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裕知VS香椿【终】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5339 2020.09.09 00:42

  —裕知篇—

  夜深了,摇曳的烛火在夜空中飞舞,一只扑棱蛾子从窗口飞了进来,在灯笼罩子旁扑腾着翅膀。

  裕知从梦中醒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身畔的仍是空荡荡的。

  又在看书了。

  她叹了口气,提起灯来,让仆人泡了杯热茶。

  回廊之中,借着壁灯的光亮,她慢慢向前摸索,四处的障子门都紧紧关闭着,那些歌姬也都早早休憩了,只有书房还亮着昏黄的烛火。

  她端着一杯热茶,轻轻推开了障子门。

  藤堂罕见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的面前还摆着一本印着汉字的书,她只能读懂那个名字,叫什么三国志...

  他总是这么用功。

  裕知想起了父亲晚间和自己说的话。

  “四皇子心机颇深,但他的确是个有手段,有政治眼光的人。他做过的事,其实我都知道,我愿意帮他掩埋那些证据,都是因为你。”

  “是你不顾为父的政治立场,坚持要嫁给他。我希望你明白,你的婚姻,牵一发而动全身。”

  裕知知道他在三原之战赢得不光彩,赢得不磊落。

  但她不在乎。

  那年地震,灾民流离失所,朝廷赈灾物资被各级官员层层扣押,动荡与混乱像一层阴霾一样笼罩了整个日本。

  她那时还年少,不喜欢听大人的话,穿着一身男儿装就偷偷溜出了门。

  就是那天,她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多连吃一顿饭都成了奢望的人,那些灾民坐在路边,露出呆滞惶恐的表情,每个人都灰头土脸,头发上还生了虱子。

  半个馒头掉在地上,整条街的人都蜂拥而至,你争我抢。

  她害怕了,她想回家。

  就在那天,她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布衣的男子,他高高瘦瘦的,驾着马车来了,他的身后还跟着四五辆马车,上面拉着的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的粮食。

  他在路边,和一群武士架起了棚子,拿出了一口大锅,还有好多的碗,亲自生火煮起了粥。

  那群武士在大街上吆喝着,“吃饭了吃饭了,一人一碗粥,别多领。”

  无论是脏兮兮的小孩,身形佝偻的老妇,瘦到只剩下一具骨架的老爷爷,他都会笑着把粥盛满递给他们。

  他笑得是那样的好看,他的眼神清澈又温和,他对每一个人都温柔相待,一视同仁。

  于是她问了一个武士,他是谁。

  那个武士带着鄙夷的表情说,他是天皇的私生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讨厌那个武士的表情,她不喜欢任何人说他的不好。

  那天以后,她经常跑到他施粥的那个地方,等着那个人人都看不起的私生子,等着那个总被派给下等差事的四皇子。

  但他只来了两天,第三天就走了。

  人们说他要去其他地方,帮助更多的灾民。

  裕知很难过,她只能把自己的心意偷偷藏了起来,每天折一只小船,让它流到湖里,流到他能看见的地方。

  许多年过去了,她已经十六岁了,她长得漂亮,身份又高贵,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王公贵族上门求亲,但她都拒绝了。

  父亲问她是不是有心事。

  她说,她喜欢那个藤堂原野。

  那是第一次,父亲阴沉着脸告诉她,不要再动这个念头。

  因为藤堂原野没有地位,没有钱,他只是一个卑微地不能再卑微的兵马司小官。

  但她会等,她一直求着田中敬元,她求父亲提拔藤堂,她知道父亲是二皇子的党羽,所以她每天都在告诉父亲,二皇子翅膀硬了,他不好操控。

  你换个人吧,你换个人扶持。

  终于,那个机会来了。

  那天,她偷偷挤在人群中,看着他穿着一身英武的军装,骑着马,站在军队的前面。所有人都在呼喊着备受期待的三皇子的大名,只有她认真地祈祷,希望她喜欢的人,不要在战斗中受伤。

