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在火影创造克苏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高桥民宿

我在火影创造克苏鲁 鱼本非鱼 2247 2020.11.05 03:25

  再不斩望着逃向远处的达兹纳,原本已经基本镇定的内心也有些心乱如麻。

  刚才达兹纳那颤抖的语气和惊恐的神情,以及关于这座岛的痴言呓语虽然无法辨别其真假,但确实非常具有感染力。

  至少从这名醉翁口中说出来的话,应该是他自己深信不疑的。

  不过现在海边的礁石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就这么一个人站在礁石上还是太过显眼,所以再不斩决定返回渔村,看有没有能够提供住宿的地方。

  再次返回渔村,再不斩竟然惊讶地发现渔村的街道上开始有人活动了。

  模样让人厌恶的年轻人零星地出现在街道的两边,有的在用那笨拙的步伐缓慢前进着,有的则是两三人沉默寡言的小团体。

  而随着这些居民的出现,周遭刺鼻的鱼腥和腐臭味道也浓重了许多。

  这些人虽然没有像那位红衣祭祀一样直直地盯着再不斩打量,但只要刚刚将身子背过去,再不斩作为忍者的直觉就立刻察觉到这些人在偷偷地窥视自己。

  不仅如此,周遭倾斜的房屋以及开裂房檐的黑暗中,也不时有目光对向自己。

  再不斩将脖子上的方巾往脸上又拉了一拉,因为自己这张平常人的脸在这里实在是太异常了,不能再吸引更多人的注意了。

  现在再不斩需要做的是快一些找到落脚的地方,让自己这张外乡脸不会让更多人知道。

  ...

  在街上走了一会儿,再不斩又遇到了来时载着自己的船夫。

  虽然同样是一张波之国人的脸,但再不斩还是决定从船夫的口中打听可以住宿的地方。

  船夫在听了再不斩的诉求之后,没有说话,只是用关节有些扭曲的手指指了一个方向,然后就离开了。

  顺着船夫指示的方向,再不斩找到了一家挂着木牌为“高桥民宿”的民宿旅馆。

  其实就是一家装修和户型要稍微好一些的普通民宅,拥有独立的院子和二层阁楼,相比破破烂烂的渔村而言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条件了。

  走进院子里,这家民宿的主人立刻出来招待。

  民宿的男主人高桥和哉和他的妻子高桥麻生向再不斩行了一个传统民宿招待的跪拜礼,等两人的头抬起来,再不斩的内心不禁颤抖了一下。

  这对夫妻也长着一对波之国人的脸!

  这种异化的脸庞虽然不如红衣祭祀的那般畸形,但这夫妻二人的面容也绝对是丑陋至极。

  两人行完跪拜礼后,动作迟缓地从地上爬起来,慢吞吞的动作就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

  尤其是女主人高桥麻生,一边挣扎着站起来,一边扶着自己那圆滚滚的肚子。

  高桥和哉率先站起来,然后帮着高桥麻生也完好地站起来。

  这女人怀孕了!

  那圆滚滚的肚子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临盆。

  不过就算如此,高桥和哉还是招待再不斩住了下来,并将再不斩带往提供给外人住宿的二层阁楼。

  在通往二层阁楼的路上,再不斩在一个旁边门口看到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半人不到的身高,双手紧紧扒着拉门的边缘,脑袋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角度扭向女主人高桥麻生,从他视线朝向的高度来看,应该是紧紧盯着女主人的肚子。

  就在再不斩刚好路过小男孩的身边时,小男孩突然将脸扭向再不斩,这让再不斩看到了小男孩的脸庞。

  面无表情的死鱼脸,虽然脸上还没有出现畸形的异变,但是眼睛里的瞳仁已经逐渐褪色。

  连小孩子也是吗?

  ...

  在高桥和哉的安排下,再不斩暂住在了这家民宿的二层阁楼。

  由于这层阁楼是后来添加的,所以空间并不是很开阔,家具也只有一张单人矮床和一套桌椅。

  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霉味,角落里还有落灰的蜘蛛网,说明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人打理过了。

  可就算是这个味道,也比街道上那群波之国人身上散发的鱼腥味要好得多。

  来到一个新环境,再不斩身为忍者的习惯开始体现。

  在周围来回敲打和观察后,再不斩没有发现可以隐秘监视这个阁楼的孔位或者暗房。

  相反的,再不斩倒是发现可以监视楼下一举一动的地方。

  在这层地板的正中间有一个虫噬的小孔,通过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下方高桥一家在走廊上的活动。

  而且这层阁楼的地板很薄,隔音效果极差,如果楼下有什么说话声,也能够立刻听到。

  除此之外,这层阁楼还有一扇正对着宅院的窗户,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可以第一时间利用这个窗户逃跑。

  整理完这一切,再不斩躺在床上分析达兹纳口中说出的话。

  波之国的变动发生在两个月前,而两个月前的时间,差不多就是干柿魔鲸成为叛忍后,彻底从雾隐村暗杀部队的追踪下消失的时间。

  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起,干柿魔鲸就已经逃到了波之国,并且杀掉了波之国的大名,将整个波之国占领。

  忍者的力量灭掉像波之国这种弹丸小国对于再不斩来说并不惊讶,很多叛忍都会去攻击一些小型国家,好确立自己的容身之所。

  但让再不斩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干柿魔鲸会在这里成立一个什么教派?还要将自己称为达贡?

  这样招摇的行为就不怕引来雾隐村的注意吗?

  而且从达兹纳的口述中,干柿魔鲸好像真的掌握了某种信仰之力,不光能让人获得鱼和黄金,让人们信服他、崇拜他,甚至还能操控一种人鱼怪物?

  这是再不斩无法从忍者的角度所理解的。

  虽然忍者的幻术很容易对普通人的心智造成非常大的摧毁,但是能让一个国家的人同时陷入到这种幻术之中,再不斩是不相信的。

  这个世界上应该是不存在同时让一个范围内的所有人陷入到同一个幻术的幻术,就算是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应该也不行。

  而且就算真的是幻术,再不斩也立刻能识破。

  但事实上,整个波之国的民众好像真的如达兹纳所说的那样,开始疯狂崇信着某样东西。

  即使这样东西让他们的脸丑陋无比,但他们还是深信不疑。

  回想起干柿魔鲸叛逃的开始,好像就是奉命调查流行在某地区的疯狂信仰,然后在任务途中杀掉了同伴,叛逃出雾隐村。

  难道这一切的开始就是那场调查吗?

  突然,再不斩从床上起身,因为再不斩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

  楼下的高桥一家已经很长时间没发出任何声音了。

  感谢真是狸猫太子、一叶O绿草、过激中厨、追天神、易清居士、月迹笙、凛冬已到的打赏。

  还有qq阅读端的漫威以及战神二位的打赏。

  拜谢各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