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国时代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帝国时代系列 西门吐血 12429 2003.06.27 08:38

    夜,如同一片淡紫色的花瓣,慢慢消融于一片白色的微光之中,深邃微白的天空中悄然散布几颗黯淡的星辰和一钩失去光芒的淡白色晓月,东方开始现出一片银红色。

  曙光渐强,整个山峰都被渲染上橙红和胭脂色的霞光,大地的轮廊已影影绰绰地暴露在晨曦之中。

  我静静地站在山崖之上,张开手臂试图拥抱整个天空,但迎面吹来的却是冰凉透骨的冷风,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机伶,我用力吸着新鲜的空气,出神地看着眼前这片犹如海涛奔腾、巨浪排空,宏伟壮阔的群山景象。

  时间过得可真快,短短的一晃之间,新的一天便已到来,不过我却快乐不起来,因为惨烈的战争也随着奔腾而去时光之潮无可扼制地逼近。

  “讨厌啦,你干嘛这么早就爬起来啊?我的美容觉都给你搅糊了!”身后一个嗔怨责怪的声音突然响起,一个窈窕动人、清秀绝伦的影子缓缓地走了过来,饶有兴趣地问,“你在瞧什么呢?这儿除了山还是山,麦坎加伦离这儿还有一段距离呢!”说着,一双手很自然地从后面伸了过来,亲昵地揉住我的腰身,并将脸孔轻轻地贴到我后背来。

  身体有些僵硬,但很快便松懈下来,我微微皱起眉头,想推开但不知怎地,此时的心情却让我连根手指头也懒得动一下,我感到从肉体到灵魂一种深深的疲倦和麻木。

  这一晚过来,我不知道自己被这个女人偷抱过多少回了,在拒绝过无数次这后,连自己都感到厌倦不堪了,真没想到她居然还能保持如此高昂的兴致和乐此不疲的态度,我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面对如此赖皮无礼的女人,有时真是没有一点办法。

  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有合约,在上神殿山之前,我必须听从她的命令,不能为难她,我现在早就将她一脚踢开了。

  在与她那温软而热切的身体零距离接触之中,我渐渐感到一种带着兴奋也带着恐惧的异样而又玄妙的复杂感觉,我的心喀噔一紧,用力甩了甩头,怎么搞的,这是魔女啊,让我鄙视也让我仇恨的魔女,我怎么能对她抱有这种微妙的感觉呢?

  象以往每次一样,用力挣扎了几下,很快便从她的手臂圈中挣脱而出,我忿忿地瞪着她那漫不在乎的澄澈眼睛,严厉道:“请不要这样拉拉扯扯的,我虽答应这段时间暂时听从你的命令,不再与你为难,但是你再这样不自重,会让我感到难堪的!”

  “你要知道我无法忍受你这种对我道德和意志变相的拷问,我觉得你这个愚蠢而又无礼的挑逗行为应该到此为止了,我讨厌你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告诉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到了翻脸的时候才后悔!”

  脑袋一晃,悠然地欣赏着自己玉葱般洁白纤柔的手指,眼珠子转了几转,很快便溜到眼角上——偷偷地斜瞧着我,优索雅美琳嘟哝着小小的嘴唇道:“你是不是有女朋友,有心爱的人?”

  “我……”嘴巴张了张,我想说没有,可是脑海中却不经意窜出一个娇美恬静的面孔,兰蒂朵,那是兰蒂朵小姐的面孔,奇怪,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她,难道在心里面,我真的把她当成是自己的……我不敢再往下想去,仿佛自己已经踩上一道很忌讳的禁区线。

  我想摇摇头否认,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和勇气,她在我心里占的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我甚至可以负责任的说,她已成为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她已是我活下去的动力和希望。

  见我像个失魂落魄的落汤鸡一样傻呆呆地一动不动,优索雅美琳灵巧的眼睛滴溜溜地旋转起来,眉宇之间隐含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神采,她装作悠然的样子,笑嘻嘻道:“承认自己有心爱的人会让你这么为难吗?你也太小心眼了吧?嘿嘿,如果你已经有了心爱的人,那……那才更有趣,我……”脸色微微一变,她突然闭上嘴巴不再说话,因为我一双冰冷犀利的目光象激光一样笔直射了过来。

  “你想说什么?”脸色阴沉下来,我紧张不安地问,隐隐觉得她笑容背后有什么怪异的神采在里面隐藏着,让我感到一阵又一阵莫名其妙的惶惑和恐惧。

  我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清纯动人的女孩子,心里面真正在盘算着什么阴谋,也许她会在给我一个激情而热烈的长吻之后,无情地挖出我的眼睛,拔掉我的舌头吧!