  那三个月她等的太过漫长,她总在家里等着父亲的消息。

  有一天,朝中传来了前线的战报,三皇子战死了。

  所有人都很彷徨,他们以为这场战争势在必得,这不过是一场平叛而已,十二万大军怎么可能输给八万人。

  但事实就是,藤堂思礼和他的将近七八万部下,死在了关中,死在了荒郊野岭之中。

  也许十年以后,他们的尸体,会浇灌出一树美丽的樱花。

  就在大臣们绝望之际,那个不被所有人看好的私生子凯旋了,他带着松浦的人头,回到了京都。

  他身上的铠甲,裂痕一道接着一道,甚至好看的脸上,也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疤痕。

  天皇给了他无尽的赏赐,还给了他一个女人。

  那个叫香椿的关中第一美女。

  裕知害怕了,裕知害怕自己喜欢的人被抢走,她连夜去求自己的父亲,求他去天皇那里请求一纸赐婚。

  她能感觉到,那是父亲对于她最后的忍让和成全。

  藤堂接受了天皇的赐婚,他非常平静地接过了那一纸诏书。

  但他并不想娶她为正室,他亲自登门,请求她的原谅。

  他说,他的心里曾经有一个人,那是永远为她保留的位置。

  他跪了很久,跪到裕知故意把他晾在院子里,出去玩了一天,回来的时候,他仍然跪在那里。

  所以裕知妥协了,她一步又一步地妥协。

  藤堂说他喜欢听歌姬唱歌,所以她同意他把人买进府里。

  藤堂说他不喜欢京都的官场,她就跟着一起到了乡下。

  只是他对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感情,他总是那么陌生且疏离,他好像从来没有和自己结婚,他和政务结了婚。

  裕知叹了口气,轻轻地把手中的热茶放在了桌上。

  ——

  锦帆挂了会儿机,出去回了个微信,发现自己手机炸了。

  未接来电——影鹤

  未接来电——春杪

  未接来电——九月冬

  ......

  他赶紧打给了影鹤,但是他又感觉这女人神龙不见尾,八成不会接。

  “喂。”电话那头,清冷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一些噼里啪啦战火的杂音,还有各种技能的特殊音效,吵得不可开交。

  “打我电话干嘛?”他赶紧把电话拿离了耳朵,问道。

  “大陆战了你说干嘛,还有四十五分钟到七点,七点你不来,我就帮你指挥亡灵海盗了啊!”影鹤似乎正在激烈地战斗中,语气都显得略微暴躁。

  “马上马上。”锦帆挂断了电话,他都忘了今天有大陆战,都怪萧清水,莫名其妙进个隐藏副本。

  回到游戏,他刚解锁,就看到一个女人坐在他的面前。

  卧槽简直吓老子一跳。

  裕知见藤堂醒了,轻声叮嘱了句:“早点休息。”

  锦帆看了眼桌上的热茶,一股香气沁人心脾,于是乎喝了一口。

  系统:经验+0.5%。

  看到这个提示,锦帆连忙一饮而尽,一杯茶加了3%的经验,妈的,他要找个茶缸泡进去。

  —香椿篇—

  “大人,棉絮已经备好了,现在送到山上去吗?”家仆问他。

  “去吧。”锦帆点了点头。

  家仆先行了两步,锦帆随后也赶往了浅野寺。

  那寺里今天来了个进香的婆婆,香椿和她交谈甚欢的模样,两个人说说笑笑,全然没有在意到他来了。

  “哎呀,我那孙子,学啥啥不成,他爹娘啊去了别的地方,就留我一个老婆子照看他,我又不会什么东西,你说我怎么教他呀。”那老婆婆叹了口气,似是为了孙子的教育问题烦心。

  香椿拉着婆婆的手拍了拍,温柔地告诉她:“那把您的孙子带来我这儿,我会教他念书。”

  那婆婆似是有些不好意思,问会不会叨扰到她。

  香椿笑着摇了摇头。

  “反正我在山里,也没个人和我讲话。”她说到这的时候,神情似乎有些落寞。

  这山里的确安静,但就是太安静了。

  锦帆看着她和村民们交谈,着实也不忍打断,摇了摇头,准备下山去了。

  “藤堂大人?”

