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9555 2003.04.28 12:48

    灰蒙蒙的天空像一大块洗褪了色的浅灰大幕,迷迷茫茫,混混沌沌的,烟笼远树,景物迷茫,沙啦沙啦的雨丝象门帘一般,一串一串地坠下,飘飘渺渺地没入冰冷而苍凉的旷野大地之中,有风吹来,拂过冷得发白的脸庞,就仿佛伤离之人的手一般冰冷。

  古老而博大的森林黑糊糊一片,森森林木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我默默地站在树林外的一片山丘上,静静地让这淋漓霏绵的细雨将我整个身体浇透,脸色苍白,我的心不时一阵莫名其妙地痉挛。

  苏伦大哥,你在看什么?一个很年青很朝气的声音轻轻在我身后响起,与此同时,两个亲昵相偎的身影悄然走近。

  喔,奥赛罗吗?我……我侧了侧身子,只转过半边脸去,生怕被对方完全看到脸上那莫名其妙的悲伤神情,轻声道,我在想一个人!

  嗬,让我猜猜看,苏伦大哥想的人应该是麦加帝城里的公主殿下吧?声音是来自奥赛罗身旁的一个袅婷娴美的少女。

  阿秀,别胡说!奥赛罗见我的眉头锁成了一团,有些紧张不安地训斥了一下偎在肩头的美貌少女。

  好厉害!林秀顽皮地伸了伸舌头,扮个鬼脸,笑嘻嘻道,奥赛罗,那你说苏伦大哥在想谁呢?

  我……我哪知道!奥赛罗的脸上胀出了一朵大红花,讷讷半天也说不好话来,眼睛不停地偷瞄我忧郁而疲惫的身影。

  目光仿佛穿过了时空的沟壑,我出神地看着他们那柔情蜜意、相依相偎的身影,脑海中却不停地幻化成另外的景象,仿佛……仿佛那一对称心如意的男女,一个是我,一个是安贞伦茵公主殿下……我浑身猛地一震,突然有一种甜丝丝又酸丝丝无法描述的复杂感觉。

  苏伦大哥,你……你怎么啦?奥赛罗见我的样子很古怪,担心地上前问道。

  啊,不可能,绝不可能这样……喘着急急的粗气,我用劲甩了甩浑浊晕眩的脑袋,自言自语,这不是真的,不会成为现实的,一定是幻觉……幻觉!眼神一阵扭曲,我的脸色顿时刷成了苍白,双肩微微颤抖起来。

  苏伦大哥怎么啦?好……好奇怪!林秀紧紧地将头靠在奥赛罗结实坚硬的胸膛上,眼里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来。

  苏伦大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悲伤忧郁的事情了?奥赛罗一边疼爱地轻拍林秀发颤的粉肩,一边抬眼关切地问。

  没……没事的!我一时想着走神了,哈,你看,这连绵的愁雨下得多突然啊,所有的闪电和巨雷仿佛都在云集在麦加帝城的上空,那儿现在也不知该是怎么样情景?整理了一下面容,让嘴角边浮开一丝玩世不恭的微笑,我半扭过身云,趁他们不注意悄悄地将眼中冰凉透眸的雾花眨去。

  是……是啊,这雨来得好奇怪,照这副情景看,恐怕三天三夜也下不完啊!被我的话语引开了注意力,奥赛罗抬起头看着远方,若有所思道,这真是一个令人提不起任何兴致的雨夜啊!