  我的心禁不住痉挛起来,感觉自己是在和一头吃人的老虎作伴,无论她会做出什么惊人恐怖的事情来,我都不会感到任何奇怪,邪恶残暴本就是她真正的内心,而清纯稚气只是一种虚伪的表象。

  “我的意思是,能让我见见你心爱的人究竟是长什么模样吗?她会比我更娇柔动人吗?”温雅而高贵地用那无法形容的妩媚姿式来摆动款款腰体,使之显得非常美妙动人,优索雅美琳向我抛了一个极富诱惑力的媚眼,很有风韵地笑道,“要知道在整个神殿山上,我可是公认的第一美女,拜倒在我石榴裙下的男子,足可以绕着整个神殿山围一圈了!”

  内心禁不住要被这优雅而高贵的气质暗暗喝采,但我却翻了翻白眼,努力做出表示感到好笑的举动来,心里面却不得不承认她长得确实百媚千娇,飘逸挺拔,只是她那眉宇间时常不经意透露出的稍许风骚媚态,让我感到相当反感,要不是因为这个,恐怕我打心里面都要将她和美丽纯洁的兰蒂朵小姐划成等号了。

  “你不信啊?那就没办法了,只有拿你的心爱之人与我比比,才知道我们俩人谁的姿色美!”优索雅美琳充满期待地眨着眼睛,兴致勃勃问道,“你的心爱之人难道也在黑暗大陆吗?”

  “啊——在……在呀!”被她问得禁不住脱口而出,但很快脸上便飞起两朵大红云,这样回答无异于公开承认自己其实是把兰蒂朵当成心爱之人,但事实上不可否认的是,自己之所以这么努力要上神殿山来,很大部分的原因也正因为此。

  可是这层薄薄的纸如果被捅破之后,那将对自己的骑士道德情操会产生多少尖锐的冲突,就算别人不说,我也会产生一种假公济私的内疚感,一想到这里,脸烧得更厉害,很快便红到了耳根。

  “那领我去看看,马上看,好吗?”兴奋地牵起我的手,优索雅美琳情绪激动而又欢快地跳了起来,大声喊叫,但眼里却不经意流闪过一道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冷杀机,“我最喜欢看美女了,我向你保证,无论她是否长得如何美貌,我都绝不会划花她的脸!”

  “你说什么?”浑身一颤,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我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她,真没想到她会有如此残忍狠毒的嗜好,居然喜欢划花漂亮女孩的脸蛋,也难怪她会自称自己是神殿山第一美女,大概那些比她漂亮的女孩都被她破相吧!真是一个狠毒阴险的女魔头。

  一想到这里,我就感觉仿佛一盆冰冷透骨的水从头淋到了脚,一下子噤若寒蝉,愣立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道:“这……这绝对……绝对不行!我不会让你见到她的,不……不会的!你想都别想!”

  我突然被一种莫名的恐惧死死地攥住心魂,优索雅美琳划花兰蒂朵脸蛋的恐怖景象仿佛历历在目,反复在脑海中一格格播放着,我连连打了好几个寒栗,真正算是领教了这个蛇蝎魔女残忍无情的一面。

  “嘿,你怕什么?都答应不划花她的面孔了!好了好了,看你这么小气的样子,我们就别提她了,本来好好的气氛一下子被你这张臭哄哄的脸孔破坏掉,真不好玩!”翘起高高的小嘴唇很不高兴地转过身去做出不理睬我的样子,见我根本就没有理会的意思,又忍不住好奇地转过头来,嗔怨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又在想你的那个小美人儿?”

  “都说别提她了,你自己倒提了出来!”心又忍不住提到了嗓眼之上,我很不快地喝斥了一声,实在不想在这个反复无常的女魔头面前再谈论兰蒂朵的事情,生怕这会给她招来不必要的祸害,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她的形象能够在这个女魔头的大脑中逐渐淡出,最后再也记不起有这个人来。

  “嘻嘻,人家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才这样逗你玩嘛!那么凶干什么?”抿着嘴俏皮地笑了起来,优索雅美琳拉了拉我的手,央求道,“好啦好啦,不提就不提罗!现在天已经亮了,来,叫你的海弗斯再带我们飙一阵,我带你到麦坎加伦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去,那儿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血池,里面藏着你想也想不到的珍贵宝贝,如果战争开始之后,我们大概就再也见不到那个好宝贝了!”

