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1570 2003.04.28 13:24

  风,长着看不见的翅膀飞来飞去。

  天空中猛然间闪过一道极快的飞影,就在我错愕之际,一片旺盛凄厉的枪影已将我的身体淹没,我从未见过如此凌厉凶狠的枪法,我所能回避的每一个动作和方位都完全置身于对方的攻击之下。

  没有退避,我手腕一抖,已挥出一片严密灿烂的剑网,整个人象螺旋一般猛地向上飞窜,既然无法躲避,那我们就硬碰硬好了,在我看来,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等一等,艾奇顿,我要活的!”在脸上一阵乱挥,总算扫开笼罩着的酸性黑雾,她的眼睛一时之间被熏刺得有些睁不开,尽想流眼泪,视力大为下降,但就算如此,也仍不忘对天空的龙蛇骑士大喊,“他若少了一根寒毛,我要你用脑袋来赔!”

  听闻此言,那个威猛无比的龙蛇骑士身手倏然间顿了一下,想顺势抡出一个毫无伤害的长长弧线,然后抽身而退,但我的快剑却也在此时突破他那密匝森严的枪网缝隙,直抵入对方的眉心。

  “你——“险险地侧身避过,但额头上还是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色伤口,艾奇顿猛地一把抓住我刺来的长剑,恼怒万分地嗥叫起来,“你这肮脏的人类,你让我流血呢?

  我要你死!”

  他那又粗又长的手指灵巧地转动,竟然将几十斤重的魔法长枪毫不费力地调成竖直状态,然后恶狠狠地向我临近的脸孔刺去,对于一个天空骑士来说,最大的耻辱就是输给没有座骑的人。

  仿佛一道犀利的闪电,更仿佛是一股炙目的火龙,被魔法延长的枪尖猛烈咆哮地向我单薄脆弱的身体夺射而来,那挟掠而出的风火雷电不停地发出死亡的怒吼,凌厉的锋芒还未接近我的肌肤便已隐隐生疼。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正好吐出了肺内的最后一口气息,猛地一拔手中的骑士剑,人已在空中完成180度的翻滚动作,幸运地抢先半拍以一记凌厉快腿抽射,重重地倒扣在对方的面颊上,但是那道盘旋着串串闪电、被魔法延长杀伤距离的枪刺也同时穿过了我的胸口,直射入地面厚厚的龟背上。

  只听一声巨大的轰响声,那比花岗岩还坚硬的龟背竟然被击出一个半米宽的深洞,剧烈的反震力让那龙蛇骑士手中的枪尾仍颤抖不止,尾音袅袅不绝。

  一股苦腥凄厉的鲜血猛地从嘴里喷射而出,胸口处不停地泛开一朵朵肥大娇艳的血花,一下子染红了我的蜘蛛微印的魔法盔甲,也染红了我破碎不堪的身体,但我知道我的性命还是给弗罗多赠送我这副神奇盔甲挽救了。

  剐心的剧痛立刻潮水般涌来,就仿佛千万根尖针同时在我最痛的筋骨中来回穿刺,让我几乎晕眩过去,但只要看到对方同样痛苦不堪的飞坠身影,我便死死咬牙强忍住,就算再伤再痛,我也绝不会在敌人面前表示出任何一丝怯懦屈服的举动来。

  “啪啪!”两声重物坠击声传遍了整个龟背广场,我们像两堆烂泥一样同时摔在了坚硬无比的云龟背上,血再次疯狂地喷溅而出,我听到了骨头折断的清脆声音。

  整张脸都扭曲成酱紫色的一团,艾奇顿忍不住轻声痛哼起来,他的小腿骨完全被摔变形了,而我同样不比他好多少,左手胳膊被摔成了粉碎性的三断,完全无法动弹。

  一波波无法形容的炙烈疼痛象烧开的沸水一般灌入大脑,我痛地几乎要大声发出惨叫,整个身体因痛苦而弯成虾米状,但是看到对方怒射而来的凶狠恶毒目光时,我再次咬牙忍住了,任凭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里疯狂地涌出,就是不肯吭出一个哼声出来,我宁愿再次将整个嘴唇咬成稀烂,也不愿在我的敌人面前服输。