  苏,今后你想往哪里去啊?是回贝雷塔斯帝国,还是到麦加帝城为安贞索雷国王效力?一个细腻娇嫩的声音突然从旁侧插了进来,让整个沉闷严肃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我回过头,看到的是一张秀丽清雅的苍白脸孔,亚伦,是亚伦,不知何时,她已走到了我的身后,在这肯修森林中,她最好的朋友,最优秀的部下全都静静地躺在冰冷狼藉的血泊之中,被鲜血和土壤湮没,只有她一个人侥幸活了下来,也不知这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亚伦……我……我不知道!收回忧愁的目光,我轻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贝雷塔斯已不再有我的一席之地!我不禁轻抚额上逐渐黯淡冷却的魔法纹徽图案,贝雷塔斯帝国的魔法师们大概已用咒语收回我的自由纹章印记,将我从帝国自由民的行列中革去了户藉,也许大概用不了几天时间,连这代表身份地位的咒文图案,都会变成冰冷模糊的疤痕留在我的脸上,我将重新成为了一个不再受正统王国宪法保护的低贱仆民,但我对此却毫不在意,真正的自由是自己争取的,而不是别人赏赐的。

  目光中摇曳着浓浓的嘲意,我轻声道,德普斯的英雄?嘿嘿,这个武士中至高的荣誉,我恐怕消受不了,我只是一个普通而平凡的雷刀武士,我只想过着简单而朴素的生活。

  苏,你有没有想过去莱罗克亚发展呢?有我做担保人,可以让你拥有莱罗克亚王国庇护的自由纹徽,这样你可以在大陆任何角落里自由地选择职业,而不再受限制,以你的实力最终会得到应有的名誉和地位的!略带着兴奋的口气,亚伦的眼里散发着星星点点光芒。

  要知道在当时的世界中,只有自由人才拥有选择职业的权力,而仆民们连最起码的生存权力都需要别人赐予,更别说是选择职业了,他们甚至连自由行动的权力都完全被剥夺了,而没有主人的仆民,只能任人宰割而无反手权力,因为无主之仆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啊,莱罗克亚?听说那儿银铺世界,玉碾乾坤,有着银雕之国的美誉!我突然想起以前曾听老兵们谈论过这个美丽的北国雪域。

  是啊是啊,一到冬天,整个莱罗克亚境内都被一层厚厚的冰雪覆盖住,粉塑千林,银装万里,那一望无际的琼玉世界会让你仿佛置身于一片泛着银色波涛的白色大海之中,陶醉不止的!亚伦憧憬地抱着拳放在胸口,痴痴地遐想着。

  名誉和地位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只想做一个……一个普通的人,过着普通的生活!我看着她,轻轻道,我已经厌倦了被人左右命运的生活了!

  怎么,难道你不想做统领,做将军,被人称呼于阁下吗?以你能与修斯顿总监匹敌的身手,在莱罗克亚足可以列入黄金骑士或是高级剑师的行列之中啊!亚伦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仿佛在看着完全陌生的人,轻轻道,无论是武士道还是骑士道,可都是以追祟名誉和地位为最高理念的!

  一个普通的战士,只要面对眼前的敌人,虽然时常面临着生死危险,但生存的方式却很简单,不必费心去考虑其他躲在暗处准备对你有所企图的敌人,我只希望自己能简单地面对这个世界!抬头看着苍茫落寞的天空,我苦笑着回答,是啊,虽说已经离开了苏提山部落好些年头,也在大陆闯荡了许多地方,但却总感到越来越不适应正统王国中那种貌合神离的复杂生活,拥有过多的权力和力量,大概也是一种累赘和负担吧?

  这样啊,不过简单的生活可是与这个世界不相容的,如果你真想做一个普通的人,最好能先拥有某个正统王国庇护的永久自由纹徽,你就作为我们塞尼尔家的客卿吧,这样你直接就可以拥有永久自由者的身份,也拥有了最基本的自由行动权力!怎么样?

  看着我,亚伦的目光里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客卿?我呆了一下,一字一字念道,这是一个比门阀贵族的食客还更荣耀的身份,一旦被名门世家确认为客卿身份之后,那他一生都能享受到该家族的无偿援助和庇护,身份和地位等同于该门阀子弟,我听了不禁一阵感动。

  苏伦大哥,你真的要去莱罗克亚吗?不过这样也好,塞尼尔世家可是莱罗克亚王国最有权势的豪门望族,你会享受到很多祝福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奥赛罗突然插话进来道。

  我怔了一下,讷讷道,嗯,做为客卿来去自由,不必要付起什么责任和义务,这种自由身份最符合我的个性了,你们要不要一起去呢?