  “什么宝贝?”心中一动,我好奇地瞪大眼睛问,还没反应过来,又被优索雅美琳拉着手飞快地向不远处趴在草地上半眯着迷蒙睡眼的海弗斯奔去。

  “嘻嘻,到了那儿再告诉你!麦坎加伦也只有那个地方比较好玩,不过那儿也很危险,有十二个很坏很坏、成了精的恶龙在守卫着!”风中传来优索雅美琳欢快清亮的笑声,她仿佛又回复成那个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形象。

  清晨的风息是温驯柔软的,它们化成一股股或大或小的气流从山林里、峰峦间吹过来,还捎带着一股新鲜幽远的澹香,连着一层淡淡薄薄的湿润水气,轻柔地摩挲着我们的颜面和肌肤,并欢快地缠绕在我们的腰肩,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感觉就是这单纯的呼吸也是令人无穷的愉快的。

  海弗斯飞得很快,身下的那峰峦起伏、逶迤不绝的群山重岭仿佛一条条游动盘旋的巨龙正迅速地向我们后面奔去。

  我们在空中一个弧线接着一个弧线快速地飞掠而过,那轻盈完美的线条仿佛是用标准圆规在天幕上划出来一般连贯而精确。

  我发觉只有在天空之上才能更加深刻体会到大自然的雄奇和壮丽,瞧那万山矗立、奇峰怒拔的巍然景象,令我一下子感到人类的无知和幼嫩,生命的渺小和脆弱。

  我突然在想,一百年后,一千年后,这里的风景依旧,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但我和我所深爱的人大概早已灰飞烟灭,尘归尘,土归土了吧!

  我们在一座巨大而雄伟的山脉前降落,据优索雅美琳说,越过这道高耸起伏的山峦就可进入麦坎加伦了,但是这一带布置了龙族的许多或明或暗的眼哨,如果想从空中飞跃过去的话,一定会被发觉,甚至被击落下来,所以最好从地面翻跃才比较稳妥安全。

  山峰攒簇,蜿蜒起伏,似蛟龙腾空,又似巨浪奔腾,我仰起头看着这道直插入云天的巨大山脉,只见悬崖峭壁、翠嶂青峰,一番森严陡峻的气象,看得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真要徒步翻跃过去,恐怕一个星期也走不完吧。

  仅仅通过目视就可以知道,这里的山路不仅崎岖艰难,而且奇险陡峻,就算没有怪物猛兽暗中伏击,要想毫无损伤地攀过山脉,也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抬眼看了看周围怪石嶙峋、山林苍翠的险峻环境,优索雅美琳心中不禁一动,低声道:“跟我来吧,有好东西让你看啊,但你要记着一点,无论看到有多怪异恐怖的事情,也绝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来,否则我们会有生命危险!”

  她转头看了一下神情紧张、眼睛充血的海弗斯,不禁低声笑道:“你这宠物比我想象还更机灵聪慧,这么快就感觉到危险的气息,有时我真想把你这个有趣的家伙偷过来玩。”

  “怎么?是有什么野兽怪物在里面隐藏着吗?”被她那诡异莫测的话语一说,汗毛不禁竖了起来,我紧张不安地打量四周山林,好象看不出什么异常动静,只是这个山林静得实在太诡异阴森了,让人感到害怕。

  于是我将体察术向外释放,立刻一股奇异而又模糊的气息从我的感知中一掠而过,瞬息间消失地无影无踪,我突然惊喜地发现,自己的体察术一下子有了实质性的飞跃,已经能轻松地探测到好几公里外的事物,就仿佛置身其中一般,扫描过的地方,景象都清晰无比地在脑海中回放着,就好象亲眼目睹一般。

  这时,我才猛然想起体内寄栖的那个四大基本元素王之一的风元素大王阿巴斯,当时他自我介绍的时候,不正是说自己擅长御风术、体察术和精确术吗?

  这么一想,我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一个怪模怪样的气态影子,一个浑沉怪异的声音同时在脑海中响起:“吾主,风元素大王阿巴斯敬候汝之吩咐!”

