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1816 2009.04.06 19:42

    豆大的冷汗从额上滚落下来,我惊异地看着这个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年青国王,一股股寒气从心底涌了出来,我感到指尖一阵阵发冷,这难道就是我以前所认识的苏格历,那个平易和详的贤明君主?

  我渐渐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斟酌着语气道:“我可以助你恢复王权,我仅有的一个条件就是,带我登上神殿山!”

  “帮我恢复王权?哈哈,你说你可以帮我恢复王权?”苏格历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但很快便沉下脸来,凶恶地瞪着我,厉声道,“你?就凭你?你凭什么来帮助我恢复王权?就凭你现在这个鬼样子吗?”

  他的话还未说完,四周的黑精灵骑士就哄堂大笑起来,其中一个个子最高的黑精灵笑得最大声,也最放肆,很快便引起了我的注意。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就把你的狗眼珠挖出来!”那个个子最高的黑精灵恶狠狠地瞪着我,满嘴唾沫飞溅,几乎要喷到我的脸上,他肆无忌惮地咧开满口的黄牙,大声咆哮道,“看你这个鸟样,老子恨不得马上就把你的狗头从脖子上拧下来作球踢!”

  我冷冷地撇了他一眼,并不说话,但我的眼神却被苏格历瞧在眼里,他饶有兴趣地摸着下巴,笑道:“阿鲁达,给你个机会,把这个小子干掉!”

  “哈哈,好你个苏格历王,你的话就这句最中俺的心!看我把这该死的鸟人……”那个大个子黑精灵咧着满口发黄的牙齿狂妄地大笑起来,但笑声却突然嘎然而止,因为我已经冲了上去,重重一拳击在他的嘴巴上,血立刻溅了出来,同时溅出的还有满嘴的碎牙。

  只见他咧开满是血沫的嘴嘿嘿怪笑起来,巨硕的身体摇晃了好几下,终于支撑不住,轰地一声便仰天而倒,半天都无法爬起来。

  “哧啦”一连串刀剑出鞘的声音,四周的黑精灵怒气冲冲地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就要蜂拥扑来,不过却被苏格历挥臂拦住了,他冷冷地盯着我,一字一字道:“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吗?”

  “将一个黑精灵打倒在地!”我扭了扭手腕,斜眼瞄了躺在地上微微抽搐的阿鲁达一眼,微微撇了撇嘴唇,淡淡道。

  “他可不是一般的黑精灵,他出身高贵,血统纯正,你打倒了他,就是羞辱了他,也羞辱了他的族人,你会被杀死,而且是以最残忍最痛苦的方式!”苏格历恶毒地咧着白森森的牙齿,幸灾乐祸地笑道,“你别指望我会救你!”

  “我可帮你恢复王权!”我没有理睬四周蠢蠢欲动的黑精灵那敌视的目光,也不用去理睬,我眯着狼一样凶狠的眼睛冷酷地看着眼前这个高贵优雅的英俊男子,右手捏住左手的腕心,只要我愿意,随时都能抽出骑士剑,一举将其格杀在地。

  “仅仅打倒阿鲁达是不够的!”苏格历撅着嘴唇大声嘲笑起来,可是他才笑到一半就停止了,因为我突然抽出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只要我手劲一发,他的喉管将被撕开一道血口,他的生命也将从这道凄厉的血口中慢慢地流逝。

  “我可以帮助你恢复王权!”我微笑着看着他,目光中透射出的却是比狂暴野兽还更凶狠的锋芒,我一字一字慢慢道,“不过我也可以一剑封了你的喉,让你复辟之梦去见鬼吧!”

  苏格历脸色一下子变了,他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可怜巴巴地看了看四周的黑精灵,张了张嘴唇想说点什么,好半天却发不出一个音来,他可以感觉到这些所谓的护卫保镖,在他生命受到威胁时所持的是多么冷淡的态度,他更没有想到我出剑会如此果断,居然敢在一群凶残而暴躁的黑精灵面前,出手制住他,他瞪大了眼睛看我,半天都反应不过来,这与他平时的机智敏锐的反应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你的态度决定了我的选择,我想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如何将事情处理得更好!”我手微抖了抖,锋利的剑刃一下子划开了他脖子上的一层嫩皮,一粒豆大的血珠立刻从伤口处渗了出来,慢慢滑落,虽然这并不会要了他的命,却给他内心极大的震憾,因为他从我冷酷阴郁的眼中看出了死亡的气息。

  “嗯……嗯嘿,我想你……你的诚意已经征服了我,我很高兴接……受你的请求!”尽管样子有些狼狈不堪,但苏格历仍努力营造出一个高贵从容的国王形象,他颤声道,“我会……实现我的诺言,我会带你登……登上神殿山!”

