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9538 2003.04.28 13:21

    空气中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既像是发霉的气味儿,又像是某个尸体身上散发出的腐败臭气,或是说是这两者混合的味道,让人产生既苦涩又恶心的感觉。

  那个浑身散着恶臭的尸巫法师将手中髅颅之杖举了几次又放了下来,这种匪夷所思的说词虽然很让人怀疑,但他还是努力让自己相信这是有根据的,而没敢随便进行痛下杀手。

  他心里十分清楚,黑精灵的报复心理是非常强烈的,而且喜欢成群结队地行走,他并不敢确定周围有没有我的可怕的同伴,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袭击黑精灵,那他可能这辈子都要为如何应付黑精灵的报复而躲藏着。

  深深地吸了一下隐藏在兜帽深处的腐烂鼻子,我很怀疑他有没有鼻子,尸巫法师喀喀发出尖锐刺耳的阴惨笑声,用精灵语说道:“黑精灵?你是属于哪一边的?魔鬼的,还是亡灵的?”他再次悄悄地将髅颅之杖举了起来,一个尸气魔孢正在杖顶的骷髅头张开的嘴里形成,他现在需要给自己一个更加确定的,杀人的理由。

  “魔鬼是指堕落精灵,你回答他哪边也不属,是自由的黑精灵!”弗罗多用心语提醒我,“别忘记了告诉他,你是出来找水源的,你的同伴还在等着你回去!”

  我照着弗罗多的话复述了一遍,并且在他的授意之下,在手掌中制造出一个压缩型的黑暗结界,如果情况不对可以尽快地释放出去以保护自己免受魔法的攻击。

  我发现自己现在撒谎的水平越来越高了,再荒谬的谎言也能被我说得面不改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弗罗多的感染,脸皮明显比认识他之前厚了许多。

  “自由黑精灵?自由黑精灵!”那个尸巫法师显然还是很怀疑我说的话,他焦虑不安地握紧手中的髅颅之杖,一直无法下定决心是否暴下杀手,他也明确发现了我手中正在形成的防御性黑暗结界,他当然知道只有黑精灵才能不用花费祈祷或是冥想的时间,仅凭着意念便能使出黑暗魔法,“可是黑暗大陆没有自由黑精灵,他们分裂了,不是向魔鬼投降,便是归属于我们,你的话我不相信!”

  在弗罗多的暗示下,我信心满满地回答:“我是巴布斯黑精灵,魔鬼宣称他们摧毁了我们的力量,但是这并不是事实,我们还是生存下来,我们正随时准备着给魔鬼以及魔鬼的帮凶,黑精灵的叛徒卓伦斯部族以最沉痛的打击!”

  眼里的凶光一下了亮了起来,尸巫法师惊喜地叫了起来,有些激动道:“原来你是巴布斯黑精灵啊!那你怎么不早说,凡是反对魔鬼的黑精灵都是我们的朋友,柯里斯黑精灵已经加入了我们反抗的队伍之中,他们是我们最值得依赖的伙伴,你和你的部族也加入我们吧,我们会成为最亲密的盟友!”

  他突然想到,如果能将巴布斯黑精灵招攘进亡灵队伍之中,那对付堕落精灵的把握又增添了几分。

  毕竟,他也知道,在黑暗大陆上的三个黑精灵部族之中,魔法力量最强的便是巴布斯黑精灵,在堕落精灵还未从神殿山下来时,整个黑暗大陆有一半以上的土地是属于巴布斯黑精灵的统治范围,他们强大的力量就是连卓伦斯和柯里斯加起来也不是对手,但是遗憾的是,正是这两个部族的黑精灵在最关键的时候相继背叛了巴布斯黑精灵,否则堕落精灵至少要再付出好几百万人军队的惨烈代价才能战胜他们。

  现在如果真能把巴布斯黑精灵招攘进自己旄下,那别说对付堕落精灵的把握增添了几分,就是挑战亡灵之王的宝座也成为了可以觊觎的事情。

  我故作犹豫了一下,按照弗罗多的指示回答:“我做不了主,要回去请示族长,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寻找水源!”

