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9253 2003.04.28 12:52

    闪电一次接着一次,像一条浑身带着火的赤练蛇,飞过夜宵,照亮了那浑沌汹涌、浪潮翻卷的黑暗天空,也照亮了崔嵬雄壮的皇宫一角。

  穿过层层殿宇廊庑,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年侍务官小心翼翼地领着一个高大略显肥腾的身影,在一座飞檐点金的宫殿大门口处停了下来,仰首满目萧墙粉壁,画栋雕梁,金碧辉煌,耀晴夺目,一派气势恢宏、富丽堂皇景象。

  白氏伯爵,请吧,陛下在里面已久候多时了!老年侍务官颤微微地弯下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多谢公公!白福罗礼貌地点点头,就要跨进大殿之内。

  请等一下,伯爵大人,这鸟是……殿堂内走出一个高大魁梧的侍卫长模样禁卫军,伸手挡住了去路,皱起眉头好奇地问。

  喔,这是……七色随灵鸟,随着心情的变化能变成七种颜色的羽毛,煞是好看,整个赤大陆都极为罕见,这是我专门奉献给陛下的!白福罗微笑道。

  这样啊,那……好吧,进来吧,陛下的情绪很不稳定,你在言词上最好要多注意一些!侍卫长无可奈何地让开路。

  有劳侍卫长大人领路!白福罗淡淡一笑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便跟着这个虎背熊腰的侍卫长走进了正殿之中。

  轰!殿门被重重关上了,仿佛将空气隔离成两个不同的世界。

  这座宫殿并不算大,规模在皇宫上百座宫殿之中大概是属于中等偏下的水平,但饶是如此,却也极为宽敞宏伟,正厅是足有5000平方米宽、20米高的大型圆穹形殿堂,四壁以及穹顶用写实性山水画和仕女图样的彩色浮雕装饰而成,栩栩如生美不胜收,几百盏五颜六色的华丽水晶灯错落有致地在穹顶垂悬着,正好将厅内每个角落都照得通亮无影。

  厅中竖立着十六根三人合抱才能围拢过来的朱漆柱子,木柱上用龙与凤以及其他猛禽怪兽模样的雕饰装点而成,配上五颜六色的彩料更显得栩栩如生、光彩夺目,步入其中,浑然一股威严富贵的宏大气势扑面而来,厅正前方放着一个台阶式的红檀木描金缕花的龙雕宝座,威严气派让人情不自禁有鼎礼朝拜之欲。

  大厅四周几乎每五米便站着一个披着黑色披风、虎目圆瞪、精气十足的禁卫戟兵,而王座左右更是站着九个出身高贵、仪表堂堂的锦衣骑士贵族,而离安贞索雷国王最近的居然是风姿楚楚的白依娜小姐。

  今天她穿的是一袭黑色正规的魔法长袍,宽大的衣服隐隐凸现出她那玲珑剔透的曲线身材,一款一摆更显得风姿绰约,美丽动人。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白福罗摄手摄脚地来到王座前的锦毯上,惶恐地伏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起来吧,白氏爱卿,联本来也想召唤你来,有些事情想问问,既然爱卿有事想禀明朕,那就先请吧!安贞索雷国王淡淡地挥了一下手,示意对方起来。

  白福罗略微欠欠身,从锦垫上爬了起来,举着手中的一个精致铁笼陪笑道,陛下,臣此次前来是专门献上这只七色随灵鸟的!

  喔,就是这个小家伙吗?安贞索雷国王用一只手支撑起半边脸,懒洋洋显得有气无力,他从前可是十分喜欢这些名贵花草和奇异鸟兽的,可是值此国运当头之际,他却无法提起任何精神来,尤其是对有关这方面更是兴趣少少,显然白福罗献上这只七色随灵鸟的时机把握得还欠火候。

  是的,陛下,这只七色随灵鸟可不是一般的鸟儿,它不仅会变化出各种颜色的羽毛,还会变化出任何一种形态,甚至是人的模样,好玩极了。

  那可就有趣了!眼里亮了一下,安贞索雷国王换了另一只手支撑面部,心不在焉道,就让它变一个吧,变……变成一只黄金兽幼驹吧!

