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0509 2003.04.28 13:23

    岩精灵的洞穴相当宽敞,走进去仿佛到了一个大会堂,周围都是山石峥嵘的岩壁,其中开了大大小小不少于几十个的小洞,从中可以延伸到山腹的更深处,里面黑洞洞的,阴风飒飒,整日整夜呜呜响彻着,听了让人毛骨悚然。

  头上是高高的穹弧状石顶,因为这地方永久不见阳光,又有水滴不断从岩石隙缝中注下,坠入一个又一个浅浅的小水潭之中,铿铿然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使这个洞中显得格外的阴冷,但却也不是完全死气沉沉,里面时常生长着一些奇里古怪的阴湿植物,葱茏青翠,使洞中如绿绒绣成一般。

  在卡拉的带领下,我们爬上了一条布满石砾的坡道,向正前方一个比较大的里洞前进。

  当卡拉和岩精灵们穿过时,守卫在洞口旁边的两个大型岩精灵立刻挥舞着长矛和利剑,突然挡住了我的去路,其中一个凶猛地对我做出种种鬼脸,并且大声嚷叫着似乎想以此来吓退我,而另一个则伸出手来,向我要酬劳,一脸期待的神情,并且还做出极有耐心的姿态。

  “走开走开,他是卡拉的朋友,也是妈妈的朋友!”卡拉突然折了回来,将那两个大型岩精灵推到了两旁去,然后愤怒地吼叫起来,“再敢骚扰卡拉的朋友,卡拉就让妈妈罚你们到矿井里去搬石头!”

  那两个大型岩精灵对望了一眼,露出畏惧的神色来,急忙低垂下头一声不吭地退让到两边,脸上写满浓厚的失望和不满,但他们却不敢再做出任何挑衅的举动来,毕竟,舒舒服服地站岗放哨可比采矿搬石要来得轻松写意多了,虽然有时会很无聊,但却十分安全,而且报酬也多。

  穿过长长的廊洞便进入了里洞大厅,这里不如外面来得宽敞,但却极为深邃,至少说能容下百余人,洞顶上垂下如林的钟乳,奇异的是,这些钟乳底部似乎都被人镂空了,装上了会发出炽烈光芒的翡翠宝石,因此里面的光线反而比外面亮堂了许多,五彩斑斓的柔光染遍了整个石洞,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温暖舒怡的环境之中。

  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里,还有暗泉像木琴一般敲着叮叮咚咚清脆悦耳的乐音,这更给里洞增添了一副妙不可言的温馨气氛。

  在里洞的正前方有一个梯台型的长长石阶,最顶上是一个用无数宝石镶嵌成的豪华石椅,一个衣着华丽、头戴面纱,举止娴静、像个高贵女王的岩精灵女性正静静地坐在上面,旁边站了几个穿着鲜亮干净盔甲的岩精灵武士,从他们站立的姿式可以看出,至少手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比外面那两个只佩站岗放哨的岩精灵卫兵高明了许多。

  “妈妈,卡拉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朋友,他很强壮喔!”卡拉得意洋洋地走上前去,恭敬地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响头,道,“卡拉肚子饿了,朋友肚子也饿了,我们要吃饭!”

  “你是谁?陌生人!”高高地坐在梯台上面的宝石座上,那个岩精灵女王用挑剔的眼光仔细地打量着我,不紧不慢地问,“你从哪里来?你想干什么?”

  令我惊讶的是,虽然隔了几十米远的距离,但是她那威严凝重的声音却清澈地响彻在我的耳边 ,这使我不得不怀疑有什么魔法的力量,但找来找去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存在。

  “笨蛋小子,不要再找了,是这个洞壁设计形状的缘故,它具有传音的特效!”仿佛沉眠了几千年一般,弗罗多哑着声音从心里对我说,“岩精灵对声音的传递是十分敏锐的,这方面他们是专家,没有人比得过他们的!”

  “我是一名骑士,来自原大陆!我想请求你们的帮助!”我尽可能让自己显得象绅士那样,彬彬有礼地弯了一下腰致意敬道,“我想知道麦坎加伦往哪儿走!”

