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0846 2009.04.06 19:46

    “等一下,你这样打下去会杀死他的!他的命可值钱了!”从黑暗笼罩的石钟乳后面缓缓地爬出了一个神秘的蜥蜴骑士,他同样穿着能隐去面目的魔法斗蓬,不过他的眼中却透射着比优索兰芬琴更加凶狠残暴的光芒,他狞笑道,“我亲爱的兰芬琴妹妹,你难道不想让雅美琳死得无比凄惨吗?”

  “愚蠢的男人,又在摇你的狗舌头,滚一边去!”优索兰芬琴鄙夷地撇了一眼神秘的骑士,又狠狠地抽了一下我的身体,可惜我已经晕了过去,已不再对任何痛苦产生反应,她不禁有些失望,将我从地上拎了起来,恶狠狠地朝我脸上吐了口浓痰,然后再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才心满意足地拍着手,道,“为什么要提到雅美琳那个臭婊子?我讨厌这个名字,没有了她,王母的恩宠、吾神康罗迪雅的祝福将赐予我一人!”

  “外面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亲爱的兰芬琴妹妹,难道你都没有听说吗?也许你呆在这下面实在太久了,是该到地面上透一透气!”神秘的骑士咧着白森森的牙齿,幸灾乐祸地笑道,“雅美琳爱上了一个肮脏的人类,一个龌龊卑贱的人类骑士!她的胆子可真大,连吾神康罗迪雅的教诲都敢违背!你说她是不是死到临头?”

  “噢!人类,骑士?有意思的谎言,但愿吾神康罗迪雅能像你讲的那样相信这件事!”优索兰芬琴冷漠地撇了他一眼,讥讽道,“还有没有更具欺骗性的谎言?我喜欢听到所有有关雅美琳的诽谤和谣言!”

  “这不是谎言,更不是诽谤,这是事实!”神秘骑士一拍座下的食人蜥蜴,怒气冲冲地从石钟乳壁上跳了下来,大吼道,“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雅美琳这个臭女人,她杀了我,为了一个垃圾人类杀了我,我知道她所有的勾当,也掌握了所有的罪证,只要磷火妖将吾神康罗迪雅召唤出来,我马上就可以指控这个叛徒,让她成为蛆虫精灵,让她痛苦地死去!”

  “可怜的男人,三条命已去了其一,只剩下两次重生的机会,吾神康罗迪雅的神威可不会年年都奖赏你这个笨蛋!”优索兰芬琴向他恐吓地挥了一下九首蛇鞭,一阵细微的嗤嗤声在空气中传递,八只毒蛇昂首摆动着红信,对着蜥蜴骑士做出威胁的动作,“沙巴丁,跟你合作可让我烦透了,我现在十分厌恶你这张臭嘴,你提供的情报从来就没有准确过,你让我在王母陛下面前失去恩宠,让吾神康罗迪雅开始疏远我,如果你不是极端仇视雅美琳那个臭婊子,我现在就会杀了你,让你别想再重生!”

  优索沙巴丁恶狠狠地瞪了这个暴躁凶狠的堕落精灵女子一眼,他在心里早就将对方诅咒千万遍,但当面却一个抱怨的声音也不敢发出来,只好将怒气洒在旁边的岩石上。

  他狠狠地甩了一下九节骨鞭,将一块大岩石击成碎片,轰隆的声音震得整个洞穴一阵嗡嗡直响,他气鼓鼓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又忍不住一鞭抽了过去,接着第三鞭,第四鞭,直至将岩石周围都抽成平地才肯罢休。

  在优索家族,虽然他贵为次子,比居于老九地位的优索兰芬琴排在前面得多,但在家族的权力圈中,却仍比不上这位心狠手辣的小妹妹,因为在堕落精灵的传统之中,女性是执掌大权的天然统治者,即使是一个女婴,也比他享受更加尊贵的待遇,更何况这位冷酷无情的妹妹是继承优索凯斯琳王母陛下王位的两个有力竞争者之一,她只要打倒了雅美琳,就可以成为神殿山独一无二的候选人,这样的荣耀和尊贵,是没有任何一个堕落精灵男性可以比得上的,优索沙巴丁当然知道自己所处的尴尬处境,他现在也只能忍耐,而不是挑衅这个妹妹的地位。

