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1115 2009.04.06 19:37

    雾气缥缈,从古森的丛林中款款走来,又无声无息地弥漫开去,静寂的空气,如水,抖着冷的颤动,一枚枚修长的枝叶禁不住风的诱惑,簌然而舞,唱着季节的挽歌,在歌声中,时间被撕成碎片,只余下空旷冰冷的仓惶。

  那个无头的暗黑骑士突然转过身来,慢慢地策着暗黑魔兽,噔噔噔地向我们冲了过来,手中的长枪在晕暗如雨的光线下隐耀着撕裂灵魂的寒光,我突然有种诡异恐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噬血成性的黑色死神正无声地收割着我的生命。

  “不该是这样的!暗黑骑士就算丢了脑袋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出卖灵魂的!除非……”惊异的情愫在混沌的思绪中缠绕,诺克琪美华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那个无头骑士的冲来,喃喃道,“他不是特罗维!话音刚落,她手中的火焰长矛已掷射了出去。

  就在诺克琪美华将火焰长矛甩出手之际,异变突起,水潭里突然象开了锅似地沸腾起来,水面上轰地一声升起一道银白色的水柱,不,确切地应该说是拳臂状的巨型浪花,延伸出一道长而弯的水柱,猛猛地向她击了过来,我感觉就好象专门等她出手的那一刹那进行突袭似的。

  “啪“地一声,水浪在一道气囊状斥力结界面上炸开,铁珠似的浪花疾雨般四处飞溅,将四周的树干枝叶击得噼噼啪啪乱颤,我惊愕地发现,不少树干上留下了深深的洞眼,可见这浪珠射击威力有多强劲。

  有风元素王阿巴斯和土元素王阿卡宾的联手保护,我一点儿也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倒是身边的暗黑骑士就惨多了,一阵暴雨般的浪珠袭击,他们全身已是千疮百孔,就连坚硬无比的暗黑盔甲也是到处破损,几乎不堪使用。

  苏格历倒没什么大碍,虽然他晕了过去,但是诺克琪美华斥力结界却将他包裹了进去,看来这个亚美帕斯国王对她来说,还是很有价值的,只要想一下如果人类世界中有苏格历这么一个亡灵的大内奸,谁都会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诺克琪美华的火焰长矛准确地掷中了那个冲击而来的神秘骑士,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那个骑士身影却仅仅摇晃一下,然后慢慢地碎开,最后消失在空气之中,感觉就像一团幻像一般,我心头不禁掠过一道浓浓的阴影。

  那个巨型拳头状浪花被挡开之后,水面上又跃出了一只巨蟒状的水柱,它并不急着攻击,而是在我们头顶上呼啸着扭来转去,伺机寻找破绽。

  一个暗黑骑士按捺不住便将手中的长枪刺了上去,但却没想到那蛇形水柱却仿佛通灵一般,身手极其灵活,腰身一扭就顺着那刺来的长枪一路缠绕下去,最后竟活活地将那个暗黑骑士给吞没进肚子里,我可以看到他在水柱里面拼命挣扎的样子,似乎在饱受着非常痛苦的煎熬,很快他就被吐了出来,重重地摔在远处的树干上,然后四脚朝天跌落到地上。

  一幕可怕的景象出现了,只见那个暗黑骑士浑身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但还没有站直身子,整个人就开始冒着丝丝白汽,慢慢地融化,就像是在炎日之下暴晒的冰块一般,空气之中到处散发着刺鼻腐败的鱼腥味,没过多久,地上就只剩下一堆破烂不堪的暗黑盔甲,诺大的身体已变成一滩臭水积淤在草丛之中。

  脸色微变,诺克琪美华的眉头情不自禁地皱了起来,她的火焰长矛再次出手,这一次她并没有射击那个蛇形水柱,而是向水潭深处射去,因为她看到潭里一双眼睛在闪动,杏仁状的眼睛。