  我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他从体内跳了出来,心惊胆跳地斜撇了优索雅美琳一眼,在明确她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动静之后才放下心来。

  我知道这是阿巴斯正用传心术直接从大脑中与我进行心灵交流,无论发出多大的声音外人也是绝对听不到的。

  一想到这里,我就安心不已,很快又后悔怎么现在才想到他们,如果早些想到,也不会在堕落精灵营地里那么狼狈不堪地被定住手脚和知觉,被灰溜溜地羞辱一番。

  仔细想了一下,我还是决定将自己这意外得来的力量隐藏起来,如果让优索雅美琳知道我有四个基本元素大王在暗中鼎立相助,恐怕她就不肯带我上神殿山去了,那可就麻烦透顶了,在此之前还是不要借助那四个元素大王的力量为妙,以免引来她的猜忌和警觉。

  我急忙切断了与阿巴斯的联系,让他再次回归于沉眠之中,此时的体察术扫描范围一下子便收缩到只有一百多米的范围,那种若有若无的危险感觉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再也感觉不到周围有什么异常气息在波动。

  “你怎么啦?”看着我一副奇里古怪的表情,优索雅美琳微眯起深邃莫测的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似乎要将我内心整个儿都看透。

  好在我眼观鼻、鼻观心,让自己保持一种静默冷淡的状态,让她看得觉得很无趣,转过身去不再理我,只是象一个大姐姐一样紧紧牵着我的手,一个劲儿地催促我跟紧点,不要东张西望,仿佛生怕我会被突如其来的野兽叼得没影子了。

  “你发现了什么啦?”看着她那神秘兮兮、一脸得色的样子,我心中隐隐感到某种不安,终于忍不住凑到她耳边低声问。

  侧过头来轻轻咬着我麻麻痒痒的耳垂,用暖暖的脸蛋轻轻搓着我的面颊,并调皮地向我耳朵吹着热气,优索雅美琳笑眯眯道:“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呢?要不你吻我一下好了,我保证把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起来,我马上闭上嘴巴,扭过头去不再理她,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这样拿我开心戏弄,我忿忿不已地想,不就是一个可怕的巨兽或是怪物什么的在前面隐藏着,有什么了不起的,非要装成一副世界末日的可怕样子来吊人胃口。

  “生气啦?嘻嘻,不会这么小气吧?”优索雅美琳突然戏谑地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凑到我耳边吃吃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前面隐藏着一支规模不详的亡灵部队,用很高超的伪装魔法阵保护着,我也体察不透里面具体兵种和数目,不过感觉可不是骷髅精兵和腐灵勇士那种低级简单的亡灵,而是相当高级的不死族!有没有胆量和兴趣去欣赏一下呢?”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去就去!”说虽这么说,但心里面却感到一阵凉冰冰的,说真的,我平生最讨厌也最忌讳的就是不死亡灵。

  当你看到那些冷冰冰、死气沉沉的怪物满脸狰狞,挥舞着刀枪棍棒向你扑过来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产生一种发自内心深处、莫名其妙的恐怖感觉,就仿佛有什么可怕的魔鬼正在紧紧掐住你的脖子,让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神来到。

  如果让我拿鲜活的生命去与那些已经死亡的怪物进行殊死搏杀,我想我的勇气和自信一定会大打折扣,因为那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战斗,而是屠杀,而是送死,而且死后还要成为他们的一份子,与那些污秽不堪的烂尸们为伍,只要一想到这里,我就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嘿嘿,有胆,那就和我来吧!不过要小心点,那帮亡灵的脾气可是很暴躁很粗野的,他们无比憎恨鲜活的生命,会自动搜索攻击接近的任何一个生命体,如果被发现的话,想都别想就要飞快地夹着尾巴逃跑,因为他们一出动就是一大群,你想表演骑士的高尚精神也没地方了!”恶作剧似地用力刮了刮我的鼻子,直到刮出血印来,优索雅美琳向我挤眉弄眼,低声笑道,“怎么样,刚才那个吻还不错吧?有没有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

  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我慌忙用手猛力地擦拭刚才被她亲吻过的地方,直到擦出一块红红的血斑来,那窘迫狼狈的模样直瞧得她掩嘴笑了起来,我相信如果不是顾忌前面隐藏的亡灵军,她很可能就会躺在地上捧腹开怀大笑起来。

