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1514 2009.04.06 19:45

    “堕落精灵,那是堕落精灵!”灰矮人的脸顿时刷成粉白,他突然一脚狠狠地踢在我的膝盖上,趁我稍微放松了对他的控制,身体一缩就像一条泥鳅一样迅速滑离我的手掌心,翻身就要从耸立的高高石台上爬下,不过他并未觉察到黑暗中潜近的死亡阴影。

  我在猝不及防之中,膝盖给他重重地踢了一下,痛得直皱眉头,正想扑过去把他重新抓过来,从阴影笼罩的巨大石钟乳后面突然窜出一条十余米长的金色巨蟒,张口就将灰矮人的腰咬成两断,脖子猛地一甩,他的下半shen就已落入了巨蟒的血盆大口之中,只剩下上半身还死死地攀住石台的边缘,他不禁痛得大声哭嚎起来。

  我吃了一惊,本来想伸手去将他抓住,见如此可怕的景象,禁不住收回了手,我只觉得自己的胃一阵阵的痉挛,我看到他的断腰处,大量的碎肉和肠子如雨点般洒落,正好落进了石台下面那个金色巨蟒咧开的阴森狰恶的嘴里。

  “也许这样对你来说会更好一些!”我看他的脸因痛苦而扭曲成一团,煎耗了半天还没有死去,便咬了咬牙,抽出长剑朝他的眼睛刺了进去,直贯脑后。

  当我将剑拔出来的时候,石台下面的金色巨蟒已经发动了凶猛的攻击,它整个长硕身体嗖地一声便弹跳了起来,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一口就将灰矮人的上半身吞到肚子里,我依然还能清晰地听到牙齿咬断骨头的喀嚓声,直听得我浑身冒鸡皮疙瘩。

  “去死吧!”我在掌心中凝结出一团火焰,狠狠地朝那凶恶狂暴的巨蛇掷去,为了加大伤害量,我还特地催引了传国权杖的力量。

  我以为这下就可以将这个可怕的怪物烧死,却不料它可比我想象中还更厉害的多,那团火焰一射过去,就被它当成美餐吞食。

  就在我目瞪口呆之际,这个金色巨蟒突又张开口将火焰吐射了回来,要不是我避得快,就已被它射成一团炙烈的火球。

  火球射到了穹顶,轰地一声便炸开一朵巨大而耀眼的火花,四处飞射的火焰将整个地穴照得犹如白昼一般,我吃惊地发现,在那神秘的堕落精灵身边,居然盘缠着另一头巨型金鳞刺蛇,我也因此看清了它们的真实模样。

  这是一种有着凶猛与可怕外表的巨型蛇怪,它们一般长达十余米,而神秘的堕落精灵身边训养的这两条金鳞刺蛇就足足超过了二十米,显而易见,它们的攻击性也更加凶猛。

  只要看到它们浑身不停抖动着密布的像钢针一般的体刺,就可以体会到它们的可怕性,不过在我看来,真正让我感到恐惧的倒不是这些咄咄逼人的攻击性外表,而是它们强大的隐身魔法。

  我从未见过啮齿类怪物会如此擅长隐身术,它们仿佛天生就具有这种魔法天质,可以随时消声匿迹在空气之中。

  我举起剑本想在这该死的巨蛇头上刺出一个透明窟窿,可是一晃的工夫,它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象蒸发在空气之中,我的体察术也无法确定它的位置。

  “嗥!”一声惊人的吼叫,金鳞刺蛇突然从空气中扑了出来,恶狠狠地向我咬来,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可怕的魔兽一直都在自己的眼前,不知何时它已经窜上了石台,完全占据了有利的位置。

  我变了脸色,急忙就地一滚,避开了巨型刺蛇的血盆大口,但因石台的空间并不大,我这一滚也从石台上滚了下去。

  就在我以为这回要摔入四米多深的石笋丛地之时,半空中突地掠出一道迅猛剽悍的黑影,一下子就咬住了我的肩膀,然后用力一甩,我便翻了筋斗跳到了它的背上。

  是海弗斯,又是它救了我!我将虚弱不堪的脸紧紧地贴在它的身上,并感激地轻轻拍着它软绵绵的鬃毛,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和海弗斯在一起,我才不会感到孤单和寂寞,一股炙热诚挚的感情油然升起。

