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前哨战—克苏鲁海怪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4018 2020.09.06 23:07

  自上次萧清水退出了瑶州的指挥选举后,望月、琉璃以53%的得票率毫无疑问地拿下了指挥位置。

  准确地来说,投票的玩家大多数甚至都不认识她是谁,见她是等级榜第一就纷纷给她投票了。

  不过很快,影鹤相信,她就要名扬整个游戏世界了。

  萧清水、春杪一群人在世界频道等着看好戏,想想望月帮会即将要出世纪大糗,真是令人激动呢。

  每一场大陆战的具体策略,都要依据双方争夺的据点自身的地形而定。

  像琼州岛,就是夹在两个大陆之间的门户据点。

  琼州岛枝繁叶茂,宠物种类众多,矿石资源丰富。40级开放神兵阁后,玩家打造紫装和橙装都必备的炎铁晶石矿,还有赌玉玩法中大量所需要用到的原石,该岛上的资源都足够养活几十万玩家了。

  其实这都不是它最香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它本身的军事地位。

  琼州岛距离瑶洲大陆约半个小时的引渡时间,距离亚特兰蒂斯大陆则是一个小时的引渡时间。

  而望月、止水都能想到的关键之地——休斯特大桥,重要就重要在,从亚特兰蒂斯到达琼州岛,整体的路程时间缩短到了15分钟。

  古人云,兵贵神速,就游戏战役而言,药水的补给和弹药的补给,都是必不可少的。大陆战一旦开始,就禁止传送,死一次就要花1000金复活,再从大陆复活点赶回战场。按照正常逻辑而言,亚特兰蒂斯的联盟必然会从桥上经过,运送自己的军需。因此,望月将帮会中的核心玩家全部安排在桥上,集中打守卫战。

  影鹤听到萧清水口中望月的战前准备,一度怀疑他们甚至都没有仔细阅读过游戏规则,也没有实地考察过琼州岛当地的地形情况。

  整个攻坚过程时限是四个小时,从下午五点到晚上九点,判断胜利的标志主要有三大点。

  一是最简洁粗暴的人头比,也就是比哪一方杀的人更多。

  二是判断目标地点的据守堡垒中的旗帜是否被拆超过一半。

  三是判断城主NPC是否在规定时间内被攻方击败。

  这三个条件中达成两个,就判断攻方胜利,战后获取目标地点。

  琼州岛之上一共有四个据守堡垒,也就是四面旗帜,还有一个岛主府,里面住着一个60级的守城NPC。

  为什么品挚的工作人员会觉得亚特兰蒂斯大陆太过心急,因为这个60级的NPC,他们根本不可能打过,即使是一人换一滴血,可能都不知道打到猴年马月。

  更恐怖的是,这个NPC是范围伤害,而且还自带回血功能。

  所以他们想要赢,就必须完成前两个目标。

  理论上来说,亚特兰蒂斯到琼州岛,除了走桥,海渡简直就是万里长征,而且还费钱。瑶洲大陆的玩家对比亚特兰蒂斯简直就是压倒性的胜利,只要守住那座桥,守方简直就已经屹立于不败之地了。

  无论从哪个地方看,这场战争都是没有必要发动的。

  望月帮会的人可能想到这里就江郎才尽了,脑力干涸了。

  准确地来说,这也是人族玩家最致命的一个弱点——无知。

  《圣域》这个游戏最核心的理念,是敬畏自然,敬畏那些人类不曾开发过的未知地带。望月连琼州岛的海沟都不去看看,怎么可能会指挥的赢呢。

  特别是在玩家等级偏低,没有以一敌百的战斗能力的时候,没有一个头脑足够清晰的指挥,可能上限也就是一场人海战术了。

  琼州岛.战争准备场地

  根据游戏上方的显示,战争还没开启,目前到达琼州战场的玩家已经达到了32万人,随着下班时间的来临,晚上人估计会变得更多。

  望月的一群玩家清一色地换上了最新款的时装,俨然一副珠光宝气、财大气粗的模样,就像一群红彤彤的灯笼在排排站,他们家的人也是神奇,整天不干正事儿,净整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儿。

  望月、琉璃还给自己买了个龙母同款编发,影鹤感觉自己都能听到她内心深处对于成为dragon queen的渴望了。

  “喂,听得到嘛?”一个妩媚无比的气泡音突然在影鹤耳边响起,吓了她一跳

  原来是望月、琉璃打开了她的指挥麦,哎,都不用打开世界频道,就能知道有一群舔狗在跪舔。

  世界频道

  望月、千尺:不是吧,会长声音这么好听的吗?

