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紫色光武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4114 2020.08.26 16:38

  “说真的,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锦帆打了个冷战,他什么都不怕,就怕这种恐怖的歌声。

  “崩!”

  一阵巨响,伴随着山体的晃动,鹰隼那硕大的黑色翅膀从洞口一闪而过。

  “它在攻击这个地方,我们没有脱离追踪!”影鹤用手捂着头,挡着从顶部掉下来的碎冰块。

  前有鹰隼,后有唱歌的女妖,他们必须选一个。

  “我不要进洞!我宁愿给外面那只大鸟啄死!”锦帆看着影鹤望向洞穴深处的目光,千万个不愿意。

  “磨磨唧唧的,走!”影鹤不由他分说,拉着他就往里走去。

  “轰隆!”

  洞口被鹰隼攻击后,大块的冰柱冰锥直接将其堵住,这下锦帆想回去都回不去了。

  两人越往里走,外面的风雪喧嚣声就越小,四周的墙体也开始慢慢由冰墙变成了灰褐色的土墙。

  一路走来,那歌声断断续续,时大时小,似乎远在天边,又好似近在眼前。

  她能感觉到,这条路是一直往地下延伸的。

  他们现在应该是在地底。

  影鹤一直抓着锦帆的手,他才愿意往前继续走。

  空气静谧的,除了那诡异的歌声,就只有两人的心跳声了。

  就这么走了七八分钟,一道幽深且长的台阶下,圆拱形半掩着的木门,赫然出现在二人的眼前。

  虽然只有10%的实体感觉,影鹤仍然能感觉到,锦帆抓她抓的又用力了一些。

  两人偷偷摸摸地从门缝里望进去,一个约莫两米高,穿着祖母绿色长裙的红发女子,正背对他们照着镜子。

  她用那木梳一遍一遍理着自己那头红发,口中呢喃着什么。

  ???——米兰达。

  影鹤顺着往她头上看去,由于等级差距过大,甚至根本显示不了她的等级。

  “你说这是NPC还是BOSS啊?”锦帆凑到她耳边小声地问。

  她也不知道,摇了摇头。

  这个游戏除了为了帮助玩家顺利游戏设置的NPC,打怪升级爆装备的BOSS,还有一类界限十分模糊,很容易发生变异的智能NPC。

  他们被赋予了其他功能型角色不一样的性格以及思想,会因为利益的冲突和情感的变化帮助你或者是攻击你。

  他们可能遇上了智能NPC。

  影鹤从宠物栏里把幽冥影狼放了出来,给它设置了和平模式。

  “你去探一探这个BOSS的触发范围。”

  白手套心领神会地摇了摇尾巴,屁颠屁颠地就跑上前去。

  它先是在屋内的边缘溜达了一圈,米兰达自顾自地唱歌,没理它。

  这间屋子呈一个上圆下方的地堡状,左侧有两扇门,方位仪显示,左边一扇门后的路是深入到地下的,右边一扇门是缓缓往北部地上延伸的。

  那条路正好通向守望塔方向。

  影鹤和锦帆通了个气,只要这个NPC不攻击白手套,就以最快的速度闪到右边那扇门去。

  在白手套又一步一步地向着米兰达靠近,距离她周身一米的时候。

  米兰达的动作不对劲了。

  她的头机械地转动了一百二十度,那双浑黄的眼球直勾勾地盯着白手套。

  影鹤的一颗心都掉到了嗓子眼儿,她的脑海中甚至开始想死了以后要不要再来一次了。

  只见一双大手将白手套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怜爱地抚摸着它的脑袋。

  两个蹲墙角的玩家长舒了一口气。

  “哦~多么可爱的小狗,难道是上帝可怜我,在这孤岛上呆了整整两百年,最后带来的一点慰藉吗。”她痴痴地看着眼前这只蓝色的小狗,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沿着墙角一闪而过的两个亡灵族玩家,还有他们屁股后面跟着的八个任务道具。

  “汪!汪!”

  白手套抗议地叫了两声,它才不是狗!

  还有那两个抛下它偷偷开溜的家伙!