  我收回了十字剑,对他笑了笑,就在他刚松口气之际,我再次出剑,这一次我的剑尖直抵他的咽喉,森冷的寒气透过剑尖直渗他的皮肤,激起一片麻麻的鸡皮疙瘩,我冷笑道:“虽然你贵为一代君王,一诺九鼎,但我却不信任你,只要我感觉你在欺骗我,下一次我的剑就不是这样指着你!”

  在去神殿山的路上,我并没有融入黑精灵骑士行列之中,我甚至发现就连苏格历也在和这些所谓的护卫保镖的黑精灵保持距离,可以看出他对阿鲁达的厌恶甚至超过了我,不过我很快就看出这里面的玄妙了,与其说是黑精灵护送苏格历,倒不是押送,他们甚至连脸色都不给这位高贵而骄傲的年青国王好看,就连苏格历最起码的饮食起居都要向黑精灵一个巫师模样的老者咨询,我不免心中有些同情这个落魄无奈的亚美帕斯最高王者。

  在经过一片茂盛的森林边时,一个放牧的孩子突然从一块巨岩后面蹦蹦跳跳地出来,他低着头认真系着松开的裤带,显然是刚刚放完了水。

  当一团浓厚的黑影遮住他面前的阳光时,他这才好奇地抬起头,愕然地看着这支诡异而神秘的队伍,仅仅一会儿他的眼里就流露出惊恐和绝望的神色。

  他呆呆地看着这些呲牙咧嘴的黑精灵在开怀大笑,不禁吓得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很快就连滚带爬,大声尖叫着向远处逃去,但是巨岩后面突然拥出的一大群洛斯兽一下子将他拌翻在地,等他再爬起来,一把锐利的长矛已经贯穿了他的心脏,他嘴里不停喷溅着血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我看到他倒地的时候,满眼都是澄澈的泪水。

  阿鲁达舒展了一下双臂,从尸体上抽回长矛,咧着满口血沫的碎牙放肆地发出笑声,道:“这附近肯定有人类的村庄,兄弟们,我们有好久没有听到人类惊恐的尖叫和哭嚎了!现在机会来了,我们还等什么啊?”他用手炫耀性地挥舞了下那柄血迹斑斑的长矛,那嗜血的模样就像一头发疯的野兽。

  “杀杀杀!”四周的黑精灵也被这彤红无比的血液刺激地狂性大发,疯了似地挥舞着刀剑和长矛,仿佛恨不得马上就冲进懦弱无能的人类村庄中,畅快淋漓地进行屠杀,人类在他们心目中,不仅天生就是被嘲笑和痛恨的对象,而且还是被侮辱和杀戮的。

  但是阿鲁达却很快停下声来,缓缓地转过头来看,食指微屈着遥指着我,脸上露出了震惊和怀疑的神色,他的喉头喀喀一阵脆响,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好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就在四周黑精灵的惊愕目光注视之下,哗地一声便从座骑上滑了下去,倒在了冰冷的草地上。

  空气中一下子散开了无数细碎的血珠,风一吹立刻将这血腥之气四处传荡,不少久经沙场的黑精灵都不禁打了一个寒栗,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从阿鲁达尸体上抽回血迹斑斑的长剑,半天竟不知所措。

  “你们是来保护亚美帕斯王安全返回故土的,不是来这儿屠杀亚美帕斯人的!”我收回了淌血的长剑,严厉而凶狠的目光一一扫过了在场每一个黑精灵骑士,冷笑道,“我已经杀了你们的首领,有谁不服气的可以上来,只要能杀了我,谁都可以取代他的位置!”

  如果黑精灵们蜂拥而上,我估计自己再有天大的能耐也没法全身而退,但如果只是面对其中一个黑精灵,我相信局面仍然可在控制之中。

  “那就让我来宰了你这个臭狗屎!”一个身材颇为魁梧的黑精灵骑士抡起宽刃剑就冲了上来,一剑凶狠地斜劈我的胸口,他眼里布满的却不是仇恨和愤怒的光芒,而是贪婪和残忍的笑意,阿鲁达的位子可一直都是他梦寐以求的,这一次机会来了,他绝不允许自己错过!”

