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第一帮会 素质极差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3854 2020.08.27 18:20

  瑶洲大陆.紫竹崖

  一道残月挂在天上,被一缕一缕朦胧的雾气包裹着,就像雨后的西子湖一样,带着神秘的美感。

  小溪中淙淙的流水淌过,偶尔有几声蛙鸣。

  真是情侣约会赏景的绝佳胜地啊。

  此时,两个裹得像木乃伊一样的亡灵族玩家,此时正蹲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聊天。

  和这美妙的夜色格格不入。

  “你知道现在一件紫色装备,那些大佬在交易所开价多少吗?”锦帆真没想到影鹤直接就把得来不易的装备送给了自己。

  “不知道。”她还没打开过交易所。

  “听说一个小时前,一双鞋子就被炒到了一万二。”锦帆把自己眼疾手快截来的图分享给她看。

  20级通用紫色鞋子——成交买家:望月、琉璃。

  是个牧师。

  影鹤只淡淡地瞥了一眼,她玩游戏又不是奔着赚钱去的。

  “这个任务还不是靠你才做完的么,以后有副本继续组队。”

  凭白省了一万二,今夜的月色真是格外美丽。

  甘宁隔着屏幕笑得惊天动地,全息识别出来的骷髅头都变畸形了。

  3149的三个室友拎着外卖回来,楼道里就听见惊雷一般的狂笑,打开房门,只见他们人傻钱多的富二代阔少,戴着头盔在床上扭来扭曲,宛如少女初恋般兴奋。

  “不是,宁少,人校花可是专程逃了两节课来看你打球赛的,你躺宿舍里就打游戏?”舒扬人都看傻了。

  “哎,可怜的婷婷,‘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徐正溪叹了一口气,他们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人家是连校花都看不上。

  “这世道,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一个有些微胖的清秀小哥慨叹道,他是3149的宿舍长齐瑞。

  不过不管他们嘀咕什么,甘宁都听不到,因为头盔的隔音效果堪称一绝。

  他还在游戏里和影鹤商量着他的五星任务什么时候做呢。

  “滴滴,玩家望月、小傲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一条系统消息在影鹤的游戏界面右上角弹了出来。

  她想起了那个一万二拍了双鞋子的奶妈,他们应该是一个帮会的。

  望月、小傲:腰带卖不卖?

  影鹤疑惑他到底是哪来的信息,突然想到好像有个装备榜。

  打开那个榜单一看,武器榜第一就是她的紫武修罗之花,只不过这是幽冥毒师专属武器,这一职业等级超过十级的还不到二十个人。排名第二的就是一把蓝色武器了。

  通用型装备零零总总加起来差不多有五六个,其中一个拥有者ID她认识。

  精灵族通用头盔——

  亡灵族通用的腰带想要的人自然就多了。

  这个望月、小傲信息库还没更新呢。

  影鹤:不卖。

  望月、小傲:一万五?

  影鹤:送我朋友了。

  望月、小傲:不是,嫌钱少?

  影鹤:我不是说了送我朋友了?

  望月、小傲:你朋友给你多少钱?

  她懒得理这个人,直接关闭了对话框。

  就在这时,世界频道一条消息炸了出来。

  长歌当哭:望月的人是不是抢Boss上瘾了?我们打了百分之四十的血,非尼玛手欠?

  影鹤和锦帆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带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意思,蹲在树上,津津有味地等着下文。

  望月、止水:笑死人了,那BOSS头上是写了谁家的是吗?你喊喊他答不答应你?

  芝寒:哦,那意思就是大家可以随便抢望月的BOSS是吧?

  望月、九尾:我听错了吧?就一个全身绿装的菜逼也敢说这种话?

  悠然南山:别和望月的废话,这群人素质可差了。

  望月、霓裳:哪来的道德婊啊?玩个游戏菜是原罪不懂吗?

