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2356 2009.04.06 19:43

    嗥!整个天空都是巨龙炸雷般的响声,震得大地都在微微地颤栗着,随着一道耀眼的火光冲破了黑暗,把灰黯的夜幕撕出了一条银蛇般的大口子,巨龙那燃着火焰的庞大身躯已狂飙似地撞击在地面,刹那间,地面因猝不及防而隆隆地颤抖着,挣扎着,那剧烈振动的空气即便是捂住耳朵也能从手指的缝隙挤进,撞击着脆弱的耳膜。

  虽然我已避开巨龙的疯狂冲击势头,但那可怕而又猛烈的巨响也震得我嗦嗦发抖,只觉长时间余音还在回荡在空气之中。

  坚硬的地面硬生生地被巨龙撞出一个大坑,四处排开的凛冽风浪将沙石刮得铺天盖地,黄浊一片,那号啸的风声不停地发出暴烈的怒吼,就仿佛排山倒海而来的惊涛骇浪。

  当那发狂的风浪刮得最疾之际,整个天地间只见滚滚的浊涛在颠簸冲荡,地面都被这狂嚣沸腾的力量震得轰隆隆山响。

  虽然那巨龙撞击的目标并不是我们这支小小的队伍,但巨大的气浪也将好几个来不及避开的黑精灵骑士连同座骑一起卷到了半空之中,再狠狠地砸到了地面,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堆尸肉,更多的黑精灵骑士则被这强大的气浪刮下座骑,狼狈不堪地在地上翻滚打转。

  巨龙那狂暴的力量让每一个勇猛无畏的黑精灵都吓破了胆,在它面前,我深刻地体验到了半狮人的飞狼部队为何会如此惊恐慌张地溃逃。

  巨大而猛烈的风浪席卷了整个地面,也将隐藏在黑暗中的影子掀了出来,我在半空中看得十分清楚,在离我们队伍大约有三十多米的距离,许多黑影在空无一物的山冈上被摔了出来,紧接着,一道如水的光芒在空气中轻轻地荡漾,连续闪耀了几下便发生剧烈地痉挛,很快便向四周退开,我赫然发现里面躲藏的竟是一支精锐无比的半狮人汗血巨狼骑兵部队,他们人数比我们还要少,但从他们那身剽悍铁铮的面目中,我知道他们的战斗力绝不会低于己方。

  我突然明白了,这群半狮人骑兵一定是用伪装结界将自己隐藏在这儿,好观察龙族的飞龙军进入陷阱,然后再暗中发动魔法阵,一举歼灭懵懵懂懂就闯进来的飞龙军,只是因为我们恰巧经过这个地方,引起了巨龙的注意,跟着也觉察到了这儿伪装结界的存在,所以才会引来巨龙临死前的疯狂攻击。

  我的心突地跳了起来,如果说谁能发动得了这么庞大的魔法阵,那所有的答案都将指向丹姆一人,也就是说,半狮人巫师丹姆就躲在半狮人汗血巨狼骑兵之中,我的血液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个被风浪刮到半狮人巨狼骑兵面前的黑精灵,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暗寂深邃的旷野中突然出现的半狮人骑兵,他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最前面的一个半狮人巨狼骑兵就已嗷嗷吼叫地冲了过来,手中的斧子在空中一挥,一蓬苍厉夺目的鲜血便仰天喷射而起,在空中卷出一阵艳丽的红梅,紧接着他黑漆漆的人头嗖地一声便飞到了半空中,还未落到地上,僵凝的尸体便已重重地摔倒了下来。

  “杀!”见此情景,两边的队伍几乎是同时发出了愤怒而狂热的嚎叫,然后挥舞起兵器就向对方凶猛地冲去,也不管什么战斗队形以及团队配合,只要看到对方的人就疯狂地扑过去。

  最靠近半狮人巨狼军的几个黑精灵来不及寻找他们的战骑,甚至连落在地上的兵器都来不及拿,便捡起石头向冲来的半狮人砸去。

  有一个半狮人当场被砸爆了眼珠,红色的血浆一下子覆盖住整个眼眶,使得那黑森森的眼睛更显得狰狞凶恶,不过这也刺激起了那个半狮人的野性,他像一头发狂了的怒狮,直接就将这个来不及避开的黑精灵踩在地上。

  沉重的铁蹄甚至将对方的脸孔都踩透了,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喷射了出来,溅得满地都是。

