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诡雾迷城 【上】(中元节特辑)

网游之第一幽冥毒师 秉烛日游 3246 2020.09.03 22:23

  又一次机缘巧壳,萧清水的绑定队友家里有事,影鹤三人又和他组成了临时探险队。

  锦帆一度怀疑他的队友是不是薛定谔的队友,萧清水闻言也只是哑然一笑,并不多做解释。

  这个秘密副本的开启道口在瑶洲大陆的西子湖畔地图,进入任务状态,就全程禁止传送。

  一条扭扭曲曲的胡同巷子路里,传来咿呀咿呀的童谣歌声,斑斑驳驳的砖头路上,一指宽的缝隙里,青苔像水蛇一样钻了出来。

  众人屏气凝神,诡异万分的气氛,谁都不敢大声喘一口气。影鹤走在众人的身后,在进小巷子前的大路上,放了一个她偷偷准备好的星盘——阳间与黄泉渡的交错口。

  一个佝偻着身子,一顿一拐,拄着拐杖向前慢慢踱步的老伯,出现在他们前方的视野里。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艳丽的鲜红色大马甲子,上面绣着水草样子的图腾,两根粗布裤管空荡荡的,竹竿般细瘦的腿仿佛被风一吹便倒。

  “老伯,您知道诡雾迷城往哪儿走吗?”萧清水拿出他的任务卷轴,上前询问。

  那老伯听到他的话,全身的动作变得慢了下来,背对着他们,机械地伸出右臂,缓缓指向右边。

  春杪总觉得,他刚才的动作,就像一个没有生气的死人,好像被线操控着的木偶小人。

  “谢谢老伯。”萧清水心大还颇有礼貌地和NPC道了个谢。

  众人向着NPC刚指着的方向望去,是另一条小巷子。

  在巷子五十米深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诡雾迷城。

  浓浓的雾气之中,有两个看不清晰的孩童身影,似是骑在木马之上,一摇一摆地哼唱着。

  “老光棍刘麻子娶新娘哟,那新娘白白胖胖嫩哟哟哦~”

  “推杯换盏乡里乡亲来恭贺哟,要死的谁都逃不过哟~”

  春杪不禁浑身发冷,抖了一抖,那浓浓的雾气落在她的身上,密集的水珠把她的外衫都打湿了一半。

  萧清水领头,率先跨过那个牌坊进了诡雾迷城,锦帆紧随其后,春杪抖抖索索地也一咬牙跳了过去。

  影鹤回过头去,那穿着鲜红色大马甲的老头早已不知去向,分岔路不断的水乡小巷子开始慢慢被愈加浓烈的雾气所笼罩。

  她又拿出一个星盘,将它放在牌坊口,这是黄泉渡与阴间的交错口,如果不放,那就会找不到来时的路。

  那诡雾迷城内部,从外面来看,就像一团什么都不清楚的浆糊,只能隐约看见三个人影,慢慢走向前去。

  影鹤神情凛然,一拂袖,跟上了前面三人的步伐。

  待她进了那诡雾迷城后,外面的灰墙土瓦,青苔砖石便轰然倒塌,那大大的褐色牌坊也化成了灰烬消逝在了风中,就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灰蒙蒙的一片之中,一束拔地而起的菱形亮光,似是彷徨中的唯一引路灯。

  再说萧清水这一头,俨然是没有注意到影鹤的动作的,只当她胆子大了些,估计着春杪怕鬼,就当了断后。

  当他们跨进那诡雾迷城的第一步,周围的一切便和外面天差地别。

  先是一米多宽的窄巷,两只木马脖子上系着大大的红色绣球花,像拜堂一样,忽高忽低地对着磕头。

  原先瞧见的在马上唱着童谣的两个孩童,仔细一看,确是两个神情呆滞的侏儒,成年人的脸架在没发育好的幼小身躯之上,粗大的脖子上横肉三圈。

  战战兢兢地走过那窄巷,确是人声鼎沸的闹市。

  “呼,终于有人了。”锦帆长舒了一口气。

  萧清水眉头却皱了起来,这街上“人”来“人”往,却了无生气,明明一片喧嚣,却没见到一个人开口说话。他们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僵硬地迈着步伐,那双眼睛吊着,宛如风烛残年的老朽一般。

  所有人都穿着大红色的衣裳,小媳妇身上套着艳丽花纹的旗袍,抽着烟斗的官民老爷穿着大红色的马褂,圆圆的帽子后面露出一根又粗又长的辫子,衣衫褴褛的穷乞丐坐在路边,形容枯槁像具巨饿死鬼一般。

  春杪看了眼那一出出规整的很的摊贩席子,根根铁丝网上,吊着的是烧肉腿子,烧肉肘子,还有比寻常鸡杂鸭杂大出许多的腌制内脏。

  这是,鬼市。

  忽然一阵大风袭来,空中散落下无数纸钱,春杪捡起一张飘到自己脸上的油纸瞅了瞅,是张四万的冥币。

  “这哪个GM想出来的副本......”锦帆本着怕鬼第一名的精神,开始暗自腹诽这个副本的设计人。

  萧清水拿出任务卷轴,上面指示要找到一家名叫西厢客栈的店,且要在其间住宿一宿。

  这个任务是割裂式的,只有当你完成了第一步,才会显示下一步要怎么去做。

  他观望了一遍四周,随即拉住了路边一个行色匆匆的妇人,“大婶,西厢客栈怎么走?”

