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1273 2009.04.06 19:36

    “嗖!”火焰长矛在空气中划出一道优美而华丽的线条,笔直地向苏由美射去,事情太过突然,所有的人都被震住了,居然没有人反应过来。

  目光闪了一下,我的脸变了,大脑一下子变成空白,等我再想去救苏由美时,那支火焰长矛已经击中了她,并将她弹飞到了半空之中,还未落下,身体便包裹在一片熊熊的烈焰之中,隔了老远都能闻到皮肉烧糊的气味。

  “老妖婆,我和你拼了!”眼睁睁地看着月季花晶莹娇美的少女惨遭毒手,我的愤怒来得比火山喷发还更猛烈。

  可是我刚将骑士剑举起来时,诺克琪美华的火焰长矛已指到了我的咽喉,通红炙热的枪尖抵在我硬硬的喉节之上,我可以感觉到火焰灼烧皮肉的剧痛,但却咬牙忍住,大吼道:“如果现在你不杀我,将来我必定会杀了你!”

  诺克琪美华看也没有看我一眼,而是注视着脸早已扭曲成一团痛色的苏格历,她邪恶无比地咧着嘴唇,古怪地笑道,“我不喜欢无用的人加入我的队伍,这个小女孩自始至终都在证明着她的毫无价值,所以我就将她改头换面一下,做为亡灵加入我的三眼尸妖一族之中!亲爱的亚美帕斯王,如果你也证明自己的毫无价值,那这个小女孩便是你的榜样!”

  几个三眼尸妖的魔法师将苏由美的尸体抬了过来,其中一个边念咒语边在她的脸上洒上一些古怪的粉末,我能看见有一团绿烟腾空而起,心中不禁掠过一道悲怆和忿恨。

  苏由美的尸体从我面前抬了过去,我发现她早已烧得面目全灰,简直就像是一个极其丑陋恐怖的鬼怪,根本就与先前那活泼俊俏的少女形象有着天壤之别,我心中一阵隐痛,如果刚才不去救这个该死的老妖婆,苏由美也就不会死得如此惨烈了,我将指甲深深地抠进了肉中,木然地看着鲜血从伤口中漫了出来。

  诺克琪美华突然撤走了火焰长矛,但我的压力却不减反增,超过一打的长枪将我密密地围了一圈,腐灵战士们不停地发出邪恶而难听的咕哝声,时刻都在期待着获得命令能将眼前这个鲜活的猎物肢解成碎片。

  我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个心狠手辣的亡灵女妖,如果她真的下令要杀我,我将引出优索雅美琳的最强魔法——地炎风暴,与他们同归于尽,为此我在暗中不断地凝聚魔力。

  不过她似乎对我的命运并无任何的关注,倒是对苏由美的尸体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时用手捏捏尸体的皮肉,检查一下骨骼的灵敏度,很快她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紧接着她做出了一件让我大吃一惊的事情来。

  她睁开额上的第三只眼睛,居然用手将这颗墨绿色的恐怖之眼挖了出来,然后小心把它安装在苏由美焦烂不堪的额头上,我看到一道绿色的光芒一下子就从她额上射了出来,很快她整个身体都包围在一片令人相当不舒服的绿色光潮之中。

  更令我吃惊的是,她那原本焦糊腐烂的的皮肉居然一点点地长出了新鲜皮肉来,最后皮肤竟变得白如凝霜、润若羊脂,还隐隐地显出皮下细细的青青的筋脉,与诺克琪美华的肤色相比,噢,不仅仅是肤色,就连神态模样都是那么相近,就好象挛生的姐妹一般,直看得我心惊胆跳,难道苏由美从此就成为三眼尸妖的成员吗?我无法接受这冷酷的现实,呼吸几次都停窒了下来。

  诺克琪美华用手捂住额上那个黑洞洞沾着丝状黏液的第三只眼睛,我注意到不时有隐淡的绿光闪耀,等她再把手掌移开时,她那第三只眼睛竟神奇般地又睁开了,只是由于新长出来,可能对光线有点敏感,她很快就皱了皱眉头,将它闭合了起来,只剩下一道细细的眼缝。

