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1458 2009.04.06 19:41

    黑暗,潮水般涌来,空气阴冷而潮湿,散发着尸体腐烂的臭味,厚重的暗色仿佛帷幔,一层又一层地覆盖住四周冷气渗漏的岩壁,悉悉索索的响声就像寒潮轻咬叶芽的呻吟,抖着冷彻入骨的颤动,我沉思的眉头,爬满粒粒珠光,带泪的微笑浸透了苦涩的芬芳,我大声歌颂着光明神奥里西的赞诗,大声呼喊着战神特洛斯的名字,勇往直前地向墓洞的最深处跃去。

  我不知在这近乎垂直的岩壁上来回弹跳了多久,只觉得到了墓坑的底部,全身已被一阵燥热的汗水浸湿,不过我发现脚边有一个窄窄的裂缝直通到更深的地下,我看不清里面的景象,只感到一股阴森寒冷的气流直冲脑门,熏得我几乎窒息。

  我比试了一下,发现要贴着身才能爬进去,那么窄小的缝口真不知道铁尼欧巴是怎么进出的,真是浪费了那么大的洞口。

  我抬起头向墓坑洞口看去,就是塞下三十只大型刺鳞尸龙都绰绰有余,但是到了这里,居然窄得只能容下两个人的身位,反差之大让我都感到惊讶。

  不过我可没空惊讶,摒着呼吸我就翻身往那道看似窄窄的裂缝里面窜,等我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颇为宽阔的洞厅,四周密布的钟乳石和石笋倒有几分象康迪斯纳那个臭不可闻的窝穴,不过空间却没有它那么大,洞厅的另一头是一个颇为幽深阴沉的通道,里面呼呼冒着沁人心肺的寒潮,看上去就像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让人瞧了不寒而栗。

  让我惊讶的是,我发现刚刚经过的那道窄窄的裂缝,从洞厅里面看来却是一个颇为宽敞的大型通道口,与里面那个通道遥遥相对,就是一个全副武装的尸龙骑士都能轻松自如地通过,根本就没必要像我刚才那样缩着身子爬进来。

  我想这大概就是某种空间魔法的神奇作用吧,它可以将某一景观的空间进行不同角度地扭曲,这倒和伪装结界有些相似,但又不完全相同,毕竟伪装结界只是障眼法,并不改变什么,而空间魔法却实实在在地将景物扭曲异化。

  我正想从里面那个通道进去,一阵疾促的脚步声突然雨点般传来,我急忙躲到一根大型石笋的后面,让阴影隐去身形,我正犹豫是否要制造伪装结界之际,一群面目狰狞的尸龙军骑着高大剽悍的铁甲尸龙从里面那个阴森森冒着寒气的通道冲了出来,它们数目之多使本来很宽敞的洞厅都显得拥挤起来。

  我的眼尖,发现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尸龙骑士高高举着一根通红的水晶棒四处挥舞着,它的光芒照到哪里,哪里就一片红亮,当向我这个方向照来时,我急忙将整个身子都趴在地上,紧张地喘不过气来,真要被发现了,恐怕会惊动了藏在地穴深处的铁尼欧巴,如果让它稍加防备的放在,我这次的地穴之旅的前景将很不乐观。

  我正想制造出伪装结界以隐去身形,但那个尸龙骑士已收起了红色水晶棒,对周围摇摇晃晃的部下吼叫道:“魔法探测棒已经扫描过了,这里没有发现任何伪装魔法残留的痕迹,我们到外面再看看,留下两个守在这儿!”

