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8281 2003.04.28 12:39

    特亚斯并没有死,因为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天上飞掠而过的红色巨龙所吸引。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飞龙,它们那蛮横霸道的飞行姿式带给我除了震憾之外,就只有恐惧了。

  索汤达说的没错,天空中盘旋的巨硕战龙正是赤甲翼龙,它那赤红色的坚厚鳞片,在阳光映照下闪烁着金色光芒,仿佛天空中横掠过一团熊熊火焰,下颚和鼻孔处还不时喷出一缕缕焦蚀烟气,也不知是何缘故,这一次居然招引来了三头飞龙。

  我听老人们说,一只喷火的飞龙可以在瞬息间轻易地消灭任何一支种族的百余人军队,渺小脆弱的人族战士在它们面前,就像一颗小石子掉进翻涌的大海里,瞬息间就能被这巨大的狂暴力量噬吞消食,面对如此巨兽,再强的勇猛战士也只能被永恒的恐惧镂空心魂。

  我放开了特亚斯,在强悍的赤甲翼龙面前,我已无权再决定任何人的生死,逃命去吧,特亚斯,你的族人不能失去你,他们需要你的保护!

  恐惧被象浮雕般的梦幻,透过了特亚斯的心灵,他惊惶地瞪着越飞越近的赤甲翼龙,理念因信心的瓦解只剩下一片白茫茫的虚空,苏伦……武士,在龙兽面前落荒而逃并不可耻,没有人会因此取笑你的,你也……快逃吧!

  千百年来深植在兽人心中对龙兽的恐惧,在一这瞬间完全展露了出来,所有的蛇人战士在一片潮水般的尖叫声中疯狂逃窜,他们宁愿战死在人类的手中,也绝不情愿让噬心的记忆悬在生命凝伫的尽头,在仓仓惶惶之中去处身于一个永远也无法取胜的宿命阵场。

  苏伦……快救我!几声退逝的惊惧与几顷欲语的山林呼应,在一句长长的苦吟声中,索汤达拼命舞动倒悬的身子,希望能用夸张的动作线条来引起我的注意。

  也救救我们吧……十余根柱子上倒悬的贝雷塔斯战俘们绝望地瞪着扑击而来的巨大龙兽,他们那残破不堪的生命,因恐惧静燃成一个个饱受煎熬的星点。

  那瞬间,我的心灵变得十分静寂,只有风声和水声的拌和,我仿佛穿过了一片幽暗的领域,传递出忧郁和感伤,他们也只是尽守本份的普通士兵,在大地母神面前,他们的生命价值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不该受到如此残酷的处罚。

  提起雷电光刀,我用力掷了出去,一道金的璀璨光芒在空中划开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喳地一声,将索汤达悬吊双脚的绳索斩断,啪地一声重响,他那硕壮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在石地上,额角处的鲜血滚滚涌流。

  飞龙……火焰……索汤达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摒闭着呼吸,他瞪眼看着空中已近在咫尺的庞大龙兽,来自魂骨深处的恐惧与惊惶疯狂竞赛奔跑,他那已然变调的惨嘶迅速将附近生命的耳膜震得灼痛。

  强忍住那沁入生命的痛苦之音,我刚想转身斩断第二个倒悬中的贝雷塔斯战俘,一股来自空中的灼热焰流便狂猛地喷泻而下,仿若一道密织中的火瀑,将无法躲避的索汤达身体完全吞没。

  烈焰在我眼前充满危险地游走,那顿起的惨厉亡音将宁静的天空震成涟漪不绝的回音,在熔血的焰潮之中,一个焦烫的亡影木桩般直直倒下,仿佛穿过了漫长黑夜,炼狱中的生命在历经了灵魂的煎熬之后,终于在众人惊叫声中熄灭了生息。