  四周的三眼尸妖法师们开始大声唱着死亡褥告,一遍遍地赞颂死神帕里恩夫的丰功伟绩,一遍遍地召唤苏由美的灵魂苏醒,我对这些亢长神秘的咒语说不出的厌恶和烦感,但是四周旁观的亡灵军却手舞足蹈,如痴如醉地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那陶醉的模样就如同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疯狂而又粗鲁。

  仅仅过了十几秒钟,苏由美的食指轻轻地勾动了一下,四周的亡灵立刻都安静了下来,摒着呼吸注视着。

  紧接着她的手臂也动了动,四周的呼吸声开始变粗了,等到她睁开那带着淡绿色光芒的死亡之眼时,在场的亡灵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如雷的欢呼声,一个新的亡灵加入了它们的队伍,并将和它们荣誉与共、并肩奋战。

  我的脸色白得就像一层透明的纸,这就是腐朽罪恶的诞生,这就是堕落黑暗的源头!我看着苏由美嘴唇边那一道时隐时现的邪恶而狡黠的笑容,心中就不禁一紧,一个活泼可爱、骄傲犟气的纯真少女在我脑海中慢慢地浮现了出来,但却很快地碎成无数星末,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凶狠残暴的三眼尸妖杀手,她的目光正放射着邪恶歹毒的光芒。

  曾经和我斗过嘴,曾经朝着我微笑,曾经对我大声发着脾气的人,就这么消失了吗?就这么变成了一个我完全陌生并憎恶的亡灵?这难道就是……死亡世界中最恶毒的诅咒吗?真该死,人世间怎么会有如此邪恶丑陋的东西存在,简直就是对光明世界的亵du和嘲笑!力量注满发红的肌肉,我握紧了手中的剑,恨不得把内心的怒火一股脑地喷射出去。

  苏格历脸色铁青得就像是戴上了青铜面具,毕竟苏由美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亲兄妹,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他们都不曾彼此分开,而现在却要成为两个相互敌视和仇恨的种族,他实在难以接受眼前这个残酷的现实,几乎要晕倒在地。

  不过他可比我想象得要坚强得多,咬咬牙居然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一个优秀的政治家就必须有一颗冷漠无情的心,他一直都在接受这方面的教诲,苏由美的死亡蜕变使他的内心变得更坚定,也更冷酷。

  “还记得我是谁吗?”诺克琪美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新生的三眼尸妖,邪恶地咧着嘴唇笑道,“我可没有抹去你的记忆,如果大脑还没烧坏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主人,我的主人!”苏由美缓缓地站了起来,冷冰冰地打量着四周,很快她将注意力的重心落在眼前这个脸色苍白、清秀美丽,有着端庄典雅气质的女人身上,她情不自禁涌起了一股亲切感和安全感,感觉得自己的思想正受到某个神秘力量的牵引,她发现这股力量的来源就是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

  “很好!”诺克琪美华很满意地点点头,目光之中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机,慢吞吞地问道,“那个男人又是谁,还记得吗?”她指了指被带过来的苏格历。

  “大哥,我的亲哥!”苏由美目光闪了一下,但很快便露出了邪恶而冷酷的笑容,补充道,“但那只是以前的事情!现在不是了,我的生命和灵魂都是属于主人的,我唯一的亲人就是主人!”

  苏格历脸上的肌肉很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平静,冷淡地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少女,他知道真实的苏由美已经死了,彻底地死了,眼前的这位只是披着她的外壳蛊惑人心,他嘴角边不禁浮出了同样冷酷无比的笑容,他如今已经没有亲人了,剩下的只有为自己奋斗的狂热理想!