  我不由恨得心痒痒的,这样做被取笑,那样做也被取笑,你说我究竟怎么样做才不被取笑呢?炙红的眼睛仿佛能喷射出浓浓的岩浆,我真想一拳打烂她坏笑的脸孔。

  不过我又突然感到惊异无比,虽然她还是那么可恨无耻,但对她那残暴狠毒的观念竟被这玩笑给冲淡了,在我心里面就仿佛只当她是一个喜欢搞恶作剧、天真活泼的鬼丫头,而不是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邪恶魔女,我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出了毛病,怎么那么容易就改变对她的感觉。

  在遣开海弗斯之后,我们小心地穿过一片浓密的灌木林,在一个长满土花苔藓、怪石林立的石堆前停了下来,优索雅美琳拉着我的手灵巧地躲到一块突兀怪异、造型仿似巨大馒头的青石后面。

  她凑到我的耳边,低声道:“看到前面那个狭窄的低谷裂缝了吗?是不是感觉有什么异常浑厚的气息在有轨迹有规律地流动?嘿,那片低谷裂缝里全是亡灵族隐藏的部队,我们已经很接近他们了,你最好摒住呼吸不要乱动,亡灵对生灵的气息是非常敏感的!”

  她边说边在我们周围透明的空气中画了一个十分完美的圆型图案,然后在里面写了几个字,立刻一个带着青白色微光的半球型魔泡结界噗地一声便从地上腾起,将我们笼罩在里面。

  听她说,这种圆圈画得越完美,魔泡结界的伪装能力就越难以被探测到,只要没人接近到周围三米以内就绝不可能发现这里的结界球。

  对于她能如此娴熟地制造保护结界,我感到相当羡慕,于是便好奇地用手指轻碰了碰身边那波光荡漾的魔泡光膜,一阵冰凉入骨的寒意顿时从指尖处流传过来,就仿佛浸入千年的冰水一般,让我慌忙缩回了手。

  “这是冰系的保护结界,它可以降低我们的生理温度,从而不被亡灵那异常敏锐的嗅觉体察到。放心好了,那帮不长脑浆的烂尸一时半会儿还发现不了我们,嘻嘻,你瞧我怎么逗他们出来玩玩儿!”优索雅美琳故意将身体紧紧和我贴在一起,一边眨着狡黠的眼睛,一边不怀好意地笑道,“不会介意吧?这里可以伸展的空间就这么小,可不是我故意要占你的便宜喔!”

  我被她气得没办法,只好干脆闭上眼睛不理她,我真怀疑她是不是身体一天没有和异性碰触就受不了,于是用种种借口来和我亲近啊?

  优索雅美琳悄悄地拾起一块小石子,拿到嘴边哈了一下,然后斜眼看了我一下,一边掩嘴偷笑,一边将小石头用力弹掷出去,然后又凑到我耳边,低声道:“快看呦,不知道里面会跑出什么古怪家伙!”

  那块小石头还未落到地面就凭空消失了,就好象被投入一个透明的时空洞穴之中,我能感觉到四周的空气正以极隐蔽的方式悄悄地传递开一道极其微弱的涟漪气波,但仅仅只维持一秒钟不到的时间便消失了。

  过了一阵儿,周围仍是静得可怕,就好象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就在我准备想找点讥讽的词语来笑话她的时候,突然感到脚下的土地一阵轻颤,身边的石屑粉末开始蹦跳翻滚,一种极为恐怖的感觉倏然间从心头一掠而过。

  就在我莫名其妙之际,一个巨大而剽厉的黑色身影猛然间从前面那个空荡荡的低谷裂缝中飙射出来,强劲的风势带出一长串尖锐而刺耳的破空之声,顿时之间沙石飞走、枝叶乱颤,整个地面一下子形成一股小型气漩流,并在地上深深犁出一道粗线条的凹槽。

  在那刹那间,我竟仿佛有种遭遇强烈飓风袭击的恐怖感觉,还未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低谷裂缝中紧接着又飞掠出第二个、第三个带着浓浓死亡气息的黑色影子。

  一下子整个山谷都处一片阴森诡异的气氛之中,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栗,豆大的汗珠接二连三地从额头上滑了下来。

  “闭上眼睛,不要看它们!”脸色一下子刷成青白色,优索雅美琳突然伸出温软的小手捂住我的眼睛,颤声道,“那是暗黑狰魔,亡灵暗黑族中最为恐怖的战斗兵种,它们有很强的暴击力和防御力,一般意义上的物理攻击对它们来说是没有效用的。”

  “而且它们还能随心所欲地隐身变形,只需一只便可以杀死十只龙族最凶猛的枪刺巨龙,在三十秒钟内就可以毁灭掉我们一大队百余人的龙蛇骑士,我们现在有大难!”