  看着它们整齐而有序地穿过洞厅,从我来的那个通道口出去,我的背心不禁冰凉了好一阵子,刚才还好没有制造伪装结界,否则就酿成了大错,在这么近的距离,任何再隐蔽的伪装结界都无法藏匿,更别说我这还只是菜鸟级的魔法水平,我不禁用力搓着手,将手心中的冷汗擦干。

  那两个留下来的尸龙骑兵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氛,开始不安地走来走去,其中一个甚至向我隐身的大型石笋靠了过来,要不是它一枪将岩壁上一条若隐若现的变色蜥蜴刺死,我都以为它发现了我的藏身之处。

  不过当我看到它将那垂死挣的变色蜥蜴送入嘴中喀嚓喀嚓大嚼起来的时候,我就感到极为的恶心,不小心脚踩了一下身边的碎石,引来了一阵声响,同时也引来了那个精明的尸龙骑兵的警觉。

  它眯着眼睛象老练而狡猾的狐狸,瞄着我所隐身的那个大型石笋一动不动,暗中却悄悄地目测了一下距离和石笋的宽度,同时它那腐烂得只剩下骨骼的食指举了起来,向身后的同伴轻轻摇了摇,我知道它这是在给同伴打暗号,意思就是发现了一个隐身者,密切注意随时接应它的行动。

  此时我除了以最快速度打倒它们已没有更好选择的余地,我心思一转,一枚石块便呼啸飞了出去,却不是击向那个步步逼近的尸龙骑兵,而是击向旁边更为阴暗潮湿的钟乳石。

  只听一连串噼啪响动的声音,那两个神经高度紧绷的尸龙骑兵果然被大大地惊动了,齐齐地转过头去看那边动静,趁这大好时机,我抽出长剑便猛猛地掷射出去,这一飞剑射的不是站在前面的那个尸龙骑兵,而是它后面那个警惕性略为松懈的尸龙骑兵,飞剑出手的同时,我的身形也飞掠了起来,这一次我扑的就是眼前这个比狐狸还精的尸龙骑兵。

  当我双手将那个尸龙骑兵的脖子整个儿都掐断之际,它后面的那个尸龙骑兵“呀”地一声便飞了起来,整个身体都被我的长剑钉在身后岩壁上,令我气恼的是,它居然没有死透,还哇哇乱叫地想拔出钉在胸口上的长剑,幸好这一剑插得特别深,它一时之间还无法拔出来。

  不过让我吃惊的倒是眼前这个被我活活掰下脑袋的尸龙骑兵,它的生命力竟然比我想象得还更顽强,尽管没有了脑袋,但却不影响它的力量发挥,我猝不及防受到了它的重拳痛击,脸上一下子就被腥浓的血沫涂满,整个人都仰着身子倒飞了出去,显然这个尸龙骑兵可不比普通的尸龙军,我感觉它的战斗力甚至超过了我昔日的老对手罗蒙。

  我刚想从地上鱼跃而起,那个无头的尸龙骑兵已冲了上来,凶猛地一拳再次痛击在我的面门,我鼻子一酸,一股更腥更浓的血液哗啦就流了下来,我再次倒在了地上。

  可恶,碰上了一个搏击高手了,我这一回没敢再冒然爬起,而是等它飞身扑来之际,躺在地上竖起一脚重重地踹到了它的胸口,将它整个身体都踹得在半空中翻筋斗。

  等它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想寻找遗落在地上的腐烂尸头之际,我施展了攻击加速的魔法,以最快的速度掠到了它的身后,这一次我可没有啬奢我的力气,我一下子就将石化术发挥到了最强程度,仅仅一秒钟就让它与身边的石笋融为一体,并且还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石壳,以致于都无法辨认它的形体。

  此时那个被钉在岩壁上拼命挣扎的尸龙骑兵居然把插在胸口上的长剑拔了下来,趁我来不及转身之际便猛扑上来,凭借着奇大的劲力气,铁筘一样将我钳得死死的,几乎就要压断我的肋骨,真没想到亡灵的爆发力比人类大了不知多少倍。

  不过好在我的右臂及时地从它那比钢铁还坚硬的双臂中挣脱出来,在食指上再次运起石化术,狠狠地点在了它的左眼里,直没指根。

  一瞬间它就被一层厚厚的石壳包围,不过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因为被它严严实实地抱在怀里,我身上竟也开始覆盖上石壳,再不挣脱出来我可就要和它一起石化成雕像了。