  接着那黑精灵的尸体被铁蹄又重重地踏了几下,肢体扭曲得不成形状,折断的骨头从裂开的鲜红色皮肉内挑了出来,惨白惨白的,令人触目惊人。

  旁边一个黑精灵趁那半狮人在对付同伴,已就地一滚,抄起遗失在地上的兵器就闪到了对方的身后,然后挥起重剑,一剑就将那个猝不及防的半狮人的左腿齐膝削断。

  因为力量过猛,那剑还深深地削进了汗血巨狼的腹部,卡在它的两根肋骨之间,用力了几下都无法拔出来,不过黑精灵也没机会再抽拔出来,因为那个负痛发狂的半狮人已回手一刀,将他的双手齐腕削掉。

  扑通一声,黑精灵立刻痛得翻倒在地上大声嚎叫,但惨叫很快便嘎然而止,后面的半狮人骑兵群已*般地冲了过来,三两下的工夫就将他的全身骨骼踩成粉碎。

  由于黑精灵在巨龙撞地之前就已经散开了,所以当半狮人嗷嗷吼叫着蜂拥冲来之时,他们也才能用空间换时间的办法,获得喘息的机会,在局部集结出队伍进行反扑。

  两股剽悍勇猛的力量就像两道惊天骇浪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在撞击的最前延,双方的战士以血肉之躯相互交换出彼此的生命。

  有一个半狮人巨狼骑兵刚刚将一名黑精灵的上半身砍飞到半空中,就被从旁侧猛冲出来的另一个黑精灵骑士撞翻到地上,一条腿严重地扭曲,显然是摔断了,他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地向那狂笑不止的黑精灵骑士掷去手斧。

  一道灼灼闪亮的金属光芒闪过,那手斧准确地插进黑精灵骑士的脸上,白色的脑浆一下子就从裂开的血口处流了出来,但那黑精灵骑士却也勇猛非凡,他大吼一声,在临死前还能驾驭着战兽冲过去,将那断腿的半狮人硬生生地踏进土里,踩成一堆血淋淋的血泥。

  战斗很快到达了白热化的地步,双方的战士完全就像发了疯似的彼此撕杀肉搏,最惨烈的时候,在巨龙尸体边上,仅仅三十秒不到的时间里,就相继毙命了二十余名战士,双方的尸体一层层地累叠在一起,竟将巨龙尸体铺盖地严严实实,赫然就是一座血淋淋的尸丘,但这种状况却丝毫没有停止下来,更多的战士被这儿激烈而狂热的战斗所吸引,纷纷冲过来加入战团,尸体渐渐地越堆越多起来。

  “哈哈,我才是最后的胜利者!”一个半狮人巨狼骑兵冲上尸丘的最高点,在将一名黑精灵的脑壳击碎之后,兴奋而又发狂地挥舞着大斧子仰天大笑着。

  他看见有两个落马负伤的黑精灵正愤怒地从尸堆中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向他冲来,立刻狂吼一声,跳下汗血巨狼,整个人都扑到了其中一个黑精灵的怀里,手中的大斧子重重一挥便将那名黑精灵的脸削去一半。

  但他还未来得及高兴,另一名黑精灵已从后面扑了过来,一剑就刺透了他的背部,可惜这个黑精灵还未来得及扩大战果,那个剽悍狰怒的半狮人反手一拳便打碎了他的整排牙齿,打得他的身体都飞了起来,摔到另一处尸堆上。

  黑精灵刚想爬起来,那名负伤的半狮人已怒气冲冲地冲了过来,一斧子就砍断了他的双腿,鲜血一下子喷得老远,他也不禁痛地嘶声哭嚎起来,整张脸一下子就象抽干了血液,变得惨白惨白的。

  那名狂暴的半狮人咧着白森森的牙齿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他举起沉重的斧子准备劈开了这个重伤在地的黑精灵的脸,但却没有想到,那黑精灵在负痛之余,居然随手一抄旁边白白硬硬的短枪,一下子就扎进了他的眼里,直贯穿脑后,那半狮人在惊呼声中仰天倒地,手中的斧子因抓捏不住而掉了下来,还将自己的脚掌给斩去一半。

  那个断腿的黑精灵抽回短枪一看,才知道刚才抽出的竟是旁边一名早已倒毙的半狮人战士的白森森肋骨,他咧着嘴巴古怪地大笑起来,可是才笑到一半,一道疾烈的金属光芒划空而过,他感到额头被重重一击,脑壳立刻碎裂开来,白白的脑浆一下子就喷洒了出来,整个人便被牢牢地钉死在尸堆上,原来那竟是一柄锈迹斑斑的战斧,半狮人的狂暴个性可见一斑。