  迅速穿过右边那扇门,门后是一条布满苔藓的潮湿地道,在软烂的泥泞之中,还散落着几多形状怪异的血色小花。

  潮湿的雾气积聚而成的水滴自顶端滴落,有节奏地律动着,就好像心跳的秒数。

  “这花真好看。”锦帆情不自禁地被那一朵妖艳的花朵吸引住了目光,把手伸向了那娇嫩的花瓣。

  “别碰!”影鹤厉声打断了他。

  锦帆触碰花瓣边缘绒毛的手,立马松开了。

  “怎么了?”他有些奇怪地回头问道。

  影鹤说不上来,但她总觉得,这个米兰达太过木讷,流程化,不像一个智能NPC应该有的思维量。

  “走。”她没有解释,只是马不停蹄地继续向前赶。

  这条地道虽然阴森,但却没有其他的小怪。

  “警告!您的宠物生命值急速下降。”

  “警告!您的宠物生命值归零,强制休眠五个小时,当前等级经验值清零。”

  系统的红色警告突然从影鹤的游戏界面跳了出来。

  幽冥影狼的头像变成了灰色,进入了宠物栏休眠。

  “不好,快走!”影鹤看了眼身后那黑漆漆的,深不见底的地道,瞬间反应过来。

  “又咋了?”锦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拉着一路狂奔。

  “米兰达是个BOSS!那几株花就是她的触发感应器!。”影鹤把设置好定位的罗盘甩给锦帆,让他火速开船。

  两人朝着光源处开始狂奔。

  桀桀的阴笑声在他们身后响起,声源的位置越来越近。

  整个山体开始摇摇晃晃,碎石掉落下来打在他们身上,痛的俩人龇牙咧嘴,血线狂掉。

  海盗船的技能只能在地面空旷处使用,刚在地下时,那个技能图标一直是被锁着的。

  随着洞口越来越近,亮光也越来越足。

  锦帆看海盗船技能瞬间亮起,就立刻刷了出来。

  就在他们刚刚驶离出口到达野外的后一秒,一个披头散发,两只手上的指甲变成了黑黑的尖刺,口中嗷嗷乱叫的壮硕女人就跑了出来,她那两只浑浊的黄眼球此刻变成了冒着凶光的黑红色。

  一只路过的寒冰蜥蜴正悠闲地踱着步,还没注意到,就被狂怒状态下的米兰达一脚踩成了烂泥。

  海盗船的速度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整个游戏世界里最快的代步工具了,除了飞行BOSS,没有一个陆地生物可以追上它。

  但米兰达是个意外,她有瞬移技能。

  她会冷不丁地突然闪现到必经之地等着你。

  锦帆为了避开地表的野怪,绕了不少远路。他们和怪物之间的距离忽近忽远,最近的一次,影鹤感觉米兰达的指甲都要戳到自己脑门上了。

  “你看见没,那个塔那个塔!”影鹤的视线聚焦到不远处的一座黑色高塔之上,一个巨大的金色蔷薇标志镶嵌在塔壁上。

  粗略估计距离他们只有五十米左右。

  “我知道,但是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锦帆回头,大声地在她耳边喊道。

  影鹤只觉得耳膜要被他刺破了。

  她知道,这小子的技能到时间了。

  就在船体消失的那一瞬间,两人掐好了点使用了翻滚技能。

  “桀桀!”一阵阴笑在锦帆的耳边响起。

  米兰达的爪刺眼看就要落到他的身上了。

  好家伙,十级的脆皮,都不用这Boss用力就可以死回去找妈妈了。

  “荆棘毒草!”影鹤立刻释放了定身技能,大片丛丛带刺的藤蔓原地拔起,螺旋环绕着狂暴状态下的米兰达,禁锢了她的行动。

  “卧槽你还有定身技能,刚怎么不用?”锦帆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对她进行灵魂拷问。

  “CD 120秒,刚用了,你现在就死了!”定身技能当然是危急关头才能用。

  “能定几秒啊姐姐!”他问。

  “三秒!”

  三秒的时间,按照成年人的爆发速度,最远可以跑二十米。

  狂暴状态下的米兰达撕扯着脆弱的藤蔓,不消一会儿就脱离了负面BUFF。

  “警告!警告!监测到高阶Boss即将发动大范围毁灭性技能!”

  “请立刻打断技能或前往安全岛!”

  系统的红色警告声又响了起来。

  “这玩意儿,真刺激,整的和5D电影似的。”锦帆跑的气儿都喘不过来,还有心情开玩笑。

  确是,震感、声音和画面都太过逼真了。

  冰岛上空一望无垠,如同碧玺一般澄澈的天空,逐渐被阴霾笼罩。

  电闪雷鸣来得让人措手不及,白色的闪电划过守望塔上方,天好似被撕裂成了两半。

  守望塔那一片是平静如昨的清明蓝天,而她们所处的这一块,满天都是黑压压的蔽日乌云。

  就剩十米...