  “水源?翻过这片灌木丛就有一条小溪了,宾普亚,你带这位伙计到那条小河边吧,这样会比较快一些!”那个尸巫法师眼睛里似乎仍在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他十分热情地将我招呼过去。

  “喀嚓喀嚓”几声,那个高贵而傲慢的骨龙骑士一颠一摇地骑着骷髅地龙,缓缓地行了过来,在厚厚的面罩中我仅能看见他那两个细细眼缝里闪耀的一对阴冷红光,就仿佛黑夜之中点燃的冥火一般,充满诡异和凶戾。

  “宾普亚?”弗罗多忍不住惊呼起来,用心语对我说,“这家伙生前可是非常厉害的角色,是仅次于龙将实力的高级龙骑士,曾经在战场中一口气斩杀了亡灵族十几名暗黑骑士,其中还包括了三名高级暗黑骑士,也不知这个尸巫法师是怎么收服到这张王牌的,你刚才能避开他的骨枪已是非常幸运了,如果是他生前的话,你连一秒钟也活不了!”

  心中一寒,本来就对刚才那险之又险的枪刺感到心悸不已,现在再被弗罗多这么一形容,我的汗毛都要竖了起来,虽然并不怕死,但却也不想如此窝囊地倒在血泊之中,骑士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种嗜武如命、一味勇斗的战争机器。

  不过在经过那两具冷冰冰的蓝精灵僵尸面前,我还是忍不住问:“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这样?”

  尸巫法师为了讨好我,连忙回答:“他们是光荣团的成员,既反对魔鬼,也反对我们亡灵,和该死的龙族是站在同一条战线的,这次他们偷听到一条重要情报,想告诉龙族那帮混蛋,但幸好我们及时拦截住了他们,否则就坏事了!”

  “光荣团是由部份人类、精灵、矮人和兽人组成的联盟军团,以梅尼斯特山谷为根据地,他们组织非常地严密,战斗力十分惊人,虽然每次都不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总能以少胜多,堕落精灵发动了许多次大规模的围剿行动,但都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他们,五十年了居然还是这个样子!”弗罗多嘟哝着,显然他也对堕落精灵的糟糕表现很不满意。

  要知道早在黑精灵统治整个黑暗大陆时,光荣团的人就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没想到了换成了堕落精灵统治依然还是一个问题,弗罗多可从来没有对那些自认为解放者化身的光荣联盟抱有过任何的好感:“这些人打打游击战还可以,若是大兵团的正面冲突,恐怕一下子就全垮了,没有龙族的铁血龙骑在正面战场鼎力支撑局面,恐怕他们在黑暗大陆连一天也存活不下去。”

  这时,尸巫法师发现我身后跟着一只比野牛精还硕健的青翼飞豹,突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问:“这是什么怪物?怎么我从未见过?看这体型和气味,是很怪异的战斗型妖兽啊!”

  他的话还未说完,海弗斯就瞪着一双发红的眼睛恼恨地看着他,前爪焦躁不安地刨着脚下松散的泥土,显示出对这个亡灵如此不友善的言词深深不满。

  “喔,居然还能使用黑暗魔法,真不简单的宠物!”尸巫法师饶有兴趣地用体察术观察海弗斯体内散射出的窒人气息,“样子虽然凶了一点,但却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时,天空中突然飞掠出一道阴戾模糊的影子,在空中徘徊了一圈之后便降了下来,我发现那竟是一只长相十分丑陋的吸血蝙蝠,它那暴凸的白森森牙齿正显示出无比的凶悍和残暴。

  那吸血蝙蝠刚一着地,一阵熏人的白色毒烟立刻飞卷了起来,随即一个身穿红黑相间魔士长袍的吸血鬼法师出现了,看他那副青面獠牙的恐怖嘴脸,我还真以为碰见了死神座前的勾魂鬼使了。

  在和那个尸巫法师叽哩咕嘟说了几句我不明白的语言,那个尸巫法师开始紧张起来,他不停地点着头,很耐心也很安静地听完吸血鬼法师的话,末了才简单地回了一句。

  那个吸血鬼法师眯着可怕的眼睛好奇地打量我一眼,但他并没有问什么,只是邪恶地撅起嘴巴,嘿着一脸令人讨厌的奸笑,然后又是一阵白色毒烟卷起,化身成为一只吸血蝙蝠向远方天空飞去。

  “他们伏击了光荣团的一支特遣小分队,抓到了其中一名高级成员,好象还是女性!”听懂他们对话的弗罗多连忙向我解释道,“那个吸血鬼法师是来传口信的,他们的王希望将这一带逃散开去的光荣团信使一网打尽!”

  “一网打尽?向龙族传递警报的不只是那两个蓝精灵啊?”我不禁产生了好奇,“他们究竟派了多少批人去麦坎加伦通风报信啊?”