  不,我们不去!我和阿秀已经商量好了,要留在这肯修森林里!声音无比坚定干脆,奥赛罗的目光温柔地看了一下肩膀上依靠着的腼腆羞涩的少女,脸上浮现出幸福的表情。

  你们还想做盗贼吗?德普斯的大军随时会来这儿剿灭你们的!亚伦惊奇地低呼起来,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们。

  做盗贼有什么不好吗?在这肯修森林里来去自如,自由自在,没人管束,不受歧视,比在王国内仰人鼻息,看人脸色的日子强多了!怒气渐渐冲了上来,林秀狠狠地白了亚伦一眼,大声争辩道。

  忍不住一阵担忧,我皱起眉头道,肯修盗贼团已经灭亡了,就你们两个人呆在这怪兽横行、凶险难测的黑森林……能挺得下去吗?

  能!有我和阿秀在,任何困难也绝不能让我们退缩的!哪里都能成为我们幸福的家园,比起教规森严的王国生活,我倒更喜欢这里自由自在的生活,苏伦大哥,你不是说自由不是别人赐予,而是自己争取的吗?这话我可一直没有忘记过啊!充满激情和热烈的目光与林秀交融了一番,奥赛罗抬起头朗声道,现在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将我们彼此分开了,哪怕是死神帕里恩夫的魔手!

  不许你说这个恶魔的名字!目光中摇晃着感动的泪光,林秀轻轻用粉嫩娇美的小手捂住奥赛罗的嘴,嗔道。

  嗬……对不起,我说得激动了,大脑没有控制住就脱口而出!满脸胀成了通红的花朵,奥赛罗抱歉地挠挠头陪笑着。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对温情脉脉的情侣,心中一片空虚,仿佛有什么最心爱的东西被遗落了,无法寻找回来,我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终,我只能仰起头让那冰凉潇脉的雨水一遍遍地洗濯我苍白的脸庞。

  这就是他们一生为之向往并期待的归宿吗?我不禁轻声念道,但心中不时徒生起隐隐的揪疼感觉,全身发冷,十指颤抖,我发觉自己在羡慕……不,是在妒忌他们,一想及此,我的手便紧了紧,不停地喘着浑浊而紊乱的气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最好的兄弟在享受着一生之中最甜蜜也最美好的时光,我的胸口却象搅起了涛天大浪一般,揪缠得难受,我这是为了谁呢?为他们?为我自己?还是为……

  我的心猛地痉挛了一下,痛得我直想弯下腰去,一个很炙烫的名字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已知道自己是为了谁。

  是公主殿下,可我……我不能喜欢的,绝不能的!我是来自未受文明礼教洗礼的蛮野山区,也就是所有正统王国公认的有着文明威胁者称呼的——野蛮人部落,而她却是拥有正统王室无上高贵血统的公主,这两种身份注定我们无论如何相爱也绝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公主殿下啊,你在我的心里面始终是一个纯洁神圣的女神,绝不能让我这种没有来历、粗陋不堪的出身坫污你的名誉,更何况,我只是一个在刀口上舔血为生的士兵,随时都可能战死在沙场,这种惨淡黑暗的未来,如何能让有着神圣血统和锦秀年华的公主殿下来和我一起面对呢?如果世间真有无法愈平的痛苦的话,我宁愿全部由我来承受,而绝不能让公主殿下您受到任何一丝侵犯。

  我失魂落魄地看着远处惨淡寥廊的天空,那是麦加帝城的方向,不知公主殿下现在可好吗?也许…`我不配拥有爱与被爱的权力吧!如果不想让别人受到伤害,那就只有自己忍受伤害,公主殿下,值得令你垂青的那个人绝不应该是我,而是拥有高贵血统的某个年青有为的少壮贵族,而我与你在一起,只能令你得到悲剧!对不起……