  背叛我的人,伤害我的人,阻挡我的人,全都要死!不,是灭绝!一个不剩地灭绝!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狂呼着。

  “那一位呢?”对苏由美的状态感到越来越满意,诺克琪美华兴致勃勃地指了一下我,不怀好意地问道,“还记得我们的高贵无比的人类骑士吗?他是何等的优雅从容,气宇轩昂,就象是暗夜中的星辰,光芒四射!我们在他的照耀之下显得是那么地龌龊卑劣啊!”

  “卡西欧斯!他自称是来自异大陆的人类骑士,灵魂却早被黑精灵收买了!他对我们亡灵族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和敌视,迟早会成为我族的心腹大患!”苏由美凶狠恶毒地瞪着我,一脸的杀气,仿佛一个控制不住就要扑过来杀人。

  “哈!你倒是把他想得太高了,敌视我们是没错的,要想成为心腹大患,他还需要再磨炼几百年!”诺克琪美华哈哈大笑,她对自己的杰作感到相当满意,不禁动情地宣布,“鉴于你的精采表现,我任命你为我的首席助理,一切只需向我负责,我将会把你培养成为一名优秀杰出的亡灵战士!”

  我心一凛,一下子就猜出了诺克琪美华的歹毒用心,她是想培养苏由美成为她的衣钵传人,将来好接她的班啊!真可恶,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就要从此堕入黑暗的深渊,万劫不覆,从此成为了令人心痛的邪恶分子,永远地站在了光明世界的对立面上!

  诺克琪美华走到我的面前,阴笑着轻拍我的脸,道:”你的运气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要不是看在你很快就能蜕变成黑精灵的的份上,这一次我也让你步她的后尘,也许你很恨自己的这身肤色,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却救了你一命!坦白地告诉你一句,除了黑精灵之外,我们亡灵族憎恨任何一个活着的生命,如果你依然固执地坚守着人类骑士那可笑情操,那么死亡将是你唯一的选择!”

  “我不怕死!我是人类骑士,不是黑精灵恶棍!”红色的筋条在额上扭曲地爬行着,拳头握得喀喀直响,我几乎是以吼叫的方式回应她,“你休想用死亡来恐吓我!”

  “不,你怕死!从一开始你就怕死!”诺克琪美华伸出食指,重重地空气中划了一下,冷漠但却斩钉截铁道,“你心中还有惦记的人,你十分清楚自己不能死,因为受到最大伤害的人不是你,而是她!”

  “她?你……怎么可能知道她?”仿佛内心中最隐秘的伤痛被揭露了出来,我脸色大变,不禁后退了一步,一个不小心,背心就触到了一根长矛的尖端上,幸亏有蜘蛛盔甲保护,否则这一枪也让我够呛。

  我惊恐地看着她那邪恶而冷酷的脸,心中一动,是了,她的第三只眼可是恐怖之眼,可以观察别人的内心世界,想必是我在某个放松警惕的时候,被她神鬼不知地侵入了思想吧!

  我急忙运用起优索雅美琳的心灵枷锁魔法,里里外外连上了五层结界才稍稍松口气,被人看穿心思可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我现在极其厌恶所谓的心术师。

  “你担心她,就说明你很在乎她,所以你不想死,也不敢死!”诺克琪美华狡黠地笑了笑,阴阴地道,“怎么,难道这样你都不承认自己不怕死吧?嘿,如果你继续坚持下去的话,我倒是很有兴趣看着你死前怎么样将内心的痛苦和恐怖表露在脸上啊!”

  脸白了一下,我立刻闭上了嘴巴,不敢有任何强硬顶撞的姿势,这个老尸婆反复无常,杀起人来更是不眨眼睛,天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反脸看我怎么痛苦而恐怖地死去。

  不过说老实话,她分析得没错,我发现自己的意志比以前更软弱,也更脆弱了,我真的变得害怕面对死亡,原因正如她所说的,因为心中有了牵挂的人。

  我不想死,也不能死,因为我知道自己正肩负着一种责任,我必须去寻找,去保护我心中所牵挂的人,爱情,让我变得坚强,也让我变得懦弱,但唯一不会让我改变的却是一颗热爱生命的年轻的心。

  诺克琪美华显然很满意看到我这个失魂落魄的样子,她觉得打压我的气势非常有成就感,在津津有味地欣赏好半晌之后,才宣布了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所有的亡灵军都以苏由美为新的指挥官,向南面运动!特罗维,你留几个暗黑骑士跟着我!”诺克琪美华目光严肃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亡灵军,最后落到了苏由美的身上,她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道,“你过来,我要给你改点换面一下!”

