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股东的女儿?又怎样?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2841 2020.09.14 17:41

  瑶州.紫竹崖

  影鹤坐在百年老树上,把幽冥影狼放了出来,把玩着它毛茸茸的爪子。她这几次打副本都没带这只宠物,因为她潜意识里害怕看到宠物死掉的样子,特别是狗。

  可能是一种心理疾病,小时候看《忠犬八公》和其他宠物主演的电影,看着狗站在那个地方等着主人的样子,总是觉得心里憋得慌。

  特别是对于她这种缺少家庭关爱的孩子,长大以后或多或少总是喜欢把感情寄托在一些别人认为无所谓的事情上。

  回想起刚才锦帆和她说的那些话,心里不免有些复杂的情绪。

  本以为他只是为了让小糖兔不再骚扰他,所以临时起意拿她当挡箭牌。

  “你如果不想接受我,可以理解成我是在开玩笑。”

  “但我是认真的。”

  她真的没有做好准备去认真地和另外一个人建立朋友以外的关系,即使是游戏里。可能大多数人都理解不了她的想法,她只是觉得一个人自由自在真的很好,不用去在乎谁的看法,不用以“xx的女朋友”或者“xx的CP”这样的名义活在你甚至从未了解过的朋友圈子里。

  所以她给锦帆的答案是——“再考虑考虑。”

  可能是自我保护的壳太坚硬,或者是,不想为任何人付出。

  锦帆表示理解她的想法,他希望她能认真考虑一下,假如实在对他没有一丝,那就忘掉他说的这段话,以后还能以朋友的方式在一起玩。

  “不是对你没有意思,我是自己有问题。”影鹤又回了他一句,和这个游戏里95%的男玩家比起来,锦帆的人品和性格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她的回避型人格总是在做一个又一个重要决定的时候不断地放弃选择。

  可能需要重新整理下自己的情绪了。

  她关掉了游戏舱,决定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精神充沛地投入工作里去。

  ——

  早上9:00

  凌文若还是像以前一样草草在肯德基吃了个早餐,耳边小屁孩的吵闹声不绝于耳,她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

  一条打着“沸”字样的热点吸引了她的注意。

  “姜灿星起诉火星娱乐,或将退出High Dreams。”

  一口皮蛋瘦肉粥差点噎在嗓子里。

  仔细想想,她貌似前两天工作的时候还见过这个人气特别高的男爱豆。而且春杪貌似特别喜欢他,姜灿星还在选秀的时候,春杪就天天发朋友圈给他打投。

  还强迫她下载了爱火星视频,每天给姜灿星投两票。

  姜灿星排名降了,春杪就开始发朋友圈骂火星娱乐不做事,不认真宣传,节目组有黑幕。

  姜灿星排名升了,春杪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自己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宝贝终于被更多的人看见了。

  在这个女人每天日夜不休的念叨下,凌文若都知道姜灿星的星座血型喜好了,处女座,O型血,不吃鱼,肉食系爱豆,喜欢喝布丁奶茶。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闹解约,这种上升期的艺人和公司闹别扭,除非粉丝数量特别庞大,否则就是作死,只有被雪藏这一个下场。

  而且姜灿星貌似vocal能力还不强,在中国这种更加注重音乐性的爱豆市场下,基本上可能没有明天了。

  凌文若在心里可惜了一把,不过到底还是一个吃瓜群众,这和她能有多大关系呢。

  慢慢走到品挚公司大楼的时候,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在科技园里呼啸而过,差点撞到她。

  是一辆魔都本土的车,但她从来没见过这个车牌,难道是新来的领导?