  是!看着国王的兴致被稍稍提了上来,白福罗也不禁心花怒放,他小心打开鸟笼,默念了几句魔法咒语,一身披覆着七色流彩的随灵鸟轻轻抖了抖翅膀跳了出来,半空中盘转了几圈,全身便笼罩在一层彩色玄幻的星雾之中,慢慢落到地面,周身玄光四射,显得雍容高贵,光彩耀人。

  当金灿灿的星雾散去,众人眼前一亮,大堂中央便出现了一只全身金光闪耀、鲜艳夺目的黄金兽幻驹,它四肢张开舒服地伸了一下懒腰,边打着哈欠边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众人看到此景不禁吃惊地合不拢嘴,有的人甚至产生了想要抱一抱亲昵一下的宠爱yu望。

  果然有趣!眼眸一亮,安贞索雷国王紧皱的眉头一下子便舒展开了,颓废的精神也为之一振,兴致被提了起来。

  尊敬的陛下,这只七色随灵鸟还能变成人的模样,要不要让它试一下?弯了弯腰,白福罗微眯着眼睛笑道。

  人?那就随便变一个吧,让我看看到底有多象!一听到这个提议,安贞索雷国王来了兴趣,兴致勃勃地挥手示意开始进行。

  是,尊敬的陛下!眼里闪过一道欣喜若狂的光芒,白福罗点点头,却不念咒文口诀,而从怀中取出一捧彩色的金粉,细细洒在那只黄金兽幼驹身上,立时,一道金灿灿光弧亮了起来,那只鲜艳夺目的黄金兽幼驹便笼罩在一团无比炙亮的光晕里不停地嗷嗷尖叫,并随着光芒的加深形态开始变化。

  随着金灿灿光弧不断扩展开来,一个黑色球状肉体也由黄金兽幼驹身体内生长而出,并不断地膨胀,渐渐成为一个不停收缩摇曳的巨大的半椭圆球状肉孢,足有两米来高,大厅之内立时弥漫起一股奇异冰凉的诡异气息,每个人都不禁暗自打了一个寒颤。

  怎么……这就是人吗?脸色很快便拉了下来,安贞索雷国王皱起眉头冷冷道。

  他的话音未完,啪的一声,黑色肉孢突然被撑破,墨绿色腥臭难当的肠液喷了出来,溅得一地都是,正当人们大皱眉头避过脸去时,肉孢里面突然弹跳出十二个黑色人形影子,他们全身都被一层黑色薄薄肉膜包裹住,一双格外通红明亮的嗜血眼睛不停地闪烁着令人反胃的邪恶光芒。

  侍卫长看着这些黑色人形影子那完全角质化成锋利长刀的双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声喝道,伯爵大人,这些是什么怪物?

  黑妖精!眼皮低垂下来,白福罗低低道,眼里的诡异笑意更加浓烈,在灯光映照之下显得无比狰狞邪恶。

  目睹此情此景,殿堂上所有的人心头都不禁一颤,黑妖精,传说中精灵族里最邪恶也最狠毒的种族,因为有着无比噬血和贪婪的个性,所以高等精灵族里其他精灵都把他们视为异类,从不承认他们为自己的同类,而称之为妖精。

  但是做为一个生理结构完全战斗化的高等精灵,在无数多的精灵族群中,黑妖精们的实力却无异于十分出类拔萃的,传说中他们是作为地下雇佣军,经历过无数场惨烈无比的地下城战争而能顽强幸存于亡灵世界的地上种族,也大概除了他们,没有一个地上生物能在完全属于不死亡灵的世界里生存下去。

  爸爸,你……你想干什么?脸色变得极为苍白,白依娜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以最快速度杀光这儿所有的人,除了陛下和我女儿白依娜!目光中杀机一闪,白福罗面色铁青地低喝道。