  “嗥!”艾奇顿的座骑,一个有着十几米长的健壮威猛的龙蛇在空中徘徊了一圈,猛地发出一个极为狂暴的咆哮声,然后象携带着雷电的风暴一般猛地一头扑击下来,它正准备以最粗暴的攻势将我破碎不堪的身体撕成粉碎,一排比匕首还锋利的毒牙在惨淡的半空中闪烁着阴森恐怖的光芒。

  “来吧,我会在最后一刻击败你的!”痛得几乎要将整个下齿都咬成粉碎,我艰难而又顽强地站了起来,将胸膛挺得比标枪更笔直,哪怕这因此会将伤口撕得更开,让鲜血流得更多,我脸上洋溢着骑士的坚强,骑士的骄傲,我大声对天空怒吼,“我绝不服输!”

  轰——

  四脚龙蛇挟掠的威猛疾风就象一道劈斩而下的凄厉巨刀般让人心存恐惧之情,不要说它那尖尖长长的利爪和一排排闪着妖异光芒的毒牙,就单凭着这狂暴的冲击力量就足以将我的身体撞成血肉模糊的一团,任何人在这咆哮的风暴扫荡过来之前,都已注定了死亡。

  但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却仍是面色从容,紧紧握着手中骑士剑,摒着呼吸在等待它的接近,哪怕注定要死去,我也要一剑穿透它的身体,结束它的生命。

  在我看不到的一团云层之中,一双极为熟悉也极为紧张的眼睛同样摒着呼吸看着这雷霆般的碰击,但却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十米,九米,八米……三米,两米,一米……就在我默数距离时,手中的骑士剑已高高举到最佳战斗位置,我知道为荣誉而战的时候到了,对准它狰狞扁突的脸孔,对准它邪恶凶狠的三角眼睛,我准备刺下这生命的最后一剑。

  但是就在这生死尤关之际,一道极为强劲炽烈的球状闪电,火龙般猛地从我背后闪窜而过,迎着飞掠而来的狂暴巨兽痛击而去。

  噗轰一声令人震憾的巨响,一道极为耀眼的光潮象长开的巨大蘑茹云一般在我眼前扩散开来,同时伴随着一片冒着热气的激烈血液一起喷洒出来,一下子将我浇成了一个只剩下殷红颜色的血人,紧接着一声更为凄楚悲怆的尖叫声划破了四野云空,震得周围的空气隐隐颤抖,就仿佛能割伤人的耳膜。

  在错愕之中,我吃惊地发现那个凶猛无比的四脚龙蛇竟已被这记凌厉闪电痛击成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向后倒射回去,在天空中划出一道极为笔直也极为浓重的红色线条之后,便化成一蓬破碎不堪的焦肉血雨向下面重山峻岭播洒而去,空气中到处是皮肉烧焦的死亡腥味。

  看到如此惨烈血腥的景象,我被完全震憾住了,手脚一阵麻木,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感觉自己并不是真的活在这个世上,仿佛仍在迷迷糊糊的梦境里面,任凭耳边的风声和惨叫声呼啸而过。

  “很震惊吧?这就是堕落精灵的闪电术的威力,一秒钟不到就可以发射,可不同于人类魔法师喔!”手中玩弄着一团比太阳还耀眼的球状闪电,脸上缀满着闲情意致,优索雅美琳得意地笑道,“就算是巨龙,也能将它的铁脑袋砸出花来!我可从来没有失过手哩!”

  说着,她一款一摆风度极为优雅飘逸地走到艾奇顿惊骇失色的身前,俯身柔情万状地问,“嘿,我的护花队长,你哪儿不舒服啊?”

  “我……我的小腿好象断了!”额上渗出豆大的冷汗,本想再哼出几声以缓解痛楚,但见我受的伤比他还严重,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哼一声,也努力咬住牙齿强忍住伤痛,他充满期待地看着优索雅美琳,他知道这位美丽的堕落精灵可是一个高位疗术师,据说单单她的水系魔法就曾埋头苦修过至少五十年的光阴。

  “喔,你受的伤实在是太轻太轻了!”嘴角边浮开一丝温柔体贴的醉人笑意,优索雅美琳悄悄地凑到他的耳边,轻声笑道,“你至少应该两条腿都断掉还差不多!”