  全身一热,血液立刻沸腾起来,力气也陡然爆发,那狂猛的势头犹如火山喷出熔岩一般,我从没想过自己的力量会大到这种程度,当我奋力将四肢展开之时,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抱紧我的那个石化了大半的尸龙骑兵倏然间四分五裂,崩裂成数十块大小不一的碎石向四周抛开,不少带着尖锐棱角的石块还把我皮肤划得纵横交错满是伤痕,很快我便痛得呲牙咧嘴,几乎都要叫唤起来,但我最后还是咬牙忍了下来。

  回头想想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我不由感到心有余悸,真要是和它一起被石化了,那后果可不是用惨痛能形容得了,我都不敢再往深处想了。

  好在那两个尸龙骑兵被我解决了,眼前的障碍算是消除了,趁没惊动外面那些尸龙军之前,我必须赶快离开这儿。

  不过当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看到那个阴森森、不停冒着寒气的通道,不知怎么的,心中陡然涌起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和诡异,仿佛只要踏进去就将坠入最阴暗凶险的十八层地狱,我握剑的手微微地颤抖,一起颤抖的还有一颗不安的心。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也没有退路,我闭上眼睛,只要一想到优索雅美琳那一幕幕惨遭非人折磨的景象,我的怒火就不可遏制地从心的最深处喷射出来,压倒了弥漫在心中的恐怖。

  喉咙中咕哝着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声音,我就像一只疯狂的野兽咆哮着冲进了那个神秘而阴森的通道。

  就在我冲进通道的那一刻,只听轰地一声,我发觉晕暗沉迷的空气一下子闪亮起来,竟眩耀得让人睁不开眼,我隐隐感到周围的景物似乎抖动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就模糊地分辨不出景象,以致于我都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的视觉受到了伤害。

  不过很快四周的景物又开始慢慢清晰起来,而周围的光芒也从明亮慢慢变得黯淡,最后变成了灰蒙蒙的,要不是我的鹰眼术已得到了很大的跃进,恐怕这一次可能连五米之外的景物都看不清了。

  令我吃惊的是,我所伫立的场地居然是一个比康迪斯纳的那个洞厅还大许多倍的巨洞,前后都望穿不尽,更让我震惊的是,这里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数以万计的亡灵,有尸骨龙、骷髅、腐灵、地狱兽、吸血鬼、阴魂、毒眼恶鬼、尖叫尸妖,暗黑族、三眼尸妖、鬼影和尸龙军,种类之多,数目之大让我当场就惊得手脚僵冷好半天都挪动不了身体,尤其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所有的亡灵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中间空出场地的一个飘浮在半空中散着微弱光芒的球体,它们是如此专注以致于居然没有一个上来找我的麻烦,那副如痴如醉沉迷其中的样子就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那个神秘的球体一般。

  我小心翼翼地绕着那个奇怪的球体走了好几圈,半天也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被那个有空间传递魔力的通道送到了亡灵族做神秘宗教的场地?不过看它们贪婪而邪恶的嘴脸,丝毫没有虔诚教徒的庄重和严肃,我不禁啧啧称奇。

  不过我很快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那么简单,铁尼欧巴突然带着骷髅王尤里西斯从亡灵军中冲了出来,那凶神恶煞的模样仿佛恨不得一下子就将我活活地吞到肚子里。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禁连连后退,这时,我身后的那个神秘球体突然发出一阵炙热无比的光芒,那亮度甚至超过了太阳的光辉,我整个人都被它的光芒团团包围,几乎目不能视。

  就在此时,铁尼欧巴一连串的黑色闪电就象一把巨大无比的黑色光剑猛烈地劈向了我,但奇怪的是,还未碰到我的身体就被挡了回去,四处飞溅的霹雳如同满天星光,将周围的一大片亡灵击倒,一时之间鬼哭狼嚎不绝于耳。

  我来不及呼叫,铁尼欧巴又一团巨大的黑色电光就象赤练蛇一样凶猛地扑了过来,这一次再度被挡了回去,又一次击倒周围好几层的亡灵,有的甚至肢离破碎地飞上了半空,尖叫和鬼嚎像汹涌的浪涛,一波接一波地在黑压压一大片的亡灵军中来回荡漾,无数的不死怪物惊恐不安地抱头向四周退去,许多动作慢的眨眼间便被身后的同伴踩成烂泥,场面之混乱就象被飓风扫荡过一般。