  “你胆敢在我面前发火?”尽管心高气傲的优索沙巴丁已经在强行克制自己的情绪,但优索兰芬琴仍不依不饶,她话一说完,就将九首蛇鞭抽了过去,啪地一声,狠狠地打在了优索沙巴丁的身上。

  蛇首的毒牙急切地扎进这个男人的肉里,把堕落女神康罗迪雅所有的狂怒都一股脑儿灌入了他的体内,很快腥恶难闻的脓泡长了出来,空气之中弥漫起腐烂的恶臭。

  优索兰芬琴很满意这个男人的胆怯和畏惧,她知道只要自己一举起蛇鞭,他就只能乖乖地忍受挨打,因为这九首蛇鞭正是康罗迪雅的神威象征,任何一个堕落精灵无不惧怕这个象征!

  优索沙巴丁一声不吭,训服地垂下头,但他心里开始讨厌这个凶暴残忍的妹妹,即使是优索凯斯琳王母也没有兰芬琴这么粗暴的脾气,真要是让这个女人当上了新的王母,神殿山的日子不知要难过多少倍。

  “很好,你继续保持这种服从状况,就会得到我的原谅!”优索兰芬琴稍微按下发热的太阳穴,她有股抽出蛇鞭再次狠狠抽打沙巴丁的***,不过她的理智很快让这个不理智的***退烧,她知道一味的欺压并不能换来对方真正的敬畏,她必须学会宽容,她有些遗憾地收起了蛇鞭,内心之中还在体会着鞭打沙巴丁的快感,她现在一心在盘算着下次激怒沙巴丁的时间应该在何时,好满足她虐待狂的癖好!

  “赞美吾神康罗迪雅,我始终坚定不移地与您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我愿意协助您扳倒雅美琳这个臭女人!”优索沙巴丁微微展示了一下他锐利的牙齿,一想到有机会能让优索雅美琳惨死,他就激动得浑身发颤。

  优索兰芬琴很满意地点点头,她感觉到了沙巴丁对雅美琳那刻骨铭心的恨意,她想好好地利用一下这种仇恨,便鼓动道:“只要你的情报准确,这一次的圣火节上,我一定会帮助你扒了雅美琳这个臭婊子的皮!不过你要知道,此事关系重大,整个神殿山的安危都紧系于你的身上,如你胆敢背叛我,我将毫不留情地扒掉你这身臭皮!”

  优索沙巴丁微微怔了一下,他感觉到了兰芬琴话中隐藏的威胁语句,他很快就明白了这一次兰芬琴是准备来玩大的,不仅要置雅美琳于死地,甚至可能想通过博取康罗迪雅的好感而颠覆凯斯琳王母的王位。

  一想到此,他的内心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到现在才真正看清兰芬琴这个可怕而又自私女人的野心,他也明白兰芬琴其实早就清楚自己所言不菲,心里也早有了一盘子的计划,现在她要做的事情就是带着自己慢慢地踩入她所设下陷阱,最后死心塌地与她一起干。

  他的脸微微地白了,他想张口说一些悔恨什么的话,但看到兰芬琴恐吓地挥着九首蛇鞭,马上就打退了堂鼓,换上一脸的讨好笑容,道:“愿意为您效劳,亲爱的妹……噢,不,亲爱的优索兰芬琴,未来的神殿山主人,我以吾神康罗迪雅的名义向您起誓,我所获得的情报正确无误,无可挑剔!”

  “好吧,那你就把这个人的来历,以及他和雅美琳的关系,一五一十地告诉给我!你不需要说得很快,但一定要说得详细、全面,好让我将雅美琳这个臭婊子的所有小辫子都抓到手!哈哈哈哈!”优索兰芬琴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优索沙巴丁的脸上狠狠抽去一鞭,看着对方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她心满意足道,“很好,你可以开始说了!”

