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0919 2009.04.06 19:46

    霜银色的月光,漏下云间的箭,碧玉一般刺破了夜的肌肤,流溢出的忧伤和疼痛,涨满胸怀,沉甸甸的往事装满两只晶莹的眼眶和一颗多愁善感到心,让我沉默不语。

  山崖上挺立着笔直的塔松,枝繁叶茂,犹如覆盖一朵巨大的云团,我从这儿可以看到远处层峦起伏的山影,没有一星星的绿色,像一群灰黄色的骆驼,默默地在大戈壁尽头站着。

  “卡西欧斯,我……不会让你死的!”优索雅美琳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背心,仿佛要和我融为一体,虽然我刚服过她给的解毒药水,但那结痂的疙瘩却依然散发着刺鼻的恶臭,即使这样,她也完全不顾这些,仍旧痴迷地抱着我,哭道,“不要抛弃我,好吗?我……一直都很孤独,很疲惫,只有在你的身边,我才感到安全!”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将采到的一朵黑玫瑰花捏在手中端详着,它开得那么样好看,黑得透亮的花朵透着典雅、端庄、高贵、神秘的气息,花瓣边上泛着一层粉红色,覆着细细的茸毛,一滴晶莹的露珠悄然滑过,勃发出一派生机和撩人的清香,我不禁看痴了,这只产于神殿山的黑玫瑰花竟有这般夺人心魄的美,让我竟忘记了它所代表的邪恶和黑暗。

  风呜呜地吹着,拂过耳梢,我手不自觉地一抖,顿时便将这绰约动人的花瓣抖落到空中,随那滚滚奔腾的风儿卷入空邃深沉的夜色之中,很快便无影无踪,只余下手指间那光秃秃的花杆,和夜色揉成一片。

  我轻叹了一声,黯然将花杆抛入山崖之下,我同样感到了孤独,它就像是无孔不入的空气,在时间的臂弯里,慢慢地代替了我,成为我的呼吸,我的皮肤,甚至是我的灵魂,我感到自己迷茫了,从未没想到过在朝思暮想之后,突然面对这个让我喜欢但同时感到不安的堕落精灵女孩,会是这样一种尴尬的情景。

  “你不该为了我而杀你的族人!”我慢慢地将她抱住我的腰的手慢慢掰开,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她,缓缓道,“康罗迪雅不喜欢我,你不该违背她的意志!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不过却还有时间改正!”

  优索雅美琳身体变得有些发僵,她抬起头默默地看着我,眼里不时闪过痛苦不堪的神色,好半天才摇摇头道:“就算是杀了我的同胞兄弟,又能怎样?我就只在乎你一人,我不愿你死,如果……如果能让我代你去死,我也心甘情愿!”

  “可你是一个堕落精灵,你背叛了康罗迪雅,你的族人会放过你吗?黑暗大陆虽然辽阔而宽广,却没有你容身之地!”我咬了咬牙,狠心将她推出半步,冷静道,“况且,我想你失望了,因为你所追求的是一个毫无结果的事实!你始终是一个堕落精灵,而我却是人类骑士,在你我之间,最终只有仇恨和死亡!”

  “你可以背叛你的神灵,但我却不行!哪怕有一天,我真的黑精灵化了,我也绝不会抛弃对光明神奥里西的忠诚之心!我会自始至终地举起惩戒之剑,去讨伐世上任何一个邪恶残暴的妖魔!”

  优索雅美琳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我,眼前的一切全被她的泪珠罩上了一层玻璃似的薄,她笑了,笑得满脸是酸苦的泪水,她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四脚龙蛇的身边,道:“卡西欧斯,我……可以放弃所有的一切,包括灵魂和信仰来追随你,为什么你总不能放下那份骄傲和固执,将我接纳呢?难道……信仰真的比真情还重要吗?”

  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模样,我的心不知怎么的,竟感到剧烈地颤抖,就像被人捏在手心中反复揉搓着,阵阵发痛,我张了几次的嘴唇,却始终发不出声音来,我不知道如何回复她那凄苦悲伤的质问,我可以挽救她的灵魂,为何就不能挽救她的心呢?