  不过危险并没有到此结束,这可怕的地下巨蟒并不会因为我的逃脱而放弃追杀,它尾巴用力一甩,已缠住一根垂吊的石钟乳,整个身体象皮鞭一般重重地甩了过来,只听那呼啸的风声,我就知道这一击有多猛烈,只要被它那钢针一般尖锐的体刺击中,我保证自己的全身将多出几十个透明血洞,我急忙让海弗斯向高高的穹顶上飞去。

  也幸好我们避得快,金鳞刺蛇那布满体刺的身子才击了一个空,重重地打在另一根石钟乳上,我回头看了一下,不禁吃了一惊,原来那巨蟒的身子已将坚硬的石钟乳扎出密密麻麻的一排针洞,甚至连石钟乳都因为猛烈的撞击而破碎不堪,摇摇欲坠,如果当时击在我的身上……

  我都不敢往下想,不过也不容我往下想,这可怕的金鳞刺蛇借势缠住了那根有些松动的石钟乳,身子一挺又再次向我扑来,这一次,它的牙齿未到,可怕的毒息已先行喷到,我看到一团黑色的气息迎面射来,急忙用御风术将它吹散。

  不过我还是低估了毒息的厉害,我稍不留神吸了一丝的毒息,就立刻感觉头晕脑胀,好几次都险些从海弗斯背上翻下,幸亏海弗斯极通人性,它不停地耸动着腰上的肌肉,硬是让我已经失衡的身体重归平稳。

  啪地一声,我的额头突然碰了一下穹顶上凸出一块岩石,脑袋立刻长出一个红肿的大包,痛得我龇牙咧嘴,但这一回我可清醒了不少。

  我低头看到海弗斯正回过头咧着嘴巴冲我神秘地微笑,马上就醒悟了过来,原来它是想通过这个办法让我尽早地恢复神智,我摸了摸又肿又痛的脑袋,真有点儿哭笑不得。

  面对怪蛇的穷追猛打,我的怒气终于喷发了出来,一拍海弗斯的背,它便心领神会,象一道划空而过的闪电,瞬间就掠到金鳞刺蛇的身后。

  我向它缠身的石钟乳顶端射去火球,轰地一声便将岩脉炸开,那巨蟒发出震天的嚎叫,眨眼间便随那坠落的石钟乳一起摔入黑森森的石笋丛地之中,我只看到一条巨大的黑影在地面上翻滚了几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该死,又是隐形术!我心一凛,立刻向那石笋丛地射去七、八道火球,熊熊的火焰一下子就将地面照亮,但却已失去了金鳞刺蛇的踪影,我心一动,急忙用御风术将四周的空气切割成无数道锐利的风刃。

  不到两秒钟的时间,我便听到身后传来喷血的声音,一股炙热的鲜血几乎要射到我身上,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那赤热的血液射到了身边的石钟乳的壁上,立刻将岩石烧出一片麻坑,不断有白烟有兹兹兹的冒了出来,整个空气很快就布满了浓烈刺鼻的气味,我感到不寒而栗,原来那巨蟒的血液具有很强的腐蚀性。

  我的风刃显然击中了隐身在空气中的金鳞刺蛇,它在连续喷射出几道血箭之后,也将身形暴露了出来,我赫然发现这只可怕的巨蟒不知何时已窜到了身后的岩壁上。

  令我吃惊的是,它那柔软的腹部居然能牢牢地贴在岩壁上,甚至是当它伸出脖子来攻击我时,整个一连串的动作都毫无声息,安静地就像静止的空气。

  “去死吧!”我大吼一声,从海弗斯的背上跳了起来,一剑就向巨蟒的腹部劈去,只一剑就将它柔软的肚子划开,当大量滚热炙烫的血液从腹部上裂开的伤口喷射出来的时候,我双脚已蹬到了岩壁上,嗖地一声整个人斜窜了出去,险险地躲过了那熔岩般灼热的毒血,正好扑到了半空中转身飞回的海弗斯背上。

