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6728 2003.04.28 12:40

    奥赛罗!你的胆子可真不小,连雪冰神剑都敢偷?万丈狂澜汹涌在滔血的瞳眸之中,林猛狂怒的声音雷霆霹雳般从场外佳宾席上炸响而起,飘忽的阴影一闪即逝,人便已掠至奥赛罗的身前。

  我……爝火和微光照耀着讶然苍色面孔,奥赛罗的耳膜仿佛已被风暴折磨得失聪,在这个暴嚣沸扬的强悍武士面前,他的心中突然有一种被烫上刻骨铭心记忆的烙印,他仿佛能感觉到自己将在这个随时都能爆炸的火yao桶中粉碎灭亡。

  炙烈沸扬的血注满眸仁之中,林猛既轻蔑又凶狠地摇了摇头,你不是已经很强了吗?有了雪冰神剑,你连王铃都能打败了,还会害怕我吗?如果用这把神剑来攻击我,说不定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目光中褪尽了热烈的色彩,奥赛罗以没有情感的姿式扫视四周充满敌意仇恨的目光,蠢蠢欲动的人潮仿佛倾刻间要齐拥而上,狂暴地将他撕拧成碎片,面对群情激昂的人潮,他淡然地摇了摇头,我没有理由用它攻击你,因为我的对手并不是你,况且……

  目光之中沉坠着庄重和凝肃,他加重了语气,这把剑也并不是偷来的!

  喔?人群一阵喧哗,怒极而笑,林猛扫视了周围一圈,目光最终火辣辣地钉刻在奥赛罗的脸上,总不会有人偷来送你吧?

  冷汗从额角上流下,奥赛罗没有回答,也不必回答,因为有人替他回答了。

  雪冰神剑是我偷的!一个甜美婉悦但却坚毅无比的声音从场外一侧的人群之中响起,四周的人们哗得一声便立刻让出一小块空地,现出那个冷艳冰清得让人叹息的俏美身影。

  阿秀?冰冷的月之光流溅满了惊滞的眼瞳,林猛变了脸色,心神仿佛融浸入死寂阴暗的莽野之中,他目光熠熠,闪现出难以形容的复杂之色。

  这不关奥赛罗的事,他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这把剑的来由,因为我只告诉他,这把魔法神剑是王铃的克星,尾音飘落出片片悠美的花瓣,林秀深深地看了奥赛罗一眼,平静地说。

  拳骨一阵咯咯作响,绵淫的龙卷风暴虐在燃火的眼眸之中,林猛狠狠地瞪了奥赛罗一眼,冰冷严肃的目光落在林秀的脸上,阿秀,为了一个王家的逃兵,这,并不值得!

  可是……忧伤的目光中舀出一瓢月光,林秀用力扯了扯衣角,垂下头去,这对他是不公平的!

  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公不公平的事情,只有值不值得的事情!你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要为你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任!长夜浸入天边,墨色凝肃的目光压抑得让人窒息,林猛冷冷热热地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

  我……知道!一阵不自然的抽搐,林秀抬起了头,咬了咬下唇,轻轻点头。

  你不知道!林猛毫不犹豫地打断她的话,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雪冰神剑是怎么一回事!

  心湖荡起一涟涟回波,林秀错愕地凝住身影,呆滞地看着眼前这位既亲切又遥远的熟悉身影。

  团长大人,请恪记肯修盗贼森林的安全守则!林猛的身后突然站起了一个身穿着一级魔法师标识符纹衣袍的中年魔法师,不该公开的言语请不要随便公开!冰冷的目光遥测着隐隐暗雷,他的冷漠话语裹挟着锋利的尖刺。

  人群一阵轻微骚动,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汇聚在那个冷面阴目的中年魔法师身上,晚风中捎送来一阵冥窃私语。

  原来是次长大人,他的魔法修为据说在整个赤大陆的盗贼公会里面无出左右,大概也只有他一人才有胆子敢当众修正首领大人的过失吧!