  望月、思念:恋爱了恋爱了,会长大大找CP吗?我可以入赘的。

  望月、小傲:严肃点,还有两分钟就开始了。

  望月、九尾:开始又怎么样,咱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们吗?

  ......

  这个望月、九尾真的是脑回路清奇,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就感觉一天24个小时,她有22个小时都在世界上抬杠,想显现出自己的存在感。

  人家CP吵架了她要去管,人家帮会内讧了她也要去插一脚。

  三十年后一定是巷子里嗑着瓜子嚼舌根的一只好大妈。

  “好了好了,大家组好队伍哦,我们望月在桥上给大家抵挡一波攻击,西阵营和北阵营请散人玩家和小帮会玩家守好哦~。”望月、琉璃用哄乖宝宝地语气在指挥麦上对着将近几十万的玩家说道。

  听她的意思,望月直接包揽了休斯特大桥和东、南两个营地,休斯特大桥正好卡在这两个营地之间,也就是岛屿的东南方向。

  打了一手的好算盘,不过就是不想让散人玩家拿人头罢了。

  望月、小傲作为先遣部队的指挥,带着两百个核心玩家,作为第一支守桥人员,早早地整理好了队形,在桥上等着。

  那狂妄的海风吹散了他的杀马特发型,吹散了他的骄傲放纵,他不得不借着桥上栏杆的力,才能稍稍的站稳。

  这第一批玩家大多都是龙骑士和弓箭手,就是最经典的盾和箭的组合,一旦打出残血,就立刻后撤回去让奶妈集体补血。

  这个阵型大概也是望月这次的一大重点投入之一了。

  望月.帮会群

  望月、小傲:先遣队都看着点,不要松懈,随时准备发动进攻。

  望月、小雨:急什么呀,他们十五分钟才能到这儿呢。

  望月、沫沫:反正都能赢得,还要白白在这儿站十几分钟,浪费时间。

  ......(一些被他自动屏蔽的废话)

  望月小傲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群女玩家真的是极度没有游戏常识,不过他也懒得计较,打赢这次大陆战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四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七分钟过去了。

  ......

  十分钟不到,先遣队的众人见周围一点动静都没有,不自觉地都开始放松了警惕,打哈欠的打哈欠,聊天的聊天。

  此时,一条灵活无比的灰褐色巨大触手从水里冒了出来,粗壮无比,上面附着的吸盘密密麻麻,多达成百上千个。

  “卧槽,那是什么东西!”

  桥上的人看着那伸出水面,高达十几米,宽有五六米的巨大触手,那触手投下的阴影覆盖住了整整一百多个人,反应快的直接已经撒腿开溜了,大部分人大脑直接死机了,就在那里张大了着,大脑一片空白,看着那根触手。

  克苏鲁......

  “嘭!”

  那触手在空中扭了一扭后,以极快地速度砸向桥面,坚硬无比的桥体竟然像一根一次性筷子一样,被轻松敲断了。漫天飞舞的碎石把几个不幸的玩家直接砸回了主城。

  桥上的先遣队直接被触手砸死了八十几个,还有的人直接放弃了抵抗,就像坐跳楼机一样,随着断桥的坠落掉到了海里。

  望月、小傲就是一个没死的幸运玩家。在掉进水里之后,他的血线直线逼零,本着PVP基本的操作手速,他猛灌了一口红药水。这飞来横祸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这一瞬间根本无法分辨是什么未知的海怪,还是敌方攻击。