  嗒嗒嗒,一个身材极为高大健壮的半狮人巨狼骑士犹如狂飙的疾风一般,冲上了尸丘的最高点,他俯下身将插在那个断腿黑精灵脑壳上的战斧拔了出来,贪婪地用舌头将上面的铁锈和脑浆吸到嘴里,那狰狞凶恶的模样甚至还将后面追来的两个黑精灵骑士吓得不敢靠前。

  “你们这两只摇尾巴的黑狗,来啊,来啊,快来杀我啊!”那凶恶残暴的半狮人充满挑衅地做出一连串下流的手势,狞笑道,“操,你们下面的软**是不是在萎缩啊?怎么不敢来杀我?要不要回家让你娘再长一个**,好过来和我干一场啊?”

  那两个黑精灵骑士听了不禁勃然大怒,其中一个气得嗷嗷直叫,举起长枪就冲了过来,他凶狠地朝对方的心脏刺来,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已准备抽出的长剑,准备在对方闪避之际,一剑砍下对方的人头。

  “哈哈,果然是软**蛋的,那我就送你归西吧!”那个狂妄无比的半狮人咧着残缺不全的牙齿大笑起来,他猛然举起战斧向那冲来的黑精灵骑士重重劈去,这一斧的力道之猛,仅从掠起的风声就可以看出来。

  那个黑精灵骑士见状,已骇得脸都变绿了,他已经退无可退,只能希望这一枪能抢先将对方刺倒,但他很快绝望了,因为那个半狮人的左手已一把抓住了刺来的枪尖,手腕一转就将铁质的枪尖硬生生地拗弯。

  与此同时,那道疾烈得都能与空气擦出火星的战斧已削到了他的面前,轻而易举地削断了他横挡来的长剑,同时也将他的手臂整个斩飞,在他的眼中刚刚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他便发现自己的上半身已飞了起来,赤霞似的鲜血犹如瀑雨一般大肆喷洒向天空。

  轰地一声巨响,那道强劲的战斧不仅削断了黑精灵的整个胸脯,甚至连座下的风兽的腰肋也硬生生地剁成两半,锋利的斧刃直没脚下伏卧的尸体,就连整个尸丘都因巨力的劈击而嗡嗡震动起来。

  那个剽悍狂暴的半狮人骑士一把抓住翻腾着身体抛上空中的黑精灵上半身断肢,凑到眼前狞笑道:“死得愉快吗?还有更精彩的游戏在后面啊!”

  他趁黑精灵在临死前还能张口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之际,硬生生地掰住了对方的嘴巴,手掌一起劲,整个头颅立刻便从撕裂开的上下颚骨之间分开。

  血液、脑浆、牙齿以及撕裂开的碎骨,如同纷飞的雨幕向四周洒去,那个可怜的黑精灵死时竟鼓凸着眼睛无法瞑目。

  后面那个黑精灵骑士眼见半狮人如此残忍地虐杀自己同伴,脸都吓绿了,他哆嗦了半天竟不知道是该冲上前去战斗,还是转身逃跑,整个人完全吓呆了,就连对方走到跟前也毫无反应。

  “软蛋,怎么还尿裤子啦?我还以为黑精灵是有多勇猛的战士,原来竟是这种软瘪瘪的阳萎操蛋!”那个残暴粗鲁的半狮人轻蔑地朝对方脸上吐出一口唾沫,然后举起斧子,恶声恶气道,“好吧,让我一斧头劈开你的脑壳,你这可怜的胆小鬼!”

  他的战斧还未落下来,那个本已吓得如同戳在地上不会动弹的木头的黑精灵突然神经质地抽出背上长剑,一边古怪地大笑,一边挥剑从对方的鼻梁上插进,贯脑而出,两颗滚圆的眼珠混着热呼呼的鲜血和脑浆,一下子就从剑口处迸射出来。

  那个半狮人痛得哇哇乱叫,猛地将战斧甩了出去,只听呼地一声,便斩开了黑精灵的腰,并带出一长串鲜红的血珠,力量之大甚至还将后面一个赶来的支援的黑精灵斩翻在地。

  那个黑精灵呆呆地看着自己仅连一层筋皮的腰部,只见大量的血沫从腰上的一圈伤口处迸溅出来,他痛得忍不住大声嚎叫起来,身体一颤抖,便将上下腰之间那最后一层皮也扯断了。

  上半身啪地一声便摔倒在地上,他双手疯狂地向空中挥舞着,想将近在咫尺的下肢抓住,却怎么也无法够到,这时他发现一个巨大的人影从身后走了过来,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好奇地抬头去看,不禁惊喜道:“撒拉亚,快……快救我,我好痛,我……我不想死!”