  “咳咳!”优索沙巴丁垂下头,怨恨地瞪了一眼躺在地上毫无知觉的我,清了清嗓子才道,“我是在麦坎加伦的圣龙血池碰上这个浑小子的,和他在一起的还有雅美琳这个臭女人,他们从我手中夺走了双子神蛋!真该死,为了讨好这个垃圾人类,雅美琳居然下毒手杀死了我,并把双子神蛋做为讨好的礼物交给这个垃圾人类!”

  “然后你就死了吗?”优索兰芬琴耸动了一下眉头,饶有兴趣地笑道,“你所知道的有关这个垃圾人类与雅美琳的绯闻就到此为止了吗?我亲爱的沙巴丁哥哥,就只有这些了吗?”她又忍不住握了一下九首蛇鞭,她发现抽打别人真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乐事。

  “是!噢,还不止,我……我本来可以杀了这个垃圾人类,可是雅美琳在最后关头阻止了我,她说‘他是我的!谁伤他一根寒毛,我就扒他三层皮!你也不例外!’这个残忍的魔女,她一下子就撕碎了我的喉骨,让我不得不用重生术逃回神殿山!”优索沙巴丁恶狠狠地朝我静止不动的身上吐了一口浓痰,骂骂咧咧道,“这个贱货的心可真狠毒,居然会为了一个臭人类而撕下脸皮来与我反目,这要是告到制裁法*,就算凯斯琳王母想要庇护她,我也可以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你这个笨蛋,现场没有第二个堕落精灵贵族做目击证人,你的起诉有个屁用?这一次你可是白死了!嘿,不过没关系,只要雅美琳这个臭婊子真说过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那她就死定了,我可以在王母陛下面前好好地揭一揭她伪善的面目!”

  “噢,不,等等,我还可以玩得更大一些,我把这个臭人类带到盛会上,当着雅美琳的面,也当着吾神康罗迪雅的面,好好地折磨这个男人,让雅美琳气得发狂,也让她在所有堕落精灵面前暴露自己叛逆的思想,让神圣而又尊贵的堕落女神康罗迪雅降下严惩的力量,让她死无葬生之地!哈哈,真是棒极了,这真是一个绝佳的行为艺术表演素材,今年的大奖肯定是属于我的!”

  优索兰芬琴越说越兴奋,终于忍不住抽出蛇鞭狠狠地抽打了沙巴丁一下,当看到这个骄傲的堕落精灵流露出惊慌失色的表情,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他们穿过了一个又一个阴森黑暗的隧洞,尽管赎罪窟到处充次着怪物和杀戮,但只要他们走过的地方,所有的啮齿类怪物都摒住呼吸不敢动弹,所有的杀戮和争吵都全部停止,甚至他们在经过一个吸血蝙蝠的大巢穴时,成百上千吸血蝙蝠都停止了飞翔,安静地停在岩壁上等待他们的离去,对于这个黑暗世界来说,堕落精灵就是绝对的主宰,只要他们高兴,可以让任何一个种族从此销声匿迹。

  在走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浑闷的空气变得有些清新,并带着一丝丝冷冽的气息,洞穴也不再那么阴森黑暗,有时甚至还能看到淡淡的光线从岩石缝中渗漏下来,可惜我已经晕迷了过去,要是能看到这个情景,大概会很庆幸自己被打败吧,否则真要让我自己找路爬上地面,估计花费整个夜晚都不够用。

  优索兰芬琴可不是个勤快的人,她把优索沙巴丁毫不客气地赶下了食人蜥蜴座骑,占为己有,而我也由这个倒霉的堕落精灵男子肩扛,所以这一路上真正感到沮丧的倒是做苦力的优索沙巴丁。