  一道燃烧着的白光兹兹地切割着水浪飞入潭中,迅速射向深水中隐藏着的那道神秘的影子,但那个神秘的影子却极为警觉,眨眼间便消失了。

  火焰长矛在水里留下一道炙亮的线条,显然是击了一个空,不,事情还没有这么简单,那个神秘的影子不知何时已出现在水潭的上空,我惊奇地发现那是一个有着优美体态的类人形变魔精灵,但一根长鞭似的光滑尾巴却在显示着他奇异独特的一面,一副黑白相间的纹身恰到好处地布在皮壳之上,给人一种神秘而精干的感觉,肩胛骨上展开的一对蝙蝠状的翼手却让人觉得模样诡异凶狠。

  但我的吃惊还不只是限于此,一根燃烧着火焰的长枪已经穿过了他的胸口,卷曲跳动的火焰映出了他狰狞邪恶的面容,真是神了,诺克琪美华那个老妖婆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啊?

  “卡加罗,变魔军团的第二号人物,别来无恙?”诺克琪美华讥讽地眯起眼睛,她手中的另一支火焰长矛兹兹地卷着红舌,已做好了临阵待掷状,我突然感到奇怪,这火焰怎么就不烧她的手啊?

  “混蛋,你能算准了我会在空中出现?”卡加罗皱着眉头将胸口上的火焰长矛拔了出来,立刻一股滚热的血泉射了出来,形成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坠向下面的水潭,他扭曲着脸狰狞道,“有意思,难怪亚戈尼大殿下会指名要留你的全尸,看来你的好运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啊!”

  说着,他打了一个响指,顿时之间,四周的空气水波一般一圈圈地荡漾开去,晃了几晃,在他身后左右两侧赫然出现了黑压压一片的狰狞人影,全是一些造型怪异、模样凶狠的带翼变魔精灵,看来这一次他们可是有备而来的。

  “你就带这点人马?”锵铿有力的声音扑打着冰冷严肃的气氛,诺克琪美华冷笑着将火焰长矛掷射了出去,但这一次她却不是射向水潭上空的卡加罗,而是丛林深处慢慢扩大的一团巨影。

  只听噗地一声,那个巨影浑身颤抖了一下便重重地摔倒在地,嘴里不住地发着含糊不清的凶恶咆哮,仿佛不甘心就这么倒下,但很快,它便被身后一大群黑糊糊的巨影淹没。

  “呼!”粗粗的喘息声汇成一片浓浓的潮声,丛林深处缓缓地走出黑压压一大片的大型巨爪精灵怪,它们比残暴的鳞爪怪还更高一个头,手指上的每一根利爪足足有火焰长矛一般长,轻轻扫过碗口粗的树干就能截为两段,插进岩石里就是一排黑呼呼的深洞,它们随便露两手就看得我心底直冒冷气,真该死,这些凶恶残暴的变魔精灵已经将我们团团包围了。

  眨眼之间,我发现身后的丛林已经被这些恐怖的巨爪精灵开辟出一块空荡荡的大场地,那些齐根削断的树木被后面一大群身手矫健的蟹甲精灵一一拖走,效率之高让我都不禁叹为观止。

  “难道你们也算准了我会来到这里吗?”瞳孔收缩了一下,诺克琪美华冷漠地看着四周围密密麻麻拥挤在一起的巨爪变魔精灵,语气平淡得仿佛不带任何一丝人间烟火气息,道,“优索亚戈尼怎么还不来?这个场面不正是他所期待的吗?”

  得意洋洋地甩了甩长鞭似的油滑尾巴,卡加罗哈哈大笑道:“你放心好了,亚戈尼大殿下哪也不会去,他就守在恐怖之门边上,如果你有机会闯过我这一关,还是可以看到他尊贵无比的容貌的!”

  “杜摩亚奇难道已经死在你们手上吗?”诺克琪美华沉思了一会儿,不由地叹息一声,道,“那个自称永远也不会死的暗黑族,居然也要面对死亡的痛苦折磨!”