  “也许这才是减轻你痛苦的最好办法!”撒拉亚面无表情地朝手掌吐了一口唾沫,铁青着脸举起斧子用力一劈,就将那个断腰的黑精灵的人头斩下,“兄弟,别怪我,腰断了要很久才会死去,你是英勇无畏的战士,不该在死亡之前再忍受这份痛苦!”

  “快杀了这个黑狗!”不远处的一个半狮人骑士见尸丘上只剩下撒拉亚一人,便兴奋地对身旁的同伙大喊大叫道,“我们很快就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狮神烈威特与我们同在!”

  “嗥!”周围的几个半狮人骑士见状,也不约而同地发出野兽般的狂吼,他们兴奋地挥舞着刀和斧向尸丘上的撒拉亚冲了过来,他们准备用最血腥残暴的方式将这个大个子黑精灵肢解成肢离破碎的尸片。

  但是他们那震耳欲聋的吼叫也惊动了在半空中观战的我,我见撒拉亚有危险,急忙在手心中凝结出一团火元素球,向为首的那个半狮人骑士掷去。

  轰地一声巨响,那枚熊熊燃烧的火元素球在脱手而出之际,已膨胀到了三倍不止,等它射到为首的那个半狮人骑士脚下之际,巨大的火元素球直接就吞没了他和座下汗血巨狼的身体。

  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一蓬密集炽烈的焰雨立刻暴溅开来,形成一朵宽达十余米的巨大火焰云,一下子就将后面紧紧跟随的七、八名半狮人骑士身体吞没,炙烈的火焰瞬间便将这群剽壮勇猛的战士烧成焦灼的黑炭,连他们生前十分之一的体形都剩下不到。

  半狮人那被烧成炭灰的惨景一下子就吸引住全场所有战士的目光,他们无比惊骇地看着这熊熊火焰不断地发出噼噼啪啪地发出燃烧之声,他们仿佛能听到在火焰之中被烧成灰烬的半狮人幽灵还在不停地发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痛苦哭嚎声,可是谁也无法证实自己是否真的听到这可怕而凄切的哭嚎声,只觉得一股透着死亡寒意的气息在天地间悠悠回荡。

  所有的战士的目光将不约而同地惊恐地看着我,就好象看着一个拥有生杀大权的死神使者。

  我同样也惊呆了,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怎么可能呢?最普通的火球术怎么会发出如此大的威力?它不仅将那七、八个半狮人一举烧成灰烬,还将地上轰出一个焦灼的大坑,这在以前我根本就不可能使出这样的威力!

  “传国权杖,是传国权杖的威力啊!”站在下面的苏格历贪婪而激动地看着我身上背负着那根龙形王杖,不禁啧啧发出惊叹之声,道,“真没想到它的魔力能使人脱胎换啊啊,谁要是能拥有它,谁就能拥有整个黑暗大陆啊!”

  我在半空中听得真切,心中一省,是了,是传国权杖的魔力在帮助我增加魔法的威力,我感觉自己的魔法似乎又上了一层水平,我甚至感觉自己的魔力已经达到了诺克琪美华的水平,但同时,我也感到自己体内的黑精灵化的速度也正在加快,弗罗多的灵魂召唤契约正进一步得到加强,我不知道该因此高兴还是悲痛。

  苏格历可不知我心中的痛苦,他只恨得几乎将整个舌头都咬掉,如果在这之前他不是浸心于权谋之术,而是让宫廷内顶尖的魔法师传授魔法,可能他现在已经是强有力的魔法师,这支传国权杖也不会被他冷落,遗失在旁人之手,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愿,全力夺回这支神奇无比的权杖,哪怕因此丢掉了王位也在所不惜。

  所有的半狮人开始向原路回逃,所有的黑精灵也开始慢慢围聚在我的周围,通过这一战他们也更了解我的力量,对我的敬畏和崇拜也随之呈几何等级递增,甚至在他们心灵的最深处都在发起这样的一个共鸣——蜘蛛神选定的王者真的降临了,黑精灵一统天下的局面将不再是所有黑精灵虚梦和幻想,有了这个强有力的领袖,什么剥皮谷,什么神殿山,什么麦坎加伦,都将不是强盛的黑精灵一族的对手!