  这个怒气冲冲的堕落精灵男人在走进一个大得可以容纳下一座中等城市的巨型地厅时,便气呼呼地地将我摔在了地上。

  大概是碰到了我身上长出的脓泡,我被痛得醒过来,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但很快我便发出另一声惊呼,因为我看到了洞井外那亮闪闪的星斗,有大的,有小的,有明亮的,有幽暗的,镶嵌在黛色的夜幕上,就仿佛一颗颗熠熠和辉的宝石。

  我从没看过这么美的夜色,一时间竟看痴了,要不是身后的优索兰芬琴在我后脑勺上重重地踢了一脚,估计我现在仍沉浸在这诗意朦胧的夜色之中。

  “醒啦?愚蠢的男人,我还以为你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优索兰芬琴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眼里的讥讽摇得更加浓厚,她抬头看着近百米高的穹顶露出的巨大洞井,从这儿可以看到外面璀璨而美丽的星空,但她对此并不感兴趣,她只要一想到不久之后盛会上将发生的一连串剧变会是怎么样一副热闹景象,就激动地浑身颤抖。

  优索雅美琳可不是她最终的目标,高高在上的优索凯斯琳才是她的目标,一念及此,她的嘴角边就会习惯性地流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

  “尊敬的兰芬琴大人,您的狩猎活动结束了?恭喜您找到了今年盛会的道具!”从阴气弥漫的岩缝中突然钻出一个黑呼呼的蛇行身影,不过他爬到眼前时我才发现,他竟也是一个堕落精灵,不,确切地说他是一个异化十分严重的堕落精灵,他有着堕落精灵优雅而高贵的外表,但双手双脚却褪化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具蛇一样的躯干,只能通过身体的蠕动来爬行。

  说起来他们应该是赎罪窟里最弱小的生物,但其实并不是这样,这些被康罗迪雅恶毒诅咒的堕落精灵贵族其实都是魔法高手,他们只需要集中精神施展一个又一个有着惊人能量的魔法,就可以获取肉食。

  他们只要不单独碰上大型魔兽或是群居的怪物,一般并不危险,他们的日子甚至比刺蝎精灵都更为好过些,不过这也只是相对于地下世界来说。

  “欧诺拉,你现在可是越活越舒坦啊!”优索兰芬琴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个猥琐肮脏的蛆虫精灵,笑嘻嘻道,还在想你的那个第三家族的长子地位吗?噢嘿,现在居于那个位子的可不是你的名字了,而是欧斯切的大名,听说他很受你家主母的宠爱,如果顺利的话,这几天就可以成为第三家族的宗主!”

  “欧斯切,这个阴险无耻的混蛋,我是绝不会放过他的!”一提到“欧斯切”这个名字,那个浑身散着恶臭气味的蛆虫精灵便恶狠狠地咆哮道,“是他用诡计陷害了我,吾神康罗迪雅可以作证,我并没有背叛她,我的内心依然充满了对她的忠诚和敬爱!”

  “我也很不喜欢欧斯切,他居然敢向雅美琳表露爱慕之心,总有一天我会把他宰了,然后割下肉来赏给你吃!”优索兰芬琴咧着白森森的牙齿,恶毒地嚎叫起来,她决定好好地利用一下欧斯切与雅美琳十分暖昧的关系,她需要一连串的组合拳来彻底打倒雅美琳,让她永无翻身之机。

  “谢谢您,我无比尊敬的兰芬琴大人!欧斯切是我一生最为痛恨的仇人,我所有的苦难和悲伤都要拜这个该死的混蛋所赐!我恨不得能马上就扒了他的皮,抽他的筋,挖他的眼!只要你愿意的话,我愿献上微薄之力铺助您取得赎罪窟的主导权!”一讲到主导权,欧诺拉就开始得意洋洋地左摇右摆,他喜滋滋地凑到兰芬琴面前,道,“我已经遵您旨意,控制了赎罪窟30%的蛆虫精灵和45%的刺蝎精灵,他们全都愿意为您战斗至死!”