  熊熊的烈焰将整个祭台舔得炙红,我那静默成苍白柱石的身体已开始被热力炽烤出斑斑淤红,死亡的阴影滑过光洁通红的额头,我的恐惧幽乐般袅袅升起,萦绕心头。

  在落魄的喘息声中,一股强大的风旋自空中落下,我整个身体便飞叶般翻辗滚落到祭台边缘,在如此强大的战兽面前,一种无法敌胜的失败理念闯入了我已然绝望的心灵世界。

  那股强大的风旋正是来自那只即将降临的赤甲翼龙的巨大翼翅,它挥舞的大翅已将祭台正前方摆放的大铁鼎碰翻。

  我几乎是摒着呼吸,惊恐地看着它的腹部开始节律地收缩,整个硕重身体因力量的酝积而渐渐膨胀起来。

  啊!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突然明白了对方的用意,这是死亡之焰!窥视到死亡的背影,我仓惶之间已顾不得威仪体面,一个狼狈翻滚,已矮身避到了祭坛的台阶之下。

  呼——

  一股炙烈的火焰澜流瞬间便将那十余个倒吊的生命吞没,随着一声声绝望而凄厉的惨嚎在林间沸扬,地狱中的死亡炼景将我的眼瞳烫伤,我悲凄地闭上双眼。

  血液在身骨中冻结冰冷,我已看不清这个世界,整个时空仿佛变得静寂无比,我已成为一具被死神镂空思想的活尸,心灵的震憾完全将理念瓦解。

  大概,这十余具焦败的残尸将成为我一生中最可怕的回忆,我不自觉地跪倒在台阶上,对不起……

  那只赤甲翼龙转过庞大的身躯,黑洞的眼睛幽闪着阴戾凶狠的光芒,它突然高高跃起,呼地一声,展开了庞大而硕健的双翼,凶猛地向我扑击而来。

  真……强啊……力量的狂风吹送来震天的轰鸣,袭掠而来的山云般磅礴气势饱蘸着暴戾与狂虐,我苍白的目光渐渐凝入了似神似幻的凄清梦境之中,我……真的这样离去了吗?奥赛罗,还有……公主殿下,对不起了……

  沸腾的烈焰仿佛凝固住了,我的心突然平静了许多,一片茫茫白光世界向我走来,我闭上眼睛,虽然锋利的龙爪掠起的疾风已先将我的肌肤划开道道血口,但我已不再恐惧,大家都错了,我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死神影影绰绰地走来,我淡淡地看着飞扑而来的巨龙,静静等候着龙的死亡利爪切入我胸腹的那瞬间,但,一件最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利爪探及我的身体的瞬间,脖颈上戴的龙战士祝福项链突然暴闪出一轮比太阳更炙烈的耀眼弧光,一道龙形翼兽的幽灵影子,从那白玉龙骨处的项链核心中腾升而起,硬生生地将赤甲翼龙的雄猛扑击震开。

  无数朵碗大的龙之血花在空中盛开,悠悠飘零,那浑厚的力量余潮还将那只受伤的赤甲翼龙从高高的祭台上撞下,并将祭台的四方垒石削去一角,整个广场上纷扬起红白间色的尘雾。

  空中盘旋的另外两头赤甲翼龙吃惊地凝住身体,呆呆地看着那盘升而起龙形幽影,浑身毫无节律地颤栗着,面对更强的对手,它们的表现和任何一个种族毫无二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怔怔地看着脖颈上缠戴的龙战士祝福项链,它仿佛有生命似的在胸前一浮一沉,指引着龙形飞翔的动作姿态,它耀闪的能量光晕仿佛一轮袅升的暖日,我有种说不出舒畅温暖的感觉。

  那龙形幽影绕着两只发呆的赤甲翼龙飞了一圈,突然用我所听不懂的龙语与它们交谈,在一番诚惶诚恐的应答之后,那两只先曾还凶狠剽厉的赤甲翼龙战战兢兢地不停点头称是。

  死亡的阴影在心中涟漪,一圈一圈逐渐消退,我看着那个只剩下能量气团的龙形幽影,心中倏然冒起一个古怪而荒唐的念头,莫非……这就是从祝福项链之中解封的龙魂力量吗?难道龙战士真的就是通过吸收龙形魂魄才达到战力的迅猛飙升?我……会因此成为一个龙战士吗?

