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3719 2003.05.27 17:56

    进了谒见厅,只觉得这座殿堂黑暗无光,孤独冷清,窗外清淡的魔法光线透过这一面面用红色上等布料制成的窗帘,变成使人头晕目眩的暗色光线,这种景象显得庄严凝重,让人油然产生崇敬和肃穆的心情。

  跟随着卫队长轻快的脚步,我们向谒见厅的深处走去,这里比我想象还更宽敞深邃,几十根巨大的圆型石柱直插入黑得看不见顶端的天花板,古朴而坚厚的石壁上嵌满了各种各样大型石膏塑像的神圣图案,站在它们面前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巨人的殿堂。

  整个大殿静得只剩下人们走路的沙沙声音,我举目四顾,空旷的大厅里竟没有发现一个卫兵,一切都是那么安详恬静,令人感到心情肃穆庄严,我陡然有种很奇异的感觉,就好象进入了一个神的殿堂。

  在殿内走了许久,我们才在一个高高的台阶段前停了下来,卫队长快步走上去,小声地向台阶上面一个修长挺立的黑衣蒙面人低语,眼睛不时神秘莫测地撇了撇了我,令我产生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那个看不出真实面目的黑衣蒙面人一动不动,仿佛亘古以来就是一直静立的沉默塑像,我骇然发现,他那安静的身姿完全与这殿内的背景色彩融合在一起,一点也没有给人实质存在的感觉,如果不是留心注意,或许都能忽略过去。

  显然这是一个功力深不可测的高手,我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自己当时惊恐的情绪,我发现他一个眼神轻轻地撇过来,就使我苍白的心魂震得轰轰作响。

  很快,那个卫队长从十来级台阶上退了下来,走到肯琳姿身前,小声道:“最高首领就在殿上,他要求你们几个进去,你们跟着杜托菲先生,他会领你们谨见的!”

  被这大殿的气氛感染,脸上露出庄重严肃的神情,肯琳姿点了点头,也不说话,转身向我们挥了一下手,便首先跟着那个叫杜托菲的黑衣蒙面人走进那段高高台阶的后半段大厅。

  上了台阶段,仅仅穿过一个并不太长的走廊,我们就到了谒见厅最里层的部分,这是一个有几百米平方的大房间,房间中央悬浮着一面巨大的圆形水晶盆镜,一个身材魁梧,面孔却有点清瘦,颧骨微高,浓眉下面深藏着可以穿透人心灵的炯灼眼睛的白衣老人,正静静地坐在水晶盆镜旁边的一张轮椅上凝思,一副深不可测的神情,在他前面几米处有一条闪着莹光的白色线条,一道透明的结界护罩将他保护在里面。

  杜托菲对那白衣老人微微点了点头,眼睛眨了眨,仿佛在传达什么信息,那个白衣老人很快便抬起头,犀利的目光向我们直射过来,每个人都有一种被看穿心思的曝露感觉,尤其我的这种感觉最为强烈。

  稍微退了几步,静静地负而立,一副顺从的姿态,杜托菲站到了我们身后的走廊口,仿佛在表示对老人的尊敬,但在我看来,倒更像是提防我们当中有人在做小动作。

  “布鲁斯林?你怎么又回来?”声音馨劾爽利,白衣老人敏锐的目光一扫到那个紧紧藏在肯琳姿背后的年青人时,眼里就有异样的笑意,“上回你自愿到罗斯立要塞,是一个城岗大队长的身份,现在自愿回来了,又是什么身份呢?”

  “嘿嘿,肯琳姿团长秘密侍卫加护花保镖!”小心地从肯琳姿后面探出身子,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布鲁斯林咧着大嘴巴干笑道,“德满老爹还是这么爱开我的开玩笑!每次都要找机会开刷开刷我!”

  眼睛恶狠狠地瞪了过来,如果不是在这庄严肃穆的殿堂里面,肯琳姿早就跳起来给他一个超级闪电飞毛腿了,然后再踩踩踩,踩成扁扁扁扁的肉饼,也难解心头之火。

  “你还是那么不正经!难怪没有一个人愿做你的上司!”仿佛习惯了布鲁斯林那不拘礼节、大大咧咧的说话态度,白衣老人呵呵笑道,“意塔崔斯现在进步很快,你不要被他落得太多了,在年青一辈的高级龙骑士中,我可最看好你们这几个年青人!”