  苦楚的痉挛掠过嘴唇,一行清清凉凉的水线从脸庞上爬下,我的眼眶中已情不自禁地泛起一层模糊的雾花。

  苏伦大哥,你……你哭了?细心的林秀突然叫了起来。

  没……没有这种事,我怎么会哭呢?那只是雨水,对,是雨水,这雨来得可真是莫名其妙啊,一下就是没完没了的,讨厌极了!我悄悄地眨去了眼中的泪花,堆起了笑容讷讷道。

  既然是这样,那好吧,奥赛罗,我就祝福你们成功,为了爱你和你爱的人,无论怎么样都要努力活下去喔!戏谑的目光顽皮地眨着,我含蓄地笑道,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是,苏伦大哥!奥赛罗惊喜地立正向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对了,这大地母神祝福项链可被我盘占了太久了,呵,现在该物归原主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胀红了脸,从怀中取出那串项链要递过来。

  我摇摇头,道,就送给你吧,我现在也用不着了,你会比我更需要它的祝福的!说着,我撸撸嘴唇指着林秀,一丝暗笑掠过唇间。

  可是……抓着发,奥赛罗还没有明白过来,有些着急地叫了起来。

  记住,要努力活下去,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我用双手将他摊开的手掌合拢成一团,紧紧将祝福项链握在手心中,狭促地凑近他耳边小声笑道,奥赛罗,这就当是我送给你们未出生的儿子一个小小见面礼吧!哈,要是我这做大哥的没礼物送的话,可会被阿秀笑话的!

  什……什么?头发抓得更加零乱,奥赛罗一下子便胀红了脸,张了几下嘴巴却不知该怎么说好,他看了一下我,又看了一下林秀,想笑但却又不敢笑,神情憋得难受,看得我哈哈大笑起来。

  嘿,苏伦大哥你真会开玩笑,谁……谁要给他生儿子啊?早已竖起尖尖耳朵狂听不止的林秀,这时撅起了高高的嘴巴,带着羞涩也带着甜爱的目光白了奥赛罗一眼,哼,我就偏要生个女孩,怎么样?女儿家不好?某人说得好啊,妇女也能顶起半边天!

  我哈哈大笑起来,使劲地重拍了一下奥赛罗的肩膀,拼命地向他眨眼睛,道,女孩就女孩,喔,奥赛罗,不要脸色这么难看啊,难道你不喜欢要个女孩子吗?

  哪……哪有啊!奥赛罗羞涩地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讪讪道,谁说女儿家不好的,我……我最喜欢女儿家了!胀红了脸,他带着腼腆羞涩的笑容痴痴地看着同样红到耳根的林秀。

  红润的小嘴儿漾着甜甜的笑意,林秀柔情似水地偎靠在奥赛罗温暖的怀里,轻轻道,奥赛罗,我……我们还是要个儿子来得划算一些吧!说着脸已烧得象朵大红花,闭上眼睛将脸深深埋在了他的胸膛里。

  嗬嗬!笑意随着嘴的轮廊荡漾开去,一瞬间我满脸都是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得如此激动开心,但我却知道,我心里面正千百遍地默默为他们祝福,愿他们一生平安!

  他们可真是****弥笃、鸾凤和鸣的一对啊!亚伦既羡慕又妒忌地看着他们,目光扫了扫不远处的黑乎乎森林,又不禁担忧起来,喃喃自语道,不过要在这么凶险莫测的黑森林里面生存,也真难为了他们了。

  后面一句话大概说得大声了一些,被奥赛罗听到了,他抬起头大声回应,不要紧,听阿秀说,肯修团还有好些人因为被派出去狩猎采药,而没有惨遭毒手幸存下来,他们现在恐怕还在林子里面徘徊,找不到营地的路径,我们想将失散的大伙们都聚在一起,重新建立家园!