  我笑了起来,自嘲地笑了起来,不可能的,龙战士祝福项链蕴藏的力量,只有体内深藏生命密咒的高级龙骑和龙将才能完全吸收,而那被选中的宿命者只能是被腾女神垂青的龙族血统战士,而我……异族人是绝不会得到龙族赐福女神的祝福的。

  在恍惚之间,那龙形幽影已转身飞到了我面前,古古怪怪地扬着只剩下能量气形的龙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番,异族人,是你将我从封印中唤醒的吗?

  我……大脑短暂地空白之后,我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这个气形影子居然也能通晓大地方言,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好象……也并不是完全由于我的功劳啊!

  我的目光滑落到祭台下那勉强站起来的赤甲翼龙身上,它显然也在恐惧之中,低垂着头不敢往上瞧一眼,一双健翼收入膀肩之中,还不停地颤抖着,我突然感到大自然一物降一物的有趣法则,原来号称赤大陆第一强的赤甲翼龙也有心慌胆寒的时候,只是不知,这只龙形幽影又将被谁克制。

  龙形幽影的目光变得柔和,异族人,你愿意帮我一个忙吗?

  我……愿意!惊视于这个暴雷般浑雄力量的气形前,我仿佛听到排山倒海的蛮烈涛声,情感的蜘蛛正不知不觉地将舌头打成麻花。

  好,那就请帮我找到主人的残骸之处吧,我的力量只属于他的,我将永远与他相伴!龙形幽影的声音有一种生命抵抗的雄浑力量,它的目光忧郁而悲伤。

  主人?你的主人是……我的声音像一盏灯,越过一抹淡淡的云层,照亮堆积在心中汹涌澎湃的情愫。

  是水玉大人!喔,说了你也不懂,我和主人的故事已是一个很遥远的古代传说了,现在的人恐怕再也不会记起当年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龙形幽影摆了摆粗长的尾巴,神色之中浸染着说不出的落寞情怀。

  九头龙妖?一道灵光在脑中一闪,我忘情地大叫起来,我听过这个名字,他是八百五十年前三名圣龙战士之一!

  九头龙妖!那遥远而疏淡的名字在瞬间重新唤起了封存记忆,深邃而久远的禁锢岁月已在一声喝叫声中倏然浮现心头,龙形幽影的气态身体因无比愤怒而逐渐膨胀起来,最外层的气形因与空气高速磨擦而窜闪出星星点点的炙红火花,仿佛不断闪逝的绚丽礼花。

  嗥——龙形突然张开气态翼翅,将胸腹中一股憋禁的雷暴气团喷吐而出,轰地一声惊天炸响,竟将苍莽林海击出一条长达数里的空道走廊,地上被高压气团硬生生犁出了一道深深的土槽,林中方圆数百里的鸟翼也因这无法想象的毁灭力量而惊叫奔逃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奥索兰森林仿佛都不停地颤动摇晃。

  我瞪足了眼睛看着那被高强气团击出的空荡走廊,那仿佛是在奥索兰黑森林脸上刻下的难看疤痕,我仿若循入一个闪闪烁烁的冰冷梦境之中,无数的鬼脸亡形在我周身旋转飞升着。

  这……是真的吗?这股力量可不止消灭一支百人军队啊!我感到一股冰极的寒流正穿透过我的身体。

  九头龙妖在哪里?那龙形在空中愤怒地盘旋飞转,速度快得只剩下一团模糊的影子,然后又闪电般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双凄厉的眼睛被炙燃成两轮烈日。

  好容易喘出一口浊气,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赤甲翼龙为何会如此害怕这个龙形,因为它的原身就是龙兽之中唯一有心念能力的高智商斗龙——龙神。

  在……噬灵之潭中!我的目光默默地溅出崇敬和畏惧的复杂色彩,有关龙之战神的奇异传说一个接一个地翔入我的回忆之中。

  带我去!水玉大人就是因它而战死的,可恶的龙妖,我一定要替大人报仇雪恨!龙形对着天空狂吼一声,整片黑森林都在颤抖,我有一种被雷之暴音粉碎的炙痛感。

  好的……可是太远了,我怎么带你去呢?我低垂下头,呆呆地看着那闪着五彩玄光的祝福项链,我突然明白了,龙形的力量寄质原来正是这个镶串着白玉龙骨的项链。

  哦,这不是问题!龙形扭过头对那两个雕像般呆立空中的赤甲翼龙大吼,你们,过来,让武士乘坐!