  我一边喘着气息,一边看着那狰狞可怖的金鳞刺蛇嗷嗷嚎叫着重又坠入石笋遍地的岩地,这一回它已无力再隐身,硕长的身体在石笋丛中一路翻滚,不知被刺出多少个透明窟窿,它瞪着通红的眼睛,昂起首对着石钟乳上静立的堕落精灵发出最后一声悲切而绝望的哀鸣,这才倒下不再动弹。

  “嗨,你不心疼我这么杀了你的宠物吗?”我抬起头看了看石钟乳上始终保持安静状态的堕落精灵以及身边的另一条巨大而冷血的宠物,不知怎么的,他的不动声色更让我感觉恐惧,我只稍稍瞧他一眼,内心的恐怖就已经成倍地递增。

  “无所谓,这条笨蛇本来就准备要死的!”那个面目隐藏在魔法斗蓬之中的堕落精灵突然开口说话,但令我吃惊的是,那竟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就在我大感惊奇之际,她已把兜帽翻了下来,我这才发现这真是一个妩媚妖冶的堕落精灵女子,她的眉宇间甚至还有优索雅美琳那玩世不恭的影子,我的心不禁为之一颤,眼泪差点就要落了下来。

  “你以前见过我吗?”那个艳丽妖媚的堕落精灵女子眯着细细的眼睛,似笑非笑道,“嗯嘿,我对黑精灵可是没有任何兴趣的,不过你却是个例外,你那冷俊的外表真让人着迷啊!”

  “我不是黑精灵,我是人类,一个有着高尚信仰和理想的人类骑士!”我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冷笑道,“我以前从未见过你,我憎恶任何一个堕落精灵,也包括你!”

  我拍了拍海弗斯的背,示意它跃到边上的另一处石台上,在半空中无谓的飞翔,既浪费体力又容易受到来自黑暗中不明怪物的袭击,我发现保持不动声色状态正是自我保护的最好方法。

  “人类?”那个堕落精灵女子的眉毛微微扬了扬,好奇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座下的青翼飞豹,目光连连闪动,很快便露出了暖昧的笑容,轻轻地拍着手,道,“真是好极了,我正需要一个人类来做我的道具,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道具?”我心中一凛,瞪大了眼睛惊讶地问道,“什么道具?”看着她那莫测高深的阴险笑脸,我的内心感到一阵阵的恐怖,我不知道自己是对这个神秘而危险的堕落精灵感到恐惧,还是对她这番话的背后隐藏的恶毒用意感到寒栗。

  “对,就是一个绝佳的道具,我将把你做成一个极好的礼物,献给吾神康罗迪雅……”堕落精灵女子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沉迷在梦幻般的憧憬之中,她痴痴地笑道,“这一次我必能在盛会上再次获得吾神的垂青,我将获得康罗迪雅的祝福,以及那——无与伦比的神威力量!”

  “圣火节举行了吗?”我心中一阵阵地狂跳,感觉全身血液急剧地升温,我甚至连她的最后一句话都没有听完就急匆匆地插话道,“优索弗尼亚也来了吗?他……他是否也带了一个……道具?”喉头一阵干涩,后面的话我竟无法再说下去了。

  “你也认识优索弗尼亚那个混蛋?”堕落精灵女子的脸色一沉,充满警惕地看着我,厉声喝道,“你究竟是谁?你到神殿山来有什么企图?莫非……莫非你是龙族派来的奸细?里应外合想破坏我们的盛会?”

  “对,我认识优索弗尼亚那个混蛋,我恨不得马上剐出他的眼睛,砍断他的手脚,让他在无限痛苦之中像个女人一样大声哭嚎!”我一听到那个可憎的名字,血液就不由自主地沸腾起来,我撕扯着嗓子怒气冲冲地吼道,“我来神殿山就是为了宰了那个该死的混蛋,我要让他死无葬生之地!”

  那个堕落精灵女子听了,不禁欢快地吹了声口哨,绷紧的脸色竟松弛了下来,她笑嘻嘻道:“这真是一个伟大的理想啊!哈哈,我为你的勇气和胆量感到由衷的钦佩,只可惜以你的力量,是绝无法实现自己这个荒唐无比的梦想!”

  “梦想?难道你觉得这只是我的梦想吗?别忘了你的宠物现在可是冷冰冰地躺在下面,它的死亡可不是什么梦想!”我咧着嘴大笑起来,森然道,“你在未经我的允许之下,擅自杀死了我的灰矮人向导,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像杀死你的宠物那样,杀死你!我只要你代替灰矮人做我的向导,我要你带我登上地表,带我进入堕落神庙!”