  “当”,一连串炙烈的火星一下子就从击撞的剑锋间迸射出来,迷住了我的眼,也迷住了他的剑,我被他的巨力震得连同海弗斯一起向后退了半步,手心一下子就裂开了数道血口,我被他那刚猛强硬的腕力震住了。

  我来不及避身,只得挥剑迎了上去,这一次我没有和他硬碰硬,而是略将剑锋向上偏斜,果然两剑一相击,我的剑就趁势地顺着他的剑刃向上滑,在即将滑开他的剑刃之时,我瞪着他吼叫道:“黑精灵,我要知道你的名字!”

  “阿鲁西,黑精灵阿鲁西!”那个身材颇为魁梧的黑精灵骑士发出熊一般狂野的吼声,但他很快便瞪大了充满血光的眼睛,再也无法喊出一个字来,因为我的剑已经滑出他的剑端,顺势一剑切开了他的喉管。

  淋漓凄凉的血液一下子就化成无数道红色箭矢从他指缝间射出,他捧着血淋淋的脖子仰天从风兽上倒了下去,眼里透着不甘的痛苦神色,腿脚仍在拼命地挣扎着,但很快便慢慢地僵硬,最后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卡西欧斯,你可真疯狂,一分钟之内就连杀了我最信任也最得力的两个卫士,他们可都是强大无比的战士!”脸色透出白灰的颜色,苏格历轻叹着,摇头故做哀痛之状,眼里布满的却是惊讶和敬畏的神色,他充满古怪地撇了撇了收回长剑的我,又撇了撇了四周震惊又愤怒的黑精灵,不禁咧开嘴唇幸灾乐祸道,“你很快就要完蛋了,如果转身逃走的话,还不失一条有用的求生之道!”

  一个面目狰狞的黑精灵骑士恶狠狠地瞪着我,喉间不停翻滚着野性十足的吼叫,他突然舞起长枪向我冲了过来,他的动作和速度不可谓不快,他的锐气和声势不可谓不狂暴凶猛,但他在将长枪刺到我胸前一拳距离之际,我突然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了枪刃,用力一挑就反手将他整个身体从座骑上挑了起来,甩到了半空之中。

  就在他在空中手脚翻滚、大声尖叫之际,我手中的长枪也掷射了出去,准确地贯穿了他的咽喉,只听一声凄厉而痛苦的惨叫响彻天地,他那喷血的尸体象滩烂泥一般重重地摔到了地上,直震得空气一阵痉挛。

  我缓缓地退了一步,扫视身后的黑精灵,我那凶狠而辛辣的招术一下子就震住了所有的黑精灵,在我目光注视之下,竟没有一个黑精灵敢再上前来挑衅。

  苏格历脸色眨眼间变白了一层,他惊恐不安地打量着我,就好象第一次看到一个冷酷而凶猛的野兽,他不由自主地皱紧眉头,喉头伸缩了几下,想说点什么,但话语到了嘴边全变凄苍的苦味,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我微微喘着气息,看着掌中慢慢溢开的血液,然后慢慢地收拢五指,握成拳头,绷紧的拳骨一阵喀喀喀作响,我吃惊地发现自己的皮肤又深了一层,黑精灵化不仅表现在外表上,也开始影响到了我的内心。

  我开始对血腥的杀戮感到莫名的刺激和渴望,心中那诚真炙热的情感正一点点地淡化成无味的萧瑟,我的眼中,甚至是我的心中,只剩下对世界的麻木和冷漠,我发现我变了,变得象弗罗多那样一个冷酷无情的黑精灵。

  我眨了眨充血的眼睛,情不自禁地咧开白森森的牙齿对着四周脸色发白的黑精灵骑士发出恐吓之声,我分明感到他们在恐惧,在畏缩,我也分明感到自己在恐惧,在畏缩。

  我为自己那嗜血的模样感到极大的震惊和痛恨,我更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改变现状感到羞愧和愤怒,我不由自主地摊开双臂,对着苍茫阴郁的天空大声狼嚎着:“伟大的光明之神奥里西啊,请拯救您虔诚而无助的信徒吧,我不愿让灵魂堕入邪恶的深渊,更不愿让黑精灵的恶魂成为我身上的附庸……”

  话还未说完,我炙热滚烫的泪水便已溢满了整个脸面,难道我丝毫无法改变这种可怕的境况?难道在越来越深入的黑精灵化面前,我只能忍屈去承受这恐怖的命运?

