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8589 2003.04.28 13:14

    德罗特船长显然并不想理会后面尾随的三桅战舰的旗语,仍然让海狼号以最大航速继续沿着南索岛湾岸线路向北航行,他现在只想乘还是顺风的时候尽快地离开这片该死的海域,毕竟吉尔塔特那臭名昭著的残暴名声让每一个在海上闯荡的人都心惊胆跳。

  海狼号铁甲军舰虽说战斗力不俗,但德罗特也绝不想与这帮海盗发生毫无意义的流血冲突,他只希望能顺利平安地将船员们送到坎德哈港,尽早地结束每年一次的例行巡航。

  “前方有船帆,海盗旗!”一个了望台上的水兵突然向下面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嘶喊声,他从单筒海望镜中惊恐地看见了一面迎风飘扬的黑色骼髅旗。

  “有几艘?”手里拿着纸和笔,罗司汤在下面仰着头紧张地大声问,许多船员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围了过来,既担忧又不安地瞪大眼睛向了望台看去。

  “八艘!有一艘是一级三桅战舰,三艘二级三桅战舰,四艘一级二桅战舰!”透过扩大视像的海望镜在海面上仔细搜寻目标,了望台上的水手嘶声喊道,“有三艘出现在南索罗岛西面海域,五艘在南索罗岛的东侧,所有的船全部平行向南航驶,中间相隔很开,呈两个金字型阵列向我推进,速度很快!”

  “他们是准备左右包抄我们吗?”迅速地在纸上画出海盗船的方位,罗司汤仰着有些发酸的脖子,大声撕扯着嗓子问。

  “是!”看着那八艘来势汹汹的海盗战舰,巨大的数量差距让人胆寒,了望台上的水手声音开始变得有些凄厉扭曲。

  身体微微颤抖,几乎连笔都握不稳,罗司汤将了望台上水手侦察到的情况草草地做了一个结尾,然后以极快速度向舰桥方面跑去,赶在第一时间内将了望哨的记录呈交给德罗特船长。

  “德罗特船长,我们是否应该准备好战斗?”舰桥里热气腾腾,人影绰绰,在深深阴影的角落中,一个高贵而优雅的影子仿佛事不关己一般,津津有味地欣赏着房间里因恐惧和紧张而动作有些变形的人们忙碌的身影。

  “优索弗尼亚先生,在我们还未确定对方意图之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以便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我们现在是一对八!”目光深沉严峻,德罗特船长不慌不忙地从舵手手里拿过单筒望远镜,一边仔细地观察前方杀气腾腾的海盗船出现位置和航线方向,一边镇定自若地回答。

  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线,气质优雅的大地精灵轻拍着手掌笑了起来,意味深长道:“那你将怎么处理后面那艘讨厌的跟屁船呢?他们可是来者不善啊!”

  “很简单,与他们保持一个半炮程的距离,既不靠近也不拉远,让前方的海盗认为我们是两艘船,以此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来减轻我们的压力!”将单筒镜转了一个方向,德罗特船深深地留意了一下紧紧跟在后面的那艘三桅船的追随距离,道,“我们必须尽可能快地往南索罗岛西方驶去,那儿只有三艘海盗船,如果真要动起手来,以二敌三未必会输!”

  “可是那东面追来的五艘船似乎不会只是干坐着看!”眼里闪耀着智慧无比的光芒,优索弗尼亚盘抱着双臂,饶有兴趣地考问这个经验丰富的船长,显然他心中早有了答案。

  “这就不关我们的事,那是后面那帮骑士头痛的事情了!”显然一下子便看穿了大地精灵的心意,船长德罗特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一头成了精的老狐狸,冷酷而又不失严肃,“谁让他们尾随我们的,后面五艘海盗船是属于他们烦心的事情。”

  眼睛像毒蛇一般紧紧盯着德罗特船长的后颈动脉,优索弗尼亚舔了舔干涩的舌头,努力克制自己yu望,他发现自己开始有些不喜欢这个精明老练的老头,目光稍稍一偏不再看他,点头道:“看来那帮骑士确实是处境不妙,只是不知道他们在海上是否也和陆地上一样精神焕发,活蹦乱跳的?”