  “愚蠢的男人,我当然会带你的登上地表,甚至会带你进入神圣的堕落神庙,但却不是做你什么见鬼的向导,而是做你这宠物的新主人!”那个美艳绝寰的堕落精灵女子用一个嘲讽的邪恶笑容回应我,并耸了耸肩膀,讥笑道,“真的是很抱歉,真正要付出代价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你杀了我的最无能的宠物,你只能成为新的宠物代替它!”

  她从腰间抽出一支奇怪的鞭子,我发现那鞭子有九个分支,每个分支都会灵巧地在半空中飘动,不过当我用鹰眼术去观察这长鞭的九个分支时,不禁大吃了一惊,原来这并不是什么鞭子,而是有着九个蛇首分支的魔鞭,它们在空气中盘卷着身子不停地游动爬行,可憎的毒信之中不时吐着兹兹的恐怖声音,仿佛一个贪婪而嗜血的怪兽在张扬着它饥饿无比的恶齿。

  堕落精灵女子爱怜地***着那诡异凶恶的九首蛇鞭,仿佛这才是她最值得珍惜的宠物,她甚至对蛇首在她脸上以及丰满的胸脯上爬来爬去抱以鼓励的态度,更令我感到心惊肉跳的是,她居然还痴迷地与其中一个蛇首进行深深的长吻,而从不惧怕死亡会从这可怕的九首蛇鞭之上传递过来。

  “给他点觉悟!”堕落精灵女子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闪耀着炙热的红光,阴险邪恶笑容背后透露的煞气腾腾的杀机,她狠狠地拍了一下食人蜥蜴虬健隆突的背肌,低声喝道,“无礼的男人不受到教训,是绝不会认清自己犯下的罪孽!”

  她骑着食人蜥蜴突然跳了过来,那么远的距离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眼前,我本来还幸灾乐祸地以为这回她将拥抱下面尖锐的石笋丛地,却没料到这个可怕的堕落精灵女子居然用起了风翼术,轻飘飘地飞到了我的石台之上,同时一鞭狠狠地抽了过来。

  九支蛇首发出尖锐凄厉的嚎叫声,狂暴地向我的咽喉噬咬而来,我没想到它们攻击的速度会如此之快,在退无可退之下,我只好从海弗斯的背上跳了起来,在即将摔入下面阴森森的石笋丛地之际,急忙用风翼术提升自己的高度。

  但那个堕落精灵女子根本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一甩手,那九支蛇首的鞭子在空气之中便发出呼呼的号啸声。

  虽然它们都没有击中我,但我也因精神分散而无法将风翼术继续,身体便坠了下去,在几乎触到岩笋的那一刹那,海弗斯已用爪子拉住我的手臂,轻轻一提,就把我抛到不远处的岩壁上,好在那岩壁凹凸不平,我轻易就攀住了其中一块岩石,总算是稳住了身体。

  不过我的麻烦却才刚刚开始,那始终呆在堕落精灵女子身边的另一只大型金鳞刺蛇突然吼叫一声,发动对我的攻击,它的速度相当的快,在岩壁上滑行简直就如履平地一般轻盈,嗖地一声就从几十米外窜了过来,我只能看见一团模样的黑影逼近。

  我急忙用手一推岩壁,整个人便向下坠去,在攀住下面一块岩石时,我才看清了这巨蟒的连串动作,它从我刚才攀住的岩石上窜过,结实的凸岩居然被它轻松地辗成粉碎,只露出小小的一角岩石。

  更让我吃惊的是,在它滑行过的壁上,赫然形成了一道明显的凹槽,并布满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针孔,我的心不禁一寒,如果当时闪避地慢的话,别说被它咬成两断,就是被这尖锐无比的体刺狂猛地辗过,保证死得痛苦不堪。

  “啪”地一声,我突然感到背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堕落精灵女子的九首蛇鞭已重重地抽在我的背部,至少有三个饥饿的蛇首张开尖锐的毒牙恶狠狠地撕咬我背上的皮肉,那蛇毒不仅加剧了我身体的痛楚,还催化了伤口的腐烂,我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背上的皮肉开始长出充满恶臭的脓泡。

  我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身子,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这一回可真不知怎么才能度过难关。

  “你完蛋了,愚蠢的男人!”堕落精灵不知何时已掠到了我头顶的穹壁上,她看到我整张脸因痛苦而扭曲成一团,就不禁沾沾自喜地大笑起来,厉声叫道,“求饶吧,我就喜欢看你卑贱的哭嚎模样!在神殿山,训服和屈从可是男性明哲保身的唯一好法子,快大声哭嚎吧,我——优索兰芬琴就喜欢听男人们发出凄厉绝望的哀鸣!”