  她的话音刚落,那三个浑身被厚重暗黑盔甲包裹得密不透风,只露出两点血红色眼睛和宽缝巨嘴的大型怪物一下子便抢占到山谷上空最佳的侦测战位,随着一阵魔法光流的闪动,很快便隐身在空气之中,不见任何踪影。

  与此同时,那空荡荡的低谷裂缝里突然凭空跳出一个全身披覆着长满铁刺的黑色盔甲的骑士,一步步缓缓地向我们藏身之处走来。

  躲在大青石的背后,我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虽然不能看到他的模样,但从地面轻微振动的情况看,显然他正在逐渐地逼近之中,我的心一下子跳得跟乱蹦的小鹿一般,总感觉有一把充满死亡气息的长枪正抵在背心之处,随时都要猛刺下来。

  旁侧处,一只嫩白温柔的小手突然伸了过来,体贴地在我额上轻轻擦了一下,我这才感觉到额头不知何时一片冰凉,原来早已是冷汗一片。

  在我胆战心惊之际,那个温暖火热的身体已然偎入我的怀中,一双灵活闪动的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苍白惶惑的脸孔。

  我不知道她此时心里面在想什么,也许我这个样子让她感到奇怪甚至好笑吧,但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因为那个带着浓厚死亡气息的暗黑骑士给我心理上的压迫力实在太大了,就好象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正紧紧掐住我的脖子,让我几乎窒息而亡。

  那个暗黑骑士将冰冷彻骨的目光停留在我们躲藏的那块青石上,布满血丝的眼睛冷酷无情地翻闪着阴森森的杀机,他缓缓地将手中的长枪平端起来,悠哉悠哉地向我们漫步过来。

  十米、九米、八米……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仿佛就要破胸而出,我觉得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于是便紧紧地握住手中的骑士剑,随时准备跳出去与他拼命。

  但很快,一只带着温暖热气的小手紧紧地按在我的手背上,我看到优索雅美琳苍白着脸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非金非木、造型酷似银环蚯蚓的小魔符,在手心中画了一个奇异晦涩的魔法图案,然后将小魔符捏在手心里,默念着口诀用力按在地上。

  当她将手从地上抬起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那个银色的小魔符消失了,而她手心上的魔法图案却已印在了地上,一阵微光粼粼闪过之后,也跟着消失了。

  就在我惊诧不已的时候,突然从一百米外的灌木林中传来一声震憾天地的巨兽咆哮之声,一只足有酒桶粗、二十来米长、浑身长着剧毒毛刺的银环巨蛇猛然间从林子里飞扑了过来,张着散着无比腥臭的血盆大口便向暗黑骑士咬来。

  它虽然体积庞大,但身形运动极为迅速,就仿佛一道飙射而来的霹雳闪电一般,仅仅眨眨眼工夫,就已经飞掠过这短短的一百米距离。

  那个暗黑骑士刚转过身来,上半身便已被银环巨蛇一口咬住,从座骑上硬生生地扯了下来,恶狠狠地摔在地上,可是它还来不及将对方缠绕起来撕绞成粉碎,那个暗黑骑士手中的长枪就已经挥掷出去。

  只听噗地一声,长枪便从下颚骨刺入,天灵盖上透出,强劲的余势还将那几百公斤重的巨蛇身体掀飞到天空去,翻了几下才重重摔落到地面上,一时之间碎石乱滚,尘土飞溅,四周碗口粗的风木一下子被压折了好几棵,地上已然一片狼藉血腥。

  紧接着一阵炽烈的强光从银环巨蛇头上被洞穿的创口处扩展开来,嘭地一声低沉轰响,那个全身长着剧毒毛刺的银环巨蛇的脑袋一下子被炸成一朵凄艳夺目的****血花,形成一道雨幕四散喷洒开来。

  而那个暗黑骑士竟若无其事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身形一掠又回到了他那全身被暗黑盔甲包裹的巨嘴怪兽的背鞍上,手中一阵光亮化,那把射入空中无影无踪的长枪像变戏法一般回到了他的手里。