  香椿不知何时注意到了他,迈着小碎步跑到他的跟前。

  “多谢大人送来的棉絮,这点小事,真的是麻烦您了。”她真诚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像藤堂这样日理万机的人,会将她这样一个小小的请求放在心上,真的是令她有些意外。

  锦帆看着香椿柔软又有光泽的头发,忍不住摸了摸。

  就像摸一只小狗一样。

  “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他如是说道。

  香椿似乎有些惊讶,他的行为着实有几分反常。

  看着男子渐渐走远的身影,还有空气中残留的紫藤花的香气。

  她好像,并不反感他的碰触。

  “大人!”

  锦帆听到身后传来女子的呼喊,他转过身去。

  香椿似乎是鼓起勇气,大声地喊道。

  “大人,山神祭我们一起去看吧!”

  说出这句话时,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了,明明她应该和藤堂保持距离的。

  但她总感觉,现在的藤堂,好像不是以前的藤堂了。

  他的眼神中,少了几分焦虑的算计,多了几分坦荡,和洒脱。

  锦帆笑了笑,答应了她的邀请。

  “好。”

  —山神祭—

  裕知今天特地打扮了一番,她早早地便做好了早餐,等着藤堂醒来。

  “早。”

  锦帆出来时,便看到前厅里摆放着丰盛的菜肴,裕知呆在一旁,修剪着花朵,准备做新的插花。

  “呀,院子里的山茶树开花了,我剪了几支,大人你看好不好看。”她把那火红色的山茶,插进典雅的瓶子里。

  那山茶红的十分娇艳,就像裕知一样。

  可惜,他更喜欢清淡的雏菊。

  “嗯。好看。”敷衍的夸了两句,锦帆便准备出门了。

  裕知连忙站起身来,一副有话想和他说的样子。

  “有事吗?”他问。

  “大人,晚上的山神祭,和我一起去吗?”她希望今天,藤堂可以抽出一天的时间,来陪陪自己。

  锦帆想到了和香椿的约定,便摇了摇头。

  “不了,我有约了。”

  “哦,那,大人一路顺风,早些回来。”裕知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还是恭敬地送他出了门。

  锦帆叹了口气,他并不是藤堂。

  山神祭的日子,镰仓要比平日热闹许多。

  街上卖糖人的,和果子的,还有小孩子喜欢的动物面具的摊贩都出来了。

  除了老妪和老爷爷外,今日还有许多年轻的女子上了街。

  “闭上眼睛!”

  锦帆根据他和香椿约定好的时间,在集市等着他。

  听到身后传来那有些调皮的声音,他笑着闭上了眼睛。

  一双有些冰凉的手,在他头上套了个什么东西。

  “好啦!睁开眼睛。”

  他照做了,原来是个狐狸面具。

  香椿给他买的礼物。

  她也戴着。

  “我昨天帮山下的刘伯伯他们做了些针线活,他们给了我点钱。”

  “也不知道大人喜欢什么,就自作主张送你这个啦!”

  香椿摸了摸头,她其实知道,藤堂不会让她还什么人情,藤堂想要的东西,她也给不起。

  但人嘛,骗骗自己也是好的,假装有来有往。

  锦帆看着少女有些殷红的脸庞,摸了摸那有些粗糙的面具。

  “嗯,我会好好收藏的。”他如是说道。

  两人在街上逛了好一阵子,还吃了许多的章鱼烧。

  很快便到了夜里,那祭祀典礼如期举行了。

  礼乐队的演奏和跳大神的环节必不可少,在那之后,河上还放起了不少烟花,虽然颜色单一了些,但不妨碍它为今夜的浪漫增彩。

  “谢谢大人,来和我一起看山神祭。”香椿小声地向他道了谢,害羞且腼腆。

  锦帆坐在小河旁的石栏杆上,看着周围一对对情侣人来人往,他有些羡慕这单纯的游戏世界了。

  但他马上就要走了。

  香椿也只是一个NPC。

  还是一个限时副本的NPC。

  “你要好好保重。”锦帆很认真地对她说。

  “诶?”香椿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她不明白为什么藤堂突然说这句话,就像。

  就像永远不会和她再见了一样。

  锦帆专心地看着台上,不再和香椿对话。

  那灵媒在万众瞩目中,终于登场了。

  她先是说了些祝大家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之类的吉祥话,接着又念了些他听不懂的咒语。

  等到那繁琐的步骤一个个地过去,才到了最后的压轴环节。

  灵媒拿出了那扇任意门。

  那扇他见过无数次,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任意门。

  正当她问起,有哪位大胆的义士,愿意进到这个镜子里,一探究竟的时候。

  锦帆刚要起身,一阵意外的骚动声传来。

  他看到,西边的天空,扬起了阵阵乌黑的浓烟。

  那是,将军府的方向。

  “将军府走水啦!”