  一个悍壮的黑精灵骑士嗷嗷怪想冲上来,但被我那惊天震地的狂吼和目光中铮铮闪亮的杀机惊得两眼发直,一阵口吐白沫之后,连手中的刀都握不稳而掉落在地。

  他还未冲到我面前,整个人就从座骑上翻滚下去,一头栽到了草地上摔断了脖子,顿时痛得他全身都蜷曲成一团无法动弹,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完成扭曲变形,透着死青的颜色。

  后面的黑精灵见状,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蜂拥冲上前来,但一看到我狂暴地用剑猛拍身上锃亮的胸甲,不禁大声尖叫着转身夺路而逃,那惊恐的嘶声和哭嚎不绝于耳,响彻天地,因为他们发现我胸甲上的蜘蛛王纹章正发出奇异而夺目的光芒。

  “卡西欧斯,只有真正的巴布斯王才能装备这副盔甲,也只有真正的巴布斯王才能让蜘蛛王纹章发出魔光,你应该庆幸自己能成为蜘蛛神选定的巴布斯黑精灵王!”脑中突然浮现出弗罗多狰狞的笑脸,他充满诅咒般的语气在我头皮深处久久萦绕。

  “不,我不要做巴布斯黑精灵王!弗罗多,你这该死的黑狗,你诅咒了我……”我惊恐地吼叫起来,我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黑精灵化正在急剧加快地渗入我的灵魂。

  并不是所有的黑精灵都逃走,其中有十几个黑精灵突然从座骑上翻了下来,捧着脸以最尊敬的姿势端端正正地跪伏在地上,身体不知是因激动还是恐惧而微微颤抖着,口中反复不停地吟诵着:“天空之下,大地之上,黑精灵族最伟大的巴布斯王啊,您的降身是我们无上的荣幸,请饶恕我们卑微的生命,我们愿意跟随您的左右,做您忠诚的部下!”

  苏格历张大了嘴巴惊异无比地看着眼前伏倒一片,曾经是那么桀傲不训、目中无人的黑精灵,在他眼中这些残暴而又阴险的黑家伙从来就不会向一个人类表示如此虔诚的敬意,即便是与亡灵合作的柯里斯族,你也无法从中找出一个对亡灵内心无比虔诚的黑精灵来,但这一次,他分明感受到了这些黑精灵是对一个强者、一个领袖的鼎礼膜拜。

  更令他匪夷所思的是,一些已经逃走的黑精灵在远处看到这一幕景象之后,陆陆续续又奔了回来,加入了伏拜的行列之中,很快就跪倒了满满的一大片,这个奇异的景象就连我也张大了嘴巴半天也反应不过来。

  “卡……卡西欧斯,你刚才都……做了什么让这些黑精灵敬畏的事情?啊,你……你的皮肤怎么……怎么回事?你身上的盔甲标识莫非就是巴布斯王室的蜘蛛王纹章?”苏格历脸色变得比纸还白,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我那身魔光闪烁的盔甲,仿佛领悟到了什么,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那个最受全体黑精灵尊重的年长的黑精灵突然捧着脸抬起头,但仍不敢放开手正视我的身子,仿佛仍忌惮我的余威,他颤声道:“伟大的巴布斯王,请宽恕您迷途的臣民们,我们愿意追随您左右,重现黑精灵王朝无尚的荣耀和威严!”

  “我可不是什么巴布斯王,我更不是什么肮脏龌龊的黑精灵!真是见了鬼了,你们没必要对我鼎礼膜拜,你们应该拿起手中的兵器来攻击我,因为我杀了你们的人,我还将杀死你们更多的人!”我暴躁而愤怒地挥舞起充血的拳头。

  我为自己被他们以这样方式羞辱而感到恼恨和可耻,我是正统而高贵的光明圣堂荣誉骑士,我一生的目标就是斩妖除恶,捍卫正义,我怎么能与这帮阴险邪恶的黑精灵为伍呢?我是无比骄傲的人类骑士卡西欧斯——圣十字王国皇家骑士团无比高贵的骑士!