  “你是说那个伤了亚戈尼大殿下的暗黑骑士吗?”卡加罗脸色立刻变得冷淡起来,他凶恶地伸出中指比划道,“那个鬼家伙可真不简单啊!居然能让我们尊贵无比的大殿下发那么大的脾气,流那么多的血!嘿,不过他付出的代价更为惨重,半个脑袋都没了,啧啧,他的狗运可真是再好不过了,要不是及时地坠入恐怖之门中,那剩下的半个脑袋就该由我卡加罗亲手砍下来了!”

  诺克琪美华身体微微一颤,眼里禁不住闪过一道狂喜的光芒,但她很快便垂下眼皮掩饰住了,不过这一切却没能逃过我的火眼金晴,就在我感到纳闷之际,她突然凑到我的耳边,低声吃吃地问道:“卡西欧斯,你恨堕落精灵,恨神殿山吗?”

  我惊疑不定地看着她,好半天才谨慎地点点头,确实,自从兰蒂朵被掳劫到神殿山之后,我打心里就对堕落精灵有一种深深的厌恶和忌恨感,总感觉自己一生最幸福最美好的部分被他们残酷地剥夺走了,但同样,我也恨亡灵,恨眼前这个邪恶残忍的三眼尸妖女王,如果能将他们统统地杀死,我将会由衷地感到高兴和快乐!

  “你想干什么?”我当然很清楚她话里有话,也很清楚她不怀好意,我已经上过她不少当,不希望再上一次,因此我并不打算给她好脸色看。

  “我想救你,傻小子!听我的,这里的每一个堕落精灵都想杀死你,只要你失去抵抗能力,他们会象踩死蚂蚁一样让你死得体无完肤!如今,我们是捆在一起的蚂蚱,我们必须自救……”甜言蜜语源源不断地灌进我的耳里,诺克琪美华眼里不停地闪耀着狡黠阴险的光芒,手中薄薄的刀片还有意无意地在我面前示威性地比划着。

  “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我厌恶地将身体避了避,禁不住抬高了声音,不耐烦道,“大家都是聪明人,直接干脆一点!”

  “帮我干掉优索亚戈尼!放心好了,他只是一个蛮夫,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你的力量我可是见识过的,我对你很有信心!现在我在这儿替你缠住卡加罗和他的变魔大军,你可以毫无后顾之忧放手去干了!”诺克琪美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带着诱惑性的语气怂恿道,“苏格历就由我来保护好了,你一切尽可以地放心好了!”

  我的心一凉,苏格历让她来保护,谁会放心得下啊?这老妖婆不是在开玩笑吧?将这么艰巨困难的任务交给我?我可还记得很清楚,是谁在调侃我说,优索亚戈尼只要用一根指头就可以将我的脑袋从**里打出来的,现在倒变成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真是翻手是云、覆手是雨啊!

  我恨得直磨牙,真想一拳击在她虚伪的脸上,我冷笑着,撇着嘴唇讥讽道:“我可没有你想得那么棒!脑袋被人家从**里打出来是迟早的事情,我可不去送死!苏格历是生是死,可不由我们决定的,你要问问卡加罗答应不答应,问问命运女神克里汀答应不答应?”

  诺克琪美华脸色微微一变,她知道我对她的敌视程度并不比堕落精灵来得低,但她同样知道我最大的弱点在哪里,在冷冷地盯了我一阵之后,才阴阴地道:“卡西欧斯,这一次决定你命运的人已经不是我,也不是卡加罗,更不是优索亚戈尼,而是你自己!恐怖之门已经重新启动了,但它只能传送一半的单元,很幸运的是,通常都是奇数位被吞噬!”

  “杜摩亚奇第一个进去,他不可能再回到剥皮谷了,终生都将在时间和空间之间漂泊!而你,如果闯过了优索亚戈尼那一关,就可以进入剥皮谷,逃离变魔精灵的包围!也许你并喜欢剥皮谷的死气荒凉,但总比好过在这里直接忍受死亡催残来得更强吧?”