  “哈,是吗?德满老爹真是目光如炬、慧眼拾珍,高瞻远瞩,锁定乾坤啊!”脸上的欢喜神色溢于言表,布鲁斯林得意洋洋地歪着嘴巴笑了起来,别人一万句的夸奖也比不上德满老爹对自己一个中肯的眼神,他的自信心又开始迅速膨胀起来,连一旁的我看到他那张可以看到扁桃体的大嘴巴,都觉得他笑得好讨厌,心中不禁暗暗庆幸自己以前从不认识这个家伙。

  捻着细细短短的胡须,微微笑了笑,德满提亚老人在白线里面行了几步,转身看了看我,问:“听说你有重要情报向我面叙,是这样的吗?”

  “是的,本来是只有一项,可是来的时候,又多了一项,不知道首领喜欢听哪一项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那随和安详的气质也让我忐忑不安的心镇定了不少,看到那张平心静心的神态,我都开始怀疑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不是名震黑暗大陆的龙族最高领袖了,我感觉自己就好象在和一个安度晚年的长辈在娓娓交谈。

  “你想说哪一项就说哪一项吧!”德满提亚老人平淡地笑了笑,一副云淡风清的随意表情。

  “好吧,我先说重要的一项!”润了润喉咙,我静下心来,缓缓道,“就我所知,堕落精灵和亡灵的联军准备在1月17日也就是三天后的五更时分,从东西两面同时发动攻击!”

  “东面进攻点是在亚里士德森林,亡灵族的四十万大军,由三眼女妖诺克琪美华统帅,她目前正用恐怖之门传送更多的军队前来;西面的攻击点是哈亚贝斯特山口,堕落精灵在那儿集结了五十万的大军,好象是由优索宾尼斯统帅,或许还有一个叫优索沙巴丁的堕落精灵也在负责此事!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捣毁整个麦坎加伦!”

  说完,我马上闭上嘴巴,我知道自己的话既简练又准确,已经把该说的都说完了,现在只有静静地等待这个白衣老人的反应。

  “你说谎!光荣团传递给我们的情报明明显示他们准备在1月22日凌晨一点发动进攻,地点也不是你说的亚里士德森林,而是我们刚刚经过的罗伦斯贝山口,他们的联军也没有你描述那么多,加起来最多不超过五十万人!”怒火一下子喷到了脸上,站在一旁倾听的肯琳姿终于忍不住插话,大声喝斥道,“你这该死的黑精灵,你真敢在德满首领面前说谎!我要杀了你!”

  她怒不可竭地要扑过来,然而身形刚动便被一股巨大的无形之力给拉了回来,一下子竟再也无法动弹,我吃惊地发现,这股强大的念力竟是来自于那个叫杜托菲的黑衣蒙面人,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居然连手指头也不用动弹一下,便如此轻松地制服了一个拥有进阶龙将潜力的顶尖高级龙骑士。

  “肯琳姿,是不是担心他说谎而害了你的宝贝弟弟性命?”眼睛轻轻撇了一下站在她旁边的肯尼斯,德满提亚老人平静的语气中凛然透露出几许严厉和失望,他摇了摇头道,“你怎么知道他一定就在说谎呢?你又怎么知道自己获得的情报就一定是正确的呢?敌人在还没有行动之前,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你还没有真正静下心来,用心观察和思考。激烈的情绪只会让你失去灵敏的头脑和准确的决断,这也是你将来想进阶龙将的最大瓶颈之一!”

  看着老人那宽厚仁爱的面孔,浑身猛得震了一下,肯琳姿很快便顺从地低下头,虚心授教地回道:“多谢首领指点,肯琳姿受益非浅!”

  “德满老爹,那我的瓶颈在哪里呢?意塔崔斯找到了自己的瓶颈,肯琳姿也找到了自己的瓶颈,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瓶颈,怎么我就不知道自己瓶颈在哪里?我现在的武技进步比以前慢了很多,练了老半天也不见提高什么!老爹,你也帮忙指点一下吧!”一个宏亮声音倏然间打破了空气中短暂的静默,布鲁斯林突然咧着大嘴巴,很不知趣地开口问道。

  他这人就是这个样子,从来不会在乎什么气氛和场合,不清楚的问题一定要马上搞清楚为止,也不管别人的感受如何,不过这似乎倒很符合德满老爹的胃口,他就喜欢这种不耻下学、有疑必问的年青人。

  “你啊?你没有瓶颈,只是你的修炼思想不太对劲,一个真正的龙将不仅仅要武技修炼到极点,还要将念力精神提升到极点,你的心灵之眼什么时候练到杜托菲先生那种随心所欲的境界,你也就可以成为龙将了!”

  “这么难啊?要练到杜托菲先生那种杀人于无形的境界,没有一两百年恐怕很难做到的啊!”吐了吐舌头,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布鲁斯林痛苦地哀嚎起来,“看来我有必要再进一回星界之塔了!”

