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8968 2003.04.28 12:52

    淅沥的雨落在大地上,卷起一阵阵轻烟,旷野上好象绽出一个个笑的酒涡。

  当我乘着赤甲翼龙来到坎斯特墓场上空时,却不禁被眼前奇特而壮观的场景震呆了。

  一个长达五十余米的黑色大烟囱从墓场上拔地而起,下面隐约可见更为庞大恢宏的地下建筑轮廓,四周围有成千上万只膘肥腰圆、矫健壮实的牛状怪物,在踩着滚雷一般硕重步子气喘吁吁地拉扯着,而昏暗的天空中也飞满了牵扯住无数道铁索欧呀怪叫的红色大鸟,整个场面就仿佛一副热火朝天、繁忙沸腾的热闹工地景象。

  而更为诡异的是,墓场周围的旷野山冈上尽是白花花井然有序的骷髅士兵,那一望无尽的气势仿佛就是一片飘满死亡气息的白色汪洋,他们在各级骷髅兵长的指挥下一队队向周围的旷野散开,以腾出空间让更多的地下亡灵出来,放眼看去,数目少说也有五、六十万,而且还在不停地增加之中。

  而围绕着烟囱建筑四周不停飞舞的不只是那些做苦工的暗红色怪鸟,还有几十万只怪模怪样五颜六色的可怕亡灵飞禽在盘旋警戒,种类之复杂,数量之众多让人毛骨悚然,仿佛半个天空全在他们遨游弛骋的范围内,我有一种突入亡灵世界的渺小感觉。

  发现一股外来力量正闯进警戒区,于是上千只狰狞可怖的尸骨龙、吸血鬼、幽灵和暗黑精灵一下子便围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当先一个长得象蝙蝠怪的吸血鬼露着白森森的牙齿飞到我面前尖叫起来,他的样子奇丑无比,不过据说化身为人形之后会让人感觉舒服一些。

  其他的亡灵生物并没有马上冲过来,显然他们也被我所率领的近百只赤甲翼龙群身上散发出来的浑雄深沉气魄震憾住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感觉手脚冰凉,我仿佛没有听见对方的问话,呆呆地看着地面上那热气腾腾却充满死亡邪恶气息的恐怖景象,问道。

  如果云集在此的这些亡灵生物真的向人类世界发起攻击的话,那何止一个德普斯会被夷成平地,恐怕整个赤大陆都会沦陷于被黑暗恐怖紧紧笼罩的死亡地狱之中。

  你别管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已经闯进了警戒区,赶快离开这儿,否则我们将对你不客气了!那个眼睛红红、牙齿尖尖的吸血鬼吐了吐细细长长的红色舌头,有些畏惧地看了一下我背后的飞龙群,心不在焉地回答,态度虽说很不怎么样,但口气却明显客气多了。

  亡灵和龙族自古是冤家对头,双方的战争也不知打了几百上千年了,而亡灵每每都是输家,因此在内心之中对龙兽们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一般来说,他们如果没有特别的缘故,是绝不轻易招惹发狂暴走的龙,因为那会遭到无比惨烈的报复,在巨大的龙啸号召之下,整个大陆的龙兽都会在一天之内云集而来,那股惊人的气势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

  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睛里仿佛炸出了一道雷霆闪电,我瞪红了眼睛大声吼道。

  被摄人魂魄的恐怖眼睛吓白了脸,吸血鬼脸上一点点露出了惊骇绝伦的神色,他粗粗地喘着气,结结巴巴道,我们……要把伐里克……斯地下城升到……地面来!在强大的精神压迫之下,他终于耗不住压力说出了实情。

  然后呢?眼圈在发红,仿佛着了火一般,我的瞳孔里面倏然间闪过一道令人战栗的闪电光芒,直刺对方越来越脆弱的身体。

  然……然后放出黑暗……天幕,种下……黑暗树种……让……让整个大陆永远笼罩在黑暗之中……额头冰凉,大汗淋漓,吸血鬼完全被我摄人的气势夺去了魂魄,牙齿不停地打颤儿,失神地回答。