  我一遍又一遍地质问自己,我为什么就不能像接纳兰蒂朵的爱那样,接纳这个绰约动人、优雅妩媚的堕落精灵女孩的心呢?

  我的心开始动摇,当我看到她那双饱满深情的眼睛时,再也遏制不住内心奔涌的感情,大步走上前去,握住她温暖如初的小手,喉头蠕动几下,正想说点什么,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岩石丛中跃出一个迅疾的影子,一道凛亮夺目的光芒直击优索雅美琳的背心,我一急,就将她用力推dao在地上,同时抽出十字剑,不退反进,纵身飞跳了起来,斜着四十五度迎面斩击而去。

  两道锋利的光芒犹如劈落的闪电一般交错而过,啪地一声,我重重地落在了地上,胸间断裂的肋骨似乎扎进了肉里,直痛得我呲牙咧嘴,整个人都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不过那个突袭者更惨,他落地之后,仅仅僵立了几秒钟,身体就从高大剽壮的战骑上滚了下来,同时滚下来的还有他被砍断的脑袋。

  我忍着剧痛回过头来一看,禁不住吃了一惊,原来这个倒毙的骑士是一个龙骑士,从他盔甲上飞扬飘逸的纹章上我甚至看出这是一个高级龙骑兵等级的战士,而我却将他杀死了!

  我看了看满手鲜红的血液,不禁感到一阵茫然和无助,瞧我都干了些什么呀?刚才还誓誓旦旦地说要举起惩戒之剑去讨伐世上任何一个邪恶残暴的妖魔,而现在却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死无辜生命,我究竟是怎么了?

  当时,我分明已经感觉到了冲来的那是个龙骑士,而我居然还决心出手……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但效果却相反,我感到的是难以忍受的躁热和压抑,却不知如何释放。

  我低头看着自己渐渐深沉的皮肤,每当心情烦恶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地从肤色上寻找答应,但这只会加深我的绝望和痛苦,我感到内心一阵阵的恐慌和战栗,我发现自己在肉体上变成黑精灵之后,精神上也被邪恶残暴的思想渗透,渐渐成为一个连自己都感到陌生的魔鬼!

  “卡……卡西欧斯,你怎么啦?你的脸色很古怪!”优索雅美琳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感到既担心又害怕,她拉住我不停颤抖的手,安慰道,“只不过杀了个龙骑兵,没什么大不了的!刚才我可真要感谢你救了……”

  “闭嘴!我不需要你的可怜!”我胀红了脸,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我现在才醒悟过来,是的,这个美丽而多情的堕落精灵虽然内心之中尚存着一块纯洁美好的园地,但却无法改变她轻贱生命、嗜杀残忍的本性,她毕竟是在那种邪恶黑暗的环境下成长的,她身上的野性和暴戾早已深深地渗入了血脉和灵魂之中,是绝不可能被剔除干净的。

  我一想到此,就不禁又急又气,大声吼道:“是的,我绝不会因个人的喜好和情感而背叛信仰!优索雅美琳,我救了你,杀死了另一生命,这并不值得感谢!我已经在深深地忏悔自己的罪过,如果你想补偿些什么的话,从今以后都不要再杀害生命!”

  “卡西欧斯,你……真的要抛弃我吗?”优索雅美琳只觉眼睛一片湿润,她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热腾腾的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她哭道,“我……也不想这样,但环境培养了我的脾性!我一直想改变自己,也愿意改变自己,只希望你能……接纳我!卡西欧斯,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的话,那就请杀了我吧!就算是死,我也愿意倒在你的怀中,静静地闭上眼睛!我的生命,甚至是灵魂,都……都可以毫无保留地交付于你!”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任那冷彻如水的风吹打在脸上,沉默了好半晌,我才冷静道:“优索雅美琳,我只想让知道一点,支持我活下去的动力,不是你,而是兰蒂朵!同样,我登上神殿山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兰蒂朵,无论你再怎么说,也无法动摇我的心!”