  苏由美乖乖地走了过来,低垂着眼睛一副顺从的样子,在她心中大概真的只有诺克琪美华唯一的亲人,不,应该是崇敬爱戴的主人,看着她那丧失心智的模样,我的内心又痛了一分,是我害了她啊!”

  诺克琪美华将手指上带有腐蚀性剧毒成份的黑血放了出来,洒在苏由美的脸上,然后一边默念咒语,一边用力将那黑血抹得对方满脸都是,最后在她放开手退开一步之后,我惊异地发现,苏由美非但没有被抹黑了脸蛋,而且还显现出和诺克琪美华一模一样的光滑鲜嫩的面孔,不,不只是面孔,就连身材体态也变得仿佛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相似,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复制术?

  我却不知道这可不只是复制术那么简单,诺克琪美华给苏由美安在额上的恐怖之眼可不是白送的,那是可以控制她的行动甚至灵魂的神奇之眼,说通俗点她就是诺克琪美华的另一个分身。

  我现在也才明白这个心思缜密、阴险狠毒的亡灵女妖为何要选苏由美做开刀对象了,根本就是想让她做自己的死亡替身,好引开堕落精灵的注意,然后自己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米尼索西斯,找到恐怖之门返回剥皮谷。

  目送着苏由美带着大批的亡灵军向南面涌去,诺克琪美华得意洋洋地挥了一下手做告别状,她还不忘指示我们剩下几个全都披上一件特制的伪装斗蓬,这样远处搜索的堕落精灵斥候就很难寻找到我们的踪迹了。

  在开始向北行去之前,我特意问了诺克琪美华一个问题,苏由美此行的危险程度会有多大?她并不急着回答,直到苏格历走近了才带着坏笑的面容回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苏由美此去必死无疑,因为优索亚戈尼会亲自带队将她杀死,她只希望苏由美能拖住优索亚戈尼越长时间越好。

  我听得心都凉了,这明摆了不是让苏由美去送死吗?更令我吃惊的是,一旁的苏格历居然连一点反应也没有,就仿佛在听一个无关于自己的事情,冷漠地让我都感到了愤怒,我不时地狠狠地撇去眼睛,几乎就想抡起拳头打他一个四脚朝天。

  不过更让我震憾的还是苏格历后来对我说的话:“苏由美已经死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难道你真的会认为那个亡灵少女就是苏由美复生吗?别傻了,那只是一个美丽但却腐朽的外壳,里面栖生的却是另一个邪恶无比的魔鬼!”

  他那半教训半讽刺的话震得我的耳朵到现在还是嗡嗡响着,这绝不是我所认识的苏格历,他的冷酷,他的现实以及他的自私都让我感到寒冷,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恐惧,我陷入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之中。

  假如自己有一天也成为苏由美那样的亡灵,兰蒂朵会不会和苏格历这样,毫不留情地将我从记忆中抹去,不,还更糟糕,把我看成是邪恶残暴的魔鬼,恨不得将我杀死?我苦笑着,满嘴都是苦涩的气息,诺克琪美华说的没错,我怕死,很怕死!”