  我变了脸色,总算是明白她的险恶用心,原来她是想让我穿过恐怖之门,去剥皮谷召来援军,以解她的燃眉之围,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并把头摇得就像是拨浪鼓一般,吼叫道:“不行!你休想让我……”我的呼吸顿时窒住了,因为诺克琪美华已经化掌为爪,扣住我的咽喉,将我整个身体都提了起来。

  “我不想再浪费口舌,如果你不愿意去,那我将很乐意地扭断你的脖子!”诺克琪美华目光冰冷得就像是千年冥河里的冰块,让人从里到处都能感到沁心透骨的寒意。

  “啪”,一个扎猛子,我整个身体都进入了冰冷彻骨的潭水里,身后传来了诺克琪美华严厉的大喝:“去吧,恐怖之门就在潭底,不过要先过了优索亚戈尼那一关,你的命运自己把握,不要让你所牵挂的人伤心痛苦了!”

  我心中猛地一颤,往日的创伤经内心的触动开始撕心裂肺地呻吟起来,兰蒂朵,那个美丽而纯洁的少女就像迷茫夜色里的一盏灯,给我无边无际的寂寞安慰着温馨的微笑。

  是的,不要让牵挂的人伤心痛苦,这个老妖婆还真是看准了我心中的薄弱之处!我深深地一埋头,整个身体就象箭矢一样迅速向潭底潜了下去。

  不靠天,不靠地,命运就靠自己去开创,奋力去战斗吧,卡西欧斯,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在心中一遍遍地狂呼着,直到灼灼血脉之下升起一轮热潮,没错,不管我改变了什么,唯一不变的是一颗热爱生命的年轻的心!

  “啪啪啪!”一阵水花激荡,五、六个强硕影子从水潭半空中重重地落了下来,追着我的身影迅速下潜,我隐约听见卡加罗在上面大声吼叫:“杀了那个臭小子,绝不能让他接近大殿下的身边!”

  “呼”,一道炙眼的光芒瞬息间便从头顶上飞窜而过,幸亏我身体向一边侧去,否则这道弩箭就要击中我的后脑勺,真没想到就算是在水中,这射击的强度仍然丝毫不减啊,我更加没命地向下潜去,此时对我来说,速度就是生命!

  那六个变魔精灵的水性比我想象得要好出许多,才潜了还不到五十米,那六个家伙就已经呈弧形将我包抄了,有三个甚至已经赶到了我前面。

  我眼睛的余光可以捕捉到他们得意洋洋靠过来的狰狞身影,不禁大吃一惊,呼吸顿时窒了一下,立刻有水涌进鼻腔,差点儿没把我淹个够呛,这深度已经是我身体所能负荷的最大极限了。

  “主人,我来助你!”水元素王阿迪瓦突然现出身来,他一出现在水里就如鱼得水一般,兴奋得身体都有些变形走样,仅仅吹一口气,就在我身边形成一个水泡结界,我居然可以坐在里面不受湖水的压迫,感觉真是棒极了。

  “这是什么?好象挺有意思的,我能在里面呼吸吗?”好奇地左顾右盼,我调皮地用手指触碰了一下水泡结界的表面,竟能带出一行的水珠,但很快它们便落回原处,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将它们排斥在结界外面。

  “当然能,不过你要注意的是,这个水元素结界只能挡开湖水的压迫,但却无法阻挡兵器和魔法的攻击,如果你躲闪不及的话,变魔精灵的箭矢可是会透过这道结界,射穿你身体!”阿迪瓦突然眨了眨眼睛,象个俏皮的孩子一样,喜滋滋道,“想不想多学几招,看看我是怎么解决那六个笨蛋的?”

  “当然!”我盘膝坐在这个圆型水泡结界里面,用鹰眼术观察着那六个迅速接近的变魔精灵,既担忧又好奇地问,“这一次你该不会还是想用水箭或是水劫之类的水系魔法术吧?那些我可都见识过了,差不多也会!”