  “兰蒂朵?又是兰蒂朵!又是那个臭女人!”优索雅美琳脸色变了变,她回过头恶毒地瞪着山巅上那若隐若现的宏伟建筑群,咬牙切齿道,“早知如此,我就该不顾一切地杀……”

  啪地一声,她抚着发肿的脸惊愕地看着我,嘴唇张了张,半天也说不出话来,我收回了手掌,恶狠狠地瞪着她,道:“如果你敢碰她一根寒毛,我必将你挫骨扬灰!”

  “挫骨扬灰?挫骨扬灰!”优索雅美琳怔了怔,随即发出了凄切的狂笑,大声道,“卡西欧斯,只为了这个臭女人,你居然会如此恨我入骨,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居然连她的一根寒毛都比不上,是这样吗?”

  我铁青着脸看着她情绪激动的模样,好半天才重重地点头,一字一字道:“对!你在我心目中,是连她的一根寒毛也比不上!你永远也没有她那份高贵、纯洁、仁慈和宽容!如果将她比做是正直无邪的天使,那你就只是一个令人憎恶的魔女!”

  优索雅美琳脸色大变,浑身不停地颤抖着,仿佛难以控制体内愤怒得发狂的情绪,她鬓角的血管像蚯蚓一样在急促地蠕动,布满血丝的眼睛仿佛能喷射出一团火焰,一双拳头握得喀嚓喀嚓脆响,那模样就仿佛随时要扑上来将我重击在地一般。

  就在我以为她会这么做之际,她突然仰起头发出一阵刺耳的狂笑,就仿佛看到了世上最好笑的景象。

  她笑得浑身都抖动起来,就在我感到忐忑不安之际,她突然沉下脸,用阴森怕人的口气慢吞吞道:“卡西欧斯,你真的很想知道你心中念念不忘的小情人,现在到底是什么个模样吗?看看她还是不是你所说的那高贵、纯洁、仁慈和宽容的女人?”

  我的呼吸顿时一窒,眼睛瞪得鼓鼓,像只受伤的狮子,噌地跳了起来,一把拎住她的肩膀,大声吼道:“兰蒂朵怎么啦?你快说她怎么啦?”

  “把你的……脏手拿开!”优索雅美琳眼里闪过一道痛苦的光芒,她冷冷地看着我几乎掐进她肉里的指甲,咬牙道,“难道你忘记了一个骑士应该遵守的礼节了吗?在女士面前大呼小叫是一件多么粗鲁鄙俗的事情,你这副模样简直就像是一个没有教养的穴居人,甚至比穴居人都不如!”

  我悻悻地收回手,怒气冲冲地瞪了她一眼,大概也只有这种嘲笑才能让我一下子恢复冷静,我当然不会忘记骑士的教养和风度,我忍着气放低嗓音道:“兰蒂朵到底怎么啦?她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优索雅美琳很满意我的节制能力,她悠哉悠哉地负着手,慢慢地绕到了我背后,残酷地堆起笑容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如果想知道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最好的法子就是亲自见一见她,也免得我过多的渲染和描述会引来你更加疯狂的攻讦!”

  我心一阵阵地狂跳,一想到优索弗尼亚那个无耻的恶贼将会用何种恐怖手段折磨兰蒂朵,就不寒而栗,我担心她遭受到怎样令人难以忍受的折磨,我更害怕自己将亲身面对这可怕的现实,我开始有了揭开真相的抵触情绪,我生怕自己一直坚持的信心到最后会被无情的现实击个粉碎,我颤抖着身体,渐渐感到了畏缩和恐惧。

  优索雅美琳幸灾乐祸地看着我战战兢兢的模样,嘴角边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残忍的笑意,她决定给我脆弱的心理防线来上最后一击,阴森森道:“兰蒂朵要和弗尼亚即将结成伉俪,今晚,这对新人将在吾神康罗迪雅面前祈求幸福,做为一出本年度最精采的活动献给康罗迪雅!”