  “骑士?是来自斯普立特城的守卫者吧!对不起,我不想介入你们之间的任何纷争,为了不给我们添上不必要的麻烦,请尽快地离开这儿,索菲立不欢迎你的到来!”那个岩精灵女王神态似乎并不友善,语气倒显得十分地强硬,虽然我并不知道那张黑色面纱下来隐藏的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我知道,那绝不是一张象卡拉那样清纯可爱得有些犯傻的脸。

  “可是,尊敬的女王陛下,至少您也该给我指明麦坎加伦的方向,这样我也好马上离开,否则找不到路,我仍得在这一带徘徊!”我有些着急,如果弄不清方向的话,恐怕别说去神殿山了,就是到这附近的城市,我也要瞎转悠好半天。

  这时,那个岩精灵女王身后一个脸上涂着各种迷彩颜料的巫师突然凑上前来,低声嘀咕了几句,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不时地撇向我这儿,虽然岩精灵并不是邪恶的种族,但我却分明地从这双眼睛中读出某些危险的气息,不过那个岩精灵女王却很快摇了摇头,拒绝了巫师的建议,这让我多少也松了口气。

  “对不起,我无可奉告,限你五分钟之内离开我的领地,否则你将不会再得到宾客方式的款待!”岩精灵女王言词尖锐,不仅没有后退半步,反而下了逐客令,显然她也并不是完全拒绝那个岩精灵巫师的建议。

  “岩精灵就是这样,非常地胆小,从不喜欢与外族人交往,生怕会惹祸上身,尤其是在战火纷飞的非常时期里。你不是第一个被拒绝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弗罗多幸灾乐祸地对我说,“他们比矮人和地底侏儒还要顽固,就象岩石一般既保守又固执,你若能说服他们,那石头也会开始说话了。”

  这时,我身后出现了那两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型岩精灵,他们得意洋洋地昂首挺胸,故意用宽阔的肩膀推挤我的背后,以显示他们身体内蕴藏着强大而无穷的力量,并不停地吸着涎了老长的鼻涕,嘴里反复嘀咕着我所听不懂的晦涩句子,显然这些词语并不是很友善。

  “卡拉要朋友,卡拉不要朋友走!”脸色一下子变得相当难看,卡拉突然喊了起来,一脸的委屈和悲伤,刚才那副炫耀似的得意之色早已荡然无存,他感到一种深深的失落和内疚。

  “卡拉乖,卡拉去找纳贝尼大叔,他正在煮好东西吃!”为了安抚卡拉的情绪,岩精灵女王柔声道,“卡拉快过去,纳贝尼大叔可不等卡拉,自己会先偷吃!”

  “啊——纳贝尼大叔真坏,真坏真坏!卡拉不高兴了!”卡拉变了脸色,摇了摇头,表示相当生气,然后一溜烟奔出了里洞,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家伙听到吃的,大脑都会一片空白,什么也不会再记起来。

  见此情景,我真的是无话可说,本来还想蹭一顿白食的,看这个样子,恐怕是白搭了,那个傻小子有了吃之后,大概什么也不会再记得了,真是一次失败的遭遇。

  看到周围气氛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有火yao味,我只能叹了一口气,在对方拿扫帚赶我离开之前,还是知趣地自己离去为好。

  我再次弯了一下腰,向那岩精灵女王致敬:“尊敬的女王陛下,请宽恕我的贸昧打扰,为了不增添您和您的臣民们的麻烦,我想我是该尽快地离开这儿,再见了!哦,真对不起,是不见了!”我有些情绪化地结了一个尾,便转身推开那两眼睛仿佛已经长到头顶上的大型岩精灵,忿忿地径直离去。

  可是当我穿过里洞长长的廊穴,准备从那大得象礼堂似的主洞离开时,从一处阴暗的岩石缝隙中突然跳出了一条瘦削的黑影,一下子拦住了我的去路,吓了我一大跳。

  手刚握紧腰中的骑士剑,但很快便松开了,是卡拉,我松了一口气。

  一把将我快速地拉到了石头的阴影里面,然后伸长脖子向四周环顾一遍,在确定没人发现之后,才吸了吸鼻子,从背后掏出一块焦糊了的面饼,低头凑近我的耳边小声道:“这是卡拉从纳贝尼大叔那儿抢来的,快吃吧,卡拉知道你肚子饿了!”说着,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馋地看着我手中的面饼。