  “这是光荣团的一贯作风,他们认为是极其重要的事情,一般都会分成好几批次,从不同方向抵达目的地,以增添成功率!”弗罗多不以为然道,“不过现在这个法子好象不灵了,堕落精灵和亡灵族的人看起来是动了真格的,他们联起手来将围剿军队在这一带分散开来,只要见到可疑人士在行动,就通知附近的其他部队汇集过来,将其消灭,那两个蓝精灵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出来阻击他们的,他们的死只是时间的问题!”

  那个尸巫法师向我招呼了一声,说一些我不明白的话,然后便带着那两个蓝精灵尸体和白花花一大群骷髅精兵离开了,当然还有那个叫宾普亚的骨龙骑士,只留下我和海弗斯。

  看来他们还有更重要更急迫的事情要做,没空理会我们,找水源的事情显然只得靠自己了,不过那也仅只是我的谎言,实际上我现在已完全被他们刚才的对话吸引住。

  光荣团的高级成员,一个女性?天哪,真是很难想象一个娇小温柔的女子落在一群邪恶恐怖的亡灵手中,会是什么样凄惨的状况,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成为了新的僵尸吧!众所周知,亡灵对活人可是不太感兴趣的,他们只喜欢死人。

  “嘿,笨蛋小子,本来以为趁此良机你会问问神殿山在哪个方向上的,真没想到你却象白痴一样傻傻地站在那儿涎着老长的口水七想八想的,又错过好机会了!”瞧我一副专心致致沉思的样子,弗罗多心中就有气,忍不住大骂起来,“真不知道你这脑袋出水的傻小子是不是真想救你的女伴,还仅仅只是说一说而已!”

  “我当然想去救兰蒂朵小姐,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必须先到麦坎加伦去一趟,将警报通知给龙族的人!”经他这一说也醒悟过来,颇感后悔,但我也很不快他的冷嘲热讽,道,“这可是关系到几十万人的生死问题,谁轻谁重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嘿,如果你真想找到去麦坎加伦的路,可以向那个尸巫法师询问啊,他现在可没有走远喔!”弗罗多不停地发出冷笑声音,“不过你要清楚一点的是,刚才他们也说了,这一带活动的可疑人士将成为他们袭击的目标!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黑精灵,而且连黑暗大陆通用语都不会讲,你自己可要悠着点,别那么快将小命玩完了!”

  我哼了一下,不再理会这个可恶家伙的冷言冷语,从前还以为他是一个很冷酷很沉默的人,没想到也爱说这么多的废话,而且每每都不忘提醒我别把小命玩完,好象我真是傻得象个愣头青似的,嘿,这家伙其实真正关心的还是他自己啊。

  追遁着尸巫法师留下的气味,我沿着灌木林的边缘一路寻找过去,在翻过了几个地势相对较平缓的山冈之后,突然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就仿佛一下子凭空蒸发一般,什么气味、脚印都消失一干二净,让我又白白地转悠了几圈,仍是没有任何结果,看来人运气不好的时候,连老天都要送小鞋穿啊。

  带着海弗斯,我漫无目标地翻过一个又一个连绵起伏的小山冈,在那苍白寒冷的太阳开始在散乱无章、阴沉厚重的灰色云层中下沉时,我来到了一片空旷的谷地。

  从一踏进这片谷地开始,便感觉到隐隐的不对劲,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危险的气味,周围的山岩上经常能听到某种有规律有节奏的敲击声,而且我经常还能感觉到四周有好几对眼睛在偷瞧我,但是当我静下心来寻找时,这些眼睛却又象空气一般消失了。

  穿过了前面突起的岩石堆,我停下了脚步。

  在我面前,象被收割的秋天庄稼一般密密麻麻地堆满了上百具残破不全的尸体,折断的刀、枪、剑、斧,洒得一地都是,几匹无主的风兽在原地焦躁不安地嘶鸣着,一面布满焦洞的旗帜斜斜地插在猎猎的晚风之中,一个巨大而雄壮的战士正瞪大眼睛,象守护什么重要宝物一般,用身体紧紧地保护住这根摇摇欲折的旗杆,他那愤怒的眼神仍不甘地瞪着远方阴戾而惨淡的天空,但气息却已灭绝,五根长长尖尖的骨枪毫不留情地穿透过他的背心,深深地扎进了地上,鲜血淌了一地都是,将泥土渗得发红。