  遵命!十二名精悍凶狠的黑妖精略为欠欠身,身形一闪,竟没入空气之中,隐去形体消声匿迹了。

  这是黑妖精们最擅长的隐身术,大家小心了!脸色大变,白依娜惊恐地叫了起来。

  她连忙轻念咒语制造出一个蓝色水元素球,扔到大堂上空,让它向整个大厅四射下蓝澄澄的雨水,好让隐匿其中的黑妖精显形。

  但还是晚了一步,黑妖精们的攻击极为迅速有效,大厅里的九十几名戟兵还未知道是怎么回事,便接二连三地发出惨叫声,一下子便被隐身在空气中的黑妖精消灭了三分之一,不过白依娜射出的蓝色水元素魔法球还是救了不少的禁卫军,让他们及时能够看清楚迅速潜近的黑妖精形体。

  陛下,请快离开这儿吧!满脸煞白激动,白依娜又树起一道透明的水元素结界墙,焦急而紧张地向安贞索雷国王喊道。

  刷地一声,她身旁已有三个骑士贵族抽出长剑,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其中一个怒气冲冲大喝,贼女,还不低头认罪,难道你也想暗害陛下吗?

  你们退下吧,我相信白依娜!目光显得极为严厉庄重,安贞索雷国王僵硬地挥挥手,疲倦道,你走吧,远远离开德普斯不要再回来了,因为朕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改变主意!

  陛下!目光一抖,声音充满了无限悲愤和委屈,噗通一声,白依娜满眼是泪跪了下来。

  哎——安贞索雷国王落寞地站起身来,再也不看白依娜一眼,准备离开这个撕斗不休、鲜血飞溅的殿堂。

  陛下,你还能走到哪里去?这里已是你人生旅途上的最后尽头了!嘴角边划开一道浅浅的嘲笑波纹,白福罗淡淡道。

  什么?仿佛触电一般,安贞索雷国王霍然转过身来,满眼怒色,虎虎地瞪着悠闲自信的白福罗,冷笑道,你真想坐那个位子吗?你真以为你有实力坐得上去,坐得牢固吗?

  这个倒用不着陛下操心,那是我的问题,现在我们该谈的是陛下您的问题,尊敬的陛下,我还是想问刚才的问题,你还能走到哪里去?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就仿佛成了精的老狐狸一般,白福罗微笑道。

  脸色沉了下来,安贞索雷严肃而惊讶地看着白福罗,半晌缓缓道,你以为就凭着这十二个高位黑妖精就能篡取王位,打倒朕吗?你莫要忘记了,殿内殿外有朕忠肝义胆的八千禁卫军,一声令下必当前仆后继万死不辞,这岂是尔等屑小之辈能阴谋算计得了?

  是吗?白福罗冷笑道,那就请陛下大声喊叫殿外的禁卫军进来啊!请吧!

  目光一凛,安贞索雷国王微微有些变色,连忙向手下一个骑士贵族打了一个手势,那人心领神会便急匆匆奔大厅一处暗门,但还没走到门前便苍白着脸跑了回来,声怯气短颤抖道,禀报陛下,这个宫殿已被人暗中设下了魔法结界,不仅隔音而且隔物,我们根本出不去了。

  白福罗目光熠熠闪烁着亮丽的光芒,哈哈大笑道,黑妖精的本领并不只在于隐身术,他们制造结界的水平可也是一流的!

  他得意洋洋地扬起了高挑的眉毛,继续道,而这一切也要托陛下您的福,要不是为了对付坎斯特墓场上那群邪里邪气的不死妖怪,陛下也不会调走了身边所有的宫廷魔法师,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个结界也就不会那么轻易便制造出来,更不会那么容易困住你们,哈哈哈哈,这不仅是老天在惩罚你,连你都在舍弃自己啊!