  那你们还不快去找失散的同伙?我虎着脸瞪了他一眼,笑骂道,在这儿和我罗嗦这么多无聊的东西,可真是浪费时间啊!

  可是大哥你……眼睛一红,奥赛罗呆呆地看着我,喉音哽咽说不出话来。

  天下之大难道还没有我容身的地?哈,再不挤事,我回老家苏提山部落狩猎砍柴得了!我朗声大笑起来,裂嘴道,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就在此分手吧!再推三推四婆婆妈妈的,可就不是我的好兄弟啊!

  苏伦大哥,那你什么时候会再来看我们呢?目光中充满着无限期待,林秀眨着美丽的大眼睛问。

  这个嘛,一年之后吧,哈,不过我可不是来看你们的,我是来看我的小侄儿的,我要看看他究竟长得更象谁一些!我戏谑地笑着向他俩眨起眼睛,大声道,我现在好期待那一天快点来啊!

  苏……苏伦大哥,一年之后我们一定会等你回来的!奥赛罗激动得眼泪几乎要掉落下来,他拔出匕首,在手臂上划出一道血口子,让血流淌到地上,奇怪的是他的血居然发着晶莹剔透的澄彻光芒,仿佛那滴下的不是血,而是珍珠,我看了不禁暗暗吃惊,但他却一点儿也毫不在意,脸色庄重严肃道,我,奥赛罗,谨以向慈悲的阿兹亚大地母神发起血誓,无论苏伦大哥托付给我的什么心愿,我誓死做到,哪怕因此付出我的生命和魂魄!

  奥赛罗,你干什么,发这么重的血誓?我的心愿就是你们幸福美满地生活下去,好好地照顾阿秀,咳咳,走吧走吧,好男儿流血不流泪,看你这么没种的样子就让我生气,将来我的小侄儿若被你这种婆婆妈妈、哭哭啼啼的恶劣脾气传染上一分半刻的话,我可饶不了你!我放开嗓音大声喝斥,并不停地挥舞着手示意他们赶快离开,但眼里却也禁不住泛起一层泪光,我生怕自己会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我们走了!奥赛罗轻轻地牵着林秀白嫩纤细的手,依依不舍地边走边回头看我,他终于难过得哭了。

  苏伦大哥,一年之后一定要来啊!我们等着你!远远的,胡乱抹去脸上的泪珠,林秀拼命挥手大声呼喊。

  走吧走吧,我会来的,一定会的!我以同样大的嗓门回应,此时,两行热乎乎的溪流终于忍不住在我脸庞上划出一条白痕,轻轻滑落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难受,这样悲伤,仿佛心里面最深处的一块肉被剐走了一般,也许……也许是他们那情投意合、义无反顾的爱情让我震憾,让我感动,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热烈的情绪吧!

  迷惘失神的双眼透射着割舍不断的哀痛,我孤独而没落地挥手,直至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而眼前浑雄辽阔的黑森林仿佛汇成一股漫野之势,狂澜巨潮一般猛地向我呆滞的眼瞳扑涌过来,将一种漂浮、寂寞、寒冷的感觉推到了眼前,我沉郁忧愁地看着眼前这一切,眼里再次迷上了一层潮湿的雾花,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突袭上心头。

  奥赛罗,也许……也许我会食言吧,假如真是那样,那对不起……我双手合什低下头去默默地为他们做祝福祈祷。

  苏……你看,那……那是什么?好吓人的一团乌云……惊奇地瞪大眼睛,半截木头一般愣愣地戳在那儿,好半晌亚伦才返过神来,指着天空恐怖地尖叫起来,双手捏着一把汗,已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愕然之中,我抬起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的天空中,云层翻滚,巨雷轰隆,扑天盖地一般飞来一大片浑厚沉重的黑团,就象黑沉沉的乌云一般压了过来,速度极快,很快便掠到了我们的头顶上空。

  龙,是飞龙!被无名的恐惧死死揪住,额头一片冰凉,亚伦变了脸色惨叫起来,尖声道,好象还是赤大陆最凶猛的战龙——赤甲翼龙!怎……怎么会这样,苏,我们现在怎么办?