  “德满提亚首领,我……我也要求进入星界之塔修炼!”一旁的肯琳姿也忍不住插话道,从语气中可以看出她也蛮急迫的,显然能成为龙将也是她最大的心愿。

  “耐心耐心耐心!肯琳姿,你什么时候平静了心性,什么时候都可以进去,否则就算进去也是白费时间和精力。以你现在的心态其实并不适合再进去做苦行僧般的修炼,你的根基已经很扎实,欠缺的就是丰富的临战经验,况且这儿也需要你和你的铁血蔷薇团!”德满提亚轻轻摇了摇头。

  说着他又转头看向布鲁斯林,道:“你也一样,现在第二、第三龙将都不在麦坎加伦,意塔崔斯接受新的任务也已离开圣地,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这儿很需要你们这些高级龙骑士鼎力相助!”

  “是!”两人听状,都很顺从地低下头,不再说话。

  短暂的沉默之后,德满提亚老人将目光转向我,道:“你说还有另一项重要情报,我对此也很有兴趣!”

  “我在来的队伍之中发现了优索雅美琳,一个堕落精灵的高级王室成员身影!”说完,我立刻闭上嘴巴,我知道这话一说出去,这里所有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果然,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极为紧张肃重,几乎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就只有德满提亚老人纹丝不动,仍旧一副不起波澜的静默镇定姿式,他安详平静地看着我,不紧不慢道:“她现在在哪里?”

  “在最近的一个巨笋上的登陆平台上,和其他护送的骑兵一起降落!她现在化妆成一个美貌的人类女孩!”不经意地撇了不远处门亚西丁一眼,我知道这话对他的伤害是最大的。

  “你说谎!”果然,一个怒不可竭的巨吼在殿堂内外炸响,怒睁着巨瞳,额角上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胀,一个粗悍线条的人影想奋力扑过来,但同样被身后一股巨大的无形异力按制在地,无法动弹,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儿地重重喘着气,显然又是杜托菲先生的念力在起作用。

  “他没有说谎,我感觉到一个堕落精灵确实已经潜入了本城,并且已经杀害了我们两名见习龙骑士和一名见习龙骑兵,现在正向这里接近!”展开双手,冥想了片刻,德满提亚老人很快便睁开眼睛,脸色严肃道,“喔,又有一个高级龙骑兵惨遭杀害!”

  脸色变得极为惨白,全身因震惊而不停哆嗦颤抖着,门亚西丁扭曲着痛苦不堪的脸,大声惨笑道:“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大家了!”说着猛力拔出长剑,向脖子上挥去就要自刎当场,可是一道白光从白线里面突地一闪,便震落了他手中的剑,众人眼睛连眨都来不及眨一下,没看见白衣老人怎么出手,门亚西丁已坐倒在上。

  “自刎虽然能贪得一时痛快,但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如果你已有必死的觉悟的话,那就将生命留到战场上,与恶魔们进行殊死拼搏吧!死在这里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德满提亚老人平心静气的舒缓语气在整个房间内外悠悠回荡,虽然声音并不太大,但却有一股穿透人的灵魂心魄的力量。

  “是,德满首领!”渐渐平静下激烈的情绪,门亚西丁面色惭愧地站起身来,低下头轻声道,“门亚西丁明白了!”

  “德满首领,让我去把那个堕落精灵抓来吧!”一副蠢蠢欲动的姿式,肯琳姿忍不住道,“她也是因为我的失察而被带进来的!”

  “你还是太性急了!”目光一缓,德满提亚老人有些遗憾地摇摇头,道,“说真的,你还未必真是她的对手,她魔力强大,诡计多端,在这儿只有杜托菲先生才有实力将她擒拿,你还不行!”

  “那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她一个接一个地杀害我们族人战士吗?”脸上胀得有些通红,肯琳姿努力压抑自己激动和焦灼的情绪,很不甘心地问。

  “我已经用传心术通告本城负责安全秩序的各级警备官员,这里已经潜进一个魔力强大的堕落精灵,她拥有极高超的变形术,用魔法探测棒也未必能侦测出伪装来!”德满提亚老人平静道,“那个堕落精灵虽然心狠手辣,手段高超,但是为了不曝露行踪,她也不愿多伤害我族战士的性命,我想她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直闯谒见厅,斩取我的项上人头!”

