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锦帆卖号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2585 2020.09.02 20:17

  临时接到调任通知,有一个隐藏秘密副本诡雾迷城被玩家开启了,项目总在查看副本策划案时,发现该项目的策划人是凌文若,于是她又光荣地加班了。

  “这个隐藏副本的奖励是地阶宠物——巫毒娃娃,我在设计这项目各类数据的时候,难度是依据副本开启人自身等级而定的。诡雾迷城这个副本主打的是东方灵异元素,整个瑶州系统的元素太过单一薄弱了,这也是我在整体模式下作出的一些调整。”她顶着个鸡窝头就来开会了,反正互联网公司除了商务部和宣传部,其他人都随意地跟在家一样。

  各个相关部门开了一两个小时的研讨会,最后一致认为这个副本对于当前游戏平衡度的影响并不大,遂决定散会。

  令她有些意外的是,开启这个副本的,居然是一个挺眼熟的名字——萧清水。

  上次和他一起打了一次副本,操作还是有点东西的,感觉是电竞老油条了。

  “小凌啊,你来一下8楼咖啡厅。”裘赛文又带着他的性感飞机头来上班了,不知道有什么义务劳动任务要交代给她。

  品挚大楼里的生活配套还是挺齐全的,有咖啡厅、健身房、游戏室、餐厅,经常一到下午两点上班的时候,整栋楼里都弥漫着滚滚浓烈的咖啡香气。

  “啥事儿啊,BOSS。”凌文若打了个哈欠,看了看表,夜里九点多。

  裘赛文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和一根钢笔,递了一张新的劳务合同给她。

  “项目副总监...月薪底薪三万八...”。

  好家伙,这底薪直接翻倍了,不过在魔都,这底薪还真的不算什么。

  “小凌啊,你来公司挺长一段时间的了,你的业务能力和工作能力,我们这群管理也看在眼里,所以呢,上次口头上给你晋升了副总监,这次呢,是正式合同。”裘赛文有点像老妈妈一样语重心长地和她说道。

  “哦。”凌文若也没啥反应,她本来就不缺钱,上班就是为了锻炼自己而已。

  仔细阅读玩了文件明细以后,爽快地在合约上签了字。

  下班后,她突然有点想吃关东煮了。

  打了辆滴滴晃到了一心居酒屋,爽快的东北大叔操着一嘴的口音问她:“今儿咋没看到那个黑头发的小姑娘撒?”

  “我一个人来的,来碗关东煮大杂烩,饿了。”凌文若把包往榻榻米上一放,瘫在了毛垫上,这上一天班,谁不葛优瘫呢。

  “好叻。”大叔爽快地应了声。

  过了五分钟,散发着淡淡昆布香气的日式清汤关东煮就端到了她的桌上。

  萝卜、魔芋、牛筋、鸡蛋和扎着口的福袋,真是好治愈的一顿夜宵啊。

  ——————————

  锦帆正在教室里上着水利与抗洪工程课,静了音手机放在桌上突然开始震动。

  来电显示——妈妈。

  他赶紧把电话挂掉,微信问了句咋回事儿。

  妈妈:你爸和人签了一个诈骗合同,公司股份全被套走了。

  锦帆的脑子里轰地一声炸了,他连忙确认了下是不是在开玩笑。

  他妈说没开玩笑,还把公司转让声明给他看了。

  锦帆:不是,那家里现在还有钱吗?

  妈妈:你爸欠债两千多万,我们现在正商量着把别墅卖了,还一部分的债。

  他关掉了微信,只听见脑子里轰隆轰隆的,像是在电闪雷鸣。

  这是莎士比亚的戏剧情节吧,顷刻之间就家破人亡了?

  锦帆甚至开始思考他该如何谋生了,潇洒富二代一夜变成落魄乞丐。

  下了课后,舒扬几个人喊甘宁去打球。

  “喂,大宁子,球场去玩会儿不?”

  等了半天,没人回应。要是放在以前,甘宁肯定一蹦三尺高地和他们勾肩搭背地打球去了。

  舒扬感觉奇怪,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米八七的大个儿像受了伤的狗子一样,趴在桌子上呆呆地望着黑板。

  “你怎么了,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我破产了。”

  “......”