  “才30%的蛆虫精灵?这远远不够!我要至少80%的蛆虫精灵效命于我,我要赎罪窟的蛆虫精灵听到我的名字比听到凯斯琳王母的名字还更心惊肉跳!”优索兰芬琴皱起了眉头,一脸的愤怒表情,她大声咆哮道,“欧诺拉,你还要加把努力,我的势力不仅要在地表之上横行,还要在这黑暗世界中畅通无阻!”

  “是,我会再努力的!”看到优索兰芬琴非常生气的表情,欧诺拉脸都吓白了,他战战兢兢道,“我已经调集了大批的刺蝎精灵,准备将整个赎罪窟从里到外好好清扫一遍,把所有不服从我们的人全部杀死!”

  我在一旁听了,猛然醒悟过来,原来碰到的那集结的刺蝎精灵大军就是授命于欧诺拉,准备对各个洞穴地厅进行武力征伐,清除所有异己分子。

  “嗯,这场清扫行动可以暂时缓一下,我有更大的行动要安排!我不希望赎罪窟里面发生的事情会影响到神庙盛会上热烈的气氛,更不想破坏吾神康罗迪雅欢愉的心情!”优索兰芬琴亲热地拍了拍欧诺拉的肩膀,她知道要想让这个阴险狡猾的蛆虫精灵完全替自己卖命,最好的方法就是给他甜头尝尝,于是她很快就神秘莫测地堆起笑容,道,“欧诺拉,你既然这么恨你的弟弟,那你想不想亲手剥了他的皮,抽他的筋呢?”

  “当然,做梦都在想!可……可是,蛆虫精灵是不能杀死高高在上的堕落精灵,否则我会得到吾神康罗迪雅严厉的惩罚!”一想到堕落精灵那可怕的酷刑以及惨无人道的折磨,欧诺拉激动的情绪一下子就回归冰冷,他恨恨道,“欧斯切这个该死的混蛋迟早有一天会接受报应的,我只要一想到他临死前大声哭嚎的模样就兴奋地难以入睡!”

  “你会亲眼看到他临死前大声哭嚎的模样!”优索兰芬琴眨了眨眼睛,神秘地笑道,“我还可以让你亲手杀了这个混蛋,并聆听他痛苦哀嚎的声音,我保证你会对这个有趣的场面感到欢欣鼓舞!”

  “可是蛆虫精灵是不能杀死堕……”欧诺拉惊奇地抬起头看着这个神秘莫测的堕落精灵女子,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感到一阵阵的战栗,他看到了优索兰芬琴微笑背后那可怕的杀机,他一时间竟说不下话,不禁卑微地低下头。

  “如果欧斯切也被诅咒成蛆虫精灵呢?”优索兰芬琴快乐地挥了一下蛇鞭,呼地一声便抽到了旁边的坚硬的岩石上,岩石顿然四分五裂,空气之中充满了嗤嗤嗤的蛇息声音,她很满意地收回目光,阴森森笑道,“只要你好好干,替我争口气,我就会圆你最大的梦想!”

  欧诺拉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他出神地看着那四分五裂的岩石,即使是优索索兰芬琴转身离去也毫无觉察,他对那可能实现的梦想感到既激动又害怕,能将欧斯切千刀万剐大概是他在这个残酷而危险的地下世界中坚持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直到他的贴身侍卫,十几个精锐强悍的刺蝎精灵骑士从石笋丛背后跳出来,出现在他的身边时,他才从思绪中恢复到现实来。

  “我们已经集结了两个师团的兵力,清剿行动开始了吗?尊敬的指挥官!”一个刺蝎精灵骑士小心翼翼地问,他把头垂得低低的,从不敢看对方的眼睛,传说这个可怕而又邪恶的蛆虫精灵喜欢用眼睛发出石化射线,将身边不受他欢迎的部下石化成冷冰冰的雕像,他必须保持足够多的耐心以及足够柔和的语气,好不激怒这个变幻无常、掌握巨大能量的魔鬼。

  “不,战争还没有开始!”欧诺拉神气活现地摇头摆尾,他灵巧地爬上一根大型石笋,用蛇状的下肢牢牢地缠住石柱,居高临下地对着这十几个刺蝎精灵亲信咆哮道,“赎罪窟的历史将翻过新的一页,只要你们一心一意地效忠于我,我会让你们品尝到真正鲜血淋漓的杀戮滋味!噢,怎么搞的,我的声音有些沙哑,看来是饿了,你,对,就是你,别左顾右盼,过来!”