  “这个你见识过了没有?”阿迪瓦双手突然融进了水波之中,然后猛地一使力,大吼道,“四级魔法——御水银龙!”

  只见湖水一阵沸滚,瞬息间便形成了两道长达三十余米的巨大的银色水龙,我惊讶地发现那水龙的尾部一直延伸到他的两只手臂,不,根本就是与他的身体连在一起。

  就在我目瞪口呆之际,阿迪瓦的双臂猛地一沉,顿时那两道狂暴的银色水龙咆哮着向那六个变魔精灵扑去,仅仅一瞬间的工夫就将其中三个冲刷得在水中翻滚起来,还有一个则完全被水龙吞噬掉,然后被用力地一抛,居然将其尸体从五十余米深的水潭中给掷射了出去,还将停悬在半空之中的两名飞螳状变魔精灵给击到了水中,力量之猛真令人瞠目结舌。

  另外两个离得稍远的变魔精灵惊异地彼此对望一眼,相互看出对方眼中的恐怖之色,但已经没有退路了,就这么逃走不仅有损变魔军团的赫赫声威,而且还将受到卡加罗残忍而无情的死亡严惩。

  拼了!这是那两个变魔精灵大脑中唯一的想法,他们一边换气一边加紧游了过来,由于早有准备,阿迪瓦的御水银龙居然两次都没击中他们,这可把这个骄狂的水元素王惹火了,他双肩一抖,大喝道:“长!”

  令我叹为观止的景象发生了,那两只银色水龙浑身微微一颤,居然各长出两个水龙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两个顽强的变魔精灵硬生生地吞没,然后是一阵剧烈而疯狂的搅拌。

  我眼尖甚至能看到他们因剧烈翻转而肢体被撕裂开的可怕样子,当翻搅到第十遍的时候,水龙体内就出现了一道红色的水涡,显然那两个倒霉的变魔精灵已经被阿迪瓦强横无比的魔力给肢解了,我忍不住轻轻地擦了一下额上的冷汗,真是惊心动魄的血腥一幕啊!一股燥热的暖潮禁不住在血脉中激荡。

  “剩下的那三个就由你解决,让我看看你学会这一招了没有?”阿迪瓦突然撤去了御水银龙,只见那两个巨大圆硕的水龙迅速淹没在沸滚的水流之中,顿时荡然无存,只留下两具冷冰冰扭曲变形的变魔精灵尸体,在缓缓地下沉。

  另外三个被击得在水中翻滚的变魔精灵已经稳定了身形,他们看见御水银龙消失,立刻欣喜若狂地扑了过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们若想活下去,此时就是决胜的关键。

  一道锐利的长矛刺了过来,从水泡结界面上透出,差点儿就将我的身体刺个对穿,还未等我反击,另一个变魔精灵则连续射出三支水晶箭矢,快得我都感觉不到它们射击的轨迹,更恶毒的是,第三个变魔精灵已经将一个火红色兹兹乱响的圆球投掷进我的水泡结界里,该死,如果猜得不错的话,这应该就是……

  轰!一道凌厉的冲击波猛地在水中炸开,湖水一下子被这强大的爆击力撕割得四分五裂,形成无数道锋利无比的真空刃,要不是我及时地使出御水银龙,左右横挡住这枚“冰火雷”的魔力释放,这一次恐怕不死也要缺胳膊断腿,但即便是此,我盘缠成一团紧紧护住面门的御水银龙有相当部份已经融进了水中消失了,也就是说我已经不可能使出它的十足威力。

  “想象一下自己像鱼儿一样呼吸,你就会发现自己拥有鱼儿般的游动速度!”耳边是阿迪瓦的鼓励之声,“我的魔力已经渗透进你的血脉之中,你根本不必担心会溺水淹死,是到了挖掘自己潜力的时候了,我相信凭着你的力量是可以打败他们的!”