  那只巨大的刺蛇不知何时已窜到了我斜上方的岩壁上,一副龇牙咧嘴、虎视耽耽的凶恶模样,要不是那个堕落精灵女子挥手制止住了它的扑击,估计我的整个身体都将填入它那永远也塞不饱的肚皮。

  “优……优索家族?神殿山上最邪恶的统治者?”我忍着痛,挥剑将堕落精灵女子手中执着的凶恶暴躁的蛇首逼退,大声吼道,“你休想让我屈服,我是无所畏惧的人类骑士,不是胆小懦弱的地鼠精!”

  我话刚说完,抬起头猛地张开嘴,向那逼近到只剩一个手臂距离的大型金鳞刺蛇的脑袋喷去一团冰雾,这是我酝酿了很久的冰冻术,幸亏地穴阴冷潮湿,也让我的魔法不动声色地释放出去。

  那个狰狞邪恶的巨蟒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来这一手,一时之间没来得及闪避过去,整个脑袋一下子就被我的冰雾笼罩住,它还想挣扎,却不想那冰雾冻结的速度相当的快,仅仅一秒钟的工夫就将它的脑袋与坚硬的岩壁冻结成一体,不过它那硕长的身体却仍不受制约,呼地一声便抬了起来,凌空向我的脑袋狠狠地抽来。

  这一次它可用尽了全力,甚至不顾身体扭转而可能导致冻结住的脖子被撕扯成两断的可怕后果,不顾一切地甩着亮凛凛的体刺想将我一股脑刺成马蜂窝。

  好在我早有准备,趁它发力之际,猛地运足了御土术,使它身下的岩壁突然隆起一块带着尖锐棱角的岩石,将它冻结住的脑袋击成无数碎片,同时双掌用力一撑岩壁,整个人弹跳到半空之中,反手一把抓住优索兰芬琴抽来的蛇鞭其中之一的蛇首分支,借力凌空荡到了对面的一个大型石钟乳上,这才有惊无险地躲过了这个凶狠的前后夹击。

  优索兰芬琴显然也被我那一连串眼花潦乱的动作震住了,她呆呆地看了一下那被拧断蛇首其中之一的分支,似乎还没从这惨痛的现实中醒悟过来,直到看到岩壁上击了一个空的大型金鳞刺蛇因用力过猛而将冻结住的脖子生生拗断,并摔入寒潮汹涌的石笋丛地之中时,她这才醒悟到这一回合的胜利者已不再属于自己。

  “你杀死了我的一个蛇首!”优索兰芬琴勃然变色,满腔的怒火犹如熔岩迸射一般充满了狂暴和喧嚣的气息,她咬牙切齿咆哮道,“该死的男人,你完蛋了,我将把你的严惩再提高十倍的程度!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凶恶地踢了一下座下的食人蜥蜴,像一阵疾风似的从穹顶上向我攀住的岩壁猛扑而来,满脸的凶神恶煞,就像发了疯似的野兽一般,手中不停地挥舞着九首蛇鞭,啪嗒啪嗒直抽得整个岩壁一阵嗡嗡颤抖,也震得我的内心一阵嗡嗡颤抖。

  这个暴躁凶恶的堕落精灵女子可以为一个蛇首的分支死去而大发雷霆,但却对接二连三战毙的金鳞刺蛇宠物视而不见,我不禁为她那怪诞而残暴的思维所困扰,当然,如果我知道九首蛇鞭对于堕落精灵女子的重要程度并不亚于有着很强荣誉感的骑士对待手中的骑士剑一样,我就能明白这种愤怒一旦爆发出来,是永远也无法熄灭的,除非我受到的严厉惩罚能让她心满意足。