  “原来一切尽在德满提亚的掌控之中,是我们蛮撞了!”肯琳姿顺从地低下头。

  “嘿,你是叫卡……卡西欧斯吧?”目光一转,德满提亚老人突然对我产生了兴趣,他向我招招手道,“过来,过来,到这白线这边来。”

  “啊——德满首领,请三思啊!对方可是一个黑精灵,连那不勒心术大师也这么认定的,此人为人既阴险又狡猾,如果靠近结界之后,恐怕会产生歹心!”肌肉绷得紧紧的,门亚西丁突然紧张地叫了起来,一双沸腾着岩浆的怒瞳向我脸上直射过来。

  “那不勒大师真的这么认为的吗?”眉头大皱了起来,德满提亚老人好奇地重新打量我一番,但很快便笑了起来,道,“看来他的窥心术最近也碰到了瓶颈,不进反退了,你们不用担心,这个年青人没有什么恶意,我能体察到他有一颗动物般纯结善良的心灵,这是任何邪恶者都无法用魔力伪装的!况且我并不是你们想象那样弱不禁风,别忘记了,我还是麦坎加伦的第一龙将!”

  嘴唇微微动了动,还想再争辩什么,但看到对方那平和的脸色,很快便紧紧地闭了嘴巴,门亚西丁很恭顺地低下头表示服从。

  “你……你的相信我没有歹心吗?”第一次看到龙簇中有这么真挚这么热诚的眼睛,在饱受怀疑、反感、冷漠和鄙视之后的我,竟有些不太适应他那双只有在推心置腹的朋友之间才能见到的眼睛,在深深的震惊之余,我开始踌躇不前,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当然,你的眼你的心告诉我,你并不是一个黑精灵,你是一个异大陆的人类骑士,只是因为和一个黑精灵订立了灵魂召唤契约,而使自己饱受别人的怀疑和鄙视!”充满智慧的眼睛闪了一下,德满提亚老人微笑道,“走近这道白线,我想亲自向你道歉!”

  “不……不用了,既你已经伸出信任和热诚之手,我也就不好意思再谈什么道不道歉的事情了!让我们一笑泯恩仇吧!”缓缓走了过去,我摇了摇头,但脸上却欣慰地笑了起来,再没有什么比被别人理解更让人快乐也更让感动的事情了。

  在那一刻,我压抑阴愁的情绪竟一扫而光,心情一下子变得晴空万里,阳光明媚起来,我知道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对方的信任正是对自己这番辛苦最大的嘉奖。

  我的心在那一刻一下子变得充实起来,我为自己当初毫不动摇的坚定立场感到骄傲和自豪,我知道自己通过灵魂的考验。

  “我知道我的族人让你受了不少的委屈,这让我感到很内疚,你的武器和装备马上还给你。”

  “本来我想解去你身上的诅咒,恢复你原来的面貌,可是那个堕落精灵在你身上下的一个成分十分复杂的变形术,既有降神咒语,也有精神咒语,还配有若干份量不等的魔法辅助药材,我生怕一个弄不好,虽然解除了你的变形,但若留下什么可怕的副作用,那倒反而会将你害得更惨!”

  “说来也真惭愧,堂堂的龙族第一龙将竟不敢去解除一个小小的变形术,大概是我真的老了,做起事来前瞻后顾,考虑太多总想做得完美,反而束手束脚了!”

  德满提亚老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苦笑道:“但我也不能这么让你受罪下去!你身上好象有近一百年蓄备的魔力,奇怪的是魔法经验却近乎为零。嗯,这样吧,做为一种补偿,我愿将自己100年的元力修为来与风、水、土、火四个元素界中有名的大元素王订立一个生命契约,将最终召唤权和支配权委托予你,这样你将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使出四大基本元素的强力魔法。”

  “只要你喊他们的名字,风、水、土、火四个大元素王的魔法经验将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供你任意使用,你将在很短的时间里掌握这四种基本元素的高级魔法!’ 他的话一说完,手朝我面前凌空挥舞了一下,在我四周一阵光波闪动,从微微颤动的空气中一下子便跳出四个头戴金冠、身高两米多的风、水、土、火四个大元素王的人形影子,他们围着我的周身飞舞了一圈,熟悉了我的气息和身体之后,便开始逐一自我介绍。

  “吾名阿巴斯,仍风系大元素王,擅长御风术、精确术、体察术,愿随时为汝效劳!”

  “吾名阿迪瓦,仍水系大元素王,擅长御水术、冰冻术、疗伤术,愿随时为汝效劳!”

  “吾名阿卡宾,仍土系大元素王,擅长御土术、隐藏术、护肤术,愿随时为汝效劳!”

  “吾名阿杜奇,仍火系大元素王,擅长御火术、闪电术、疯狂术,愿随时为汝效劳!”