  我双肩一沉,左右两只水龙,不,其实只能算是水蛇,我的能量可比水元素王阿迪瓦差了许多,但即是如此也并不是那几个变魔精灵能吃得消的。

  我的左手水蛇用力一抖,已将那个向我投掷冰火雷的该死家伙缠成了大棕绳,用劲一扯,四溅的水波刀锋一般搅过那家伙的身体,当我松开手时,水里已经一片殷红,那个变魔精灵鼓着一双红红的水泡眼睛在水中一浮一沉,全身撕裂开的口子不下三十处,大部分都可见到裸露的筋骨和血管,大团大团的内脏组织就像破烂的棉絮一般漂在水里,景象极为惨烈恐怖。

  对这血腥一幕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并未感觉有何不妥,倒是一旁观战的水元素王阿迪瓦却不禁在微微地皱着眉头,可能他觉得这与我过去温和慈善的个性有很大的出入吧!

  剩下的两个变魔精灵见状,无不变了脸色,开始没命地向上游去,傻子也知道再冲上来就是送死,他们就算无法活着回去见卡加罗,那也总比现在就惨死在我的手下强。

  刚刚学会了御水银龙,我的好胜心也长了几分,见他们要逃,哪里能放过,低声喝叫一声,立刻便驱使左右两只水龙追了过去,我倒要看看是他们逃得快还是我的御水银龙追得快。

  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一幕好戏并没有以我所期待的方式结尾,只见水波隐约晃荡一下,还未等我看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两个强硕的变魔精灵已经被两道炙锐的光芒击中,不,准确地应该说是雷元素箭矢,他们的身体仅仅在水中停顿了半秒钟就炸开了。

  顿时之间,水浪激荡,肢体分离,放眼过去,断碎的甲壳,鲜红的尸肉象染红的破布条一般缓缓地向四周散开,随后便向下面黑黝黝的潭底沉去。

  一个巨大的影子迅速从那两个消失的变魔精灵的身后现出身来,我猛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失声道:“优索亚戈尼?”不过更让我吃惊的是他身后浮现出的另一个人影。

  “优索雅美琳?怎么会是你?”我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下,我最不愿见的人,此时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从她那杀气腾腾的面容上我可以感觉到一股刻骨铭心的仇恨,那是千年万年也无法排解的仇恨,不知为何,我竟恨不起她来,脑中一片嗡嗡直响,只剩下那个喜欢撇着嘴唇发出俏皮笑容的美丽的堕落精灵女孩。

  “有意思,一上手就干掉了我六个强有力的部下,真是出手不凡啊!”优索亚戈尼收起雷元素弩弓,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他似乎并不急于杀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可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亚戈尼,你说过将他留给我的,你要对付的只是诺克琪美华那个老妖婆,她现在就在上面,你可以上去会会她了,这里由我来解决!”霜月入眸,优索雅美琳冷冰冰地看着我,一刻也没将目光移开,她阴阴地道,“卡西欧斯,我们能见一面可真是很不容易啊!我还从没见过有人会比你更硬的命,从麦坎加伦大裂谷一直到米尼索西斯丛林峡谷,每一次我都认为你死定了,但每一次你都活了下来!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的好运还在没有?”

  她刚说完,两手已融进了水中,双肩一沉,两道更粗更长的银色水龙象巨大的管道一般在水中游梭起来,示威性地在我周身游行。

  该死,我忘记了她可以通过通融术学会我的每一个魔法,虽然在魔力方面我并不逊于她多少,但在魔法经验上却差距实在太大了,光光从这御水银龙就可以看出来,我的水龙其实只有碗口粗,而她的水龙却足有水桶般大,灵活度更是我所不能启及的,看到她露了这一手,我的心就沉了下去。

  优索亚戈尼皱了皱眉头,显然他对优索雅美琳如此漂亮的一手感到相当忌恨,真瞧不出来短短几天工夫,这个天资聪慧的妹妹魔力又增长了一层,如果按这个速度下去,超过自己是必然的,那一刻他甚至动了杀机,但当他看到我如临大敌的样子,忍不住咧嘴笑了,他知道自己用不着心急,有人会替他消耗掉自己应该出力的那一部分精力,他现在只需要坐享其成。