  噗,一记冰冷锐利的电光从空中划过,那名吸血鬼惨叫一声,脸色扭曲着看着胸前被穿透的一柄血色剑尖,身子一颤便很快从空中坠落了下去。

  没种的家伙,让你去问话倒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这边的情况了!一个长着四只翅膀的暗黑精灵无声无息地飞掠而来,舞了一下手中乌黑发亮的长剑,恶狠狠地瞪着我,道,这是最后警告,让你的飞龙全都赶快离开此地,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他说的真的是实情吗?目光凝重而严肃,我没有理睬对方,而是怔怔地看着脚下一队队忙碌沸腾的亡灵生物们。

  什……什么?你敢用……这种口气与我说话?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那个傲慢无比的四翼暗黑精灵气得浑身发颤,眼里不停闪烁着恼怒的火光,抄住手中的长剑挥了过来,大吼道,你去死吧!

  没有看到他的动作,仅仅只是在空中一闪,那个暗黑精灵便已隐入黑暗之中,但我却感到杀气越来越浓。

  你的杀气实在太重了!目光一冷,我果断地伸手往旁侧一抄,便紧紧扣住对方的咽喉,而暗黑精灵也不得不显出身影,他手中的长剑离我鼻尖竟只有两指间的距离,情形惊险到了极点了。

  你……你怎么看穿我的动作?脸孔开始扭曲起来,那个四翼暗黑精灵恐惧地瞪着我,一双手用力地掰我的手指,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我的控制。

  我刚才已说过了,不想再说第二遍!额上青筋一鼓一胀,我虎虎地瞪着他道,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他刚才说的可是实情吗?

  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那个四翼暗黑精灵既惊骇又倔强地大声回答,他不停扭转挣扎着身子,满脸都是狰狞的笑意,杀……杀了我吧,乔达摩斯大人是不会让你好活的!

  我也很想会会你口中的某某大人,只要他有时间,尽管放马过来,我现在的空闲时间还有的是!我冷笑道,我不会杀你的,希望做为信使,你的腿脚不会让我失望!话音刚落,我便将手松开,将那个几乎脱力昏倒的四翼暗黑精灵从空中抛到了地面上,一下子便没入仿若洪涛一般忙碌沸腾的亡灵潮之中,闪了几天便不见踪影了。

  杀了他们!目光中雷涛如潮,电光交织,我扯着高亢的嗓子,指着围在四周的上千只亡灵飞禽对着赤甲翼龙们大声吼道。

  嗥!所有的赤甲翼龙都伸长脖子兴奋而高亢地凄厉咆哮起来,仿佛巨雷翻滚一般轰隆隆炸响,他们一下子便化成一道道风雷闪电,狂猛地向心惊胆跳的亡灵飞禽扑击而去。

  无数声凄厉痛绝的惨叫声立刻在天空响彻沸腾,无可匹敌的力量激流正以洪荒巨澜之势狂扫着这片阴郁的天空。

  我坐在赤甲翼龙背上在空中盘旋了一圈,正准备降落到那个大烟囱上面看看,这时,远处地面猛地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隆雷响,一道巨大的白色光弧从白花花的亡灵潮之中腾空跃起,一下子便照亮了整个坎斯特墓场,释放出来的高热能量仿佛巨大的浪涛撞击地面,硬生生地将地表四周轰出一个一百米宽的圆环状深坑,范围内的上千名亡灵士兵一瞬间化为乌有。

  两眼一阵炙痛,连忙避开那炙人的光芒,我侧过身去眯着眼睛偷看着那个光潮沸腾翻滚的地方,怎么,好象有熟悉的气息……

  心中一动,我驾着飞龙直接向那余波未尽的气浪爆点飞去。

  才刚接近爆点上空,迎面扑来一大片仓惶失色、落荒而逃的亡灵飞禽,仿佛生怕卷入那个爆炸漩涡之中无法自拔,全都拼命地往远处高空逃避,一时之间周围的天空就像浑浊不堪的泥泞潮水四下散开,到处充溢着尖啸刮嘈的嚎叫声。

  拍了拍飞龙脖颈示意下去看看,我很快便降落到那个爆点附近的地面,只见周围半径五十米内,洒落着各式各样零碎破乱的亡灵尸体,有白的,有黑的,有红的,还有绿色的,烟硝回荡,余波未尽,沸滚咆哮的风之浪潮还不断地拍打着失去灵力的亡灵残骸,但这恐怖的死亡场面还不是引起我惊讶的地方。