  他们一一自我介绍之后,便一个接一个地跳入我的体内,一下子便消失地无影无踪,我的身体只是震了一下,竟没有太大的异样感觉,不过对于周围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波动的痕迹掌握得更为准确敏锐。

  我当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获得了多少强大的魔法元素力量,对于魔法知识的贫乏的我,居然还以为只是体察术变得敏锐起来,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却是既震憾又羡慕的。

  想想看,四个赫赫有名的基本元素大王如果将他们所知道的各种高级魔法知识都传授于我,再加上我那早就有的百年魔力做后盾,那使出来魔法将造成多么大的破坏力,这是谁也无法想象的!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异样起来,因为他们知道,一个实力非常接近龙将水平的异族人已经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但遗憾的是,做为当事人的我并不清楚这一点。

  布鲁斯林吹了一声口哨,嘴巴歪歪地讪笑着,低声赞道:“天哪,真是太慷慨了,那可是德满老爹辛辛苦苦练就的一百年元力修为啊!分三分之一给我就能让我马上成为最年青的龙将,你小子真是碰大运捡红包了!”

  “我……我真的变强了吗?”我呆呆地看着他,竟有些手足无措,我根本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何种剧烈变化,只是觉得体内又多了四个像弗罗多那样神秘兮兮的幽灵影子。

  “对,你变得很强很强,强得仅次于我!”布鲁斯林凝视着我的眼睛,像知识渊博的教授一般,认真而严肃地道,“现在有四个大元素王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地帮你打架骂人,只要你大喝一声,他们将拿菜刀举长矛蜂拥杀出,只要哗啦一下,你的敌人就全部四脚朝天,口吐白沫了!”

  “布鲁斯林,好了,不要再耍你的那张大嘴巴了,他可超过你不止一点点喔!实力已经很接近于意塔崔斯,要是他同时使出四个大元素王最强的魔法来,我保证你连一招也接不下!”爱笑不笑地摇摇头,德满提亚老人在一旁插话,道,“而且人家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如果有机会钻研到四系基本魔法之外的其他五级以上的魔法,他的力量将翻倍成长,很快便能超越龙将级水平,说不定还能上升到中阶龙将水平,至少现在我还看不到他的瓶颈所在!”

  “哇!”所有的人都吃惊地倒吸一口凉气,达到龙将级水平已经够让人羡慕了,而德满提亚首领却说还能上升到中阶龙将的空间,也就是第二龙将索罗因图目前的水平,这可真叫人想都不敢想的境界啊,龙族几千年来能达到这个级别的龙将真是凤毛麟角,出了一个就足够让整个黑暗大陆都为之风云变色。

  布鲁斯林突然恶狠狠地一把将我抓到角落头,神情严肃又紧张,对我又是翻眼皮,又是掀耳朵,又是掏鼻孔,又是扒嘴巴,一副如临大敌的外科医生模样,弄得我莫名其妙,不禁好奇地问:“你在干什么?”

  “看看你有没有龙族的血统痕迹,有的话好给你吃一记榔当锤!”表情十分严肃和认真,布鲁斯林嘟哝着。

  “干什么让我吃榔当锤?”完全丈二金钢摸不着头脑,我更加好奇地看着他。

  “让你早点儿变成傻瓜蛋啊!不然我再怎么努力也办法打破龙将最年青的记录!”咬牙切齿,布鲁斯林讪讪道。

  “不用查啦,我敢保证我身上从没有一丁点儿的龙族血统,百分之一也没有!”听了他的话,我差点要四脚朝天晕倒在地上,急忙把他推开,想笑又不敢笑,道,“放心好了,我不会抢你的最年青记录!”

  “当真不抢?”布鲁斯林一脸怀疑的样子。

  “当真不抢!”我微笑地点头。

  “果真不抢?”布鲁斯林还是很怀疑。

  “果真不抢!”我用力点了一下头。

  “那好,够哥们,将来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尽管大声吩咐,不用客气!”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布鲁斯林松了一口气,庆幸地拍了拍胸口,嘿嘿干笑起来。

  “德满首领,除了那四系基本魔法之外,怎么样才能修研到其它属系五级强度以上的魔法呢?我看现在很少有那么高深的魔法被流传来,而且四系之外的魔法更是少之又少,就算有,那也是被顶尖魔法师做为压箱底的宝贝深藏着,轻易不视于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啊!”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

  虽然对魔法还是半懂不懂,但我却知道五级强度魔法的稀罕,以前曾听人说,要自创出五级以上的魔法至少要花费二十年的时间来不停反复试验磨研,而想精通掌握前人流传下来的这种高级魔法,至少也得花费一两年时间来琢磨。