  正是这种血脉中对祖先强盛和荣耀的热盼和追求,才使他们愿意抛去部族之间的恩怨,追随我到天涯。

  在所有黑精灵中,恐怕感到最为沮丧的要算是弗罗多!巴布斯王,不,应该是黑精灵之王,这个伟大的桂冠本该安在他的头上,只有他那高贵的血统、强大的力量才能领导并统治黑暗大陆上所有的黑精灵,可是,现在所有的荣誉和希望都被这个可恶卑鄙的人类垃圾窃取,甚至将来族人们连他这号人的名字都会被遗忘,更别说什么封功论赏了,这怎么能不让他恼火和愤怒呢?

  早在心里面,他就已经将我骂了不知几百万遍了,如果真的到了灵魂召唤契约解除的那一天到来,他都开始为如何残忍地杀死我做好成百上千种的设想,每当一想到任何一种结果都能看见我濒临死亡前的痛苦哭嚎,他都会兴奋地发出狂笑之声。

  他对我的仇恨已远远超过了对堕落精灵优索弗尼亚,可是这一切,我却始终不知情,我甚至几乎都忘记了弗罗多的存在,他这段时间里在我的体内实在是保持了足够耐心的安静。

  “你是谁?人类,还是黑精灵,亦或是什么也不是的精灵怪?”一个苍老但却严厉的声音从远处集结的半狮人队伍中发了出来,我发现半狮人骑士既紧张又愤怒地瞪着我,仿佛只要我稍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他们就要奋不顾身地冲过来,将我一举斩成肉酱。

  我犹豫了一下,很快便冷静下来,朗声道:“人类,我是一个人类骑士!”

  我的声音很宏亮,尤其是在说到“人类”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特别地加重了语气,我想让自己的样子装得更象人类的模样,但是那身灰迷阴沉的皮肤却又让我感到沮丧到了极点。

  我的外表正渐渐地失去人类的特征,而我又无法坚守住灵魂里深藏的最后那块纯洁而善良的人类心灵,我又如何拥有自信去向别人大声表白,我是个纯粹完整的人类呢?这种心灵上的折磨比一把刺入心肺的刀还让我感到痛苦。

  那个声音沉吟了片刻,冷笑道:“不,你在骗我,你既不是人类,也不是黑精灵,你是个什么也不是的精灵怪!嘿嘿,灵魂魔法的力量真是神奇,不仅改变了你的外表,也扭曲了你的心灵,让你变成了饱受精神和肉体折磨的妖怪!不过这样也没什么,至少你已经换来了一身强大的魔力,你仅仅只用最普通的火球术就能一举射杀我如此众多的剽悍精锐的半狮人骑士,我为此感到很愤怒,我想和你一对一地比试一下,胜者生,败者死,如何?”

  “你是谁?丹姆巫师吗?为何不敢出来说话,而要躲在别人的背后?”我运足了鹰眼术,想从半狮人群中寻找到声音的来源,但我失望了,因为那声音就象从幽灵身上发出一般,飘忽不定,我观察了大半天也发现不出所以然来。

  “要见我一面又有何难的?只怕这将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我了!”声音嘎嘎嘎地大笑起来,就仿佛两片尖尖的铁片在相互磨擦一般难听,“退下吧,孩儿们,将这些黑狗盯紧点,不要放走一个,私闯入达夫塔的黑精灵可没一个好活的!”

  领头的一个半狮人军官吹了一声口哨,挥了一下手便带着部下向两边退去,现出中间一个坐在悬浮瓷碟上的矮小枯瘪的秃顶老人,他的下巴尖尖的,脸皮松弛得厉害,像个蒸去水分的干萝卜,我看不出他的多大岁数,但那双深藏在脸上皱褶里的眼睛却透射着锐利而凶狠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据我所知,丹姆至少有280岁,你要小心,他的力量可是和他的岁数成正比,并不在诺克琪美华之下!”苏格历小心翼翼地凑到我的身边,低声道,“他是个火系魔法的大师,你最好别用火球术与他对攻,会吃大亏的!”