  哼,王铃大哥被奥赛罗那个王家逃兵修理得惨不忍睹,恐怕这回次长大人是不会放过这小子了,嘿嘿,咱们又有好戏瞧了。

  不知道会怎么处理阿秀小姐,毕竟神剑是她偷的……

  笨蛋,阿秀小姐是何许人也,王铃大哥可爱慕许久,如果有谁敢处理到她的头上,恐怕他也别想在肯修这块宝地混了。

  火与冰的气色交替在瞳孔之中,林猛皱起了眉头,威严冰寒的目光一扫议论纷纷的骚动人群,喧嚣的杂议之声在雄岸凌威之下立刻便停止了,许多人畏惧地低下头,他的目光一转,落到了中年魔法师王冬的脸上,熔岩蒸腾的炙烫语气在广场中央缭萦,不用为我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粗重的鼻音加速了冰夜里的寒风,王冬阴沉着脸走到冻成冰人雕像的王铃面前,举起了中指上戴着的绿色水晶石魔戒的浑厚大手,轻拂了一下冰雕石像,那神秘魔戒镶嵌的碧绿水晶石立刻淌出一股股柔柔暖暖的淡绿色光流,光芒所浸之处,冰块纷纷融化成寒水,逐渐在王铃脚下积酝出一片湿淋淋的淤水小池。

  牙齿咯咯打颤,王铃紧缩着身体一阵颤栗,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嘴唇似乎翕动了几下,人便软软地倒瘫在地晕死过去。

  面若霜寒,王冬手指轻轻一勾,便有两名亲信卫士上前将他扶持下去做进一步的疗伤。

  肯修的规矩一向铁面无私,我相信团长大人在众人面前为这一切会做出妥善的处理,桀傲不羁的目光溢出一片血色,王冬阴冷地看着面无表情的林猛。

  来人!寒冷的夜风之中瀑满出金属般轻脆的斥喝,林猛突然抬高了音节,将林秀给我扣起来,押到井牢里等候处置!

  广场外,两名雄壮凝肃的甲胄武士齐步走了上来,肃立在林秀的左右两边,并不敢做任何粗鲁的抓扯动作。

  没有惊慌,也没有愤怒,林秀以平静而深沉的目光凝视了奥赛罗一眼,一声不吭,很快便扭头大步而出。

  你呢?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让我来动手?目光之中沸扬着铁和血的金属碰撞声,林猛冷漠地看着眼前这个落魄少年。

  你说得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公不公平的事情,只有值不值得的事情!奥赛罗轻抚手中的雪冰神剑,迷离飘旋的目光淡然且轻蔑地扫过广场上的每一个人,最后,目光定格在林秀远去的背影上,所以,我决定试一试,哪怕希望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他的话还未说完,人便鹰鹫一般呼地飞掠出去,一道极快的人影一闪,已向押送林秀的那两个甲胄武士扑去,只要一剑,他便可以击倒这两个猝不及防的重装卫兵。

  他的速度很快,落点也很准确,而且这一回他也使尽了全力,可是当他掠到那两名卫兵的身后时,却发现自己还是慢了半拍,他根本来不及催动雪冰神剑上的魔法能量,因为此时一个高大威猛的巨影已抢先一步在他眼前出现,将他和两名卫兵阻隔开来,同时,一只鬼魅般有力的大手已紧握住他正要挥斩的剑刃。

  红色与白色交替出现在眼眸之中,奥赛罗变了脸色,惊滞的目光犹如凋零的落花枯萎在夜风之中,他手中的剑就仿佛嵌入了一块钢石体内一般无法动弹,他不知道是该用力抽回神剑,还是放手遗弃神剑,他只仿佛看见眼前这个高大得犹如一座雄伟大山的身影正一点点将他灵魂之中最深处的恐惧压榨出来。