  当我定下心神这才发现,原来正是这个神秘球体发出的光芒救了我,无论铁尼欧巴再怎么使足力气拼命用闪电术轰击我,都丝毫突破不了这层结实的光之壁结界。

  我从未看到象铁尼欧巴这样冷酷而强大的人会如此地暴跳如雷,内心不由地惊讶到了恐惧的地步,再加上几乎所有的亡灵都开始发了疯似的用它们最凶猛的火力向我攻击,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感觉到了死亡的迫近。

  尸气弹、火焰球、连珠雷子、闪电潮、骨箭、飞刀、掷斧、投矛如同*一般向我袭来,眨眼间就将我和身边的那个光芒四射的神秘球体淹没,不过即使这样也仍旧无法突破这层厚厚的光之壁,无数的掷射兵器和魔法弹一击到上面就如溅开的雨点四处激射着,一下子又撩倒了一大批的亡灵军。

  “啊,不要——”尸头簇动的亡灵军中突然传来了铁尼欧巴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它瞪着布满血色的眼睛呆呆地看着我身后那个光芒璀璨的神秘球体,那模样就好象失去了魂魄一般。

  我惊奇地发现几乎所有的亡灵都象铁尼欧巴那样失魂落魄地看着我的身后,心中不禁一跳,难道那个球体……

  我转过身去,一下子就被眼前神奇的景象震呆在当场,瞧我看到了什么啊?一个飘浮在半空之中长着短短白色翅膀的女婴正探着头好奇地看着我,那张红扑扑的圆脸,嵌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它是那样晶莹剔透,犹如两潭秋水,微微的笑意在嘴唇间缓缓地流淌着,别提有多可爱,让人情不自禁地产生拥抱的冲动,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当我伸开手臂去拥抱她时,这个惹人喜爱的女婴居然一点也不怕生,就像投入亲人怀抱一样,一下子就将小小的身子扑到我的怀里,然后缩着身子用力嗅了一下我皮肤的味道,便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睡觉,那小巧玲珑的模样别提有多惹人疼爱了,我差点就要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不过当我发现那光芒正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时候,立刻惊得象木柱一般戳在地上,目光一扫,我看见身边散落的一大片金黄色碎壳,脑袋轰地一声仿佛要炸开了一般,不会吧,难道这就是优索雅美琳苦苦藏匿的圣子神蛋?那我怀中抱的岂不是……

  当我将目光落到怀中女婴背上那微微抖动的短短的白色翅膀时,心中不禁一跳,难道……难道她真是龙族培育千年的圣婴?

  血液一下子就冲到了脑门,我为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测惊得几乎要一屁股就坐倒在地上,我实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会在如此境况遇上这个传说能改变许多人命运的龙族圣婴,她的力量甚至会决定一个种族的生死命运。

  我一下子感觉自己手中捧的不再是一个幼嫩可爱的女婴,而一个热得发烫的山芋,一个沉得让我喘不过气来、让我冲动地想就此抛弃的负担,但是当我看到她嘴角边上那微微泛散开来的恬静而无邪的笑容时,心就不觉得软了下来,毕竟,她也是一个生命,活鲜鲜的生命,她有权活下去,并享受美好的人生!

  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这个女孩的出生将肩负起太多的责任和使命,有太多太多的人的命运与她休戚相关,甚至被她改变,而她现在看起来却是如此软弱无力、懵懂无知,如果落入象铁尼欧巴那种邪恶得一想就让人咬牙切齿的亡灵手中,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我越深入地想就越是胆战心惊,不自觉得将她抱得更紧。

  脑筋飞快地旋转起来,我还是无法下定决心,真该死,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又要负担上一个可能折腾我一生的责任,也许摆脱她的最好办法就是能将她送回到麦坎加伦,送回到德满提亚的手中,让她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中去。

  光芒渐渐地消退了,除了那对白色的短翅,她实在与普通婴儿毫无区别,我看着包裹在周身的光之壁结界慢慢地退去,心中不禁一动,难道这个魔法结界与她的状态有关吗?当她沉入睡眠之中时,支持结界的力量也就慢慢消失了吗?