  噢,侬力祭师!脸色大变,我失声大叫了起来,翻下飞龙一个箭身便扑到了爆点中心一个浑身冒着白烟的残骸旁,他的皮肤已80%以上被烧毁了,全身一片乌黑狼藉,气息已经微弱到要用感觉去测量。

  紧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慌慌张张地将早已面目全非的侬力祭师半扶了起来,轻轻靠在臂窝处,一手按住他的后心源源不断地给他输送元气。

  这种输送元气的能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一般修为至少要有黑袍魔法师或是中级剑师的人才有这个能力,而要做到意随心动直接输送元气的能力,没有一级魔法师或是高级剑师是很难想象的,显然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超越了这个级别。

  很快,侬力祭师张开了烧成浆糊的乌黑眼皮,浑浊的眼睛注视到我身上,便一下子亮了起来,但很快又颓废地摇摇头,轻声念道,何苦呢?为我这……残败之身枉费力气,真是一个傻小子!

  侬力祭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的冲击波……心有余悸地看着整个狼藉零乱的场地,我有些好奇地问。

  雷神风暴……那是雷神风暴!侬力祭师仰着头,痴痴地看着头顶上巨雷滚滚的天幕,一下子便忘情地喃喃自语,任凭着豆大淅沥的雨点打在焦黑的脸庞上而丝毫没有任何知觉。

  什么?雷神风暴?是魔法攻击吗?目光投落在老人的脸上,我低声问。

  算是吧!严格说起来应该是禁咒攻击,咳……最终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惩罚啊……我所能做到的也仅是这么多,苏……这已是一片没有希望的土地……你走吧,远远地走吧,到别的大陆去避难,因为用不了多久,赤大陆便会成为第二个暗大陆,永远……

  永远被可怕的亡灵们统治……目光轻抖,侬力祭师艰难而痛苦地道,他失魂落魄地看着眼前这一片晕沉的天地,眼角悄然挤出一滴豆大的泪水,大概他也为这不幸土地的未来感到悲哀绝望吧。

  为什么会这么样?亡灵力量真的……那么强吗?强到了足可以毁灭整个赤大陆所有种族的地步吗?仿佛巨雷在额头爆炸一般,我惊得目瞪口呆,拼命摇着头大声道,我不信!不信!

  当黑暗天幕笼罩大地时,所有……的种族都将生活在黑暗的阴影之下……无法生存……无法反抗,除非……咳咳……脸上露出了无比痛苦之色,侬力祭师拼命地咳起嗽来,一时之间竟说不下去了。

  除非什么?仿佛看到了希望和光明,我焦急地大声问。

  除非赤大陆所有的……种族都能联合起来,集合在……在一个王者的旗帜之下,云集所有可以利用的力量,或许能对抗得了这……来势汹汹、波澜壮阔的亡灵力量吧!眼里的光芒渐渐黯淡,侬力祭师痛苦地摇摇头道,可是……这个王者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大地世界的各个种族是……绝不肯屈服在某一个人之下……人类王国之间的战争,人类与兽人的战争,兽人与……高等精灵的战争,从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没有一个人能有博大的胸怀和超凡的力量能将他们……彼此世代相传的隔壑和仇恨一一化解开来,没有人……

  仿佛苍老了许多,侬力祭师喘着腥味十足的浑浊气息,绝望道,现在……混乱动荡的亡灵世界已经融合成一股力量……向大地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德普斯……将是第一站……很快亡灵战争将波涌到赤大陆的每一个角落,这些不死生物一旦……失去了束缚他们的力量,必将在大地上横行无阻……肆意妄为……没有哪个种族能……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这里将成为一个充满绝望的沉沧之地,一个被死神亲垂眷顾的邪恶土地。

  不……不会这样的!大祭师,你不是说,我……我能扭转乾坤,我能拯救这个世界的吗?被他那番毛骨悚然的话语吓得痉挛起来,我瞪红了眼睛激动地吼叫,几乎无法抑制自己激烈的情绪,颤声道,你说过的,你说我有这个机会,也有这个能力,而且……而且我也做到了,你看,我比以前更加强大,强大了许多倍!