  剑术可以在几年很短的时间内便能提升到很高水准,而且掌握了斗气使用技巧之后还能很好地抵御魔法攻击,成为一个强大的战士,但想成为一个强大的魔法师却没这么容易,魔法的研习可是慢得出奇,可能你练了十年,魔法经验的提升与十年前相比并不相差很多,这也是许多人为什么要放弃魔法而学习武技的原因,当然,那些人里面也有我一分子,我也不想学了三十年的魔法才小有成就。

  “这个问题你问得很内行啊!”德满提亚老人点了点头,颇为赞赏地笑道,“其实对于魔法来说,是根本没有什么捷径可走的,你想成为顶尖的高手就必须脚踏实地,一分辛勤一分收获。”

  “当年我可是学了五十年的武技,又花了两百年来学习魔法,最后又用了两百年将武技与魔法融汇贯通在一起才有今天的成就!”

  “年青人,如果你真想达到顶尖水平,最好不要迷信什么补药、增力剂或是生命契约等等外力的辅助,它们虽然可以短时间让你变得强大,但那都是虚幻中的力量,终究不是你自己的力量。”

  “就拿那四个受你支配的大元素王来说,一旦契约受到破坏,或者说他们受某种不可知的力量伤害而逐一变成最简单的原始精神体,那你的力量将马上恢复成原来那样,连最基本的一个火球术也使不出来。”

  “你虽有一身强大的魔法力,但自身浅薄的魔法基础就像是把高楼大厦建立在柔软的沙堆中,一旦倾覆就会造成灭顶之灾!”德满提亚老人意味深长地点点头道。

  “你想学习五级强度的魔法,不管是四系基本魔法也好,非四系基本魔法也好,都必须有丰富的魔法知识和魔法经验积累,这不仅需要你有时间、精力,还要有悟性和机遇。”

  “魔法修炼讲究随心所欲,自然而然,由于每个人的心理、性格、气质、思想、灵魂完全不会相同,或多或少都有自己某个方面的魔法偏向和特长,这就要求你自己得首先去寻找适应自身修炼方向魔法属性,强制性地学习某一项魔法只会让你最终走火入魔!”

  “我这儿虽然有好几项非四系基本元素的五级以上魔法,但并不一定真的适合你去学习,它们可能会对你的身体产生某种负面作用,或是完全说就是一种致命的反噬,只有你的魔法经验真正达到了一级大魔法师的水平,那你才知道自己今后应该学哪一方面的魔法比较好!你也才能够较好地摸索出一套办法来保护自己不受魔力的反噬!”

  “如果你真的想魔武双xiu的话,真正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就必须正确看待那四个大元素王对你的影响,他们应该成为你的良师益友,而不是简单地协助你去战斗拼命。”

  “这些大元素王都是修炼千年已经成精成形的高级精神体生命,有异常丰富的魔法知识和战斗经验,如果你能向他们讨教到十分之一,那你将轻易成为龙将级的高超战士!说起来虽然很容易,但你若真的去做,就会发现现在困难的路会比你想象中还更曲折!”

  我愣了一下,原来还以为自己真的已经拥有了什么力量速增的方法,现在看来其实那全是妄想,德满提亚老人说的不错,虽然现在有了那四个大元素王这四把利器在手,但毕竟那不是自己的力量,如果自己真的安于现状,踏步不前,不要说一旦失去它们的后果,就是自己想将力量再进一步也是水中镜花。

  自己也许已经拥有了像老人所说的接近龙将级别的力量,但我知道那一大半其实都不是自己的,而要想将那不是自己的力量转换成属于自己的力量,就必须像老人说的那样,虚心诚意地向四个大元素王讨教知识,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良师益友。

  德满提亚老人的那番话已经给我了紧迫的危机意识,我可不想每每在关键时刻受制于四个大元素王,弗罗多给我的教训实在太深刻了,每次我想使唤黑暗魔法,居然都要和我磨一阵嘴皮上,让我软的硬的全都使上才向我妥协。

  “嗨,兄弟,不用伤心啦,什么时候我带你到星界之塔去转一回,你就不必真的像德满老爹那样花了几百年的大好时光才略有小成!”咧着大嘴巴,布鲁斯林幸灾乐祸地走了过来,用手臂勾住我的脖子,装作一副无比亲密的哥们状,低声道,“在星界之塔里面,时间可是被扩大十倍的,在里面十天只相当于外面的一天,你在里面修炼一年便可相当于外面的人修炼十年,很神奇的!”

  “布鲁斯林,进星界之塔可不是你说的算的,这可要经德满首领点头准许才行的!”

  支着耳朵听到稍许片言只语,肯琳姿很是生气,严厉喝斥道,“星界之塔的空间单元有限,现在等着进去修炼的人已经可以排好几条长街了,你怎么敢随便在这儿向人家开空头支票,欺骗无知青年呢?”