  脖颈发硬,两眼发直,安贞索雷国王整个人僵立在当场,手足冰冷,他呆呆地看着厅内激烈血腥的战斗,在天生就能召唤精灵力量的黑妖精面前,人数足有七、八倍的戟枪禁卫们却打得相当吃力辛苦,凄厉的刀光左一下右一下不停地闪烁,血腥狼藉的地上已渐渐铺满了禁卫军们的尸体。

  一个戟枪禁卫斜着一枪挑中一个躲闪不及的黑妖精,血立刻从胸口处激射出来,化成一道红雨散开,那名满嘴淌着血的黑妖精狞笑地挥舞着刀,狠狠地劈开了戟枪禁卫的脸,伴随着凄厉痛楚的惨嚎,两人同时仆倒在地上,但黑妖精在仆地之前,前后左右杀得满眼血红、疯狂颤抖的禁卫们一拥而上,枪镝熠熠,一阵乱枪之下立刻被捅成血刺猬。

  在蓝澄澄的魔法雨露倾洒下,场上十二名现出原形的高位黑妖精很快便倒下了五人,而此时戟枪禁卫人数却只剩下了五十几人,虽然人数仍占了大多数,但气势却完全被对方压倒,毕竟和一个隐藏在暗中不停召唤各种奇里古怪精灵的高位黑妖精战斗,而且又生怕戟枪弄坏宫殿中的一景一物,所以战斗起来不仅吃力而且吃亏。

  眉头大皱起来,白福罗摇摇头,显得很不满意,喃喃道,看来想加快局势进程还得使出杀手锏!他从怀中取出了一把五颜六色闪着邪恶诡异光芒的豆种,阴沉沉地笑了起来,眼里满是异样夺目的光芒。

  爸爸……你想干什么?白依娜恐惧地看着他手中不停摇晃的邪恶豆种,突然有一种恐怖的感觉,忍不住大声呼喊了起来,放手吧……

  乖女儿,这儿没有你的事,一边去!目光阴沉狰狞,白福罗冷冷道,他张开手将掌中的彩色豆种向大厅四周洒了出去。

  五颜六色闪着邪恶妖异光芒的豆种一落到地面上,立刻开始发芽长大,很快便长成一株株两米左右高的彩色魔树,在长着圆形枝盖上挂满了墨绿色肥大的叶子,同时开放出一朵朵白中透黄的娇美花朵,很快花朵便结出一个个椭圆形的深灰色肉囊,随着肉囊外皮的剥落,囊内便跳出一个又一个只有一米五左右的人形矮怪,长长尖尖的角质利爪在水晶灯映照下显得那么阴谲恐怖。

  当所有的人形矮怪蹦蹦跳跳地汇聚在一起的时候,居然有五、六百只之多。

  满脸都是狰狞可怖的笑容,白福罗低低喝道,杀!一时之间,整个殿堂上人影踵踵,惨声沸腾。

  血,缓缓凝聚成豆大的一粒,终于承受不住重量,从血迹斑驳的枪尖上滴下,滚到狼藉不堪的地上,滴溜溜翻了几个身子便一下子融入大厅中央一汪殷艳凄红的血溪之中。

  随着一股股血沫的汇入,不断变浓变厚的血溪缓缓漫过一具具狰狞惨厉的尸体,象张开臂丫的大树叉一般,再次分成十几股向四周扩展延伸。

  从一具尸体背上拔出一把血迹斑斑的长剑,白福罗抬起被殷殷红血浸透的长靴,慢慢地跨过一具又一具残破不堪的浴血尸体,一步步向脸色发白、目光失神的安贞索雷国王走来。

  尊敬的陛下,有所觉悟了吗?盘转着手中不停滴淌鲜血的长剑,白福罗邪恶而恶毒地笑了起来,他长长吁了一口气,环顾四周,大殿内所有的禁卫军和骑士贵族都已倒在了血泊之中,无论他们生前是多么骁勇善战,忠肝义胆,但现在都已成为一具具不会再说话的亡物,还能站在这个大殿之上的活人,除了他之处,就只有安贞索雷国王和白依娜了。