  我的血液仿佛在刻凝固住了,很明显,这就是那个吸血鬼法师所说的被伏击的光荣团特遣小分队,只是我没有想到战况竟会是如此惨烈,几乎每一个光荣团成员尸体旁边都躺着几具被砸成稀烂的骷髅精兵和腐灵战士的残体。

  越靠近这面旗帜,死尸越集中也越密集,尸横遍地,纵横交错,我甚至还看到了好几具被敲成碎片的骨龙骑兵的破损骨骼。

  而这些骨龙骑兵的旁边则倒了一排穿着各色各样盔甲战衣的人类、精灵甚至是矮人的尸体,他们的服装是如此地不统一,以致于让人怀疑是不是同一个组织系统的成员。

  不过瞧这激烈的战况,很显然受到重创的是亡灵的军队,虽然对于他们来说,死去的人可以再召唤起来,但是中高级战士的损失却是无法弥补的,他们将只能重新变成最初级的亡灵战士,这对于那些时时刻刻想将有生力量投入新的战场的亡灵法师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他们不仅需要一支庞大的军队,还需要无数强大的战士,而这些都需要时间来训练。

  在整个血腥战场梭巡了一番,我来到了那个紧执溅满鲜血和脑浆、破损不堪旗帜的战士身旁,轻轻地拉开旗帜的一角,立刻,刺骨的寒风便将它整个展平,虽然上面到处布满了破洞,但是我仍然能看出其中几个大字——光荣团特遣使。

  我无言,这场战争的双方对我来说都是极为陌生的,在他们眼中,我大概只是一个来路不明的游侠,我现在并不情愿马上就加入哪一方,因为我还有自己的承诺要完成,有时候在这方面,骑士是自私的!

  当我正准备离开这个可怕的战场,向山谷的尽头行去时,在我身旁的一块巨岩后面突然冒出一双眼睛,正惊恐无比地偷瞧着我的一举一动,被我一下子发现了,没等他将头缩回去,我飞掠过去,毫不客气地一把拎起他的脖子用力提了起来。

  “不……不要杀我……请不要杀我……”那个瘦瘦的影子脸上扭曲着一丝古怪,或者说是惊恐,一双手懦弱地不停地摇摆着,眼睛里面甚至可以看到有淡淡的雾汽在泛散,他不停地用精灵语求饶。

  我吃了一惊,这竟是一个岩精灵,一个喜欢与石头打交道的岩精灵,他非常地瘦,两排肋骨清晰可数,双腿强健而修长,这有利于他们在山间石堆中奔跑跳跃,他的手掌大得出奇,手指是人类的两倍还长,而且指头上还有圆圆的吸盘,显然这方便于他们在岩崖上攀爬。

  不过他的样子却不敢让人恭维,圆圆的脸扁平而生疏,两个大大的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眶里面,而且居然没有瞳孔,最让人不舒服的是他们还带着一个出奇难看的塌鼻子,仅仅只有杏仁状眼睛和尖尖长长的耳朵还向人们展示着他是精灵族的成员。

  我猜想他们大概是精灵族里最难看的吧,当然,他们也可以算是精灵族中比较特别的一类,传说他们死后,尸体会变成岩石,质地将比花岗石还要坚固,因此也是人们喜欢猎杀的生物之一。

  “我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没有,放过我吧!”那个瘦长的岩精灵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身体因恐惧而微微颤抖。

  我知道岩精灵并不邪恶残忍的生物,相反,他们还属于中立善良的阵营,并不好斗,不过有时也喜欢贪小便宜,喜欢与岩石沟通交流思想,经常穿梭于地上与地下之间的矿井,采集各种各样价值珍贵、精美漂亮的宝石或是其他矿物,然后再廉价地出售给前来收购的商人们。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里干什么?”我放开了他的脖子,但怕他跑了,又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腕,使之没有办法挣脱我的控制。

  “宝贝,拣宝贝……”那个岩精灵吓得脸都白了,扭扭曲曲地指着整个惨烈无比的战场,语不成声地回答,“这里有很多很多没人要的宝贝,拿……拿回去可以换好东西……”

  这时,在几十米外的一块岩石后面,一下子又冒出了好几对惊恐无比的大眼睛,但一看到我正朝这边看来,吓得急忙将脖子缩回去,彼此抱成一团,牙齿不停地打着颤儿,浑身哆嗦着。

  “他们是你的朋友吗?”我指了一下那个地方,问岩精灵,“你不是一个人来的!”