  我愣了一下,呆呆地看了看手中焦糊的面饼,又看了看带着纯洁无邪笑容的卡拉,那一刻,我被深深地感动了,虽然他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金山银山、锦缎织罗,而仅仅只是一块烧糊的面饼,但这却是在所有人都拒绝要帮助我的时候,是卡拉伸出了援助之手。

  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张面饼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一个饿了三天三夜的流浪者来说却是比一笔巨大的财富还更宝贵,要知道从进入路达佩斯海以来,我就没有吃过一口干粮,仅靠喝水维持生命,此时肚子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卡拉,你呢?你不是肚子也饿了吗?”犹豫了一下,我忍不住问,看他那副饥肠交困的可怜样子,我知道他并没有吃过任何东西,而是把自己的那一份留给了我。

  “卡拉不……不饿!”见我不肯吃,卡拉开始惊慌起来,急忙摆着手道,“你吃……

  你吃吧,看你脸色这么憔悴,就知道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呆呆地看着这块烧得并不怎么好的面饼,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将面饼的一半掰了下来,硬塞到卡拉的手里,大声道:“一人一半,一起吃!”说着,我已毫不客气地大口大口咀嚼起另一半的面饼,而卡拉见状,高兴地手舞足蹈,一边吃一边咯咯地捧着肚皮开心地笑了起来。

  “卡拉好开心,好开心!卡拉喜欢和朋友分享食物!”卡拉边吃边敲打着旁边的岩石,以表示自己的高兴心情,这是岩精灵们习惯性的举动,据说他们甚至能从岩石的震动频率来判读出石头的心思,因为在他们的眼里,石头也是有生命有语言的。

  虽然这张焦糊的面饼味道可真不怎么样,又干又涩,难以吞咽,大概是我一生中吃过的少有难吃的食物之一吧,但这一餐却是我吃得最畅心的,因为我知道自己终于有了朋友,真正可以用心去交流,用生命去交换的朋友。

  不知怎么的,看着卡拉开心的样子,我自己也开心地不得了,竟也学得他的样子,不停地去敲击岩石,然后俯耳倾听岩石反馈回来的声音,虽然我对此一窍不通,但是却玩得津津有味。

  卡拉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拼命地挤眉弄眼,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当我追问时,却又不肯说,一副找到巨大宝藏的得意眼神,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卡拉知道麦坎加伦在哪里了!卡拉偷偷地问过纳贝尼大叔的!”见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悠闲样子,卡拉自己倒开始急了,他凑到我的耳边低声说,“这是卡拉用两块很大很大的漂亮石头换来的,卡拉好开心喔!”

  “你舍得那两块大宝石吗?”我好奇地看着他,忍不住问道,“不心疼吗?”

  “心疼,卡拉心疼死了!”捂着圆圆的脸蛋,卡拉做出了一个很难受很难受的表情, “那两颗很大很大的漂亮宝石是妈妈给我的生日礼物,我最喜欢了。纳贝尼大叔好坏,好坏好坏,其它漂亮宝石都不要,就偏要卡拉的那两块最好的石头!不过能知道麦坎加伦的方向,卡拉还是很高兴很高兴的!”然后他做出了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又跳又舞。

  我再次被他真挚朴实的语言感动了,胸口好象被什么东西压住无法渲泻出来,有千言万语却怎么也无法表达此时我激动的心情,滚烫的泪水直在眼里打着旋儿。

  我深深地看着这张充满纯朴善良的脸孔,眼里的温度急剧上升起来,我知道从今天起,我开始欠卡拉一笔债,一笔哪怕是用金山银山也还不完的债。

  也许在很多时候我都会回想起这张脸孔,这张让我感动,让我震憾,也让我留恋的脸孔,此时我已不觉得得他面目的丑陋,在我眼里,他已变成了一个高大俊朗的光明形象。

  我急切地将自己的周身搜了个遍,但却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玩艺,正当我苦恼之际,突然撇见手指上戴的那枚狼牙戒指,连忙脱了下来,交给卡拉:“这是一个很好玩的宝物,卡拉戴上它便可以打败更强壮的人,他们不敢接近卡拉!”