  正当他猛吸一口气,一头扎进了水里,准备游回岸边时。

  他看到了活了二十几年最让人恐惧的一幕。

  湛蓝的海水表层下,是深不见底的黑色海沟,一双蓝色的眼睛在水下七八百米处闪着幽幽的光,十几根布满恐怖吸盘的触手像牢笼一样网住了这片海域,那些吸盘就像一个又一个的小嘴一样,不断蠕动着。

  他感觉自己的四肢,僵硬到无法动弹,战斗的积极性迅速降至冰点。

  断桥落下的碎石不时地砸入水中,极个别像他一样生还的玩家,看到这一幕,都处于极度震惊状态,那是人在面对超出想象的恐怖事物时进行的自我防御机制。

  一股巨浪袭来,望月、小傲看着那向他卷来的触手,立刻把痛觉感应器调到0。

  那触手一点一点地将他卷了起来,然后用力挤压,碾碎。

  他看着自己的身体断成了两截,那无尽海沟中的两只蓝色的眼睛,和他进行了死亡之前最后的凝视。

  系统:您在琼州岛大陆战中死亡,是否花费1000金重返战场?

  底下有两个选项,一是确定,二是稍后再议。

  他用手,颤颤巍巍地点了第二个选项。

  以前,听别人说什么深海恐惧症,巨物恐惧症,密集恐惧症,他都觉得简直是天方夜谭。

  只有刚刚那亲身接触到的几十秒内,他感受到了,自己的无知。

  望月帮会频道

  望月、九尾:小傲,前面怎么回事?桥怎么断了?

  ......

  一片静默,先遣队没有一个人出来回复她。

  一是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傻逼,但凡长了眼睛都能看出是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克苏鲁海怪把桥拍断的,二是他们现在感觉非常的不好,甚至想退出游戏静静。

  望月的第二批守桥队伍慌慌张张地把阵型排好,那还留着小半截的断桥也没人敢上了,所有人都在岸边等着,看上去好似整装待发,实则都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望月、琉璃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指挥了,她以为这四个小时的活动就是只需要在桥上不停地放技能,补充兵线,再放技能而已,反正止水是这么教他的。

  留在瑶洲大陆看前线直播的散人们纷纷开始在论坛上开贴讨论,点击量最高的两个话题,一是为什么战场上会出现未知BOSS,二是亚特兰蒂斯没了桥还怎么打琼州。

  不过很快,这两个问题,都有了回答。

  那根巨大的触手慢慢隐入了海中,离海最近的一排龙骑士,视野最为清晰,那归于平静的海平面上,开始冒出大量的气泡。

  一个接一个粉红色的巨大水母,慢慢涌上了水面,朝着岸边不断靠近。

  世界频道被刷屏刷崩了,众人纷纷开始奔走相告,不光是东南方向的海岸,连西营地和北营地四周的海域,都出现了大量巨大的红色水母,密密麻麻,一圈的近海甚至被染成了粉红色。

  影鹤和萧清水合租了一个热气球,两人呆在三十米的高空,双双手持望远镜,看着海面。

  不看还好,一看她直接出了一身的冷汗。

  “卧槽,无尽汪洋的灯塔水母!亚特兰蒂斯有两把刷子的呀!”

  萧清水扭过头来,好奇地问她,那是什么。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潜水艇,实际上是可以捕捉的宠物。”她咽了一口口水,这瑶州的人肯定会被打个措手不及,亚特兰蒂斯的这场前哨站简直可以载入《圣域》游戏的史册了。

  “宠物?”萧清水没有办法把潜水艇和宠物这两个东西联系在一起。

  但下面的画面,直观的给他解释了是什么意思。

  那粉红色的灯塔水母,从腔肠里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出来。

  那些人穿着印有金狮徽章的草绿色野战服,行动疾如闪电般地迅速登岸。将将一分钟之内,光东南海岸登陆的人数,就超过了七千四百人。

  “有敌情!亚特兰蒂斯的人从海里爬出来了!!!”望月前哨兵嘹亮的吼叫声响彻了半个海域。

  但无疑已经慢了一拍。

  无数暗影刺客无视了龙骑士的防御,直接冲向了精灵弓箭手,在人群中展开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