  我们沿着一条隐蔽的山沟走,憧憧山影,突兀峥嵘,岩石削立,山路逼人,特罗维在前面开路,我发现他就算是骑在暗黑铁骑上也是悄声无息的,给人感觉是一种宁静的恐怖,和他走在一起,我倒有种心惊胆跳的感觉,就好象背后随时都有一支箭矢要射过来一般,说真的,我倒宁可和凶暴蛮野的暗黑狰魔凑到一块,至少它的威胁来得具体实在。

  走了大约六、七公里,特罗维示意我们停下来,并张开伪装结界将我们全都包裹进去。

  就在我忐忑不安之际,三十米外的开阔草地上,突然响起一阵悉悉簌簌的神秘声音。

  细看之下,有一道水色波纹在空气中一涟涟地荡漾开,当涟漪到第七圈之后,一个巨大的气泡结界便破灭了,现出了里面隐藏着的黑压压一片人头,我吓了一跳,真没想到在这么近的距离居然潜伏着一支如此庞大的军队。

  我估算了一下,少说也有四、五千人,而且清一色堕落精灵龙蛇骑士,枪刺如林,刀光熠亮,那整齐肃穆的气氛让人强烈地感觉到这支军队的强横和剽悍。

  我心中突然有一个坏坏的念头,要是此时蹦跳出来大声揭发这个老妖婆的藏身之处,不知她会气成什么样子?但我很快便把这不切实际的念头咽到了肚子里去了,因为诺克琪美华不知何时已贴到了我的身上,一把薄薄但却锋利无比的刀片轻轻地架在了我的颈部动脉上。

  让我气恼的是,她居然还眨着眼睛对我一阵阴险地怪笑,真是让人恨得直咬牙啊!我几乎都要不顾一切地暴发出来了。

  苏格历可没有我那么好的定力,他额上的冷汗已经连成串地滚了下来,呼吸粗得连我都担心得心脏会跳出来,不过伪装结界有过滤声音和气息的功能,所以我其实是在做朽人之忧。

  一个穿着华丽鲜亮盔甲的堕落精灵高级骑士在队伍前慢腾腾地走了几步,然后大声嚷了几句,虽然隔得不远但我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更别说是听懂他的话了。

  就在我伸长脖子还想再多听几句时,龙蛇军的队伍开始动了起来,堕落精灵们纷纷以战斗姿势飞跃入空中,向南急速赶去,眨眼间便形成了十余行黑色的粗线,没入云的另一端,看他们那英姿爽朗的模样,倒仿佛是去参加什么隆重盛典仪式。

  潜伏的龙蛇军很快就飞走了,一个也不剩,但经验老道的特罗维并没有马上撤去伪装结界,而是挥手示意我们不可动弹,更要小心。

  果然,过不多久,从远处河谷里突然窜出了一个黑点,不,是一个黑团,随着黑团的扩大,最终落入我视线的是一支由蟹甲骑士组成的堕落精灵地面部队,看着他们来势汹汹的样子我都在担心自己是不是暴露了。

  让我松一口气的是,这支蟹甲精灵部队并没有发现我们藏身之所,而是疾风似地从我们面前的开阔草地上奔驰而过,同样是向南急匆匆地赶去。

  看那一个个风风火火的焦急影子,我都可以感觉出他们内心的急迫,显然他们并不是赶去参加一个别出风味的宴会,如果猜得不错的话,苏由美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追上杀,消灭她!

  这支地面部队足足花了近一个时辰才从我们面前通过,可见数目有多可观,但这还只是开始,天空中又出现了好几股粗线条的飞影,一直延伸到天的另一边。

  我瞪大眼睛观注了好半天,才看明白那是半龙人的翼手暗龙的空中部队,我发觉他们在空中飞翔的姿势比堕落精灵的龙蛇骑士更显得威风飒爽,强悍刚猛的气势让人印象极为深刻,身上似乎还带着龙族傲视天下的霸主气息,也难怪神殿山对待他们也比别族礼遇了许多,毕竟强者是容易受到尊敬的。

  在又等了半个小时不再有动静之后,特罗维才派出一名精干的暗黑骑士斥候出去侦察,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才回来报告,我倒是奇怪他为何不留下死灵鸟做为斥候出去侦察,后来转念一想,大概是因为死灵鸟目标太显著,虽然容易找到敌情,但也很容易被追踪。