  一边说着,一边将狼牙戒指替卡拉戴上,我细心地指点这个魔法戒指的神奇功能: “它会使卡拉变得勇敢起来!它会使卡拉成为一个勇往直前的战士!”

  “是吗,是吗?”卡拉兴奋地跳了起来,心疼地抚mo了一下那造型古怪的狼牙戒指,然后忘形地滚到地上四肢向天空乱踢着,咯咯笑道,“卡拉要打败敌人,卡拉要成为战士,成为强壮的战士!哈哈哈哈!卡拉今天好开心好开心!”说着,卡拉很快又从地上翻了起来,郑重其事道,“卡拉听纳贝尼大叔说,麦坎加伦在太阳升起的地方,一个被云和雾整日整夜笼罩的巨大峡谷里面!”

  精神一振,我知道这信息对我来说有多宝贵,既然知道麦坎加伦的方向,只要骑着海弗斯,用不了几天便能找到那个神秘的云雾峡谷,完全可以赶在十天之前通知龙族的首领德满提亚。

  “谢谢你,卡拉,我要走了!谢谢你的面饼,味道真是好极了!”我欣喜万分地拍了拍卡拉的肩膀,整理了一下装备便从岩石后面站了起来,我希望尽快地赶到麦坎加伦云,一刻也不要耽搁。

  “你还会回来找卡拉玩吗?”见我就要离去,心中仿佛失去了什么最宝贵的东西,卡拉呆呆地看着我,牵着我的手不舍地放开,哽咽道,“还会回来找卡拉吗?卡拉会想念你的!”

  “当然,只要我的事情办完了,一定会回来看卡拉的!”不知怎么搞的,我的鼻子突然酸溜溜的,一种离别的悲伤从心底一下子涌了上来,让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差点儿就要语不成声了,“卡拉不要哭,男子汉是不流泪的!”

  含着波光粼粼的眼泪,卡拉默默地送我到了洞口,不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向我挥手告别,那样子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但却又强忍住心中的酸楚不让它曝露出来。

  “再见了,卡拉,我会回来看你的!一定会的!”从洞口爬到山脚下,我站在一块突出的巨岩上向那只剩下小小黑点的卡拉拼命地挥舞着手,用最大的力量将我的心声对整个山谷说,“我会回来的!”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当我面对危险,面对困境,面对挫折,甚至面对死亡时,我总能想到卡拉给我的帮助,他的音容笑貌自始至终地温暖着我受伤的心灵,他那纯洁无邪的眼神一直坚定着我活下去的信心和意志,我想,这就是友情的力量,生命的力量,是它支撑着我走完这漫长而孤独的人生旅程,无怨无悔。

  与此同时,在山岩上一个毫不起眼的阴暗洞穴之中,一双阴沉冷漠的眼睛正高深莫测地看着我的一举一动,直到目送我的离去,谁也不知道这个岩精灵巫师心里面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他将要干些什么。

  阴戾而惨淡的天空中,一只死灵鸟突然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闪电般掠过索菲立山谷的上空,消失在厚厚的云层之中不见踪影,只留下一个诡异凄惨的尾音还在空旷的天地间回荡盘旋。

  ※※※

  我骑着海弗斯向东方飞去,其实按照麦坎加伦离我所在的真实方向,应该是向西而行,虽然它也是处于东方,但我现在的位置却是在它的更东方,卡拉的情报虽然不假,但是我却屈解了它的位置,走错了方向,完全是南辕北辙。

  脚下群山连绵不断,恰似一条飞龙游巡到天边,远远看去,群山重叠,层峰累累,犹如海涛奔腾,巨浪排空,山顶云雾缭绕,山色隐约空蒙,我很快便被眼前这一切迷住,没想到传说中有着地狱世界的黑暗大陆,竟也有如此壮观的景象。

  不知飞了多久,在穿过一个云气缭绕的山谷时,我突然感觉自己像被无形的大网罩住一般,连同海弗斯一起从空中摔了下来,幸亏海弗斯手脚麻利,在离地只有几米的距离一把将我的背心提住,否则这一跤摔下去也真是够呛的,那一刻我的背心都被冷汗打湿了。

  “怎么搞的?好象有网啊!”落到了地面,我挣扎着爬了起来,甩动手臂抬头向两面矗立着险恶森峻的绝壁看了一眼,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一股阴森森的寒意立时从脚心底冒了起来,这个山谷比我从空中看到简直是两个不同的景象,与之相比还要险恶还要深邃啊。

  “笨蛋小子,你的运气实在是差到了极点了,居然一头闯进了人家布置好的魔法幻象结界中,你撞到了它的飞行束缚魔网啦,这是有人故意用大型土系魔法来隐藏山川河谷真实面貌的高级伪装术,你进入了人家的秘密基地了!”弗罗多气争败坏地对我吼道,“快逃命啊,人家是不会任你来去自由的,他们会杀人灭口的!”