  我心中已有了主意,也喝退了周围的黑精灵,两个魔法师之间的战斗,旁人搅和进来并不会让胜算更多一点,有时反倒会因为有了牵制而被对方所趁,我不想有人如此毫无价值地死在我们之间的魔法大战之中。

  “如果我胜了,我不要你死,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足够了!”我慢慢地上前了几步,感觉对方已在魔法释放的有效范围内便停了下来,然后将背上的传国权杖解了下来,插在面前的土地上。

  此时,我心中依然没有底,这大概还是我生平第一次如此正规地与别人进行魔法斗技,,而且对方的魔法修为不知比我深厚了多少倍。

  “好,我答应!”丹姆坐在飞行瓷碟上一动不动,但那神奇的瓷碟却能载着他慢慢地S形路线向我飞来,他笑起来的时候,会习惯性地露出半狮人特有的獠牙,给人感觉既凶狠又狰恶,不知怎么的,看到他这副模样,我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掏空了一般,什么劲也使不出来,心中不觉闪过一道慌乱的情绪。

  “你还没有问我那究竟是什么事情,你就满口答应啦?我怀疑你承诺的有效性!”我微微喘了口气,魔法斗技其实并不是我擅长的,也许关键时刻还得依靠剑术来击败这个老家伙吧,只希望我能成功地接近到他的身边,一举将其击倒,时间拖得越长,胜利的天秤就越不向我这边倾斜。

  “你不会胜过我的,我满口答应只是想让你尽快和我一对一地魔法斗技,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量,年纪轻轻居然就能把火球术的威力使得如此之大!”丹姆巫师嘎嘎嘎地怪笑起来,他伸出枯槁般的鬼手远远地指了一下我,道,“小朋友,让你先出手,使出你的看家本领吧,我想看看你能否变出什么新花样来!”

  “那好吧,先来个热身运动,御水银龙!”我猛地一掌拍到了地面,地面立刻震了一下,淤积的雨水纷纷从地上溅了起来,但它们并没有落下来,而是凝聚成一股。

  随着水元素越聚越多,几秒钟就形成了一只长达二十米左右的巨大而凶猛的水龙,它虽然没有水元素王阿迪瓦制造的那股水龙威武庞大,但我相信它的力量丝毫不比阿迪瓦的差。

  “有意思,可惜这还不能称为水龙,顶多只是条泥龙!”丹姆轻蔑地撇了一眼那只巨大但却混浊的水龙,嘲笑道,“就只有这么一条是不够接近我的,如果还有力气的话,建议你多弄几条出来!”

  “杀!”我大吼一声,驱使那只巨大的水龙向丹姆扑去,随着水龙一声低沉的轰鸣,一甩水鳞鳞的身体就向丹姆撞去,它飞起来的时候,整个空气都被吹得吱吱地尖叫,就好象无数的恶鬼在嚎叫。

  轰地一声,那只巨大的水龙一头撞在丹姆身前树立起的一道透明的结界墙上,头部立刻炸开,化成一道四射的瀑雨向周围飞溅,就在我想召回水龙再次攻击之际,那道透明的墙突然迸发出红色的光芒,仅仅眨眼间的工夫就呼呼地燃烧起来。

  炙烈窒人的火焰甚至远在几十米外的我都能感到热力逼人,而我的那条水龙仅仅挣扎了两下,便气化成白色的烟雾,在空气中散发了。

  我不禁吃了一惊,能把防御性的结界墙瞬间转化成攻击性极强的魔法火焰,这需要多大的能量和技巧啊?

  更让我吃惊的是,那个火焰结界墙在吞噬了我的水龙之后,突然喷射出一道巨大而狰恶的火焰巨嘴,张口就向这边扑来,我没想到几十米的距离,这火焰巨嘴眨眼间就飞到了近前,幸亏那传国权杖事先插在地上,我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它,我连忙催动最大的魔力制造出一层厚厚的水幕结界,好不容易才挡住这张火焰巨嘴的疯狂扑击。

  “我不相信你能在这水幕结界里躲多久!”丹姆嘴角边微微泛出一道冰冷的笑容,他手指一弹,一颗火焰弹便夺射而出,击在了波光荡漾的水幕结界上,但却仅仅只是溅开几粒水珠,根本没有多大的破坏力。

  就在我略感松一口气之际,他的第二道、第三道火焰弹便射到了,居然准确地击在第一枚火焰弹的着落点处,这一次,虽然没能穿透我的水幕结界,但是却将平整光滑的水幕结界烧熔出一个大麻坑。