  我不由地紧张起来,如果没有了这层结界保护,我还会有机会从这几万倍于己的亡灵军包围圈中逃脱吗?而我又凭什么来完成救优索雅美琳的任务呢?我开始感到焦躁和不安,手轻轻地搓着,但手心中的冷汗却越擦越多。

  我正胡思乱想着,铁尼欧巴已沉下脸逼上前一步,瞪着猩红的眼睛吼叫道:“快把龙族圣婴交给我,或许还能饶你不死,否则,我会将你的人头砍下来,装在笼子里面,让你一辈子都呆在那儿!”

  “你吓不倒我!”我将怀中的女婴抱得更紧,开什么玩笑,将她交给这个脑门上开了不知多少个天窗的烂尸,那只有等到从我尸体上踩过去才能实现,我大声冷笑道,“我知道你有能力杀我,但你却没有能力得到这个女婴!我绝不会让她落入你这等邪恶残暴的亡灵手中!”

  “你想毁了她?”铁尼欧巴怔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眼着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它想不明白的是这样的男子如何能如此坚定不移地下定决心来做这件残忍的事情。

  它眯着古怪的眼睛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道:“哈哈,你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不过我想与你赌一把,看你是在乎这个陌生的女婴,还是在乎如影相随的伙伴!”

  它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用力拍了拍手,很快从黑压压一大片的亡灵军中推推攘攘地走出了两个人,走在前面的那个披头散发、面容憔悴的女子竟是优索雅美琳,从她泛散空洞的眼眸、苍白污秽的脸孔,以及伤痕累累的肌肤可以看出,她一定受过极为残暴的肉体和精神折磨,也难怪她最终会将圣子神蛋藏匿之处供出。

  看到她那副行尸走肉一般僵硬落魄的模样,我的心就一阵阵地撕痛,如果不是为了救我,恐怕她早就逃离了这个鬼地方,更别说是遭受到亡灵们噩梦般的残酷折磨,一时之间我的目光竟不敢再与她对碰。

  不过让我大吃一惊的却是她身后那个艳丽非凡的女孩,因为她就是苏由美,不过她却已不是我以前所认识的那个娇美可爱的苏由美,而是老练残忍的三眼尸妖,从她那凶狠残暴的眼睛中我甚至看到了诺克琪美华的影子,那一刻我忍不住冲口叫了起来:“苏由美,诺克琪美华附魂在你身上了吗?”

  “诺克琪美华已经死了,它的魂不在苏由美的身上,但它却赐予了苏由美三眼妖尸新的魂魄!”站在铁尼欧巴旁边一直保持安静状态的骷髅王尤里西斯突然格格地尖笑起来,一下子就露出了满嘴金光闪耀的牙齿,不过让我很难不去关注的却是它浑身骨骼关节上不停闪烁的小红点,这些珍贵的红耀石构成的防御结界甚至超过了有着最强装备之称的秘金盔甲,正是凭着如此坚厚的防御力,它曾经在十招之内击败了巴兰图音第三龙将,实力之强让人惊骇。

  “诺克琪美华死了?”我吃了一惊,那么强的一个亡灵女妖居然就这么说没就没了,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我呆呆地看着一脸冷漠的苏由美,不由回忆起与诺克琪美相处的点点滴滴,虽然我对它并没有任何的好感,但却也觉得她死得可怜,我舔了舔发涩的嘴唇,忍不住问道,“是谁杀了它?”

  “是我杀了它!嘿嘿,很惊奇吧?它犯了错误,一个足以给剥皮谷带来灾难的错误,它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死!现在,诺克琪美华的位子已经由苏由美代替,你会发现这个三眼尸妖新人是那么地优秀,它甚至不在诺克琪美华之下,唯一欠缺的就只是杀人的经验!”