  这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不时碰到有堕落精灵的扈从军小股队伍从面前穿行而过,最惊险的一次就是在一片橡树林边缘停留做短暂休息之际,正好遇上了大批的卓伦斯黑精灵从林子深处潮水般地涌出来,急急忙忙地向西南方向的山谷奔去,若不是我们全都被披有伪装斗蓬,恐怕这一次就要暴露行踪了。

  后来,我发现离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越近,遇到的堕落精灵军就越少,最后竟再也没有看到一个,有时让暗黑骑士斥候深入到丛林峡谷内部去侦察,也都没有发现敌情,这倒让诺克琪美华踌躇不前,最后她实在忍不住把那个暗黑骑士斥候叫到面前来问话。

  “难道这一路上你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现吗?”诺克琪美华目光冷峻得让人心底发凉,她严厉道,“我要的是绝对可靠的情报,而不是大概、好象之类的狗屁东西!”

  “是的,尊敬的殿下,我奉命搜索了大半个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也没见到有任何情况,那里实在是太安静了,我敢肯定绝对没有人在那儿停留,甚至连野兽怪物都没有碰上一个……”那个暗黑骑士斥候小心翼翼地回答,在诺克琪美华那刀锋般锐利的目光注视之下,他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正弥天漫地压迫过来,以致于当对方突然打断自己的话时,他都因惊慌而身子颤抖了一下。

  “你说这一路上一个野兽怪物也没有碰上?这么重要的情报怎么不报告?”诺克琪美华心情恶劣到了一句不顺耳的话就能让她暴躁的情绪猛烈喷发出来,她甚至不等那个暗黑骑士斥候辩解,一掌就狠狠地击在他的面罩之上,不仅将他的脸部都击凹下去,还将他整个身体象弹丸一样打得飞了起来。

  我没想到她的手劲会这么大,连坚硬无比的暗黑护甲都挡不住她的重击,要是这一掌击在普通人的身上,就算有神力盔甲保护,估计不死也要残废。

  但令我钦佩的是,那个斥候却好象什么事情也没有,用手在面罩上用力一吸,居然又恢复了形状。

  “特罗维,你亲自去米尼索西斯一趟,负责找到杜摩亚奇,恐怖之门就是让他保管的,只有找到他,我们才能拿到回家的船票!”诺克琪美华冷森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魁梧、剽悍勇猛的暗黑骑士,一字一字道,“如果找不到杜摩亚奇,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那如果杜摩亚奇死了?”眼里闪过一道惊惧的光芒,特罗维从未见过首领如此严厉过,他并不知道诺克琪美华对危机有着异乎寻常的敏锐感觉,正是因为她感觉到了什么才导致心情如此恶劣。

  见对方没有回答,特罗罗犹豫了一下,又忍不住继续问道:“要是恐怖之门已经被毁坏呢?”

  “那你更不用回来了!因为我们全都只有一个选择!”诺克琪美华咧着白森森的牙齿,残酷地狞笑道,“那就是死路一条!”

  特罗维走了之后,诺克琪美华就召呼我们也跟着上路,不过却不是和他一个方向,我对此很是纳闷,可也不敢去问这个老妖婆,谁知道她是不是还在气头上,要是也给我来一下阴的,我岂不是死得难看?因此我打定主意了,无论她有多么的惊人之举,也不加以理会。

  这里的山直上直下,犹如一刀切成,比起亚里士德附近那舒缓的山,更显干脆直爽,我们在一处葱茏幽静的山谷稍作停留,这里已经是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的外围,只要穿过这个山谷就算是正式进入米尼索西斯,但显然诺克琪美华在犹豫,如果优索亚戈尼在这一带布下耳目,那我们还没有走出多远就会被发现,从而导致灭顶之灾,这也是她不得不苦恼的原因。