  “我很高兴看到他们在海鱼嘴边大声哭泣的样子!”眼角的余光稍微扫了一下那个大地精灵的身影,德罗特若有所思地放下海望镜,心不在焉回答,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允许这个看起来很顺眼但却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的精灵来到舰桥重地,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你们去年经过这儿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隆重登场的吗?”是兴奋更是快乐,瞳仁里隐隐跳跃着不可知的东西,优索弗尼亚眯着杏仁般漂亮无比的眼睛,特地注意了一下海面上那八艘排列很得法的海盗船,汹涌起伏的大海中隐隐约约凸现出它们那充满霸道蛮横的剪影,以他那极为良好的视力甚至可以分辨出海盗船那一根根高大挺立的桅杆以及张起或卷下的风帆。

  “去年没有这么多,就只有两艘一级二桅船在迎送,跟在后面尾随了几十海里才离开!今年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下子冒出了那么多艘海盗船,而且吉尔塔特那个混蛋居然也亲自驾驶着他的食人鱼号来了!”目光开始有些沉重起来,德罗特有些狐疑地猜想,“也许他们听到了什么谣言,海狼号上装满了有价值的货物!那帮贪得无厌的海盗就是这样,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

  “你是说南索罗岛西面的那艘驶在最前面的一级三桅船吗?”优索弗尼亚用他那比海望镜更为优质的眼睛仔细地观察那艘在波浪中一沉一浮的巨大船影,他感觉那艘体积庞大的海盗船的威胁力一点儿也不逊于海狼号,从两舷及甲板处那密集排列的弩炮群就可以看出这是一支炮火异常凶猛的战舰。

  “没错,那就是吉尔塔特的食人鱼号,十年来他击沉的船只足够可以编成一只大型远洋舰队了!”它的火力极其猛烈,光光在前甲板就在二十四门弩炮,而后甲的弩炮数也不少于十六门!”有些吃惊于对方那精确无比的视力,德罗特好奇地撇了他一眼,慢慢道,“就整个原大陆各国海军而言,一级三桅船上能装下超过四十门重型弩炮的战舰大概也不会超过二十舰!”

  “那我们的对手可不简单啊!”目光亮了起来,优索弗尼亚饶有兴趣地微笑起来,他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海盗船那压倒性的数量及火力优势,那表情仿佛就在等着看一出精彩剧情的表演。

  “左舷,六十度!”瞳孔收缩,头也不抬对舵手挥了一下手,德罗特神色严峻地观看桌面上摊平的海图,心里开始构思着他的作战计划,“往西航向附近的礁石群,如果那些狗东西敢追上来,就让他们尝尝死亡的滋味!”

  深暗寒冷的海水开始变得汹涌无比,莫测难料,但这却不是因为可怕的风暴就要临近,正好相反,从南方呼啸而来的海风正在逐渐减弱,可是海浪却仍被掀得很高,并不停地发出咆哮的声音,这说明了这一带的海底十分崎岖坎坷,海狼号就这样在狂涛骇浪的反复扑涌颠簸之中,冲进了跳荡起伏的波涛之中。

  发现到海狼号改变了方向朝岛的西方驶去,后面紧紧尾随的那艘三桅船也急忙转舵,由于急速向左转弯而使左边船身迅速压到了吃水线下,船上立刻便沸腾起一片惊恐的尖叫声,许多人疯狂地向右侧舷栏跑去,希望能用身体的重量平衡一下船体那令人心惊胆跳的倾斜度。

  而从南索罗岛的西方赶来拦截的那三艘海盗船也急忙相互打出旗语,改变了船队阵型排列,其中两艘向海狼号的正面直接冲了过来,另外一艘则开始以逆时针大角度转弯驶向海狼号防卫薄弱的左尾翼,希望能在最合理的位置用包夹双击的战术痛击这艘火力同样凶猛无比的铁甲战舰。

  “尽量将副桅杆的风帆涨到最满,趁还未进入食人鱼号射程范围之内,迅速向那最大的礁石靠去,但要记住,不要靠得太近,以免触到周围隐藏的暗礁!”舰桥里热气蒸腾,德罗特船长用铅笔飞快地在海图上画了几个圆圈和线条,然后重重一拳捶击在桌面上,大声对身边的船员大叫。