  “伟……伟大的巴布斯王,请别抛弃我们,我们愿意将全部的生命和灵魂都献给您,您的力量、您的尊严让我们看到了一个黑精灵王者的风华,您那睿智而敏锐的目光告诉我们,您必能承担起复兴之梦,请允许我们追随在您的左右去战斗!”那个年长的黑精灵情绪激动地颤抖起身体,满眼滚动的是晶莹澄澈的泪水,他既诚挚又向往地看着我身上盔甲闪闪发亮的蜘蛛王纹章。

  在他不多的记忆之中,绘制着蜘蛛王纹章的战旗插在哪里,哪里就能爆发出胜利的凯歌,再顽强再强悍的异族都要低下高贵的头颅,臣服在一个统一而强大的黑精灵足下。

  那种光辉、那种荣耀、那种骄傲至今回想起来就能让他热泪盈眶、血液沸腾,可是,自从堕落精灵从神殿山上下来之后,一切景象都变了,黑精灵不再统一,三大部族互相残杀,水火不容,并导致了最强大的巴布斯部灭亡,同时也使柯里斯和卓伦斯黑精灵反目成仇,分别归附于亡灵族和堕落精灵,伦为黑暗大陆的二等种族,这也成为了无数有志于重振辉煌的黑精灵心中之痛,因此当我盔甲上巴布斯黑精灵的王者标识在发出玄异魔光时,一下子触动了他们内心深藏的最痛的回忆。

  “滚,全都给我滚,我才不稀罕什么巴布斯王,我根本不是黑精灵,我是人类骑士!”我的愤怒之焰一下子冲到了头顶,我无法忍受这恶毒的诽谤和侮辱,我凶狠地抽出凄锐无比的十字剑,厉声咆哮道,“再不滚我就将你们一个个都杀了,你们别指望我会和一群肮脏邪恶的黑鬼为伍,更别指望我会怜悯你们这些龌龊的狗东西!再敢摇你们的狗舌头,我就让你们的狗头落地!”

  那个年长的黑精灵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将捧住脸的双手放了下来,他呆呆地看着我,好半天才惨笑道:“你……终有一天会成为黑精灵的,你会成为统帅黑精灵各部族最强的巴布斯之王,你的眼睛,你的灵魂,你盔甲上那充满灵气的蜘蛛王盔甲徽章无时不刻在述说着这样一个事实,你是蜘蛛神选定的王者,你将带领黑精灵一族重新走向强盛和辉煌!”

  “你终将率领一支强大无比的军队,彻底灭亡盘踞在神殿山上的堕落精灵,彻底驱逐龟缩在剥皮谷中的亡灵族,你将为黑暗大陆的历史写下新的一页篇章……”

  一道闪亮炙烈的剑光象出云的闪电在空气中倏然间滑掠而过,炙热的鲜血顿时从那年长的黑精灵喉间喷射了出来,同时喷射出来的还有他的最后一句充满殷切期望和向往的话——“黑精灵之王”,然后他带着满足、憧憬、平静的笑容,缓缓地倒下。

  鲜血迅速漫过了他的尸体,渗进了四周冰冷苍凉的草地,那悲凉而伤感的气氛象一股股冒着寒气的雾水浸湿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我跌跌撞撞倒退着,为自己那冷酷无情的杀戮感到震惊和迷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刚才都做了些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地嗜血和残暴,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者已经完全违背了骑士的道德和守则。

  我苍白着脸哆嗦着手脚不停地向后退着,耳边却不断地回响着黑精灵老者最后那句仿佛发自灵魂深处的冥冥咒语——“你是独一无二的黑精灵之王!”