  你是一个无比愚蠢的人,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做所谓的英雄,你的斤两还不够!嘲弄讥讽的话音缭绕在耳畔,林猛一拳已重重击在他的软腹上,奥赛罗的身子一阵痉挛,脸已变成粉白,禁不住闷哼一声,整个人痛弯下了腰身,然后又一记重掌击在背上,他便烂泥一般软瘫在地上。

  阿……秀……一缕晚风吹送来奥赛罗晕晕噩噩的忧伤音节,对……不起……

  流星划破暗夜,月光铺满林莽,这个夜晚的黑色笼罩住林间每一片树叶,静寂而冰冷的风林中不时地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两个穿着兽皮缝的猎户套装衣服的年青盗贼,正提着有亮明魔法功效的荧火石灯笼在晕暗的小路上穿行。

  嗨,伍里曼,你干什么这么磨磨蹭蹭的呢?再不快点儿走,就过了换班的钟点,克罗斯和李诺就要大发恼骚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他们象苍蝇一样,不停地在耳边嗡嗡地吵个不停!走在最前面的高个盗贼不耐烦地瞪着身后的同伴。

  哦,德比克,我在想今晚广场决斗的事情,你说那个雪冰神剑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连团长大人这种尊贵身份的人都要被呵斥批评,真是不得了!走在后头的伍里曼嘟嘟嚷嚷着。

  你是说雪冰神剑吗?我倒是听一个前辈讲过有关它的一些传说,黑暗之中只剩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德比克眨了眨眼睛,哦,你倒是快点跟上吧,我边走边和你说。

  好啊!伍里曼高兴地点点头,快说吧,德比克!

  我问你,你知道神器和魔法兵器的区别吗?德比克不紧不慢地瞅着对方。

  没……感觉上神器好象要更强一些……伍里曼犹豫了片刻。

  那当然,魔法兵器上面传递的变异力量是由镶嵌在上面的魔法水晶提供的,不同的魔法水晶会产生不同的杀伤效能,王铃大哥手中魔刀的魔水晶石属性大概是火系魔法一类,所以在决斗中,他的刀刃能随意卷起古怪的火焰,但如果魔水晶石一旦将能量耗竭完毕,再玄奇的魔法兵器也与普通兵刃毫无区别……

  那神器呢?伍里曼一下子被提起了兴致,紧紧跟在后面追问。

  神器是不需要魔水晶石的能量支持,因为它们是用极其珍贵且稀罕的精灵石制造而成的,它们本身就寄蕴着魔法精灵生命,它们甚至能够拥有自我生长、恢复、保护、攻击的神奇功能,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神器中耗损的精灵力量不仅能完全复元,而且还能随着寄蕴精灵的生命值递增而变得更强大,大地上流传的各种顶尖神器其实都是经过无数场血与火的争杀之后千锤百炼而成的,因此一个拥有神器装备的人,永远也改变不了被人挑战杀戮的宿命阵场,为了更强也为了不失去自己的神器,他们一生都必须得为战斗而活着……

  你是说雪冰神剑就是传说中的……伍里曼突然停了下来,脸色有些发青。

  德比克阴沉着脸点头,那个前辈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发挥出神器威力的全部,连我们首领大人最多也仅能使出神剑上面五分之一的精灵力量,就更别提那个王家的逃兵了,所以拥有神器有时也并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那……你所说的那位前辈是什么人?他如何知道这么多秘密呢?疑团接踵而来,伍里曼的眼皮不停地在发跳。

  他是长老会里面的高级领袖,哦,请恕我不能提到他的名字,这是有关于一个秘密协定,但如果你也能成为秘密协定的一分子,我所知道的所有秘密对你都是共享的!德比克也停下了脚步,熠熠精亮的目光在黑暗中不停地闪动着。

  什……什么秘密协定?伍里曼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从脊背上慢慢爬起,他咽了口发苦的津沫。

  很简单,只要你戴上这枚绿色戒指,就知道所有一切了!德比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绿色……戒指?伍里曼忍不住伸出手来,触了触那黑暗中泛散着淡淡光芒的绿色戒指,便立刻触电般抽回了手,好痛,这戒指里面有什么东西?仿佛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噬魂力量在流动!