  话音刚落,她手腕一翻,一把极为锋利带着弧形的短剑已抄在手中,炫耀一般在艾奇顿的眼前慢慢划过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弧光,然后恶毒地邪笑一声,象切白菜杆一般熟练地将他的两条大腿齐膝切断。

  血,一下子象瀑泉一般冒着腾腾热气喷射出来,迅速染红了周围龟壳地面,白白的断骨挑着破碎的肉筋从伤口处伸出,艾奇顿的脸立刻变得惨白无比,整张脸痛得扭曲成狰狞的一团,那景象看了令人不寒而栗。

  耳畔立刻响彻起悲痛欲绝的哭嚎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将周围空气震得隐隐发抖,闻者无不吓得心裂胆破、面无人色,仿佛那被砍断的不是别人的腿,而是自己的。

  艾奇顿痛地几乎要从地上跳了起来,他弯腰捧着断开的血淋淋双腿,愤怒而痛苦地吼道:“优索雅美琳,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眼睛能杀人,他早就将对方挫骨扬灰了。

  “谁让你从前那么无情地拒绝与我欢度良宵!没有人可以惹怒我而不受惩罚,你的痛苦只是刚刚开始,还未结束!”拍了拍手掌,用雪白的手巾将身上溅的血迹一一擦去,优索雅美琳站起身来,幸灾乐祸地笑道,“我喜欢看别人痛苦哭嚎的样子,你那么会叫,我不找你,还能找谁?”

  “你——“气得几乎要晕死过去,艾奇顿全身微微发颤,怒不可竭地遥指着优索雅美琳那高贵优雅的背影,恶毒道,“我是第七家族拥有第一继承顺位的长子,我会在长老院上向你们第一家族的人提出最严厉的控诉,哪怕你是再尊贵的殿下,也要在康罗迪亚女神面前用鲜血来偿还我的痛苦!”

  “是吗?”优索雅美琳转过身来,漂亮的杏仁眼睛毫不在意地眨了眨,随即温柔地笑了起来,“请问,谁能做证是我砍了你的双腿?那个人类小子吗?他连进入神殿山的资格也没有,更别说是走进长老院了!”

  “我的部下,我有一千名部下可以作证,他们有的是十大家族的子弟!”艾奇顿脸上已失去了血色,他咬着牙不让自己晕眩过去,他指着远处盘旋徘徊的龙蛇骑士们,大声吼道,“除非你全杀光他们,否则只要有一人回到神殿山,就会走进长老院里做为合法证人指控你的罪行!”

  “他们?你居然指望他们?”波光粼粼的眼睛闪烁着讥讽的光芒,优索雅美琳笑得更柔更甜,她乐呵呵上前一步,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就一定能回得到神殿山上?要知道,虽然这儿离神殿山只有1000公里的路程,但以目前这种航线来说,走个十天、八天也未必能马上赶到,更何况这一带并不是由我们堕落精灵完全控制的山区,我们还要穿过时常出没着龙族骑兵的罗斯立山谷,那儿可是麦坎加伦最重要的外围军事区域之一,你说他们怎么能放过我们这些准备自投罗网的堕落精灵呢?”

  “什么?你想穿过罗斯立山谷?你想害死我们大家?”恐惧和震惊的情绪一下子迸发出来,艾奇顿惊骇欲绝地将脸孔扭曲成一团,他已浑然忘记了断腿的痛苦,忍不住惊呼起来,“那儿有龙族的一个军事基地,你想去送死吗?”

  “送死的是你和你的部下,不是我!我将做为龙族的朋友、人类的义士打入龙族核心内部去,并向他们带去一个封厚的礼物!”说着,优索雅美琳阴险十足地大笑起来,“用你的一千名部下的生命去交换几个龙族高级领袖的人头,长老院是绝不会惩罚我和我的第一家族的!”