  “啊,肯琳姿你不要这么激动好不好,那会很快衷老下去的,冷静冷静冷静!我说答应他进星界之塔,可也没说马上就进去,许多许多许多年以后,当我成为第二龙将的时候,再带他进去,也没错啊!德满老爹都肯用自己100年的元力修为去与那四个大元素王签订什么生命契约,变相地传输给他力量,那还不肯答应让他进行活动活动筋骨,潇洒潇洒玩一回吗?”

  “你……你在狡辩!我不和你说话了!”气得头发都快竖了起来,脸色黑沉沉的,肯琳姿用力跺了一下脚,气鼓鼓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啊,不要不要啊!是我说错了!”倒吸了一口凉气,肺内的空气一下子憋得快要爆炸,然后猛地惨叫一声,布鲁斯林痛苦地抱头大叫,急忙冲了过去,陪笑道,“我道歉,我陪礼,没办法,这张大嘴巴一旦打开了,就很难关上的,到处射人,我也看了十分讨厌!请原谅它的无理和无知吧,我愿意替它接受您的任何惩罚!”他不停地向旁边装做没看见的肯尼斯打眼色,示意他快帮忙。

  德满提亚老人坐在轮椅上看得眼睛都快有些发直,虽说他已经习惯了这个明显活泼过头的问题青年那无拘无束、奔放开朗的行为,但追美女追到自己面前却还能保持旁若无人的状态,显然功力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他满是皱纹的脸上也不禁变得异样有趣起来,重重地“咳”了一声,以示意这个浑身还带着孩子气的年青人注意自己的形象和场合。

  “对了,门亚西丁,理查德通过传影魔镜向我汇报你们那边的情况时,有提到一个石化女人,你们搞清她的身份了吗?”突然记起了什么,连忙转移话题,德满提亚目光投向门亚西丁,问,“她有没有被送过来?”

  “我们已经查清了那个石化女人的身份,那是光荣团联盟成员之一斯普立特城邦拉西维多采邑领主的女儿,拉西丽雅郡主。”

  “据斯普立特城邦反馈回来的信息,拉西丽雅小姐曾带着一只精锐的小分队想直接与我们取得联系,将他们所知情报亲自传送过来,并代表光荣团与我方商榷如何出兵援助的事宜,不想在索菲立山区被亡灵族的军队伏击,全军覆没,只有拉西丽雅小姐生还,但她也不幸被石化,作为礼物被亡灵族送给堕落精灵,他们正准备将其做为人质送上神殿山上,幸亏正好们拦截下来,这才解救下拉西丽雅小姐! ”神色一整,门亚西丁挺起胸膛,不敢有所隐瞒,老老实实地将所有知道的情况一一禀告:“她没有被送过来,主要是因为我们无法完全解除上面的石化束缚,那不勒大师还在努力寻找最佳的解除方法,而且也怕路上颠簸会造成她石化身体的损伤,因此理查德执行官让她留在了要塞!”

  “连那不勒大师也束手无策吗?”眉头大皱了起来,德满提亚喃喃自语道,“想必下手的一定也是一个高级别的堕落精灵!”他犀利敏锐的目光突然落在我的身上,若有所思。

  “卡……卡西欧斯先生,我能这样称呼您吗?你是不是曾经也中过堕落精灵的石化术?”脸上带着和蔼亲切的微笑,德满提亚老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我问。

  “是的,是优索宾尼斯下的毒手,后来被他解除了,不过我怀疑他没有解除干净,总感觉体内还有石元素暗藏着!”我老老实实地回答,对于被石化的感觉,我只能用不堪回首来形容。

  “把脉博伸进白线里面来,我想看看他用了什么解除手法!”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我,德满提亚胸有成足道,“一般解除魔法都会在人的身体内留有痕迹,只要找到这些痕迹,我就能推算出他解除手法的原理,甚至还能把你身上潜伏的石元素给清除出去!”