  是啊……苏,你现在是比以前强大了许多……许多……眼眸在收缩,脸孔在扭曲,侬力祭师失神地看着天空,喃喃道,而我也看到了未来,那是一片充满阴郁惨淡……绝望恐怖的世界,没有人能活下来……德普斯将成为亡灵战车征途上的第一个牺牲品……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将首先被屠杀驱逐……

  不,绝不是这样的,大祭师,你一定说错了,或者……或者记错了,德普斯是不会灭亡的,有我苏伦,雷刀武士苏伦在,就绝不让他们阴谋得逞!目光仿佛燃烧起来,我不停颤抖地握住侬力祭师的手,努力含着几乎失控的眼泪,悲愤道,你说过的……你说我能拯救大家的,可以的,我一直都是这么记的,牢牢记在心里面的,你看,我已经赶跑了兽人联军,我同样……同样可以赶走这群死亡生物!

  苏,你知道吗?我……我一直都在骗你……和陛下,以及所有的人,这个……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救世主,就算有,他……也还未诞生出来,我已千百次地祈问过命运女神克里汀,她告诉我……灾难降临的时候,英雄还未诞生,没有人能拯救得了大家,德普斯注定要灭亡……而我从魔幻水晶球上也已经看到了这……这一切……但是……我……不能说出来,绝不能……我要让所有的人相信,这是一个……一个英雄辈出的世界,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世界……侬力祭师颤抖着反握住我的手,抬起头悲呛着看着我道。

  怎么……怎么会这样?不,大祭师,你一定是在骗我,不可能的,我绝不接受这个预言,绝不!如五雷轰顶一般,我完全被震惊了,灵魂和肉体仿佛游离分开,僵硬冰冷地呆立在当场微微颤抖。

  苏,也不希望这个预言是真的,但我……我更不希望此时此刻,在这场没有胜算的战争中失去生命,现在……地下城所有的军队大概都要汇集到此,那数目又何止百万……千万能够形容的……他们将高举起战神特洛斯的长矛,从这儿向四周燃起战火,刚刚经历过浩劫的德普斯……已经不堪重负,不可能再承受住这第二次……苏,你不懂……不懂亡灵世界里黑暗力量的恐怖……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侬力祭师悲哀到了几乎无法喘息的地步。

  难道……难道连圣龙战士也无法打败他们吗?热血在胸骨中呜呜沸腾鸣叫,满脸万丈怒火,我憋足了劲,终于忍不住大声吼了起来,激烈澎湃的情绪顿时像火山爆发一般猛烈地渲泻出来。

  圣……圣龙战士……传说中人类最强的战士……也许……也许会有希望吧……侬力祭师眼中光芒一亮,但随即黯淡了下去,绝望道,但是……那仅是希望……

  大祭师,我有圣龙力量,我有的!听到侬力祭师这番话,我忘情地大喊起来,血液仿佛在身上熊熊燃烧起来一般。

  侬力祭师眼中精光一亮,仿佛濒临灭绝境的溺水者捞到一根稻草般激动起来,情绪兴奋地盯在我脸上,一只枯槁瘦弱的手牢牢地握着我的手腕,但很快,他松开了,眼中的光芒再次黯淡下去,颤声道,你……你不可能成为圣龙战士的,就算能得到全部的圣龙力量也不行……不行,你身上没有龙族之血,圣龙力量会在瞬息间反过来将你的肉体和灵魂吞蚀得干干净净。

  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心顿时冷了半截,他所说的竟和那个与我订下十年生命契约的古怪家伙一模一样,难道……我真的不可能使用完整的圣龙力量吗?失魂落魄,我呆呆地问。

  对,绝不可能!只有龙族血统的人才行!侬力祭师异常肯定地回答,因为没有龙族腾女神祝福的人,圣龙力量会产生强大的排斥力量。

  那……什么样的人才能被测定为拥有龙族血统的人呢?咬咬牙,我忍不住问道。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龙族血统的人向慈悲的大地母神起誓,他流出的血……会立刻变成珍珠玛瑙的颜色,那就是能被圣龙力量托付的人!轻叹了一口气,侬力祭师呆呆地注视着远方,可惜,自从失去家园之后,龙族子弟早已凋零败落,失散各地,许多人甚至淹没在山地蛮族部落之中……

  我一怔,仿佛看到一丝希望般全身震了震,马上取出刀片来在手臂上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对着苍莽无尽的天空庄严道,我,苏伦,谨以慈悲的大地母神阿兹亚名义,祈求检测我的血液吧!