  眼睛凶狠恶毒地眯了起来,他阴沉沉地盯着那失去脑袋但仍在地上拼命挣扎翻滚的垂死巨蛇残体,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立刻,从他背后透明的空气中象变魔术一般跳出一个体积相对更小,但却显得更加剽悍凶狠的小型暗黑狰魔,它那忠心耿耿的模样就仿佛老早就一直跟随在暗黑骑士的后面。

  低低地咆哮一声,那只模样格外凶狠暴戾的小型暗黑狰魔象头嗜血的恶兽,狂暴地扑在银环巨蛇的残体身上,锋利的钢爪轻轻在皮肤上一划便将它的内脏骨骼全扯了出来,然后张开猩红的巨齿疯狂地啃食起来。

  仅仅几秒钟工夫,一条二十来米长的大蛇就只剩下一堆老树皮般干枯的蛇皮,剧毒毛刺吐得满地都是,连残渣碎肉都没有留下。

  暗黑骑士很满意地点点头,大手在座骑脖子上用力一拍,整个身影立刻化成一道模糊的线条,眨眼间便闪到那块大青石的背后,手中长枪猛地一刺,将地上捅出一个大窟窿出来,却什么也没有刺到。

  他惊讶地打量四周,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景象,想了想,便向那个小型暗黑狰魔打了一个撤退的手势,然后驾着座骑缓缓向来处走去,直至身影完全没入那伪装结界保护下的低谷裂缝里面。

  整个山谷一下子又恢复原先死一般的沉寂,就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但这种虚假表象并没有维持太久。

  突然,一道凄厉的电光闪过,那个大青石一下子便给炸飞,四射的碎石就象一朵在空中绽开的巨大花朵,呼啸着向周围喷射洒落。

  一团浓浓的尘烟才刚刚散去,大青石的周围便现出暗黑骑士和小型暗黑狰魔的身影,而山谷的半空中却多了三只巨型暗黑狰魔,它们杀气腾腾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在那块被击毁的大青石周围来回踱了几圈,不时用长枪刺探着地面以检察是否有伪装结界保护,那个暗黑骑士很快便感到失望了,可是当他正准备要离去时,山谷的上空突然飞来一群体积硕大、拖着笔直尾翼的大型剑尾翼龙的身影。

  这些剑尾翼龙显然也看到了低空中悬停的那三只浑身散射着腐朽气息的暗黑狰魔,对亡灵天生仇恨和鄙视的它们立刻产生了激烈的反应,只听一声接一声暴躁愤怒的咆哮,十几道带着雷霆声势的粗线条影子象道道重磅陨星一般猛猛地向地面射来。

  血红色的眼睛更加厉亮,暗黑骑士冷漠地将手指头一勾,低空中悬停的那三个蠢蠢欲动的暗黑狰魔立刻同时张开巨口,一起喷射出一道巨大的尸气酸云,一下子便将当先的两头剑尾翼龙笼罩在其中,然后剧烈搅拌翻滚起来。

  只听两声凄厉悲惨的嚎叫,当那两只剑尾翼龙穿破尸气酸云的束缚落回地面的时候,全身已经血迹斑斑,皮肤大面积烧焦腐蚀,不停地冒出充满恶臭的血泡脓水,就好象浸泡在剧毒的酸池里面一般,就连有着魔法免疫力的坚硬鳞片也剥落了一大半,露出里面带着红血的白白嫩肉。

  它们落到地面还未来得及站起来,就被暗黑骑士身后的那只小型暗黑狰魔扑倒在地,一口一个干脆利落地将它们硕大的脑袋咬去一半,血液和脑浆流得满嘴都是,样子更显狰狞恐怖。

  那两只垂死的剑尾翼龙刚想向小型暗黑狰魔做最后的扑击,可是对方却轻轻一跃便隐没在透明的空气之中不见踪影,一下子扑了一个空,只能痛苦而悲惨地倒在地上死去。

  后面的剑尾翼龙见此情景,急忙绕过那团充满毒性的尸气酸云,刚想围歼半空中停浮着的那三个巨型暗黑狰魔,可是眼睛一花同时失去了它们的身影。

  剑尾翼龙们看到暗黑骑士还在不远处的地面观看战情,便愤怒地大吼一声向他猛扑过来,可是还未降落,身旁大石头后突然跳出一个极为凶狠剽悍的小黑影,一口竟将一头猝不及防的剑尾翼龙的脖子咬成两截,同时利爪狠狠地插进旁边另一个剑尾翼龙的眼睛里,贯脑而出。

