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诡雾迷城【中】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2376 2020.09.05 01:21

  嘹亮的唢呐声冲破了黑夜的寂静,一阵有规律的锣鼓喧天,想要卸掉人的所有警惕。

  似有若无的肉香盈满了整个客栈,只是那味儿说来也不像什么寻常的鸡鸭鱼猪肉,闻起来带着点儿腥和酸。

  春杪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影鹤给她讲的云南鸵鸟肉事件。

  络绎不绝的脚步声,一群人前前后后颇有次序地走进了这间客栈,

  一阵听着似哭又像笑的声音在这黑夜之中刺耳无比,听着虽然有那么点人味儿,但更像野猫发情时的叫声。

  众人按捺住心里的恐慌,规规矩矩地躲在房里,在小群里疯狂打字聊天。

  除了那断断续续的抽噎声外,还有奇奇怪怪的捣鼓动静,不知道在搬些什么,那锅碗瓢盆还掺和了进来,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等了那么一会儿,只听楼下传来阴不阴,阳不阳的拜堂喊声,就像许冠杰那版笑傲江湖里,东方不败发出来的声音。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

  “夫妻对拜!”

  漆黑一片的二楼,只被楼下映上来的那通明灯火照亮了一些,那不停歇的抽泣声,由远及近,似是离人只有那么一扇门的距离。

  突然间,周围变得一片漆黑,那万般喧闹好似也从来不曾存在过。

  冷冷的月光之下,门口站着的一个黑色身影,清晰可见。

  这纸糊的门和窗户不能给人带来一分的安全感,只要轻轻地戳一下,就破了。

  “吱嘎-嘎-----嘎-------”。

  客栈那八十年前就该报废的老木门,轻轻一推,就开了,老瞎子给的符咒跟一张废纸样落到了地上。

  一张惨白地毫无生气的脸,一身褪了色的大红嫁衣。那女鬼就站在门口,直愣愣地盯着她,十根刚在泥地里刨过土的黑指甲向她伸了过来。

  影鹤闭上了眼睛,这个建模到底哪个人做的,死的也太惨了吧,牙缝里还留着一根菜叶子。

  ......

  临时任务小群

  影鹤:我死了,刚来的时候放了两个路标,你们后期跟着路标走。

  锦帆:??我感觉啥都没发生啊你咋就挂了?

  春杪:屁的什么都没发生,我看到有个影子从我门口飘过去了。

  锦帆:我靠,你别吓我,我胆儿小。

  看着周围一阵白光闪过,影鹤又被传送到了刚来时的那条大马路上,也就是那个幽深小径的入口处。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她放在这儿的星盘,不见了。

  临时任务小群

  影鹤:完了,路标没了,你们知道阴阳八卦阵怎么破吗?

  春杪:我们又不是搞玄学的,咋能知道这乱七八糟的。

  萧清水:不慌,怎么破,你说。

  不愧是第二帮会的老干部了,打什么本儿都平心静气的。

  影鹤:我简单点说吧,这个八卦阵是用来镇鬼的,主要分八个门,其中开、休、生是三个可以逃出去的门,死、惊、伤是必死的门,景门和杜门看你们运气好不好,运气好可以和那里的BOSS一战,运气不好等于死门。

  锦帆:......你是来搞心态的吧?

  她真的不是搞心态,原先他们进去的那条路就是生门,按照她的计划,是可以安安全全地出来的。

  萧清水:我知道,是不是诸葛亮的石兵八阵。

  影鹤:对。

  好家伙,他既然知道这个,那自己不就不用操心了吗。

  这边儿神经大条的影鹤已经开始心安理得的逛交易行了,那边春杪三个人还身陷水深火热之中,被吓得昏天黑地。

  那女鬼在他们门前晃晃悠悠个不停,这个门前蹲两秒,那个门前蹲三秒,来来回回就像吃饱了饭在消食一样。

  但奇怪的是,他们三个居然都没事儿。

  天亮之后,2205的算命老瞎子死了,NPC不像玩家,死了还能复活。那给他们画符的老瞎子,死状惨烈,肚子被剖开,白花花的肠子和油脂流了一地。

  众人抹了抹眼睛,视觉冲击力太强了。

  隐藏副本打过一次就会消失,无论失败还是成功,里面所有的数据都会在系统中被删除,就像这个算命的老瞎子,NPC也就是一串数据罢了。

  随着鸡叫声响起,太阳慢慢冒出了头,萧清水看了眼游戏时间,上午六点。

  系统:请按照提示,选择您将要去到的任务口。

  下一个任务出现了。

  那客栈里的账房先生还是像个机器人一样,靠在前台打着算盘,好似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当三人疑神疑鬼,左顾右盼地走出客栈大门时,才发现,这游戏场景又变了,客栈居然处在一个孤岛一样的圆盘上,他们脚下的圆盘四周呈放射状,延伸出八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石桥,石桥的那一边,是黑漆漆的八个传送门。

  意思就是要让他们随机选一条路了。

  春杪伸出头往水里看了看,水底全是乌黑油亮的水蛇,弓着身子在底下游来游去,密密麻麻地宛如头发丝一样。这掉下去何止是被咬一口......这简直是密恐蛇恐福利啊......

  “清水,咋走?”锦帆问道。

  萧清水刚要开口说话,他们所处的圆盘连着那八根石桥,突然开始飞速转动了起来,三人拽住客栈的门,巨大的离心力差点把最外面的春杪甩飞出去,幸好锦帆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她。

  待到那圆盘转速慢慢变弱后,三人才松了口气,爬起了身,只是现在谁也不知道哪根柱子对着的是哪个门了。

  休门位于正北方,休门和生门在其两侧,原本萧清水是想通过太阳升起的位置来判断这三个门在什么地方的。

  现在显然是行不通的了,整个盘根本没有按照东西南北的方向去摆。

  头顶上方,一股黑色的阴云不知从何处袭来,开始慢慢地将那太阳包裹住。他们必须快点想出办法,否则没了阳光,周围的一切又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子了。

  “这个盘里,有3/8的区域是安全的,也就是说,两个人去占两个点,这两个点中间隔一个门,两点连线的垂直方向对着的门作为第三个点,这三个门里,必然有一个是安全门。”萧清水在脑中构思着八卦图,很快他就捋清了思路,这个局绝对是可以破的。

  “哈?你说啥?”春杪一脸懵逼,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个游戏对她这个数学白痴这么不友好?

  锦帆很轻松地理解了他的意思,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看向了还处在状况外不知所云的春杪。

  “你们要干嘛?”她感觉到了两束不怀好意的目光盯在了她的身上。

  “女士优先。”

  萧清水和锦帆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们要让春杪先选一条路,看看在石桥上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单身没有八百年真的做不出你们这种缺德事儿!”春杪恨恨地朝他们啐了一口,气鼓鼓地随便选了一条石桥,稳稳当当地走了过去。

  锦帆隔着春杪一个门,选了第二个点。

  萧清水顺着两点之间的垂直线走到了第三个点处。

  三人站在黑黝黝的传送门门口,互相对视了一眼,一前一后地迈了进去。

  到底他们,谁进了生门,谁进了死门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