  望月、琉璃:行了,别吵了。记住这个帮会,以后他们打什么Boss,我们就抢什么Boss。把他们全都打退游。

  望月、止水:就是,一群废物,有本事也花一万二拍个装备啊。

  芝寒:哇,这既是第一帮会吗,好害怕哦。

  长歌当哭:望月止水真是好一条舔狗,舔功了得。

  ......

  再联想到那个语文老师死得早的望月、小傲,影鹤皱了皱眉,不禁有些反感这个第一帮会了。

  锦帆:这个望月琉璃好像是他们会长,还是个富婆,止水是副会长,一直在舔她。

  影鹤:这种帮会长久不了。

  锦帆:为什么?她们那批人是从另一个MMO类游戏一起过来的,都是挥金如土的大佬。

  影鹤:因为这个游戏,有的东西不是钱能买得到的。

  锦帆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锦帆:我怎么觉得你像内部人员一样,知道很多加密信息。

  影鹤:你想多了,主要是智商高。

  锦帆:行吧,就文化人儿,文化人儿呗。

  影鹤点开了地图,其实望月的人有一点说的不错,圣域这种游戏,菜是原罪。所以她要想想办法升级了,不然装备都穿不上去。

  她问锦帆知不知道哪个野怪特别密集,玩家还很少,可以站在制高点引怪不会被攻击到的地方。

  锦帆:这你就问对人了,我上这游戏第一天,就把幽冥地府所有图都跑了一遍。

  影鹤:所以,在哪里?

  锦帆:在无尽汪洋(29.498)。

  ......

  果然这个人的话是没有逻辑的,上一句和下一句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锦帆带她传送到的地方,在无尽汪洋的水下两百米处。

  这个地方,人族和精灵族玩家是不会来的,每秒丢失百分之0.5%的生命值,四分钟不到就死透了。

  所以他们可以心无杂念地安静刷怪。

  水质澄澈透明,许多性格温和的小鱼在周围游荡着,一座座五彩的珊瑚岛礁下,松软的沙土表层有无数只二十五级的野怪寄居蟹爬来爬去。

  影鹤不由得惊叹,在这里刷怪,效率要比那些陆地地图高五六倍。

  “咱们站这岛礁上,我先丢暗潮涌动引怪,你再叠加修罗血印技能,这个小怪的血量虽然厚了点,但十五分钟我们应该就可以刷完一批。”

  两人明确了战术以后,就开始第一次试水。

  这种未开荒的地图,虽然不用担心玩家的威胁,但是地图本身潜在的未知变数还是很致命的。

  几只泡泡鱼在他们身边游来游去,不时用鱼鳍拍拍她的脸。

  影鹤想起了小时候家里水族箱中养的狮子金鱼,那头上的瘤都快比身子大了,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掉一样。

  一波小怪数量不是很稳定,大概在三十只到五十只不等,而且它们的血量还有差异。

  出了精英怪物的话,他们这种菜逼等级的攻击,就像在挠痒痒一样。

  幸好修罗血印叠加十层引燃的真伤十分可观,精英怪物打个半小时也是能打死的,有一只还爆了件25级的蓝装,感觉在这里挂一夜,都能把二十级以后的蓝装凑齐了。

  两人刷了一个小时,都14级了,影鹤的经验条在59%,锦帆的经验条少一点,12%的样子。

  锦帆看没有异常,就跟影鹤说他挂机了,加个微信,有事微信找他。

  影鹤点点头。

  也快十一点了,想着无事可做,就点出了托管助手,下了游戏舱。

  看了眼工作手机,她的憨批同事们又在小群里斗图,有几个人还创了个帮会,叫“专业抓小三”。

  可以的。

  内心默默认同了同事们的社会价值观,把工作手机放一边充电,拿起两年前买的苹果X。

  一条消息让她笑逐颜开。

  春杪:我回国了。

  ......

  凌文若:约!约酒!