  就在我心惊不已的时候,远处巨岩上突然跳出一只比巨蛛还更庞大的六脚蟹怪,它那椭圆形的扁平腰部,钢甲化的大剪脚,以及巨大的铁钳利齿看了无不让人毛骨悚然,一双血红色的小眼睛隐藏在坚硬的背壳下面,不停地闪耀着诡异邪恶的光芒,仿佛正在思考着以如何残暴方式来美美地饱餐一顿。

  不过令我惊奇的是,六脚蟹怪的背壳上居然还坐着一个造型古怪的精灵骑士,虽然他有着大地精灵一样的体型和轮廊,但是从头部一直臀背处都完全甲壳化,连成了一体。

  整个脸部被一层厚厚的生殖甲壳包裹住,就象甲虫一般只露出两个阴戾凶狠的眼睛,他的肩膀两侧有厚厚的壳状护甲保护,并且上面各长了一根锐利的角刺,背后似乎有两只丝膜羽翼隐藏在美丽而坚硬的背壳下面,如果不是那招牌式的杏仁眼睛和尖尖长长的耳朵,几乎要让我怀疑他究竟是甲壳虫人还是其他别的什么怪物了。

  那个精灵骑士手里轻松地举着一柄足有五米长的植物枪刺,它的周身被无数粒细小但却尖锐无比的荆棘突刺包裹住,这让我怀疑它的坚韧程度是不是达到了实战的要求。

  我都有些担心他一旦舞弄起来会不会因此折断,这当然是我的错误想法,事实上这种植物枪刺比一般的钢枪还更坚韧,因为其弹性非常大,遇到坚物后极难被折断,但穿透力却一点儿也不逊色于钢枪,普通的盾牌根本挡不住它的挑刺。

  冷冷地瞪着我,那个精灵骑士一动不动,但手中的植物长枪已摆成了最佳的战斗姿式,显示出这是一位受到极其严格训练的高超骑士,我从他浑身散射出的剽厉气质所震憾,这将是一个可怕而顽强的敌人。

  “堕落精灵,你遇到了一个下位的堕落精灵,一个没有魔法能力的堕落精灵骑士!”

  弗罗多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他们的战斗力丝毫不逊色于龙骑士,在某些方面甚至还超过了对方,而且他们还具有第二次生命的神奇力量,你必须两次杀死他们,才能真正从肉体上将他们完全消灭!”

  听了弗罗多这一番解释,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两次生命?恐怕还未要对方一次生命,自己就已经毙命了,看那副精悍凶猛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天生就是剽悍残忍的武士,是嗜血如命的杀手。

  仅仅过了半秒钟,那精灵骑士所处的巨岩旁边一下子涌现出了十几个比六脚蛛怪还更庞大雄壮的身影,摇摇晃晃地向我走过来,所过之处土石飞走,沙尘弥漫,地面一阵隆隆作响,仿佛有一大群撒起野性的猛犸巨象在疾走狂奔一般,看得我面无人色,胆战心惊。

  “鳞爪怪?天哪,是鳞爪怪!笨蛋小子,你的运气可实在差得不行了,什么厉害的怪物都让你赶上了,我怎么会搭上你这条破船啊?”弗罗多绝望地喊了起来,从他那颤抖的声音中我可以听出内心深深的恐惧。

  鳞爪怪,是黑暗大陆少有的几种食物链顶层的啮齿类动物,它们有着令人望而生畏的庞大身体,喜欢用两只粗壮有力的双脚步行,一对令人毛骨悚然的巨大爪子足有半个手臂之长,它可以轻易粉碎任何钢板和城墙,有着死亡推土机的恐怖声誉,就是连步行龙中最强悍的暴齿地龙也对它忌惮三分,一旦撒起野来,可以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毁灭一个中队几十号人的重装骑兵部队。

