉去打比赛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老子解放了!

  他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想着要和谁分享这个好消息。

  想和舍友们说,但又觉得他们会扫自己的兴。

  一个游戏里的身影突然在他脑海冒了出来。

  写企划案写到崩溃的凌文若被“叮”的一声提示音打断了思绪,她拿起手机一看。

  锦帆:我退出我们校队了!以后晚上都有空玩游戏了!

  ......

  影鹤:挺好。要是兴趣变成了烦恼,那就不是兴趣了。

  锦帆:嗯嗯!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小时候那会儿被家里人逼着学钢琴的那段日子,明明作业和各种学前班就已经很多了,还是没有一丝放松的空间。

  叹了口气,用回微信的时间放松一下,继续工作。

  要是裘赛文再增加她的工作量,她也想不干了,回家躺着当一条咸鱼,天天玩玩游戏。

  .一心居酒屋

  暖黄色的灯光下,小包间内的春杪已经等了许久。

  黑色的柔顺长发顺着肩膀倾斜而下,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困到眼皮上下打架。

  八点钟发消息问凌文若有没有下班,她说快了。

  等了一个小时再问有没有下班,她说在路上了。

  果然,互联网从业人士的义务加班真是名不虚传

  “哗啦!”

  木质屏风被用力推开了,一个留着金色齐肩短发的女生,气喘吁吁地赶来赴约。

  “抱歉抱歉,久等了。”凌文若实在没想到裘赛文还要等八点半开完会,看一遍企划案才放她下班。

  她一向是个很准时的人,无奈计划赶不上变化。

  “迟到的人,自罚三杯!”春杪也不跟她客气,拿起一瓶草莓冰啤就放到她的面前。

  正好路上走得急,她也渴得很,咕咚咕咚半瓶就下肚了。

  两人又点了一些日式烧烤,春杪最爱日式烤年糕,方方正正的,看着就特别可爱。

  “我最近在玩你们公司的《圣域》,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内部的神器可以送给我?”春杪眨巴着大眼睛,望着她。

  凌文若实话告诉她:“别想了,我们数据部给神器估的交易行底价就是一百万。”

  春杪努了努嘴,就知道是这样。

  “诶,你这几年有没有找男朋友?不会真的母胎solo吧?”她八卦地问起了凌文若。

  “我留学的那几年,好几门课的作业都是一边查字典一边写的,你觉得我有时间吗?”她面无表情地回忆起了那段痛苦的时光,特别是恐怖的专业课,带着专业术语,刚开始真的什么都听不懂。

  特别期末的时候,真就24小时泡在图书馆里。

  春杪点点头,想想也是,她那澳大利亚的大学,课程强度就很大了,别提麻省理工了。

  “我最近在游戏里找了个情缘,嘿嘿。”她提起这桩好事的时候,笑得贼开心,嘴都咧到耳朵边上去了。

  哦,她说怎么突然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原来是自己有了来虐狗的。

  “行呗,叫啥?”

  “望月、皮皮,是个剑客。”

  “噗——”凌文若一口酒差点喷出来。

  这世界真他娘的是个圈儿。

  “不是,你没进他们帮会吧?”她有些狐疑地看了眼春杪,以这家伙的个性,怎么可能和望月琉璃那群人打成一片。

  果然,春杪摇了摇头。

  “没呢,皮皮一直想拉我进去,但是我不喜欢他们家那几个女的。”

  凌文若一边往嘴里送了块唐扬炸鸡,一边说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只适合和我这种糙老爷们一起玩,能当独一无二的公主。”

  “放那种女人堆里,你的存在感就无限接近于0。”

  春杪不置可否地灌了口酒,的确,凌文若说的不错,就那勾心斗角的气氛,她就不会进望月。

  “你现在啥帮会啊,我和你进同一个算了。”她问。

  凌文若摇摇头,“我没帮会,我选的亡灵族,PVE探险玩家。”

  哦~春杪点了点头,亡灵族的确不需要帮会,赏金任务的奖励要比固定的副本多多了。

  “不是,那咱还是得找一个啊,30级以后可是有城战的,听说爆宠物蛋呢。”她特别想要一个寿命长点的宠物,特别是用到她退游的那种。

  听说30级城战的宠物在白泽、毕方里面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凌文若想想也是,她虽然暂且不考虑PVP的因素,但是有些资源的确是玩家对抗才会给的。

  “到时候再看吧。”

  ——————————————

  甘宁刚登上游戏,就看到自己和影鹤的角色一起站在主城发呆。

  打开系统消息。

  您被“望月、止水”击为重伤,当前等级经验清零。

  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行啊,他头一次玩游戏不主动惹事儿的,还有人上赶着挨揍?