  “你胡说!”仿佛一道雷霆霹雳从头顶上击落,我全身一阵颤抖,只感到心在流血,眼在喷火,周身的血液就像大海的波涛一样在沸腾,在翻滚,我的愤怒情绪犹如火山一样爆发了,狂暴地吼叫道,“兰蒂朵绝不会和那个狗贼成婚,就是死,她也绝不会这样做!”

  “是吗?可就我所知,你心目中念念不忘的小情人可是十分欢喜地投到弗尼亚的怀抱之中,她将在吾神康罗迪雅面前尽显效忠之心,祈求吾神施展神威,将她变成堕落精灵!”优索雅美琳眯着阴森可怕的眼睛看我,她用充满讥讽的语气道,“这并不是第一例成为堕落精灵的祈求,也绝不会成为最后一例!不过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她必须杀死最爱自己的那个人,才可能得到吾神康罗迪雅的神威,否则,弗尼亚将因为蔑视康罗迪雅而受到严惩!”

  “你是说兰蒂朵只有杀了我,才能获得康罗迪雅的神威,变成堕落精灵?”听到优索雅美琳那仿若诅咒般的可怕而又恐怖的话,我感到一股仇恨的烈火直冲头顶,觉得头上好象被重重地挨了一下,眼睛忽然变得模糊不清了,眼前的一切都雾蒙蒙地旋转起来,耳朵里到处响着杂乱的嗡嗡声,胸口闷得仿佛要炸开了一般。

  终于忍不住我大声吼叫道:“你放屁!兰蒂朵绝不可能为了成为堕落精灵而杀了我,她是一个纯洁正直的女孩,她绝不可能做出这样残暴无耻的事情,你这是诬蔑,你再敢诽谤她的人格,我就宰了你!我保证会让你无比痛苦地死去!”

  我猛地抽出十字剑,唰地一声就架在她的脖子上,压得那样用力,甚至都切进了她的皮肤之中,淋漓的鲜血一下子就爬满了她的脖子,我握剑的手不停地颤抖着,要不是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头脑,大概这一剑就可能切下去,将她活活斩成两半!

  优索雅美琳既痛苦又悲愤地瞪着我,一声不吭,甚至连自己流血了都毫不在乎,她挺直了腰杆,努力做出一副毫无畏惧的模样,以反抗我狂怒的姿态,最终,她成功了,我在她的冷静和固执的目光注视之下,慢慢地退缩了。

  我收回了十字剑,并退后一步,瞪了她好半天才道:“我知道你心里有话说,我让你说!如果不是我想听的话,这一剑我就砍下你的脑袋,将它踢下山崖!你我的缘份,也就此终结!”

  “你……就是不相信我!”优索雅美琳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顿时鲜血淋漓,她感到鼻尖一阵发酸,两眼仿佛被一层迷蒙的雾笼罩住了,很快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凄楚,眼泪如同江河泛滥一般扑碌碌地滚了下来,哭道,“我不会说什么软话来讨好你,事情是怎样就怎样,你若嫌我说的不中听,就一剑杀了我吧,反正是死在你的手中,我也没有什么怨言!”

  我握剑的手紧了紧,青筋在手背上又爬又跳,只要我愿意的话,只需要半秒钟的时间就可以砍下她的人头,但我能这样做吗?我将剑重重地插在地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肩痉挛般一抖一抖,眼睛湿漉漉的,很快控制不住自己,像拉开的闸门一样流淌了下来,我沙哑着声哭道,“我要上山巅,我要进堕落神庙,我要见兰蒂朵,你带不带我去?”