  一个刺蝎精灵骑士神情沮丧地跳下食人蜥蜴,步履蹒跚地走到了石笋柱下,他不安地回头看身后的同伴,只见同伴们似乎都松了口气,并幸灾乐祸地发出嘲笑的声音,有人还故意用拇指在喉间恶作剧地比划了一下。

  “我饿了,今天就轮到你做我的美餐!”欧诺拉狞笑地张开上下两排锋利的牙齿,突然猛窜过去,一口就咬断了那个可怜的刺蝎精灵的脖子,锐利无比的牙齿一下子就透过了坚硬的甲壳将里面的血管和骨骼撕扯出来,那个刺蝎精灵痛得几乎要跳了起来,可惜他却没法再跳起来,因为欧诺拉已经用石化术将他的下半shen凝固成岩石。

  黑暗之中,那可怕的咀嚼声在空旷而岑寂的地厅中传递着,我虽然被优索沙巴丁扛了很远,但却能很清楚地能听到这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撕裂声,我不禁叫了起来:“这个混蛋在干什么?吃晚餐吗?”

  “对,就是吃晚餐,很美味的晚餐!”优索兰芬琴倾耳听了听,也不禁笑了起来,幸灾乐祸道,“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吃到世上最美的晚餐,他会一口一口地将他的亲弟弟吞到肚子里去!”

  我听了不禁打了一个寒栗,真是残忍而恐怖的种族,竟会以虐食自己的骨肉同胞为最大享受,我不禁对堕落精灵这可怕而又邪恶的本质感深恶痛绝,在我看来,这世上没有哪个种族会比他们更加凶残嗜血。

  地厅的空气越来越清新,也越来越冰凉,当我看到头顶上有星光从洞井上洒落到脚下时,我知道自己离地厅中央的登陆平台已不远了,心里面正激动之际,优索兰芬琴突然停了下来,她淡淡地挥了一下手,沙巴丁便重重地将我摔在了地上,我本来已暗中用疗伤术将折断的肋骨复原,可是这一摔又让它们错开了位置,痛得我大叫了起来,只感觉皮肉甚至是内脏都要被撕扯出来一般。

  我感到喉头一阵苦腥,终于忍不住喷出了血,然后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还好他们并没有收走我的传国权杖,我可以暗中借用它的魔力将我伤口愈合,我现在只希望这个两个变态狂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痛苦的煎熬。

  “马上就要离开赎罪窟了,沙巴丁,你身上的伤可不是我干的,嘿嘿,我们可是严格遵守吾神康罗迪雅的教诲,从不自相残杀!”优索兰芬琴从怀里取出了一小瓶药水扔了过去,咧着嘴巴似笑非笑道,“盛会很快就要开始了,你那天生高贵而优雅的外表,可别让优索弗尼亚那该死的混蛋给比下去了!”

  优索沙巴丁接过小药瓶,将里面的药水一口气饮下,虚伪地笑道:“那当然,我们是团结一致的堕落精灵,从不违抗吾神康罗迪雅的教诲!”