  “可是你是堕落精灵,他们会一眼就看穿你的真面目!”脸色胀得通红,艾奇顿愤怒无比地咆哮起来,“你不可能成功的,在罗斯立山区,你会像被捏死臭虫一般让龙族人活活弄死的!”

  “有人会帮我做好证明的!”优索雅美琳妖柔地向我抛了一个暖昧的媚眼,温情脉脉地笑道,“是吧,漂亮小子!”

  “我会当众揭穿你的鬼把戏,我会的!”鲜血从指缝间涌出,我手脚笨拙地为自己疗伤,虽然并不大有效,但明显没有以前那么痛,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大声回应道,“你不要想指望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不会帮你做任何陷害人的事情!”

  “你会的,你注定会的!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目光炯炯炙人,优索雅美琳脸上露出了狡黠的微笑,她很肯定地加重语气,道,“你还未见过我真正的手段,我可不只是会杀人喔!”

  说完,她也不理会我惊讶困惑的表情,转过身来又重新走回艾奇顿的耳边,低声笑道:“还有没有什么遗言要对我诉说的,第七家族第一顺位的前继承长子?我希望马上结束我们这场无聊透顶的对话!”

  “堕落精灵的法典里是不允许同类相残的,你会受到长老院最严厉的制裁,你会受到康罗迪亚女神的抛弃,你会……”冷汗从额上滚了下来,艾奇顿发出沙哑而悲惨的狂呼,可是声音还未结束,优索雅美琳便很不耐烦地一剑割去他的脑袋,整个将血淋淋的人头提了起来,然后凑到自己嘴前深深吻了一下他满是血沫的嘴唇。

  “当初我说过我会吻你的,我现在已经做到了!本来我是想吻遍你全身每一处地方的,可惜你这副尊容让我连接近都觉得恶心!”迅速将断头拉开一定距离,优索雅美琳吃吃笑道,“杀了太多的人类和蓝精灵,偶尔换换口味,杀几个同胞族人,这种感觉可是非常刺激的,现在许多堕落精灵都乐于此道,就你这个愚木脑袋还板着几百年前的教条,只要没有证据,就算全世界人知道我杀了你,长老院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顿了一顿,她又接着道:“康罗迪亚女神垂青的是聪明强大的堕落精灵,而不是你这个傻瓜!嘿嘿,其实长老院里面的那帮老家伙更希望象你这样的劣质品种从我们堕落精灵血液中清除出去!”

  那血腥狰狞的人头扭曲着一张早已变形的脸孔,垂死的眼睛鼓得大大的,仿佛随时都要喷出眼眶来,但是最终还是缩了回去,鼻孔里呼出的最后一丝热气也渐渐在空气中冰冷。

  “死人为什么总是这么难看?”眉头大皱了起来,优索雅美琳像仍过时的玩具一般,厌恶地将艾奇顿的人头扔下了龟背,如果优索宾尼斯想看艾奇顿死时的尊容,就自己到下面山谷去找好了,她可没有为别人免费服务的义务。

  她看了看那无头的尸体,这狼藉场面显然让她很是不快,于是便拍拍手掌,用咒语召唤来一只分不清脸和脖子轮廓、模样极为丑陋的蛇形虫人,指了指那污秽遍地的肮脏地面,恶狠狠道:“阿顿,限你两分钟之内把这舔食干净,否则你就知道球状闪电的滋味了!”

  那个盘缠着圆滚柔软、像巨蟒一样有着肥油硕大身体的蛇形虫人惶恐无比地点了点头,扁圆的脑袋一扭一摆地迅速向尸体靠去,然后无比贪婪地张口咬噬那具血肉模糊、不成人形的尸体。

  令我惊奇的是,从那口袋一般大的嘴巴里居然能同时跳出十几根带着尖锐刺角的长长触舌,一吸一食竟毫不费劲地将碎肉血渍全部美美地扫入肚中,并且还不停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肠胃蠕动声音,看着这令人恶心的景象,我几乎要想趴在地止大口呕吐,但最终我还是以别过头去不看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厌恶情绪。