  空气中立刻连续响彻出两声低沉悲烈的惨叫声,就仿佛是在闷罐子里发出来似的,并没有传递出山谷之外,因为暗黑骑士已经在整个山谷上空制造出一个隔音结界,拦阻住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

  其余的剑尾翼龙见此惨状,立刻怒不可竭地向那只身手灵敏的小型暗黑狰魔扑过来,可是它们再次扑了一个空,那只小型暗黑狰魔身形一闪又消失在空气中。

  与此同时,剑尾翼龙之中传来一声极为痛苦的惨叫声,那只消失的小型暗黑狰魔不知何时已经潜到它们的身后,牢牢地倒骑在处于龙群最后的一只较年幼的剑尾翼龙的背上,锋利的爪子狠狠地捅进了裸露的****,然后用力一扯,竟将肠子肝脏全都给扯了出来,炽热的血浆一下子喷射成一道惨烈的飞泉,伴着红色的污秽将整个地面洒得到处都是,连空气都变得充满浓厚腥咸的气味。

  目睹此景,所有的剑尾翼龙都愤怒地无以复加,回过身来暴啸着向那阴险狠毒的小型暗黑狰魔扑去,可是再次扑了一个空。

  与此同时,连续三声凄厉的惨叫声再次传来,隐身在空气中的那三只暗黑狰魔突然从旁侧猛扑过来,硬生生地将三只剑尾翼龙撕裂成血肉模糊的一团,在其他的剑尾翼龙回过身来时又隐身在空气之中。

  剑尾翼龙们显然已经气得开始疯狂,它们为找不到对手而暴跳如雷,虽然龙兽拥有很强的魔法免疫力,但显然那是针对高级龙兽而言的,象剑尾翼龙这种低级龙兽,一旦遭遇到象暗黑狰魔如此高级别的亡灵魔兽,那简直就像是小猫遇见老虎一样,一点机会也没有。

  况且它们这次运气实在背到家了,居然遇上的是暗黑狰魔里面数一数二的强悍角色,不要说是暴击肉搏了,就是连人家的影子也看不见。

  就这样,直到那四只暗黑狰魔戏耍到感到厌倦为止,才发起最后的血腥屠杀,用最残忍最歹毒的方式一一击杀已经失去理智,完全处于颠狂暴走状态的剑尾翼龙。

  直看到暗黑骑士和他的四只暗黑狰魔消失在空荡荡的低谷裂缝里,我们才从地下石缝里钻了出来,幸好优索雅美琳及时地利用钻地术在最短的时间内利用地下石缝打出一条窄窄的地道,然后用空气泡结界隐盖去我们的身形,这才得以很惊险地避开暗黑骑士的耳目,侥幸逃过一劫。

  当从地下石缝里爬出来的时候,我浑身就像淋了一盆冷水,到处都是被凉凉的汗水沾满,整个人象刚经过剧烈运动一般都快虚脱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害怕成这个样子,也许正如优索雅美琳所说的那样,人类不是害怕比自己更强大的力量,而是害怕自己所不知道的力量,只要一想到暗黑狰魔那诡异莫测、凶狠歹毒的暴击场面,我就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恐怖。

  我不禁深深为龙族感到担忧,光光是这几个有着高级魔力的暗黑狰魔,大概就可以让龙族们血流成河,那低谷裂缝里面隐藏的暗黑大军,将会给龙族怎么样恐怖的噩梦啊?

  我现在简直不敢再去想象,在这次战争之中,亡灵族究竟还派了多少象暗黑狰魔这样恐怖残暴的战兽来对付龙族啊?我不禁深深地为他们的安危担忧。

  看着远处惨淡灰蒙的天空,我感到这场战争不再离我遥远,它注定要发生在我的周,成为我人生旅途之中必须跨跃的坎点。

  在目睹了堕落精灵和亡灵大军那可怕到了只能用恐怖才能形容的军力,我就深深为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所有善良的种族和人群感到忧心冲冲,我无法想象他们是怎么样以一种精神面貌依然顽强地生活在这么一个暗无天日,到处充满死亡和恐怖,时刻都有灭族之祸的土地上,我更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为生存,也为自由做着殊死的斗争。

  骑士的正义观让我突然强烈感到肩膀已经压上一副沉甸甸的担子,既然我已经无法超脱于黑暗大陆的纷争,那我就必须为我的信仰而战斗。

  我向着天空高高举起了手臂,是的,我已决定要为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哪怕这种援助只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