  一只赤甲翼龙诚惶诚恐地从空中飞降下来,乖顺地倾斜身子趴卧在地上,好让我能爬上其肩背。

  走,到噬灵之潭中去!龙形的声音果断而有力,深深地透露着一种有容置疑的强霸语气,也许这也是所有龙族战士的行为禀性吧。

  我爬上了那只赤甲翼龙的壳背,一路指引着向那噬灵之潭方向飞去,苍风在呼啸,山林在后退,我发现龙兽的飞翔速度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仿佛腾云驾雾般,我们用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便完成了我先前将近半天的狂奔怒跑的距离。

  嗨,就是这里!我指着下面那片黑黑浓浓的粘稠性潭液,九头龙妖的鬼灵亡形就从此处滋生的。

  果然……它的魔力在不断蕴积滋生,虽然肉身已经不复存在了,但那强大的精神力量仍使它积攒了不少的魔魂能量,可是今天……龙形的目光怒瞪着那潭浓液,仿佛锤凿出连串的火花,我要将它毁成粉屑!

  那池奇异的潭液开始不断滚涌翻卷,不时带出一团团的粘滞浪头,随着不断修正变化,它逐渐形成了一个高十几米巨硕高大的九头龙妖身形。

  哦,又是你这臭小子,还没有死吗?哼,还带来了几只破龙,我一口气就能把它们……九头龙妖突然停止住了趾高气昂的呼叫,它显然看到了我身后那巨硕威猛的气状龙形,龙……神之王?难道真是水玉的坐骑?可恶,居然真的从项链之中被召唤了出来,不过没关系,九头龙妖嘿嘿怪笑起来,今天我一口气都将你们通通消灭!

  被消灭的将是你!一声狂暴雷吼在空中炸响,黑林在狂风中呼呼颤抖着,龙形已喷出一道更为强劲浑厚的风雷气团,仿佛重磅陨石般狠狠向九头龙妖的液化身体击射而去。

  嘿,真令人失望,就这点力量吗?那可比你当年差得实在太远了,看来水玉死了,你这龙神之王的精神和力量载体也荡然无存了,再也无法发挥出以前的超强战力,现在你与一只普通飞龙有何区别呢?九头龙妖哈哈大笑,飞快地伸出了九个奇异的龙头,一齐张开大嘴,竟将这股剽蛮气团吸入腹中。

  阳光里摄下一帧苍白的剪影,我的目光被眼前的场景冻成了寒冰,那龙形的喷射气团足可以将整片山林轰倒,,但在这九头龙妖的液形面前却毫无所用,那当年他们在拥有实体的情况下决战,又是怎么样的一副惨烈场面啊?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我有一种面对倾尽毕生都无法抗衡的强大敌人,而产生无比失落的颓败感。

  嗥!龙形仰天再次怒吼一声,腹中积酝的强大力量已浓缩成一股惊人的高压风雷,狠狠地向九头龙妖的身体喷射而去,这是最强一击,它凝聚了龙形所有的力量。

  太有趣了,八百五十年之后还能享受到如此强大冲击波,真痛快!忘情的大笑之后,九头龙妖突然从潭中站立起来,每一个龙头都张开了恐怖而凶厉的狰狞大嘴,蕴起所有力量向那疾掠而来的高强风雷噬吞而去。

  嘭嘭嘭……连续几声,那股雷霆成钧的毁灭波携掠起千百道凄厉的风刃,竟完全将九头龙妖的所有脑袋击成瓣瓣星花,融洒入腾升而起的凄迷潮雾之中,并逐渐向四方森林飘零散开。

  真强!在赤甲翼龙的壳背上,我能感到身下的森林在虐掠扩张的力量涟波呼呼颤抖着,在那遒劲激厉的尘雾之中,整个噬灵之潭已被轰出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巨大陨坑。