  “你那么想去送死!我干嘛不带你去?”优索雅美琳笑了,笑得满眼都是悲伤凄零的泪水,她瞪着我大声道,“反正我的命早已属于你的!你若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狂风怒号,战鼓铮鸣,神殿山的混乱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当我们穿过一片阴森森的树林时,从头顶上突然掠过了一道炽烈的火焰球,轰地一声凌空炸开,飞溅的火焰象密集的箭矢一般四射而出,我看到从陡峭险峻的山路上冲出的一名蟹甲精灵步兵被火焰击中,顿时变成炙热的火球摔下深深的山谷,但令我吃惊的是,从他的身后眨眼间蜂拥而出密密麻麻一大片的重装步兵,嗷嗷嚎叫地向山坡上冲击而来的龙骑兵杀去。

  “杀——”滚动的声浪犹如浪涛一般,一波波地压制过来,大量的蟹甲精灵挥舞着血迹斑斑的的刀和斧子从我们面前冲过,要不是有优索雅美琳在旁边,估计我早已被这股愤怒的浪潮一股脑淹没了。

  冲上山的龙骑兵数目并不是很多,而且大多伤痕累累,筋疲力尽,但是眼看着蚂蚁一般涌来的蟹甲精灵步兵狂潮,这些无畏生死的勇士们依然勃发出昂扬的斗志,狂热地向数十倍于己的敌军冲去,这一刻,也让我见识到了龙骑兵令人不寒而栗的力量。

  当先的一个龙骑兵是从一块大岩石上跃起的,当他狂暴地跃入潮水一般涌来的蟹甲精灵步兵人群之中时,瞬息间就将四名重装士兵踩得脑浆迸射,血肉模糊,我以为他会停顿下来就此大肆砍杀围在周边的敌军,但却没想到这个狂热的龙骑兵举起锐利的长枪,象一道利电一般继续往前冲锋,即使是枪尖上串了一排的蟹甲精灵的尸体也不肯就此罢休,令我惊叹的是,直到他的脑袋被砍了下来,身躯依然保持着前冲的姿势,而在他的身后,仿佛红色枫叶一般密密地铺满了蟹甲精灵的尸体。

  第一个龙骑兵很快就淹没在蟹甲精灵的步兵浪潮之中,第二个、第三个同样无法避免这个惨烈的命运,但后续跟进的龙骑兵却毫不在乎这些,依然狂热勇猛地冲了上来,像发飙的飓风席卷过由血肉构筑的厚厚人墙,很快,蟹甲精灵步兵阵前便堆积了数百具血淋淋的尸骸,有些地方甚至累积了近两米高的尸体。

  单个龙骑兵的冲锋毕竟太弱,但三个一组、五个一队的龙骑兵排成V字型阵列进行冲锋,就能形成尖刀的效果,我看到凡是排成V字型阵列的龙骑兵扫荡过的地方,装备精良的蟹甲精灵步兵完全不堪一击,犹如秋收的麦杆一般纷纷倒下,有不少甚至是被活活地暴踩在地上变成一堆难以辨认的肉泥。

  咻咻咻,从高高的山头上突然射出一阵密集的箭矢,瞬息间将冲上来的龙骑兵射倒,也将围住他们的蟹甲精灵射倒,很快满地都是垂死者痛苦的呻吟。

  就在龙骑兵的锋芒为之一窒之际,大群的变魔精灵从那山头上的掩体后面嗷嗷狂叫地冲了出来,他们的块头和力量都是令人畏惧,我甚至看到一个长着畸形大手的牛状大型变魔精灵伸出锐利的爪子,一下子就将一名猝不及防的龙骑兵从座龙上撕扯了下来,用力砸向脚边的岩石,当场就将那名龙骑兵摔死,脑浆和鲜血溅得一地都是,他甚至还不罢休,将尸体向扑来的铁背狼龙扔去。

  当地龙那锐利的犬牙扎进那个牛状变魔精灵的肉中,他居然还能挥拳痛击对方的腹部,打得这只啮齿类地龙都飞了起来,变魔精灵的狂暴和力量实在令人震憾。

  优索雅美琳见此情景,不禁轻叹一声,道:“这就是优索亚戈尼的变魔军团,守卫神殿山的最后屏障!有他们在,龙族从未有过成功登顶山巅的纪录!”

  她恶狠狠地瞪着不远处的山头上,一个披着厚厚盔甲,骑着比别人都大一号的四脚龙蛇的雄伟堕落精灵骑士,自言自语道,“所有的风头和功劳又要被亚戈尼那个混蛋抢占了,真不知道阿玛乔奇这个笨猪该怎么向王母陛下谢罪!”