  那刺耳的通报声让他变得心烦意乱。

  久违的系统提示居然弹了出来:请选择【救火】还是【进任意门】。

  一张楚楚可怜的脸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大人,晚上的山神祭,和我一起去吗?”

  “不了,我有约了。”

  草,真麻烦。

  锦帆在心里暗暗骂了句。

  还是点了【救火】选项。

  他把香椿一个人晾在了山神祭,那时,她脸上的表情,是他读不懂的情绪。

  那游戏里的角色自动地向着将军府跑去,滚滚浓烟从四面八方涌来,门已经被烧得焦黑不堪。

  姬妾和仆人们大多都已经撤离了出来,问起怎么走水的,谁都不知道。

  “将军,夫人刚又进去了,拦也拦不住,说是要拿什么东西。”一个仆人大声喊道。

  锦帆两眼一黑,每个副本总会有奇奇怪怪的人跑出来给他增加难度。

  不过任务还是要完成的,他拎起一桶水泼在了身上,冲进了火里。

  “田中裕知!”他大喊着那个女人的名字。

  也许这是他作为藤堂的最后一天,唯一不可以自私的一件事情。

  “...大...人”

  微弱的呼喊声,从回廊的右边传来,那是他的书房。

  锦帆拨开浓雾,掩住口鼻,一脚踢开了那紧闭着的障子门。

  他看到裕知,紧紧抱着一本书,痛苦地匍匐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你想死是不是?”锦帆一把抓起田中裕知,就往门口赶去。

  她似乎是吸入了太多的有毒烟雾,神智已经不太清醒了。

  正当他们要跑出这着了火的府邸时。

  “哐!”

  一根巨大的房梁木砸在了田中裕知的腿上,那松动的钉子,刺穿了她的皮肉。

  锦帆有些手足无措,但他还是尽力去抬那根木头,只是太沉了,根本无法搬动,滚烫的木头把他手上皮全部烫焦了,散发出阵阵刺鼻的气味。

  火势越来越旺,那烟熏得人眼泪直流。

  “大人,你走吧。”裕知让他走。

  她从怀中拿出了那本书,那本他晚上一直在看的书。

  锦帆接过那本《三国志》,真是哭笑不得。

  “你是不是蠢?”他真的吐了,有什么会比命还重要,NPC也不能不要命啊。

  裕知摇了摇头,她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微弱。

  “走...吧,你...要活...着。”

  视线模糊的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许多东西,那人生的一片片,都像走马灯一样浮现在了眼前。

  年少的初识,暗暗的钦慕,父亲的反对......

  但一块石头掉进河里,是会有响声的。

  ......

  滚滚浓烟之中,锦帆再睁眼时,已然被传送出了副本。

  一片火海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那人山人海的瑶州临安城近在眼前,却让他觉得这一切都不太真实。

  时间 18:53分

  全服公告

  系统:恭喜玩家锦帆通关隐藏副本【诡雾迷城】,获得地阶宠物——巫毒娃娃。

  系统:恭喜玩家锦帆通关隐藏副本【诡雾迷城】,获得地阶宠物——巫毒娃娃。

  系统:恭喜玩家锦帆通关隐藏副本【诡雾迷城】,获得地阶宠物——巫毒娃娃。

  锦帆看着宠物栏里的那个娃娃。

  大红色的礼服,头上别着一朵妖艳的山茶花。

  原来是以这种方式......

  裕知。

  ......

  三行大字飘在琼州岛的上空,萧清水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他开启的隐藏副本,就为别人做了嫁衣。

  “为什么我当时什么奖励都没有啊?”他不解地问了身旁淡定无比的影鹤。

  “生门本来就只是不掉经验而已啊。”

  影鹤淡定地回应。

  谁说通关就会有奖励的,那会是她的设计风格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