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6760 2003.04.27 23:49

    我随那陌生的男子步入酒楼,在四楼的一处华丽舍房中,我见到了那个神秘而美丽的女子。

  嗨,德普斯的英雄,我还怕乔奇无法带您上来,是我多虑了,那个神秘的女子迎着我堆起朝霞般的笑脸。

  你们是怎么知道奥赛罗的事情?我的目光在屋内划成弧线,盘旋了一圈之后,最后定格在她的身上。

  这是一个披着粉红色薄纱的妙龄女子,恰到好处的婀娜身材以及玲珑剔透的秀气脸庞,让人不由产生好感,但她的目光中有着和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

  嘿,苏伦骑士,别这样对我们充满敌意,好吗?我可是你的朋友,没有恶意,少女的脸上渲染上一笔重彩。

  我只有一个朋友,他叫奥赛罗,我的声音沉硬地仿若重金属坠地,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的排斥感反而更强了。

  那你在意多我这个朋友吗?那个妙龄女子眨了眨倩目,湛蓝的目色更透明了。

  我的目光再次回荡在客舍四周,左边靠墙的黑色风木椅上,正坐着一个目光冰冷的银衣蒙面武士,腰间缠系着奇异的七色彩绸,他的身后倒背着一种弯月型古怪兵器,这是从未见过的,但我却分明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压迫感,仿佛他身上随时会迸跳出一只恶兽猛虫,这是一个敌意多过友善的令人心悸的武士。

  那女子的身后不远处,站的是一个穿虎兽绒衣的巨硕雄伟男子,我本已很高大,可是在他面前居然还矮了一个头。

  他那轮廊分明的脸型、古铜色粗糙黑黝的皮肤,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暴虐剽悍的战士,他的后腰很随便地别着两把宽刃重斧,这是纯力量型战士最喜欢用的兵器。

  短暂的寒冬融入我的瞳眸,我有些惊讶,传说中暴战武士巨灵战士通常都是如此装束的,难道他就是……

  我的目光突然被墙角处一个被阴影裹住身体的模糊人影吸引,如果不是他做了一个吃桃木果的动作,象我这样有着灵鹰一样敏锐的人,恐怕也无法发现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苏,你在瞧什么呢?哦,那些人都是我的朋友,别担心,他们没有恶意。那个女子仿佛也能看穿我的心思,轻淡柔婉的眼睛融汇入我易碎的目光中。

  这些人并不容易对付,我的忧虑如盛开的繁花,怒长在心田。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的目光投射出委婉而深沉的不信任光芒。

  那女子沉默了,半晌,她侧过身子躲避我犀利的目光,所有的密密晦涩融进难语的容颜之中,苏,等以后……再告诉你,行吗?

  我摇了摇头,我无法揣度你们的心思,我不相信你们。

  你说什么?那个巨硕雄伟男子的声音仿佛一声炸裂的暴雷,震碎四周的静谧的空气,他怒气冲冲地踩着重硕脚步,走了过来,凶蛮暴烈的怒涛腾卷在犹如风刀削刻过的脸额上。

  嗨,雷德斯,别那么冲动,会让我们的朋友受惊的,快安静下来!妙龄女子转身挡在了雷德斯的身前,冷静而威严的目光凝挟着不容置疑的凌凛气势,喝住了暴嚣之中不断进逼的勇武男子。

  雷德斯悻悻地退了回去,对眼前这个女子的敬意超过了我所想象的那种朋友之间的情谊关系,但他的一双赤腥血目却仍不甘地瞪视着我。

  一个容易愤怒的男子,战力也一定惊人地可怕,我有种感觉,那是一座时刻都想爆发的大火山。

  我在与妙龄女子长笛与短歌般斟视之中,问,他可是传说中的巨灵武士?

  妙龄女子苦涩地点点头,他是一个容易发怒的人,我得为他的无礼向你道歉,真的不好意思,让您无故受惊了。

  没关系,我的微笑同样醮沾着苦涩,那饱满昏晦的情感融进了潺潺目光之中,我摇了摇头,心中渐次腾跃起惊的波澜,传说中真正的巨灵武士狂化之后,战力可提高三到十倍,那是令巨怪也为之胆寒的蛮武,让所有兽人都为之恐惧的狂暴,真想见识见识啊!