  “亲爱的雅美琳妹妹,我们一向合作愉快,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诺克琪美华那个老妖婆有卡加罗围住,她是跑不掉的,等你解决掉这个臭小子,我们再上去会会她!”优索亚戈尼笑得很暖昧,道,“记着我们的约定,双子神蛋可也有我的一份儿!”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里闪过一道凌厉恶毒的光芒,然而优索雅美琳却并没有看见,对此也就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但这一切却一点不漏地落入我的眼里,我禁不住内心颤抖了一下,心中不禁为优索雅美琳喊糟,因为我知道贪婪成性的优索亚戈尼要的可不仅只是双子神蛋的一份儿,他想要的是全部,但不可调和的矛盾却是,只有一枚圣子神蛋在优索雅美琳的手中。

  “你那么喜欢在这里,那我就将他让给你好了!你的实力那么强大,想必不会将这毛头小子放在眼里!”优索雅美琳阴恻恻地笑了起来,她眯着发红的眼睛冷森道,“你如果能干掉这个小子,双子神蛋全部归你又有何妨?”

  优索亚戈尼变了脸色,他不再说什么,双腿一伸迅速向水面上游去,那匆忙样子就仿佛火烧屁股一般,我在一旁看了竟有种说不出的畅快,对优索雅美琳我可能只是痛惜,但对优索亚戈尼就只有憎恨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咬咬下唇,我终于忍不住问,也许从前对她真的恨到了骨头里,但这段离别的日子,不知怎么的,我竟对她开始有些思念了,想她带给我的痛苦,想她带给我的欢乐,更想她带给我怦然心动的处子情怀,是她丰富了我一度单调空虚的感情世界,也是她让我见识了人世间的善恶美丑。

  “问这么多干吗?我是来杀你的!没有人可以伤害我而逍遥法外!”优索雅美琳同样咬了咬下唇,甚至咬得比我还要深,她恶狠狠地瞪着我,但不知不觉中,目光却慢慢地变得温和柔软,脸色也红润了许多,低声嗫嚅道,“我其实……早就来了,知道你和诺克琪美华在一起,就猜你们一定会来这里寻找恐怖之门……”

  “你现……噢,海弗斯它还好吧?”喉头一阵艰涩无比地蠕动,我感觉胸口中仿佛有一股炙热的暖流涌了上来,就在要喷发出来之际,我急忙强抑下它,粗粗地喘了几口气才稳定下情绪,但目光却变得格外地迷离忧郁,面对这个柔情似水的堕落精灵女孩,我竟有种爱不能爱,恨不能恨的苦楚感觉。

  “海弗斯……它还不错!不过最近老是不怎么听话,有事没事都喜欢飞到南面……大概它也想你了吧!”优索雅美琳目光也有些迷离沉醉,从前那一幕幕温馨欢乐的景象仿佛过电影一般从眼前回放着,她不无伤感道,“卡西欧斯,为什么每一个认识你的人,都无法将你从心中忘却掉呢?”

  心一紧,我当然听得出她话中的深层含意,显然她至今仍对我念念不忘,哪怕此时已和我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我几次张了张嘴唇,却发不出一个声音来,沉默了好半晌终究还是叹息一声,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含糊不糊的声音来:“罢了!如果你真有本事的话,就来杀了我好了,我……绝不会再恨你了!”

  “你……真的很希望……死在我的手里吗?”优索雅美琳眸中的凶戾之色一扫而光,只剩下落魄失意、忧伤凄楚,她低声哽咽道,“为……什么你就不能再和我多说几句呢?我……心里一直都很惦记着你啊!”