  没关系!仔细地看着赤甲翼龙们的飞行姿式,我放下心来,摇摇头不假思索道,它们不会伤害我们的!

  可是……它们是整个赤大陆最强悍也最凶猛的龙兽,它们……无所不杀,这次来的居然……有近百只之多……冷汗从发根上渗出,亚伦的脸孔因恐惧而扭曲成一团,全身哆嗦不停,要不是我在旁边紧紧按住她的肩头,恐怕她会腿软脚瘫倒在地上。

  我苦笑,不知该怎么回应她,她并不知道我已拥有了击败赤甲翼龙的实力,更不知道我曾经驾驭并收服过它们,所以对这帮来势汹汹的飞龙群,我倒显得平静如水,悠闲超然。

  我痴痴地注视着在头顶上不断徘徊飞翔的飞龙群,真要是面对如此多的火系飞龙,恐怕我别说是救亚伦,连自己再多十个也不够拼了,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些可怕飞龙面前却反而会显得如此悠然威凛,仿佛是以无上君王身份扼见跚跚来迟的臣子们,目光炯炯有神,态度庄严凝肃,周身浑然散发出一股令人生畏的王者气魄来。

  欧呜——一声欢快的长嘶之后,从天空中突然飞下两只雄壮槐梧的赤甲翼龙,一左一右落在我的身前,亲昵地伸出大舌头交替地对我舔个不停,别的赤甲翼龙见状也纷纷飞下,紧紧围拢成一个大圈子,或卧或趴着,懒洋洋地看着处在圈心中的我们。

  你们俩个是……心中一动,我突然醒悟过来,认出了那两只赤甲翼龙,那正是先前我曾驾驭过的三只飞龙之二,它俩在我和修斯顿激战之际便悄然飞走了,只留下一只飞龙陪伴守护在我身边,在最危急时刻替我挡去修斯顿那致命一剑,现在想来原来它俩是飞回奥索兰森林龙巢,将所有的同伴都召集而来救援啊!

  缓缓地扫视着周围一圈不停骚动暴躁的上百头赤甲翼龙,看着它们巨大雄伟的体格以及剽悍凶猛的身姿,一股强烈而浑雄的气势立刻扑面而来,我不禁被深深震憾住了,如此之多拥有巨大蛮力和魔力的赤甲翼龙云集在一起,不知道有多么强的恐怖毁灭力啊?光光面对它们那俨然而生的排山倒海气势就足以让人肝胆欲裂,心神俱碎,就为它们就是自己的敌人这件事上,也足以好好庆贺一番了。

  面对这扑面而来的强大压迫力,更让我傲气升腾,浑身情不自禁散发着一股君临天下的雄伟气魄,我以浑然威凛的目光缓缓扫视了一番,立刻所有桀傲不训、蛮烈狂暴的赤甲翼龙仿佛触电一般,无一都被我那不可凌驾的悍厉威严气势所震憾住,仅仅只抗拒了一会儿便一一垂下了高傲的头颅,顺从地趴在地上发出低低的呜鸣之声,以表示衷心敬服。

  疲倦地收回目光,我略带着沉重而忧伤的表情,用双手轻抚眼前一左一右两头低声悲鸣的飞龙的额头,若不是它们留下来的同伴舍身救了我,恐怕我现在已成为修斯顿剑下的亡魂了,看着周围弥漫而起的悲伤气氛,我心一紧,突然感到其实所有生物的情感都是共通的,在生死尤关之际,都会产生喜怒哀乐,都享受着亲情、友情以及爱情。