  最后,诺克琪美华还是决定不从此处穿过,改由另一条更为艰险弯曲的山林小路进发,这一回,她做得更彻底,将队伍中所有的暗黑座骑全部击毙,然后挖了一个大坑全都掩埋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徒步前进,连她自己也不例外。

  在林间小路行进也很不顺利,经常能听到奇怪的尖叫声,但通常接近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派出去侦察的人回来报告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这让诺克琪美华困惑不解,因此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最长的一次我们竟然停留了近五个小时,可没把我给郁闷死了。

  不过事实上她的谨慎细微却是相当必要的,因为我经常能隐约地感觉到四周的空气轻微地波动,有时我以为是风或是飞虫什么的,直到一次我偶然看到手臂上沾上一抹浓浓热热的液体,用力一擦竟一片殷红鲜艳,才知道那是血。

  就在我想抬起头往上看时,被身后的诺克琪美华用力按下了脑袋,就在我要用行动去表示不满情绪之际,丛林上空呼地传来一阵哗哗的声音,听上去象风声,更象是巨鸟扑翅的声音,但眨眼间又没了声息,真是见鬼了。

  等四周完全安静下来之后,诺克琪美华才放开手,但她那撇过来的冰冷目光还是让我感到毛骨悚然。

  “如果你敢暴露我们的行踪,我就将你的眼睛挖出来!”诺克琪美华很冷淡地看着我,语气并不激烈,但给我内心的震憾却是强烈的,在我灵魂中央掀起了一场恐怖的风暴。

  “变魔精灵!”我轻轻地咀嚼着这让我内心战栗的名词,心里很清楚这次碰见的可是上一次遇上的巴洛斯变魔精灵军所无法比拟的,尽管他们的数目并不多,但给我的压力却是巨大无比,感觉他们就象是鬼魂一样在这广阔茂盛的山林里游巡不息,织罗着一张无形的巨网,时刻都在等待着猎物送上门来,诺克琪美华肯定是感觉到了什么才这般小心翼翼的。

  苏格历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他手心里全是汗,我不用去想就知道他肯定也很紧张,但他似乎在情绪克制方面显得富有经验,脸上冷冷淡淡的表情就好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我都有点儿佩服他这种伪装能力。

  穿过了林间小道,站在悬崖边缘,我们可以看到峡谷下面有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这就是有名的米尼索西斯峡谷通道,至此,我们算是进入了米尼索西斯的地界,不过眼前的路显然更艰难,我们不仅要自己去开辟一条新路,而且还要忍受没完没了的蚊虫叮咬。

  我悲哀地发现,丛林里的蚊虫简直可以称得上吸血鬼了,不叮你一个大包绝不松口,我可怜的皮肤已经不下百处长着这种可恶的大包。

  我算是很能忍的,苏格历倒是更惨,这一回他再也无法保持气定心岁的稳重形象,整个人一下子好象老了几十岁,十根手指没有一刻停下来的,不是这边抓抓,就是那边抠抠,很快满手都是血迹斑斑,不知是蚊虫的血,还是他自己的血。

  我倒是很羡慕这些不死怪物们,居然所有的蚊虫都在刻意地回避他们,仿佛有一股魔力在驱赶着它们似的,有时想想,做个亡灵至少还有这种好处,什么也不用害怕,什么也不感到痛苦!

  啪!我狠狠地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该死,我怎么会这种可耻的念头,我怎么开始认同起亡灵来了?真不知道自己的脑袋瓜里究竟在想什么啊?我用力晃了一下头,把刚才的念头甩到一边去。

  进入了米尼索西斯丛林,正如那个暗黑骑士斥候所说的,这儿什么动静也没有,甚至连一只飞禽走兽都没发现,静得实在让人有些胆寒,就仿佛一座死气沉沉的幽冥之林。

  对这儿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危机四伏、凶险莫测,有时眼睛一花,甚至觉得四周的树木都是面目狰狞的变魔精灵,感觉自己就仿佛置身在堕落精灵大军虎狼环伺之中。

  就在我精神开始恍惚之际,肩上突然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整个人立刻弹跳了起来,人也清醒了许多。

  我好奇地回过头去看,正是诺克琪美华,只听她淡淡道:“我们离恐怖之门已经不远了!在恐怖之门的附近,会形成一片巨大的幻象结界,除了黑精灵了和亡灵,任何种族一踏进来就会看到无穷无尽的幻象,恐怖邪恶的幻象,这也是为何这里的飞禽走兽都不见的缘故!”