  那婶子约莫四十来岁,被萧清水碰了一下后,突然僵住,随后和胡同口遇到的那老头一样,机械性地慢慢转过身来,黑色的嘴唇,无神的眼睛,像中了毒一样。

  她用手指了指他们的前方,随后就像发条断了的木偶人一样,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动了。

  春杪好奇地摸了摸她的手指。

  “啪。”一根小指骨直接断裂,掉在了地上。

  “啊!”她吓得原地跳了起来,影鹤一把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大声乱叫。

  临时副本小群

  影鹤:别说话,顺着她给的方向,去西厢客栈。

  萧清水点了点头,带队寻路。

  摊贩聚集点过了后,就是正经商铺,那路的两边零零星星的,反而人变少了。

  一家又一家的婚嫁用品店接连林立,每一家的装饰布局都是一模一样,店门口,纸扎的红盖头新娘和纸人新郎面对面站着,穿着喜袍,两个人的手被一条长长的红色绸缎绑着,店里都是些红色的帘布,薄如蝉翼,风一吹就扬了起来,让人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一行人来到了西厢客栈,那老旧的牌匾有些年头了,边边角角的木头都在风吹雨打下损坏了些。

  店内的装潢就跟荒郊野外的破庙一样简陋,边边角角全是蜘蛛网,桌椅板凳儿上的灰一摸一个手印,要不是有个带着圆框眼镜儿的账房先生像模像样地在前台坐着,手里拨弄着个算盘,任谁都想不到,这能是个客栈。

  系统:赶到西厢客栈,请根据提示,住宿一宿。

  萧清水接到下一个任务,他走向那个账房先生,问道:“老板,我们四个人住店。”

  那带着墨镜的账房头也不抬,从桌上的签筒里抽了四根儿木签扔到了他们面前。

  2203、2204、2207、2209。

  一共四间房。

  “你们先选吧,我随意。”萧清水将房签儿递给他们,锦帆秉持着女士优先的原则,让春杪和影鹤先选。

  影鹤淡定地拿了那根2204的签子,她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这最恐怖的一夜,还是她自己来体验吧。

  春杪坚持要住在她的隔壁,说两个人好照应,其他房间都是间隔着的,她害怕。

  于是锦帆抽了2209,萧清水抽了2207,春杪和影鹤住在2203和2204。

  正在他们准备上楼进房间看看的时候,一个手持算命旗子,脸上带着墨镜的老先生晃悠悠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世间万物,阴阳两极,两极化五形,相生又相克。”他嘴里念叨着什么台词儿,众人也不知道他在叨叨点啥。

  锦帆见这老算命先生像个正常人,便上前搭话,“老先生,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咋这么诡异呢?”

  那先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上几缕似有若无的胡须,“这里啊,是鬼镇。”

  这句话一出,把几个人吓了一跳。

  “人有人间的集市,鬼也有鬼的镇子。老朽看尔等皆是活人,误入此地,现在还是白天,你们能走就快些走吧,等这太阳啊,一归西,你们想走都走不掉咯。”那算命先生盯着锦帆的脸看了看,见是活人,便说了这番话。

  萧清水上前作了个揖,有模有样地问道:“老先生,在下几人有任务在身,需在此住一晚,现在还走不了。”

  那老瞎子摇了摇头,从怀里抽了两张符出来。

  “50金一张,贴在你的房门门口,夜里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出来,不管是谁敲你的门,都不是活人,要是记不住,那就等死咯。”

  春杪第一个掏钱买了那符纸,简直把怕死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这游戏还真是烧钱,这就50块人民币了。

  众人上楼,将符咒贴在门上后,一一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内,说是厢房,其实也就一个床,还有一个桌子,简陋无比。

  游戏里时间过得很快,他们在小群里聊了一会儿,就逐渐天黑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外面还依稀传来敲锣警火的声音,在这番情形下,显得更加诡异了。

  太阳逐渐西沉,除了影鹤,几人连蜡烛都不敢点。

  那算命的老瞎子,就是阴阳两界的黑心商人,他说自己就住在2205这间,也就是影鹤的隔壁。

  众人躺在床上装尸体,就怕外面闯进来个什么鬼东西对他们上下其手。

  临时副本小群

  春杪:萧清水,你那任务接下来写了啥啊?

  萧清水:没显示呢,要先过了这一夜。

  锦帆:我怎么觉得有人在敲我的墙呢?你们听。

  几人真的将耳朵贴着墙仔细听着,起初众人还以为是锦帆的幻觉。

  春杪:我也听到了!真的有人敲墙!

  “咚咚咚!”的响声由远及近,好像马上就要破墙而入了。

  影鹤:你们呆在房里别动,是楼下办**。

  她知道,这声音,就是老鬼娶亲仪仗队的脚步声。

  

举报

作者感言

秉烛日游

秉烛日游

这章本来应该昨天发的,昨天有个面试来不及,就拖到今天了。

2020-09-03 22: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