  喜欢清挂机是吧。

  望月的狗?

  -亡灵海盗频道-

  锦帆:兄弟们,有没有被望月清挂机的,出去干他们一票。

  九月冬:有!老子刚他妈在无尽汪洋海底八百米挂机,一群傻逼吃饱了撑的,开着红名来杀老子。

  江枫渔火:妈的我真的是无语,就像安安静静地玩个探险模式,望月的这群杂种都能招惹到我。

  锦帆:走,主城(67,48)集合,开亡灵屠杀模式,杀得他们知道谁是爹。

  ......

  影鹤一上线,就看到自己站在幽冥地府的主城发呆。

  她一瞬间反应过来,看到是有人眼红她们的等级了。

  打开世界频道,却发现炸开了锅。

  望月、小雨:海盗的疯狗有病吧?我又没招惹你们?

  望月、沫沫:怎么回事啊?疯人院关不住你们了是吧?鬼门关大开出来咬人了?

  九月冬:少在那里给老子装什么白莲花,你们先手贱。

  望月、莫愁:谁杀的你们,你们杀谁去啊?欺负低战有意思是吗?

  十里长亭:哎哟哎哟,望月牌老双边了,这会儿说自己是低战了?你们不是全服最强的组合吗?

  望月、蓝枫:真尼玛一群疯狗,守尸守一个小时了,妈妈在天上飞呢?这么有空?

  江枫渔火:你们手贱,跑无尽汪洋海底清老子挂机不说?你妈妈在天上给你指路了让你纵横海底两万里?

  擎天柱:我们亡灵族杀你们连红名值都不加,前两天没碰你们真以为自己举世无双了?搁这儿演个锤子?

  望月、九尾:小雨,沫沫,别跟这群没素质的人吵架,拉低自己身份。

  这句话着实给她看笑了,用视觉神经想想都能知道出这下三滥馊主意的是谁。

  此时,几条系统提示闪过屏幕。

  玩家【锦帆】悬赏250金币追杀望月、止水(不限次数)。

  玩家【锦帆】悬赏444金币追杀望月、九尾(不限次数)。

  玩家【锦帆】悬赏1444金币追杀望月、琉璃(不限次数)。

  ......

  锦帆:悬赏发了,不限次数,金币交易。

  九月冬:卧槽,老板牛逼!帆哥牛逼!

  芝寒:为什么望月琉璃值1444啊,望月止水250?

  锦帆:因为主人比狗值钱。

  世界频道一阵欢腾。

  有点精神领袖那味儿了。

  影鹤笑了,这么一闹,亡灵海盗的名声算是在整个圣域响彻了半边天,望月琉璃真是手贱成瘾了,看见谁都想欺负两下,没想到踢到钢板了。

  她还真以为玩亡灵族的都是落单小玩家呢,只不过不想和她计较罢了,单机玩家都是从一个又一个操作难上天的游戏里混出来的,杀她们这种开着自动才能把技能放清楚的混子,易如反掌。

  影鹤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装备上打怪爆的一些新装备,点开了15级~20级的地图,开始欣赏望月的玩家被亡灵海盗残忍屠杀的优美场景。

  这时,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望月、小傲:来不来我们帮会?有个副会长的位置。

  ???

  她可真是地铁老人看手机脸。

  这是被杀的神志不清产生幻觉,分不清敌我了吗?

  影鹤:失忆是一种脑部受创产生的病症,建议及时就医。

  望月、小傲:什么东西?

  影鹤:你们会长为了保持等级榜第一,故意清我挂机,还想拉我进会?

  望月、小傲:不是,你不懂。我们帮会有两个派系,那群疯婆子只是暂时性地占了上风,我们正常人是自成一派的。

  望月、小傲:上次问你买腰带,也是想超过那个疯女人,不然帮里人不服我。

  影鹤看到这里,又迷惑了。

  真是一群神奇的人,才玩了两天,都能整出派系斗争了,好活,好活。

  影鹤:.我是休闲玩家,勿扰。

  说完就把聊天界面关了。

  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开区短短几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亚特兰蒂斯大陆对瑶洲大陆的琼州岛宣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