  “真是好极了,现在机会来了,它很快就会让某人的人头落地,可能就是这个堕落精灵女子,可能就是你!”骷髅王尤里西斯笑起来的时候,全身骨骼都会喀嚓喀嚓地颤抖,那令人牙酸的磨牙声音让人听得格外地刺耳,我真恨不得马上飞扑上去一拳打断它满嘴金牙,好让它快点闭嘴。

  “将龙族圣婴交出来,你和这个堕落精灵女子都将获得自由和安全的保障!”铁尼欧巴凶恶地咧开嘴唇,故意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进一步威胁道,“在这里只有我能决定你的命运,现在大赫的机会已经摆在你的面前,错过了就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

  我没有看它,甚至不屑看它,我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优索雅美琳的身上,她脸色苍白得让人心疼,但让我难受的却是她的神情冷漠得形如路人,嘴唇紧紧地抿着,不带任何一丝情感。

  我知道她是一个坚强而骄傲的堕落精灵,绝不会为了让自己苟活而卑屈地放下尊严,该死,难道我就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倒在苏由美的毒手之下吗?

  我握紧了拳头,低头怔怔地看着怀中的龙族圣婴,看着她憨实可爱的样子,我的心就隐隐作痛,因为我开始喜欢上这个女婴,从她向我伸出双手拥抱的那一刻,我就深深地感到了生命的神圣和尊严,但是我却不得不亵du这份神圣和尊严,除了把她交出去,我已别无选择,毕竟优索雅美琳在我心中的份量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更何况我还要和她一起登上神殿山去救兰蒂朵。

  两个我最在乎的女人的生命和一个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女婴,你说谁会在乎哪一个呢?

  “怎么样?这可是很优惠的交换条件,我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你得到你所想要的,我也得到我所想要的,大家都皆大欢喜,何乐不为呢?”铁尼欧巴伸出食指示威性地摇晃了一下,然后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眼睛里的光芒却冷得让人心惊肉跳,我知道只要它愿意,就能瞬息间召来大面积的闪电潮,将我完全吞没,它可从未一刻忘记是谁在它左胸上刺了一剑。

  “我……有一个更好的方法来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难题!”心中一动,我突然鼓起勇气对着四周蠢蠢欲动的亡灵咆哮道,“和我决斗吧!一对一,像高贵的骑士那样决斗!只要你们之中有谁能杀死我,我怀中的女婴就交给你们,否则……”

  我顿了一顿,目光凶狠而冷酷地扫视了一圈周围聚集得密不透风的亡灵军,最后落到了铁尼欧巴那毫无表情的脸上,我冷冷地看着它,慢吞吞道:“否则,这个堕落精灵女子就由我带走!”

  “很有趣的交易!”铁尼欧巴将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嘴角边的笑容慢慢泛散开,最后变成了咧嘴大笑,“年青人,我喜欢你的勇气和傲气,但这个世界是凭实力说话的,有时候尊严和荣誉并不比一块烧饼来得珍贵,太过于执着只会让自己大吃苦头,我可以再给你一次返悔的机会,你还是可以选择我刚才提供的优惠条件!”

  “不用了,我是不会向你们妥协的,除非我死了,否则休想让我交出这个女婴!”我摇了摇头,毫不示弱地瞪着它,并有意加重语气道,“如果你能打败我,那就来吧,不过请不要忘记了,是谁在你胸口上插的那一剑!不要轻视你不该轻视的人,否则死神的微笑将向你发出!”

  脸色一下子变了,虽然我并未很清晰地看到它隐藏在兜帽深处的脸,但是从它那倏然间直立起来的蜥蜴长尾,以及炙热得仿佛要喷出火焰的眼眸,我知道它完全被激怒了,而这正是我所想要的,只有这样我或许能找出它的疏漏之处,给予猛烈攻击,这是我唯一能求胜的机会。

  不过令我大感惊讶的是,铁尼欧巴却比我想象中还更沉稳,它很快就冷静下来,静得就像一团冰冷的空气,静得让我这个胆大包天的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但是让我更为吃惊的是它将手指指了一下身边的骷髅王尤里西斯,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手指移到了苏由美的身上,阴森森道:“你,去杀了这个浑蛋,否则,你就死!”