  我可不是一个甘于接受惩罚的木头,我再次运用起御土术,在我头顶的石钟乳上树起一道厚厚石墙。

  本来我是想将她拦腰从岩壁上击飞出去,可惜因为连番使用御土术,精神力大感疲惫,拿捏不住火候,提前发动了石墙的隆起,结果虽不令人满意,但我也暗处松了口气,至少有这堵石墙能暂时抵挡那个发狂的堕落精灵女子的猛烈攻击,若是直接迎敌,以我目前身负重伤的状态,还真是后果难料。

  不过我还是将优索兰芬琴可怕的攻击力低估了,那道石墙对她来说甚至比一层纸还更轻薄,她噗哧一声便穿透过我的魔法石墙,凶恶地朝我扑了过来,我吃惊地发现那所谓坚硬无比的石墙居然沿着堕落精灵女子的轮廊透出一个人形的窟窿,它非旦没有因重力的撞击而崩溃,甚至连人形窟窿的周围都不见一道裂缝,真要做到这种程度恐怕已不能用高手来形容了。

  我还来不及称赞这位凶猛过人的强敌,堕落精灵女子的九首蛇鞭再次重重地抽打在我的身上,我不知道有多少个蛇首分支在疯狂地撕咬的脸庞,但却十分清楚那钻心的痛楚一浪接一浪地涌来,我终于痛得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在这以前,我是死也不会发出这种有失尊严的嚎叫,对于骑士来说,荣誉即吾命!”

  “哭吧,叫吧!这只是刚刚开始,我要你体无完肤,我要你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因腐烂而脱落,我要你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变成一滩散着扑鼻恶臭的狗屎!”优索兰芬琴咧着白森森的牙齿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她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恶狠狠地一甩鞭子,再次向我的脸上抽来,她那疯狂残暴的模样,竟让我深深感到一阵阵毛骨悚然。

  “嗥!”一直躲在黑暗中寻找机会的海弗斯突然发出愤怒而狂暴的号啸,一展巨大的双翼就猛猛地扑了过来,一下子就将猝不及防的优索兰芬琴撞下座骑,使之从高高的石钟乳岩壁上坠了下去。

  我见局势突然为之扭转,急忙身子一跃,就跳到了海弗斯的背上,同时抽出长剑向那转身要朝我面目咬来的食人蜥蜴的脸上狠狠地刺去一剑。

  噗哧一声,一阵强劲而狂热的血液顿时喷射了出来,一下子就洒在了我的脸上,我浑身一阵哆嗦,以为又要忍受强酸性液体的腐蚀,却没想到食人蜥蜴的血虽是滚烫炙热,却不具有金鳞刺蛇那样高强酸性的腐蚀力,我总算是保住了一张脸。

  我用了几下力竟然无法从食人蜥蜴那裂开的脸上抽出剑来,不禁咬了咬牙,一脚用力踩在它破碎断裂的鼻梁上,猛地一使力这才抽出满是血沫的剑。

  那食人蜥蜴一边喷着白色脑浆,一边嚎叫着蜷曲身子从石钟乳上摔了下去,在石笋丛地中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刚才可真惊险,要是我出剑迟那么片刻,估计现在尸首不全、血肉模糊地躺在下面的就应该是我了。

  “有趣的男人,看来你才是真正的宠物!”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从下面阴森森的石笋丛地中冒了出来,我还来不及看清楚,一道模糊的人影已闪电般从地面射了上来,但她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盘旋在半空之中的青翼飞豹。

  优索兰芬琴狞笑着挥了一下鞭,狠狠地打在措手不及的海弗斯身上,蛇首疯狂地噬咬着它的皮肉,并将毒液透过尖牙利齿灌入它的血液之中。

  这一击也将身体雄壮的海弗斯硬生生地击到了对面的岩壁上,在重重地碰断几根凸起的岩石之后,才落入阴气弥漫的石笋角落,我能听到它微弱的喘息声,那红彤彤血怖眼睛在黑暗中不时地闪耀着愤怒的光芒,但令我焦虑的是,它的眼睛却开始慢慢失去光泽,很快就只剩下若隐若现的两个红点,我内心如刀绞一般难受,我知道它快要不行了。

  优索兰芬琴一只手攀住岩壁上的一块凸石,转头察看了一下海弗斯的动向,又扭头看了看我,幸灾乐祸地笑道:“哈哈,你心爱的宠物就要完蛋了,被我的蛇毒咬伤之后,如果没有解药,皮肉就会慢慢地腐烂,最终像烂透的臭柿子一样痛苦无比地死去!这一过程可以持续好几天的时间,它的生命力越强,这种痛苦也将越厉害!它已经不行了,快为它祈祷吧,地狱里的苦日子可不是那么好耗过的!”