  果然,两分钟时间不到,地面上的残污秽垢便被蛇形虫人的十几条肥油油的舌头舔食得干干净净,连整具尸体全都吞入肚子里,它仿佛仍意犹未尽,左右环顾着希望能找寻到半点残渣,最后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才悻悻地半立着滑行到优索雅美琳身前,恭恭顺顺地点点头,然后便化为一阵环状强光,蒸汽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

  “没想到这个**这么没品味,居然养起了虫族中最令人恶心之一的蛇形虫人!不过话说回来,它的肠胃可是连钢铁也能消化掉的,有这种宠物在身边为自己打扫打扫卫生也真不错!”弗罗多带着浓重的嘲讽语气道,“真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堕落精灵!”

  话虽这么说,但我却分明感觉到他声音中那微微颤抖的哽调,显然他同样对这有着召唤师能力的可怕女人产生了莫大的恐惧情绪,谁知道她在召唤界里面还养着怎么样恐怖的异兽。

  优索雅美琳见地面已打扫干净了,这才转过身来,风度翩翩地走到我面前,既柔情似水也媚态万千地问:“怎么样,伤还重不重?”她那身上轻轻撒发出熏人香气几乎把人的骨头融化。

  看着她缠mian婉雅、满脸春guang的温柔神态,再联想到刚才艾奇顿的可怕下场,我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起了一身冰冷的鸡皮疙瘩,紧张地后退了一点,厉声喝道:“走开,你这个坏女人!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很吃力地将长剑举了起来,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有没有力量挥斩下去,胸口上被撕裂开的伤口每一触动都钻心地疼痛,鲜血再次大量涌出,我的自疗术已然失去了功效。

  “你要杀我吗?”象一个很无辜很悲伤的孩子一般,优索雅美琳可怜楚楚地看着我,眼里轻轻荡漾着一层潮湿的雾气,看了令人心存同情,她甚至带着略微哽咽的声音问,“你忍心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吗?”

  “你这坏女人,你的虚伪面目我早瞧透了,你最好给我退后,再上前一步我便杀了你!”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嗓眼上,无比紧张地握住手中的长剑,怒气冲冲地大喝道,“我的剑对妖魔鬼怪毫不留情的!”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反抗的!”仿佛一个痴情怨恨的失恋情人一般,饱含悲情地看着我,优索雅美琳缓缓地上前了一步,将手中血渍未退的短剑甩在我身后的地上,仰着头张开双臂,悲楚凄凉道,“如果你想杀一个对你没有恶意的女孩,那就来吧,只要你不怕受良心的遣责,正义的审判,我愿意死在你的剑下!”语气中充满了平静,就仿佛一潭冰清玉洁的镜湖,再大的风澜也掀不起任何情感的涟漪。

  我的呼吸急促间变得沉重起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变化多端的蛇蝎女人,几秒钟前还是杀人不眨眼的残忍女魔形象,几秒钟之后立刻变成了一副冰清玉洁的可怜女孩模样。

  我的手愤怒地开始颤抖,从她那清澈见底的眼眸中,我竟再也看不到任何暴戾和凶残的色彩,假如我不是早知道她真正的面目,也许这一次真的会被她逼真的演技所迷惑。

  “好,那我就杀了你吧!”狠狠地一咬牙,管她是圣女还是魔女,我将最后的力量全集中在剑刃之上,准备狠狠地痛斩下去,但是,就在出手的那一瞬间,我突然看到她那清澈湛蓝的眼睛中轻轻滑下的一行淡淡忧伤的泪花。

  当我猛然间想起父亲一生从不对女人拔剑,更从不对手无寸铁的女人痛下杀手时,我坚毅冷酷的心弦猛地被触动了,我没有忘记,手中的剑刃上还镌刻着父亲的名字,还记载着父亲的荣誉和信念。

  我的剑顺势劈下,发丝狂舞,迅速散入苍凉的风云之中,但血却没有飞溅出来,人也没有倒下去,因为我在最后一刻,还是放弃了,险险地贴着满是泪花的脸颊划过,将她的长发削去了一大摞。