  “不用了,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有你死我活!别忘了,你是高贵无比的堕落精灵,我是桀傲不训的人类骑士!我们之间的壑沟大得就算是一整座山都填不满!”我想让自己变得愉快起来,以显示自己对这个美丽的堕落精灵女孩毫不在乎,但不知怎么的,我被一股淡淡的忧伤和惆怅紧紧地包围住,心情也变得萧索乏味。

  优索雅美琳目光一痛,双肩禁不住收缩了起来,银色水龙慢慢地融进了水中,很快便无影无踪,她收回手臂,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也许用不了多久,这只手就要结束一个人的生命,而那个人的死也许将影响她后半生很久很久,甚至永远难以消除。

  她缓缓地抬眼看我,不无怨哀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和亚戈尼做了什么约定吗?”

  “你答应把双子神蛋属于你的那部分,送给优索亚戈尼?”略一沉思,我很快就回答道,“你一向很重视那枚神蛋的,难道就不心痛吗?咳咳,但愿是我猜错了!”

  “不,你没有猜错,我已答应将我的那枚圣子神蛋送给亚戈尼了,不过他似乎更喜欢同时拥有两个!嘿,但我却没告诉他另一枚已经不在我身上了,我就是要他首先破坏约定向我下手……咳咳,不谈这个了!”优索雅美琳苦笑了一下,嘴唇微微地撇了撇,不无讥讽道,“他答应绝不会动你一根毫毛的,至少到现在,他还是很守信用的!”

  她的目光落在水里漂浮着的几具变魔精灵的尸体上,看他们那浮肿变形的样子,没有谁会不觉得他们死有余辜!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真没想到她会为了我而舍弃曾经那么执着追求的宝贵龙蛋,虽然连她自己也改变不了要杀了我的宿命,但我却分明感觉出,她无不在努力着避免那一刻的到来,而且还费尽心思保护我免遭优索亚戈尼的毒手,可惜她还是太乐观了,阴险狡黠的优索亚戈尼可不会按照她的思路中规中矩地跳出舞步。

  “可恶,卡西欧斯,你让我改变主意了,今天本人心情不好,不想杀人!你现在还死不了啦!不过你的好运并不会太长,在到神殿山之后,我会亲手将你……”优索雅美琳突然呼出一口混浊的粗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抬眼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不过她还没把话说完,一道银色水龙已经咆哮着向她面目击去。

  “还不明白吗?我已经不需要你的帮我上神殿山了,已经有人会帮我了!”我的心已冷得就像是千年冰河里的冥石,肩膀一沉就重新发动御水银龙,我已下决心在此与这个美丽忧郁的堕落精灵女孩做最后的了断。

  优索雅美琳变了脸色,由最初的惊愕、置疑,到后来的悲伤、痛苦,她竟忘了要躲闪,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御水银龙游击过来。

  见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心中一颤,立刻将手甩开,才在最后一刻险险地避开她的面门,我甚至可以看到飞窜的水龙从她脸上掠过,带走一串温热的泪珠。

  我的心中不由一酸,不该是这样啊!曾几何时,她的邪恶,她的残暴还令我深恶痛绝,恨不能将其当场手刃,但现在……

  脸上湿湿的,我悄悄用手一抹,满手心的泪珠,可恶,我居然哭了,就为这么一个口口声声要杀我的堕落精灵女孩?我黯然地撤去御水银龙,装做一副冷漠无情的样子,道:“恐怖之门在哪里?”

  “你很想找那个恐怖之门吗?我……会亲自带你去的,我会的!”优索雅美琳凄凉一笑,突然游了过来,将我紧紧地抱住,并将头深深地埋进我的怀里,低低地哭泣道,“我想坚强起来,更想冷酷起来,但我却什么也做不到,在你面前,我发现自己脆弱得就像一个需要保护需要安慰的小女孩,卡西欧斯,还是让我死在你的怀里好了!”

  她和我紧紧地抱成一团,向更深的潭底沉去,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圆盘黑洞,就像是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疯狂地吞噬着一切生命,这就是诺克琪美华一心寻找的恐怖之门,也是能让一半传送单元永远在时间和空间之间漂泊的恐怖之门,而我们现在正疾速向它滑去。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