  无数个声音不停地轰响在我的耳畔,让我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梦幻,我感到不知所措,更感到软弱无力,我不愿承担任何所谓黑精灵复兴的使命和责任,更不愿因为这身见了鬼的蜘蛛王盔甲而成为众人拥捧的所谓黑精灵之王,我只愿做一个平凡的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骑士,一个一心只为守护兰蒂朵的人类骑士。

  “这难道就是命运吗?”神情复杂地将目光从我盔甲上那闪闪发亮的蜘蛛王纹章收回,苏格历抬起头,呆呆地看着头顶阴郁而苍凉的天空,黑暗大陆的天空从来都是阴云密布,能像现在沐浴在少许的阳光之下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但他却仍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或许是在黑暗大陆生长的人早就经历了太多的严寒和苍茫,已经无法感知什么是阳光,什么是温暖。

  他迎着云层缝隙间漏下的光线,突然发出古怪而奇特的笑声,喃喃念道:“卡西欧斯啊,你命运脚步从来就不由你自己来迈出,只有上苍才能决定你的未来,你是上苍派到黑暗大陆上,惩罚所有种族的上帝之鞭!你的出现,对所有人来说,是新生,更是毁灭!我看到无数人聚集在你的周围,无数人因你而死去!你将为黑暗大陆的历史翻开新一页篇章!”

  “他是谁?他究竟是谁?他凭什么这样恶毒地诅咒我?我根本就不会变成黑精灵!”愤怒的火焰似滚热的熔岩喷发出去,我瞪着布满血丝的红怖眼睛,怒气冲冲地对着苏格历吼叫,“快告诉他们,我是骑士卡西欧斯,我是光明神奥里西无比忠实的信徒!”

  “昂玛巫师,他是柯里斯黑精灵的高级巫师,他能看透一个人的灵魂,包括你的灵魂!”苏格历眼神既阴冷又复杂,他神秘莫测地打量了我一番,道,“你不需要再向他们解释什么,只要振臂一挥,这些黑精灵自会跟随你赴汤蹈火,他们绝不会对昂玛巫师的选择产生怀疑和动摇!”

  我突然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苏格历,拎到了胸前,恶狠狠道:“我才不管他是什么狗屁,我也不想听他那恶心到极点的吹捧,我只要你带我登上神殿山,我自会兑现我先前对你的承诺!”后面的话我并没有说完,而是抓住他的手腕,微微用力就能听到一阵喀喀喀骨骼搓动的声音,直痛得他大皱眉头,额上布满了冷汗。

  苏格历忿恨地瞪着我,不过当他看到四周黑压压一大片蠢蠢欲动的黑精灵,便开始畏缩了,肩膀收了收,陪笑道:“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的老朋友?和您一起登上神殿山可一直都是我心中的愿望!”

  “你能审时度势就好,现在这儿是由我说的算!”我斜眼撇了一下伏在地上的众多黑精灵,沸腾的情绪开始回落,我突然想到,既然这些黑精灵如此盲目地向我效忠,我何不利用他们,如今苏格历已在我的控制之下,倘若能从他手中借到亚美帕斯王国的军队,那岂不更妙?

  很快,我又摇了摇头,真要这么做可需要大量的时间,而我也正缺少时间,还是简单点,直接就上神殿山好了,也许我们可以扮成卓伦斯黑精灵,毕竟,柯里斯黑精灵与卓伦斯黑精灵的外表并无显著差异,对于堕落精灵来说,要想完全分清这两个黑精灵部族恐怕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苏格历眼皮扬了扬,略有些吃惊地看着我,他分明感到了我浑身透射出的一股夺人心魄的锋芒,他的内心不禁痉挛了一下,他开始重新评估自己的处境,他知道眼前这个男子比从前更冷酷更强悍,他甚至相信只要对方愿意,会毫不犹豫地切开自己的喉管,然后像条死狗一样抛在阴暗冰冷的山沟里。

  “我……我是亚美帕斯最高贵的王者,你必须尊重我的权威!”不知怎么的,苏格历胀红了脸,在憋了许久之后,突然从喉间迸出一声吼叫,大声道,“只有我才能带你登上神殿山,没有我,你一事无成!”

  “喔,是啊是啊,我倒忘了,你是一个高贵无比的国王,一个众人仰慕的君主!”我慢慢地堆起笑容,左右轻轻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就在他错愕之际,我突然将他从座骑上悬空拎起,撕扯着嗓子吼道,“但你现在在我眼里却比一只小彘虫还更肮脏可怜,你凭什么要我尊重你的权威?你给了我什么好处,就要让我像主子一样追捧你?醒醒吧,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被别人尊重,现在的你,比一只小蚂蚁不会坚强多少!”