  带着一丝好奇,她走进了公司,一进门就听见两个前台小姐在窃窃私语,貌似是讨论着什么董事会的八卦。

  “诶诶,文若,你们PVE审核部调来了一个新人,听说是董事会安排进来的。”一个前台见她走了进来,立马喊住了她。

  得亏她平时出手够大方,什么东西都喜欢多买几份分给公司里的同事,像她们站前台的,都不知道喝了她几杯星巴克了。

  “她是不是开红色保时捷?”凌文若问了句。

  “诶对!听说她是裘赛文的那个。”两个前台向她挤眉弄眼,还给她传递了好多小道消息。

  凌文若笑笑,裘赛文本来就是这个圈子里的钻石王老五,好多小姑娘对他有想法也很正常,这个敢到公司里来,估计是董事会哪个董事的女儿看上他了。

  “你们小声点,万一人家变成总裁夫人了呢。”凌文若让她们少嚼点舌根,毕竟干这一行的,除了敲代码的人是不能换的,她们这种前台分分钟可以被扫地出门。

  她坐着员工梯上了楼,刚推开审核部办公室的门,就看到办公室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一个涂着大红色磨砂指甲油,披着一头黑色大波浪,画着精致浓妆,穿着一身白色紧身包臀裙的女人正坐在她新买的电脑椅上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你好,这是我的位置。”凌文若礼貌地走过去,她要办公了。

  “我要一杯黑咖,不加糖不加奶,两倍浓缩。”那女人头也不抬地开口道,仿佛完全没听见凌文若说的话。

  她是把凌文若当成礼仪小姐了,还让她去给自己买咖啡。

  “这是我的办公桌,请你让开。”

  凌文若口气强硬,她怀疑这个女的是不是精神有什么问题,莫名其妙。

  难道自己今天穿的不像来敲代码的吗?

  她才不会像什么奇葩苦情剧里的女主一样被人狂虐。

  那漂亮女人站了起来,挑了挑眉,看了眼凌文若浑身上下的穿着。

  一身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基础款休闲装,就一双限量款阿迪的跑鞋值点钱,金色的马尾扎在脑后,脸长得还不错可惜是个飞机场,一看就是个刚入社会的穷逼大学生。

  “你知道我是谁吗?”她走到凌文若身前,盛气凌人地告诉她。

  “我爸爸是乔樟。”

  周围看热闹的员工纷纷惊呼了起来,乔樟是品挚持股26%的第二大股东,还是魔都星光国际广场的产权持有者,身家超过千亿。

  他的女儿Amanda乔曼刚从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回国,刚听到风声说要来品挚实习,还让裘赛文多关照着点。

  众人纷纷用不忍直视的表情看着凌文若,她惹谁不好,惹上股东的女儿。

  “所以,我让你去买咖啡,有问题吗?需不需要我再报一遍我喜欢的口味?”阿曼达双手抱胸,环视着四周,一副自己是公司持有人的样子,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句句威胁。

  凌文若笑了,她刚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这个叫乔樟的股东,一个大致的轮廓成了型,她一般不怎么记得苏家的生意合作伙伴。

  之所以记得乔樟,是因为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他亲自上门送了她一幅列宾的油画,那是她特别喜欢的一幅画,听说乔樟花了几亿美元把它从莫斯科一座美术馆拍了回来。

  这么费力地讨好她,估计是想和苏婉蒂达成什么项目合作。

  “我说,现在,滚出我的办公室,否则我就喊保安了。”凌文若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回敬Amanda。

  周围一片嘘声,许多和凌文若同部门的员工都觉得,她可能是疯了。

  阿曼达怀疑自己听错了,在确认自己耳朵没出问题后,她抿了抿自己性感的红唇,向她歪了歪头。

  “看来你的确不知好歹,那我就让你们裘总好好教教你,什么叫上下有别。”她拎起自己的新款爱马仕包包,一扭一扭地走到门边,猛地把门推开,又重重地摔上。

  高跟鞋发出的清脆响声,回荡在走廊里,经久不息。

  凌文若嫌恶地掏出自己的消毒湿巾,把阿曼达摸过的地方,衣服蹭过的地方通通擦了一遍。她刚换了办公室,把这地方打扫好,这感觉就像买回来的白菜在路上被老母猪拱了一样。

  “文若,那可是股东的女儿。”一个做美术的小胖子,带着同情的表情看着她,那眼神似乎在说——你人没了。

  “我知道。”她非常淡定地坐了下来,开始例行公事校验最近的玩家流水以及游戏BUG反馈情况。

  过了十五分钟。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审核部的内部电话响了起来,众人都在心里替凌文若抹了一把冷汗,一般这个电话只有楼上总裁办公室的人会打过来,其他部门之间的交流都是面对面的,很少用内部电话。

  凌文若一把拿起话筒,“喂。”

  裘赛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听起来有些低沉。

  “来我办公室一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