  血,一滴滴没入冰冷荒凉的土壤之中,积成一团,然面颜色却并未发生任何变化,仍是那样凄美殷红,我的脸色开始变得十分难看了。

  眼瞳摇摇晃晃,侬力祭师苦笑道,也许……这个世上早已不存在龙族血统的人,就算有他们大概也忘记了自己的来历,咳,我已……很久都没有听说过有人在对大地母神庄严起誓的时候,身上……流下的血会变成珍珠玛瑙颜色……这大概是宿命,诸神惩罚赤大陆万物子民的宿命!

  不!绝不会是宿命!热血在胸中燃烧,波涛般沸滚的情绪激昂亢烈,我张开双臂对着阴沉惨淡的天空凄厉咆哮,一记青白色的闪电正好从天穹划落,利剑一般直刺入大地,将我的血怖的眼眸映成了黑暗和光明彼此交织重叠的颜色,也将我愤怒不堪的身影映在一轮青白色光弧之中,久久不退,我呆呆看着这道闪电陨落,终于,终于再也抑制不住悲伤的情绪,任凭滚烫的眼花打湿我的脸庞。

  我谨以向慈悲的阿兹亚大地母神发起血誓,无论苏伦大哥什么心愿,我,奥赛罗一定会做到,哪怕因此付出我的生命和魂魄!奥赛罗当时发出的血誓在我脑海中象放影片一般一幕幕回现,目瞪口呆,我清楚地记起当时他手臂上流下的血,不正是……不正是珍珠之色吗?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激动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我兴奋地大声吼叫起来,抓着侬力祭师的手颤抖道,大祭师,我知道有……有一人是有龙族血统的,他是奥赛罗,奥赛罗啊!血一下子冲到了眼睛中,我几乎无法抑制自己热烈澎湃的情绪,全身颤抖起来。

  是……是真的吗?眼睛湿润起来,侬力祭师既惊又喜地握紧我的手颤抖不停。

  是的是的,我亲眼看过他发起血誓时,流出的血的颜色,那是珍珠玛瑙之色,绝对没有错,嗬,这小子,居然隐瞒了那么久,都不告诉我他原来是有着龙族血统的!眼睛兴奋得泛着泪光,我又高兴又气恼地对着远方挥舞着拳头,大声喊道,下次碰见他可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可惜,就算圣龙战士来了,也只有给我提鞋的份!不知何时,一个冰到骨头中、冷到灵魂里的声音突然从我背后响起,一个浑身散发着死亡邪恶气息的幽灵般影子骑士,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身后,而我竟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出来,一下子冷汗涔涔,打湿了我的整个背裳。

  你……你是谁?回过头去看那个阴谲诡异的影子骑士,我忍不住惊呼起来。

  喔,不认识我了吗?你不是托人口信,要我只要有时间,尽管放马过来,我这不是随你所愿过来了吗,怎么,害怕啦?坐在全身被厚厚暗黑铁甲包裹住的异形怪兽背上,影子骑士歪着嘴巴邪邪道。

  乔……乔达摩斯?你就是暗黑王乔达摩斯?目光微微一颤,侬力祭师眼里完全是扭曲到极点的恐惧,他仿佛看到死神座前的首席恶魔使者一般,惊恐万状地瞪着眼前这个幽灵一般神秘诡异的亡灵骑士。

  对,我就是暗黑王乔达摩斯!不过地下城里能称得上暗黑王的可不止我一个,嗬,我的实力也就是中游稍稍偏上一点,还有一些老家伙手脚懒得慌不肯爬出坟墓上来透透气,所以你们应该感到很遗憾自己没有眼福见到他们的恐怖手段!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微笑,乔达摩斯很轻佻散漫地回答,但语气中透露出的森森寒意却让人毛骨悚然。

  啊,原来这样,我一直都以为你是所有暗黑王之中最强……最可怕的一个,看来我还得……重新评估一下地下世界的力量……脸色一下子变了,侬力祭师颤抖地上下打着牙齿,从片言只语中他已深深被强大到了要用恐怖一词来形容的地下世界力量所震憾。

  刚才的那个雷神风暴是你放的吗?目光一扫四周狼藉场地,乔达摩斯坐在高大的铁甲怪兽背骑上,嘿嘿冷笑,真是大手笔啊,一下子便消灭了上千名最精锐的亡灵士兵,其中包括六翼暗黑精灵索宾斯带来的近一个大队人马,人类之中有你这样级别的人物,可真要好好庆贺一翻了,你应该感到无比荣耀才是!