  因为你在抵制它,所以才会感到痛,而我,却觉得无比舒适,既美观又雅致!德比克举起了右手无名指上套着的几乎一模一样的绿色魔戒。

  喔,我……我想还是算了吧,我……我也不想知道什么秘密……协定……浓浓的惊悚神情在脸上摩挲,伍里曼满脸是汗,一边胡乱抹拭着,一边强颜欢笑。

  不后悔吗?德比克阴冷地看着他,目光冷淡地让人毛骨悚然。

  不……不……后悔……紧摒着呼吸,伍里曼的瞳孔在收缩,脸色在发青,手不自觉地按在腰胯上别着的刀柄上,颤晃晃地一步步小心往后退。

  喔,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德比克的眼睛突然变得柔软起来,他轻松地拍了伍里曼的肩头,其实你做的并没有什么不对,要相信自己的感觉!

  是,是!伍里曼轻抹了一下额上的冷汗,暂时松了口气,但警戒的心却仍绷得紧紧的,他陪笑着,可是笑脸却很快冻僵住,他看到德比克一双惊恐骇怖的扭曲眼神,那阴惨诡异的目光正直直地落在他身后的一棵大树背后。

  发生了……什么……事情……伍里曼的声音在发抖,他想让自己笑,可是样子却比哭还难看,顺着德比克僵直的目光,他瞪着身后那棵大树后面突起的一块阴影上,好象……没有情况……

  他的话语未落,脖颈处已一片冰凉,同时翩跹而起的是一蓬凄厉娇艳的血雾,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嘶,他的血腥断头便滴溜溜地滚入黑咕咕的草丛之中,浴满鲜血的断身摇摇晃晃倒下。

  嘿,话可以乱听,但却不能乱回,不知你下辈子还明不明白啊?黑沉着脸,德比克冷冷地抽回涂满鲜血的快刀,在靴底下随便地擦了擦,便收了起来。

  哦,换班岗哨不远了,我该怎么和克里斯与李诺两人说伍里曼失踪的事情呢?德比克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就说我们遭遇到食尸树人的袭击,他来不及躲避,被抓走了,反正这一带本就不安宁,出没一两个食尸树人也不是什么奇闻异事。

  德比克仔细地擦抹净手脚上飞溅的血渍,又整了整衣装,浑身感觉并不太坏,这才准备大步离开这个充满阴秽血腥的黑暗莽丛,可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一阵嗖嗖嗖的诡异而古怪的蠕动声音。

  怎么回事?德比克的心一下子揪到了嗓眼上,他转过身来,唰地一声便将刀拔了出来,那怪异摩挲之音正是来自那棵大树背后。

  有人吗?嘿,我看到你了,快出来吧,要不然我可不会留情面的!瞪着惊恐充血的眼睛,德比克大声喊叫起来,希望能用音量的高贝分而降低自己内心的恐惧,但他发现自己的手脚仍禁不住在发颤,舌尖也不自觉地打起了麻花,话也结巴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他用力将眼前乱枝杂草通通斩断,很快便劈砍出一条仅容单人穿涉而过的小路。

  刚踱到大树前面,脚下突然飞窜出一只黑色小跳鼠,这个长着一双健壮双腿的灵巧家伙嗖地一声便逃进侧旁更黑更阴的草丛之中不见踪影,德比克粗喘了一口浊气,一颗狂蹦乱跳的心总算平静下来,他松了口气,抽回了刀,抹了一下额上密布的发凉的汗珠,嘿嘿,居然也会被这种小东西吓着,如果传出去,我德比克的脸面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他转身刚走了两步,身后再次传来嗖嗖嗖的物体游动声音,更响亮也更诡异。