  九头龙妖被消灭了,看着那个被震得星散的噬灵之潭,我放下了紧绷的神经,它可真强悍啊,要不是有龙形在,恐怕赤大陆任何种族都无法将其消灭。

  错了,它还没有被消灭!龙形皱起了眉头,身形不断变化着姿式,显露出烦躁不安的样子。

  时间在静静地流淌着,每个身影都在忐忑不安中忍受着目光的煎熬,很快,星散的粘液开始互相吸引凝聚,用不了多久便再次凝成巨硕高大的九头龙妖,只是它的面目更加狰狞和愤怒,真不错,居然能让我如此狼狈不堪,也算你们有本事,可惜你们永远也打败不了我,因为我不止有重生的本领,还有……

  他的每一个龙头突然伸直了脖子,狰狞地张开凶厉的大嘴,让你们也尝尝死亡的滋味吧!

  呼——空中激射过九头黑色液柱,向龙形的庞大身体击去,这是九头龙妖的噬灵之液,它那强大的腐蚀力可以毁灭任何一个生命能源。

  嗥!炙目滚涌如潮,惊雷道道轰鸣,龙形再次喷吐出一股强力风雷,轰地一声暴响,惊液纷扬,只击灭了其中的六道液柱,剩下的三道死亡流星仍呈三角弧线完全将他的魂影身形射穿。

  噗地几声沉闷之音,龙形被射透的三个部位立刻高度亮化,并不断向外扩散,它的魂体因为巨痛而在空中剧烈地翻滚扭动,显然九头龙妖的攻击给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嗥——龙形仰天一声凄厉长吼,周身浮起一轮透明光圈,身形一扭猛地化成一道锐利闪电向九头龙妖液化的身体冲击而去,那携掠而起的磅礴力量骇潮,因与空气高速磨擦而飞窜出道道火花,雷霆万钧,气如长虹,仿佛夹杂着电闪雷鸣的洪澜巨浪,在猛烈地飙击大地。

  我紧紧地攀住赤甲翼龙壳背上凸长的质角,生怕卷入这浩荡雄壮的力量漩涡之中。

  轰地一声震天炸响,龙形庞硕威猛的身体整个穿透过九头龙妖的液化身体,那因磨擦而陡升的强热,瞬间便将九头龙妖半个身子烧熔成沸腾的蒸雾,余波荡开,整片森林上空弥漫起浓浓的焦臭烟雾,并不断地袅升扩散。

  龙形的魂体已疏淡了许多,周身伤痕累累,能量的大量损失让它几乎一头撞入了地面,但它仍转过身来再次凄厉狂吼,拼尽全力,不断从嘴中喷吐出道道锐利风刃,将九头龙妖处身的整个地面击打出一片密密麻麻的坑洞,直至再也看不到一滴残余的魔液。

  轰轰轰轰,那每一记犹如重磅陨星砸地的声音都给奥索兰森林带来强烈的震憾,仿佛整个地核都要被击穿,我的血液已凝固成冰块,惊讷的目光被眼前激烈的情景石雕化,看着这前所未见的战斗场面,我感到了一种从肉体到灵魂的强烈震憾。

  太……强了,实在太强了!难怪龙神之王……会是大地上最强悍的斗士,人类,精灵,鬼怪和兽人在它们面前简直脆弱地不堪一击,不堪一击……

  在强大风雷的飙击下,九头龙妖的身体不断被击碎散灭,最后飘成了点点细微风尘,悠悠洒落在方圆数十里的林间上空,再也无法凝成一个魔法身体。

  龙形的力量显然也耗损到了极点,它周身泛起一片淡淡白光,凝滞在空中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我胸前的龙骨项链也无力地垂吊着,失去了先前的光采,仿佛也筋疲力尽似的,只余下白白淡淡的微弱光点。

  胜……利了吗?我心惊胆跳地看着余波未退的狼藉场面,重重地喘息着先前因紧张而摒住的呼吸,心有余悸地说,真壮观!