  登上山的龙骑兵前锋很快便折损了大半,在瀑雨般倾射的箭矢面前寸步难行,我本来以为这场战斗将告一段落,但没想到一片喊杀声中再次响起,几十个飞龙骑兵突然从蟹甲精灵步兵的头顶上掠过,闪电般直击山头上变魔精灵的阵营,一时之间,箭矢和火焰交织成一道令人窒息的死亡之网,在这张密集的网下,成群的变魔精灵纷纷倒下,这是我看到以来,这是变魔精灵损失最为惨重的一幕。

  当一团巨大的火焰将三个大型变魔精灵炸到半空中之时,炙烈的火光一下子映出了空中疾速掠过的飞龙骑士的身影,我惊讶地发现,那居然是铁血蔷薇团长肯琳姿,她手中的火焰枪不停地喷射着滚烫的熔岩,一旦被击中,变魔精灵无一例外地变成火球倒下,那凄厉的嚎叫,痛苦的哀鸣一波接一波响起,听得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十几个面目狰狞的翼形变魔精灵疯狂地挥舞着翅膀飞了起来,试图拦截住这个可怕的龙骑士,但是我发现他们的努力根本就毫无效果,相反倒将自己送进了死亡的深渊。

  肯琳姿抛掉已经没有元素的火焰枪,举起长枪在空中一划便连续挑死了四名强悍凶狠的翼形变魔精灵,我不得不惊叹她的枪法之快。

  只见枪尖一闪,我甚至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第六、第七个翼形变魔精灵已经牢牢地串在了枪杆之上,她果断地抽出龙刀干脆利落地一斩,将还在挣扎的两颗狰狞脑袋斩了下来,鲜血狂热地喷射了出来,将她整个身体都喷成了一个血人,但这更增添了她威凛强悍的气势,本来还有三个翼形变魔精灵想冲上来拦她,一见此情景,无不畏惧地退缩到一旁,眼睁睁地看着她从身边飞了过去。

  但并不是所有的飞龙骑士都是肯琳姿这般勇猛,除了一个年轻的飞龙骑士还能紧紧地跟在肯琳姿的身后,其他的都被翼形变魔精灵拦截了下来,虽然他们都杀死了几倍于己的敌军,但仍无法改变覆灭的命运。

  “巨龙,巨龙啊!”就在我为飞龙骑士们的阵亡感到痛惜之际,头顶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吼叫声,一时间狂风呼啸,林涛翻滚,地面上席卷起一阵飞沙走石,许多变魔精灵都被迷住了双眼,看不清景物,不过我的眼尖,还是看到天空中掠过的一道几十米长的巨大影子,我不禁兴奋地大叫起来,这招来了优索雅美琳的白眼,那意思仿佛是在责怪我不该如此抢眼,巨龙的出现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不过我才不管这些,能见到龙族占到上风我就感到欢欣鼓舞。

  猛然间一声巨响,一枚重磅火焰弹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仿佛积聚了所有的力量在那一刻爆发,我看到一道耀眼惊人的闪光从地面升腾而起,冲破了黑暗,将整个空气都撕裂开一道口子,接着巨大的雷霆震得地动山摇,五十余名目瞪口呆的蟹甲精灵一瞬间就被这股狂飙的熔岩吞没,火焰之中不时传递着撕心裂肺的嚎叫,这些被烈火淹没的蟹甲精灵全都变成一团焦烂模糊的炭灰,倒在地上。

  那炙热的气浪向外排开,就连站在远处的我都感到呼吸为之一窒,皮肤灼得发痛,对巨龙的惊人杀伤力量,我感到的已不再是震憾,而是恐惧!