  她歪了歪头,阴凉凉地打量了我一下,嘿嘿继续怪声道:“你离黑精灵化还差得远啦,如果你真能达到那种程度,这种麻痹神经的幻象对你就丝毫不起作用了,你的人类弱性仍然在顽固地坚守阵地,真是可惜!”说着,她恶毒地笑了一下,笑得我心一阵发毛,因为我分明看到她眼眸之中一闪而过的铮铮杀机。

  幸好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开了,因为我们被丛林中嘈杂的水声吸引了,不,不只是水声,隐约还有一种很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就像……就像是饥饿的野兽在啃噬着美味的食物,喀嚓喀嚓富有节奏,真是难听无比的声音。

  我们很快出现在一个巨大的水潭边缘,一道白色的小瀑布将山崖上的水带了下来,在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块上飞珠溅玉般地炸开一朵朵银白水花,随后哗哗的流水声音一路向远处曲折的小溪淌去,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在这神秘而幽深的丛林中,这个潺潺流水声显得那么诡异恐怖。

  眼睛眨了一下,我突然看见一个高大魁梧的骑士正影影绰绰地立于水潭的另一端边缘,座下的黑色怪兽似乎正津津有味地啃食着一团血肉模糊的尸块,我的心喀噔了一下,因为那个骑士居然是无头的,无头的暗黑骑士啊!

  “特罗维?”诺克琪美华禁不住低声惊呼起来,因为她的恐怖之眼看见那个无头骑士的暗黑铁骑啃食的正是特罗维糊烂破碎的脑袋。

  经她这么一提醒,我这才发现暗黑骑士一旦卸掉了头盔,面目是那么地狰狞恐怖,我突然有种要呕吐的感觉!天哪,那是什么样的景象?自己的心爱座骑在啃咬着自己的人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这种诡异恐怖的事情发生?

  我眼睛一花,眼前的碧绿幽静的水潭仿佛变了脾气,突然恶浪涛天,一个个凶狠残暴的变魔精灵正夹杂在浪花之中,杀气腾腾地冲过来,耳边满是狂暴的喊杀声,我仿佛已经听到自己骨头粉碎的声音,恐怖的幻象几乎让我精神崩溃。

  我现在倒有些羡慕苏格历,因为他已及时地晕了过去,如果我也掌握这个秘诀,我相信自己马上就会付诸实施,但我同样也相信诺克琪美华绝不会允许我这么做的,因为现在是轮到我显示自己有价值的时候了。

  “优索亚戈尼就在这儿,很近很近,我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存在,正如他可以感觉得到我一般!”手掌缓缓地张开,又缓缓地捏成拳头,诺克琪美华很平静地看着我,眼波之中不起一丝涟漪,道,“卡西欧斯,释放你的聪明才智的时候到了,你对我们的目前处境有何良好的建议?”她的眼睛恐怖得让我不敢直视,因为我发现那是一双会杀人的眼睛。

  “你的目标不是优索亚戈尼,而是恐怖之门!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我略带厌恶的情绪回应她,不管我愿不愿意,我知道自己又帮了她一回,而这再次基于保存自己的明哲保身的心理,只是我渐渐感到一种痛在深入灵魂。

  我真的开始背离了骑士的信仰吗?我真的开始向黑暗和罪恶屈辱地低头吗?血液仿佛在凝固,我慢慢地握紧拳头,很快又缓缓地张开手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从前的那个懵懂纯真的热血少年,是永远也不会再回到我的世界中了!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