  “凯斯琳王母的儿子们,可不是只有优索弗尼亚是优秀的,我会在这场盛上,将他彻底地打败,我会赢得所有堕落精灵女性们的尖叫和欢呼,我会成为在场瞩目的焦点,我会成为整晚最为英俊而高雅的男性贵族,我终将获得吾神康罗迪雅的垂青和祝福!”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里透射着冷凛而阴险的锋芒,我不知道他在嘲笑谁,只感到随后而至的遭遇将成为我命运的转折,我仿佛看到历史那浑厚而沉重的车轮正轰隆隆地迎面冲撞而来。

  优索兰芬琴从怀中取出一个礼花,点燃了射了上去,只听嗖地一声,那礼花从近百米深的天井上射了出去,然后炸开出一道五彩缤纷的巨型花朵,那瑰丽灿烂的光亮顿时照彻了整个夜空,好象撒出的千万颗明珠,当无数的火花下坠时,不时又迸出一串串璀璨的光芒,五光十色,绚美夺目,我虽然居于深深的地下,但却看得十分清楚,不禁被这绚丽灿烂的景象迷倒,我这才知道,对于绚美的追求,堕落精灵的喜好和热情绝不在人类之下。

  那个礼花很快消失在寂静的天井上,四周再次陷入了一片岑寂之中,就在我感到忐忑不安之际,从天井之上突然落下了个大铁笼子,可能事先早有准备,大铁笼子正好落在我们面前不远处的登陆平台上,离地面还有半米的距离就刹住了,反弹了一下。

  那嗡嗡的震响给空旷的地厅带来一阵悠久的回音,我不禁吓了一跳,还未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优索沙巴丁已抱起我的身体,狠狠地往大铁笼子里扔去,我摔到铁栏框上,再重重地落到冷冰冰的铁板上,身上的脓泡又裂开了好几个,我痛地几乎要晕死过去,要不是我一直在提醒自己要时刻保持清醒和冷静,可能连这一关都挺不下去。

  优索兰芬琴跳下食人蜥蜴的座背,走进了大铁笼子,优索沙巴丁在后面诚惶诚恐地跟随着,不敢领先半步,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我心里就不停地发笑,这个心高气傲的堕落精灵在优索兰芬琴面前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胆战心惊,想当初在圣龙血池附近,他那不可一世的嘴脸可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之中。

  铁笼子载着我们向高不可攀的天井上升去,我趁机观察了一下这个巨大无比的地厅,洞顶垂下无数的钟乳石,多得让人数不过来,它们长的有六、七十米,短的也有一、二十米,形状各异,千姿百态,再加上地厅光线晕暗,给这些石钟乳增添了几分阴森神秘的色彩。

  不过令我惊奇的是,这些巨大无比的石钟乳的岩壁上居然有不少怪物出没,它们偶尔会好奇地抬起头注视一下大铁笼子,但更多的则是专注自己的猎物,我就不止一次看见石化巨蛛将蠢笨不堪的大嘴巨虫杀死,美美地品尝它们的尸体。

  不知何时,我们到达了天井的顶端,只觉凉气袭人,山上掠起一阵阵的寒风,我身上一下子就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我刚想说话,优索沙巴丁已狠狠地踢了我一下,狞笑道:“还在装死啊?没打断你的两条腿就是让它们走路的,你若不想用,我也懒得留下它们!”

  我反眼瞪了这个混蛋一眼,一咬牙,双手一撑就站了起来,不过我感到全身痛得要命,仿佛皮肉都被撕开似的,但我没有哼出声来,而是挺直腰杆,哪会将伤口撕得更开,我也毫不在乎。

  优索兰芬琴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她看到我那倔强而固执的神情,就忍不住笑出声来,道:“看来你身上并不是毫无可取之处,神殿山上已很难再找到像你这么又纯又傻的菜猪。”

  “嘿嘿,也难怪雅美琳那个臭婊子会喜欢上你,老实说,我也开始喜欢你这副傻样了!但愿你能比我想象中还更坚强一些,这样我可以更残酷地折磨你,让我们疯狂的表演成为圣火节上最受欢迎的压轴戏!”

  “你和优索雅美琳一样,邪恶、冷酷、贪婪、无耻,不过有一样你却永远也比不上她!”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突然冲着这个不可一世的堕落精灵女子大吼道,“你没有她凶狠,更比不她的狡猾!你不可能打败她,最终的胜利者只能是她!”