  就在我狼狈不堪地从岩石后面爬出时,第二道重磅火焰弹又落了下来,这一次至少将二十来个变魔精灵炸到了半空之中,肢离破碎的尸体像雨点一般落了下来,有些甚至都抛到了我躲避的岩石上,看着这些满脸惊惶失色的变魔精灵尸骸,我可以想象到他们在临死前内心的恐怖达到何种程度。

  可惜巨龙从头顶上掠过之后,却没有任何的飞龙骑士跟上,以扩大战果,相反,倒有成群的龙蛇骑士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拦截住这个狂暴愤怒的巨龙,他们虽然并未让巨龙瞧在眼里,但聚集起来也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声势,象绞索一般将巨龙紧紧地缠绕住,不停地用火弩、强矢和掷矛攻击着失去保护的巨龙躯体。

  巨龙的尾巴用力一甩,一下子就将七、八个来不及避开的龙蛇骑士抽成血肉模糊的尸块,锐利的爪子一撕,就有三、四个动作稍慢的堕落精灵从龙蛇座骑上给击落下来,眨眼间的工夫,强悍的龙蛇骑士的伤亡已大得令人无法忍受,但巨龙却似乎意犹未尽,继续释放它那令人寒栗的死亡力量。

  这时,天空突然涌出一大团一大团阴沉沉的黑云,并伴有隆隆的雷声震响,就仿佛万辆铁甲战车滚过,即使是百里之外的余音,依然还是那样惊心动魄,这可怕的声势甚至将半空中的巨龙震憾住了,它停止了杀戮,抬起头惊讶地看着这越压越低的巨大云层。

  咚咚咚!随着一声声战鼓擂响,厚厚的云层开始散开,露出了巨型云龟那狰狞凶恶面目的一角,鱼翅化的软肢将山风扇得更加狂飙沸腾。

  仅仅几秒钟的工夫,从云龟背上猛然闪过数道无比炽烈的光芒,就仿佛流星掠过夜空一般,准确地击中了巨龙的身体。

  我甚至都来不及眨眼,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就将巨龙那二十余米长的巨大身躯包围,我看见它发出一声凄厉绝望的悲鸣,整个身体便无助地往下坠去。

  在将地面上一群避走不及的变魔精灵压成肉酱之后,它也从陡峭的山崖上翻了下去,我只看见一道色为耀眼夺目的大型火球在空中不停翻滚,笔直地坠入深邃峥嵘的山谷中。

  “万岁!”幸存的变魔精灵禁不住爆发出如雷的喝采,他们挥舞着刀斧和爪子对着头顶上缓缓飞过的巨型云龟不停地狂吼着,仿佛要将内心积压所有的恐惧一股脑都发泄出来,面对巨龙的狂暴攻击,再顽强的战士也并非完全无所畏惧。

  优索雅美琳抬头看了一眼山头之上掠过的两道黑影,在我耳边低低道:“你的两个龙族朋友肯琳姿姐弟可有大难了,他们居然不知死活地冲上了神殿山的巅顶,亚戈尼这个混蛋是故意放他们上去的,他想抓活的,好在盛会上做为礼物献给吾神康罗迪雅,这家伙的心可比兰芬琴那个小贱人恶毒得多!嘿嘿,这次盛会上,每个人都卯足了劲,就等着向吾神康罗迪雅争宠,精采程度估计犹胜去年!”

  我吃了一惊,禁不住叫道:“跟在她后面的那个骑士难道就是肯尼斯?”

  优索雅美琳默默地点头,并未答话,她眯着眼睛阴阴地看着我,从我那焦灼忧虑的表情中,她看到了愤怒之火的喷发,她担心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不过我的冷静很快就让她吃了一惊,我沉思了片刻,倒是心不在焉地发出一声“喔”,心里却在盘算着另一个计划。

  优索亚戈尼率着大批的变魔精灵从山头上奔了过来。他显然早已看到我们,所以眼里的挑衅更加的露骨,他笑嘻嘻道:“今年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吗?亲爱的雅美琳妹妹,我可听说过不少很不利于你的传闻喔!这可会影响到吾神康罗迪雅对你的态度,我希望这次盛会上,不会有人受到惩罚!”