  脸上、背上一阵阵火辣辣的剧痛,蛇首咬过的伤口已经腐烂,甚至都淌出了充满腥臭气味的脓汁,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来不及我内心的痛苦,虽然我并不是海弗斯独一无二的主人,但经历过那么多的生生死死,我早已将它看成是自己最亲密无间的伙伴,就像和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但现在,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倒下,在奄奄一息之中慢慢地走完生命中的最后旅程,而我竟无能为力!

  我既憎恨优索兰芬琴的残暴和无情,也憎恨自己的懦弱和无能,我的怒火和憎恨犹如狂澜的熔岩,在喑呜沸腾的血管中猛烈地迸射着。

  “你死定了,堕落精灵!”目中雷电如潮,我像一只发狂的野兽,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大吼道,“我要你为我的伙伴偿命!”我恨不得能马上将她杀死在眼前,从前对即使是敌人的女性都能保持宽容的态度,但这一令我坚持的骑士信条如今已被我抛到了脑后。

  我运足了风翼术,身体一下子就飘浮了起来,迅速向攀住岩壁另一端的优索兰芬琴掠去,还未接近,我就将一道球状闪电狠狠地击了过去,这一击用尽了全力,也用尽了我所有的怒火,就算将她挫骨扬灰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轰地一声,优索兰芬琴所攀住的岩壁顿时被炸出一个径宽达四米的焦灼凹坑,大块大块的破碎岩片从洞壁上震落了下来,哗啦哗啦将下面林立的岩笋丛几乎填平,一阵呛人的烟尘迅速弥漫开来。

  我心一沉,知道这一击又落空了,因为我看到穹顶上不知何时已趴着一道阴冷诡异的黑影,那正是身手敏捷的优索兰芬琴。

  “好家伙,居然能弄出这么惊人的声势,差点就要栽在你的手上了!”优索兰芬琴倒贴在穹顶上,侧着头看了一下岩壁上那被击陷的焦灼大坑,不禁吐了吐舌头,心有余悸道,“看来我还是大大地低估了你,一个骑士居然能有那么强的魔力,还真是难得!”

  “你去死吧,魔女!”我转身扑到石钟乳的岩壁上,躲过炸开来的碎石,紧接着脚尖一点借力向穹顶窜去,我扭曲着脸恶狠狠地吼叫道,“你杀了我的伙伴,我也要杀了你这个臭婆娘!”

  我狠狠一剑朝堕落精灵女子的小腹刺去,我并不需要她马上死,我只要她在死亡前用足够多的时间去品尝那撕心裂肺的痛苦滋味,我就是要看她大声哭嚎的绝望表情!

  “伙伴?一个长着翅膀的怪物,居然能成为你的伙伴?你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那只是一头只知卖弄肌肉的傻豹子!”优索兰芬琴撇着嘴唇用充满讥讽的语气,阴森森道,“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的智商,也许你更应该与这种傻不啦叽的野兽过猪圈生活!”

  她话说得快,身手变化得更快,我一剑又刺了个空,插入了她身下的岩石,而她一拳却将我的鼻子打出了血,更要命的是,这一拳也将我的精神力打散,我无法支撑起风翼术的施展,整个人便像沉沉的陨石一般坠了下去。

  啪嗒一声,我落到一个软绵绵的肉体上,整个人再次弹跳了起来,但这一次我及时地控制住自己的平衡,身子凌空一跃就从边上一根细长的石钟乳上滑了过去,飞快地蹬到了一处岩壁上紧紧地趴住,这才停止住跃动的身体。