  它们那身层层叠叠护体鳞片的坚硬程度堪与龙鳞想娉美,除了用特殊的大型兵器或是强力魔法才能击穿它们的护壳,当它们直立起来最高可达五米,不过它们一般喜欢矮着身体走路,就算如此至少也有四米的水平,如此巨大雄伟的身躯实在是很难让人有勇气当面直对,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它们的行动速度不是很快,沉重的身体拖垮了它们的脚步,只要与它们始终保持在三十米的距离之外,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危险。

  很明显,堕落精灵之所以能横扫整个黑暗大陆,甚至每每让龙族或是亡灵族大吃苦头,鳞爪怪是功不可没的。

  但是训服鳞爪怪并不很容易的事情,要组建成一支军队更是难上加难,因此堕落精灵一般不轻易使用这支王牌力量,但是这一次,我却遇上一支小型的鳞爪怪军队,这不能不让人怀疑这个山谷里究竟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可怕秘密。

  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极为凄厉刺耳的啼鸣声,一个暗色的黑影死亡一般掠过了峡谷的上空,给整个阴气森森的山谷凭添几分诡异恐怖的气氛。

  “死灵鸟?那是亡灵族的报信鸟,专门用来传递重要军情谍报,看来这附近有大量的亡灵军队在集结!”弗罗多忧心冲冲地说,“你不只是闯进了堕落精灵的秘密基地了!”

  大脑一片空白,我呆呆地看着鳞爪怪们在不断地接近,从它们那无比锐利的鳞爪中不时折射出点点阴冷的光芒,我一时之时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逃吗?哪有地方可逃啊?身后几公里处一片沙尘弥漫,明显是有大批军队在调动集结;天空中死灵鸟飞过之后,一些白花花的骷髅飞龙拖着长长的骨尾开始在头顶上徘徊,上面还骑着手执六米有余的巨大骨刺的骷髅骑士,从天空中折射下的惨淡光芒晃得让人魂飞魄散,肝胆欲裂。

  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稳下几乎失控的情绪,我拔出了骑士剑,就算明知道会战死,我也绝不能屈降了骑士的荣誉,骑士的尊严。

  我跨上海弗斯的背,缓缓地向前行去,它没有显示出任何惊惶失措的举动,这给我心理上很大的鼓舞。

  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鳞爪怪低低咆哮着不断靠近,天空中盘旋的那几个鬼龙骑士开始降低了高度,手中执掌着依靠机械轮盘才能挥舞的巨大骨刺正准备向我俯冲下来,它那可怕的威力全是依靠鬼龙飞翔时那捎带的巨大冲力来产生的,象这种天空骑士一个猛烈俯冲通常可以一枪连续穿过至少十几个人的身体。

  看到那虎虎生风的杀气逐渐逼迫而来,我知道这一次恐怕用不了一个照面的工夫,身上至少会被开出好几个透明的大窟窿。

  空气凝固成一团,令人几乎要窒息过去,我喘着粗粗的浊气,轻轻拍了拍海弗斯的背,准备向那个精灵骑士进行垂死冲锋,就算是死,我也希望能死在一个真正骑士的手上,而不是亡灵枪下。

  但就在这个关键时候,我的背后几米处突然闪现出一团黑色妖雾,随即一个尸巫法师出现在黑雾之中,同时一团可怕的魔气弹正在形成之中。

  “黑精灵?怎么又是你?你不是为你的族人寻找水源吗?怎么出现在这儿?”一个黑暗吞噬的攻击球正在手心中形成,那个尸巫法师正准备从我背后偷袭,但他突然认出了我的身影,忍不住惊呼起来,硬生生地收回了正在形成中的魔法,这让我很吃惊,因为正在形成的魔法想要收回,那是极其难做到的,它的反噬力量将是原来的好几倍,但没想到这位尸巫法师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很显然这是一个级别高超的亡灵法师。

  “先糊他,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想逞强的话,就多想想你的女伴!”弗罗多见状欣喜若狂,他生怕我那高尚的骑士情操让我放不下面子来撒谎,便恶狠狠地警告我, “你若完蛋了,你的女伴也会完蛋的,而且还会死得更悲惨,堕落精灵的手段可不是用残忍两个字能形容的!他们以杀戮来取悦康罗迪雅女神,以此获得魔力!”