  “是……他们是我的好伙伴……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很多宝石,我家里藏了满满一个大洞穴的漂亮石子,有红的,蓝的,紫的,还有黑的……”那个岩精灵眼泪都快要掉了出来,如果不是我抓着他,我都怀疑他是否会瘫软在地上,口吐白沫了。

  “我不杀你,我也不要你的宝石,我只想知道麦坎加伦怎么走?”我笑着对那个岩精灵说,他的样子实在是与一个做了错事即将被惩罚的惶惶不安的小孩子一般有趣。

  那个岩精灵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我好半天,才摇摇头道:“卡拉不知道,卡拉从没有离开过这片山谷,不过卡拉的伙伴知道,他们比卡拉走得更远更远!”

  “那你能叫他们过来一下吗?也许他们会帮上忙的!”我故作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问道。

  “不知道,卡拉试一下!”显然有些受宠若惊于我这出乎意料的亲善举动,那个岩精灵略为踌躇了一下,便低下头找了一块小石头,在身旁的岩石上不停地敲出有规律的 “咚咚”声音,一下子整个山谷都是这种奇异但却十分悦耳的敲击声,就仿佛一首蹁跹悠扬的曲子。

  躲在那块岩石后面的眼睛一下子冒了出来,看了我们大半天,又缩了回去,然后凑在一起叽哩呱啦大声争吵了好一阵,这才下了决定,一个个颤抖着身体从岩石后面慢慢爬了出来,我没想到那块看起来并不是很大的岩石后面,居然能藏了十几个岩精灵,不禁感到十分的有趣。

  岩精灵四肢着地,象爬行动物一般小心地靠近我们,并且不时地向身后比较通畅的道路扫描,随时做好逃命的准备,在乱石堆上大概只有山羊的奔跑速度能比得上他们吧。

  很快,这些岩精灵畏畏缩缩地在我们前面十几米处的岩堆上停住了,眼睛不停地四下张望着,生怕有什么可怕怪物从中跳出来要他们的命,不敢再走过来。

  “过来,过来,卡拉需要帮助,卡拉需要帮助!”那个自称卡称的岩精灵生怕无法取悦于我,拼命地向朋友们呼唤,“不要担心,卡拉知道他不是坏人,他不会伤害你们的!”

  又是一阵叽哩呱啦的交谈之后,那些岩精灵终于拗不过卡拉的呼唤,这才很不情愿地靠了过来,但他们还是尽量远离海弗斯,因为那凶狠的嘴脸以及雄壮的体型,很容易让他们产生恐惧的情绪。

  “你们谁知道麦坎加伦在哪个方向?”尽量放柔声音,以示亲切友好的态度,我用精灵语轻声问,“有谁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眼睛亮了起来,有七、八个岩精灵高举着手臂争宠似地喊叫起来,而其他则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这些同伴,“让我来说,让我来说!”知道的人就象宠物一般,为能博得主人的赏识而得意洋洋。

  “在哪里?”看到他们象孩子一样争宠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些岩精灵原来是这么地可爱,心地这么地纯朴,我都被感动了。

  “在那里!”那七、八个岩精灵同时举起了手臂,但每个人指的方向竟都完全不相同,东南西北天上地下都有人指出来,就差没有人指自己的鼻子了,我看了几乎要晕倒。

  “天,这就是答案吗?”脸上既无奈又失望,我很失败地用手掌轻拍额头,苦笑道, “到底是哪个方向?”

  “就是这边,就是这边,我去过了,我知道,没有错的!”几乎每一个岩精灵都十分肯定而又坚决地回答,一副义正严词的表情,他们甚至还愤怒地指责别人的方向是错误的,然后又以自己曾经看到、听到甚至是梦见某种奇怪的景象来引证自己的正确性,让我瞧了异常头大。

  “好了好了,不要争了,难道你们就没有一个能明确地告诉我到底是哪个方向吗?”

  仿佛置身在一群呱呱乱叫的鸡场里面,我的大脑根本就无法容纳下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信息,于是便生气地吼了起来。

  岩精灵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相互抱成一团,惊恐万状地看着我,为自己没能取悦于我而感到悲伤和羞愧。

  但这短暂停顿仅仅过了一秒钟,他们又开始跳将起来,无比愤怒地指责别人是错误的,并且用更加肯定的语气来坚定自己的观点,最后生怕自己被对方的声势压倒,竟开始比起了嗓门,谁的声音大,谁的理由就充分。

  一时之间,空气中到处传递着他们激烈争吵的声音,就像菜市场里高声叫卖的鼎沸人声一般,在我耳边嗡嗡直闹,搅得我烦不胜烦。

  “够了,都给我安静下来!”一向脾气很好的我,也终于动了怒气,大声吼叫起来, “你们不要再吵了!”

