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在火影创造克苏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折镜君

我在火影创造克苏鲁 鱼本非鱼 2113 2020.10.29 04:08

  第一节课就是船野大黑的忍术课,照例是课前提问。

  船野大黑提问了以镰野为首一众放假期间不太可能看课本的学生,不过这次镰野早有防备,问的问题竟然都答上来了。

  回答完问题,稳稳当当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镰野神气地看向折镜,不过折镜压根就没在注意他,而是自顾自地翻着课本。

  这节课开始,船野大黑终于开始进行忍术教学了。

  而第一讲就是忍者最基本的忍术之一,也是三身术中最简单的变身术。

  “变身术,就是将自己的样貌变成其他人的样子,是常用来迷惑敌人的一种基础忍术。”

  “我先给大家施展一下变身术。”

  讲台上的船野大黑双手结出一个寅印,然后身上“嘭”的一声爆发出一团烟雾。

  烟雾散去,宇智波鼬模样的船野大黑站在了讲台上。

  “大家好,我是宇智波鼬。”

  “哇!”

  讲台前的孩子无不惊讶于这种奇妙的忍术,竟然能变成与自己高矮胖瘦完全不同的人,甚至连声音都和本主一模一样。

  但其实这些孩子相当一部分都还没有提炼出查克拉,连修炼这个术的资格都还没有。

  不过既然已经被选入了忍者学校,说明提炼出查克拉只是早晚的问题。

  但是对于折镜和宇智波鼬来说,这样的术已经是小儿科了。

  此时,折镜手中的课本已经翻到最后几页了。

  课本上的东西很浅显,大部分都是一些最基本术的分辨、使用和应对方法。

  这课本里的内容还不如土影半天时间讲述的东西深奥。

  看了一眼正望着窗外发呆的宇智波鼬,折镜估计鼬此时应该也觉得课上的东西太无聊了。

  突然,折镜前面座位的同学回头将一张纸条放到了折镜的桌子上。

  折镜拿起纸条,看了一眼四下左右并没有人渴望着这个纸条,看来这个纸条就是传给自己的。

  拆开纸条,里面是一句话。

  中午放学后学校西门树林见。

  纸条是从前面传过来,应该是坐在自己前面的人传过来的。

  从教室里座位的排布和折镜的人际关系网,只能是犬冢花传来的纸条了。

  回想起来,自己今天还没和犬冢花问好呢。

  之前每天都是犬冢花来问好的,而今天犬冢花没主动来问好,折镜也就忘记了。

  但是突然传纸条找我,难道是...

  折镜当然不会认为犬冢花要向自己表白,那么单独找自己原因应该就是那天的事情吧。

  大蛇丸出逃的那天,折镜临时决定用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来应对大蛇丸。

  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个障碍,那就是犬冢花。

  当时犬冢花在下面找灰丸三兄弟,大蛇丸很轻松就能发现犬冢花。

  如果被大蛇丸发现了犬冢花,并识破犬冢花的身份,那折镜就不敢轻易使用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了。

  因为以大蛇丸的能力,只要从犬冢花脑海里读取记忆,就能知道那天在树林里的人都有谁了。

  当时在树林里的除了犬冢花就是折镜,只要夜魔无法处理掉大蛇丸,大蛇丸事后肯定就能调查出来。

  所以最安全的办法就是两个人的身份都不被大蛇丸识破。

  但如果折镜把犬冢花也保护起来,让犬冢花看到自己使用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就会暴露自己的能力。

  所以当时折镜想到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将犬冢花从背后打晕,然后再使用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召唤出夜魔来对付大蛇丸。

  虽然这样成功从大蛇丸手下保住性命,也没有让犬冢花发现自己的能力,可是现在最麻烦的问题来了,那就是犬冢花的怀疑。

  折镜当时的解释说犬冢花是自己摔晕过去的,但只有犬冢花自己知道,她是被人从后面打晕过去的。

  考虑到当时树林里只有两个人,那就只能是折镜了。

  所以没猜错的话,犬冢花找自己应该是要谈这件事。

  ...

  时间一点点过去,还是到了中午放学的时候。

  犬冢花临出门的时候颇有深意地看了座位上的折镜一眼,明显在示意折镜跟上自己。

  从嘈杂的教学楼里出来,折镜远远地跟在犬冢花后面,两人先后进入了小树林。

  在小树林的中间有一块空地,空地的中央是一个长椅,犬冢花先坐到了长椅上。

  “能先坐到我边上吗?”犬冢花低沉着自己的视线,说话的声音细若蚊足。

  折镜咽了一下口水,看来今天无论如何自己都跑不了了。

  见折镜稳当地坐在了长椅上,犬冢花才开始说话。

  “实际上,我想和你说那天的事情,就是上周末的那天。”

  其实犬冢花不解释,折镜也知道犬冢花想说的是哪天。

  “那天...是你打晕的我吧?”

  犬冢花直奔主题,没有给折镜打岔蒙混过去的机会。

  此时的折镜如坐针毡一般,因为自己肯定不能告诉她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能力,所以才打晕她的。

  但如果不解释清楚,犬冢花就会向更坏的方向去想象。

  见折镜没有回答,犬冢花继续说道:“那天的情况我从妈妈口中听说了,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忍者从村里叛逃,逃走的方向刚好路过犬冢家族的训练场。”

  “所以你打晕我...”

  “是想独自引开那名可怕的忍者吧!”

  嗯?

  折镜被犬冢花出乎意料地回答给惊到了,没想到犬冢花竟然是这么看待他的。

  一般人面对这种情况,应该会首先想到自己是被同伴抛弃了吧?

  看来犬冢花年龄还小,太相信同伴这种东西了,或者说木叶村一直以来的教育,就是让村里忍者相信同伴之间的羁绊。

  虽然忍者世界充满了尔虞我诈,木叶村也会培养一些来应对这些黑暗的忍者,但村里大部分忍者从小就被灌输了相信同伴的思想,相信自己的同伴永远不会背叛自己。

  突然,犬冢花转过身看向折镜,眼里闪烁着泪光说道:“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好吗?”

  看着犬冢花真切的眼神,折镜明白眼前这个女孩确实是在为自己担心,这份心情并非虚假之物。

  “嗯。”

  看到折镜点头回应,犬冢花才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用手臂轻轻擦拭掉眼泪,然后站起身做出一个伸手邀请的动作。

  “一起去吃饭吧...”

  “折镜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