  紧贴着波涛的浓雾像凝固的乳胶一般慢慢散开,熹微的晨曦之中,黑乌乌的海浪不停地翻卷着灿然开放的白花,层层叠叠地呼啸汹涌而来,一排排欢腾的巨浪在愤怒的飞沫之中反复地撞击礁石上,溅起细雨般的白色浪花一下子便消失在岩石之间,那景象就仿佛将大块翡翠摔成了凄迷优美的尘雾和碎末。

  东方开始出现了一片柔和的浅紫色和鱼肚白,早霞描绘出深红的色彩,头顶的云气已不再贴近海面,它们将朝霞烘得一片艳红,宛如一缕缕点缀在白玉上的彩翡;西方则出现了另一种白色,那是一种颜色模糊的灰白色,一轮白色月亮正悄悄地开始西斜沉落。

  这两种不同质地的白色在海平线上遥遥相对,在碧蓝深沉的大海和阴郁灰蒙的天空之间,呈现出两条交界模糊不清的朦胧光带。

  此时海狼号已义无反顾地驶进了错踪复杂的礁石群之中,如果非要战斗的话,德罗特喜欢让自己和敌人同时置身于最为恶劣的环境之中,一半用自身的优势,一半靠大海的力量击败对方。

  因为是顺风,也让海狼号更加灵活快速地转辗于礁石群之间,也因为是顺风,他们能在雾气先被吹散的那一刻首先发现敌人出现的踪影,这对于准备进行海战的人来说是一个极为有利的优势。

  晨光慢慢明亮起来,强劲的海风也开始吹散了贴近海面上的浓雾,在万马飞奔的巨浪奔涌之中,三艘海盗船同时重新出现在了德罗特的单筒海望镜里,虽然它们看起来好象很近,触手可及,但是经验丰富的船长却知道它们还有相当远的距离。

  “前甲板首位炮调整到最大射程,准备测试炮距,预备——”眼睛亮了起来,德罗特通过长长弯弯的扩音喇叭向甲板上早已严阵以待的炮手们大手喊话,“放!”

  “嘭”地一声响,一个重磅火焰弹迅速脱离了炮口,在白色的天空中划过一道彩虹般优美的红色弧线,向驶在最前面的那艘食人鱼号射去,但却在离船很远的距离落下,仅仅溅起一点小小的浪花,一下子便被汹涌如潮的大海吞没,海面上只剩下翻滚的巨浪在咆哮。

  很显然,食人鱼号比目测视距离要远得多,而且并没有进入海狼号的有效射程范围之内,反过来说,食人鱼号同样射击不到己方,这对于双方来说,也许同样是件好事。

  “这些狗东西真狡猾,知道快要接近我们的射程,便赶紧落下副帆开始减缓船速,想通过包抄夹击的办法向我们发起攻击!”惋惜地收回目光,德罗特皱起眉头重新在海图上用铅笔标下那三艘海盗船的位置和方向。

  在海图上用直尺大略估测与海盗船相隔的距离,德罗特仔细计算了一下对方的航线、航速以及炮程,大脑里又开始构思另一个打时间差战术的作战计划。

  “将第二副帆卷起,全速向左舷的落单海盗船驶去,一进入有效射程之内,就用最猛烈的排炮轰击对方!”德罗特船长神情严肃地冲着喇叭对各级甲板上紧张就位的船员大声命令道,“同时准备好你们的十字弓、盾牌和刀剑,我们随时可能会一场肉搏战!”