  血腥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四周筋疲力尽的黑妖精和人形矮怪们也渐渐从尸体旁向这儿汇聚而来,人影绰绰,刀光闪闪,所有的非人生物眼里都闪烁着极为邪恶阴毒的光芒,他们看着眼前这个头戴王冠身穿华丽王袍的男子,就仿佛在一群苍蝇看着肉板上一块廉价出售的肥肉。

  目光鄙夷不屑,白福罗看着安贞索雷国王,冷冷道,我早说了,你还能往哪里去?这儿就是你人生旅程最后的终点!狞笑着高举起带血的长剑,他狠狠地向一脸茫然呆滞的安贞索雷国王胸口刺去。

  不——一个模糊人影突然从旁边猛扑过来,挡在了安贞索雷国王的身前,那正是悲愤得抑制不住眼泪的白依娜。

  光芒一闪,收势不住,白福罗已一剑洞穿了女儿的背心,并刺中了安贞索雷的胸口,浴满鲜血的长剑将两人串在了一起。

  脸色顿时煞成白色,白福罗呆呆地看着一朵朵肥大娇艳的血花从白依娜的伤口处飘涌而出,漫过了剑刃,漫过了手柄,最后慢慢从他的手掌上一滴滴坠落到地面。

  想着从嗷嗷待哺到长成现今如花似玉的女儿就这么倒下了,脑袋轰地一下炸响,他苍白着脸颤然松开手,眼里扭曲着痛苦到极点的光芒,踉踉跄跄地倒退了几步,怔怔地看着满是凄红娇艳血迹的双手,为……为什么会是这样,会这样……

  脸上露出痛楚之色,眉头皱成了一团,安贞索雷欧了一下,嘴角流出一抹浓浓血沫,他紧紧地抱着已然毫无生息的白依娜尸体,颤抖的眼角里泛出豆大浑浊的泪花,喃喃道,傻孩子,真是傻孩子,你这是何苦呢?何苦呢……

  你……都是你,是你害了我的女儿!脸色狰狞扭曲,白福罗神经质般地大跳起来,满脸泪花,一双充满刻骨铭心仇恨的眼睛死死瞪着安贞索雷国王,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咆哮起来。

  你错了,是你害了自己的女儿,这本来就是你的错!眼里的痛楚之色更浓,血沫大股大股地从嘴角边涌出,安贞索雷国王疲倦地摇摇头,道,既然你那么想坐那个位子,那就去坐吧,只要你永远不会再后悔!

  失魂落魄之中,他猛得抓住插在白依娜背心上的浴血长剑,狠狠地向里一捅,将自己和白依娜的尸体完全贯穿在一起,嘴中喷出一股苍凉血雾人便缓缓倒下。

  你凭什么和我女儿死在一起,凭什么?仇恨象火山一般猛烈地喷发出来,白福罗发疯似地从尸体上拔出长剑,一脚踢开安贞索雷的尸体,狂暴地一阵乱砍,血沫四溅,碎肉纷飞,直到完全砍成血肉模糊、不具人形为止。

  王座……王……至高无上的王,只有我才是至高无上的王,只有我才是整个德普斯真正的王!满脸血污狼藉,白福罗吃吃地狰狞狂笑起来,但很快便慢慢变成了沙哑的哽咽声,最后终于再也忍不住失声嚎哭起来。

  王……我是至高无上的王,我是万王之王……凄厉悲呛的咆哮声在整个阴森诡怖的大殿内回荡不息,仿佛是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墓地里的鬼哭狼嚎的声音一般。

  脸色凝重严肃,我默默地看着那张完美得让人忍不住赞叹的俊秀洁白脸孔,他的秀美隽气大概比一些美貌女孩子还更吸引人,我打了一个寒颤,摇摇头道,这真的是你吗?这真的就是那个曾经叫摩云,并在生死最后一刻救了我的性命的人吗?