  话刚说完,我就放开手,任由他一屁股摔到地上,直痛得呲牙咧嘴,半天都站不起来,我大笑着驱策海弗斯绕着他周身示威性地盘踱了一圈,突然抽出长剑,直指他的眼睛。

  “脱下你所谓至高无上的国王的浅薄外衣,在我眼里你根本就是不值一文,我之所以与你做交易,那是因为你这人还没有完全坏透,如果你胆敢在暗中和我捣乱,我将毫不怜悯地杀死你!”

  我阴阴冷冷地看着他,一直看到他的心里,我开始讨厌这个变化多端、多疑狡猾的亚美帕斯国王,自从苏由美变成亡灵之后,他整个人都像变了样似的,越发显示出阴险邪恶的一面,现在是该给他个好的教训,以唤醒他内心仅存的善念。

  苏格历又惊又恐地瞪着我,他不敢想象刚才还举手投足像个彬彬有礼的绅士贵族的我,转眼间就变得如此粗鲁暴躁,更不敢想象我一旦翻下脸来,将会怎样的冷酷无情。

  他扭过头去看了一下周围正好奇探出头看来的黑精灵,惊惧的瞳孔不禁收缩了一下,他的食指悄悄滑到了腰间的剑鞘上,但很快便像触电一般收了回来,因为他看见我正眯着充满杀机的眼睛,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栗,脸上的肌肉变得有些僵硬,虽然还能挤出一丝笑容,但这种笑容就象刻在冷冰冰的铁板上的雕像,僵硬死气。

  “好了,你赢了,你压倒了我,你是这儿的头,我们大家都无条件地听从你的指挥!”慢吞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气馁地抖了抖衣服上沾染的尘土,苏格历脸色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他耸了耸肩,神秘地笑道,“你这盛气凌人的模样可真越来越象是黑精灵!”

  我没有理睬他的冷嘲热讽,收起剑对四周茫然懵懂的黑精灵吼道:“我不是什么黑精灵,也绝不会成为什么狗屁的巴布斯之王!你们如果感到失望了,可能选择离开,或是杀死我,亦或是跟随我。不过我要申明的是,即使跟随我,你们也无法从我身上得到你们想要的,我只会利用你们,驱使你们,而绝不同情你们,怜悯你们!何去何从,好自为之,我等待你们的选择!”

  一个颇为粗壮剽悍的黑精灵突然抬起头,满不在乎地瞪着我,他左右看了看同伴,见都没有动静便耸身站了起来,大步向我走来,嘴里低声嘀咕念道:“昂玛老爹口口声声说你就是未来的黑精灵之王,他这辈子还从未看走过眼,不过这一次,我想他肯定是瞎了眼,我才不相信你这鬼家伙能改变我们黑精灵四分五裂的局面!”

  “在强大而残暴的亡灵族和堕落精灵的威摄面前,要恢复我族昔日的荣耀那是绝无可能的事,不过如果你能打败我撒拉亚,我就愿意死心踏地跟随你!否则,我就象拧死一只臭粪虫一样,将你的肠子掏出来掰成稀巴烂!”

  在离五米处,他突然低声发出雷霆咆哮,凶恶无比地向我扑了过来,从他挥刀的姿势中,我知道这是一个近身搏战的高手。

  果然,他一刀就刺向我的眼睛,同时左脚已飞起,猛踢我的膝盖,动作之连贯让人应不暇接,不过他显然没有看清脚下的状况,我看到他向走来,就已经开始酝酿起御土术,当他吼叫着扑上前来之际,我的魔法也酝酿完毕。

  就他的军刀要刺入我的眼睛之际,一道坚硬的土墙拔地而起,一下子就将他撞得在空中抛起筋斗,硕大的身体翻了几下便重重地摔倒在上,我对他的惩罚可一点也不手软。

  撒拉亚的身体比我想象中还更硬朗,他仅仅趴在地上喘几口气便又生龙活虎地蹦跳起来,但他还来不及站稳身子,我的剑就已到了他的脸上,看着他肌肉一点点地僵硬扭曲,我恶作剧般在他额眉上重重地划开一道歪歪扭扭的血口,讥讽道:“这下你可服输了吧?”

  撒拉亚默默地用指尖在额眉上的伤口沾了点血液,放进嘴里细细地品尝,突然道:“你刚才是怎么知道我正好会冲到那个位置,然后用御土术将我给顶飞的?”