  这时,远处灰蒙蒙的旷野上,一队队的骷髅、幽灵和腐灵背着一个大口袋井然有序地走了过来,边走边洒着一些奇怪的种子,很快便接近了这儿,他们抬头看到乔达摩斯的身影之后,立刻惶恐紧张地弯下腰表示致敬,不敢再多逗留,连忙从两侧绕开过去,继续播洒着带着浓浓腐腥气息的种子。

  目光一晃,我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他们洒的是什么?不会是黑暗种子吧?

  真聪明,这些黑暗树种一旦播下,很快便能成长为参天大树,不仅能给我们提供丰富的黑暗能源,还能保护我们不再受阳光的毒害,现在他们播洒下这些种子,一个星期后你就会发现,这儿将完全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黑暗树林,它们自动衍生的黑暗结界会将里面所有有生命气息的生物慢慢腐烂至死,当黑暗树种洒满整个大陆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完全属于我们亡灵纵横弛骋的世界!眼里散射着阴阴凉凉的光芒,乔达摩斯显得很平静,微笑而轻松地说着这令所有人都不寒而栗的话。

  可恶,你真以为你们的阴谋能得逞吗?气得浑身颤抖不停,我恼怒地大吼起来。

  为什么不行?我们现在不正在做了吗?仿佛在听一件最可笑的话,乔达摩斯怪有趣地看着我,小朋友,你真的以为自己很强大吗?嗬嗬,你带来的飞龙确实很不错,但有两点你却不知道,首先你带来的飞龙实在太少太少,在我们百万亡灵飞禽面前就像沧海一粟,第二,在我眼里,你就算是圣龙战士也是不堪一击的,我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你打到地狱中去!

  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大言不惭!眼睛瞪得滚圆,愤怒的光芒利剑一般地射了出来,我狰狞地发出雷霆般吼声,双手猛地一拍地面,整片土地便像掀起的地毯,狂潮骇浪般轰鸣地向乔达摩斯卷去。

  一道青白色光弧倏然闪起,笼罩在乔达摩斯周身,顿时扑射而来的力之波潮暴雨般反复击打在光弧壁上,不停地化成绚丽花朵四溅开去,竟无法伤及他半分。

  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我呆愣住了,他甚至于连手指都没动就完全挡住了我的攻击,这个……这个可怕的男人!我心一颤,忍不住回过头去看侬力祭师,只见他的一张脸已爬满了冷汗,浑身颤抖不停,显然他也被对方那强大而恐怖的黑暗力量骇得喘不过气来。

  这时乔达摩斯阴阴沉笑着举起一根指头道,我说过了,只要一根指头就可以将你打倒地狱中去,准备好了吗?地狱的大门已经打开,死神的微笑就在你面前……

  等一等,乔达摩斯大人!一个清瘦挺拔的身影匆匆从远处飞奔过来,淡淡的夜光洒在他脸上,那是一张完美得仿佛高雅艺术品一般的脸孔,但神眸之中却又散发着让人无法接近的冷漠。

  少年低垂下头敬礼,恭声道,请将这人交给小人吧,前世之中我与他的恩怨也该做个了解了!

  脸色阴沉地可怕,乔达摩斯冷冷地看着眼前半跪着的英俊少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好吧,摩云,我也想看看你这个新人的实力,不要让我失望了!

  是,尊敬的暗黑王!感激地点点头,摩云行过礼之后,站起身来,缓缓向我走来。

  苏,你自裁吧,你死了之后我拼了命也会留下你的尸体不受别人的侵犯!严肃得像块石头,摩云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那张充满冰冷傲慢的脸在夜色下说不出的诡异诱人,他以无比坚定的语气一字一字道,以你的身手是绝对不可能打败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