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在火影创造克苏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他们有些不对劲儿

我在火影创造克苏鲁 鱼本非鱼 2507 2020.11.04 03:24

  当站在波之国彼岸,远远望向波之国的时候,再不斩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个充满不详气息的地方。

  淡淡的薄雾笼罩在整个波之国的小岛上,波之国港口的景象即便是在白天也若隐若现。

  在岛上更深处的地方,再不斩发现有一个砖红色的圆柱体高耸地立起来,而圆柱体上正喷着滚滚浓烟。

  烟囱...

  除此之外,再不斩就没法看到更多关于这个国家的情况了。

  从山坡上跳下来,再不斩没有耽误时间,直接来到港口边去找船。

  但是当港口的船夫听到再不斩要乘船去波之国的岛上去时,全都摇摇头表示去不了。

  “为什么去不了?”

  再不斩没有穿雾隐村忍者的服装,毕竟隐藏身份更容易调查波之国的情况,身上穿的是一身很朴素的衣服,脸上遮挡了一块方巾。

  “这...”船夫看向眼前一身朴素打扮的年轻人,说道:“你还不知道吧,这片海域闹海魔。”

  “海魔?”

  “嘘!”

  当再不斩毫不顾忌地用正常说话的声音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船夫立刻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

  “不要说出来啊!它是能听到的。”

  船夫说着,眼睛还瞅了一眼旁边的海水,好像海水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监听他们两个人的对话。

  “既然如此,你们还怎么敢做乘船的生意?”再不斩没有讨论海魔究竟为何物,直接问出了问题所在。

  “这个...”船夫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会信,但海魔只袭击去往波之国的船。”

  “如果你是去别的地方的话,我倒是可以载你去。”

  “但唯独那座岛不行!”

  船夫说的话斩钉截铁,好像不容许任何的商量,这倒是让再不斩有些感兴趣。

  “什么叫只袭击去波之国的船?”

  “就是字面意思啦,总之就是不去,说什么也不去,你不用再说了。”

  船夫好像很畏惧在海边谈论海魔的事情,直接摆摆手,转头就回到船舱了。

  港口其他的船夫都像这位船夫一样拒绝了再不斩,没办法,再不斩只能先回到镇子上打听其他登岛的办法。

  ...

  在小镇的酒馆里,再不斩终于找到了一位肯向自己诉说个中缘由的人。

  眼前这个挺着大啤酒肚、身着棕色马甲还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是小镇酒馆的老板。

  他对于海魔毫不忌口,甚至还非常主动地向再不斩这个外地人诉说关于海魔的事情。

  “海魔的出现应该是在一个多月前吧,从那个时候开始,从这里出发去波之国的船夫不是莫名失踪就是发了疯地游回来。”

  “那些发疯的船夫都说是海魔袭击了自己的船只,关于海魔的事情就这样在镇子上传开了。”

  “不过我是没有亲眼见过海魔,镇子上生活的人应该也没有见过的。”

  再不斩点点头,既然有人见过海魔还成功生还就好办了,自己可以从这些发了疯的船夫口中打听一些消息。

  虽然从疯人口中打听消息听起来很疯狂,但自己是忍者,可以通过简单的幻术来尽量还原这些船夫曾经看到的景象。

  但是当再不斩问这些发疯船夫的住址时,酒馆老板直接摇摇头。

  “不在了,他们都神隐了。”

  神隐,意思是被神怪给隐藏起来,受其招待,而从人类社会中消失,去向不明。

  当酒馆老板说出这个词汇来形容的时候,就连刚才很健谈的酒馆老板都悄声了许多。

  虽然这次主要是调查逃往波之国的雾隐村叛忍,但再不斩已经对这里发生的海魔事件有了一些兴趣。

  “你要是给我两千两的话,我就跟你说一下我亲眼看到的事情。”

  再不斩没太犹豫,在酒馆老板贪得无厌的目光下从怀中掏出了两千两,拍在了吧台上。

  “谢谢惠顾。”酒馆老板笑着将钱收了起来,看来他依靠贩卖这里的情报已经赚了不少钱。

  “其实吧,波奇是个可怜人,他是我这里的熟客,在得知他出事之后,我就到他家里去探望了一下。”

  “他在航行中把他的船弄丢了,发疯似地游回家里,之后立刻染上了一种不知名的热病,一直卧病在床,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失去意识的,到晚上还会经常性地胡言乱语。”

  “他妻子说他晚上会在梦里反复梦到一个高达数千米的庞然大物在或走或爬地缓慢移动,而在这个庞然大物的身边还有游动的‘绿色蛙人’什么的。”

  “在做这些梦的时候,他还会说什么‘克苏鲁’、‘拉莱耶’之类的奇怪词汇。”

  “不过我去的时候,感觉他更像是受到过度的惊吓,得了疟疾。”

  “但在医生的诊断下,又判断他得的病不是疟疾,因为他的体温不高,所以医生也不好医治。”

  “这种情况持续了七天时间,在第七天的夜里,他就从家里突然消失了,再也找不到踪影。”

  “而且和他一样突然消失的人有很多,都是那些从海魔手里逃出来的船夫,他们都是第七天里突然从家里消失,然后就再也找不到。”

  酒馆老板的讲述结束了,再不斩理清思路,然后问出一个尖锐的问道。

  “这么多人都无故消失了,你难道不害怕吗?”

  再不斩的问题让酒馆老板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笑着挠挠头说道:“哈哈,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也有想过离开这里,但架不住这个啊。”

  说着,酒馆老板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金币放在吧台上,但是金币刚亮出来一下,又被酒馆老板收了回去。

  “波之国的人出手阔绰,到镇上来消费每次都是一枚金币,在这里做生意能赚不少钱呢。”

  “之前有一个喝醉的波之国人直接拿出一个黄金冠饰来和我买这里全部的酒,我当场就卖给他了。”

  “后来很多波之国人都想用等价的金币换回那个黄金冠饰,但是我都没换,因为我估计那是波之国的国宝,应该会非常值钱。”

  “怎么样?想不想看看那个黄金冠饰开开眼?只要一千两就够了。”

  酒馆老板想继续从再不斩身上敲竹杠,但再不斩对黄金冠饰长什么样子没有兴趣,直接了当地摇摇头。

  见再不斩没有继续掏钱,酒馆老板也没不高兴,继续故作神秘地说道:“其实吧,待在这个镇子上的不少人都在做着波之国人的生意,都是为了赚钱。”

  “现在波之国人发达了,出手都是一枚金币,这钱谁不想赚啊。”

  “我甚至怀疑那些船夫都是自己玩消失的,他们就是看见波之国人都发财了,偷偷跑到岛上去的。”

  “至于海魔什么的,其实都是骗人的谎话,他们只是想吃独食,不让别人也发财。”

  作为忍者的再不斩立刻从老板的话里察觉到漏洞,直接问道:“船夫不是已经不做去波之国的生意了吗?那么那些波之国人是怎么到小镇上的。”

  被再不斩这么一问,老板微微愣住,然后低下头悄声道:“客人你还真是敏锐啊。”

  “这里的船当然是不去波之国啦,但是如果你早上凌晨五点去港口的话,那里会有波之国的船夫过来。”

  “他们的船从来不会出事,可以放心乘坐。”

  “不过他们的船一天只有那一趟,如果要去的话至少要留在波之国过一夜。”

  “如果客人你要坐这趟船的话,最好对波之国人的长相有点儿心里准备。”

  “怎么说呢?”

  “他们有些不对劲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