  两船很快便进入相互的射程线之内,尖锐刺耳的鸣笛声迅速在甲板上回荡,每一个船员神情紧张且兴奋地重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武器和弹药,时刻准备着。

  在大海上讨生活的人都有一颗超乎常人的坚毅而残酷和心,血腥而壮烈的海战对于双方的水手来说不是胜与败的关系,而是生与死的抉择。

  所有的粗缆绳和铁线都全部收集了起来,堆在了上甲板中部的操舵索旁边,以备在必要的时候用来加固桅杆,为了将炮弹的破坏力降到最低,甲板上几处重要部位还张罗起一面面巨大的耐火防护网,尤其是重点保护那三根桅杆风帆,因为那是整艘战舰的生命。

  海上,很快便笼罩起一层恐怖的气氛,双方似乎都没有准备立刻展开炮战,而是不停地改变航线和方向,并不断发射测试用的炮弹,希望能将船上尽可能多的弩炮调整到最佳的角度和射距。

  当那艘落单的海盗船完全进入了前甲板20门弩炮的射程之内时,德罗特船长以无比响亮也无比深沉的嘶吼声对着扩音喇叭大吼了起来:“发射!”

  “万岁!”几乎同一刻时间,海狼号上全体水兵以最大音量情群激昂地大声呼喊,轰鸣般的声音立刻在浩瀚而汹涌的大海中回荡传递,经久不息。

  “嘭嘭嘭……”几十道撕裂海空的红线倏然间铺成了一张横跨海空的死亡大网,猛烈地飞射穿梭,以密集的落弹点频频在那艘海盗船四周爆开,其中有三、四枚火焰弹精确无误地击中了目标,不仅将其中一根桅杆完全击折,而且还打碎了上层甲板,砸到了第二层炮舱并引起了熊熊大火,一时之间,海盗伤亡惨重,一下子被飞窜喷射的大火吞没去二十几条生命,幸亏他们早有预防,在整个船板舱壁上抹上一层厚厚的防火油,这才没有引来了漫延之势,不过这一回合他们也损失了八门重型弩炮和十三名技术精湛的炮手。

  做为报复,海盗们的反击同样是那么犀利猛烈的,一阵排炮在十秒钟后咆哮响起,迅速向海狼号射来,巨大的炮吼声将整个大海刺激地更加疯狂亢奋,但因为事先并未完全校正好炮距和角度,许多炮弹不是无害地落入大海里,便是击在礁岩上,猛烈力道还将礁石砸出一个个确碗口大的凹洞出来。

  “炮手们,瞄准你们的敌人!”整个甲板都是德罗特船长那激昂高亢的声音,“再来一炮!”

  “万岁!”欢呼声再次响彻整个大海,炮手们迅速将新的弹丸塞进炮膛里,调整好炮栓上的螺栓,点燃导火索。

  第二次炮击彻底地将那艘落单的海盗船击沉入海底,多达一半以上的火焰弹直接在甲板上爆炸,海盗们一瞬间便损失了二十余门弩炮以及这个数字几倍的优秀炮手,其中有两枚还落进了舰桥,海盗船长和大副当场被炸死。

  当大火袭卷向骼髅旗飘扬的主桅时,整个海盗船一下子陷入了地狱般恐怖的死亡惨景之中,被洞穿的船身开始大量地漏水,船体不时地发出令人肝胆俱裂的碎裂声,并逐渐向一侧倾斜,海盗们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疯狂地跑来跑去,尖叫哭泣,希望在落水前可以找到一条舢板小船逃命。

  “食人鱼号和另一艘二级三桅海盗船在迅速靠近,我们已开始进入了射程临界区域了!”握着单筒海望镜的双手也不禁摇晃起来,海狼号了望台上的水手看着头顶的天空划过一道绚丽耀眼的火焰球轨迹,禁不住恐怖地大声嘶喊,“后面的五艘海盗船也在迅速跟进之中,很快就能追赶上来了!”

  与此同时,远处的海面上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排炮声,犹如几百个炸雷同时在爆炸,一道道白烟从延伸的炮筒中冲射而出,食人鱼号已将射击的号角首先吹响了,哨烟与炮火再次弥漫在这片惊心动魄的海面上。

  数十颗火焰球落在了海里,掀起了一阵阵白色水柱,整个大海仿佛也因为这可怕的炮战而显得动荡不停,到处奔走的是风的怒吼和海的咆哮,场面惊心动魄,让人热血澎湃。

  “将所有右舷的弩炮对准食人鱼号,不要害怕浪费你们的弹药,给我狠狠地揍那个狗娘养的!”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德罗特船长对全体水兵大声怒吼,“你们是海上最强的战士,你们是赞颂海神赫辛斯的信徒!”