  是!目光凄凄冷冷,摩云面无表情道。

  但你却以这样身份出现在我面前,这还会是你吗?怒火在血液中沸腾燃烧,我气得肌肉抽搐,我宁愿记忆中的那个摩云已经死云,而眼前的这个人与他的前生没有半点瓜葛。

  很遗憾,让你失望了,摩云从来就是这样的人,只是你了解地还不够透彻!目光比冰块还冷,摩云冷笑道,和冥王签下死亡契约早在圣十字魔法学院中就已经开始了,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你看,我现在拥有着不老之身,而且拥有了无穷的魔力,比你还强大的魔力!

  目光中闪耀着兴奋疯狂的光芒,摩云狰狞着脸昂然道,来和我战斗吧,不要因为从前救过你就对我产生任何感激之情,那是极其愚蠢也是很可笑的!明白吗?

  气得两肺直炸,我脸上肌肉一阵痉挛,喉头不停地鼓动,想说什么却不知怎么说,我突然明白,也许我真的还未深入地了解摩云是个什么样的人,仅仅因为对方在最后关头奋不顾身地救了自己,就将他看成是生平最肝胆贴心的知己,这种想法实在幼稚地可笑。

  脸色阴郁深沉,我点点头僵硬道,好,那我们就开始吧,我等你的出招!

  空气一下子凝固起来,仿佛连雨水都停滞在半空中,气氛紧张得好象划一根火柴便会立刻爆炸似的,一股汹涌澎湃的杀气迅速腾跃而起,象狂澜巨涛一般在我们两人之间咆哮沸腾起来。

  脸色肃穆凝重,摩云在胸前缓缓地张开手,轻轻念道,我以黑暗之神卡洛斯的名义,召唤冥界里的堕落生灵,请张开你们的胸膛,尽情地将敌人身体蚀尽吧!

  他的话音刚落,在我四周的土地上立刻开始摇颤翻动,一股带着强烈邪恶的死亡气息在空气中搅动不息,仅仅眨眼之间,一条十米长浑身长着磷光闪闪毒荆棘的食人地蛇便破土而出,张开充满腐臭难闻的血盆大口猛地向我扑了过来。

  汗毛凛凛,变了脸色,危急之中我身形轻烟般化为一道弧线向后疾掠而去,虽然险险地躲过这狰狞之噬,但是对方口中喷出的浓烈腥臭气息却也熏得我胸中气血翻滚,倒胃不止,几乎要弯下腰来呕吐,我从未闻过如此恶臭激烈的生物气息。

  当然,我并不知道,这也是食人地蛇杀技之一,普通的剑师恐怕只要稍稍闻到这股腥烈臭气就足已倒在地上抽搐发抖不止,完全瘫痪了战斗力了。

  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这浑身长着细细荆棘毒刺、行动敏捷的食人地蛇,我竟有点儿无从下手的气拓感觉,当筋骨活动起来之后,它的周身便涌出粘滑腥臭的刺激性黏液,这显然也是强腐蚀性的毒液,如果皮肤沾上半毫一分,恐怕连骨头都会被腐蚀透。

  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真是头大,没想到摩云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地狱召唤师,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收服这条恐怖蛮暴的食人地蛇的,并与之立下精神契约随唤随到,冥界中的死亡生物可真是奇里古怪,恐怖阴森啊!

  欧!血一下子冲到了眼里,食人地蛇猛地一摆腰身,满是毒刺的尾巴呼地一声便拦腰猛猛地甩了过来,气势极为惊人。

  脸色一变,我脚用力一点地面人已飞跃而起,地蛇尾巴上那磷光闪闪的恐怖毒刺险险地贴着靴底掠过,吓得我一身冷汗,但险情却并未结束,我还未落下,一张骇人的血盆大口倏然间扑了过来,显然早已算计好我滞留在空中的位置。