  欧呜——几乎同一时刻,所有的赤甲翼龙都仰起头对着灰色朦胧的天宇,发出凄恻婉转的悲鸣之声,仿佛是在为死去的同伴祈祷祝福,也仿佛是在为它的亡灵做最后的送别,空气中飘浮起一层苦咸凝重的悲呛气息。

  突然,我身前不远处的半空之中,紊乱的空气开始形成一个小小的涡流,并快速地旋转飞舞,空间逐渐模糊扭曲起来,我能很强烈地感觉到周围游离徘徊的魔法元素,正不断被这扭曲变形的空间吸引过去,形成风之螺旋,慢慢的,一个带着五颜六色光点的球泡开始不断膨胀扩大,最后形成了一个周身电潮交织的魔法时空泡。

  噗地一声清脆响声,魔法时空泡的球膜被撑成粉碎,象蝴蝶片一般在我眼前纷飞翻滚,渐渐消失融浸入冷冷的夜风之中,而球膜中央蹦跳出了一个可爱美丽的带翅小人。

  精灵妖丽蒂丝?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此景,我大吃了一惊,情不自禁地叫喊起来。

  你这人真不懂礼貌,要叫丽蒂丝小姐,瞧你张口就来难听死了!小精灵一边整理自己有些零乱的衣裳,一边嘟嘟嚷嚷地埋怨说道。

  精……喔,丽蒂丝小姐,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啊?又好气又好笑,我改变了称呼,看着她匆匆忙忙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忍不住问,这个古里古怪的小精灵每次出现都是这么突然,而且态度都不怎么友好,弄得我都有些害怕见到她。

  瞪了我一眼,丽蒂丝喘着粗粗的浊气,运用空间魔法进行远程传递毕竟是一项很耗精神力的事情,虽说她们比一般的魔法师更精于此道,但现在却也累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刚才的话她还是憋住一口气讲出来的。

  轻轻飘浮在我眼前,她摆了摆手,翻着白眼道,等……等一下再告诉你,我……喘不过气来了……呼呼——她是谁啊?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小巧玲珑的可爱精灵,亚伦一旁不禁好奇地问,样子长得倒满机灵乖巧的,真有趣!

  臭着脸孔,丽蒂丝狠狠地白了她一眼,要不是运用空间魔法消耗了很大的精神力,恐怕这次她就会用凝石术让对方好看,精灵妖们的脾气一向是又犟又硬,除非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否则并不好相处。

  我摇摇头苦笑不止,这个小精灵妖的耳朵可尖得很,老远都能听到别人在说悄悄话,若是我和亚伦说了什么对她不好听的东西,非得享受几个不太舒服的魔法。

  抹着额上的汗珠,大口喘着气,半晌,丽蒂丝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首先瞪足了火辣辣的眼睛,母老虎一般气势汹汹地对我大声喝道,苏伦,你这个混蛋,天底下最大最臭的混蛋,你的心太坏了,我讨厌你!讨厌到了极点!

  脸胀得紫红紫红,呆呆地愣立在当场,我张大了嘴巴窘窘地听她一通干脆利落地训斥,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嗨,她在骂你呢!侧着头看我傻傻的表情,亚伦用手肘顶了顶我的腰,掩嘴笑道。

  是吗?我……我真有这么可恶,这么恶劣吗?我抓了抓头发,哭笑不得,耸耸肩不以为然道,我还以为我的人品在别人看来,就算称不上优秀,至少也该有端正的印象吧?

  端正?你这个大混蛋还有脸自夸,嘿,你比我形容得还要更恶劣,真不知道公主殿下怎么会喜欢上你?你在我眼里是一钱不值的大混蛋!讨厌鬼!丽蒂丝黑着脸对我又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

  公主……殿下……十指微微颤抖,额头一片冰凉,我仿佛全身都浸没在千年冰潭之中无以自拔,呆呆地看着对方,好半天才醒悟过来,瞪圆了眼睛大声喝问,公主殿下怎么呢?她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这样的?我的呼吸不禁浑浊粗重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象癌细胞一般爬满我的全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