  “万岁!”炮手们的欢呼声再次传遍了整个甲板,直冲云宵。

  海狼号开始集中火力向迅速冲近的食人鱼号猛烈地吐射着雷霆火焰,巨大而刺眼的火光在天空密集交织穿梭,就犹如海神赫辛斯投掷出的飞天神叉。

  弹光闪闪,织烈的火焰在寒冷的海风中纵横交错,火光之中食人鱼号海盗船像幽灵一般时隐时现,红色的背景中衬托出了这艘一级三桅铁皮舰威力无比的黑绰绰的轮廓。

  虽然挨了海狼号几下痛击,但是舵手那娴熟精湛的技术让食人鱼号如鱼得水般轻松自如地穿梭在密如焰雨的弹潮之下,并迅速向海狼号薄弱的船尾逼来。

  吉尔塔特的反击显然比刚沉没的那艘海盗船来得果决凶猛,在确认进入所有右舷弩炮射程之内时才下令开火的。

  一阵强猛有力的排炮之后,海狼号迅速沉浸在一波无比恐怖的死亡焰潮的洗礼之中,前桅的基座已被一枚高速火焰弹打碎,海风一吹摇摇欲坠,主桅也受了不小的损伤,飞窜的火焰开始向鼓起的风帆卷去,幸亏水枪队及时赶到,用各种喷水器才将火势扑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船舷一侧处出现的裂口越来越多,甲板上倒了一地陪地不起的伤员,微蹙着眉头,德罗特船长神情严峻地下达命令:“士兵们,准备好你们盾牌、军刀和十字弓,海狼号马上要向食人鱼号的右舷靠去,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让他们的血喷到我们的脸上!”

  所有的战斗人员开始在甲板上集中,船员们紧张而细致地整理装备和武器,按照各级队长指示,排列在右舷甲板的一侧。

  第一排的弩手躲在巨盾后面,他们必须在食人鱼号进入三百码之内便首先用十字弓对准海盗船发射,以期用猛烈无比的远程火力压制对方的射手。

  看着甲板上匆忙奔跑的水手们,我像一个被遗忘的孩子一般,委屈地在人群后面大声叫喊:“需要帮助吗?我想我会起点作用的!”

  没有人理会我的话语,甚至没有理会我的存在,许多人依然在忙碌自己的事情,有人拼命地拉扯帆绳,希望能最大利用风向,有人将盾牌竖在右舷栏一侧,以抵挡对方射来的弓箭和弩枪,也有人举着十字弓拼命瞄准逐渐靠近的食人鱼号准备射击,还有的人则准备好长长宽宽首尾均带有巨大倒钩的登船板,准备在靠近时将它架在两舰的舷栏之上。

  因为与食人鱼号已近在咫尺距离,另外一艘海盗船不敢再随便发射弩炮,生怕会误伤了他们的旗舰食人鱼号,不过他们也不甘落后,逆时针绕了一个大圈向海狼号的左舷一侧驶来,准备用两面包夹的战术让精明老练的德罗特船长首尾难顾。

  “嘿,年青人,你真想找点事做吗?”一个穿白色制服的强壮男子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大声道。

  “是的!”目光一亮,我惊讶地回过头去,看着眼前这张被海风吹得有些发黑的面孔。

  “拿去,用你的剑狠狠地教训那帮狗娘养的,不要怜悯他们的哀哭声!”眼睛带着凶狠和戏谑的笑意,罗司汤将手中的银十字骑士剑扔了过来,残忍地笑道,“如果你被砍下了脑袋,我只能将你的尸体扔到大海里喂鱼!”

  刚刚泛升的感激之情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恼怒之色,但我仍将银十字骑士剑接了过来,轻轻抚mo上面的雕纹饰花,虽然这并不是一把有特殊魔力的神剑,但是对于我来说,它不仅仅只是我的佩剑,更是我的荣誉,我的生命。

  “骑士,从不轻易拔他的剑,一旦拔出,必将为它的荣誉战斗至死!”铮地一声龙吟,我拔出了手中的长剑,遥遥斜对着长空,做出一个十分标准的骑士出剑动作,心中默想起父亲曾说过的话,我冷冷看着他,道,“我绝不会让你看到那种场面的!”