  我心中感到隐隐有些不安,急忙又加了一层水幕结界,我希望能将他的注意力吸引到这里来,好为我的隐藏术制造时间和机会,从而能潜到他的身边,给他一个沉重的打击。

  “小朋友,接招吧!”丹姆咧着白森森牙齿大笑起来,这一回他不再是伸出手指,而是并拢五指将双手抱成拳头,向我挥了过来。

  只听一声惊心动魄的呼啸从空中掠过,一道迸射着电光的火焰柱笔直地向我这边击来,那惊人的声势就连一向无所畏惧的我都感到害怕,我只能狼狈地向旁边躲去。

  轰地一声,两层水幕结界一瞬间就被穿透,在那电光闪烁的火焰柱的吞噬下,很快便被蒸发成白色烟雾,让我惊讶的是,这道炙烈无比的火焰柱居然会扭曲着躯体向我追来,幸好我及时地翻滚出去,才没有被它吞噬,但这却不等于躲过了它的下一次攻击,我刚从地上爬起来,那个仿佛有灵性的火焰柱就已飞到了我的面前。

  就在这电火石光的一刻,脑中一直保持安静的弗罗多再也按捺不住,对我大声喊道:“笨蛋,快用御土术,用拳头敲击地面制造坚硬的土盾啊!”

  还未等他说完话,那火焰柱就已恶狠狠地向我当头扑来,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灼烤我头皮的灼痛感,事实上我的头发都因高温而燃起了火苗,不过我也及时地一拳击在了地面,一道厚厚的土墙立刻耸立而起,贴着我的身体险险地挡住了火焰柱的攻击,我甚至能感觉到土墙震颤了一下,我的心一下子紧张地都提到了嗓眼,真担心它会承受不住这火焰流的狂热撞击而土崩瓦解。

  “快,用土盾术直接攻击他本人!”弗罗多大声对我喊叫,他的嗓子大得都快把我的脑门给震飞了,不过他的建议确实很有创意,我想也没想便匆匆一拳击在地面,尽情地把我的土元素魔法释放了出去。

  只听轰地一声,一道坚硬的土柱拔地而起,正好将悬浮在半空中的丹姆座椅——飞行瓷碟给击个粉碎,而他,也在一阵尖厉的惊叫声中,整个人都翻着筋斗抛到了半空中,这一下可将他的威风和气势打得一干二净,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张狂。

  不过也幸亏他的身子小、体重轻,才没有摔在地上弄个大土脸,他用土翼术稳住了身形,总算挽回了一点点的面子。

  “哈!”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防守反击的机会,便左右开弓,用双拳啪啪啪反复地击打着地面,将自己的土盾术在最短时间内释放出去。

  效果相当显著,他才刚稳住身体,一道土柱冲天而起,几乎又要将他击得飞起来,不过接下来,他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频频而起的土柱直冲他撞来,在几次狼狈的躲避之中,他还是被一根坚硬的土柱给击中肩膀,失去了平衡,差点就要从半空中摔下来,要不是他及时地释放出一个威力巨大的火焰弹,一举将这令人烦恶的土柱炸成粉碎,恐怕他早就被我打趴在地上了。

  我见形势不妙,抄起传国权杖就向他扑去,我念动了加速魔法,让自己的攻击速度连番加倍,趁他来不及反应之际,狠狠地一拳直击他的他面门。

  如果这一拳击中的话,我保证他要在床上躺上三个月,但没想到他不退反进,突然张嘴喷出一道炙烈的火焰,要不是我反应快,及时地收住势头向旁侧躲去,一张脸可能已经被他的喷嘴火焰给烧熟了。

  真是可恶,这家伙似乎全身每一处都能释放火焰,而且能量大得惊人,我本已借势绕到他的身后,可没想到他口中喷出的火焰居然还能转180°的大弯来追击我,以致于我不得不放弃从背后向他偷袭的想法,而去保护差点就要被烤糊的脑袋。

  在危急之中,我突然大吼一声:“水元素王阿迪瓦,快来帮我解围!”

  呼地一声,一个透明的液体巨人从空气之中跳了出来,一张口便是一道冰冷的水柱,一下子就将那赤练蛇一般凶恶的火焰浇灭,我还怕火焰追来,干脆整个人都扑到他那冰凉透骨的体内,说老实话,他的身体可是最好的保护结界,躲在他怀里,我可以不用害怕丹姆的任何火焰攻击。

  丹姆铁青着脸,双手用力一抖,两道十来米长的巨大火龙立刻咆哮着从两臂间奔驰而出,恶狠狠地向水元素王阿迪瓦扑来,但它们很快便被阿迪瓦双臂延长的巨大水龙给挡开。

  因为这儿刚刚下过雨,空气之中还弥漫着很重的潮湿水汽,因此阿迪瓦也容易召唤出大量的水元素,那两道延长的水臂,轻而易举地将火龙给击得四处逃窜,不敢再正面迎战。

  不过丹姆的能量可不止这些,他不停地在空气中划着带火的圆圈,仅仅眨眼间的工夫就画了十来个,然后用力一吹,所有的火圈立刻变成了翻滚沸腾的火球,并很快涨成一米多宽的大火球,发飙似的向阿迪瓦射去。