  龙形淡淡地扫了我一眼,刚才那只是一场热身运动,九头龙妖的精神载体实在太顽强了,我始终无法摧毁它,也许这几百年来他找到了某种强大的寄质来培酝魔力吧,哼,只要这个载体不除灭,他还会重新塑造亡身的,只是……它忧心冲冲地吟喝着,真奇怪,为什么我却感到它的精神载体是那么熟悉亲切呢?

  哈哈哈哈,你倒还有点儿自知之明,陨坑内突然间破土而出一个被稠液涂染全身的人形怪物,高举着双臂,仰首向天空大喝,凝神召引!

  在空中无数悠悠飘舞的液末尘屑开始以人形怪物为中心,飞旋成一个巨大的风漩涡流,随着召唤力量的不断增强,天空中的细碎魔尘开始互相吸引凝合,逐渐向那人形怪物的身体飞附而去,随着时间的推移,魔液凝附的速度疯狂地增长着,用不了多久便凝聚成一个高达十余米的液形巨人轮廊,就仿佛那人形怪物倏然间放大了数十倍般。

  那是什么?目光涉进了惊骇的季节,我的心中翻涌着不可置信的情愫,好象……是一个人的模样……我紧紧地抓着赤甲翼龙背上突起的尖锥角质物。

  饱蘸着苍白而惊臆的目光,在呆视中濡染出若神若幻的凄迷神情,龙形静默的身影透露着忧郁和悲伤,它的整个魂魄仿佛完全被眼前景象深深吸引了。

  当最后一大团魔液飞附在那个鬼灵巨人的额角上时,我终于看清了这个扩大了数十倍浑身沾满了粘稠性魔液的人形怪物样子。

  那是一个雄健威猛的武士人形,英俊而冷酷的容貌显示着这是一个极有魅力同时也极有魄力的的男子,他的眉宇间还透露着难以形容的忧郁和坚毅,我能想象得出,那是一个面对困难及至生死也绝不屈从的坚强战士,也许他生前是一个曾经享誉盛名的英雄豪杰吧?我胡乱猜想着。

  水玉大人!静默中的龙形终于忍不住低低地哀鸣着,苦咸的风吹过,捎带起它对往事的无限思念和悲伤,它的身体激动地颤抖着,可恶,你竟连大人的亡骸也不放过,居然将他的身体变成你的精神载体!

  哼,那又怎么样?他的遗骸可真是个好东西!那个鬼灵巨人怪声怪气地冷笑着,水玉临死前将他所有的记忆和原始内力都封入了那个武士佩戴的龙战士祝福项链之中,可惜他却没来得及销毁自己本身就拥有强大魔法召引能力的躯体……

  嘿嘿,正是通过这个躯体,我才能召引出玄界中的元素能量来收敛我的魂魄,得以重生,现在,他已是我生命的载体,我与他是永远也无法再分开的,我若死了,他的躯体也将灰飞烟灭,鬼灵巨人得意忘形地大笑起来,他的躯体若消失了,祝福项链中拥有的力量和记忆将成为一个死结封印,永远也无法被下一任继承者破解吸收,你的魂魄也将很快在这个死结封印启动之中灰飞烟灭!

  可恶!龙形突然转身冲我大喝,武士,我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我吃惊地瞪着它,我能帮上什么忙?

  它说的没错,我的记忆和力量完全来源于祝福项链,你先前只是唤醒我的记忆,而项链的魔法封印却并没有完全破解干净,而封印的破解密咒必须在水玉大人的遗骸上寻找,如果密咒消失了,那我的魂魄也将很快消失,这世上将永远没有人能继承大人衣钵!

  那……我能做什么呢?我的声音在发颤,脑中突然涌出一种很不安的念头。

  我要你找到水玉大人遗骸上的破解密咒,成为新一代的圣龙战士!这样才能打败这个魔灵!龙形的厉喝充满着不容置疑的调子。

  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