  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我疲倦地退后一步,用剑支撑着自己承载太多精神负荷的身体,呆呆地看着天空,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会对一个心如蛇蝎的残忍女魔心慈手软,居然无法狠下心来杀死一个可能在下一秒钟之后毫不留情以最残忍方式杀死自己的魔鬼女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违背了骑士精神里面的锄奸惩恶的教条,但我已没有勇气和力量再次举起父亲的剑。

  当然,我并不知道,在我的身后,那把被抛弃的短剑正被一股看不见的魔力控制,毫无声息地从地面上浮起,正对准我的背心,只要优索雅美琳微微一个念头,就能在十分之一秒内将我心脏穿透,她可不是一个喜欢将自己性命交付到别人手中的人。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一个不会对女人下狠手的高尚骑士!只有人类才这么迂腐可笑,黑精灵绝不会有这种浅薄的同情心!”清纯女孩的形象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换成一副狡黠残忍的邪恶模样,这种两个极端的变化并不出我的意料,但我还是忍不住为此惊讶,优索雅美琳眯着极为凶狠的眼睛,冷冷笑道,“真正的黑精灵可是连婴儿也不会放过的!你不杀我,那是你的运气!因为你根本没有能力碰我一根毫毛!而且,我讨厌黑精灵,也讨厌杀女人的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苍凉的目光铺展出彩蝶的迷意,脸上的冷汗因为剧烈的疼痛而释然滚落,我冷冷地看着她,一字一字道,“和我决斗吧,我希望自己能像一个高贵骑士那样荣誉地死去!”

  手指轻轻一勾,悬浮在半空中的短剑立刻唰地一声回到自己的手中,优索雅美琳得意洋洋地修理着自己的指甲,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决斗?你已经是我珍贵的私人物品,让你死去,我岂不是损失惨重?”

  “你想怎么样?”眼眸中沸腾起一片炽烈的红潮,我愤怒地咆哮起来,“我不是玩偶,要杀要剐尽管放马过来吧,我不会任你摆布的!”

  没有回答我的话,优索雅美琳只是看着不远处那列长长的与云龟并排飞行的龙蛇骑士,只见他们正小心翼翼地将头斜侧过来进行探视,想搞清楚这儿发生的状况,但因为没有命令,谁也不敢自作主张。

  见此情景,她极为性感地给他们抛了好几个香艳的飞吻,然而那些龙蛇骑士见了无不噤若寒蝉,不敢再正眼看来,显然他们对她的毒辣手段,就算同是堕落精灵的他们来说也是胆战心惊的。

  看了这种景象,优索雅美琳更是肆无忌惮地咯咯尖笑起来,仿佛看到了一幕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

  我忍着气,很有耐心地看着这诡变莫测的精灵女孩阴晴不定的举动,我知道,自己在她面前处处占尽下方,甚至连自杀的能力也没有,虽然我是不会这么做的,骑士精神里面最忌讳的一条就是用自杀方式来逃避现实中的困难。

  过了许久,优索雅美琳才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我冒血的伤口,突然赞道:“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壮,如果是艾奇顿受到你这种伤,早就躺在地上哼哼唧唧了,而你居然还有意志站得这么挺拔,真是不错!”说着,她露出一个很暖昧的嘲弄笑容,眼睛不怀好意地对我上上下下打量着。

  转眼间,她突然变得极为严肃认真,做出了一个奇怪的祈祷的姿式,嘴里微念着晦涩深奥的咒语,然后将双掌呈漏斗状展开,轻喝道:“敬爱的罗亚美多生命女神,将您的荣光赏赐给这个男子,让他从痛疼中康复,恢复健康之身吧!”