  当两舰平行交错的时候,它们已经近到了可以相互看见对方的嘴脸,甚至能数出门牙个数,双方的船员几乎同时发出疯狂恶毒的咒骂声,口水、投矛以及十字弓箭成为了第一波激烈交锋的攻击武器,经验丰富的水手往往每一击都能杀死敌方一名战士,随着两船迅速靠近,大量鲜血很快便在双方甲板上横行扩散,惨嚎声、哭喊声在人群之中沸扬而起。

  “快,把锚爪扔到海盗船上去!”德罗特船长的巨吼声响彻双方甲板,“不要让他们跑开了!”

  四个巨型四爪铁锚立刻弹射到了食人鱼号的舷杆一侧,牢牢地紧扣住船栏,与此同时海狼号的水手们开始疯狂地盘转机械罗盘上的转柄,希望能在收力之前将两舰靠拢在最近的距离,很快,两船便已成功地进入了拥抱状态,任凭再大的风浪也难以将其分开来。

  “登船板铺上!”海狼号一个水手头目模样的黑脸男子高举起令旗大声叫喊,但很不幸的是,一把犀利无比的投斧正好砸在了他的脸上,血溅了一地都是,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嚎声,人便已软软倒下,他的尸体立刻便被后面手脚麻利的同伴拖走,以减少甲板上的拌碍物。

  刀光熠熠,血腥的肉搏战很快便在双方疯狂高亢的呐喊之下猛烈地展开。

  两个水兵刚刚放下机械绞链,将竖起的登船板架到对方的舷栏处,他们的身体立刻便被泼雨一般密集的弩箭射成马蜂窝,浑身不停地喷射着汩汩血泉,一声不吭便倒下,旁边几名帮忙的水兵也多少受了伤,滚在地板上哭嚎,这也引得甲板这方沸腾起一片恶毒的咒骂声以及吐口水的声音。

  食人鱼号的海盗们就像网架上的葡萄一般爬满了整个桅杆的防护网,他们不顾暴露在投斧和弩箭的射程范围内,拼命地将手中的抛爪和钩索扔到了海狼号的桅杆上,然后疯狂叫喊着像荡秋千一般从食人鱼号这力抛荡了过来,有不少的人才荡到一半,浑身就已插满了投斧和弩箭,一声不吭地跌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里,但更多的海盗却不顾生死地飞荡过来,不断举起十字弓向海狼号的水手射击,一时之间,鲜血喷射的声音,骨头断碎的声音以及凄厉嘶喊的哭叫声交织成一团,形成一首残酷激烈的死亡交响曲。

  战斗呈现出白热化的状态,海狼号的水兵们和海盗开始了你死我活的肉搏战,在双方的甲板上到外都可以听到刀与剑、斧与矛的激烈相碰声音,敌我死纠烂缠,互相扭打撕杀,情况无比紧张、激烈而又错踪复杂。

  在将一个抛荡过来立足未稳的年青海盗推下大海时,我决定将战场放在对面那艘食人鱼号的甲板上,以争取接触到更多的敌人。

  登船板上此时正挤着好几个面目不清、浑身浴血的身影,他们不时发出恐怖而残忍的叫嚎声,每一下刀光闪过都有人摔进海里,战斗异常火热残酷,每个人的血管仿佛都亢奋地都要爆炸。

  海狼号的五个水手已经先后倒在了中央的厚板上,在暴雨般猛烈交织的箭网笼罩之下,根本无法冲击对面的甲板,而海盗们却接连不断地成功抛荡过来,与己方士兵混战成一团,这无异于士气和信心是极大的打击,情况一下子变得十分危险严峻。

  此时,海盗们不仅扫清了登船板上的水兵,而且反过来开始大批向登船板这边拥来,本来用做进攻的登船板一时之间竟成为了对方反击的工具。

  那一刻,我果断地跳上了中央厚板,用身体挡住了蜂拥而至的海盗们,手中银十字骑士剑在海风和阳光的濯洗之下闪耀出气势逼人的耀眼光芒。

  登船板的对面,几乎所有的叫骂声和喊杀声立刻向我一人迎面扑了过来。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