  真是头脑敏锐的家伙!我感到脑袋在一圈圈地变大,现在已退可退,只有趁着身上余力未退,拼尽全力凝神猛猛地虚空拍出风掌。

  呼地一声,空中立刻窜出一连串重重叠叠的掌印轨迹,啪啪啪啪……二、三十声痛击声,接踵不断掌掌到肉,激血迸溅而出,我竟以高频率的出掌方式,凌空用高压的风浪硬生生地将对方的三角额头拍个稀烂,连整个脑壳都被深深地击陷下去,但食人地蛇却在临死之前仍向我喷来一道极为迅速的强蚀毒液。

  脸色微变,我在半空中避无可避,只得不惜体力和精神力运起强烈的斗气护住全身,并将双拳交叉摆在了脸前,我知道地蛇毒液对脸部的破坏性最大,尤其是眼睛,只要一滴半毫沾触到,整张脸都会被毒穿。

  一道圆弧形强劲斗气护罩在我周身腾跃而起,毒液一喷到斗气护罩上便激起表面无数个箭头,化成零碎雨花四下散开,随着喷射强度的渐渐降低,斗气护罩也随之稀薄,最后消失,显然斗气在生死尤关的最后时刻成功地保护了我。

  骨头象散开了一样裂痛无比,我半跪着落下,支撑不住身体要脱力而倒,几乎累得昏死过去,但很快凭着一股顽强的意志,我气喘吁吁地咬牙强忍住了,要不是斗气达到了随心所发,那恐怕这次我连骨渣都不会留下了,看着兹兹渗入泥土之中不停冒着焦臭白烟的恐怖毒液,我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唰!冰冷的空气中,一道青白色电光凄厉划过,我本能地向旁侧避了避,但脸上还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血在伤口一角凝成豆大的一滴,缓缓地滑过脸庞,滴落在地。

  满脸狰狞扭曲,摩云手里已紧握着一把黑色魔法电光剑。

  这是噬灵之剑!无数亡灵魂魄淬炼而成的黑暗魔剑!它的威力在于只要划开一道口子,你身上的血及至你的整个魂魄都将全部从此流出,无法治愈!目光阴沉地可怕,摩云冷冷地看着我,缓缓道,这是一种极其痛苦而又漫长的死亡方式,任何级别的治疗术都无法让你完全康复,你的灵魂会一点点被抽走,所以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尽早自裁的好!继续做困兽挣扎只会让你死得越发痛苦!

  目光颤然一抖,我惊讶地轻抹了一下那浅浅的伤口,大拇指一下子便染上了一层浓浓热热带着死亡腥气的血沫。

  看着对方如此凝重严肃的神情,我的心猛的一凛,这么恶毒恐怖的死亡之剑,也大概只有在亡灵世界之中才能寻找得到吧。

  滚烫的血沫稍稍顿了一下,然后开始疯狂地汩汩涌出,我的半边脸已被血色完全涂抹覆盖住了,无声无息地淌过我的下腭,我的肩膀,最后渗入脚下冰冷而苍凉的土壤之中,我竟感觉不出任何剧烈痛楚,只是一种麻麻酸酸难以言状的空洞感觉袭涌全身,我居然能明显得感觉出生命正慢慢地从这个浅浅的伤口处流出,直至流完为止。

  一股苍凉悲愤之情涌上心头,我抬起头,看着远方,那是肯修森林的方向,奥赛罗,我的好兄弟,对不起了,明年的赴会是赶不上了,请原谅我这不守诚诺的大哥吧!拳骨一阵收紧,咯嚓咯嚓作响。

  刻板无情的目光缓缓平视,最后落在摩云冷淡傲慢的脸上,我的表情就仿佛水波不兴的镜湖,透静光滑,沉稳凝重,让所有人都感到惊奇恐惧,仿佛即将步入死亡世界的那个人并不是我。

  摩云,最后再看一眼这个世界吧,因为这将是你成为亡灵所能看到的最后风景!一股沸热的血液猛然在身体中炸开,我强忍着怒火万丈高的激烈情绪,一字一字道。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