  “我碰巧的!”我淡淡笑了笑,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脸上被我划出的血口,调侃道,“我不杀你,因为你是个对生死毫不在乎的人,杀了你也没有任何的价值!你可以走了,这无愧于你的荣誉与尊严!”

  “屁话,我如果这样走了,我的荣誉与尊严就没有了,你别想欺骗我!”撒拉亚握坚持不懈拳头,用力瞪着红彤彤的牛眼看我,恶声恶气地吼叫道,“我才不走,我要跟随你,昂玛老爹的话也许是对的,你终有一天会成为黑精灵之王,我没必要这么放弃充满了荣华富贵的未来!”说着,很满意也很狡猾地露出了笑容。

  “你做出了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你和你的族人永远都不可能看到黑精灵的复兴,更不可能看到你们的未来!”我嘴角微微地泛出一道讥嘲的笑容,阴声阴气道,“你可以跟我走,但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听我指挥,否则我就拧下你的黑头当煤球踢!”

  撒拉亚微微变了脸色,一张脸胀得通红无比,狂暴渲扬的怒气一下子冲到了脑门,他握紧了拳头,几乎要冲上来给我重重的一拳,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只要他敢有所反抗,我保证将他的黑头从脖子上拧下来当煤球踢,我以手中的十字剑保证!”

  我讨厌黑精灵,就像讨厌那个该死的优索弗尼亚一样,如果换成另一种场景,我可能不会和他们浪费这么多的口舌和时间,早就一个一个砍下他们那自命不凡的黑头当煤球踢。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撒拉亚只是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朝地上用力吐了一口浓痰,然后仰天大笑道:“我讨厌你这张毛茸茸的臭嘴,但我却喜欢你这个疯狂的家伙!嘿,我撒拉亚愿意无条件接受你的指挥!”

  “哪怕是死?”我意味深长地瞪了他一眼,突然加重语气问道。

  “哪怕是死!”撒拉亚怔了一下,但很快便用布满血丝的眼睛反瞪了我一眼,大声狂吼道。

  我被他的吼声震了一下,我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对什么事情都满不在乎的大个子黑精灵,他有着所有黑精灵特有的狡猾和狂暴,但他同时又有着其他黑精灵所没有的豪气和干爽。

  我开始有点喜欢上这个无所畏惧的黑家伙,如果他不是黑精灵的话,我们或许会成为很默契的冒险搭挡,但可惜的是,他是个黑精灵,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我生死与共的朋友。

  一想到此,我的情绪不自觉地低落到了谷底,我挥了一下手,烦躁地吼叫道:“黑狗,那你做好死的准备吧!你若稍有迟疑,我同样会毫不留情地砍下你的黑头当煤球踢!”不知怎么的,我心中一直渴望激怒这个粗鲁的黑精灵大个子,我十分期待着看到他的鲜血溅到我狰狞的脸上的那一幕血腥景象。

  我以为撒拉亚会因此暴跳如雷,怒不可竭地冲上来狠揍我一拳,但却没有想到他并没有对我恶毒的辱骂有所反弹,而是径步走到黑精灵的面前,恶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用力挥着手中闪闪发光的军刀,口沫飞溅大声咆哮道:“你们都听见了没有?你们都做好了去死的准备了没有?你们都在开始象怯弱的臭老鼠那样迟疑了没有?我们的王不需要胆小畏缩的战士,他冷酷无比,残暴凶狠,他会毫不留情地掰下你们脖子上顶着的黑头当煤球踢!告诉我们的王,你们做好了死的准备了没有?”

  “我们全都做好了死的准备,我们愿意做为英勇的战士为我们的王去死!”所有的黑精灵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狂舞着手中的刀剑,以近乎同一个声音群情激昂地雷吼道,“我们愿意为我们最伟大的王去死,因为我们的王是独一无二的黑精灵之王!”

  狂吼的怒声渲扬沸腾,震得空气隐隐发颤,也震得我内心隐隐发颤,那一刻我竟觉得他们不再那么可恨讨厌,我开始喜欢上这些充满危险和暴力的黑精灵部下。

  我威风凛凛的目光缓缓地扫过一个又一个年轻的黑精灵,最后落到了撒拉亚的脸上,我猛然拔出了长剑,遥指着神殿山的方向,大声吼道:“神殿山,我们来了,带来了血与火!堕落精灵,我们来了,带来了死亡和毁灭!”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