  因为她并不信仰罗亚美多生命女神,所以她没法子像使用闪电术那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她的话刚完,在我周身半空中悬凝的无数闪着晶莹光芒的透明澄澈水珠象受到号召一般,突然全都向我身上吸附过来,就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一般。

  被此种景象弄得猝手不及,还未等我做出任何抵制的举动,周身皮肤已细细密密覆盖上一层清凉冰洁的医疗水膜,我能感觉到一股神奇的力量正穿过我的肌肤,穿过我的血肉,甚至穿过我的心脏,直抵灵魂的最深处,一种无法描述的畅快感觉象舒通的网状电路一般迅速传遍四肢。

  我感觉到受伤的筋骨正在疯狂地长起新鲜的肌肉和骨血,逐渐愈合,我想挣扎,却连一个手指关节也弯不动,整个身体完全麻木僵硬。

  就在我神志最为恍惚之际,那层覆盖在我身体上的医疗水膜噗地一声,化成一蓬细细淡淡的雨尘,在我周身轻轻散开,徐徐飘落,我浑身震了一下,一屁股坐瘫在地上,好半天也爬不起来,虽然伤口已完全愈合,但是那随之而来的刺骨疼痛却有增无减,一波波地袭涌进我的大脑里,要不是早有准备咬牙忍住,我恐怕会大声呻吟起来。

  “好了,你的伤口已经痊愈了,虽然不能再象以前那样活蹦乱跳,但是也足够让你免去性命之忧!”仿佛欣赏一副刚刚出炉的艺术品一般,优索雅美琳津津有味看着我健壮发达的身体,吃吃笑道,“你比我想象中还更棒,如果有一天你死去,我想我至少会为你难过一分钟的!”

  “我不要领你的虚情假意!”全身血液仿佛要从胸腔中喷射出来,我怒不可竭地瞪着她,然后将手中长剑一转,在我刚刚痊愈的胸口上深深补上了一剑,鲜血立刻喷溅出来,比阳光更加刺眼,淹没了光线,也淹没了黑暗。

  我喘着沉重的气息,骄傲无比地大声道:“我不会……不会欠你什么的,永远不会的……”说完,人已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被眼前的鲜血刺激地有些晃不过眼来,整个人愣在当场,优索雅美琳呆呆地看着我重新被鲜血染红的身体,脸色变得比死人还更难看,空气仿佛在那一刻都凝固住了,整个龟背广场静得可以听到血管中血液流动的声音。

  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她极为凶狠也极为阴沉地眯着血红色的眼睛,恶毒地看着我苍白而骄傲的脸孔,汹涌起伏的杀机不时透过那道细细的眼缝溢射而出,握紧的拳头在发白,在颤抖。

  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她就将手中的短剑改变了好几种杀戮角度,脑海中一直盘算着怎么样才能一刀最残忍地让我在痛苦中醒来,但每一次都很快放弃了,最后,她眼里竟只剩下痴迷怜爱的神色。

  慢慢慢慢地走到我身前,轻轻捧起我毫无知觉的苍白脸孔,痴迷地端详,仿佛生怕惊醒我的美梦,也仿佛要将这张英俊而骄傲的脸孔深深地印入脑海之中,永远也不再忘记:“你……真的那么恨我吗?为什么呢?你不要我的救疗,是因为滥杀无辜?是因为我残酷阴险?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食指痴迷地从我苍白的脸庞上滑落,她轻轻呢喃道:“你知道吗,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样惹我这么不开心,就是刚才死去的那个艾奇顿也不敢这样对我!我曾有上百次想用最残忍最恶毒的酷刑将你折磨至死,我太想太想听到你痛苦的哭嚎声,悲惨的哀求声,绝望的惨嗥声!然后最后,我会将你的筋肉活生生地一条条撕下来,将你的骨头活生生地一根根拆下来,我会让你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被生下来!”

  顿了一下,她目光变得更加温柔:“可是我都一一放弃了,因为我相信,无论再大的痛苦降临身上,你都不会屈服,不会低头!好久……好久没有见过你这么特别这么倔强的男子了,像你这么好玩的东西,死一个就少一个,我又怎么忍心让你那么快就从我手中消失呢?”

  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用中指稍稍地沾了一下我胸口上盛开的血花,然后津津有味地放入嘴里品尝,脸上露出幸福甜蜜的笑容,继续柔声道:“你知道吗,没有人能在我面前顽抗到底的,就算是再坚硬的骨头,再顽强的意志都要在我面前屈服,我曾经让许多和你一样骄傲高贵的英雄好汉痛苦哭嚎,由于他们的臣服我最终都饶恕了他们,让他们选择自己喜欢的死法,现在,是轮到你的时候了,我还有几千种残忍的手段没有使唤出来,你将有幸品尝一遍我所有折磨人的酷刑,这可不是所有人能做得到的,你可千万要忍耐住,我可不允许你像他们那样那么快就屈服喔!”