  嗨,难道另一只小跳鼠还不打算跑吗?看来今晚又得见见血了!德比克恼恨地转过身走了回去,用刀拼命削砍着眼前的杂草繁枝,想将藏匿在其中的小生命骇跑。

  突然,他的快刀顿住了,仿佛砍入了一块坚硬的木桩之中无法动弹,他使劲地拔了两次,但都没有成功。

  该死,真是邪门了,这刀怎么拔不出来了!德比克抹了抹脸上冒着热气的汗水,嘟嘟嚷嚷晃了晃头,一脚狠狠地朝那木桩踢了过去。

  嘭!仿佛踢在一个树墩上,德比克的脚尖火辣辣作痛,他裂着暴牙哼叫起来,俯下身去揉揉红肿的脚指头,突然,他的目光变得呆滞起来,脸色有些发青。

  他看到一双穿着黑色绑腿款式战靴的脚。

  一颗心凝到了极点,他骇然地瞪大了双眼,沿着那诡异古怪的脚一路往上看去,眼睛正好与黑暗中睁开的阴冷血红的目光对触,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一种被掷进冰窟,灵魂被黑暗噬尽的恐怖感觉迅速爬满全身。

  啊!他禁不住尖叫起来,可是黑暗中一记凄锐刀光已然闪过,他那骇得发青的浴血首级便高高地抛起,呼地一声,滚入黑咕咕的草丛之中,血腥亡身颓废地倒下,死时的姿式竟和伍里曼一模一样。

  怎么样?外围的哨卡都拔除了吗?在德比克的亡身旁,出现了一个高大冷酷的身影,他脸孔全部笼罩在阴冷晕沉的黑暗之中,根本无法看清他的面目,只有那双暴虐阴戾的眼睛在大树阴影下闪耀着噬血残忍的光芒。

  黑暗之中几乎同时闪出了十几双阴戾暴躁的血红眼睛,其中一人低声说,回禀伊杰斯大人,一切进行地很顺利,外围的十二处明哨和九处暗卡全都被我们处理掉了,没有一个活口,我们的人已将肯修盗贼团的驻地团团包围,现在就只差确定驻地入口处的方位了。

  淡淡的月光勾勒出雄猛浑实的身影,伊杰斯走到阴秽晕暗的草丛深处,一阵摸索,将遗落在黑暗角落中的德比克断头提了起来,用鼻子深深嗅了嗅,喔,真美妙的气息,你们都闻闻吧,这家伙可是从盗贼团驻地里出来的,只要沿着他留过的气息一路追踪而去,再复杂的魔法迷宫对我们也是毫无用处的!

  他用舌尖痴迷地品舔了几下德比克断头上的血腥残渍,然后挨个儿递送过去,只要驻地里的人还不知道外围哨卡的状况,他们就不可能改变魔法结界入处的方向坐标,转移掉出入境的路线道路,所以,我们必须赶在时间的前面,在时空还未完全掩闭转移之前,杀进盗贼驻地!

  大人英明!十几双阴戾暴虐的眼睛在黑暗中熠熠燃烧着,他们身上激跃澎湃的好战热血仿佛已经开始在燃烧沸腾,林间四周闪现出无数攒动的蛮野身影,嗷嗷嗷的蛮哼之声汇成了一片大潮。

  留下一个营队的战士守住这个出入口,其余四个营队的人跟我杀进去!伊杰斯冷漠地看着德比克曾走过的路线,阴冷的笑意垂挂在嘴边,将所有盗贼全部杀光,勇士们,为达鲁特大人的亲弟达鲁克报仇的时候到了!

  他走出黑暗,任凭那凄美幽淡的月光流淌在狰狞凶恶的脸上,那是一张以噬血残暴着称大地的蜴龙人脸孔,他身后拖曳的尾巴缓缓扫过草丛,留下一串串嗖嗖嗖妖异恐怖的鬼音。

  雪冰神剑,嘿嘿,神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