  苏由美斜眼撇了一下失魂落魄的优索雅美琳,突然挥掌猛切对方的胸口,一下子就将她击得满地翻滚,口中不断地喷着大团大团的血沫。

  我看到苏由美扬起右脚还要猛猛地踩向她的脑袋,一下子就急了,连忙将女婴往怀里一塞,便起身飞扑过去,真要让它踩中,那优索雅美琳的脑袋铁定四分五裂。

  不过苏由美也正是等我飞扑过来,它那踩向优索雅美琳的右脚突然变向,猛地反踢向我脑袋,同样只要被它踢中,我的脑袋也铁定四分五裂。

  好在我早就预料它会使用这一招,等它刚抬脚我就利用风翼术让自己凌空连续侧翻,它这一脚也踹了个空,不过它可比我想象中厉害得多,它一击不中,居然紧跟着连续踢出飞腿,追着我在空中翻腾的身子,快得只剩下一条模糊的粗线。

  我甚至来不及再施展风翼术,胸口一下子就被它连续踢了七、八下,人翻着筋斗就倒飞出去,一下子将身后一大排猝不及防的亡灵军压倒,要不是我反应奇快,及时地从地上弹跳起来,这帮龟儿子可能就会趁机在我背后插上一排的刺刀。

  不过让我既欣慰又惊奇的是,怀中的龙族圣婴仿佛有种神秘的力量,即使在沉睡中也能制造出光之壁结界自我保护,我摔得虽重却丝毫没有伤到她,甚至没有惊醒她,看到她仍美美安睡的样子,我就安心了不少。

  我刚从地上爬起来,苏由美就已掠到了我的面前,满脸的杀气腾腾,手中高举的竟是诺克琪美华最擅长使用的火焰长矛,更让我惊心的是,它额眉中央的那颗墨绿色恐怖之眼已经睁开,一道淡绿色光芒直射我的眼睛。

  那一刻我只觉得全身冰凉透骨,仿佛跌进了千年冰窟一般,一阵阵寒流顺着流动的血液伸向四肢每个角落,我感到甚至灵魂都被冰冻,我心中不禁大急,再这样下去,我恐怕无法再施展魔法来铺助战斗。

  “噗!”火焰长矛险险地贴着我的鼻尖刺入身旁冰冷的岩石上,整个石块立刻红热得通体透明,并开始冒出熏人的白色蒸汽,我离得近都有皮肤被炙伤的痛感,不过幸好来的是苏由美,要是换成诺克琪美华,它可能就不会让我有喘息机会,一连在我身上刺出十几二十个透明窟窿才肯罢手。

  不过我对苏由美能在短时间内拥有如此强悍的身手还是大感惊讶,在它一连串的快攻面前我都找不到反手的机会。

  我向后翻了一个筋斗,将一个想靠上来从背后偷袭我的三眼尸妖踢得脑袋向后旋转了好几圈,脖子完全被扭断,只剩下一层皮连着,身躯在空中翻滚了几下便落回黑压压挤成一团的亡灵军中,眨眼间便压倒了七、八名手忙脚乱的骷髅精兵,顿时哇哇怪叫之声再次回荡不休。

  “卡西欧斯,还……还记得那个人形木偶雕像吗?只要……能感应到海弗斯的存在,我们就可以送回到它的身边!”

  大脑中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但却微弱得几乎与蚊子呻吟一般的声音,我马上反应过来,那是优索雅美琳正以最大努力通过通融术的心灵联接给我传话,只是她的声音非常的模糊,我只能听到零碎的几个字,但总算还是大致猜出她要说的意思,很显然剥皮谷的黑暗天幕对她的魔法遏制效果还是相当显著的。

  我心头猛地一震,是啊,我都差点儿忘记了海弗斯,我的最好的冒险伙伴,可是就算使用了这个人形木偶雕像,如果它不在这个十公里的附近范围,还是没有用处的,我不禁再次感到沮丧,剥皮谷离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的直线距离至少有一千公里,这么远的距离即使是再能干的海弗斯,也难以赶回来。