  说着,她掩着猩红的嘴唇发出夜枭般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厉尖笑声,阴气森森地昵喃道:“我会让你最终心甘情愿地跪在我的脚下,受我折磨,受我蹂躏,大声哭泣,痛苦哀嚎,只有让最不肯低头的人低下头来,才真正是世间最令人快乐的事情!”

  她用一根食指恶狠狠地托起我毫无血色的下巴,将眼睛几乎贴到了我毫无知觉的脸上,然后又温柔无比道:“最终,我会将你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都撕下来磨研成细粉,搅和着上等的蜂蜜吃进肚子,我要让你永远地成为我身体里面的一部分,和我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

  说完,她无比怜惜也无疼爱地深吻我干涩苍白的嘴唇,久久不肯松开,就象一个饥渴多年正逢雨露滋润的多情小寡妇一般。

  可惜,她所说的一切,她所做的一切,我都不再知道,我深深地陷入了失血状态的晕迷之中,也许我该庆幸自己的晕迷,而没有听到她这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

  巨大的云龟还在往前缓慢地飞行,载着我,载着这个可怕的堕活精灵女魔,也载着对整个战争有着转折性影响的石化女孩,慢慢向罗斯立山脉靠近。

  失去了护卫队长艾奇顿的龙蛇骑士在指挥协调上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仍然很有秩序很有组织地守卫在云龟两侧,虽然每个堕落精灵骑士的心头上都笼罩着一层浓厚的阴影,但是他们却仍兢兢业业地履行自己被赋予的使命,哪怕明知道这个使命就算是付出生命代价也不可能完成的。

  在堕落精灵世界里,下级对上级无条件的绝对服从是雷打不动的规矩,谁也不敢改变这种几千年流传下来的铁的秩序。

  当前面出现了一大片棕翠色的群山时,一个龙蛇骑士迅速脱离了守卫队列,飞快地向云龟背壳上空出的广场掠来。

  “雅美琳殿下,我们已经接近了罗斯立山脉!”那个身披重盔重甲的副队长柯莫里南在得到允许之后,这才惶恐不安地登上云龟背壳,恭恭敬敬地向满脸柔情似水的优索雅美琳禀告,“斥候回来报告,前方山林之中发现有大量金鳞龙骑集结的痕迹,指示我们下一步行动!”

  “继续向前,直到遭遇攻击为止!”眼睛挑剔地打量着柯莫里南发达的肌肉,优索雅美琳吃吃地媚笑道,“叫你的部下准备好战斗,一步也不许撤退,更不许擅自脱离战场,要死也要带着堕落精灵的荣誉去死!”

  心中一凛,柯莫里南脸色有些微变,虽然他明知道这个蛇蝎女人自从杀了艾奇顿之后,就不会让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好好活着回到神殿山,但如此赤裸裸表白还是让他很不舒服,但他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抵制情绪,他知道一切只能回到神殿山才有机会计较,现在只能完全服从命令,他很快便恭顺地弯腰致礼做结束礼,道:“遵命,雅美琳殿下!”

  当他转身正要离去时,突然又被喝住。

  优索雅美琳眨了眨娇媚性感的眼睛,吃吃笑道:“干什么那么着急离开啊?有没有兴趣和我疯狂一回?只要你愿意,我会让你享受到登上天堂极乐世界的销魂感觉!我们现在还有的是时间,要流血就先让别人去流吧!”

  无比贪婪地看着对方充满诱惑力的性感身材,柯莫里南舔了舔发颤的嘴唇,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他知道他的上司艾奇顿就是因为曾经拒绝她的要求而被活活折磨死的,他可没有胆量去惹怒这个心如蛇蝎、报复心十分强烈的女人。

  “遵命,雅美琳殿下!”他再次恭顺地弯下腰。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