  “你想说什么呢?亲爱的亚戈尼哥哥!我一向谨遵吾神康罗迪雅的教诲,从不敢有丝毫忤逆之举,你莫要威胁小妹!”优索雅美琳笑容可掬地伸出中指朝对方鼻子比了一下,阴沉沉道,“我也不怕有人威胁,吾神康罗迪雅只疼爱像我这样高雅而美丽的堕落精灵女性,你莫忘了自己的性别!”

  优索亚戈尼脸色为之一变,重重地嘿了一下,扭头就走,身后的变魔精灵无不古怪地瞪了我们一眼,立刻蜂拥跟去,眨眼间就将我们两个人冷落在当场,就在我想说点什么好释放胸中的闷气,优索雅美琳已凑到了我耳边道:“刚才好险,要不是我将吾神康罗迪雅抬出来,他可能就会下毒手杀了你!神殿山的严律酷法并不保护像你这样的人类!”

  “为……为什么?”我不禁大吃一惊,没想到在刚才冒似平静的言谈间自己竟躲过了一劫,一切可都是毫无征兆,我的冷汗顿时从额上流淌了下来。

  回想过去,难怪刚才那些变魔精灵的杀气异常的浓厚,我抬头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隐隐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不想让我在盛会上出风头,所以想杀死你!而要杀你,简直是再轻而易举不过了,他只要指头一勾,那些像狗一样忠心的变魔精灵就会发了疯似地扑过来将你撕成碎片,连我也救不了你!”优索雅美琳微喘着气息,心有余悸道,“好在危机已经过去了!下次碰见他要更加小心,天知道这个混蛋会耍什么险恶手段来玩我们!”

  呜——一阵低沉的号角从山巅之上的建筑群里传了出来,在整个神殿山的上空回荡,声音之中充满了苍茫和古远,我听来只觉得那是某个强力魔法师在发出召唤之音,事实也如此,几乎所有的堕落精灵都抬头,狂热地仰望高高在上的堕落神庙,因为一年一度的圣炎盛会即将开始,神庙里的祭师们开始施展魔法召唤康罗迪雅的侍从——磷火妖的现身。

  “卡西欧斯!”优索雅美琳痴痴地看着我,轻轻地喊着我的名字,却不再说下去,夜风吹拂起她额上秀美轻柔的发丝,在明月般的脸庞前飘动着,那模样说不出的恬静温柔,就仿佛大理石浮雕一样,呈着端庄纯净的美,我不禁看呆了,竟有些怦然心动。

  就在我感到不知所措之际,她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温暖的手心将她的体温传送过来,我不由自主地感到心神一阵荡漾,在那一刻,只觉得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人似的,只听她低低道:“我们走吧!”

  我默默地点头,本想说点什么,但那一刻却感到太多的烦躁和沉重承载在身上,我抬头看了看山顶上那一片黑沉沉的建筑物,那景象就仿佛一只狰狞巨兽伏在山头,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栗,心中不由地发出一阵狂呼:“命运女神克里汀啊!请帮帮我,让我坚强地活下去吧!”

  头顶上的巨大云龟在四个鱼翅化的软肢滑动之下,缓缓地从云层上飞过,在龟背上一座阴森高耸的建筑城堡主楼上,一个狰恶阴沉的人影将目光从窗台上收了回来,冷漠地看着身旁的一个美艳妖冶的堕落精灵女性,道:“看来沙巴丁这个蠢猪实在不堪大任,让这个人类垃圾给雅美琳重新夺走!嘿,好戏才刚刚上演,我尊敬的兰芬琴殿下,你做好了准备吗?”

  “我绝不会再给沙巴丁那个蠢猪以复生的机会,他死定了!”黑暗中的人影怒气冲冲地举起九首蛇鞭,将窗台抽个粉碎,凶恶地咆哮道,“阿玛乔奇,如果你还想继续成为凯斯琳王母陛下最当红的男宠,最好全力以赴地支持我剪除雅美琳那个臭婊子,她若成为新的王母,我保证你的下场绝对不会比索雷托和列尼泰好多少!”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