  春杪:青松叔叔问你什么时候回家,他和艳青阿姨都很想你。

  凌文若:他们俩能想我就有鬼了,是罗艳青的拖油瓶儿子扶不上墙吧。

  春杪:你嘴还是那么毒。

  春杪:我回国了,明天我去上海,下了班打电话给我。

  凌文若:老地方。

  说起她的家世,那可真是段长篇大论。凌文若本家,凌氏集团的产业包揽了房地产、娱乐、芯片、游戏机、珠宝等等领域,奥斯卡唯一的两大华人影后,火爆亚洲的菲尼克斯男子组合,两千多个高端楼盘项目,全息网游86%的市场份额,作为国礼献给英国王室的顶级碧玺,这些全都是凌氏集团的成就。

  她的家族构成很简单,祖父祖母是凌氏企业的开创者,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就是她凌文若的父亲凌青松,次子凌朝夕常年旅居海外,至今未婚。

  凌青松的第一任妻子,是上海的富商之女苏婉蒂,婚后只有凌文若一个女儿。

  但商业联姻并没有感情,凌青松随后就出轨了自己的女下属罗艳青,原配苏婉蒂不愿意委曲求全,便离了婚。

  凌文若被判给了凌青松,凌青松本家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对罗艳青和她前夫的儿子青睐有加,倒是慢慢冷淡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她想着婊子配狗,眼不见心为净,就出国和舅舅凌朝夕一起生活了。

  凌朝夕是一个很阳光也有才华的人,在国外搞起了自己的摇滚乐队,天天串场到各个天后diva的演唱会做背景板。

  凌文若在他的影响下,渐渐也爱上了摇滚和金属乐。

  可能其他顶级富豪之家的子女,被小三抢夺了属于自己的东西,都会哭天抢地拼个你死我活。

  但她无所谓,一是对钱没有执念,能管个温饱,听听自己喜欢的演唱会,买得起想要的东西就够了。

  二是苏婉蒂有钱,既然女儿都表态了明确站她的边,那生活上肯定不会亏钱她。只要凌文若一张口,就是几十万几十万的往她账户上打。

  记得上大学的那一年,苏婉蒂专门抛下了一个五十亿的医疗合同,特地跑到美国来帮她搬行李,开车送她上学。千叮咛万嘱咐,就怕女儿在异国他乡受委屈。还一次性给凌文若打了五千万,实际上五年本硕连读下来,凌文若就用了三百万不到。

  其他的钱她都用来投资了,现在往少了算也是个小型亿万富翁。

  但凌文若太低调了,或者说根本太宅了。

  除了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春杪,很少有人知道她原生家庭富得流油。

  “啊,春杪那个小妞,也不知道国外混了两年,现在长啥样儿了。”

  ......

  “以前的MMO游戏,都重在做PVP,注重玩家之间的抗争。我们这个产品一直贯彻的思想是颠覆以往的游戏,创造一个魅力无穷的PVE世界。”

  今天也不知道刮的什么风,品挚的总裁——裘赛文亲自下凡来给他们开会。

  她一直想问裘赛文,他是不是有个儿子叫裘赛罗。

  这个斜刘海的美籍总裁,审美品味和他的社会地位一点都不符合,打扮的像个日本视觉系偶像。

  重点是他也是麻省理工毕业的,他俩还是校友。

  只是凌文若每次看见他都觉得很出戏。

  “小凌,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裘赛文盯着憋笑憋的很辛苦的凌文若,点了她的名。

  她一惊,随即面不改色地说:“我觉得,您说的非常对,PVP这种逼迫玩家氪金的模式,和我们高端大气的游戏概念一点都不符合,我觉得PVE这个设定非常的前卫,非常的好,在日后的推进过程中,一定能够很大程度上增强用户忠诚度。”

  裘赛文一眼就看出她在搪塞,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微妙表情。

  “行啊,既然你这么有想法,后续的PVE,你来做审核副总监。”

  “今天下班之前,把企划表做好,传到我的邮箱里。”

  凌文若保持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好的,裘先生。”

  她的内心有八百万草泥马奔涌而过。

  我**你个**。

  今晚又要义务加班了。

  又是想辞职的一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