  妙龄女子歉意地笑了笑,忘了向你介绍我的这几位朋友,他……她指着坐在黑色风木椅上的蒙面武士,说,他叫索顿,是月光圣堂的七带武士,他的脾气有些古怪,如果有什么冒犯之处,我在这里先向你道歉了……

  我的视线被指引过去,索顿,那充满着极地阴戾寒冰的目光让我有一种冷透的冰滞感,那虐掠着黑色闪电和赤色腥潮的眼睛里激涌着浓烈的腐尸气息,让我有难以描述的呕吐感,这是我最厌恶的气质。

  那个墙角里的年轻魔法师,她看着那穿黑色魔法袍的魔法师,眼里的笑意被摇曳得有些浓郁,他叫摩云,,是圣十字魔法学院的高材生,但他却始终没有得到圣十字魔法学院的魔法师正式阶职,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圣十字魔法学院是大地上最出名的三大魔法学院之一,传说中大地上被神册封的七个圣魔法师中就有三个是来自圣十字魔法学院,它的教学以严格着称,它每年都能为各地培训出大量质量堪优的魔法师,大地上几乎一半的魔法师都以自己来自圣十字魔法学院为一生的荣誉。

  ……因为他用自创的偏门魔法术,破坏了圣十字魔法学院有着”永恒结界”之称的图书库魔法结界,以致于让大量魔法咒语藏书流失,但这只是次要的,主要还是因为他离经叛道的偏门魔法术被认定为有遁入魔道的趋势,为了不辱没圣十字魔法学院的名誉,魔法院的长老们因此一致商榷,取消他的魔法师阶职称位,那女子有些惋惜地看了看墙角处骄傲而冷漠的少年,怅惘的语调绸带般翩迁而起,可惜他却并不在乎这些虚名阶职。

  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个神秘的少年,他那近乎完美的俊秀脸庞不时散漾着让人无法接近的寒漠,他虽然只专注于手中的桃木果,但我却分明感到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正从时空的某一处冷冷地穿射而来,窥探着我的心界。

  这位,就是来自巨灵族狂武圣堂的雷德斯一级狂骑士,妙龄女子语锋一转,瞳仁里悠悠绽放着柔美的白莲花,虽然他是一个很暴躁的人,但人却非常地耿直真诚,相处久了你会喜欢他的。

  我的吃惊让残秋的脸额失去了颜色,狂骑士?真的就是那个有着飙风如电之称的雄勇巨灵战士-------狂骑士吗?他们可是巨灵人中千挑百选的骁勇精锐,他们也是兽人们萦绕千年的噩梦,在传说之中的****大战里,狂骑士和龙骑士这对大地上绝佳的黄金配合,曾让几十万兽人大军流尽了鲜血,大地上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狂骑士若能整编出一万骑扫荡大地,那将是任何一支异族大军无法抵挡的狂虐飓风,就连有着终结骑士之称的龙骑士,也难以压倒这种排山倒海的恐怖气势。

  你呢?你还未自介绍,我旋舞飞转的心涛被激扬到最高潮,我以无法形容的异样目光看着她。

  我?那女子抱歉地笑了笑,我叫亚伦,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可没有他们那么大的本事。

  好吧,亚伦,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奥赛罗在哪里吧?我发现跑题太久,早该将藏在心中的疑问释放出来。

  你真的那么关心他的安危吗?他还不是一个自由者啊,亚伦定定地看着我,眼里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芒,见我有些不悦的神情,忙接着说,他……现在虽有些麻烦,不过据我所知,并没有生命危险。

  他到底在哪里?我看出她额眉间有隐掩的气色,有些急躁,也有些生气,我这人喜欢干脆直爽,厌恶那种扭扭捏捏的隐讳僻涩,我突然捏住了她单薄的的双肩,吼道。

  雷德斯唬地踩出怒煞雄烈的步子,逼进而来,一旁观望的索顿也握住了背上的弯月型奇诡兵器,锐利冰寒的杀气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连那一直淡漠如水的摩云也忍不住抬起头,一双看不见任何情愫的目光仿佛从时空的一角流射而来。

  我松开了手,并不是他们的进逼,而是由于我对一个女子的无礼冒犯。

  我歉意地搓着手,真抱歉,这并不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动作,我为刚才的无礼行为深表歉意。

  亚伦受惊的眼里翩跃起一丝敬意的光芒,你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也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人,看来……我们并没有找错人。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奥赛罗的下落,我的目光跨于凝重和沉滞之上,石做的身骨仿佛爬满青苔。

  当然,我们是朋友,我会告诉你他的下落,亚伦轻幽地叹息仿佛檀香袅袅,他那天碰到圣乔治商队和蜴龙人,差点就丢了性命,幸好肯修黑森林就在不远处,他才得以逃脱性命。

  我吃了一惊,澄澈的心境立时变得浮躁,肯修黑森林?那不是肯修盗贼团的匿身之处吗他……

  没错,他碰上了肯修盗贼团的人,他被俘了,亚伦仿佛披上了梦的衣裳,她的目光中起舞着一种让人迷失的光芒,但……他们却没有杀他。

  我不可思议地摇摇头,成串列队的疑惑挂满藤蔓般的目光,正统王兵和流匪盗贼是天生的冤家,无论谁遇上谁,那都是不死不休的事情,因为盗贼军们全都是被王家放逐他乡的叛民罪人,他们被剥夺了维持生命最基本的资源权,根本无法在正统王国境内生存,只能合聚在荒远僻幽的黑森林或是山谷中,与猛虫蛮兽们相伴生栖,自生自灭,那都是非常艰难的生活。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呢?我心中忍不住一跳,浓密的苍挫映出我警戒的脸色莫非你也是……