  起先,阿迪瓦还能挡开两、三个大火球,可是当十几、二十个火球源源不断地射来时,连他也招架不住了,液态躯体一下子就被蒸去了三分之一,我躲在他的怀中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他在严重地缩水。

  “卡西欧斯,你这超级大笨蛋,还有三个元素王为什么不召唤出来?难道要等他把你烤成大卤猪才会想到这么做吗?”弗罗多眼见局势开始有些不妙,便气急败坏地吼叫起来,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一拳在我脑门上打出一个聪明的大包来。

  “闭嘴,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我很是痛恨他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厉声反驳道,“你怎么知道我会不召唤他们?”

  说着,我心中已经和风元素王阿巴斯、土元素王阿卡宾以及火元素王阿杜奇取得了联系,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请他们三个从不同方向同时朝丹姆释放最大能量的魔法。

  成败在此一举,如果我们遏制不住这个疯狂而强大的半狮人老头,那他的反击可能让我没有机会再扭转目前颓败的局面。

  “反击开始,光明拳!”我心中念祷着光明神奥里西的名字,口中呼喊道,“敬爱而崇高的光明神奥里西啊,将你的力量和光芒赏赐给你忠诚的信徒,我需要用它来扫除一切黑暗和邪恶,永恒之光明术!”

  但令我惊讶的是,手上只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光明神奥里西的力量却没有传递到我的身上,这一拳我竟毫无威力,根本无法击打出去,我的脸一下子变白了。

  然而就在此时,轰地一声,一道巨大的喷着雷霆的火龙猛然间从空中砸落下来,狠狠地撞击在丹姆的防护结界上,无数炙烈的火花瀑雨般四处喷射,仅仅眨眼间,那防护结界抖动了一下便荡然无存。

  与此同时,地上猛猛地隆起一个巨大无比的拳状土包,啪地一声就将丹姆整个人都击得在空中飞舞起来,令人惊奇的是,他即使是在承受这两次重击之后,依然有余力用风翼术稳住身形。

  可就在他想凝神释放出最强威力的雷霆火焰时,风元素王阿巴斯出现了,他用力一把抓住丹姆的脚腕,只一下就将这个顽强的半狮人魔法师摔到了地面,这一下他可是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两条腿骨当场粉碎性折断,他痛得在地上翻滚起来,根本没办法再集中思想去释放他的雷霆火焰。

  土元素王阿卡宾和火元素王阿杜奇还想用强力魔法轰击他,但却被我给及时地喝止住了,如果再打下去,估计丹姆连个普通的魔法也施展不出来,更别说是制造象空间魔法阵这样大型的魔法,好送我上神殿山了。

  “嘎嘎嘎,你快杀了我吧,死在肮脏卑鄙的精灵怪手里,可真是耻辱啊!”丹姆一边呕着血,一边狰狞地狂笑道,“其实你并没有真的打败我,是你的四个召唤元素王打败了我!”

  “哈哈,你的魔法在最关键的时候失去了力量,你最信仰最崇拜的神已经抛弃了你,你是个可怜虫、胆小鬼、懦夫!唯一能证明你是强者的地方,就是赶快一剑杀了我,让我的鲜血喷到你的脸上,射进你的灵魂中,我即使是死,也要诅咒你这个可怜的怪物……”

  我抽出十字剑,凶狠地抵到了他的眼皮上,只要我一发力,别说挑了这只眼睛,就是贯穿脑颅也是轻而易举,我抬头看着不远处嗷嗷狂叫、像发了疯一般要冲上来救他们领袖的半狮人骑兵,粗着嗓子大吼道:“谁敢再上前一步,我就刺死他,不要考验我的耐心和决心,即使是死,我也要让你们的头领在痛苦之中先死!”

  本来已冲近的半狮人不禁齐刷刷地刹住了座下的巨狼,每个人都瞪着红彤彤血腥可怕的眼睛看我,沉重压抑的喘息声让气氛紧张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但他们却没有一个敢再踏上前一步。

  他们既惊恐又愤怒地围着我发出低低的咆哮声,要不是赶来的黑精灵骑士围在四周保护,替我分担去这股巨大的压力,我可能都无法承受这些无比愤怒的半狮人咄咄逼人的狂暴杀气。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