  所有的岩精灵立刻将手捂住嘴巴和鼻子,有的连眼睛都紧紧蒙住,不敢看我凶巴巴的样子,并且相互紧紧抱成一团,瞪着惊恐不安的眼睛偷瞧着我,浑身不停颤抖着,他们显然是吓坏了,象胆小的羊羔一般瑟瑟发抖,没有人敢再吭一声。

  “卡拉,你在干什么?”我突然发现那个叫卡拉的岩精灵正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在不停地抽搐哭泣,“嗨,不要哭不要哭,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有些抱歉地拍拍他的肩膀,显然他也被吓坏了。

  “卡拉害怕,卡拉想回家,卡拉想妈妈……”卡拉一边吸着鼻子,一边低声哭泣道, “卡拉饿了,卡拉想回家吃饭了!”他满脸的委屈和悲伤,看得我的心肠都软了。

  “我们也饿了,我们也想回家吃饭!”所有的岩精灵仿佛都被带动似的,一下子全都跳了起来,一个个捧着陷得深深的小腹做出各种各样难受痛苦的样子,有的甚至还躺在地上四脚朝天拼命地乱踢着,一副撒娇的样子,纷纷对我委屈地喊道,“真的真的,你看你看,肚子都扁扁的,今天我们还没有吃饭啦!”

  被这群可爱得让人头疼的岩精灵一说,我也感觉到自己肚皮一阵咕嘟直叫,空城计也唱了好几天了,是该找东西吃了,于是便道:“我的肚子也饿了,愿意不愿意请我去你们家做客啊?”

  “愿意愿意,快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就住在前面不远的山洞里面,快来快来!”一听此言,岩精灵立刻开心地手舞足蹈,一脸幸福的样子,仿佛捡到了什么稀罕宝贝似的,他们围着我的周身兴奋地又跳又叫,我都开始为他们这过于热情的举动感到担忧,要是真的碰上什么坏心眼的暴徒,不仅会抢了他们收集的宝石,还会将他们全部杀死。

  在这群好客而又可爱得过了分的岩精灵紧紧簇拥之下,我们很快转过了一个山岭,来到山腰上一个较陡的岩坡上,如果不是我行武出身,这么高的山壁可能爬一半就要摔了下去,但还好,很快便爬了上去,为了怕吓坏岩精灵,我没让海弗斯跟来,让它在下面待着,既放它的假,又可以让它做警哨。

  不过我倒是很惊讶岩精灵的攀爬能力,这么陡的山,他们如履平地一般,几乎可以用飞奔一词来形容,他们在山壁上穿梭飞跃动作,在半空中象耍杂技般不停地翻腾奔跳,,还并且故意做着各种匪夷所思的高难度的惊险场面,让我大开了眼界。

  当我好不容易爬到那个长在山腰上的隐蔽洞口时,从黑暗的洞穴里一下子冒出一大堆魁梧高大的岩精灵士兵,他们穿着散发着浓浓腐尸气味的破烂盔甲,举着拣来的长矛、弯刀和手盾,将我团团包围住,并且不怀好意地阻拦甚至推攘我的身体,有的甚至还想抢我身上的装备,显然他们并不是很强悍凶猛的种族,但是当数目超过对手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时,岩精灵总会变得特别地勇敢和自信。

  “走开走开,不要挡住卡拉朋友的去路!”在同胞们面前,卡拉似乎找回了曾经失去的某种自信,他雄赳赳地昂首阔步走在前面开路,并不停地拨开周围因好奇而围拢上来的人群,象一个凯旋回来的英雄一般,得意洋洋道,“卡拉回来啦,卡拉带回了一个强壮的朋友,你们都给我让开一点!”

  那群岩精灵士兵显然被我威风凛凛的气势吓住了,悻悻地跟在我们后面,好象斗败的公鸡一般,嘴里不停地发出很不满意的嘀咕声音,他们显然对自己被陌生人忽略而感到极大的不快。

  显然这些有武装的岩精灵未必真的敢上前向我挑衅,但看在他们比别的岩精灵身上穿戴着更多的武器装备份上,最起码也应该受到某种特别的目光留意啊,此时他们心里失落情绪可想而知了,对此我却是爱莫能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