  其实不用他警告,我也不会莽撞到要去逞这个强,既然已经撒过一次谎,再来一次内心也不会内疚多少,不过他提到了兰蒂朵小姐,我便无言以对,为了她,我可以牺牲生命和灵魂,就是要我再撒十个百个谎,我也会毫不犹豫去做,在我心中,再也没有比保护她更重要的事情了。

  “寻找水源可不是我的唯一任务!我在观察形势的发展变化!”冷漠地说完这话,我便紧紧地闭上嘴巴,不打算再多说什么,后面一些令人玩味的话就由他去琢磨猜想好了,他想得越多越乱,判断能力就越打折扣。

  当然,我也会时刻把握住语气及至神态的分寸,诚实虽然是骑士的美德,但是到了生死关头,有时候放一放也并不违背骑士尊重生命的精神,况且要与一群邪恶无比的亡灵推心置腹,无疑是与虎谋皮。

  “喔,那你来这儿做什么?”尸巫法师突然紧张起来,一个尸气弹悄然在髅颅之杖的顶端形成,只要一有差池的地方,他就准备痛下杀手,先毙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半人半精灵的怪物。

  我只是对他报以冷笑,并不作答,黑精灵是一个组织慎密,纪律严明的种族,他们有一整套对付变节者的残酷手段,如果说了不该说的东西,那受到的惩罚将是无休无止的,所以许多被俘的黑精灵宁可死去也不愿意向敌人透露半点信息。

  “辛其施顿,这个家伙是谁?他明明是个人类,怎么你喊他是黑精灵?”远远立在巨石顶上的精灵骑士冷漠而傲慢地问,“你认识他?”

  “我讨厌堕落精灵!”在弗罗多教授之下,我趁那个尸巫法师还没有回答之际,抢先做出了对那个精灵骑士极为不屑的厌恶神色,恶狠狠道,“他们手上沾满了我们巴布斯族的鲜血!”

  阴戾的红色眼睛似乎亮了一下,尸巫法师撅起古怪诡异的笑容,但这却不是我所能看见的,因为他的整个腐烂到骨头的鬼脸深深地隐藏在兜帽深处。

  他眯着阴沉的眼睛充满怀疑地打量了我一番,又撇了撇那个骄傲无比的精灵骑士,心中很快便有决定:“对,奥索南柯,我认识这个黑精灵,他是巴布斯黑精灵,无论他曾经与你们有什么样的仇怨瓜葛,我都不管,他现在是我们亡灵族的朋友,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毫毛的话,那我们的联盟将就此解除!”

  他发出尖锐刺耳的咆哮声,虽然远在几十米,但精灵骑士却仍听得一清二楚:“黑精灵是我们亡灵族的盟友,他变成什么样我不管,我只知道他身上有黑精灵的灵魂,黑精灵的心灵,这是任何魔法也伪装不了的!他是一个受到人类迫害的黑精灵,所以我们亡灵族有义务帮助他,保护他!”

  精灵骑士并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辛其施顿,他手中的植物枪刺握了又握,但最后还是松开了,连句招呼也不打一下,便驾着六脚蟹怪从巨岩上跳开了。

  周围的鳞爪怪们彼此面面相觑,十分愤怒地将脚下坚硬岩土刨成粉碎散石,以发泄心中不满情绪,它们为错过一顿美食而痛恨不已。

  但是没有那位精灵骑士的命令,鳞爪怪们最终也只能悻悻地离开了,它们希望堕落精灵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用实质性的东西好好地补偿一下它们精神上的损失,以安抚受挫的遗恨情绪。

  嘿嘿,今晚队伍中的地鼠精和鬼头怪又要少了一大群,每一个鳞爪怪脸上都露出了邪恶无比的笑容,它们几乎同时都想到,可口的点心看来又要靠那些懦弱的小家伙来维持了。

  “巴布斯黑精灵,欢迎你加入亡灵族的队伍中来!”辛其施顿尸巫法师展开残缺不全的腐朽臂骨,脸上露出邪恶恐怖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