  众人一阵静默,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大家纷纷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拍了拍甘宁的肩膀

  “兄弟你放心,只要我们有一口饭吃,就肯定不会饿死你的!”

  甘宁心里极度崩溃,昨天还在游戏里花酒天地,今天就背负了二千万巨债。

  游戏号能卖吗,他好难受。

  中午点了个四川重辣风味过桥米线的外卖,加了好几片厚实的牛肉,吃着吃着只感觉食之无味。

  徐正溪和齐瑞从食堂回来,小声地在门外叨叨了许久。

  “不是,我也没想到谢思婷这么不靠谱啊,你赖我干啥......”

  “你可闭嘴吧,这让大宁子知道了,还能得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等他们两个进门,甘宁用纸巾擦了擦嘴,问了句:“说吧,怎么了。”

  两个室友相视一眼,谁都不愿意说,一个接一个地摇头。

  “谢思婷怎么了?”他非常平静地看着徐正溪和齐瑞,好像只是在问他们中午吃了点啥。

  门外传来一声叹气声。

  “你们瞒着他,他不早晚也会知道么。”舒扬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一罐可乐放在甘宁的面前。

  “老徐和谢思婷说了你家破产的事儿,她要和你分手。”

  甘宁说了声知道了,反应十分平静。

  谢思婷是他们学院的系花,之前他在篮球队的时候,就一直倒追他,说什么运球姿势可帅了,走进了她的心里。

  前两天他退出篮球队之后,想着有时间谈恋爱了,就答应了她的表白。

  “大宁子,你想开点啊,古人说得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大不了咱换一件儿啊,别伤心。”齐瑞用他胖乎乎的手,拍了拍甘宁的背,生怕他想不开投河自尽。

  甘宁心里其实没什么感觉,要说喜欢,也不是很喜欢谢思婷,只是想试着了解了解,没想到自己先被甩了......

  “你们担心我干啥啊,我没事儿。”他笑了笑,起码他的这几个室友,还是真朋友。

  下午上完课。

  晚上.游戏内

  亡灵族频道

  锦帆:高价出售此号,退游。

  江枫渔火:哥,你咋了啊,咋就退游了??

  思无邪:两万卖不卖?

  九月冬:说啥呢老哥,咱不是还要一块儿打副本吗?

  锦帆:急用钱,价高者得。

  ......

  锦帆要退游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游戏内的大江南北。

  望月家族在篝火营地开了场大型庆祝联欢会,欢送天天清他们挂机的讨厌鬼退游。

  春杪打电话给凌文若,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差点一口牛筋卡在嗓子里。

  于是她马上微信找了锦帆。

  影鹤:怎么了?你急用钱?

  锦帆:嗯,我家里破产了。

  ???这么惨的吗,影鹤不禁满头问号,搁这儿演日剧呢。

  影鹤:你负资产啦?

  锦帆:负两千万,玩个锤子。大四一开学我就找个公司上班赚钱去了。

  影鹤想了想,这两千万对她来说就是一笔小钱,但是不可能就这样资助一个刚认识了几天的人。

  她又不是天使扶贫基金。

  再说,要是让他打欠条的话,欠谁的不是欠。

  身为资本家,一定要有利用他人劳动价值的觉悟!正好她现在工作内容变杂了,有些机械性的不需要动脑子的东西,找个助理来做就好了。

  影鹤:我这儿缺个助理,月薪两万,你来不来?

  锦帆:啊?还有这种好事儿?

  影鹤:你来不来,一句话。

  锦帆:来!来!

  影鹤:那你先别卖号,我们公司就是圣域的出品公司,有些工作内容你必须有号才能进行。

  锦帆:???你真的是官方人员啊???

  手机屏幕那头的甘宁震惊了,这一天过得真是一波三折,波澜壮阔。

  他在游戏里的好友居然是GM!

  GM还邀请他去品挚工作!

  天呐!

  破产的绝望都变成了生活的希望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