  放心好了,我们不是盗贼团的人,我们可是正统王国庇护的正式公民,亚伦笑了笑,积淀下的淡淡情愫如蜂蜜般稠缪,但肯修盗贼团中有我的朋友,他提供了有关奥赛罗的一切信息。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的目光种植着钢铁和闪电。

  亚伦低垂下头,声音轻微地仿佛无法荡开一丝波皱,下次,下次一定告诉你,好吗?

  我的声音飞溅出古代神话的锐利和厚重,你们的话我实在很难相信,因为你们并不对我完全敞开心胸,你们另有目的。

  但我们真的对你毫无恶意,请相信我吧,我保证,亚伦抬起头,眼里黑白缭绕的迷彩,幻化着我难以看穿的光色。

  算了,你们都是难以真诚面对的人,有太多令人无法品读的心绪,认识你们并不容易,我还是回去问我的侬力祭师吧,他的话更直接可信一些。

  侬力……祭师?亚伦脸色苍化成荒漠,你……怎么会认识他的呢?

  我有些诧异她的惊悸表情,那飙扬起漫天白沙的脸庞,有我无法理解的震颤,他是圣乔治商会的人,是他替我疗伤治病,我顿了一顿,他是一个好人,相对于你们,我更相信他。

  亚伦咬了咬下唇,声音虚抹成一段暗淡忧郁的流声,他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人,苏,你也许还不知道他的过去,他的双手曾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

  是吗?我很奇怪她会如此说,梅花凌寒八表的肃漠目光融入了清淡的玉砌之尘中,我摇摇头,我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不过在你见他的时候,别把见过我们的事情告诉他,好吗?亚伦看着我,仿佛仰望着云层之月,我从没见过一双如此凝盼的目光。

  我略微沉重地点了点头,很快又摇了摇头,有用吗?他是一个很高深的人,他会看穿我全部的心思,而我根本无法掩藏你们在我记忆中留下过的痕迹。

  不要紧,幽闭心灵可是摩云的拿手好戏,她看了一眼正在啃吃着桃木果的秀美少年,他会在你的心灵中加入一条幽闭心灵的魔法咒语,侬力祭师的法眼再强,也无法窥探出你心中的秘密,不过……这却需要你能敞开心界,好让魔法结界进入你的心中。

  哦,真的吗?我有些怀疑,因为侬力祭师的能量我是亲眼见见识过的,如果说这个年青的魔法师能制造出如此强大的心灵结界阻挡他炙锐的法眼,那我对此所抱的可信度绝不会太高。

  亚伦的笑意隐没在瞳仁之中,她没回答,只是点点头。

  那……好吧,我从未向人敞开过心界,因为那是很危险的事情,弄不好会成为别人任意摆布的傀偶,但这一次,我看着她美丽清纯的脸庞,与外面暄嚣世界相比,我的目光却平静地出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相信你和你的朋友。

  我萧瑟的笑意开始有些凝缩,一种突如其来的奇异感觉让我对她有了莫名其妙的好感,不过,我看得出,你非常害怕侬力祭师,也许你们之间有什么不愉快的过节,那并不我的事情,但我却愿意帮助你们度过难关。

  真……真的吗?亚伦的声音在颤抖,也许……我们真的有别的目的,你还愿意帮助我们吗?

  是吗?我颓黯而又淡漠地苦笑,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并不值得你们如此费尽心神,就算你们有什么目的,我一介武者也无法比你的几位朋友为你做出更多的事情来。

  我以静默的姿式凝视着她,而且,你……是我的朋友,我一生中的第二个朋友。

  我磁性的声音擦亮了空气中的流尘,但心绪却在一片激荡的混浊状态中紊流渲泻,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如此唐突的失语。

  朋友…亚伦眼里翩舞出彩色的迷幻,声音仿佛飘浮在山岚霭雾之中,她轻声说,苏,你知道吗,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子,我从未见过一个象你这般豪爽坦诚的人,难怪……你会成为德普斯的英雄,及至……德普斯的驸爵……