  点了一下头,我顺从地走了过去,将脉博伸进白线里面,当我的手腕穿过那透明的结界护罩时,我感到皮肤一阵清凉冰滑,就仿佛浸在水中一般舒爽极了。

  我有些奇怪,以他的最高龙将那匪夷所思的实力,怎么会坐在轮椅上需要靠小小的结界护罩来保护自己的安全?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伤害到他呢?虽然满腹的疑问,但我也不好意思问,只好把猜疑藏在心中。

  德满提亚老人微眯着眼睛,轻轻用食指搭在我的脉博上,将精神力输入我的体内体察了一会儿便撤了回来,他看了看门亚西丁,笑道:“我有办法解除拉西丽雅的石化术了,而且不会像这个小子那样体内还有石元素未清除干净!嗯,具体方法我会通过传影魔镜把解除事宜转告给那不勒大师,那个女孩很快便能解除石化术的禁锢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如果拉西丽雅小姐被堕落精灵石化的消息传回斯普立特城邦,恐怕我们都无法向拉西维多领主交待了,他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喜形于色,门亚西丁高兴地大声喝采,他当然知道罗斯立城受到的压力有多大。

  那不勒大师熬夜在寻找解除秘方仍未有结果,而拉西维多领主几次用信鸽来问询拉西丽雅的情况,理查德执行官都狠着心全部压了下来,没敢告之实情,现在终于有救了,也让他大为松了一口气。

  “卡西欧斯先生,你是不是感到喉咙里面有什么异样的东西被梗住啊?”德满提亚老人转头看着我,微笑道。

  “是,好象有什么东西要出来!”我脸色有些不好看,感觉脖子里面好象被梗住了什么硬物,想吐又吐不出来。

  “你将这个药丸服下看看!”德满提亚老人从白线里面将一枚小药丸递了出来。

  我狐疑地接过手中,看了一下便送入口中,只觉得舌苔一阵冰凉润滑,进入喉中立刻将那个不知名的硬物软化,感觉一股异样气流从里面冲了出来,忍不住弯下腰大呕一声,只见一个透明的胶状软体怪东西从嘴里吐出,落在地上之后没多久就结成坚硬无比的石块,看得我汗毛凛凛,毛骨悚然。

  德满提亚老人笑着点头道:“那是软石剂,我刚才将你散布在筋骨四周的石元素全部集中在喉咙处,然后用软石剂软化它,所以你才能顺利排除体内潜藏的石元素!”

  我抱抱了双拳,感激道:“多谢首领援救!”

  目光一转,德满提亚老人突然看着始终处于静默状态不言不语的肯尼斯,显然为他今天出奇的安静感到奇怪,不禁道:“肯尼斯,你知道你这次立了多大的功吗?如果卡西欧斯先生的情报是完全正确的,那我们就有充分时间来调动军队,在他们还未展开布署之前给予沉重打击!这个情报可以挽救我们成千上万人的性命,你做得很好,我要奖赏你,你告诉我,你想要得什么?”

  “星……星界之塔,请允许我也能象意塔突比那样进入星界之塔修炼!”抬起头,眼里闪耀着坚定执着的光芒,肯尼斯严肃而认真地看着白衣老人。

  “当然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喔!”眨了眨狡黠的眼睛,德满提亚老人笑道,“如果不能超过意塔突比,就不许从里面出来!”

  “放心好了,德满尊者!我不会输给意塔突比那个小混蛋的!”兴奋地几乎要从地上蹦起来,肯尼斯欢快地叫道,“我会让那个小混蛋知道失败的滋味!”

  静静地看着这个倔强又好强的小男孩,德满提亚老人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年还是这般大的情景,当时自己也不正是这样又倔强又好强的吗?他捻着胡须微微笑了起来,仿佛在看着自己的影子。

  “好了,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就只差一个!”将轮椅转了一个方向,德满提亚老人的脸一下子变得格外严肃和凝重,对着杜托菲道,“杜托菲先生,我不想惊动其它巨洞城市的人,警卫队已将本洞所有的出入口封死,你将她引到这里来吧,我想亲自会会这个神秘莫测的堕落精灵!”

  微微点了点头,杜托菲也不说什么,身形一动,已化成一道青白色的光环毫无声息地消失在空气之中,就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个殿堂上出现过,不少人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瞬间移动如果练到这种随心所欲、形踪俱灭的境界,那简直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这里有好几个精通体察术的高级龙骑士,他们的搜索范围最大可达好几公里距离,他们对运动物体的捕捉力可以达到十分之一秒的速度,但现在他们竟没有一人能体察到杜托菲的去向,甚至连气息也无法捕捉到,这不能不让人由衷地佩服。

  当然,这其中并没有我一份,因为我对瞬间移动并不是十分内行,只是对他不用念口诀,来无影去无踪的神奇魔力感到惊讶无比,如果堕落精灵里面有这么一个身形鬼魅的刺客,那德满提亚老人可就很危险了。

  “好了,杜托菲先生走了,他很快就会引那个堕落精灵女人进来。各位,我们就在此安心地等候这不速之客的大驾光临吧!”德满提亚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就好象成为了精的老狐狸,“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许出手,我倒要看看她是怎么三头六臂,究竟有多厉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