  “快,牵我的手!”影鹤的女幽冥毒师角色虽然娇小,但是跑的飞快,她伸出手,想牵住身后的锦帆。

  但,太迟了。

  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天空降下,把锦帆直接劈成了灰烟。

  冰面上裂开了一道三米多深的缺口。

  她的大脑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影鹤本是想卡好时间,用三技能碧落之影带着锦帆一起瞬移的。

  没想到计算的已经如此准确了,还是慢了一步。

  只能先把自己的任务做了。

  她一咬牙直接闪到了守望塔的保护界内。

  狂暴米兰达狰狞地面孔,离影鹤仅仅只有一臂的距离,就在这之间,一道无形的屏障将BOSS和玩家隔离开来。

  这也是她头一次,这么清晰地观察高阶Boss的脸。

  脱离了地球引力的厚重长发在空气中张牙舞爪地飘荡着,黄褐色的皮肤粗糙无比,仿佛沉淀了两百年的风霜摧残,一张鲜红的血盆大口里两排尖牙醒目地矗立着,仿佛在渴望鲜血的滋味。

  纵使狂暴米兰达再心有不甘,却也不能穿越和平结界侵犯守望塔的领土。

  她向影鹤龇了龇牙,像美剧里的恶毒女巫一般,发出“嘶嘶”的咒鸣声。

  电闪雷鸣的趋势慢慢弱了下来,米兰达转身往地堡的方向慢慢走去。

  四周又逐渐恢复了平静。

  影鹤咽了下口水,那八个任务亡灵就像呆呆的木偶一样,呈透明状跟在她的身旁。

  两个穿着黑色铠甲,身披乌鸦裘毛披风的守边卫士站在黑色的铁门旁,一动不动地目视着院方。

  她走到其中一个NPC身前,点开了任务面板,将任务亡灵交给了他们。

  “无畏的勇士,你披荆斩棘来到边境守望塔,将这批罪孽深重的恶灵交由我们惩治,维护了圣域大陆的和平。”

  “现在你的任务完成了,判官大人会给予你应有的丰厚报酬,归途漫漫,还请多加小心。”

  守边卫士向她敬了个礼,打开了厚重的铁门,那任务亡灵一个接一个向着守望塔迈近。

  圣域大陆中的大部分NPC,是有数据库和自己故事线的,你和他对话,多少会告诉你一点东西。

  影鹤问道:“尊敬的守卫大人,你可知道,东南地堡中的米兰达女士是何原因流放在此地?”

  守边卫士叹了口气:“我也是听这里的老伙计说的,她曾是位美丽的姑娘,有幸福的家庭,可惜她的儿子死于登革热,后来,就慢慢变成了一个疯癫的女巫。”

  “我们英明且伟大的亚特兰大将军可怜她的遭遇,但无奈米兰达作恶多端,便将其流放至此地,以上帝的名义施展了封禁之术,让她在这里孤独终老。”

  影鹤听完,露出了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感谢守卫大人,我回去了。”

  “亲爱的勇士,一路顺风。”

  她也不客气,捏碎了回城符,直接传送到了亡灵族的安全城区内。

  再度走进任务大厅,还是冷冷清清,没几个人。

  “是你啊,我们的勇士。看来你完美地完成了我们的任务,这是给你的奖励,欢迎下次再来。”判官那毫无生气的眼球仍然是直愣愣地盯着她。

  看得她后背发毛。

  “叮!”系统提示音传来。

  “恭喜您获得20级紫色武器——修罗之花一把,20级紫色亡灵族通用腰带一根,金币300个,经验39756点。”

  一道金光闪过,她连升了两级。

  十二级了。

  经验她不太在乎,这个任务居然能爆出紫色光武,是她没想到的。

  修罗之花做的非常精致,是一把流星镖,通体紫红色,还闪着电光。

  可惜现在还不能装备。

  打开好友栏,锦帆的头像还亮着,他还没有下线。

  影鹤:你在哪里?

  锦帆:瑶洲大陆紫竹崖。

  影鹤:你别动,我过去找你。

  锦帆:干嘛,你是不是想对我动手动脚。

  影鹤:【亡灵族通用腰带(紫色上品)】,不要算了。

  锦帆:姐姐你别动,我来找你,我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