  她突然抬起头,暄动的脸颊被一片片雪花和翠羽飘染,有时……我都挺羡慕安贞伦茵公主的……

  我的神情不知何时开始恍惚起来,她的话语始终没有进入我的耳朵一丝一毫,我的注意力完全被那神秘而冷傲的少年吸引,不知为何,越面对他,那种紊乱流离的混浊感就越强烈,我有种被万千蚕丝围困的烦躁感。

  嗨,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呢?我仿佛在听另一个我在说话。

  摩云始终没有表情,他双手一搓,手心处立刻流散出一汪细细淡淡的蓝色魔法旋涡。

  去吧!他低喝一声,那汪魔法旋涡飞串成一道旋转的彩色流光,从我经略秋冬苍凉的眼睛中流进,我有一种被强光电炙的灼热感,身体僵硬地微微抽搐着,周身洋溢出一片淡蓝色的奇异光晕,越变越大,也越变越亮,同时,心底深处袭涌起一阵麻酥酥的温热,仿佛有什么标识记符灌进心中,逐渐沉实厚重,慢慢充满整个心界。

  好……好了吗?我周身光晕开始黯淡了许多,很快褪去了,那让我有晕眩和呕吐的感觉也很快消失,我禁不住舒展了一下酸涩的四肢,想要排除体内那怪怪的奇异感觉,也许那仅仅只是布置在心灵中的魔法结界的副作用吧?

  摩云并不回答,再次缩回阴僻的角落里,看也不看我,只专注于他手中未吃完的桃木果,但我却发现他额上密布着细细的点点汗珠。

  我的心绪突然变得澄澈清晰,混浊紊乱的感觉一扫而光,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仿佛有大梦一场的疲惫感觉。

  谢……谢你,亚伦写满星光和月色的瞳仁之中倒映着我迷茫的身影,你会得到大地上一切众神的庇护。

  我看着她,一个并不认为是朋友的朋友,目色之中不禁承负起萧索的秋雨,半晌,我淡淡地摇摇头,这一次我说出了自己想要说的话,其实我也需要你的帮忙,如果奥赛罗真的落在肯修盗贼团的手里,我希望你的朋友能帮他。

  那是自然,亚伦的目光流淌成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我会将一个完整无缺的奥赛罗送至你的面前,我会做到的。

  你们……什么也做不到!一个冰冷的声音仿佛从时空的某一断层硬生生地插入,在磨擦出炙热的暄躁同时,也制造出一场壮烈的音的雪崩。

  话音未落,门外便飞进一个模糊的人影,笔直向亚伦撞来。

  大胆!雷德斯巨吼一声,一只宽厚结实的大手已将那人影的半个身子捏扣住。

  是乔……奇!亚伦吃惊的目光呆滞在僵青的模糊人影身上。

  雷德斯松开了大手,乔奇血肉模糊的身子便软软地瘫倒在地,他的脸上有一道深透见骨的凄厉伤口,那是用一把磨得很锋利的曲线兵器割划出来的。

  莱罗克亚的狗,你们还想活着离开麦加帝城吗?突然,几道模糊的流影从未掩的风木门缝中一闪而过,眨眼间,屋子里已站着八、九个整齐战衣的黑盔镰刀武士。

  雷德斯轰爽大笑,贝雷塔斯的黑猪仔,罗特立拉就派你们这些肉饼来送死啊?你们今天谁也别想再竖着走路了。

  我大吃一惊,真看不出,亚伦……她竟会是莱罗克亚的人,那可是与贝雷塔斯交恶极深的仇敌……我的心不安地燃烧起萧涩的火焰,难怪……她始终不愿意述说自己的来历。

  苏伦,你背叛了罗特立拉****殿下,还勾结莱罗克亚的塞尼尔家族的人,真是罪该万死,从此贝雷塔斯将与你不死不休!领首的是一个头盔上印着五颗红星的高级武士,他那尖锐厚重的声音驰行于我哑然失色的脸畔。

  塞尼尔?那……不是莱罗克亚最权望的豪族名门吗?听老兵们说,莱罗克亚王国一半的权力是掌握在塞尼尔大公手上,我的郁郁芊芊心事在回忆中流浪着。

  这一次,我的心完全冷透了,看来安贞伦茵公主殿下说的没错,贝雷塔斯已不再相容于我,而且为了杀我,罗特立拉****还派出了黑暗圣堂中战斗力极强的黑魅武士。

  看着那印着五颗星花的高阶武士,我知道自己已完全无路可退了,黑魅武士并不擅于宏大规模的沙场征战,但城市暗杀搏击却是他们拿手好戏,传说贝雷塔斯的许多重臣王公就是惨死于他们之手,看来这回,他们是志在必得了。

  我拔出了雷电光刀,这是曾与我浴血作战过的兵器,它还将伴我浴血作战,此时它在我眼里,已经超过了雷神奥古丁所用过的上古战刀的份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