  我看那个堕落精灵女子并没有追杀的意思,仍旧安静地趴在穹顶上方好奇地察看我的动静,就不禁松了口气。

  真该死,刚才要不是有食人蜥蜴的尸体做垫背,我那一摔不是肝脑涂地,也要骨断筋裂,幸运女神并没有因为我的黑精灵化而放弃对我的眷顾。

  我一边喘着气,一边看了看刚才摔的地方,那儿黑糊糊一片,只能看到食人蜥蜴腹部凸起的少许轮廓,在它的周围则是林立阴森的岩刺石笋,随便碰到哪一块都会要人老命,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栗。

  “幸运的男人,我喜欢你那桀傲不骜的眼睛!”优索兰芬琴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身上隆起的大块大块肌肉,啧啧道,“如果你肯屈服于我,我会考虑不要你的性命,而只取你的眼睛!”她充满妖冶地挺了挺丰满的胸脯,猩红的舌头在嘴唇上挑逗性地舔了舔,不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笑声,就仿佛一个风骚贪婪的老女人看到了梦寐以求的奇珍异宝一般。

  “可恶,我不会输给你这个臭婆娘的!”我心中暗自痛骂着,不过鼻子的酸痛却分去了我很大一部分的精力,让我无法再使出风翼术,真该死,这个堕落精灵的魔法不仅水平高超,而且格斗术也极为强悍,刚才我实在是太大意了。

  “很显然,你似乎对自己的格斗术更为自信一些,那我就用你所擅长的本事打败你!”目光中透射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铮铮杀机,优索兰芬琴语刚说完,整个人就从穹顶上落了下来。

  堕落精灵女子猛地跳到我所处的石钟乳壁上,一甩蛇鞭就紧紧地缠住头顶上方岩壁上一块凸起的岩石,同时身体荡了起来,恶狠狠地朝我长满脓泡的额头踢来,我从呼呼的风声听出这一次她可用尽了全力。

  我并没有迎上前去与她硬碰硬,她在高处,我在低处,在地利上我已失去了先机,只能过通过迂回腾挪的回避方法来抵消她那咄咄逼人的攻势。

  我肌肉一使力,人便迅速滑到了石钟乳的背面,趁她踢了一个空之际,身体飞快地向上窜,在反超过她的半身之高时,狠狠地一记飞脚踢她的鼻梁,可惜这一招还是被她机灵地躲过,只见她借着蛇鞭的力量在空中反向一荡,反而跃到了我头顶上方的石钟乳壁上。

  “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愚蠢的男人!”优索兰芬琴满脸的鄙夷之色,咧着嘴狠狠一脚踢在石钟乳岩壁上,我听到岩脉发出喀嚓的断裂声,不禁大吃了一惊,还没来得及思考对策,她又一脚重重地踢在石钟乳裂缝处。

  这一脚的力量更大,一下子就将石钟乳的岩脉硬生生地踢断,我抱着下半段的石钟乳惊恐地尖叫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下坠去。

  轰地一声巨响,断开的石钟乳重重地砸到一根挺立的大型石笋上,一下子就将巨大的笋尖击个粉碎,同时被击成粉碎的还有断落的下半截石钟乳,不过我却没有摔到石笋丛地之中。

  我在即将坠地的那一刹那间,突然被一只手从半空拎了起来,同时我也看到了一张美貌绝艳的脸从黑暗中凑了出来,在我耳边阴险地发出狞笑声,阴森森道:“我喜欢拳拳到肉的感觉!”说完,优索兰芬琴突地放开手,在我就要下坠到地面之际,一拳再次痛击我的鼻梁,我不由地惨叫一声就摔了下去。

  啪嗒一声,我正好摔到一块凸起的岩石上,虽然蜘蛛盔甲将岩石尖锐的棱角压平,但那反弹的力量却让我肋骨一下子断了好几根,我痛得大皱眉头,不住地喘着粗气,全身一片血肉模糊,无法动弹。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还要自己找痛受,真是愚蠢无比的男人!”优索兰芬琴从石钟乳上跳了下来,狠狠一脚踩在我脸上已然溃烂的脓泡上,一下子就将里面腥恶的脓汁挤了出来,淌得我一脸都是,我不禁痛地大声惨叫,两眼一阵发黑。

  可就在晕死过去之际,我惊骇地看到那个邪恶而残暴的堕落精灵女子正举着九首蛇鞭,狞笑地向我脸上抽来。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