  “啪嗒!”优索兰芬琴已怒不可遏地举起九首蛇鞭,狠狠地朝我身上抽去,我痛得全身都颤抖起来,两眼一阵发黑,摇晃了一下就倒了下去,这时堕落精灵女子的第二鞭又抽了下来,但这一次我不再感到痛苦,因为我又晕了过去,我宁可晕死过去也不想再看见这张邪恶残暴的嘴脸。

  “你不该将这个垃圾弄醒过来!”优索兰芬琴举起了第三鞭,但却没有抽下,她的怒气并没有因为我的晕迷而就此平息,她恶狠狠地朝着优索沙巴丁咆哮道,“这个混蛋激怒了我,他犯下了一个严重无比的错误,他死定了,我要好好地教训他,让他知道在神殿山,女性是多么尊贵高尚的!”

  “是……可是……”优索沙巴丁目光连连闪动,心惊胆跳道,“你应该清楚他的价值,现在就让他……让他死是一件多么浪费的事情!”他话还未说守我,就急忙闭上眼睛,因为那个怒气未消的堕落精灵已狠狠地将蛇鞭抽在他的脸上。

  他痛地血管都颤抖起来,不过很快他的嘴角边却流露出一道不可觉察的欢快,那一阵阵余痛如潮水一般涌向大脑的中枢神经,正是他快乐的源泉,他心里突然有种炙烈的渴望,渴望对方下一鞭能抽得更狠更重。

  不过他失望了,优索兰芬琴并没有再惩罚他,而是在他耳边警告道:“你这个愚蠢的自虐狂,我很清楚你内心深处的每一个邪恶想法,你渴望再死去一回,这样可以让你已经翻倍的力量再翻一番,可惜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

  “如果我想要你死,我会请求吾神康罗迪雅下手,她只需要一次诅咒就可以让你永坠万劫不覆的死亡深渊,你休想再用重生术复活过来!”

  她突然停顿了一下,并深深地吸一口气,然后咧开白森森的牙齿,一字一字邪笑道:“如果你胆敢背叛我,勾结雅美琳那个臭婊子,你就死定了,即使是重生术也救不了你,我有的是法子让你变成欧诺拉那样丑陋肮脏的猪!”

  一向心高气傲的优索沙巴丁切切实实地被对方那严厉而可怕的警告震憾住了,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栗,他当然很清楚这个阴险狠毒的女人是不会再给他第二次警告,他更清楚在神殿山上人性丑恶到何种程度,背叛、阴谋、诡计和谎言充次着每个角落,没有人值得信任,除了自己!

  因此,在这次盛会上他必须惟命是从,小心谨慎,否则兰芬琴不会放过他,雅美琳也不会放过他,甚至是凯斯琳王母也不会放过他!

  他握紧了拳头,然后慢慢地松开手,在神殿山上生存可是一个大问题,他必须在复杂的勾心斗角之中找到求生的机会,他必须看清自己押宝的对象,他绝不能站错队,因为他的兄弟姐妹绝不会再给他翻盘的机会,只有始终站在胜利者的一方,他才能生存下去。

  他笑了,却笑得满嘴发苦,优索兰芬琴之所以对他越来越严厉,就在于今晚是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关键,连这个聪明绝顶的堕落精灵女人都不敢确定自己最终的命运,他又如何确定自己的命运?他觉得自己这么快就将赌注全部压在这个阴险善变的女人身上,实在是一件愚不可及的决定,但他现在已无路可退,只能全力支持对方取得圆满成功。

  “今晚过后,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奖赏!”优索兰芬琴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柔声道,“你不是一直想着优索家族的宗主位置吗?只要过了今晚,你就是神殿山上最有权威的男性,优索弗尼亚的命运就可以任你摆布,要生要死都只在你的一念之间!”

  “我会好好把握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未来的王母陛下!”优索沙巴丁恭恭敬敬地垂下头表示完全的屈服和尊敬,但他的眼中却不可觉察闪过一道神秘而可怕的笑意,他知道自己应该在站在谁的一边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他衷心道,“赞美吾神康罗迪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