  我正想用心语告诉她,海弗斯离我们超过了十公里就不可能被送到它身边,但是却不想她先抢了话,告诉我说所谓的十公里的距离限制是针对我当时并不丰富的魔法经验,如今我的魔法经验已经跃上新的一层,如果能用体察术感应到海弗斯的存在,就可以实现时空的跳跃,离开这个亡灵军的包围圈。

  啪的一声,我肩头被重重地踢了个结实,整个人再次翻着筋斗倒飞起来,光顾着和优索雅美琳做心灵联系竟忘记了苏由美这个大敌,我懊恼地皱起眉头。

  一个地狱狮鬼兽兴奋无比地抡起超大号的长斧恶狠狠地劈向我的面门,但我却抢先一步,一枚小型雷子狠狠地朝它额头扣去,只听轰地一声禹,那个面目狰狞的地狱狮鬼兽顿时被炸得只剩下胸部以下的断躯,整个硕壮的身体摇晃了几下便向后倒下,将后面的三个躲闪不及的阴魂压得嗷嗷乱叫。

  呼地一声,那个喷卷着炙烈火舌的火焰长矛几乎是贴着我的头皮掠过,将对面一名高个腐灵击成一团火球,一股皮肉烧焦的恶臭立刻弥漫在空气之中,我眼睛一阵火辣辣地痛,感觉这一枪几乎要烧毁了我的视力。

  真是无法想象眼前这个曾经乖巧机灵的小女孩,如今已变得如此辛辣狠毒,更令我沮丧的是它即使还保存着对我的记忆,但手下却仍旧毫不留情,我被它的一连串快攻给搅得手忙脚乱,不要说施展体察术侦察海弗斯的踪迹,就算是连最起码的反击都快成了奢望。

  终于,我的小腹被苏由美的火焰长矛射中,整个人都抛了出去,正好落在了优索雅美琳的身边,我还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没想到那支火焰长矛插入小腹的一端突然弹了出来,倒射向扑来的苏由美,虽然没有射中它,但也将它惊得从半空中栽了下来。

  我低头看了一下腹部穿的护甲,只见那个被烧熔的枪洞正在逐渐地缩小,最后成为一个并不起眼的小点,显然又是蜘蛛盔甲的神奇保护魔力救了我。

  我大喜过望,正想从地上弹跳起来,不想苏由美已抢先从地上翻了起来,举起修得尖锐的指甲恶狠狠地向我眼睛插来,幸好我眼疾手快及时地扭住了它的手腕,没让它更进一步伤我。

  不过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它的力量却变得越来越大,很快便压倒了我,尖锐的指甲一点点地接近我的眼睛,在那一刻,我完全陷入了绝望。

  血液一下子注入了发酵的肌肉之中,一股雄厚的力量在体内奔腾激荡,我狠狠瞪着苏由美那充满疯狂和残暴的眼睛,就像火山喷发一般整个人都爆发起来,狂吼:“啊——”

  一只手突然从旁侧伸了过来,在我怀中一探,我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摸走,以为是龙族圣婴,正想一脚狠踢过去,却发现那是优索雅美琳,她目光早已没有了先前的颓废和失落,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不时闪耀着狡黠的光芒。

  她一手拎住我的衣领,一手高举着人形木偶雕像,大声吼叫道:“卡西欧斯,用你的通融术将魔力传给我,我知道海弗斯在哪里,我能找到它的形踪!”

  受她的激发,我立刻用通融术将体察术传递给她,瞬息间,我的心神不由一荡,只感觉她的灵魂都贴在了我的身上,慢慢的,我的脑海中便浮现出海弗斯的影像,然后便是它所处的背景图像。

  轰地一声,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身体便是一阵剧烈颤抖,在一阵五彩缤纷的光芒闪耀之中,我便消失在空气之中,同时消失的还有和我肢体紧密接触的优索雅美琳和苏曲美,现场只剩下几万名目瞪口呆好半天都还恍不过神来的亡灵。

  “卡西欧斯,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幽暗阴沉的地穴深处猛然爆发出铁尼欧巴疯狂而激烈的吼叫,可惜这一切我都看不到了。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